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夏夏是知道她準備安排葉晚來參加《遊俠》試鏡的。

Home - 未分類 - 范夏夏是知道她準備安排葉晚來參加《遊俠》試鏡的。

莫菲從范夏夏口中得到《遊俠》選角色的消息就不奇怪了。

想到這裡,燕姐叮囑葉晚,「你以後少和莫菲接觸,我告訴你,夏夏認識她,夏夏能和這莫菲打交道,你不能,我知道你是個演戲認真的。」雖然演的都是些小角色。

在燕姐心中,范夏夏和葉晚是不同的。

葉晚剛好在遊戲上通了一關,聽到燕姐的話,她抬頭問燕姐,「你剛才說讓我不要和誰接觸?」

燕姐,「……莫菲。」

感情剛剛自己說了那麼多,葉晚都沒有仔細聽嗎?

葉晚思考了一會兒,再問,「燕姐說啊,莫非什麼?你不把名字說出來我都不知道你說的是誰。」

燕姐,「……」

她一把將葉晚的手機拿走,「莫非你個頭啊,我說的是莫菲!就是剛才和你見面的那女人!你不準再玩手機了,手機放我這裡,試鏡結束前我都替你保管!」

都不專心聽她講話,還想玩遊戲,想得美!

葉晚,「嚶嚶……」 十一點。

有工作人員出來叫號碼,「27號,該27號了。」

葉晚領到的試鏡號碼就是27號。

燕姐拎著等得快要睡過去的葉晚走過去。

燕姐將葉晚搖醒,看到葉晚那迷糊的模樣兒,燕姐下了一道狠招。

「你給我聽好了,你要是敢在試鏡的時候給我睡過去,你這手機就別想從我手裡再拿回去了!我拿去賣了也不還給你!」

在試鏡的時候睡過去,這事別人做不做得出來,燕姐不知道,但她知道葉晚肯定做得出來。

葉晚後退了一步,「我,我那是一千多塊淘回來的手機啊,你拿去賣了,你讓我我再去淘到這麼便宜的二手機啊!」

燕姐,「那你就給我好好演!把角色給我拿到!你將這兩點做好,手機我自然會還給你。」

葉晚弱弱的問,「那,要是拿不到呢?」

對此,燕姐只有看著葉晚笑,「呵呵,呵呵呵……」

葉晚慫慫的跟著工作人員走了。

……

來到試鏡室。

葉晚站在台上,看著台下。

台下坐著的人,上來之前工作人員告訴了葉晚,主要坐的是張一安導演、製片人和選角導演,副導演被留在劇組沒有來。

葉晚進來,張一安導演等人都沒有抬頭看她。

張一安拿著葉晚的個人介紹,當看到葉晚那演戲生涯時小小吃了一驚,他沒想到葉晚參演過這麼多部作品。

再接著看她參演的人物,哦,好吧,都是些群眾演員和小人物。

戲份都不是很多。

他看了看台上站著的葉晚,心裡思索著,就這姑娘的長相,早該混到一線去了,怎麼到如今還是個群眾演員?她的外形條件怎麼都不是那種不火的啊?

張一安戴著個墨鏡,中年男人,穿著乾淨,剃了個光頭,腦袋上還戴著個帽子。

他在不解葉晚不火,不過他隨即又一想,在娛樂圈想火,不光是得長得好看,那還得需要機緣,有些人在圈子裡待了十幾年都不火,這都是正常現象。

選角導演讓葉晚開始演她拿到的情景,「你可以開始了。」

葉晚,「好的。」

《遊俠》是部武俠片,裡面的女三號是電影中一個武俠世家的小姐,她是由一場比武招親和男主角產生聯繫。

葉晚就是要演比武招親的這場戲。

演完后,葉晚就看向了張一安,等著他的點評。

角色能不能拿到,就得看導演了。

張一安說,「你演得很好,你的演技在我看來很成熟,我很想把角色給你,但我不能。」

「你知道商青秀為什麼要比武招親嗎?她作為一個武俠世家的小姐不找人入贅,反而是用比武招親這種形式?」

他口中的商青秀就是電影中的女三號。

葉晚想了想,神色頗為認真,「因為比武招親是武俠片中的標準情節?」

張一安,「……」

選角導演,「……」

眾人,「……」

這姑娘,她說話怎麼就……

怎麼就這麼直,真是瞎說什麼大實話!

張一安無語的看著葉晚。

選角導演站出來說,「商青秀她會比武招親,是因為她貌似無鹽,卻心思堅定,誓要親自選一個文藝雙全的相公,而你,和商青秀的外貌不合適。」

張一安點頭,表示他贊同選角導演的話。 張一安是個很負責的導演。

他對自己執導的電影要求很嚴格。

如果他執導的電影中,角色是要那種胖到兩百斤的,他一定會選出同這角色外貌相符合的才會開拍,投資人拿著鈔票也改變不了他的主意。

圈內的人都說他脾氣直,性子執拗,張一安不否認,他也不想改變。

張一安看著葉晚,「他說得對,這次我很遺憾不能選擇你,如果不是人物設定,我很想要把角色給你,偏偏……」

偏偏她長得好看,眾人在心中默默的將張一安沒有說全的話補充完整。

張一安確實是覺得遺憾。

要是角色沒有相貌要求,他肯定會選擇葉晚,因為他看得出來,葉晚的演技很好,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這麼久葉晚一直都是個群眾演員。

他也沒有想細問,興許這其中有什麼隱情?

聽了張導的話,葉晚倒是沒有別的反應,她只問了一句,「所以我是落選了嗎?」

張一安肯定道,「是的。」

葉晚上前兩步,手摸了摸衣服口袋,「哎我手機……我手機被燕姐拿走了,差點忘記。」

張一安對她的話不解。

葉晚找剛才帶她進來的那個工作人員借了手機,點了幾下,她再看向張一安,「導演,你介意再講一次嗎?」

張一安指了指葉晚,「你拿手機幹什麼?」

葉晚說,「錄音啊。」

張一安,「你把我說的話錄下來做什麼?」

他臉色有些彆扭。

被刷下去了還要錄音,這是什麼神操作?

一時半會,張一安也沒有搞懂葉晚的腦袋瓜子里的想法是什麼,畢竟之前他沒有遇到過葉晚這般的人。

葉晚笑得很純潔,「導演,你把我刷下去,不是我演技差,是因為我太優秀才刷下來的對吧?」

「額……對。」他怎麼感覺哪裡有點不對勁?

「導演,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一個導演。」葉晚誇讚,隨即她正色道,「你能理解我的優秀,這很好。」

張一安,「……」

眾人,「……」這丫頭太臭美了吧?!

「我想把你的話錄下來拿去給我經紀人聽一聽,讓她知道,我沒有得到導演你的角色,不是我的個人能力不合格,而是因為角色形象問題。」

葉晚嘆氣,唉,都怪她,怪她太優秀了。

角色得不到,葉晚表示她也無能為力。

誰讓她太優秀。

「把你說的話拿去給她聽了,她心裡應該也能好受些。」免得燕姐真的把她手機拿去賣了。

提防燕姐賣手機,才是葉晚要錄音的真實目的,之前她說的那些話都是胡謅的。

張一安:……

張一安在圈裡是個好人,在圈裡有一個喜歡培養人的好名聲。

他一年總要出一部電影。

他在導演圈裡很勤奮,同時他很惜才,見到好苗子有時候會栽培。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對葉晚說清楚不選擇她的原因。

要換了別的那些不懂演戲,只知道進來圈錢的人,他話都不會多說一句,直接就是揮揮手就將人給打發走,哪裡還會像現在對葉晚這般好的態度。 喬夢璃心中一喜,整個人都興奮起來了,可是想想還是不對啊,她回來時家裡的燈都沒開,難道他又出去了?

喬夢璃離開房間,在經過書房時停下腳步,手不由自主的去推開書房的門。

「咳咳……」

書房的門一開,濃濃的煙味襲來,嗆得她咳了幾下。

怎麼這麼濃的一股煙味?

書房也是黑漆漆的,透過月光,喬夢璃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人影,微微一愣,緊接著去把燈打開。

「默宇晨。」喬夢璃驚訝的喊了一聲,眼底閃過一絲欣喜。

隨即,她也看到了一地的煙頭,喬夢璃微微一怔,然後走到默宇晨的身邊,眉頭微蹙,「怎麼抽這麼多煙啊?」

默宇晨一身清冷的坐在沙發上,並未抬眸看喬夢璃,渾身散發著寒氣,讓喬夢璃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爬上心頭。

「默宇晨……」喬夢璃輕輕地扯了扯他的衣袖。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終於有了反應,抬眸睨了她一眼,深邃的眸底冷若冰霜,開口的聲音沒有一絲溫度。

「捨得回來了?」

「我……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心裡有些畏懼如此冰冷的默宇晨,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她便反問了句。

默宇晨冷冷的甩開喬夢璃的手,眼底帶著幾分厭惡,一臉薄涼,「說,你有沒有給我扣綠帽子?」

「啊?」喬夢璃一頭霧水。

默宇晨站起來,一步一步逼近喬夢璃,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回答我的問題。」

「我沒有。」他真的用力在捏,捏痛她了。

喬夢璃想要拿開他的手,但是被他強大的氣場壓製得不敢亂動。

「是嗎?看著我的眼睛。」他逼著喬夢璃對上自己的目光,「剛才你和陳驕陽都在做些什麼?」

剛才?喬夢璃的心咯噔一下,難道他都看到了?

「默宇晨,剛才……不是你想的那樣。」喬夢璃小心翼翼的望默宇晨,這樣的默宇晨太可怕了。

默宇晨纖細的手指劃過她的唇,眼裡滿是嘲諷,「剛才他吻你了。」

這裡……不再是他的專屬了。

喬夢璃眨巴著大眼,獃獃的望著默宇晨,原來他剛才都看到了,她心中隱隱有些不安,也不想讓他誤會。

想著,喬夢璃反握住他的手,男人只是睨了一眼,神態自若,好整以暇。

「默宇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發誓……」

這個女人,到底哪來的本事,從頭到腳都浸染著他,讓他無法自拔。

此刻,他只想親耳聽到她的解釋,那個解釋一定要令他滿意……

他聲音沙啞,但語氣卻依舊冰冷若霜,「喬夢璃,你跟劉允浩什麼關係?」

喬夢璃嚶嚀一聲,神情有些恍惚,沒有回答默宇晨的話。

她的沉默,在默宇晨看來就是心虛。

原來,一直以來都是他自己一廂情願。 面對葉晚此時要錄他話的要求,張一安雖然有點囧,最終他還是照著葉晚的要求做了。

畢竟他惜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