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白色的絲絲電芒瀰漫虛空之中,點點雷火落下,迸發出屬於雷行大道特有的一種炙烈高溫,這種雷法附帶的高溫,並不同火行大道。雷法迸射之火,比之普通的火焰更俱暴烈狂猛之性,雖然雷火存在的時間相對比較短暫,但那一瞬間爆炸迸射的炙烈高溫更俱威力。

Home - 未分類 - 銀白色的絲絲電芒瀰漫虛空之中,點點雷火落下,迸發出屬於雷行大道特有的一種炙烈高溫,這種雷法附帶的高溫,並不同火行大道。雷法迸射之火,比之普通的火焰更俱暴烈狂猛之性,雖然雷火存在的時間相對比較短暫,但那一瞬間爆炸迸射的炙烈高溫更俱威力。

「噗!」趙青的一雙洪流巨掌,一路碾過虛空,泯滅無數雷火之星,此刻這雙巨掌,被趙青用大地之力接引,將觸碰到的所有雷力盡數引導入地,絲毫造不成對本體的任何傷害。

雷電之力再過狂猛剛烈,又怎麼能劈開後土,炸碎大地。當然這只是兩人相對層次的實力來說,要換大雷峰首座親自動手,趙青就是再怎麼引導雷力入地,恐怕身體也承受不住那頃刻湧入的無窮雷力而崩碎。

境界不同,不可相提而語。土行大道的特點在此刻被趙青運用的淋漓盡致,土行道法雖不擅長直接攻擊,但若論防護力,昊雲仙宗其他諸峰神通無有左右者可比擬。

眾目睽睽之下,洪流巨掌凝動起磅礴洶湧的巨力,粗暴的撕開謝京第三次凝聚的雷網,電光迸濺之中,巨掌氣勢不減,對著謝京重重的鎮壓而下。

瞬間之間,有無數的雷芒湧出謝京的體表,銀白色的雷光快速凝聚,化成一副銀光燦燦的雷甲。亮起刺眼奪目的神光。洪流巨掌鎮壓而下,狠狠擠壓謝京身形,整副銀色雷甲不停的顫抖,一股沛然大力湧入謝京體內,銀白色奪目的雷甲瞬間破碎,謝京整個人踉蹌著跌出一丈開外,臉色蒼白。

「金丹大圓滿,你竟然有這麼一身修為!」謝京一手撫著不斷起伏的胸口,臉色十分駭然。

「大雷峰雷法之威,果然名不虛傳,今日領教了!」趙青淡淡的說道。

趙青這說的的確是真心話,方才交手的過程中,雷法真力的狂猛霸道當真不可小覷,若不是他的體質有異常人不懼雷力侵體,恐怕也要落敗在謝京的雷火神網之下。

但是這話聽在謝京的耳朵里,可就不是那麼好聽了,還以為趙青在故意貶低大雷峰,謝京羞愧難當,怒不可遏的喝道:「你竟敢如此的損毀我大雷峰,今日定要與你不死不休!」

趙青聞言皺眉,道:「不過是些許爭執而已,何必要動如此大的火氣?」

「謝某人學藝不精自然無話可說,但你如此的藐視我大雷峰,我定要為此與你爭個高低,捍衛我大雷峰威嚴!」謝京一臉怒氣中,目光驀然變得堅定起來。

趙青搖了搖頭,嘆氣道:「這位師兄誤會了,我並沒有那個意思,大家都是本宗弟子,不必為此傷了和氣。」

「哼,你別貓哭耗子假慈悲了,我大雷峰威嚴不容踐踏,縱然我不是你的對手,今日也要再討教一次,以死奠我雷峰不滅之威!」謝京憤然的說完之後,渾身一震,氣勢又開始猛的開始攀升,大有一股慘烈之勢。

「這….」趙青頓語啞然。

諸峰弟子此刻更是變色,震驚其貌不揚的趙青竟是金丹大圓滿的高手之外,更是為兩人打著打著漸漸拼出真火而焦急,原本一個小小的爭執,竟然有演變成一場生死大戰的趨勢。

「師弟,我們快走,休要再與他糾纏!」雲豐衝到趙青身邊,無不著急的勸阻道,說著就要扯著趙青離去。

「哪裡走!雷兵正法……」就在趙青正欲隨著雲豐離去的同時,謝京怒喝出聲,雙掌之間凝結成一道耀目的雷光,虛空之上漸漸開始匯聚一層淡淡的雷雲。

謝京神色狂亂,雙手舉過頭頂,掌中凝結的那道雷光瘋狂的將周遭天地間的雷行靈氣吸納而至,雷光吞吐之中,一方銀色的大印顯化在虛空之中。

雷兵化形!謝京祭出了自己的法寶,一方洶湧著雷力的古印,盤旋在謝京頭頂,條條電芒遊走四周,如一條條猙獰的大蛇一般,吞吐著無盡的雷光。

狂暴的雷力已經深深的鎖定了趙青的氣息,逃無可逃,避無可避,方圓三丈之內都是謝京的神識,稍有異動就會引來狂暴無比的攻擊。

趙青臉色凝重,冷冷的道:「你確定要在鬧下去么?」

謝京並沒有直接回答,大喝出聲,全身雷行真氣涌動,那方古印迸發出一道狂猛的雷柱,引動雷雲震動,對著趙青直接轟下。

雖然沒有說話,但已經用實際行動回答了趙青。

趙青一掌拍向雲豐,退出一股暗勁,將他送到完全的距離之外。那疾射而來的雷光柱足有人臂大小,封鎮四方的雷力遠遠比之剛才更要暴烈,展現在趙青眼中的直接是一片電芒洶湧肆虐的雷海。

「小雷印!謝京竟然煉製了這枚法寶。」

「傳聞持有小雷印者,能爆發雙倍戰力,這下那趙青恐要落敗了!」

「這也不一定,你看那趙青並沒有祭出自己的法寶,不愧是從半步妖王手中逃生的人物啊!」有弟子感慨道。

方圓三丈的範圍之內,虛空有無數雷力封鎮,趙青幾乎感受不到太多的土行靈氣,大部分土行靈氣都被狂暴的雷行靈氣排擠了出去,然而少量殘餘的靈氣,根本無法和謝京這一擊的威力相抗衡。

雙掌連連揮動,身後法相再一次顯化虛空,欲要撐破謝京雷力封鎖的區域,接引更多的土行靈氣加身。每一掌拍落虛空,都如一座小山碾壓,震蕩著虛空都開始不停的晃動,激蕩起道道漣漪波紋。

趙青調動起體內的火行道法,雙目神光熠熠,瞳孔深處似乎漸漸渲染成一抹絲絲的火色精光,手掌邊沿開始隱隱迸射出絢爛刺目的火光。

「呼」一聲利嘯,只見趙青一掌劈去,帶出一道丈許的火焰氣浪,幟熱的高溫瞬間就衍化出一片洶湧的虛空火海,火芒如開天神刀,電光火石之間,對著謝京堪堪射落的雷柱連連交擊數下。

每一次的交擊碰撞,都會崩散出一大片的火焰精芒,在無數雷火轟鳴之間,硬生生的磨滅了謝京的雷柱。

最後一次的對擊之中,場中響起一陣轟然巨震,隨即爆發出無比刺眼的雙色神光,銀白色的雷芒兇猛的吞噬著火焰,而熊熊烈火也在用恐怖的高溫消融著雷光威力。

一股巨大的氣浪,將原本圍觀的諸峰弟子都震退了數步,兩人立足之地的白玉地面,也被雙方迸發的巨力震裂出數道巨大的裂縫,更為驚人的氣勢在緩緩醞釀。

此刻兩人大戰的動靜,已經將交流大會上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更多的弟子紛紛靠近周圍,想要了解情況。

原先閉目盤坐在二人身邊的長風峰弟子此刻也已經退至數丈開外,睜開了一雙明亮的星眸,若有所思狀的仔細打量著趙青二人,嘴角有淡淡的笑意。

「雙雷灌頂!」謝京眼看一擊無功,隨即再一次催動小雷印,那一方雷印散發銀白色雷光,有無窮的雷氣快速的凝聚,似乎連同了上方虛空的那一片雷雲,磅礴震耳的雷音開始響徹虛空,滌盪周圍眾弟子的心神。

謝京的身影漸漸融入愈來愈強盛的雷光之中,便如一尊雷將腳踏雷雲,周身縈繞奪目雷光,兇猛的殺伐而來。 「火系神通,這趙青竟然身俱雙系道法,真是可怕啊!」有諸峰弟子紛紛動容。

「好精純的火系真力,這一手氣浪火焰刀的威力堪比我業火峰的諸般大人物啊!」這是一名業火峰的弟子,目透艷羨之色,趙青精純的火系道法深深的把他震住了。

「這下可真是好看了,趙青同時兼備攻守兩系神通,謝京想要鎮壓他恐怕不是那麼容易了,搞不好會再一次被趙青鎮壓,大雷峰這次可真是踢到鐵板了!」有人沉吟微聲說道。

「噓,噤聲,大雷峰諸多弟子開始統統圍過來了!小心撞他們的槍口上。」一名荒木峰的弟子好意的提醒周圍其他人。

聽到這句話,周遭的竊竊私語果然沉寂了下去,只聽得到虛空中狂雷撕裂的聲音。

謝京渾身雷光灌頂,銀色狂雷紛紛落下,震蕩的虛空一大片扭曲到處充斥著無數的雷電之力。一方小雷印豪光奪目,引動雷行大勢,輕輕一轉,兩道更為粗壯的雷蛇咆哮著撕開一切阻礙,猛地就要撲落在趙青的身上。

趙青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腳下踏動虛空,展開一種怪異的身法,如鬼魅一般的身影瞬間側移到一旁,躲開兩道雷光之後,略微一停頓,身形再度暴閃,令人意外的開始欺進謝京的身邊。

身形過於快捷,以至於本體已經離謝京不到半丈距離,原地之上竟然還殘留著一道清晰的殘影。

殘影在兩道兇猛的雷光籠罩下,瞬間就被撕碎成碎片,在殘影消失的剎那,趙青的身形又再度顯化出來,離謝京不到數尺之遙。

「這是什麼身法,怎麼如此之快?」諸峰弟子再一次震驚,趙青突然間爆發的速度令人驚訝的匪夷所思。

這等速度,似乎只有擅長風系神通的長風峰弟子才能擁有,如何詭異的出現在混土峰的趙青之上。

「難不成這趙青還身俱風系神通不成,一人兼修三行,他莫不是痴傻之輩?」

「哼!」閉目養神的長風峰弟子忽的冷冷的哼道:「這並不是風系神通所造成的,乃是純正的土行神通,少見多怪的人。」

「胡說,土系神通擅長防護,哪會有這等速度!」有弟子忿忿不平的反駁道。

「這是領悟土行大道到達一定程度才會擁有的一種境界,是頂級土行道法『縮地成寸』小成之後的表現,有何可驚訝的。」長風峰弟子一臉的不屑反擊。

「原來是這樣,據說修鍊到大成境界的『縮地成寸』一步跨開,可以直接隔開虛空,千里之地不過須臾之間,那才是真正的可怕啊!」有弟子陷入回憶之中,無不感慨的道。

一步之力,輕鬆跨越千里之地,這是何等恐怖的身法速度,真正到達了那種地步,身法可謂比之流光電速也不遑多讓。

「我真是汗顏啊,苦修這麼多年土行道法,竟是鑽了死角,一味的追求表面的防護力,未曾想土行道法也擁有此等極致的修鍊道路!」一名混土峰弟子深深的嘆氣,不住的搖頭。

更多圍觀的混土峰弟子,雙目迷惘之中,更有一絲淡淡的明悟升起,彷彿一道塵封已久的枷鎖被打斷,心境一片透亮,更有甚者,一身土行氣勢緩緩的膨脹,在這一刻竟有一絲磅礴之意升騰而起。

謝京周身上下銀白色雷芒纏繞,他的雙目之中射出兩道雷光,在半空之中互相撞擊之後,開始糾結盤繞成一團,冷靜的注視著近在咫尺的趙青。

「轟!」就在趙青正欲動手之際,那兩道雷光匯聚而成的雷團猛地一下子炸散,迸射出無數電光雷火,一股浩大的能量波動直接轟擊在趙青的手掌之中。

趙青身形只不過剎那之間有一絲的晃動,片刻之後,氣息潰壓虛空,雙腳生根一般緊緊的吸附在大地之上,任憑謝京再猛烈的轟擊,也萬難動他分毫。

趙青就如一尊屹立不動的古山,潰壓在謝京面前,凝重的氣息直欲要壓垮謝京的心神,簡直要喘不過氣來。

「雷法戰力固然位列諸峰之首,但此時我土行大道潰碎你雷力封鎖的虛空,你能奈我何?」趙青吐氣開聲,大喝道。

趙青單手一揮,澎湃的氣浪直接將所有散落的電光雷火震滅,如一張巨網,直接一把握住那團雷光,猛一用力,土行真力滾滾鎮壓,瞬間就將謝京的攻擊化作無形。

「不可能,我煌煌天道雷法之威,你怎麼會毫髮無損?」謝京一臉的不可思議,驚詫道。

「哈哈….今日且看我土行道法如何破你雷法大道!」趙青朗聲狂笑,身形化作一道虛光,暴退至數丈開外,無數土行靈氣瘋狂的涌動起一道暗潢色的神光。

「他這是要幹什麼?好不容易拉近的距離,怎麼忽然之間就退了出去。」有弟子看到趙青故意拉開和謝京的距離,十分的不解。

「看,那似乎是『移山搬岳』的起手式!」

「混土峰精妙級的神通!這趙青果然大毅力。」有其他弟子動容,讚歎道。

謝京猙獰的狂吼,道:「不可能,我雷法之威誰人可擋,休要痴人說夢!」雙手一引,小雷印爆發出奪目的熾色雷光,周遭雷雲盡數同時引動,一股浩瀚的雷威開始降臨。

浩蕩的雷雲開始膨脹,無數細小明亮的電絲遊走盤亘虛空,勾勒出一片雷海,有無窮雷光分化出來,鋪展出更為龐大的一片雷海狂潮,有一尊淡淡的虛影佇立在洶湧的雷光之中,看不清真正的面容,周身都圍繞著粗大的雷柱。

謝京此刻爆發的氣勢著實震撼了諸多弟子,浩瀚的雷威已經籠罩了虛空,眾人裸露在外的肌體都有絲絲酥麻之意上涌,好似千萬隻螞蟻在撕咬著心神。

趙青一臉鎮靜,不為外界種種氣勢所動,雙手結出一道繁複的手印,身後升騰的土行法相轟轟巨響,無盡古老的山脈匍匐在那古老蒼茫的大地之上,天空是一片昏暗的天光,虛空有狂暴的颶風肆虐。眾多群山盡皆圍成一個巨大的圓圈,似眾星拱月一般將一塊古樸的石碑圍繞。

那石碑不知存在了多少歲月,無盡的風霜烙印下條條細小的裂痕,左上碑角還有一絲破損,露出灰白的石茬子。就是一么一塊平淡無奇的石碑,隱約的有一股頂天立地的霸氣,就這麼靜靜的矗立天地之間,任憑歲月侵襲。

「起!」趙青冷冷的喊出一個字。

「嘩啦!」土行法相之中傳出一聲無比清晰的巨響,其中一座古山開始微微的顫動起來,似有一雙巨手將其硬生生的從大地之上拔起。

「鎮!」趙青面不改色的道,雙手法印一轉,虛空劇烈的一震,土行真氣幾乎就要化成實質,直欲要凝化出一座萬丈神山般潰壓虛空,沉重的壓迫力震撼著全場眾人。

圍觀的眾多弟子急忙又退後數丈距離,唯恐受到波及。

整座白玉廣場開始劇烈的震動,地面的裂縫「咔咔」聲不絕,瞬間有擴散了無數條,隨著趙青氣息的潰壓,這些裂縫還在繼續的變大。

「轟隆隆!」一道模糊的神山虛影,似乎高逾萬丈,被趙青接引而來,神山雖然只有虛幻的影像,但那潰塌虛空的強橫力量卻是真實的展露在眾人眼前。神山碾碎虛空,土行大道此時此刻強橫到了極點,無盡的雷光洶湧而來,卻被一股無形的巨力直接泯滅在半途。

謝京不在猶豫,體內雷行真氣全部涌動而出,那一片雷雲猛然間爆發出無比刺目的銀白色光芒。那一尊靜靜佇立雷海之中的虛影暮的開始動了,作仰天咆哮之狀。

整片雷海好似瞬間沸騰起來,數十道狂雷衝天而起,絞碎漫天的風雲,小雷印化作方圓一丈大小,銀白色的雷光如流水一般在外表開始流淌,滴落無數雷火電芒。雷音撼天動地,震懾身形,磅礴的雷光是天地間唯一的色彩,浩蕩額雷音成了唯一的聲音。

趙青黑髮狂舞,衣袍獵獵作響,神色看不出任何異樣,雙掌朝下用力的一壓,那一刻,天地間響起了劇烈的震響,那一座神山虛影挾雜著不可阻擋的氣勢,直直落下,將一片雷海盡數覆壓。

無盡的雷光暴動,隱隱的要將整座雷山都要撕裂開來,雙方交接之處的虛空,被雷火神光熔穿出一片扭曲的裂痕。

趙青發力,手臂上的經絡如一條條蟄伏的巨龍顯化體表,那一雙臂膀宛若鋼澆鐵鑄一般,任憑雷光如何的暴動不安,都無法撼動趙青的身形分毫。

「鎮!」趙青第二次暴喝出口,身後無邊的法相被撕裂,另一座萬丈神山虛影被接引而來,狠狠的對著那片暴動不安的雷海鎮壓而下。

「噗」謝京的身形猛地一頓,似乎矮了幾分,緊咬的牙關不住顫抖,按捺數息之後,一口逆血噴出。

「住手,你是哪峰弟子竟敢如此羞辱我雷峰,莫不是欺我雷峰無人?」正當趙青欲要震散謝京全部的雷雲之時,一個宏大的聲音傳遍全場。

聲似悶鼓轟響,有絲絲雷音蘊含其中,虛空中降落下一股浩瀚的雷力,威壓全場,諸峰弟子盡皆變色。

「大雷峰終於有其他弟子出手了。」

「必然要出手,趙青已經狠狠落了大雷峰的臉面,他們還不要找回來啊。」

「不知來的是那尊大人物,這恐怖的雷力威壓猶在謝京之上啊。」

一道粗壯的雷光彷彿自天際而來,狠狠的撞擊在趙青的兩座神山虛影之上,爆發出震天般的巨響,亮起璀璨奪目的神光。這道雷光蘊含之力極大,直接將兩座神山虛影擊散成虛無靈氣,雷光余勢不減,在趙青眼前鋪成一條雷火神光,明晃晃的電光映亮了趙青的臉。

「大雷峰什麼時候這麼出息了,輸都輸不起,怎麼,許你大雷峰動手,是不是也欺我混土峰無人出面啊!」驀地,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穿透虛空,投射到場中。

一指神光激射破空而來,異嘯震天,無盡的土行靈氣化作一條栩栩如生的潢色巨龍,咆哮著撕裂虛空,眨眼間變來到趙青身前,將那一片雷火神光擊碎。 土行真氣似滾滾江河,奔騰不息,擊潰雷光神火的封鎖之後,化作一道潢色光罩將趙青牢牢的護在原地,潢色巨龍盤旋其上,磅礴的土行威壓挾帶著可怖的力量,冷冷的停在剎那,黃龍咆哮,對著雷光出現的方向猙獰而動。

不遠處的雲豐看到混土峰弟子暗中相助趙青的時候,不由得鬆了一口,隨即看到黃龍咆哮而來,臉上立刻湧起笑意,道:「師弟,是李沙師兄的『土極黃龍道』,李師兄出面了!」

「土極黃龍道?原來是混土峰的接引弟子李沙出面了,這李沙何時將這精妙神通修到這般高的境界了?」

「原來是李沙,怪不得剛才的氣息有點似曾相識呢。」

「若是論得修為戰力排名,此人也不過是混土峰親傳弟子之間的中上游,但傳聞此人性格溫和,毅力堅忍,乃是最適合修行土行道法的,深得混土峰高層信任,所以才身居接引弟子要職。」

「原來如此,今日恐怕雙方難以善了啊。」有弟子看出周圍的端倪,細聲細語的說道。

整座廣場的人,都已經開始聚攏過來,有數十位混土峰親傳弟子匯聚在一側,紛紛凝結土行大勢,虛空被衍化出一大片朦朧虛幻的疆土大域,坐落無數插天神山,這是土行大道衍化到一定程度才會顯露出來的一種異象。

與混土峰弟子相對應的反方向,則是數十位大雷峰親傳弟子溝通天地雷氣,形成一片浩瀚的雷海,雷雲電光翻滾沸騰,條條銀亮的電蛇肆虐天際,悶聲大作,撼動一方弟子的心神感應。

混土峰,大雷峰兩方弟子竟在遙遙對峙著,原本只不過是趙青,謝京二人的糾紛而已,此刻隱隱有演變成二峰弟子針鋒相對的結果。

身材高大挺拔的李沙身著一件淡潢色長衫,不疾不徐的御空而來,腳下雲光璀璨,透發著一股洶湧的土行真罡。

趙青回頭看向李沙的剎那,眼角一縮,此刻的渾身氣息暴漲的李沙,比之當日站在山門接引弟子之時,更為深凝難測,趙青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李沙也是金丹大圓滿的修為,隱隱之間比之自己更有甚者。

「難道李沙近日做出了突破,亦或是以前他在壓制自己的氣息。」趙青在心底暗暗的想著。

「李師兄,你怎麼來了!」與李沙交好的雲豐更是一臉高興,主動上前打招呼。

李沙身材魁梧高大,雖有一副兇惡之象的體魄,但雙目之中流露的儘是平淡柔和,彷彿能在一言一語之中就能將對方感化一般,那淡淡無奇的笑意,在趙青眼光看來,隱隱則是有一種包容萬物的博大胸襟氣魄。

這是領悟一絲土行大道真義之後才會開啟的一種意境,或許現在的李沙領悟的本不多,修為也並不是太過強橫,但假以時日的修行,李沙必然能更進一步的領悟土行大道真義。猶如萬丈大提被打開一個細微的缺口,離決堤奔騰之日只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將來的李沙,絕不會是池中之物。

李沙駕落雲光,笑著對雲豐點頭,道:「原來雲師弟也在,我要是再晚一步,恐怕本峰弟子就要任人羞辱了!」說罷,大手一揮,盤旋虛空的潢色巨龍一聲咆哮,被卷回李沙的手掌之中。

趙青對著李沙一抱拳,道:「都是我不好,給李師兄添麻煩了。」

「無妨,前幾日我一直在閉關,所以師弟回宗之時並未來看望,還請多擔待一些!」李沙朗聲大笑著來到趙青面前,用力的拍了拍趙青的肩膀。

「嗯,不錯,不愧敢直言頂撞一尊半步妖王,又能毫髮無損的逃脫的趙師弟,不愧是我混土峰的弟子,哈哈!」

趙青笑著搖頭,道:「師兄休要取笑我了,這都是大家傳言而已!」

「不,我看未必,師弟一身金丹大圓滿的修為,更兼修一脈火系神通,如此身手在我混土峰弟子中也屬佼佼者,今日我倒要看看,是誰敢落我混土峰的威嚴!」說到最後,原本一身平和氣勢的李沙猛然爆發出浩浩蕩蕩的威壓,震懾了周遭諸峰弟子。

金丹大圓滿!似乎還有一絲極微的化身境氣息!

「李沙!你倒是好大的口氣!」驀地,一聲雷鳴傳到,轟響的眾人耳鼓生痛。

所有人抬頭仰望天際傳音之處,之間一道迅疾的熾白色電光劃過虛空,盪開陣陣劇烈的波動,生出異樣刺耳的呼嘯,一閃即逝的速度掠過數十位大雷峰弟子衍化虛空的那片雷海上空,引得無數雷光洶湧而動競相跟隨其後,氣勢驚人的衝來。

「砰!」電光眨眼間落到跟前,落地時巨大的衝擊力形成一股強烈的風暴,猛烈的擴散四周,落腳處的地面更是被摧殘的支離破碎,半丈之內的白玉石板盡皆化作齏粉,隨著風暴瀰漫虛空。

電光緩緩的消散,顯化出一個高大的身影,一身淡紫色的大氅,粗獷的面容掩映在披散的黑髮之中,令人看不真切,無數細小的電光似有靈性一般遊走在他的體表之上,不時被吸入體內,眼眶之中看不見絲毫神彩,只有兩團緩緩轉動的淡紫色雷電漩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