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聽到蘇寒的名字,再仔細看看蘇寒的容貌,這個時候便已然有些驚慌,他當即道:「你稍等,我馬上去稟報妖神。」

Home - 未分類 - 對方聽到蘇寒的名字,再仔細看看蘇寒的容貌,這個時候便已然有些驚慌,他當即道:「你稍等,我馬上去稟報妖神。」

沒一會兒,妖神宗瓊已然大踏步而來,出現在山口,看到蘇寒,宗瓊的目中露出複雜神色,想當年他二人初次見面之時還是在古禪寺,彼時他是實力莫測的王京,有著攪動整個十萬大山局勢的力量,而蘇寒在他眼中不過是一介跳樑小丑,誰曾想短短几百年時間,蘇寒已經成為了人間界的掌控者,成為了能夠撬動3000大世界風雲的實權人物——那已是他永遠無法想象的境界。

但他看著蘇寒仍然是不卑不亢道:「不知蘇閣主來此有何見教?」

蘇寒微微笑道:「在下來此不為別的事情,懇請妖神大人幫忙,代為引薦蘇寒拜見龍王。」

這話說出口,不但妖神神色變得十分古怪,就連一旁的梁鶯鶯都臉色奇怪地看著蘇寒,似乎在想他是不是瘋了?但是蘇寒眼神清澈,哪裡像是瘋狂的樣子。

宗瓊笑了:「蘇寒,你不是開玩笑吧?如果不是你,如今的人間界是什麼樣子還不好說。你差一點將龍王埋葬,陷入萬劫不復之地,竟然還有臉來求見她?」

「這世上本來就沒有永遠的敵人。」蘇寒說,「妖神大人貴為十萬大山的主人,想必是能夠明白這個道理的吧!此番蘇寒來比,不單是為了蘇寒自己,更是為了人間界全部的生靈而來。」

宗瓊哈哈大笑,看著蘇寒,「我卻恰恰覺得,正是銀蒼閣的存在才讓人間界承受著如此多的危險!」

蘇寒一點不以為忤,淡淡道:「你可知道許多人間界的妖獸,現已成了其他世界炙手可熱的藥材、寶物、靈寵,若是沒有一個強大的力量保護你們,明天就會有無數域外修士來到此地,將十萬大山的妖獸抓捕一空。」

聽到蘇寒這話,宗瓊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他冷冷道:「你是在威脅我?」

「我根本不需要威脅你,如果我願意,我早就可以把你們全部抓走,這至少可以讓我每年的收入翻好幾番,如果將你們圈養起來,那麼以後的收入也不會斷。



聽到蘇寒輕描淡寫地說出這些話。宗瓊渾身微微顫抖,不過,過了片刻,他忽然停止了顫抖。說:「你找龍王什麼事?」

「我想要尋求她的幫助。」蘇寒直言不諱道,「大家各取所需。靠龍王一個人是沒有辦法守護妖族的,但是我可以。」

妖神道:「我們不只有龍王。」

蘇寒對於宗瓊的話很不屑,他淡淡道:「希望如此。」

看到蘇寒這般表現,宗瓊終於明白自己在這個人類面前根本無法取得任何優勢,在修真界,所有對話優勢的取得,要麼在於自身所在勢力的強大,要麼在於自身的強大。而身為化體境界的他,身為聚妖山的主人,不管那一樣他都沒有。屈辱的感覺佔據了他的內心,讓他幾乎想要爆炸,無論怎麼說,曾幾何時,他都是這塊大陸上響噹噹的人物,誰曾想過了這麼些年,妖神宗瓊的名號,已然變得一文不名。

但是,無論為了族群還是自身,眼下他都必須按照蘇寒的意思去做。於是他帶著蘇寒往山外走去,留給他們一個後腦勺對著蘇寒和梁鶯鶯:「隨我來。」(未完待續。) 他們出了聚妖山沒多久,宗瓊便帶著他們飛了起來,往南方而去。

一路上,宗瓊一句話也不說,默默在前方飛行,蘇寒和梁鶯鶯便也都保持著沉默,倒是梁鶯鶯期間問蘇寒道:「蘇寒,我還是不明白你帶我來到底是為什麼。」

「你自己都說了,你與這些人打交道多,稍後定然是可以用得上的。」蘇寒道。

隨後便是漫長的沉默。

若是在整個東土的地圖上,可以看到十萬大山的海岸線所形成的,一個略微向外的海灣,有方圓數十萬里的海洋,都處在十萬大山海岸線的懷抱之中。

事實上,這面積絕不算小的海岸線,也屬於十萬大山的領土範疇,有著數量眾多的海中妖獸。

蘇寒的目光和神識同時掃過下方的海洋,這些海域都十分廣闊深邃,有些地方被人為加深了數萬丈,那是蘇寒的神識也無法輕易侵入的領域。有時候,蘇寒甚至可以感覺到一些發現他神識的人,對他所抱有的透露出明顯敵意的古老的氣息。

顯然,宗瓊方才所說的,他們妖族並不僅僅只有龍王,並非是一句虛言。和人類一樣,妖族傳承久遠,而且壽命更為漫長,漫長的歲月中,積累下天量的高手。

不過,儘管如此,相對於人類的數量,妖族整體的基數畢竟是太少了。人間界的妖族九成都集中在十萬大山,而十萬大山的面積,才不過區區一百多萬里而已,僅僅是廣袤無垠的東土,積聚起所有的力量都足以碾壓十萬大山,更遑論如今的銀蒼閣。某種意義上是有著調動整個人間界資源的實力的。

妖族根本不足以與銀蒼閣抗衡,不過後者顯然也對前者並未有抱著太多的覬覦,雖然蘇寒所說的妖族現今正變得越來越「值錢」是事實。

但是銀蒼閣不對妖族出手。不代表其他人也會如此善良,因而對宗瓊來說。有些選擇其實也並不是太難做。

所以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妥協。

梁鶯鶯看著蘇寒,不由得想起蘇寒在來的路上給她說的話。

「妖族這個種族,最大的特點就是族群利益高於一切,這在有些時候,也會成為他們的弱點。但也是他們相對於人類如此數量稀少,卻可以生存到今日並且變得越來越強大的原因。」

在來的時候,梁鶯鶯本來不相信宗瓊會幫助蘇寒,可隨後的發展。還是證明了蘇寒看待問題的眼光果然非常精準。

在他們大概飛到了這一片海灣的中央的時候,宗瓊停了下來,轉過身道:「龍王就在下面,她是否願意見你們,就看你自己了。」

說完這話,他厭惡地看了蘇寒一眼,身形一動,便往回而去。

梁鶯鶯道:「哎,宗兄等等。」

宗瓊沒有理會她,徑直離開。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際。

蘇寒看著下方幽暗深邃的海洋,目光更是穿透了海底,一直深入到了海洋的深處。

這是一個由人工挖掘的巨大海底盆地。方圓足足有十萬丈之深,原本在三四萬丈的位置,便應該儘是岩漿了,但是由規則建立的壁障,讓火熱的岩漿化為了冰冷的岩石。

即便是站在距離海面數百丈的高空,蘇寒還是可以清楚感受到洋麵之下,存在的那道比起當年強大深邃千百倍的冷漠氣息。

他站在洋麵,欠身拱手道:「前輩,晚輩蘇寒。前來拜見。」

陽光正好,海風徐徐。一隻只白色的海鳥在洋麵翱翔,偶有展翅低飛。在洋麵只是一點,起來時便叼著一條肥美的海魚。

便在此時,一隻海鳥發現了獵物,當即俯衝而下。

就在它即將接近海綿時,海面忽地以它的獵物為目標,向著下方陷落,而它的目標也徑直落了下去。

海鳥撲了個空,當即提振翅膀飛了起來,再往下看去,就見原本平靜無垠的海域緩緩地從中裂開,向著兩旁而去。

蘇寒道:「下去吧。」

梁鶯鶯當即跟著蘇寒一道往下。

梁鶯鶯好奇地向著兩頭看去,卻都看不到邊際,心中不由有些咋舌,但她也明白,在某種程度上,這是龍王在炫耀武力,或許是想給蘇寒一個下馬威。

想到這裡,她忽地想到自己二人如此深入敵腹,是否有些太過冒失了。

但蘇寒卻顯然沒有這樣地胡思亂想,幾萬丈的距離不過須臾即至,很快他們就到了海底。

可讓梁鶯鶯意外的是,在這幾萬丈的海底,竟然陽光明媚,還有一片綠意盎然地草地,草地中央,一道河流蜿蜒而過,水流清澈甘冽,其間游魚往來嬉戲,好不快活。

「好高明的幻境。」梁鶯鶯不由喃喃道。

「不是環境。」蘇寒道。

他們這時已經進入了那片草地所在的區域。

此時,梁鶯鶯才忽地感覺眼前一闊,剎那間,天高雲闊,地廣人稀,他們此時竟已然身處一片灑滿溫暖和煦陽光的草原之上。遠處,甚至還能看到牧人正在放牧牛羊。

「這是哪裡?」梁鶯鶯此時才發覺,這裡當真不是幻境。

蘇寒舉目四顧,淡淡道:「看樣子,如此草原,又是秋季,應當是法蘭西大草原吧。」

梁鶯鶯倒也不傻,這時就想到了問題的關鍵:「空間規則?」

蘇寒點點頭,他回頭看著他們來的上方,那是一個大概方圓數百丈的空間入口。

「沒想到,我們鑽研了那麼久的用來傳送大型戰船的域門,不過是對方隨手施為的小手段而已。」

蘇寒說著,不無慨然。

梁鶯鶯明白蘇寒在說什麼。

自蘇寒琢磨出大型傳送域門之後,銀蒼艦隊的作戰能力更是大大提升。只要能夠建立穩固的橋頭堡,成千上萬的銀蒼艦隊可以在極端的時間內出現在任何一個戰場上。特別是上一次人間界大亂過後,銀蒼艦隊在三千大世界的影響力正在一步步加大。用蘇寒的話來說,靠著一場存在於過去的勝利。是無法永遠保護人間界的。

「但是,龍王在哪裡?」梁鶯鶯向著四周看去,有些疑惑。

蘇寒的目光。此時卻落在了一個方位。

清風徐來,青草拂動。

一道人影顯現出來。是一位身著水晶白賞的絕美女子。

赫然便是當年在龍王幻境,所熟睡的那個女子。

她美目似乎泛著漣漪,看著蘇寒:「如果我試一下的話,應該可以殺你。」

蘇寒淡淡道:「那妖族很快也將面臨滅族之禍。」

「你不用拿給宗瓊說的那套來對付我,他還是個孩子而已。」

蘇寒微微欠身,「能被前輩同等相待,蘇寒不勝榮幸。」他抬起頭,淡淡道:「但是。不得不說,前輩未必能殺的了我。」

龍王淡淡道:「原本還在猶豫,但既然你如此說,那麼出手試試,當是無妨了。」

「當……」蘇寒「然」字還未出口,便陡然眉目一凝,將梁鶯鶯輕輕推開,後者離地盪起,往後飛出數千丈,落在了地上。

而龍王早已欺近蘇寒身邊。手腕翻轉,剎那之間,漫天七彩規則雨點降下。落在蘇寒身周,隨後七彩豪光暴漲,一道道向著蘇寒而來。

若被這些七彩豪光穿透,那下場定然不會好到哪裡去。

蘇寒絲毫不見慌亂,見招拆招,他剎那間便已然看明這些規則的結構,亦明白了哪裡才是這些規則最為脆弱的位置。

「轟!」

就在這些七彩光芒爆射近身的時刻,它們卻忽地紛紛崩散,消散於無形。

「轟!」

光芒散去的同時。蘇寒胸口被一隻腳狠狠踹中,他如遭雷殛。整個人陡然彈射飛出,眨眼間便在低空飛出數萬丈遠。

但龍王卻一直如影隨形。她目光冷漠,卻半點殺氣也不流露,蘇寒就看到她雙手一展,手中便再度出現大量七彩規則,規則狂卷,蘊含風雷之聲,再度向著蘇寒洶湧而來!

「轟!」

蘇寒本以為這些手段和剛才差不多,可下一瞬,他就看到了隱藏在這些美麗的七彩規則下的凜冽殺機!

法則!

一道幾乎無法令人察覺的法則,此時出現在漫天遍野七彩規則之下,正藉助著狂暴的能量波動以及炫目的七彩光芒,向著蘇寒接近。

這婆娘還真想要我的命!

蘇寒心中陡然一凝,下一刻,他的身子在虛空中定住,旋即所有的七彩光芒悉數消失黯滅,天地一片清明。

「轟隆隆!」

天空雷聲隆隆,受到了二人激斗的影響,天空開始下雨。

龍王就站在蘇寒的面前,目光緊緊盯著蘇寒抵擋著他法則進攻的手。

此時,在蘇寒的手上,正蒙著一層乳白色的光暈,光芒微微流轉,正一股股地流亡拿道細微的法則上,一層又一層,將法則包裹。

在這層乳白色光芒的力量之下,法則漸漸減弱,最終消失不見。

「這就是你當年殺了那麼多休冥境的秘密?」法則消失的時候,龍王的目光仍在那些乳白色光暈上面。

蘇寒淡淡道:「看起來也並不是太難,對吧。」

「在你方才對付這道法則的時候,恐怕沒多少餘力來對付其他的法則吧?」

這話說完,龍王身周便驀地出現一片法則顆粒。

蘇寒卻當即擺擺手,「哎,別急,你知道,那些休冥境修士有許多人也跟你想法一樣。」

法則消失。

「我們回去說吧?」蘇寒徵詢問道,「我朋友還在那裡。」

龍王消失不見。

蘇寒搖搖頭,緊隨其後,回到了最開始的位置。

「說吧,你來找我什麼事情?」龍王道。

「前輩難道沒猜到嗎?」蘇寒問。

「想讓我們成為你的打手?這不可能。」龍王道。

「妖族難道不想擁有一個,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世界嗎?」蘇寒一上來,便當即拋出了重磅炸彈。

果然,這話一出,即便是龍王,也是不由得微微一怔。

她沉默片刻,道:「但你現在連人間界都還沒有足夠的力量守護,就要我們賭上整個妖族的未來。」

「是的,凡事總需要冒險。我這些年來冒了很多險,前輩你也看到了,到目前為止還沒輸過。」

「可你的敵人卻越來越強大。」龍王道。

「不冒險的話,說不定我現在還在點蒼山安心修道,是個碌碌無為的築基修士。而當有一天天界想要毀滅人間界的時候,我甚至連進入對方眼睛的機會都沒有。能抗爭一下,在敵人面前堂堂正正死去,總比不明不白死去要有價值一些。妖族跟我一起走,冒險成功一次,妖族就能強大一分。幾百萬年前妖族就是這個樣子,那個時候可根本沒有我,而現在妖族還是這個樣子,我卻已經有了給妖族造成重創的本事。」

蘇寒盯著龍王,「前輩,請問您,這樣的此消彼長,您可甘心?」

「我後來還想過。」蘇寒說,「五爪金龍,之所以會從強極一時走向沒落,有的時候,或許就是因為你們太保守。在這樣一個時代,群魔亂舞,保守就會被人吃掉。就算現在龜縮一隅,安然混過去,可當這個混亂的時代結束,新的時代來臨,那時掌控人間界的人,想要怎麼樣妖族,還不是一句話就予取予奪!?」

龍王神色不變。

可內心之中,卻是劇烈翻湧。

她的壽命已經有了不知道多少萬年,漫長的歲月之中,蘇寒所想的問題她不是沒想過。但她面臨的問題同樣也十分巨大,因為每一次蘇醒,她最為要緊的任務,就是金龍一族種族的延續。

在這樣的壓力之下,她根本無暇去顧及別的事。

可到了眼下,她僅剩的一些龍蛋,卻再也不敢孵化。這一批再孵化,再沒有成功,那接下來龍族所面臨的,就真的是滅絕了。

眼下她是孤家寡人一個,因為宗瓊等人的支持,加上毋庸置疑的實力,貴為妖族共主,幾百年來,也的確是在漸漸收服人心,樹立威望。

蘇寒的話,也真的是觸動了他。

或許龍族之殤,不在於外因,而在於內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