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陌反手關門,諷刺地問她:「嫌我走得快?要不要我現在放你出去,讓你追上去盯著他看?」

Home - 未分類 - 宋陌反手關門,諷刺地問她:「嫌我走得快?要不要我現在放你出去,讓你追上去盯著他看?」

唐歡臉上通紅,低頭嗔了一句:「少爺你胡說什麼啊!」害羞般逃到次間去了。這男人就需要刺激,不逗逗他,他便只會深更半夜偷偷摸摸過來吃她豆腐,一到白天就假裝正經。

宋陌氣得想殺人。

以前他跟鄧暉一起出門過,他知道鄧暉比他更引人矚目,可他不在乎,招蜂引蝶的事他不屑於做。但他萬萬沒想到,他的小五竟然也喜歡鄧暉那樣的風流少爺!

鄧暉哪裡比他強?

她知道鄧暉害過多少良家女子嗎?

宋陌怒氣沖沖地走了進去,見她坐在榻前正在給白貓梳毛,背對他看不清神色,他走到她身後,想了想,對她解釋道:「剛剛那兩人便是表少爺表姑娘,表少爺已經定親了,但人品不端,日後你若是遇見他,躲遠點。」

唐歡手頓了一下,隨後輕聲道:「少爺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敢肖想表少爺的。」

什麼叫身份?什麼叫不敢肖想?

宋陌往前走兩步,盯著她側臉:「不敢?這麼說,若你不是丫鬟,你就敢喜歡他了?」

唐歡抱著貓腦袋輕輕撫摸,神色落寞:「怎麼會?表少爺都定親了,我不想嫁人做妾。」

宋陌心越來越沉:「那要是他沒定親,你便想嫁給他?」

唐歡羞澀地點點頭:「表少爺生的好看,哪個姑娘見了,都會喜歡上他吧?」說完,她好像終於意識到了不對,慢慢站了起來,疑惑地看著宋陌:「少爺,好端端的,你怎麼問我這個?啊,少爺是不是生氣了?少爺放心,我只是隨便說說,我是丫鬟,表少爺也定親了,我不會招惹他的。」

「就因為他好看,你就喜歡他?」宋陌靠近她,身體幾乎與她相貼,呼吸急促。

唐歡害怕地往後躲,可男人一步一步追著她,直到把她逼到貼牆而立。唐歡不敢看他,臉越來越紅:「少爺,你,你怎麼了?是你讓我不要拘束的,怎麼我跟你說心裡話,你反倒生氣了?」

「你的心裡話?就是喜歡他?」宋陌掐著她下巴,逼她直視他。他對她好,對她循循善誘,是不想太過急切嚇到她,可不是為了讓她喜歡上旁人的!

「少爺真的那麼在乎我喜歡誰嗎?」唐歡忽的笑了,明眸如水靈動狡黠,哪裡還有半點羞澀局促?

宋陌愣住,腦海里有念頭一閃而過。

唐歡大膽地抱住他腰:「少爺,你怎麼不說話了?是不好意思了嗎?那我替你說說看吧,少爺喜歡我,所以容不得我盯著表少爺看,也聽不得我說喜歡錶少爺,是不是?」

宋陌身體僵硬:「你,你如何知道?」

唐歡看著他,慢慢垂下眼帘:「我,我本來也不敢相信的,可少爺對我太好,把我當屋裡人一樣嬌養著,縱著我偷懶耍滑撒脾氣,晚上還,還跑過來偷偷親我,我,我就知道了。少爺,既然你喜歡我,為何不說呢?害我還得借表少爺確認你的心意。」

她害羞了,宋陌反而慢慢冷靜下來,隨即心熱如火,手慢慢握住她手:「我怕,怕你不喜歡,誤會我拿身份壓你……」

「怎麼會不喜歡?」

唐歡貼著他胸口蹭了蹭:「你不知道,那天在門口見到少爺第一眼,我就喜歡上少爺了,我也說不清楚為什麼會喜歡,好像,好像少爺一出現,心底就有個聲音告訴我,一定要嫁給他。不過那時我也只能想想,不敢奢望的,畢竟你是少爺,我,我算什麼,好在這幾日你對我好得不能再好,我的膽子也大了起來。」

怪不得那天她眼裡有震驚,原來就算她忘了那兩輩子,卻依然記得對他的感覺!

宋陌欣喜若狂,見她依賴地靠在他身上,他喉頭一動,一手摟住她腰,一手抬起她下巴,故作嚴肅道:「小五,你果然大膽,都敢騙我了!」

唐歡得意地笑:「我也覺得我膽大,不像你,只敢半夜偷偷……嗯……」

卻是紅唇被惱羞成怒的男人堵住,越吻越深。

作者有話要說:其實這場夢裡宋陌的主動很好理解,師徒那場算是談戀愛認識媳婦,現在是要追求媳婦了嘛~ 慕顏盤膝坐在丹爐旁,體內的玄氣慢慢運轉,送入爐鼎中。

隨著玄氣融入丹火,原本橘紅色的火苗,染上了一絲幽藍。

而丹爐中的玄葯也一個個開始融化。

小寶遠遠站著,瞪大眼睛看著慕顏,冰藍色的大眼睛里滿是擔憂。

不知何時,胖兔子也蹦跳到了他身邊,蹭了蹭他的腳,隨後歪著頭看著慕顏動作。

所有的藥材全部融化,而慕顏的額頭已經隱隱見汗。

但她的神色卻沒有一絲變化,輸出的玄力也無比穩定。

玄力控制著火苗,火苗形成氣浪,將不同的玄葯開始融合。

眼看著就要成功了。

可是突然,砰一聲巨響,空間中升起了一朵蘑菇雲。

巨大的氣浪洶湧而出。

慕顏一個激靈,飛快回身,抱住小寶,躍出去十幾米遠。

可爐鼎爆炸的餘威,還是波及到了她身上。

霎時間,娘倆個,外加一隻兔子,全都變得灰頭土臉。

慕顏咳了一聲,看著前方不遠處已經炸成碎片的丹爐,嘆了口氣道:「果然是不成功啊!」

要是煉丹那麼容易,那演武大陸的煉丹師,也不會那麼稀缺了。

小寶顧不得自己被弄得黑漆漆的小臉蛋,連忙安慰慕顏,「娘親總有一天會成功的。」

胖兔子甩了甩肥碩的身體,抖了抖毛。

抬起綠豆眼看了看女魔頭和小主人。

唔……他要不要告訴女魔頭,煉藥是需要靈力的呢?

只靠玄氣,是煉不成丹藥的哦!

胖兔子蹦了一下,正要蹦到小寶懷裡。

突然,一陣嘈雜的聲音從空間外傳來。

「怎麼回事?為什麼後院那麼多濃煙?是不是哪裡著火了?」

「君小姐和小少爺呢?到底是誰縱火啊? 報復遊戲:綁來的女傭 難道是那些賊人不死心又來偷襲?」

「咦,濃煙都是從小姐的屋中傳出來的,可是卻不見人影?也不見東西被燒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空間中,小寶和慕顏面面相覷。

「咳,寶貝兒,娘親帶你去外頭吃飯怎麼樣?」慕顏笑著問。

只是此時她滿臉灰塵,一笑起來,只有貝齒雪白整齊,一雙眼睛明媚動人,卻再沒有傾城之姿。

小寶也是,原本白皙的俊美小臉上,只剩下一雙藍色大眼睛水汪汪地看著慕顏。

說不出的可愛!

慕顏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隨後又忍不住搖頭。

這天魔琴沒有升級,空間的穩定性太差了。

隨便一個爆炸,濃煙居然泄露出去。

若是讓院里那群人知道,這些濃煙是她煉丹失敗導致的……

慕顏覺得,自己丟不起這個人。

===

夏安城,客來酒樓。

正午時分,酒樓中賓客滿座,好不熱鬧。

客人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邊吃飯邊閑聊。

可突然,門口處傳來一聲輕呼,引得廳中所有人都齊齊望去。

只見門口處,一行三人信步走入。

三人都是一身白衣,腰佩長劍。

走在後頭的是一男一女,男的英俊瀟洒,女的嬌美秀麗。

而走在前頭的白衣青年,臉上戴著古樸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容顏。 宋陌被人喊走的時候,唐歡已經癱軟在榻上,衣衫凌亂,身上是半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腦袋慵懶地歪向里側,她閉著眼睛,急促地喘息著。

這個男人,不愧是帶著前面的記憶,連親人都這麼熟練了。她還記得最初時,她親他,他要麼傻傻地一動不動,要麼粗魯笨拙地啃她,弄得她生疼。

這次……

唐歡摸摸嘴唇,好像腫了些,卻是被他接連吸.吮的。從兩人抱在一起,他就沒停下來過,她快要無法呼吸了,他便移開去親她的耳朵脖子,等她能喘氣了,他又堵上她,好像八百年沒親過人似的。她氣惱地推他,偏偏沒有他力氣大,被他推到牆上摟進懷裡壓到榻上,真是要命。

可他突然被人叫走了,她又不願意了。

在這小小的院子里,除了跟他在一起有點意義,她還能做什麼?

夢醒之前,她都只能待在他身邊,哪裡都不能去。

這些夢就是另一種形式的牢籠,將兩人緊緊困在一起,而她比他更吃虧,他好歹能出去,她……

唐歡煩躁地敲枕頭,心思慢慢活了,兩人到了這個份上,做那事隨時都行,要不她先央他帶她出去走走?現在不去,誰知道下場夢他會想起什麼,是否還會如此溫柔待她?誰知道夢醒后他會不會殺了她?

為了以防萬一,她得珍惜夢裡時光,盡量多玩玩,日後死時也不算白活一場。

春光好,最適合出去踏青。

老太太那邊,也在談論出遊的事。

「大郎,後日阿婉要去棲霞寺為我祈福,你跟阿暉一起陪她,上香后在山裡逛逛,棲霞寺風景還是挺不錯的。唉,我是年紀大了走不動了,要不真想跟你們一道去湊湊熱鬧。」老太太摸摸外孫女的腦袋,惋惜道。

鄧婉坐在榻前給老人家捶腿呢,聞言笑道:「外祖母也可以去啊,讓表哥給您安排頂轎子……」

「不用不用,我去了,你們都玩不自在。」老太太欣慰地打斷她,再詢問地看向宋陌:「大郎,你怎麼不說話?你表弟表妹難得來一趟,你就不要整日悶在書房看書了,出去一天,耽誤不了你什麼。」

方氏蹙眉,卻還是用目光催促兒子應下來。

宋陌正要說話,鄧暉搶著道:「外祖母,這回你可說錯了,我表哥現在哪有功夫看書啊,他院里多了個俏丫鬟,怕是哄她都來不及。」他見過的美人里,最好看的是妹妹,其次便是那個丫鬟,可惜已經成了宋陌屋裡人。不過,若宋陌保不住她,他便有機會嘗嘗。鄧暉暗笑,看看妹妹再看看宋陌,真挑撥老太太收拾那個丫鬟,算不算是一箭雙鵰?既安了妹妹的心,他也得償所願。

鄧婉低頭,唇角微翹。不錯,這件事由哥哥說出來,宋陌就不會怪她挑撥事端了。

老太太很吃驚,不悅地責問方氏:「丫鬟?大郎屋裡何時添了丫鬟?」因為有心撮合孫子外孫女,她一直沒往宋陌屋裡送人,難道兒媳婦趁她今年多病不愛管事,自作主張了?

方氏微微笑:「娘,我……」

「祖母,丫鬟不是我娘送的,是那天我娘給表妹選丫鬟,我回來時撞見牙婆領人出去,正好我缺個養貓丫鬟,就選了四個,讓她們試著抱小五。其中只有一人沒被小五抓,我便留下她了,也叫小五,專門伺候貓的。」

宋陌開口替方氏解圍,跟著解釋道:「因為她只負責在我院里養貓,我貪圖省事沒讓她跟著學規矩,然後怕她人笨唐突了祖母,便沒領過來給您磕頭。對了,祖母,後天你真的不去?我可以為您安排好的,保證不累到您。」

「不用不用,你們兄弟倆替我照顧好阿婉就行了,外頭人多,小心被被擠散了。」老太太笑眯眯地道,好像已經忘了丫鬟的事。她又不是傻子,既然孫子有心維護他娘,她就不能落他面子。等後天他們出發了,她再讓人把那丫頭領過來,都被外孫子那樣挑剔的人誇成俏丫鬟了,她倒要見識見識,若是個不聽話心氣高的,趁早打發掉,免得折騰出孩子來。

宋陌起身:「祖母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表妹。孫兒屋裡還有幾封信要回,就先回去了。」

老太太點頭:「去吧,對了,別忘了給你爹回信,告訴他阿暉兄妹已經平安到了,讓他別擔心。還有,端午的時候他走不開,你讓他把你弟弟送回來,一年到頭也不回來幾趟,誠心讓我挂念啊!個不孝子,才當個五品官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外祖母別生氣,這回舅舅本打算讓表弟一起來的,是張姨娘突然發病,表弟不放心,留在那邊侍奉了……」

宋陌出門時,聽鄧婉如此說,走遠了,還能聽見老太太咒罵張姨娘的聲音。

鄧婉這般,是料定方氏會感激她吧?

可她忘了,張姨娘就是老太太賞給老爺的,現在老太太再怎麼罵,也只是打自己的臉而已。方氏,早不在乎老爺身邊有誰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宋陌先去正屋看她。

想到分開時的纏綿,他在門口停下,臉上有些發熱。當時他太高興了,根本控制不住抱她親她,現在想想,會不會顯得他太急色了?他知道兩人以前做過更親密的事,她不知道啊,他還什麼承諾都沒給她就對她動手動腳的,她會不會覺得委屈?

猶豫半晌,宋陌猛然發覺,裡面太安靜了,安靜地像她沒來之前一樣。

他提著心跨了進去。

榻上,她抱著白貓睡覺呢。

虛驚一場……

宋陌走過去,俯身注視她,見她睡得太香,他沒捨得叫醒她,拿本書靠在一旁讀了起來。

唐歡睡到黃昏才被貓鬧醒。

「喵……」見女主人終於睜開眼睛了,白貓從她胸口退到她肚子上,蹲坐著看她。

唐歡無奈,怪不得她突然覺得那麼沉,敢情這貓跑到她身上來了。她伸手抱住貓,翻身準備繼續睡。

「小五,起來了,該吃晚飯了。」宋陌之前就在她頭頂那邊坐著,現在他俯身過來,輕輕抹抹她嘴角:「這麼大人了,睡覺還流口水。」

「怎麼可能!」唐歡猛地坐了起來,自己摸摸,一點都不濕,這才知道宋陌在騙她。她瞪他一眼,低頭揉貓腦袋,沒好氣地問:「你不用過去嗎?」

宋陌笑著看她:「不去,今晚陪你用飯。」

好像誰稀罕他陪似的!

唐歡哼了聲,背對他重新躺下:「不想吃,沒有胃口。」

宋陌湊上去,忍了忍,沒忍住,把人抱到懷裡,掰過她明顯不高興的小臉:「是不是心裡有什麼不痛快?」以前小五生氣,他也這樣哄過她,如今哄人的事他做起來得心應手,只怕她不習慣。不過,她比他想的還要放得開,仗著他喜歡她,都敢這樣耍氣撒嬌了。

他喜歡。

唐歡看看他,撇撇嘴,腦袋歪向他里側,小手一下一下地戳他胸膛:「少爺,什麼話都可以跟你說嗎?你會不會生我的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