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自己一道太元神火掌運用而出,已經是極其的剛猛霸道,畢竟方陽的底子擺在這裡,能夠比的他肉.身還強悍之人,不敢說絕無僅有但也是寥寥無幾。可先前那一擊交手下,方陽非但沒有佔據到半點優勢,還被對方的力量反震,手臂都是一陣酸麻。

Home - 未分類 - 先前自己一道太元神火掌運用而出,已經是極其的剛猛霸道,畢竟方陽的底子擺在這裡,能夠比的他肉.身還強悍之人,不敢說絕無僅有但也是寥寥無幾。可先前那一擊交手下,方陽非但沒有佔據到半點優勢,還被對方的力量反震,手臂都是一陣酸麻。

「是大妖?」方陽呢喃道。

除非是初陽境層次的大妖才有這樣的力量,可從剛才交手的狀態感覺起來,又有那麼一絲的不太對勁。

就在方陽驚疑之時,一旁的喘息聲再次響起,與此同時玄氣涌動,這次卻並不是強攻而來,而是向著方陽的身上撲了上來。

方陽不得已鬆開水千柔的手,純陽玄氣流轉在身,怒吼一聲,天陽火舞快速在掌心中盤旋而出,化為一道瘋狂轉動著的火球,被方陽一掌拍了出去。

轟隆!

天陽火舞瞬間炸裂,巨大的火焰掀飛而起,將四周的白霧頃刻間都吹散了大半,在這白霧之後,方陽總算是看清楚跟自己糾纏著的東西了。

一個全身附著著細密鱗甲的男子。

方陽看在此人面容上,一怔之下也是回想起來:「錢卓峰!!」

面前此人,赫然就是那錢家大少錢卓峰。只不過此時的錢卓峰,跟自己上次所見有著天翻地覆的變化,不談他體內蘊含.著的玄氣達到了怎樣恐怖的層次,單單是從表面看起來,就已經不似人形,而是化為了半人半妖的怪物。

數日不見,錢卓峰身上的鱗片愈發密集,都已經隱隱將面容籠罩其中,不過由於鱗甲細小,倒是還能夠認出他的容貌,而他的言行舉止也更加貼合半妖的存在,給人一種極其詭異的森然感。

「方陽!我在這裡等你很久的時間了!」錢卓峰一咧嘴,露出了猛獸般尖銳的利齒,豎瞳透著一抹血腥寒意,猙獰之極。

方陽掌心中玄氣一炸,砰的就將錢卓峰給頂飛了出去。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掌心,即便有著天陽火舞這等強悍的玄氣輔助,方陽都是沒能擋的下錢卓峰的攻擊。錢卓峰的雙手上利刺遍布,一抓之下也是有著破罡之效,方陽的肉.身都不能完全當下他的攻擊,而在他身軀上的利刺鱗甲之上,也是含有著蛟毒,侵入人體能夠快速的損傷神經,毒性極強。

不過好在方陽修鍊的乃是純陽玄氣,再加上吞服過純陽菩提,在血肉經絡間衍生出純陽之意,早就得到百毒不侵的地步,蛟龍毒素雖然厲害,但對方陽起到的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在錢卓峰身形倒退而出后,四周的白霧席捲涌動,他便再次消失在了霧氣之間。

方陽警惕四掃,不敢有半點的放鬆,他雖然不知道錢卓峰是怎麼變成這番模樣的,但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毋庸置疑,此時的錢卓峰實力之強,比的他上一次交手時不知道強出幾十倍,通過先前兩次交手,方陽便沒有全勝的信心。

「我那天所受到的恥辱,今天便要從你身上討回來!嘰嘰,剛好在這片白霧範圍內,你的靈魂之力被阻,視線不明,察覺不到我在哪吧?但是我能夠很清楚的看到你!所以,這裡就是你最好的隕落之處!」錢卓峰的聲音沙啞陰柔。

一頓之後,白霧間突的炸裂,他的身形從旁側飛竄而出,又是重重的撞擊而來。

方陽的玄氣一動,由是對轟一招,身形連退,錢卓峰也不糾纏一觸即分,身形快速竄入到白霧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就如同水中的一條鯊魚一般,伺機出動,每一次出手都是凌厲霸道,給方陽帶來了極大的麻煩。

依靠著這種方法,錢卓峰頻頻出擊,每一次的出手都將方陽被逼退很遠的一段位置,力量剛猛的炸裂之下,饒是方陽都隱隱有些承受不住。

更麻煩的是他來去無蹤,除非已經近的方陽五步的位置才能夠察覺到他從哪個方位開始襲擊,否則如同睜眼瞎一般,根本是抵擋不住,如此游竄數十次之後,方陽身上的衣衫破舊,每每衝撞而下,都會被尖刺划傷,久而久之方陽的體內也積蓄起一股蛟龍毒素,這些蛟龍毒素想要清除極其麻煩,方陽哪怕有著純陽玄氣在身,能夠擋的下九成毒素的侵擾,但數量一多,也是頗為麻煩。

他心念一轉,怒喝一聲,便看的身旁六十柄劍刃懸浮而出,劍光浮動,劍意逼人。

恰逢錢卓峰再次從濃霧中衝出,方陽一眼掃去,怒喝一聲,身旁的劍光霎時間密集而動。

「焚陽劍氣!」

數十赤紅劍氣飛竄而出,瞬間融破濃郁的白霧,穿透向錢卓峰的身上,鐺鐺幾聲輕響,劍氣衝撞在錢卓峰的身上,宛若撞擊在某種玄兵上一般,焚陽劍氣過處,甚至都沒能給他體表的鱗甲帶來半點損傷。

方陽面色微變,錢卓峰憑藉著蛟龍之身,硬生生衝破了方陽劍氣的密集,竄到了他的面前,長蛇一吐,豎瞳中冷光大閃:「沒用的!你是傷不了我的!」

說話間,他身後的黑色長尾一揮,砰的掃在方陽的腰間。

方陽只覺大力襲過,瞬間被抽飛了出去,連帶著身旁的幾柄劍刃都被抽的七零八落。

砰。

方陽重重跌落在地,胸口氣血翻湧,險些忍不住一口血噴出。

他的表情在此時也是變得極其沉重,自從自己修鍊了全本的《純陽訣》體內玄氣大增之後,還是第一次有人單打獨鬥把自己逼成如此分位。雖說錢卓峰也是因為自身半妖的敏銳嗅覺,能夠在這遮擋靈魂視野的白霧中來去隨心,但更重要的便是此時錢卓峰半妖體內的玄氣強盛。

初陽境中期以上!

錢卓峰此時的實力,便已然不比的神河之子王長河之類的弱!更何況還是在如此得天獨厚的條件下作戰。

方陽心思轉動,快速地想著破敵之法,如果正面對敵的話,他倒是有著不少手段都能夠跟錢卓峰戰上以戰,無論是九轉劍星,還是雷火球,都足以給錢卓峰帶來極大的創傷,可麻煩就麻煩在,這兩招都是需要蓄力的時間,一旦丟失目標的話,方陽的攻擊施展不出,自然也是難以給錢卓峰造成任何的損傷。

除非,這裡的霧氣能夠消散……

在這段時間,錢卓峰的攻擊又是頻頻而至,方陽勉力抵擋,次次後退。在這連綿的攻擊之下,他已經不知道退出先前所站立的位置多遠,水千柔在什麼地方也已然是看不到。

與方陽的落魄相比,錢卓峰面上的凶色卻是愈發大盛。方陽越是凄慘,他便越覺得暢快不已。

是這樣!就應該是這樣!

親眼看著方陽淪為玩物,在自己的掌下疲於奔命,這才是他想要的實力!每每想到方陽當日里給自己帶來的屈辱,錢卓峰便感覺內心似是被某種蟲蟻啃噬一般,只有現在這樣,才能夠平復他心頭的悸動!

只要能讓方陽死在自己手中,那先前吞服這顆蛟血丹時,受到再大的磨難也都是值得的。

「我不會讓你輕易去死的!我要一點一點折磨著殺掉你!」錢卓峰興奮低語。

錢卓峰此時的瞳孔跟常人有異,他的視野中倒映出來的並不是四周的景色,而是鮮血的流動,在自己的雙目加上嗅覺感知之下,即便是在完全阻撓視線的地方,他都能夠沒有半點阻撓地鎖定在一個人的身上。此時在他的視野中,便能看到方陽狼狽的樣子,一時間施虐之心大盛,他的面上猙獰之色一閃而逝,他體內的蛟血一陣快速流竄,黑色的血液流淌之下,便看的錢卓峰雙手上五指變得尖細鋒銳,化為猛獸利爪。

在吞服了蛟血丹之後,錢卓峰最大的變化,便是能夠運用蛟血之力,操控自己的身軀。在龍血的加持之下,他雙爪的鋒銳度要比的一般的青紋玄兵更強!

「現在,我就先撕掉你的一根腿!」

錢卓峰森然一笑,接著身形瞬即竄出,他貼地而行,速度奇快,眨眼的功夫便來到了方陽的面前,在方陽剛剛反應過來,還未曾運用出什麼抵擋的手段之時,錢卓峰便是直直的抓向了方陽的大.腿之上,爪勁上蘊含.著鋒銳之意,氣勢逼人。

眼見得他就要得手之時,四周濃郁的煙霧突然一散,一道水流嗖的從身後的位置纏繞而來,恰好就捆縛在了錢卓峰的手臂之上,本來已經揚起的利爪便就在這道水流的干擾下停了下來。

錢卓峰一愣,方陽卻是反應了過來,他掌心中天陽火舞瞬間團聚,蘊含.著剛猛力量的火球炸裂在錢卓峰的胸口,他悶.哼一聲直接被勁氣給炸飛而出。

「該死!」錢卓峰大怒,扭頭看去,結果看到的竟然是水千柔在白色濃霧之間翩然而行,緩緩走到了方陽的跟前。

怎麼回事?

這小妞能夠看到方陽的位置?先前她分明是遠遠地被甩到濃霧間了,在這奇特的濃霧之內,空間顛倒,除非循人而來,否則即便走向一個方向,也會遠遠的迷路消失。

而此時水千柔給人的感覺,非但是沒有迷路,反而能夠在這濃霧間跟自己有著同樣的視野?

不只是錢卓峰愣住,方陽也是愣了一下,古怪地看在水千柔的身上:「你……不會受到這片濃霧的影響?」

水千柔稍稍側了側臉頰,光潔如玉的臉蛋上帶著蒙蒙的一片白色,她一抬手,便看的四周的濃霧快速捲動在她掌心中形成一道小小的渦旋,然後自然而然地對著方陽說道。

「霧氣,不是由水分聚集而成的嗎……」

… 聽到水千柔的話語,方陽一怔,接著反應過來,暗罵自己一聲白.痴。

自己怎麼連這麼最基礎的常識都忘了……霧氣的產生本來就是因為水氣凝結,如此濃郁的大霧,期間的水氣也定然是豐厚無比。雖說霧氣阻撓,對自己產生很大的影響,但對於水千柔而言……反而是最適合她的地方!

水千柔可是汲水玄體,在操控水氣的程度上面,她論第二,便沒人敢論第一!

在此地白霧濃郁,雖說水千柔的視野一樣會受到阻隔,但以她對於水氣流動的感知度,察覺白霧中運動的形體是再簡單不過了,所以錢卓峰的一切動作,也都會瞭然在她的感知之中,無所遁形。

「你既然能夠操控水氣!那剛才為么不說!」方陽瞪眼道。

水千柔眸光一側,躲開方陽的直視,輕飄飄地回了一句:「你沒問……」

方陽鬱悶的想吐血。

便在這時,那邊勁氣又起,錢卓峰的身形破開白霧再次沖了上來,他此番的目標卻是在那水千柔的身上。在先前他並沒有把這個女子放在眼裡,可現在看來,太礙事了!

啵。

水球快速流轉,形成一個氣泡水球橫在了水千柔的身後,錢卓峰氣勢洶洶的一拳鑿下,卻只是將水泡給擊碎,自身在這股水泡的炸裂之下,再次被擊退了出去。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你竟然真的能夠感知到我的行動!」錢卓峰的聲音在霧氣中透露出來,沙啞森然,「但即便知道有如何!現在我有蛟血護體,實力大增,今天,我要將你們兩個都斬殺在這裡!!」

隨著錢卓峰仰天一吼,方陽的清楚的感覺到那邊玄氣涌動的更加猛烈。

他面有幾分沉著,此時錢卓峰的實力赫然是又提升了一大截……

「蛟血?是蛟龍之體?」方陽眸光閃爍,也是已然知曉了錢卓峰發生這變化的原因,龍淵王朝的蛟血丹還是極負盛名的,雖說服用過存活下來的人不多,但每每有人存活下來,都會引發極大的震蕩,他沒想到這錢卓峰竟然吞服了蛟血丹,化為了這半蛟半人之體。

方陽對著水千柔道,「我們兩人聯合,你告訴我他出現的位置,我來出手。」

水千柔輕輕頷首。

方陽抬手在儲物戒指上一抹,整齊地懸浮出十柄青紋玄兵,玄兵上光芒流轉,各種道紋不盡相同,此時隨著方陽的動作,便化為一道劍圈以自身為圓心擴散而開。而後他閉上雙目,靜靜聽著水千柔的話語。

勁氣未起,水千柔便空靈出聲:「北。」

方陽手指一動,劍芒鋒銳,轟的刺入濃霧之間。只聽得一聲鏗鏘震響,錢卓峰剛剛暴起的身形,直接被這道劍芒給打落了下去。他身形快速縮入到濃霧間,等待下一次攻擊的機會。

「南。」紫破貫穿。

「東上。」龍蛇咆哮。

「南轉西。」焚陽劍氣揮舞。

……

在水千柔的牽引之下,方陽面前劍刃齊動,每每她話音剛落,方陽的劍氣便已經斬在了錢卓峰的身上,將對方的攻擊給直接打斷,接連的如此配合,逼的那錢卓峰一肚子火都沒法發作。

「該死!!」

濃霧間,錢卓峰憤怒嚎叫。

自從水千柔表明了自己在濃霧中並不受到霧氣影響之後,錢卓峰便再也沒能沖入到方陽兩人身旁五步的位置。哪怕他速度再快,卻依舊是快不的方陽的劍光。連番的劍芒打擊之下,錢卓峰身上的鱗片上都留下了一道道的白印。他面上猙獰之色閃爍不定,隨即似是下定了什麼決心,身形匍匐在地,強制運轉起體內的蛟龍之血。

錢卓峰雖然吞服了蛟血丹倖存下來,自身化為了半蛟之體,但並不能將這蛟血的力量全部吸納。一般作戰,他只是靠著蛟血對肉.身的增強來出手,而對上普通的武者時,這種攻擊也便足夠了。錢卓峰的一舉一動中,蘊含.著的力量都是沛若能擋,即便是空冥境巔峰的武者,都未必有幾個能夠擋的下他的一擊而不死。這便是蛟血的強悍。

可缺點也是明顯,化為半蛟半人的軀體之後,體內的玄氣發生變化,並不能再動用武者的招數。

所以,錢卓峰只擅長近身戰,一旦身形被阻撓了的話,那便難以有什麼作戰力了……

但,他還是有著殺手鐧的。

殺手鐧,便是強制煉化體內的蛟血!他體內的蛟血煉化的越多,自身經過蛟血塑造改變也就越大,待得體內蛟血的含量超過人血的一半之後,那他便能夠化身真正的半蛟,動用蛟龍之力!可此舉也是會由於體內蛟血太多,喪失人性,成為殺戮機器……

尋常情況下,錢卓峰是不會冒險的。龍淵王朝上出現過幾個吞服下蛟血丹未死之人,但沒有一個遺留至今,便就是因為蛟血過半,只知殺戮,在龍淵王朝大鬧之後,喪命在龍淵王朝的鎮壓之下了。但是現在眼見得自己的仇敵就在眼前,而自己卻無法近身時,他便忍耐不住了。

「只要將蛟血稍稍超過體內血量的一半便可!那時候,我不但能動用蛟龍之力,還能夠殘存著大半的意識,快速斬殺方陽此子!我便再行渡出蛟血便可!」錢卓峰一陣思忖,已然下定決心。

在他胸口最深處的位置,一小團赤紅髮黑的鮮血當即釋放了開來,一滴黑色的血液流出心口,快速融合入的血脈之間,就如同清澈見底的池水中滴下了一滴黑墨一般,黑色的鮮血快速擴散了開來,眨眼間,他體內流淌著的鮮血便再也沒有那種明凈醇厚的紅色,反而是成了一股墨黑般的顏色……

蛟血流淌的同時,一股恐怖的力量也是摧枯拉朽一般在錢卓峰的體內浮現而出。

「嗷!」

強大的力量伴隨著巨大的痛楚,錢卓峰在劇痛之下,忍不住又是一聲咆哮巨吼,聲音滾滾,黑色氣浪砰的爆發開來,將四周的白霧都給震散大.片。

而緊隨其後,狂暴的力量在他體內流轉一圈,錢卓峰的表面也是再次發生了變化,鱗甲愈發堅硬厚重,全身一片幽黑,雙目中的意識一閃一閃,有些支撐不住,瞳孔深處透露出來的血腥殺意卻是濃郁到了極致。

「殺……」

「殺……」

「殺了你!!」

最後一句吼聲響徹,錢卓峰仰天長嘯,雙爪之上黑色的氣息團團瀰漫,他腳步一踏,倏地飛竄而出,在踏步的位置一陣炸裂,勁氣爆發。此時他的速度,比的先前更是要快上了一倍!

「前面。」水千柔說著。

用不著她提醒,光是聽到錢卓峰的吼聲,便足以辨別他的位置在哪了,方陽在他一吼之下,只覺心頭就是揪緊,右手一指,十餘柄劍刃整齊地飛竄而出,齊齊地向著正前方的位置刺穿而去。

「九轉劍星!」

十柄劍刃上面,劍星之力狂暴,嗖嗖的分出十道劍光凝聚在一起,化為了一道巨大的星辰劍罡。

轟!

劍罡過處,霧氣層層分散,而在那之後錢卓峰的身形也是顯露而出。

他此時的模樣,已經完全看不出半點人形,更像是一頭站立行走的大蜥蜴,全身黑色的鱗甲茂密,連面容都已經分不清楚,只是身上的幽黑氣息如同黑火繚繞,不偏不倚地正面撞在了方陽的劍罡之上。

轟隆!

兩股力量相撞,聽的咔咔聲響,腳下的白色玉石地板都是直接層層龜裂,紋絡無數。一頓之下,巨大的劍氣貫天而起,穿透了層層的白霧,入的先前的岩壁之內。

而面前的錢卓峰竟然是生生擋下了方陽的這一劍!

一劍撞擊之下,他的鱗甲內也是滲出黑色的鮮血,不過隨著劍罡被打飛,一呼一吸間,他鱗甲上的創傷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過來。低沉地喘著幾口粗氣,錢卓峰赤紅的眸子再次看到了方陽的身上。

「咕……」他的喉嚨間發出一陣古怪的聲音。

腳步一踏,接連衝來。

方陽大喝一聲,十柄劍刃再次飛竄而出,此次蘊含.著紫破鋒銳劍芒,穿透向錢卓峰的身上。

鐺鐺,幾聲脆響,劍芒在衝撞在錢卓峰的身上時,直接被他身上的鱗甲彈開,錢卓峰的雙手一伸,迅捷地將兩柄劍刃給抓在了手心之中。他面對著方陽森然一笑,而後張開大嘴……竟然直接將劍刃塞進了嘴中。

咔啪。

劍刃斷裂的聲音,在他泛著陰冷寒光的利齒啃咬之下,方陽的青紋玄兵竟然直接被咬成數塊。

「這……」方陽一臉震驚。

那可是青紋玄兵!不談其中蘊含.著道紋之力有多強,單單是能達到青紋的層次,玄兵的材質無疑不是非同凡響,更經過初陽境以上武者無數次的淬鍊,方能成就。可現在……竟然這麼簡單就比他咬碎了?那這錢卓峰的牙齒,鋒銳度豈不是趕的上紫紋玄兵了?

在他心思轉念之際,錢卓峰陰冷一笑,快速近的了方陽的面前。

他似是喪失了語言的能力,一句話不說,看到方陽時,只是眸子間的殺意翻湧到極致。

纏繞著黑色霧氣的右手倏地伸來,宛若黑槍破空,黑芒浮動速度奇快。

「大日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