當她被推進手術到時,唐俞折已經進去了,他的手術要比她和複雜很多,她側過臉,幾乎都是貪婪的盯著他看,兩張病床離的不是太遠,近的她似乎都可以觸到他的臉,還有他緊閉的著雙眼。

Home - 未分類 - 當她被推進手術到時,唐俞折已經進去了,他的手術要比她和複雜很多,她側過臉,幾乎都是貪婪的盯著他看,兩張病床離的不是太遠,近的她似乎都可以觸到他的臉,還有他緊閉的著雙眼。

這時一個帶著口罩的醫生走了過來,她知道,那是蘇俊西。

「我們要開始了。」

「恩,」白夢瑤點頭。

「害怕嗎?」蘇俊西再問。

「不,」白夢瑤輕輕笑了笑,』我並沒有多想,我已經把什麼都是安排好了,你放心,吳寧我也說過了,你們不必為我負責什麼,一切都是我自願的。」

她伸出手了握緊了蘇俊西的手。

「俊西,你答應過我的,如果有意外情況,救他,我的兩個腎,都可以給他。好嗎?」

蘇俊西背過了身,他的眼睛好像有酸澀,其它的大夫和護士,好像都是被感動了,但是,現在並不是感動的時候。

白夢瑤睜開了雙眼,看著已經在麻醉中的唐俞折,而她很快的也便是沒了意識,但是,那一滴淚卻是順著她的臉頰流在了病床上。

手術很複雜,幾名權威,醫院骨幹,用最好的葯,最好的設備,而手術已經用去了近七個多小時,當手術室的燈滅之了之時,手術室的門也是開了。

唐爸爸和唐媽媽連忙的站了起來。蘇俊西走了出來,整個人都是透著一種很重的疲憊感。

「俊西,怎麼樣了?」唐媽媽不敢問,只敢哭,這話還是唐爸爸問的。

蘇俊西摘下了口罩,有些疲憊的笑都著,「唐叔唐姨,你們請放心,手術很成功,捐贈者的腎臟十分的適合俞折,簡直就像是他自己的一樣,不過俞折現在還需要在醫院多住一些時間,進行手術后的治療。」

< 「俊西,這次謝謝你了,你是我們唐家的救命恩人。」

蘇俊西感覺自己笑的很難過,他回頭看了一眼手術室,他們知道嗎?那裡面有兩個人,可是,他們關心的,問的卻只是他們的兒了,而那個女人,卻是連一個親人也沒有。

其實她差一點就在手術台上停止了呼吸。

他們誰也沒有想到,她的身體會這樣差,想起當時的事,他現在還會冒一身的冷汗。

唐俞折被推進了病房之內,有護士24小時看護,在沒有人知道之時,從手術室再是推出了另一個昏迷的女人,她大出血,差一些就死在了手術台上。這一場手術,對於唐俞折來說,是救他的命,可是對白夢瑤來說,卻是差些要了她的命。

白夢瑤感覺自己的思想,一直都是遊離的,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是撥開了一層霧氣,眼前卻又是另一層的霧氣,空空的,茫茫的,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是睜開了雙眼,卻有然是白色的世界。

而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裡?

白色的牆,白色的天花板,還有被風微微吹起來的窗帘,竟然也是白色的。

她扭過臉,看到了一個女人從外面進來,手中還拿了一下毛巾。

在認出這個女人的臉時,她的鼻子一酸。

「媽……」她沙啞的聲音聽起來都是破敗的,就如同乾渴的沙漠一樣,沒有一絲的水分,而她你是沙漠中的花兒,就這麼枯萎了起來,她並不是仙人掌,卻是做了連仙人掌都做不到的事。

她在沙漠裡面堅強的活著,緊強的生存著,哪怕是沒有水,她依然是活到了現在。

沈月手中的毛巾掉到了地上,她連忙打開了門,就像是被嚇到了一樣跑了出去,一會,病房的門再次打開,蘇俊西走了進來。

他將手放在白夢瑤的額頭上。

「認識我嗎?」

「俊西……」白夢瑤艱難喊出了蘇俊西的的名子。

「我還活著?」

「當然,」蘇俊西對她笑了一下,然後拉開了被子,檢查著她的傷口,「恩,很好,你恢復的很好的,過幾天就可以出院了。」

白夢瑤真的感覺自己的很困很累,累的連聲音都快要沒有了。

「他怎麼樣了?」

「他……」蘇俊西當然是知道她在問什麼。

「你放心,他的體質比你好,而你的腎就像是天生為他而生的一樣,幾乎都是沒有排異反應,他的比你好快,以後活個幾十年是沒有問題的。」

「那就好……」

白夢瑤輕輕的嘆了嘆,她也放心了,那麼,可以繼續的睡了吧,她真的太累了。

「她沒事吧?」沈月將手放在白夢瑤的額頭上,她這女兒怎麼總是讓她不放心呢,看看,這都是鬧出了什麼事啊,就算是她欠了唐家的,也不用這樣還吧。

如果她真的出了什麼事,讓她和她爸怎麼活啊,他們可就只有她這麼一個女兒的。

蘇俊西明白沈月的擔心,連忙安慰著她,「沈姨,你不用擔心的,夢瑤沒事,剛動完手術都是這樣的,過上一段時間,等傷口長好就行了。」

「那她的腎……」說起這個,沈月就很心疼很難過。

困為她女兒的一個腎沒有了。

「沒事的,沈姨,」蘇俊西轉過身,將點滴的速度調的慢了一些,「人有一個腎就可以滿足身體的基本代謝,所以她和唐俞折兩個人,都會活的很好的。」

「那就好,」沈月鬆了一口氣,其實她最近也是多方面了解過了。但是,還是不怎麼放心,一定要好好的問問才行,畢竟醫生的話才是對的。

她嘆了一聲,「我這個女兒,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怎麼忽好忽壞的,前些日子恨不得殺了俞折,現在又是割腎救他?」

「這個……」蘇俊西也感覺是太奇怪了,不過,他也是想的通。

「沈姨,你就把他們當成兩個人吧,現在是你的女兒回來了,至於以前的那個她,你就當她走了好不好?」

「我知道了,」沈月點了一下頭,再次從地撿起了毛巾,一會準備對女兒擦一下臉,這都是快三十歲的人了,還是這麼不聽話,真讓人擔心,到底什麼時候她這顆心才能放下啊?

而白夢瑤再一次醒來之時,又是一天以後了。

她睜開雙眼,看到的第一個人,仍然是沈月。

「媽……」她難過的喊著沈月,就怕自己還是無法得原諒。

「你這孩子,醒了啊,」沈月摸了摸白夢瑤的額頭,「你說這你這孩子怎麼這樣?這麼大的事也不和家裡商量一下,還有那個小的,多大了,我們也不知道?」

「對不起,媽,」白夢瑤握緊沈月的手放在自己的額頭上的手,她閉上眼睛,感覺著沈月手上的溫度,她真的很想媽媽,也很需要媽媽。

「我以為你還沒有原諒我。」

「怎麼可能?」沈月坐下,替女兒拉好被子,「你也知道你媽的脾氣的,就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媽趕你出去,也是生你的氣,只是沒有想到,你就這麼和俞折離婚了,這一走連個影子也沒有……」

』唐家的那兩口子真不是個好東西,怎麼這麼對你,大家都是為人父母的,這打人家的孩子,是不是不知道什麼叫心疼?」說著沈月忍不住的擦著自己的眼淚。

「媽,沒事的,都過去了,」白夢瑤知道糖寶寶的事如果被逃月知道了,那麼,她被唐媽打的事,也是瞞不住的,吳寧對於這件事一直是耿耿於懷的,她一定會告訴給媽媽,就算是不誇大,可是也不會少說兩句。

「還好,你烙姨看著呢,剛開始挺認生的,不吃不喝的哭了一天,現在熟了,到是挺聽話的,你放心,沒有餓到她,也沒有冷到她,你爸很疼這個孫女,嬰兒床什麼的都沒有少給買的。」

「謝謝你,媽,」白夢瑤閉上眼睛,任由自己的眼淚就這麼滴落了下來,然後一滴兩滴三滴的都是滲進了被子裡面。

「還說什麼謝呢?」沈月這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說這個女兒了,這孩子啊,真是讓人又疼又愛又恨的。

「媽,不要讓唐家知道了,」白夢瑤累了,而她最後說的,也只有這一句話…… 「我知道,」沈月哼了一聲,「我當然不會讓他們的知道,你欠了唐俞折一命,一個腎也夠還他們唐家了,怎麼,還想要我孫女,那不可能,我孫女那麼漂亮的孩子,怎麼可能認唐家那對黑心肝的當她的爺爺奶奶?」

而另一個病房裡面,就要比這裡的條件好的很多,算是醫院裡的vip病房了,也有特別的護西24小時看護的,唐俞折的身體底子特別的好,不過,就是一個多星期的時間,他就已經與常人無異了,如果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出來,一個星期以前,他才是一個動過大手術的病人,也沒有人知道,他的體內只有一個腎臟,還是移植過來的。

唐俞折撩起自己的衣服,讓蘇俊西檢查,

「恩,傷口長的很好,過幾天就可以撤線了。我有時真的感覺你不是個人,是個怪物了。」蘇俊西都佩服唐俞折的恢復能力,這恢復能力是不是也太好了一些,別的人最起碼還要床上休息上十天半個月啊,比如說,同他一起做手術的女人,現在還是昏昏沉沉的,整日睡不醒。

他到好,已經能跳能跑,當然,跳是有些誇張,但是,跑幾步完全可行。

「是嗎?」唐俞折抬了一下唇角,算是笑了吧。

「怎麼樣?」身體有沒感覺不舒服的,蘇俊西問著他。

唐俞折走到一邊坐下,將手放在自己的傷口上,到是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同,身體到是挺輕鬆的。

「呵,恭喜你,」蘇俊西也是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你移植的腎臟太適合你了,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排斥,不過,葯不能停,過一些日子再定來確定。」

「恩,」唐俞折記下了,「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公司里的事,現在還有一堆,他需要去處理。

「急什麼?」蘇俊西白了一眼他,「你不要忘記了,你可是病人,少了你,你家公司也不會倒的,還有,你也不要把自己當成鐵人,都病成這樣了。」

唐俞折低下頭,看著自己手中的琉璃瓶子,就這樣一直緊緊的握著。

對了,你準備怎麼辦。蘇俊西走了過來,坐到他身邊,這樣說話方便一些。

「什麼怎麼辦?」唐俞折把玩著手中的瓶子,身上的冷氣到是少了不少,想來,以後怕會更冷漠了吧,這一場病,讓某些人的自私與人性暴露的一覽無遺。

「你老婆啊,陳琳琳,」蘇俊西抱起了自己的胳膊。

「我敢保證,聽到你好了的消息,她一定會再把自己給打包回來的。」

「那是她的事,」唐俞折冷冷一笑,走了就不要回來,「我唐俞折哪怕一輩子單身,也不可能再娶她。」

「也是,」蘇俊西想起那女人的所作所為,也真是感覺心挺涼的。

「對了,她把你的錢捲走了。」

「我知道,「唐俞折到是沒有多大的感覺,他不差不那些錢,不過,也不會這給不相干的人花。

「我已經停掉了她所有的卡,她休想從我的這裡再拿走一份錢,她那樣的大手大腳的花錢,他那對國外的父母,是不可能養的起她的,」不要以為在國外生活的都是富人,都是有錢人,也有裝的,也有外強中乾的,而陳家就是。

沒有唐俞折,陳琳琳想要過以前的日子,做夢去吧。

「什麼時候停掉的?」蘇俊西到是好奇了,這手還直是夠快的,其實他今天就是過來提醒他一句,有個女人還卷了他的錢出逃在外呢。

「我簽離婚書時就停掉了,」唐俞折淡淡的說著,他站了起來,將玻璃瓶放在了自己的口袋裡,「我能出去走走嗎?」

蘇俊西比了一個請字。隨便你,不過,不要太久。

「謝謝,」唐俞折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大恩不言謝,尤其是救命之恩。

蘇俊西有些難受,其實真的想要告訴他一句,救他的並不只有他,還有那個給了他一個腎臟的女人。

唐俞折出了醫院,他抬起臉,可以感覺到陽光照在自己的臉上溫暖,本來他已經絕望了,想不到的,他再一次獲得了新生,蘇俊西說,他還能再活幾十年。

幾十年,夠了。

夠他盡孝道,也夠他去管理公司,去好好的想一個人了。

他轉過身,就這樣走在醫院的路上,而他並不知道,就在不遠處,有一間病房間裡面,白夢瑤就看著窗戶外面的世界,她伸出手,任這些陽光在自己的手指上面跳著舞。

能活著真好,是不是俞折。

恭喜你獲得了新生,以後好好的生活,好嗎?

她轉過身,就見沈月端了一碗飯進來。

她這一見白夢瑤站在窗前,臉就是拉了下來。

你起來做什麼,傷口還沒有長好呢。快躺下。

「媽,我已好的多了,」白夢瑤將手放自己的傷口上,除了傷口有時會有些疼痛外,她真的感覺好了,而且蘇俊西也說過,她沒事了,其實也可以出院了,定期過來檢查就行了,可是沈月卻是不放心,非得讓她多住幾天才行。

「媽媽,我想糖寶寶了,」白夢瑤端過了碗,吃了一口,又是吃不下了,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女兒了。

現在才想她,沈月語氣真是很沖。

「以前做什麼去了?你說你要死在手術台上回不來,我孫女怎麼辦,她連一歲也沒有,才只是剛會叫媽媽。」

「媽……」沈月這一說,說的白夢瑤又是難受了。

「吃飯,」沈月將筷子放在白夢瑤手裡,「給我多吃一些,吃的多了,你才能好的更快,才能見我孫女。」

「媽,把她帶來給我看看好不好?」白夢瑤放下碗,實在是吃下去。

「不可能,」沈月想也沒有想就拒絕著,「外面天氣這麼冷的,我孫女還那麼小,怎麼可能出來?」

一口一個她孫女她孫女的,壓根就是忘記了她孫女的媽還在這裡呢。

「吃飯,」沈月將碗向前一堆,你給我使勁的吃。

白夢瑤真的一點味口也沒有,可是為了能早些出院,早些見到糖寶寶,所以,她就只能逼自己多吃飯,這樣才能夠好的快一些。 再一次的,蘇俊西替她檢查了完了身體,「恩,恢復的很好,雖然你現在只有一個腎臟,但是你的腎臟很強大了,也很健康,不過,還是要多注意一些,以後吃的稍微清淡一些,定期過來複查。」

「好,」白夢瑤答應著,其實她本來就吃的挺清淡的,那些味道太重的,她反而不是太喜歡。

「那……」她這話到了嘴邊,卻總是說不出口。

「你是想問他吧?」蘇俊西明白她要問什麼。

「恩,」白夢瑤點頭,「他的身體好嗎?」

「很好,」蘇俊西笑笑,「你看我的表情就知道了,比我們想象中的都要好,你們也不知道是哪輩子的夫妻,簡直就是上天有意的安排到一起,讓你救他一命的,你的腎到了他的身上就像是他自己的一樣,現在一切正常,代謝也是沒有任何的問題,所以,放心,他絕對的能夠活很長的時間,活到頭髮花白牙齒掉光了,都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而經過了這一次,相信他會更加的愛惜自己的身體。」

「謝謝,」白夢瑤站了起來,向蘇俊西彎了一下腰,而一個謝字真的太輕太輕,他們欠的是千個謝謝萬個謝謝都不能表達的。

「是我應該謝謝你才對,」這謝字蘇俊西真的感覺收的愧疚的很,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了,你可以出院了,記的按時過來複查。」

「好,」白夢瑤總算的笑了,她將手放在自己的腰間的傷口上。

其實傷口還是隱約的在疼著,想要完全好,或許還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她的身體也需要習慣一個腎,而她也自己也要習慣,她是一個單身媽媽的生活。

沈月的打開了門,房間裡面十分的暖和,郝大雷正在家是看著兩個孩子,還有白遠明,烙笑都在,說來也是奇怪,他們這古怪的一家子,現在感情真的十分的好,就像是親生的兄弟姐妹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