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工作,他立刻恢復了嚴肅和自信,將記錄拿給她看,「對,全部看過了,能提取的體表檢材都提了,包括指甲拭子,口腔拭子,**拭子和YD拭子,還有玻璃體液,都已送檢。」

Home - 未分類 - 涉及工作,他立刻恢復了嚴肅和自信,將記錄拿給她看,「對,全部看過了,能提取的體表檢材都提了,包括指甲拭子,口腔拭子,**拭子和YD拭子,還有玻璃體液,都已送檢。」

「肛門拭子我建議加入常規檢測項目,無論男女。」

葉鑫愣了下道,「好,我記住了!」

《解剖屍體通知書》還沒有送到,只能進行簡單的屍表檢驗,厲阮來之前,葉鑫已獨立完成。

這會兒又要開始。

周圍準備好的幾台攝像機重新打開,進行全方位無死角拍攝。

葉鑫提取的時候厲阮掃了眼她下身,抬頭看容域,「她最近的生活蹤跡查到了嗎?」

「還在調查,不過現在首當其衝,是要弄清楚死因。」

這次依然是限時辦案,不同於以往幾天時間,而是幾個小時,明早之前,必須結案。

還不允許屍體離開傅園。

這是強人所難。

容域正苦惱著。

葉鑫取完肛門拭子,交給助手,「整體看來,死者並沒有很明顯的窒息徵象,後腦有撞擊淤傷,但根據創口來看,不足以成為致命傷,YD有撕裂傷,過程中過於興奮,她身體孱弱無法承受刺激,這個可能性也不是沒有,我懷疑,她是死於器官衰竭,這個需要提取她的器官切片進行化驗,必須進行解剖。」

「《解剖屍體通知書》批不下來?」

「家屬拒絕簽字。」

家屬不簽字,屍體就沒辦法解剖,這是硬性規定,警察不能知法犯法。

厲阮想到她前世的死因,著重檢查了下她的皮膚,目光停留在腹部。

她用橡膠手套裹住食指,在腹部按了幾下。

然後,她把手套放在了屍體旁邊。

這是法醫不成文的規矩,脫下手套放到屍體邊,說明屍檢已經結束。 西路。

惡魔大軍此刻正在駐紮在傲天城中。

列古阿王看著休整的惡魔大軍,心裡一陣難受。憋屈,太憋屈了!

自從大軍開拔,從深淵之地開始進攻,他大大小小的戰鬥打了不下十回了。他的對手很擅長利用地形,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困擾。一直到推進到這裡,可謂是一場順心的戰鬥都沒有打過。

孫毅很年輕,但是智商卻是非常高,而且很有軍事天賦。面對西路的惡魔大軍,孫毅也是廣徵計策,然後進行了整理,總結出了很多的好計策。這些計策用於戰場之上,也是成功達到了現在的有利形勢。

其實聯軍和惡魔大軍一共打了三場非常大型的戰役。

第一場是叢林之戰。惡魔大軍剛剛進入了深淵之地,首先進入的就是一片巨大的叢林。列古阿王是惡魔之王的後輩,軍事理論還是很強的。但是畢竟實戰方面不強。他認為他的對手是不敢這麼早對自己進行進攻的,而是等到藍靈帝國的邊線,在相互對抗。很明顯,他想錯了。

聯軍早就埋伏在了前面。等惡魔大軍快要靠近的時候,直接採取了火攻。叢林中頓時燃氣漫天的大火。這些大火對惡魔大軍多少還是有些影響的,尤其是比較低階的士兵。而聯軍也是趁機沖了出來,和惡魔大軍交戰在了一起。打其不備,還有大火的幫助,聯軍自然取得了很大的成果。而且聯軍不貪,看惡魔大軍慢慢組織起了有效地反擊,聯軍立刻就撤退了。

列古阿王也是很難受,他被四位聖階八級的高手纏住了。這些高手都是進退有序,配合的很好,他一時之間也是沒有拿下。最讓他生氣的是,自己的三位將軍也是被一群聖階七級的高手纏住了,沒有幫上任何的忙。

孫毅手底下能用的聖階八級高手並不多,左渾,風燁,艾娜兒,藍老怪。但是畢竟勢力比較多,法師公會,斗師公會,光明神殿,還有一些自願前來的隱匿強者。這樣一來聖階七級的高手也不少。在高端戰力方面,也是勉強的拖住了惡魔大軍。也是取得勝利的關鍵。

第二場是聖城之戰。

聖城的防護還是很好的,而且孫毅知道惡魔大軍數量並不多,所以也敢在聖城進行防護,不怕惡魔大軍的包圍。

如果理智一點,面對聯軍守衛聖城,肯定是繞過聖城比較好。但是聖城比較大,惡魔大軍要很久才能繞過去。其中也有可能受到聯軍的突襲。所以列古阿王考慮了一番,下令攻城。

攻城戰是十分慘烈的,雖然聯軍佔據優勢,但是在惡魔大軍的猛烈攻勢下,也是傷亡慘重。而列古阿王也是全力攻擊,讓艾娜兒他們苦不堪言。最後孫毅下令撤退。聯軍迅速撤出了聖城。而惡魔大軍進入聖城之後,並沒有追擊,而是選擇了休整。這一場戰役下來,雙方誰也都沒有討到好處,損失都是十分大,但在戰略意義上講,還是聯軍勝利了。

第三場是山脈之戰。

這場戰役是持續性的。

惡魔大軍休整完畢,離開聖城繼續推進,首先進入的便是山脈。這一次列古阿王可謂是吃一塹長一智,開始謹慎了起來。不過孫毅才不管你謹不謹慎,惡魔大軍進了山脈的區域,就是一個字「打」!

地形上始終還是聯軍佔據優勢,所以往往能夠發動很好的突襲。而且聯軍分成了兩部分。第一部分衝上去打一通,然後佔了便宜就跑。等惡魔大軍追上來或者原地休息,第二部分的人又衝來上來。

敵進我打!敵停我打!敵退我打!各種騷擾,讓惡魔大軍可是苦不堪言。不過列古阿王沒有選擇撤退,而是繼續推進。他也知道在敵人這樣的攻擊中,撤退是最好的選擇。可是身為惡魔之王的後輩,征西大軍的統領。他骨子裡的驕傲不允許他撤退。惡魔大軍在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之後,成功的闖出了山脈的區域。

三場戰役,中間帶著很多小型的戰鬥。這一路走來,惡魔大軍損失極大。之後列古阿王沒有繼續推進,而是找到了傲天城,全軍駐紮在了傲天城中。

傲天城的防護也是很強的。這也是列古阿王選擇這裡的原因之一。另一個就是傲天城中有深淵峽谷。對於惡魔大軍來說,深淵峽谷可是他們最好的容身之所。所以列古阿王選擇了這裡,也不怕聯軍的圍攻。

可是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列古阿王並沒有看到聯軍的進攻。

「敗了。」列古阿王看了看城裡已經不足七萬的惡魔大軍,忍不住嘆了口氣說道。

列古阿王不出擊,孫毅自然也是不觸那個霉頭,將聯軍駐紮在了深淵之地外面,開始休整。這幾天艾娜兒他們也是平盡了全力才勉強擋住列古阿王。而他們四人也是或多或少受了傷。要不是配合的好,估計他們四個至少也要隕落兩個。

統領營帳中。

孫毅正在和幾個謀士商議接下來的情況。

其實接下來的事情已經有個大致的處理方案了。如果惡魔大軍繼續推進,那麼就算在平原上,也要和惡魔大軍決一死戰。現在聯軍人數上佔據很大的優勢,很有可能把惡魔大軍吞掉。如果惡魔大軍乖乖留在傲天城,或者撤軍。聯軍都不用管他了。聯軍的首要目的就是攔住惡魔大軍的西進腳步。追擊窮寇,無疑只是多增傷亡。

「統領,藍國主和傲天城城主夫人到了。」一個士兵前來彙報道。

「好了,各位,這幾天你們也是徹夜未休,現在好好休息一番吧。有什麼情況我再通知你們。我先告辭了。」孫毅說道,然後他迅速的走出了營帳。

大營中,一輛華貴的馬車正停靠在大門處。艾娜兒和藍老怪都在那裡,孫毅也是趕忙走了過去。

納蘭芙和納蘭蓉先走了下來,然後扶著藍永福,輕輕的下了車。藍永福披著很厚的衣服,臉色依然有些發白,看來病情還沒有完全的康復。

「見過藍國主,見過城主夫人。」孫毅恭敬的說道。

「孫毅,現在你是聯軍統領,我們應該向你行禮才是。」納蘭芙說道。

「這是哪裡的話?不管我是什麼職位,也都是張蕭的下屬。」孫毅說道。他這句話是真心的。當初自己一念偏差,差點釀成大禍。要不是張蕭幫助他,他哪會有今天?

「別說這些了,我們還是快點扶著永福姐姐去營帳吧。」納蘭蓉說道。

孫毅立刻派人收拾好了一個營帳,讓藍永福他們休息去了。

「永福姐姐,你的病還沒有完全康復,為什麼非要來前線?」艾娜兒說道。

「藍靈帝國的士兵們在浴血奮鬥,而我卻是窩在後方,怎能心安?」藍永福有些虛弱的說道。

「永福姐姐,你放心吧,現在惡魔大軍已經被我們打得不敢動了,縮在了傲天城。這西面應該沒有什麼戰事了。」艾娜兒笑著說道。

「那就好。」藍永福點了點頭。

「對了,蓉兒怎麼也來了?」艾娜兒看向了納蘭蓉。

「我也要為戰爭奉獻一份力量,陳宇他們都上戰場了,我也不能待在後方。」納蘭蓉說道。

的確,陳宇小雅他們,也是不顧陳河的阻攔,前往了前線,進入了魔武學院的大軍中。有柳無夜,歐陽軒他們的照顧,他們並沒有太大的危險。

「蓉兒和我可以在這裡幫傷員治病,這場大戰,我們也要付出自己的力量。」納蘭芙說道。

「嗯,那等會讓孫毅給你們安排一下吧。」艾娜兒說道。

她的話剛落下,孫毅就走了進來,臉上的震驚神色還沒有退下。

「怎麼了?」納蘭芙問道。

「剛才南路那邊傳來了消息,簡城主,犧牲了。」孫毅說道。

「什麼!」眾人都是大驚。

簡炔是聖城城主,他的地位和身份對於整個大陸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雖然這些年來,魔武學院一直起著主導的作用。但是千年前帶領大陸擊退惡魔的半神強者所留下的聖城城主府,在人們心中可是佔據著崇高的位置。

「艾娜兒,隨我來吧,我們幾個將領開一個會。」孫毅說道。

「我也去。」藍永福說道。

「好吧。」孫毅看到藍永福的神情很是堅定,也無法拒絕,只能同意了。

過了一會,統領營帳聚滿了人。聽到簡炔犧牲的消息,大家都沉默了。年輕一輩的還好說,但是老一輩的,尤其是左渾和風燁這些經常和簡炔相處的,心裡更加悲傷難過。

過了一會,孫毅下達了命令,全軍縞素,祭拜簡炔。

惡魔大軍這邊,列古阿王也是收到了消息。

「什麼,離奇阿布諾爵王竟然失敗了?」列古阿王驚訝的說道。

「統領,敵人也許會有增援,我們怎麼辦?」一個將軍問道。

「不用擔心,第二波惡魔大軍就快要到了,那將會是我們反擊的時候。現在盯緊了,不要再出什麼差錯!」列古阿王說道。

「是!」 葉鑫詫異的看向厲阮,以為她看不出什麼,放棄了屍表檢測。

心裡是有些失望的。

但想想他法醫經驗這麼豐富目前為止也沒有什麼發現,何況是她一個手生的?

「厲姐,不再看看?」他問。

厲阮指了指地上的屍檢工具箱,「采血送檢。」

葉鑫拿出一個注射器,乾淨利落地在屍體的左臂處開始采血。

交給旁邊助手。

助手等著採集完畢,一起送檢,所以立著沒動。

厲阮看他,「快送去化驗!」

助手看向容域,容域點頭,他才拿著樣品出了去。

葉鑫狐疑的問,「厲姐,你發現什麼了嗎?」

「你仔細看腹部。」

葉鑫看過了,看得還很仔細,上面有一些淤傷,磕磕碰碰造成的淤傷,在死亡事件是很常見的。

容域找了個插座,將檯燈扯過來,照在屍體腹部上。

其他幾人開手電筒的,一起聚光。

這裡不是解剖室,沒那種條件,只能這樣做。

現在光線明亮了,葉鑫看清了皮膚上的淤青,一小塊一小塊的,不新鮮,像是陳舊性傷痕。

他學厲阮的動作按了幾下。

死後10分鐘至7小時開始出現屍僵。

這具屍體的體位原因,屍僵是從下面開始的,腹部有些發硬了已經。

他沒有按出什麼。

厲阮道,「她應該是糖尿病患者,而且是近幾年發現的。」

長期使用胰島素的患者會引起明顯的皮下脂肪肥厚、脂肪萎縮和以及脂肪纖維化。

「她是短時間內暴瘦,腹部皮膚有些鬆弛,淤青的地方皮下脂肪肥厚就摸得比較明顯了。」

屍僵狀態下,脂肪肥厚的手感,肯定跟正常不同。

葉鑫自覺經驗豐富,卻還是沒有摸出來,他半信半疑的看著厲阮,「就憑這個,你懷疑她是注入過量胰島素導致器官衰竭?」

「仔細看,還有針孔。」厲阮指了指一個地方,沒有觸及皮膚,只是虛虛在上空點了下,「應該是新鮮的。」

「有耶,我看到了!」苗青眼睛是最厲害的,厲阮一指,她就發現了。

「胰島素注射器為了減輕糖尿病患者的痛苦,針頭都是用特殊工藝加工的,口徑很小,基本不會留下任何明顯的傷口,正常情況下很容易被忽略。」

葉鑫對她拱了拱手,「牛逼!」

厲阮扯了扯嘴角,「胰島素注入體內很快就會被吸收,3小時數值達到高峰,6到8小時后消失,如果想通過血檢來判斷胰島素中毒,也不是難事,C-肽在血液中要比胰島素穩定,如果C-肽含量低,胰島素含量高,就可以判斷外源胰島素中毒。」

耿連地眨了眨眼,「所以我們現在只等血檢結果,如果是,就可以結案了!」

這麼快結案,有些興奮,又感覺有些不現實。

容域看著厲阮,淺色瞳孔透著兩抹亮光。

被他們盯得很不好意思,厲阮別開了視線,「也許還有別的死因,還是要做解剖的。」

前世,唐悅就是胰島素過量死亡,厲阮沒想到,這一世,她也逃不過。 東路大軍也是收到了簡炔身亡的消息。

沈七爺也是讓全軍進行了默哀。不過這裡是龍族的領地,連白布都很少,他們也沒有披上縞素,祭拜簡炔。

大山谷的戰場打掃的差不多了。

有范笙的命令,士兵們也沒有為難惡魔的屍體。一些身首異處的惡魔士兵,甚至也是拼在了一起。所有惡魔都埋葬在了一起,士兵們給了他們最大的尊敬。

毒阿拉吉一直就在旁邊。他雖然眼瞎,但並不是感知不到。

他來到這裡,本來看到這裡打掃的士兵們人數不多,沒有強者,想要趁機襲擊了他們。可是看到他們的所作所為。毒阿拉吉卻是無法下的起手了。

毒阿拉吉不認為惡魔大軍的入侵有什麼不對,但是他站在敵軍的方面想,惡魔大軍畢竟是入侵者,毀了他們的家園,殺了他們的朋友親人。但是在打掃戰場的時候,敵軍沒有侮辱任何一具惡魔屍體。這是軍人之間的尊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