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四人頭皮發麻,嚇得渾身顫抖,不敢動彈了。

Home - 未分類 - 剩下的四人頭皮發麻,嚇得渾身顫抖,不敢動彈了。

「跑!」其中一個人驚呼,四人毫不猶豫轉身就跑,速度飛快,恨不得爹媽給自己多長几條腿。

「跑得了嗎?你們都是我的獵物。」方言冷冷一笑,左手忽然出現四顆晶瑩剔透的妖丹,直接一甩。

「咻咻咻」!

四顆妖丹彷彿長眼了一般,分別朝四人爆射而去。

「啊……」一連串的慘叫。

四人直接撲倒在地,抽搐一下就沒有了聲息,認真看才能看出,他們的頭顱已經被打爆了。

被腰斬的中年人滿臉怨毒的詛咒:「混蛋,好狠毒的傢伙!你絕對不得好死的。」

「不得好死?我要是打不過你們,你們會不會留我一命?」方言笑著問道。

中年一愣,最後苦笑著不再說話,只是看著自己的半截身體顫抖。方言說對了,他們如果打贏了,肯定不會放他一命的。

「發信號彈。」方言隨意的道:「我馬上給你一個痛快。」

中年人震驚的瞪大眼,似乎猜到了他要幹嘛,最後還是苦笑著拿出一個信號彈。

「砰」!

一道衝天火光爆射上天,一個獵鷹圖案出現在天空中,瞬間驚動了附近百里的武者。

「你可以上路了。」

說著,方言的破甲刀隨意切斷了他的頭顱。

吸收了這五人的真氣,加上之前吸收那二十個騎兵的真氣,方言丹田裡的真氣旋翻滾不息,然後瘋狂的蛻變,顯然準備突破了。但是方言卻強行壓制下來,拚命的壓縮真氣,讓丹田內的真氣越來越霸道。

「別急,根基越穩越好。」

方言微微一笑,破甲刀插在地面,靜靜的等待著。

「刷刷刷」

一陣急促的聲響傳來,顯然正有大量的高手往這裡趕。

「太慢了。」方言不滿的搖搖頭,抓起破甲刀就撲了出去。

森林之中,很快傳來了一聲聲的慘叫,方言瘋狂獵殺著太子府的護衛們。

眼看人越來越多,方言也殺過癮了,他身形一動就直接消失,只留下滿地的殘屍。

一路飛奔之中,方言神色忽然一冷,突然回頭扣動扳機。弩箭咻的一下竄了出去,快准狠的爆射向一顆大樹。

「撲」!

弩箭兇悍的刺透大樹,朝大樹后的一個人影射去。

這個人影也是大吃一驚,不過卻冷靜的出手,一把帶鞘的劍忽然一動,那強勁的弩箭直接被絞成粉末。

方言一驚,如臨大敵的盯著這個人影。

這是一個少年,他滿臉冷酷,白衣飄飄,手中一把帶鞘的長劍,好似一個冷酷的劍客。

此時他滿臉的詫異,冷冷的道:「好小子,居然發現了我,果然有兩下子。」

方言什麼都沒說,只是臉色變得無比凝重。

這個人的修為肯定非常強大,因為方言居然看不透。他手中的長劍雖然沒出鞘,但是帶著一股淡淡的寒芒,還未出鞘就讓方言如刺在喉。

「敢殺我們太子府的人,留你不得。」白衣少年獰笑一聲:「記住,殺你的人是太子府常康寧

說完,這自稱常康寧的人就隨意的把手握到劍柄之上。方言渾身一顫,他彷彿被毒蛇盯上了一般,一股股死亡危機把他的心神淹沒。

「好強!」

方言心中驚駭,他感覺只要這常康寧一出手,自己必死無疑。

太子府常康寧,此人方言有些耳熟,但是卻不記得是誰。不過看樣子,此人一定是司空遠謀收羅的少年天才,以後也是司空遠謀的走狗。

容不得方言多想,常康寧忽然出手,一道恐怖光芒閃過,方言毫不猶豫往旁邊一撲。

「轟」!

一聲爆響,一股恐怖的氣浪炸開,方言身後的幾顆參天大樹直接被震成粉碎。玄兵一出,威力如潮水般爆發,實在是狂暴到駭人的地步。

「噗」!

方言張口就吐了一口鮮血,凄慘的倒在一顆大樹下,剛才那道勁氣根本沒擊中他,但是卻已經把他震成重傷了。

「居然沒死?」常康寧一愣,不過他卻毫不猶豫的朝方言一撲。

好快的速度!

方言心中一驚,他毫不猶豫扣動大弩的扳機,強勁的弩箭爆射出去。同時方言看都不看結果,立馬竄進草叢之中,飛速的遠遁。

「哼!跑的了嗎?」

常康寧大笑,身形如鬼魅一般飛速的靠近。

方言一邊亂竄,一邊冷靜的上弦,然後一支支強勁的弩箭往身後爆射。

「撲撲撲」!

一連串弓弦聲響起,弩箭無比刁鑽的襲殺常康寧全身。

「混蛋!」常康寧不得不出手把弩箭磕飛,但是浪費這一絲的時間,方言早已經竄得沒影了。

常康寧皺著眉頭往前趕了一段時間,確定沒有方言的蹤跡之後他飛速的單膝跪地,小心翼翼的在地面上查看起來,那模樣一看就是追蹤的老手。

「小子,你跑不掉的。」常康寧冷冷一笑。

但是追蹤了一陣之後,常康寧就傻眼了,氣憤的一拳打在一顆大樹之上,因為他追蹤不上方言。

「混蛋,居然會反追蹤!」常康寧眼中震怒,最後獰笑起來:「這樣更好玩,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方言逃出很遠之後,直接竄上一顆參天大樹,躲藏在隱秘的大樹之上,誰也發現不了他。

「噗」!

方言張口就吐出一口鮮血,臉色無比的難看。

雖然逃出來了,但是方言還是心有餘悸,這玄天武士如此恐怖的實力,實在是讓他驚駭。要不是方言聰明的話,只怕會死得非常慘了。

方言不在意的抹去鮮血,冷靜的把大弩上弦,然後放在隨手就可以抓到的地方。這可是強力武器,雖然對高手沒用,但是卻很方便,對任何人的偷襲都能還以攻擊。

「好厲害的傢伙,不過既然想弄死我,我也不能讓你活著離開平巒山脈了。」方言惡狠狠的道。

就這麼被人追殺,方言當然是非常不爽的,現在實力不如人,也只能逃竄了。

確定沒有危險之後,方言盤膝坐下,開始運功療傷。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巨響驚醒了方言。大樹下方不遠處爆發了一聲妖獸的怒吼,接著一連串的廝殺聲傳來,頓時引起了方言的興趣。

「修羅青火犀?」方言頓時一愣,這頭一人高,外表好似犀牛的大傢伙,可是三品玄天妖獸。

和這個大傢伙對峙的,是四個少年和一個女子。

這個女子卻是讓方言一愣,她在這種森林裡居然穿著一襲短裙,上身一件緊身小衣,身材火爆顯得非常的性感。

此時方言看不到她的正面,但是這身材卻是無比的吸引人,手中一把短小的精美女士劍,不時的上下遊動攻向修羅青火犀。她還不時的發出一聲聲指令,顯然在這一群人之中,她是頭領的地位。

「找死。」

方言不屑的冷哼一聲,不再理會她們,反倒是自顧自的療傷。

在方言心中只有三種人,自己人,仇人,陌生人。仇人必殺,自己人必定保護,陌生人就算死在眼前方言都不會多看一眼。

所以,不遠處殺得難解難分,方言卻安安心心的閉著眼睛療傷。他身上紅色光芒閃爍,那激蕩的氣血慢慢平復。

方言的傷勢慢慢好轉,可是沒多久,一聲女子的尖叫就把方言給驚醒了。

方言不滿的看下去,原來修羅青火犀發飆爆大招了。它的尾巴忽然變成青紅色,直接甩出一大片的火海,瞬間把那五人淹沒。

「啊……」

一連串的慘叫,回蕩在整片樹林。

「好厲害的傢伙。」

方言的眼神凝重起來,方言心中盤算了一下,自己全盛時期也要花一點手腳才能幹掉這傢伙。

火焰慢慢熄滅,方言以為修羅青火犀會離開,但是他一下卻愣住了,因為那女子居然沒死。其他四人都已經被燒成了飛灰,但是這個女子全身被一陣水藍色的光芒包裹,一點傷勢都沒有,顯然是有什麼寶物護體。

「哞」!

修羅青火犀怒了,粗壯的大腿一蹬,飛速的朝那女子碾壓過去。方言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氣,這修羅青火犀一碾壓,就好像一輛大卡車似的氣勢洶洶,誰人不怕。

那女子更是嚇得連連閃躲,拚死閃過這致命一擊之後,腳居然崴了,疼得她倒吸一口涼氣,單腿跳著往方言這個方向竄來,臉上露出一抹絕望。

這個時候方言看到了她的俏臉,卻是一愣,本來以為是個性感背影殺手,誰知道還真的是一個性感的女子。她年紀不大,但是氣質卻非常魅惑,臉上帶著一絲焦急,只要是男人,一看就得心生憐惜。

不過可惜,方言不是正常男人,在他看來這就是一個普通女人。現在一個陌生的女人往這邊竄來,雖然是無心的,但是卻實實在在給他帶來了危機,所以方言不高興了。

大弩已經抓在手上,方言都在考慮是不是射殺她了,不過最後放棄了,一旦動手那修羅青火犀必定發現自己,所以還是忍著吧。

「哞」!

一聲咆哮,修羅青火犀再次怒氣十足的衝撞過來。

女子驚呼一聲,雖然一隻腳崴了,但是卻拚命的閃躲,最後方言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修羅青火犀這個大傢伙,撞在了自己所在的那顆樹上。

「倒霉。」方言鬱悶的撇撇嘴,在巨樹拚命搖晃倒下的一瞬間,他直接一竄就出現在地面,躲過了這次滅頂之災。

「你……」女子一愣,就發現自己身前多了一個人,她也不傻,一下就想到了方言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了。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樹上。」女子可憐兮兮的道歉:「你還是快走吧,是我招惹了修羅青火犀,它要追殺的是我,跟你無關。」

方言一愣,深深的看了這個女子一眼,心中的怒火消失了。

「算了,你也是無心之失,我不怪你。」方言隨意的道:「等你死了,我再離開。」

「啊?」女子傻眼了。

她天生麗質性感,遇到的男人無一不是搶著獻殷勤的,但是遇到方言這種怪物還是第一次。居然說看著她死了,然後再走。

「你腦子不太好使吧?」女子滿臉的同情。

方言啼笑皆非,無所謂的聳聳肩:「隨你怎麼想,我這個人不喜歡救陌生人。但是看你人不錯,所以等你死後我會給你收屍,然後我再離開。」

女子更加鬱悶了,翻翻白眼道:「你神經病,我死了你還跑得了嗎?」

「當然,殺它不難。」方言冷眼看向修羅青火犀,眼中帶著一絲躍躍欲試。

此時的修羅青火犀,正把自己的腦袋從大樹榦之中拔出,怒氣十足的看著方言兩人。

方言往旁邊走了幾步,聳聳肩道:「你別躲了,死定了,趕緊死了我好離開。」

女子差點沒崩潰,氣呼呼的道:「你覺得修羅青火犀殺我,我還能有全屍嗎?」

「沒有更加好,省得我幫你收屍。」方言無所謂的一笑。

女子氣得胸口極度起伏,氣憤的道:「你就不能救我一命嗎?大家都是人類,你是不是男人啊?」

「我是男人,還是個有原則的男人,所以不會救陌生人的。」方言笑著說道:「除非有好處。」

女子眼睛一亮,不過這個時候修羅青火犀已經撲過來了,兇悍的朝她衝撞過去。

「啊」!

女子驚慌失措的尖叫。 修羅青火犀攻擊非常兇猛,不過這女子也不是一般人,在危急時刻潛力爆發,又一次躲過了致命的一擊。

可是女子卻受不了這種恐怖的生死威脅了,尤其是方言就在旁邊笑盈盈的看著,就是不幫忙,這實在是讓她崩潰。

「混蛋!」女子暗罵一聲,無奈的道:「喂,我乃冷家冷無悔,你救我一命,我什麼都答應你。」

「冷家?」方言眉頭一皺。

那可是千劍國四大千年家族之一,據說冷家的人擅長煉器,千劍國很多玄兵都是他們煉製的,家族勢力非常強悍。雖然不知道這冷無悔是什麼身份,但是一定不簡單。

這又是一個千金大小姐,不過她的提議卻是讓方言眼睛一亮。

方言看著拚命閃躲的冷無悔,慢條斯理的道:「冷無悔小姐,一把極品玄天玄兵,我救你一命。」

「混蛋,其他東西行嗎?」冷無悔氣急敗壞的道:「你這是趁火打劫!」

方言啞然失笑,他當然知道極品玄天玄兵珍貴。玄兵能大幅度增幅玄天武士的戰鬥力,極品玄天玄兵足以讓很多人傾家蕩產。

方言雖然不差玄兵,但是想弄到一把非常適合自己的玄兵,卻是不容易。救這個女子也是順手的事,如果能敲到一把極品玄兵,何樂而不為呢。

這也難怪冷無悔心疼了,不過方言可不理會那麼多,就這麼笑盈盈的看著,什麼話也不說。

「啊」冷無悔驚呼。

因為一隻腳崴了的關係,她躲避非常的艱難,一不小心跌倒在地。而修羅青火犀正拚命的朝她碾壓過去,眼看就要把她踩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