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開眼的傢伙,鹿死誰手可不是你說的算的。」萬氏兄弟可以說是高傲的代言人,上一次的戰敗使得他們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所以他們很是迫切的想要在這一次的戰鬥之中找回場子,可是沒成想剛一進到這一片戰場之中,自己就是遭受到了對手的嘲笑,這一點是他們兩個無論如何都是沒有辦法忍受的。

Home - 未分類 - 「不開眼的傢伙,鹿死誰手可不是你說的算的。」萬氏兄弟可以說是高傲的代言人,上一次的戰敗使得他們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所以他們很是迫切的想要在這一次的戰鬥之中找回場子,可是沒成想剛一進到這一片戰場之中,自己就是遭受到了對手的嘲笑,這一點是他們兩個無論如何都是沒有辦法忍受的。

「去死。」面對著站立在距離自己這一方不是很遠的地方的鋼帝。萬氏兄弟兩人都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然後就是對著鋼帝同一時間發動了自己的能力。引力和斥力是兩種完全相反的能力,在發動能力的時候,兄弟兩個人把斥力作用在鋼帝的身後,把引力作用在鋼帝的身前,這樣一來就是在鋼帝的身體之上產生了極為巨大的撕扯之力,要是鋼帝身體的堅韌程度抵不過這股撕扯之力的話,那麼就是會在兩兄弟的能力之下被徹底的撕成碎片。

「鑽石附體。」在萬氏兄弟的能力作用在自己的身體之上的時候,鋼帝就是皺起了眉頭。因為他很是明顯地感覺到,現在的兩兄弟能力之上傳來的力道。比上一次和自己交手的時候強出了很多倍。所以為了保護好自己的身體。鋼帝也是施展出了自己的能力,用自己的鑽石附體的能力,把原本瘦小的自己變成了一個足足是有著數丈高大的鑽石人。

「空間大疊浪。」在發動了首輪的攻擊之後,兩兄弟並沒有停下來觀察形勢。因為在經過上一次的交手之後,兩兄弟已經是明白了自己眼前的這個看起來很是瘦小的鋼帝,在發動了他的能力之後究竟是擁有著多麼強大的防禦力,所以他們兩個知道自己要思考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攻擊會不會太過於強大,而是究竟是要發動多少次的攻擊,自己的攻擊才是能夠給自己的對手造成實質性的傷害。所以在聯手發動了一次試探性的攻擊之後,哥哥馬上又是發動了自己的斥力的能力,在實力再一次的提升之後,哥哥對於斥力的運用也是更上了一個層次。和之前的簡單的運用斥力直接對於對手的身體進行攻擊之外,現在的哥哥又是掌控了更多地運用能力進行攻擊的手段,而這個空間大疊浪就是其中的一種。斥力是一種把所有的存在都是推離自己的身體的能力,說得直白一點就是一種簡單的排斥力,但是就是這種簡單的排斥力。要是在達到了一定的強度之後,也是能夠成為一種可以摧毀一切的力量。現在的哥哥雖然在實力上還是沒有達到那種境界,但是把自己的能力作用在自己身前的空間之上還是輕而易舉的。

「那是什麼?」剛剛發動了自己鑽石附體的能力,鋼帝就是覺察到了自己身前的空間的異常狀態。在他的視線之中,他身前的空間毫無徵兆的就是像水面一樣波動了起來,而且波動的根源就是自己的對手所站立的地方,整片區域的空間都是以自己對手的身體為中心向著自己的這一方開始波動,而波動的規模也是在前進的過程之中不斷的擴大,這種感覺就像是整片空間都是變成了一片寬闊的水域,而在這片水域的遠方出現了一層細小的波浪,波浪在前進的過程之中不斷的壯大,並且波浪彼此之間也是不斷的疊加,在到達自己的面前的時候,細小的波浪已經是變成了猶如海嘯一般的滔天巨浪。

「鑽石附體。」鋼帝在這一次的攻擊之中感受到了一絲的危機感,雖然他並不知道自己的對手究竟是利用他們的能力做了什麼樣的手腳,但是他卻是能夠簡單的判斷出,發生在他眼前的空間重疊產生的破壞了要遠遠的大於一般程度之上的空間破碎,而且很有可能兩者產生的破壞力根本就是不在一個層次之上。所以在戰鬥本能的作用之下,鋼帝終於是拿出了當初應對熾火還有厚土的攻擊的時候的本事,再一次的加強了自己的能力,變成了一個足足是有著千丈龐大的鑽石巨人。

「終於是拿出了真本事了嗎。」在看到鋼帝再一次的變換形態之後,萬氏兄弟的嘴角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說道。 「空間大疊浪,碾壓。」雖然在上一下次的戰鬥之中,自己兄弟二人早早的就是因為受傷過重失去了意識,但是在事後仍舊是聽說了鋼帝在應對兩位聖主的時候再次爆發的事情。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是知道在和自己戰鬥的時候,鋼帝根本就是沒有抱著認真的態度,在玩耍之間就是把自己兩兄弟還有小黑給擊敗了,這樣的事情對於兩個人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所以當再次的面對曾經的對手的時候,兄弟二人並沒有馬上讓小黑也是參加到戰鬥中來,而是憑藉著自己的能力,在戰鬥一開始的時候,就是把鋼帝壓箱底的手段給逼了出來。

但是不要忘了這是在進行生死之戰,他們的目的可不是簡單地讓對手使出真本事,而是在戰鬥之中徹底的擊敗甚至是擊殺自己的對手。有著這樣的目的,萬氏兄弟二人自然是不會產生怠慢的心理,即使是已經逼迫著鋼帝使出了全部的實力,仍舊是控制著自己的攻擊向著鋼帝的身體碾壓了過去。

哥哥的空間大疊浪看起來很是簡單粗暴,但是在使用的手法之上卻是十分的細膩。要想成功的發動這一招,使用斥力的力道絕對不能夠在一瞬間就是超越破碎空間的等級。而是要把能力的力道控制在臨界點之上,保證既能夠成功的扭曲空間,又是不會使得空間破碎。在這樣的前提之下,把自己的能力分階段的使用在一定的空間之內,就是會使得一定範圍之內的空間都是在自己的能力之下扭曲變形,然後再利用自己的斥力,以自己的身體為起點,推動著所有的被扭曲的空間一個個的疊加到一起,這樣就是能夠使得多個單獨的被扭曲的空間,在疊加到一起形成波浪疊加一樣的效果,正是因為這樣,這一招才是被命名為空間大疊浪。

當然哥哥以這樣的一種方式使自己的招數以一種很是華麗的方式釋放出來。為的可不是看起來好看而已,而是因為以這樣的方式使用自己的能力,可以使自己的斥力的能力更加好的發揮自己的威力。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被多次摺疊的空間會在同一時間攻擊到對手的身體之上,攻擊的那一瞬間產生的衝擊力,會使得本來在斥力的作用之下,就是處在破碎邊緣的空間徹底的破碎開來。而層疊在一起的空間在同一時間破碎,所產生的破壞力幾乎可以相當於平常的空間破碎產生的威力的數十倍,再加上向前發生作用的斥力能力,空間破碎還有斥力的衝擊會一絲不落的完全的作用在攻擊目標的身體之上。從而給對手造成很是嚴重的身體傷害。

「不動如山。」面對著對手的迅捷的攻擊。在速度之上並不是很擅長的鋼帝在躲避方面沒有很大的信心。所以他選擇了直接利用自己能力帶給自己的強大的防禦力,直接正面承受了空間大疊狼的攻擊。化身為鑽石巨人的鋼帝已經是再也找不到他本體的那種瘦弱的感覺,站立在空間大疊浪之前的他就猶如一座山峰一般,用他自己那閃爍著鑽石光芒的身體。直接就是把空間大疊浪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硬碰硬嗎?我喜歡。」鋼帝沒有時間躲避自己的攻擊是在萬力的預想之中的,所以在看到鋼帝準備硬碰硬的舉動之後,萬力也是在一瞬間就是來了精神,身為男兒家的戰鬥,就是應該粗暴加簡單,所以為了回應鋼帝的舉動,萬力也是控制著自己的空間大疊浪對著鋼帝的身體就是衝擊了過去。

「咔嚓。」重疊在在一起的空間,在受到大力的衝擊之後,瞬間就是全部破碎了開來。在空間破碎之後,空間風暴在第一時間就是落到了鋼帝的身體之上,而且因為層疊的空間在同一時間完全破碎,本來作用在空間之上的萬力的斥力也是因為沒有了阻擋,全部都是宣洩到了鋼帝的身體之上。鋼帝的身體雖然在能力的作用之下已經是變得足足有著千丈龐大。但是在空間大疊浪面前仍舊是不夠看,瞬間就是被破碎的空間完全的淹沒了。

「閃亮的衝擊。」看到自己的攻擊完全的淹沒了鋼帝,萬力還沒有來得及高興一下,鋼帝沉悶的聲音就是透過了自己的攻擊傳到了自己的耳朵之中,然後萬力就是看到因為自己的攻擊而完全破碎的那一片空間之中,一個很是耀眼的閃光點就是出現了,然後光點就是開始不斷的變大,並且最終衝破了自己的攻擊向著自己所在的地方沖了過來。

「該死的小鬼,去死吧。」鋼帝現在很是憤怒,雖然他憑藉著自己的防禦力,成功的抵禦住了空間大疊浪的衝擊,並且是衝破了空間大疊浪對著萬力作出了反擊,但是鋼帝為此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雖然空間大疊浪並沒有對他的身體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是其中蘊涵的巨大的衝擊力卻是讓鋼帝感覺到天旋地轉,直到現在腦子裡面仍舊是暈乎乎的,所以他必須是要萬力為此付出代價。

「回來吧。」對於鋼帝的攻擊,萬力並沒有做出什麼直接的反應,因為在他的身邊還是有著他的弟弟的萬陽在,所以他很是自信自己的弟弟一定是能夠破壞掉對手的攻擊。而事情也是和他想象的一樣,就在鋼帝衝破自己的攻擊的時候,弟弟萬陽早就是已經來到了鋼帝的身後,並且是對著正在向前衝擊的鋼帝使用了自己的能力。

「可惡。」正在前進之中的鋼帝感覺到一股很是巨大的吸引力從自己的身後傳了過來,然後自己前進的速度就是在一瞬間降了下來,最為嚴重的是,因為是在快速的前進之中受到了干擾,所以鋼帝的身形也是在這個瞬間變得不平穩了起來,閃亮的衝擊之中蘊含的巨大的向前的衝擊力,一時之間反而是成為了鋼帝的負擔。 「不動如山。」在進攻的時候沒有辦法穩住身形是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因為在這樣的狀態之下,不僅僅自己沒有辦法很好的躲避對手的攻擊,而且自己還很有可能會被自己的攻擊給傷害到,所以現在的鋼帝在感覺到自己的身形已經是有些不穩的時候,馬上就是放棄了自己的攻擊,轉而用盡全力穩定自己的身形。鋼帝的能力是鑽石附體,說的直白一點就是可以在發動自己的能力的時候,在自己的身體表面形成一層鑽石來保護自己的身體,而且鋼帝在發動能力的時候,不僅僅是能夠做到在自己的身體表面均勻的生成一層鑽石,而且還是能夠不均勻的在自己的身體表面生成鑽石保護,現在為了穩定自己的身形,鋼帝動用了自己的這一項能力。在鋼帝的催動之下,本來還是均勻的覆蓋在他的身體之上的鑽石在這個時候也是發生了變化,各個部位的鑽石開始了不停的移動,並且最終是形成了一個鑽石的圓球把鋼帝的身體完全的保護在了鑽石的中央。

「哦,想要用這個方法來穩住自己的身形嗎。」看到鋼帝應對的方式,萬陽讚許了一下說道,在這個世界之上,任何的能力發生作用的前提都是因為有著接觸面的存在,而如果要問什麼樣的形態能夠使得自己和攻擊的接觸面最小化的話,那麼毫無疑問是圓形。現在鋼帝所採取的措施就是利用了這一點,他利用自己的能力,把自己的身體完全的隱藏在圓形的鑽石之中。這樣子就是可以使得萬氏兄弟的能力作用到自己身體之上的力道變的最小化。從而是使得自己能夠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就是穩定住自己的身形。

「腦子轉的挺快。但是沒用的,因為你根本就是站不穩。」萬力對於鋼帝的手段也是表示了贊同,但卻是不認為鋼帝這樣就是能夠在自己兩兄弟的攻擊之中穩住自己的身形,因為除了他們兩兄弟之外,鋼帝的對手還有一個人,還有一個看起來最不起眼的小黑。

「雕蟲小技,只要我使用這個形態,你們就是奈何不了我了吧。」身處在鑽石保護之中的鋼帝。在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逐步的穩定的時候,很是得意的在心中想道。但是遺憾的是,還沒有等到他的身體徹底的穩定下來,一抹幽光就是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破。」出現在鋼帝面前的自然是跟隨著鐵手修鍊有成的小黑,在戰鬥一開始的時候,小黑一直是靜靜的呆在兩兄弟的身邊沒有出手,而現在在看到攻擊的最佳時機到來的時候,小黑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化身為冠絕天下的利刃,對著鋼帝的身體就是一劍劈了下去。在經過了艱險的修行之後。小黑的能力也是得到了質的提高,在他完成變身化成巨大化的劍刃的同時。一股無比凌厲的氣勢就是從他的劍身之上散發了出來,這股凌厲的氣勢伴隨著巨大的劍刃直接就是落在了鋼帝的身體之上。

「咔嚓。」僅僅是剛接觸,一個令鋼帝難以置信的事情就是發生了,在他的心目之中不可攻破的自己的鑽石附體的能力,竟然是在對手的一劍之下就是出現了裂痕,而且這還不算完,對手的劍刃在攻破了自己的防禦之後仍舊是沒有停止,而是繼續向前向著身處在鑽石保護之中的自己的身體靠近著,這個情況使得鋼帝的心中出現了一絲驚恐的情緒,因為雖然在動用了自己的能力之後,他能夠在自己的身體表面形成一層堅固的防禦,但是身處在防禦之中的自己的本體仍舊是保持著人類的形態,要是直接就是被對手的攻擊擊中的話,那麼自己一定是會死的很慘。

「晶光柱。」無堅不破,這是鋼帝在一瞬間給出的評判,為了避免自己的本體受到直接的傷害,鋼帝再一次的催動了自己的能力,一根泛著光芒的鑽石柱子從天而降對著小黑所變化的巨劍就是砸了下去,而面對這從天而降的攻擊,小黑也是沒有辦法忽視,不得已放棄了對於鋼帝的攻擊,轉而是做出了一個上撩的動作,揮舞著劍刃對著晶光柱挑了過去。而鋼帝也是抓准了這一瞬間的機會,遠遠的逃離了小黑的攻擊範圍之內。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這麼鋒利的劍刃。」逃開之後,鋼帝心有餘悸的看著一個上撩就是把自己的晶光柱分成兩段的巨劍說道。面對著自己的對手,鋼帝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脅,因為他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防禦力竟然是被正面的攻破了,這種打擊對於鋼帝的自信心造成了很大的衝擊,畢竟在自己最自信的方面被擊敗,這種打擊對於所有的人來說一時之間都是難以接受的。

「好強的攻擊力。不,應該說是好鋒利的劍。」戰圈之外,風鈴在看到小黑的表現之後,很是驚嘆的說道。憑藉著自己的能力,風鈴能夠感受得到在能力的本質之上,小黑的能力絕對是跟強大掛不上邊,但是小黑在戰鬥的時候表現出來的實力,卻是遠遠的超出了風鈴的預期,這種本質和表象的強大的反差感,使得風鈴感覺到很是詫異。

「的確如此,小黑這個傢伙回到神聖天堂裡面就是玩起了失蹤,直到前幾天才是突然出現,我也是不知道他究竟是幹了什麼,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竟然是變強了這麼多。」亞斯身為老師也是不知道小黑突然變強這麼多的原因,因為小黑單獨去找鐵手幫助他提升實力的事情,他並沒有跟任何的人說起過,就連萬氏兄弟也是並不知道,畢竟他的這種提升實力的方法實在是太瘋狂了,要是萬氏兄弟提前知道的話,他們是絕對不會讓小黑冒著生命危險來換取能夠和敵人對抗的實力的,只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是晚了,因為現在的小黑顯然是已經擁有了保護同伴的實力。(未完待續。。) 「雖然我不知道小黑到底是做了什麼,但是在他發動能力的時候,我能夠明顯地感覺到天地之間的鐵元素對於他的親切感,而這種感覺我只在鐵手的身體之上感受到過。」風鈴看著身邊的鐵手,若有所思地說到,「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小黑的實力會提升的這麼快,恐怕是和鐵之掌控者有很大的關係吧。」

「風鈴姑娘聆聽萬物之聲的能力果然是天下無雙,竟然是能夠真實的聆聽到小黑能力之上的變化,實在是讓人嘆為觀止。」對於風鈴完全的符合事實的猜測,鐵手表示了自己的欽佩,「在上一次戰鬥結束之後,小黑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的確是找到了我,而我也是被他的誠意所打動,所以才是幫助他閉關了一段時間。」

「僅僅是閉關了一段時間?」對於鐵手輕描淡寫的回答,小白提出了自己的疑問,「要是這麼簡單的就是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的話,那麼我們還擔心什麼幽冥之主,到時候只要我們拿出足夠多的強者圍毆死他就是可以了。」

「鐵手,你還是說實話吧,你到底是做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小黑的實力能夠提升到這種境界。」亞斯也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身為蒼穹大陸之上最為強大的神通者之一,亞斯很是清楚以小黑的資質,是絕對沒有可能在短時間之內把自己的實力提升到這麼驚人的境界,而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的面前,唯一的解釋就是小黑還有鐵手做了什麼正常情況之下根本就是不能夠去做的嘗試。

「果然是不能夠輕易地矇混過關呀。「看到自己的回答竟然是得不到任何一個人的贊同,鐵手苦笑了一聲說道,本來關於小黑和自己的事情,鐵手是不願意說出來的,因為這種事情要是被萬氏兄弟知道了的話,那麼他們兄弟的心中一定不會好受,可是看眼下的情況,自己不說實話的話顯然是沒有可能了。「小黑的實力會提升的這麼快,其實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我強行的把自己的能力本源打進了小黑的能力之中,使得他的能力在本質之上有了一個質的提高,所以小黑才是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是把自己的能力運用到了這種地步。」

「把自己的能力本源強行的打到小黑的能力之中?」聽了鐵手的話,亞斯倒吸了一口涼氣說道,一個能力者不可能擁有兩種能力,清楚這條鐵一般的規則的亞斯,當然是清楚鐵手他們這樣的做法會給能力者自身帶來什麼樣的危險,所以在聽到鐵手的話之後。亞斯馬上就是火冒三丈。「那個笨蛋在想些什麼。難道他不知道他這樣做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嗎,要是有著一絲一毫的差錯,你們兩個可都是會陷入到萬劫不復的境地之中呀。」

亞斯是真的害怕了,因為他根本就是不敢想象萬一鐵手還有小黑失敗了的話。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最保守的估計也是小黑會徹底的灰飛煙滅,而鐵手雖然不至於落到這步田地,但是能力受損也是避免不了的結局。要是真的發生了那樣的悲劇,那麼在千年大劫到來的時候,蒼穹大陸不僅僅是會失去一組極具戰鬥力的神通者組合,甚至還會失去一名最為頂尖的掌控者的戰鬥力。這樣的事情對於神聖天堂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而且更令他想不通的是,小黑要是衝動的話也就罷了,可是平常的時候看起來這麼穩重的鐵手。竟然也是會頭腦發熱跟著小黑髮瘋,這樣的事情是亞斯萬萬沒有想到的。

「鐵手,你當時在想什麼,難道你不知道萬一你們失敗了的話,會給神聖天堂帶來什麼樣的損失嗎?」小白也是皺起了眉頭。對著鐵手板起了臉說道。經歷過上一次大戰的她很是清楚,面對著幽冥之主強大的黑暗之力,蒼穹大陸之上能夠正面應對的能力者就只有幾位掌控者,所以她很是清楚一位掌控者對於千年大劫來說意味著什麼,這也是為什麼鐵手才是一進入到神聖天堂,大祭司就是給他準備了那麼好的修鍊的條件。所以對於鐵手這樣的不珍惜自己生命的做法,小白也是感覺到很是不滿。

「兩位前輩的擔心我都知道,也是能夠理解,但是我並不能夠接受你們的想法。」一向都是很溫和的鐵手,在這個時候並沒有表現出對於前輩的順從,而是直面兩位老前輩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千年大劫事關蒼穹大陸之上億萬生靈的生死存亡,所以我們必須是要拿出百分之一百的態度來應對,但是在這之前我們還是有著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要勇敢地面對我們心中最為真實的想法。小黑在找到我的時候,已經是有了自己的覺悟了,那就是寧願死也是不願意當一個連自己身邊的夥伴都是沒有辦法守護的弱者,而為了回應他的覺悟,身為朋友的我只能夠使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他完成自己的心愿。」

「這麼說,你是認為你們兩個人沒有錯了,也可以說你認為你們所要守護的東西比蒼穹大陸還要重要了。」對於鐵手的不順從,小白沒有表現出什麼情緒,反而是對於鐵手口中的重要的事情產生了興趣。

「是的,一個能力者如果不以保護這個世界為己任的話的確是不應該,但是在我看來在保護這個世界之前,我們更應該保護的是我們身邊的夥伴,如果我們連自己身邊的夥伴都是沒有辦法守護的話,那麼我們也就是沒有資格談論保護這個世界的事情。」鐵手直視著小白,不卑不亢的說道。他生性比較的溫和,對於自己的實力也是沒有什麼太大的野心,唯一的想法就是多交幾個好朋友,然後大家一起快樂的生活下去,什麼保護世界的事情,說實在的他還真是沒有認真的想過。 「好、好、好。」出乎鐵手的預料,在他說完之後,小白並沒有斥責他,反而是拍了拍手連連的稱讚了幾聲,「你會有這樣的想法我們就放心了,你說的不錯,保護世界什麼的實在是太空虛了,我們要守護的只不過是自己身邊的同伴罷了,希望你在以後的戰鬥之中能夠一直的記住自己說過的話,記住一個人如果有這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的話,那麼就是能夠變得很是強大。」

「小白說的不錯,這一次的事情看在你們兩個都是沒有出現什麼意外的份上我們就不追究了,但是你今天說的話你要永遠的記住,不論你達到了一個什麼樣的高度,你都是不要忘記了你身邊還是有著你要守護的同伴。」亞斯的臉色也是緩和了下來。

在知道鐵手乃是蒼穹大陸之上的第七位掌控者之後,神聖天堂里的眾人在感覺到萬分的欣喜的同時,也是感覺到了一絲的擔憂。他們之所以會感覺到擔憂,就是因為掌控者的資質實在是太強大了,不論是處在哪一個實力的層次之上,掌控者的戰鬥力還有在戰場之上的存活力都是要遠遠的大於其它類別的能力者,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即使鐵手不拚命的修鍊,他和身邊的人的實力也是會一步步的拉大,而這樣的情況一旦到了一定的程度,鐵手就會有一種自己遠在他人之上的感覺,而這樣的情況一旦出現眾人不免的會是擔心鐵手對於自己身邊的人會變的淡漠起來,以至於在戰鬥的時候失去要保護的東西,成為一個無情的強者。

「小白姐姐還有亞斯前輩還真是熱心腸呀。」別人不知道小白還有亞斯的擔憂,風鈴卻是能夠用自己的能力清楚地感覺到。神聖天堂裡面的老前輩們之所以會這麼的在意鐵手的成長,就是因為鐵手的存在實在是太特殊了,作為蒼穹大陸之上千年以來唯一新晉的掌控者,在自身的資質之上鐵手已經是站在了所有的人的前面,和千年之前六位掌控者齊頭並進的局面完全的不同。所以眾人才是會擔心因為高處不勝寒,鐵手會產生出什麼不正常的想法,但是現在看來。老前輩們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鐵手從本質之上對於自己的實力的關注就是沒有對於夥伴們的關心多,所以他們擔心的問題根本就是沒有出現的前提。

「說過的話,潑出去的水,只要我沒有死去,我就會一直的銘記我今天的話語。」對於前輩們的體諒,鐵手很是感激的一拱手說道。

「幹得漂亮,小黑。」此時在戰場之中,看到小黑竟然是能夠一劍逼退鋼帝,萬氏兄弟的眼睛也是亮了起來。在參戰之前突然失蹤的小黑才是回到他們兩個的身邊。並且是向他們兩個表明自己擁有了和鋼帝抗衡的實力。本來他們兩個對於小黑的這句話就是有了很高的估量了。但是仍舊是沒有想到,小黑所說的相抗衡,竟然是已經達到了正面破開鋼帝防禦的地步,這樣意外的驚喜使得兩兄弟感覺到這場戰鬥似乎已經是充滿了陽光。

「還不能夠大意。他的防禦很厚,我短時間內傷不到他的本體。」一劍得手之後。小黑又是恢復了人類的形態來到了萬氏兄弟的身邊,在這一次的攻擊之中,小黑確定了兩件事情,一是自己現在的實力能夠破開鋼帝的防禦,二是鋼帝的防禦很是厚重,自己雖然能夠破開他的防禦,但是在短時間之內卻是沒有辦法傷害到他的本體。

「這個傢伙的殼子的確是厚實,我們兩個的能力根本就是破不開他的龜殼。你能夠一劍破開他的防禦,已經是很了不起了。」看著小黑一臉不滿足的樣子,萬力打趣了一聲說道。

「小黑,你要做的就是破開他的龜殼,至於時間的問題就交給我們兩個吧。」萬陽也說拍了拍小黑的肩膀說道。「我們三個是一個組合,要是連這點事情都是沒有辦法做到的話,那我們兩個就不配當你的夥伴了。不要忘了我們三個還有隻屬於我們的組合攻擊呀。」

「我們兄弟兩個不會說什麼好話,但是今天還是要說一聲,辛苦你了。」雖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他們兄弟兩個卻是清楚,小黑能夠擁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在這背後一定是默默地付出了很大的艱辛。而小黑這種默默的付出也是感動了這對兄弟,所以在這個時刻他們兩個一同上前一步站到了小黑的身前。

「兄弟之間是不需要好話的。」小黑的眼睛也是紅了,一直以來他都是憧憬著萬氏兄弟,並且也是一直追逐著萬氏兄弟的腳步,而在這一刻他平生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追上了這對兄弟的步伐,能夠真正的和他們進行一次同一起跑線上的共同作戰。

「引力劍、斥力劍,萬象劍舞。」歷經各種艱辛,三人把自己的能力完美的結合到一起創造出來的招式,終於是再一次地出現在了這片戰場之上。只不過和上一次不同,這一次的萬象劍舞也是隨著使用者的進步有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因為這一次出現的劍刃不再是正常的大小,而是像剛才小黑變身的時候一樣,全部都是成為了能夠斬殺巨人的巨大的劍刃。在劍刃的數量之上也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密密麻麻的巨大的劍刃幾乎是在是一瞬間就是完全的封鎖住了鋼帝身體的四面八方。

「該死,上一次沒有徹底的擊殺他們真是失誤了。」鋼帝的心中有了一絲的悔意,他在後悔在上一次的戰鬥之中自己沒有採用強硬的手段直接的擊殺自己的對手,以至於現在自己面對著曾經的手下敗將卻是被逼到這種境地,這樣尷尬而又屈辱的境地是的鋼帝有著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對於一名強者,有的時候最令他無法接受的不適被更強者擊敗,而是被曾經的手下敗將逼到絕境。 「鑽石附體最大輪,晶石化。」鑽石在自然界之中已經是硬度極高的一種物質了,但是身負鑽石附體能力的鋼帝,卻是能夠利用自己的能力在自己的身體表面演化出硬度還要在普通的鑽石之上的物質,而他要做到這一點使用的手段說起來也是很簡單,那就是利用自己的能力把自己身體表面的鑽石進行緊湊性的壓縮,使得自己的身體表面形成一種在硬度上遠超於普通鑽石的壓縮鑽石物質。

「沒有躲閃的可能,我要是想要獲得這場戰鬥的勝利的話,唯一的機會就是防守住他們幾個的攻擊,而且還是要在防守的時候毀掉那把劍。」看著幾乎是鋪天蓋地的劍刃們,鋼帝也是做好了拚命一博的準備,他現在已經是沒有任何的退路了,出路也剩下了最後的一條,雖然很有可能是一條死胡同,但是身處絕境的他還是決定要試一下。

「化作齏粉吧。」萬象劍舞再一次的舞動了起來,四面八方的劍刃們在萬氏兄弟的控制下在同一時間向著處在中心位置的鋼帝攻了過來。而小黑也是在這個時刻完成了變身,混跡到了萬象劍舞的劍刃之中,隨時準備著在必要的時刻,給鋼帝致命的一擊。

「巨人的衝擊。」面對著直面而來的劍刃,鋼帝很是清楚要想在充滿著斥力還有引力的劍刃之中保持住自己的身形是不可能的,所以自己唯一能夠做的就是保證自己的防禦不被衝破,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化身為鑽石巨人的鋼帝再一次的發動了自己的能力。他伸出了自己的雙手。然後大量的鑽石物質就是從他的手心之中不斷的出現。並且很快就是在鋼帝的雙手之中形成了一面巨大的鑽石盾牌,然後鋼帝就是把盾牌擋在了自己的身前,然後就是向著萬氏兄弟所在的地方衝撞了過去。

「疾。」對於直接衝撞過來的鋼帝,萬氏兄弟也是毫不含糊,控制著萬象劍舞之中的絕大多數的劍刃,在瞬息之間就是擋在了鋼帝的身前,並且是對著鋼帝的身體進行了最為直接的衝擊。

「好硬。」直接的碰撞發生了,而在碰撞發生之後。萬氏兄弟就是感覺到了棘手,因為鋼帝的身體在經過了晶石化之後,在防禦力方面明顯又是上升了很多,他們兄弟兩個的劍刃在撞擊到鋼帝的身體上的時候,雖然劍刃之中蘊含的引力還有斥力在爆發的時候會衝擊的鋼帝的身體東倒西歪,但就實際效果來講,卻是不能夠給鋼帝的身體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在鋼帝身體表面的鑽石上面劃出一道道的划痕,就已經是攻擊能夠達到的極限了。

「沒有問題,這樣下去能行。」雖然不能夠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身形。但是在確認了對手的攻擊並不能夠傷害到自己的本體的時候,鋼帝就是放下了心來。他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小黑所變化的劍刃攻擊自己的身體,因為只有那個時候,鋼帝才是有可能在漫天的劍刃之中尋找到小黑的所在。

「一點攻擊。」鋼帝心中思考的事情,萬氏兄弟也是能夠猜到一些,在看到正常的攻擊不能夠起到很好的效果之後,他們兩個也是知道要是小黑在這個時候發動攻擊的話,一定是會有很大的風險,所以他們兩個在交流了一下眼神之後,馬上就是改變了萬象劍舞的攻擊方式,由原來的全面攻擊,變化成了固定一個地方的透點攻擊。

萬氏兄弟是高傲的,但是對於戰鬥的時候使用什麼樣的手段,他們卻是沒有看起來的那麼講究,為了使得自己的攻擊能夠獲得最大的攻擊效果,他們兩個人各自都是選定了鋼帝身體之上的一點作為了自己唯一的攻擊目標。哥哥萬力在思索了一下之後選定了鋼帝的眉心作為了自己的攻擊目標,弟弟萬陽則更是過分,直接就是選擇了鋼帝的下身作為了自己的攻擊目標。

本來在之前的攻擊之中,兩兄弟的亂攻雖然能夠保證命中率,但是因為兩個人的能力在本質之上是完全的相反的,所以在攻擊的時候難免會有一部分的力量因為互相的抵消掉,而不能夠實際的作用在鋼帝的身體之上。但是在改成一點攻擊之後情況則是發生了變化,再把自己的能力各自集中在一點之後,他們兩個人能力的作用範圍就是不再有任何重疊的地方,而且因為一上一下,他們兩個人的能力在發生作用的時候,就是會在鋼帝的身體之上產生兩股截然相反的作用力,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鋼帝的身體是能夠找回一定的控制權了,但卻是再也不能夠進行任何有效的移動了。

「咯吱咯吱。」一上一下,兩股完全相反的作用力,鋼帝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要被從中間扯開了,現在的他根本就是不敢有任何的移動,因為他害怕自己要是輕舉妄動的話,很有可能會破壞掉自己身體上下的力量的平衡,那樣的話萬氏兄弟本來不能夠傷害到自己的本體的攻擊,恐怕也是會給自己的身體帶來一定的創傷。

「機會來了。」鋼帝的身體被限制住了,這就是小黑一直以來等待的機會,所以在這個時候小黑也是不在隱匿自己的身形,直接就是飛到了鋼帝的身前,然後就是從鋼帝的頭頂之上一劍劈了下去。雖然鋼帝已經是把自己的身體晶石化了,但是在小黑的劍刃之下仍舊是有點不夠看,雖然下劈的速度比上一次慢了一些,但是劍刃仍舊是切切實實的劈進了鋼帝的身體之內。

「毀了你。」雖然正面被小黑擊中了,但是因為已經提前提升過自己的防禦力,所以即使是這樣鋼帝仍舊是能夠暫時的保證自己的本體不受傷害,而這一段緩衝的時間,就是鋼帝心中的轉敗為勝的時間。(未完待續……) 「鑽石對錯。」鋼帝扔掉了手中的盾牌,然後就是抬起了自己的雙手,對著正在向著自己的本體不斷接近的小黑髮動了攻擊。一左一右,鋼帝兩隻碩大的鑽石拳頭,對著小黑的劍身發動了相反方向的攻擊,他的想法很是簡單,那就是把這把能夠威脅到自己生命的劍徹底的扯斷,然後再去好好的收拾剩下的對手。鋼帝的想法是正確的,採用的手段也很是合乎實際情況,但是殘酷的現實卻是在一次無情的毀滅了鋼帝的幻想。

「轉。」面對著鋼帝的攻擊,小黑這一次沒有撤退,而是在下劈的過程之中,作出了一個旋轉劍身動作,把自己的劍刃轉到了直面鋼帝的拳頭的地方。而在這個時候,鋼帝的拳頭也是轟到了小黑所變化的巨劍之上。

「怎麼可能?」鋼帝萬萬是沒有想到,在鑽石的包裹之中,小黑竟然還是能夠這麼迅速的旋轉劍刃,而鋼帝在發覺到這一點的時候已經是晚了,因為他用盡全力轟出去的拳頭,已經撞擊到了小黑的劍刃之上。劍刃的鋒利再加上巨大的撞擊力,鋼帝的雙手在拳頭的交錯之間,就是已經被齊刷刷的截了下來,而在自己的拳頭被斬斷的那一刻,鋼帝也是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結束了。」小黑有些冷酷的聲音從劍刃之中傳了出來,然後鋼帝感覺到自己的身子一痛,他那因為鑽石附體而變的巨大化的身體就是被小黑給斬成了兩半。而躲藏在鑽石附體之中的本體也是在小黑的利刃之下,受到了不可挽回的傷害。

「嘩啦……「本體受到了致命傷,鑽石附體的能力也是再也持續不下去了,鑽石巨人也是在被分成兩半的時候徹底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間,而鋼帝的本體也是再一次地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只不過現在的鋼帝凄慘無比,他的半邊身軀都是因為受到了小黑的劍刃的攻擊而被削了下去,本來就很是瘦小的他,此時顯得更加的凄慘,而且因為這一次受到的創傷實在是太嚴重了。所以現在的鋼帝也是到了死亡的邊緣。

「為什麼,為什麼本帝會落到這步田地。」鋼帝的半邊身軀還有部分的內臟都是被小黑的攻擊給剝奪了,鮮血像是小溪一般不斷地從他的身體之中流淌出來,而他身體之上的氣息也是在飛速的衰弱著。

「因為你錯過了殺死我們的機會。」重新恢復到人類的形態小黑還有萬氏兄弟來到了鋼帝的身邊,看著自己曾經碰觸不到的對手,現在卻是無力的倒在自己的面前,他們的心中雖然也是有著一絲的自豪,但是更多的卻是感慨,感慨這個世界的多變,強者與弱者的轉換實在是太快了。這樣的情況使得他們的心中也是有了一絲的危機感。使得他們絲毫都是不敢停止自己前進的腳步。因為那樣他們很有可能會落到鋼帝一樣的境地。

「本帝不甘心,本帝乃是被幽冥之主大人選中的人,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優秀的能力者,為什麼會敗在你們幾個小鬼的手裡。」鋼帝抬起他那血肉模糊的頭顱。對著小黑他們嘶吼著說道。

「最優秀的能力者?」萬力聽到鋼帝的話,不由得是嗤笑了一聲說道,「少在這裡開玩笑了,你如果是蒼穹大陸之上最優秀的能力者,那麼你為什麼在依靠了幽冥之主之後,還是會敗在我們幾個小鬼的手裡。」

「會依靠幽冥之主只能夠說明你的弱小,身為蒼穹大陸之上的能力者,竟然是會投靠幽冥之主,這等奇恥大辱的事情。竟然還是敢這麼光明正大的說出來,我都是替你臉紅。」萬陽也是陰陽怪氣的對著鋼帝嘲諷著說道,而他的這種語氣,也是徹底的把鋼帝最後的一絲精神都是擊潰了。

「混蛋,本帝今天就是要死。要是要拖上你們幾個墊背。」鋼帝徹底的暴走了,他掙扎著想要站起來,想要在自己走上死路之前帶走一個敵人為自己墊背。

「真是難看,這場戰鬥你已經是輸了,所以你要做的只是老老實實的去死。」看到鋼帝在地上掙扎的樣子,萬力的心中也是有著一絲的惋惜,因為平心而論的話,鋼帝的鑽石附體的能力是很強的,就算是不依附於幽冥之主,鋼帝要是認真修鍊的話,也是能夠成為一個強大的能力者。但是現在說什麼都是晚了,所以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儘早的終止鋼帝對於自己能力者身份的褻瀆。

「我會記住你的死去的,因為你是我們成為強者的道路上一塊很重要的踏腳石。」萬力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然後對著鋼帝的身體虛壓了一下,鋼帝的身體就是在巨大的斥力的作用之下,徹底的被碾壓成了齏粉。

「謝謝你們。」徹底的擊敗了自己的對手,小黑自從上一次戰敗就是一直緊繃的心也是放鬆了一些,他看著站立在自己身前的萬氏兄弟,很是感激的對著他們兩個行了一禮說道。他很清楚,雖然自己採用了一些非常的手段,使得自己的實力在短時間內有了飛躍性的進步,但是萬氏兄弟身為強大的神通者,他們兩個的進步絕對不像是今天表現出來的那樣。那就是說自己心中的那些心事,萬氏兄弟都是清楚地,而為了是他解開自己心中的心結,萬氏兄弟放棄了親手擊敗敵人的機會,而把這個機會完全的讓給了自己,這一點使得小黑無比的感動。

「你在說什麼傻話,我怎麼聽不懂。」聽到小黑的話,萬陽輕聲地一笑說道,「剛才是誰在說兄弟之間是不需要說謝謝的,怎麼才過了這麼一會兒自己就是忘了。」

「說的不錯,小黑以前我怎麼沒有發現你是個這麼彆扭的人呀,你要是再這樣的話,我們兩個可就是要和你保持距離了。」萬力也是笑了一聲說道,「因為一個不小心的話,我們會被你的女人性格影響的。」 「你們兩個是光,而我則是你們的影子,不管到了什麼時候,你們都是我存在的理由。」看著一邊說笑一邊遠遠地走開的萬氏兄弟,小黑沒有說話,只是在自己的心中立下了一個誓言之後,便是追尋著萬氏兄弟的腳步,離開了這片戰場。

「怎麼回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此時在小壯他們那片戰場之上,看著銀光帝身體之上發生的異變,小壯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他怎麼都是想不通,在戰鬥就要終結的時候,銀光帝的身體之上竟然是會釋放出來這麼強烈的帶有光明屬性的力量,而正是因為這股光明屬性的力量的存在,小壯還有小蠻一時之間對於是否繼續攻擊也是失去了主意。

小壯還有小蠻的迷茫並沒有持續很長的時間,因為在光芒迸發出來之後,一個被光芒包裹著的男人的虛影,就是從銀光帝的身體之中飄了出來。一頭銀白色的長發,平整的儒袍,充滿著儒雅的微笑,正是已經消失了千年時光的銀狼王。此時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原因,銀狼王的意識竟然是掙脫了銀光帝還有黑暗之力的束縛,脫離了這個已經是不在屬於自己的身體,出現在了小壯還有小蠻的面前。

「你們是誰?是神聖天堂里的能力者嗎?為什麼擁有著如此的實力我卻是不認識你。」在光明的沐浴之中,銀狼王的虛影顯得很是安詳,他看著自己面前的小壯還有小蠻,用很是柔和的聲音問道,「現在是什麼時間了,幽冥之主被打敗了嗎。」

「您是銀狼王前輩?」看著漂浮在自己身前的虛影,小壯有些不肯定的問道,眼前的這一幕已經是超出了他的認知的範圍,他從來都是沒有聽說過,有哪一位能力者的精神力量會在現實世界之中,以具現化的形態出現。而且看起來好像是擁有著自己的實體一樣。

「前輩?」銀狼王一笑說道,「這個稱呼顯得我太老了,如果你也是神聖天堂之中的能力者的話,那麼叫我一聲銀狼王就是可以了,雖然我好像是失去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記憶,但是你能夠把這個傢伙逼成這樣,這就說明著你的實力很強,擁有著和我平起平坐的資格。」

「多謝銀狼王厚愛。」銀狼王的溫和的話語使得小壯對於銀狼王的第一印象很是美好,所以他也是不再矯情,改變了自己對於銀狼王的稱呼。「幽冥之主早在千年之前就是被趕出了蒼穹大陸。而我們則是剛剛加入到神聖天堂不久的能力者。我們之所以會在這裡,就是為了消滅幽冥之主留在蒼穹大陸之上的後手,為了即將到來的千年大劫做好戰鬥準備。」小壯用很時間段的話語,把事情的大概對著銀狼王說明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時間已經是過了將近千年了嗎?」銀狼王有些眼神恍惚的說道,在他的記憶之中,在自己還有艾倫遭遇到幽冥之主的攻擊之後,他便是一直在自己的身體之中和銀光帝的精神,還有幽冥之主留在自己的身體之中的黑暗之力做著鬥爭。一直不曾停歇的精神之上的戰鬥,使得銀狼王感覺到很是疲憊,但是即使是這樣,銀狼王也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整整戰鬥了一千年的時光,「千年大劫。難道幽冥之主又要進攻我們的世界了嗎?」雖然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覺,但是銀狼王真正關心的,還是這個世界的安危。

「是的,千年之前我們只是暫時的把幽冥之主趕了出去,現在才是我們和幽冥之主之間真正的對決。」小壯眼神之中泛著戰意說道。對於千年之前能夠肆虐整片蒼穹大陸的幽冥之主,小壯一直以來都想親眼見識一下。

「這次的戰鬥,神聖天堂裡面來的就只有你們這些新人們嗎?有沒有和我同一時代的老傢伙陪著你們,我有些話要跟他們說一下。」銀狼王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對著小壯說道。

「我們這一次前來,有小白老師還有亞斯老師陪著我們。」小壯沒有任何的隱瞞說道。

「竟然是他們兩個親自前來,看來大祭司大人對於你們很是重視呀。」銀狼王在知道來的人竟然是小白還有亞斯之後,有些感慨的說道,「帶我去見他們,我這個樣子並不能夠存在很長的時間,有些事情我必須是要趕緊地告訴他們。」

「那他怎麼辦。」小蠻在這個時候指著已經是沒有任何動靜的銀光帝說道,雖然現在銀光帝已經是沒有了任何氣息,但是小蠻仍舊是擔心銀光帝會再一次的恢復意識。

「不用擔心,那個傢伙已經是不存在了。」銀狼王看著曾經屬於自己的身體說道,「他為了和你們戰鬥,動用了一直以來著我的黑暗之力,結果反而是被黑暗之力反噬了,再加上我從裡面用光明之力進行攻擊,他的存在已經是被徹底的抹殺了,現在在你們面前的只不過是一副空殼罷了。」銀狼王輕輕地一揮手,然後他的身體就是化作了漫天的齏粉,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之上。

「都結束了嗎?」戰場之外,風鈴停下了自己的能力,長舒了一口氣說道,「大家都平安無事。」

「幹得不錯,看來上一次的虧沒有白吃。」小白看了看已經是結束戰鬥來到自己身邊的烈焰還有魅影,以及也是結束戰鬥正往這邊趕來的萬氏兄弟和小黑,很是滿意的說了一句。

「看來這一次是我的弟子們速度比較快呀。」亞斯故意對著小白,有些得意的說道。

「你少在那裡說風涼話,所謂的戰鬥重視的是結果,其中花費了多長的時間是沒有追究的必要的,再說了小壯他們的對手可是銀狼那個傢伙,雖然現在已經是變成了幽冥之主的傀儡,但是實力卻是不容小視,小壯他們花費點時間也是應該的。」小白對於自己的弟子很是維護的說道。 「小白,你這麼說自己的老朋友有點不好吧。」就在小白和亞斯爭論的時候,小壯和小蠻也是帶著銀狼王來到了小白他們的身邊,而銀狼王在聽到小白說自己是傀儡的時候,不由的是苦笑了一聲說道。

「銀狼王,怎麼是你。」在聽到銀狼王的苦笑之後,小白還有亞斯也是看到了銀狼王的存在,這個時候他們兩個唯一的感覺就驚異,因為他們萬萬是沒有想到,在被幽冥之主的黑暗之力操控了之後,他們竟然還是有機會再一次見到千年之前的銀狼王。

「說來話長了,不過再次見到千年之前的夥伴,我很高興。」看到小白還有亞斯的樣子,銀狼王很是儒雅的一笑說道,「我現在是靠著自己的精神力量保持著相貌還有神智的,但是這樣的形態我並不能夠維持很長的時間,所以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們要好好地聽清楚。」

「你說吧,我們聽著呢。」本來亞斯是想要問一下千年之前究竟是發生了什麼的,但是在聽到銀狼王鄭重的話語之後,亞斯不由的是放棄了自己的想法,因為比起確認自己的弟弟究竟是變成了什麼樣子,很是顯然銀狼王在彌留之際想要說的話語比較的重要。

「幽冥之主就要再一次的入侵了,我有一種預感,這一次幽冥之主一定不會一個人來應對我們整個大陸的力量,在他的身邊一定會有著其他的力量存在,而那股力量很有可能就是類似於我們能力者一般的存在。」千年之前,銀狼王還有艾倫在幽冥之主的黑暗之力的作用之下徹底地失去了自我,並且是成為了幽冥之主的附庸,這樣的事情使得銀狼王有了一種很是不好的猜想,那就是幽冥之主利用它的黑暗之力,很有可能能夠會人為的製造出來類似於能力者的存在,而如果自己的猜想是正確的話,那麼蒼穹大陸就是必須要提前有所防範。

「這件事情我們已經是確認了,在前些日子奔雷已經是偷偷地潛入了幽冥大陸一次。確認了在那裡有著很是強大的能力者的存在,而神聖天堂對於這件事情也是有了應對的措施,所以你完全沒有必要擔心。」小白在這個時候撒了一個小小的謊言,雖然銀狼王所說的這件事情神聖天堂裡面已經是知道了,但是對於這件事情真正有效的應對措施,卻是一直沒有什麼頭緒。但是在面對著彌留之際還是擔憂著神聖天堂的銀狼王,那種沒有把握的話語小白是說不出來的。

「不愧是雷之聖主,竟然是敢支身前往幽冥大陸,如此大義,如此膽魄,不愧是我們蒼穹大陸的驕傲。」銀狼王很是讚歎的說道。」這樣的話我也就是放心了。不過還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亞斯說。」

「是關於艾倫的事情嗎?」看著銀狼王略帶傷感的眼神。亞斯的心中也是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他知道自己最不想要看見的情況,最終還是得到了最後的印證。

「千年之前,我們在深入的時候遭遇到了幽冥之主的攻擊。在攻擊發生的時候。因為攻擊發生的實在是太突然,等到我們察覺的時候,我們一群人就只剩下了我和艾倫兩個人了,就連你和安娜的身影我們也是再也看不到了。」銀狼王略帶著一絲的失落,回憶著自己千年之前的遭遇,「面對著幽冥之主壓倒性的力量,我們兩個根本就是沒有辦法和他相抗衡,而幽冥之主似乎也是沒有殺死我們兩個的打算,反而是想要收服我們兩個。並且威脅我們說要是不服從他的話,就讓我們徹底的灰飛煙滅。」

「那之後呢,既然你們不願意順從幽冥之主,雖然你們不可能真正的反抗他,但是在被他控制之前就是結束自己的生命,應該還是能夠做到的吧。」小白很是嚴肅的說道。」你們身為蒼穹大陸之上最為頂尖的能力者之一,僅僅是這樣的覺悟應該還是有的吧。」

「要真是像你說的這樣的話,那我今天也是不會以這種狀態和你們相見了。」銀狼王苦笑了一聲說道,「本來我也是想像你說的這樣,在被控制之前就是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在最後的時刻我最信任的夥伴竟然是背叛了這個世界。」銀狼王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絲的痛苦,似乎千年之前的那一幕仍舊是在不斷的折磨著他。

「你是說艾倫背叛了這個世界,這怎麼可能?」亞斯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在他的心目之中,自己的弟弟雖然性子太過於好強,而顯得有些怪異。但是對於這個世界卻是一直沒有什麼歹意,他實在是想象不出來,自己的弟弟竟然是會做出背叛這個世界的事情。

「雖然我也是不願意承認,但是在最後的時刻,的確是艾倫在背後偷襲了我,這樣才是導致我因為短暫的精神失守,被幽冥之主鑽了空子,最終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銀狼王眼神黯淡的說道,「亞斯,雖然我不想說,但是我覺得你根本就是不了解你的弟弟,我覺得你應該是發覺了吧,在我們那次的任務之中,艾倫就一直怪怪的,一定是有著什麼不好的事情在那次的任務之中發生在了他的身上了吧」

「在那次的任務之中,我們之間的確是發生了一些事情,但是因為我個人的原因,我不能夠告訴你,還請你原諒我。」亞斯顯然是知道在那一次的任務之中自己弟弟的身體之上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但是很顯然他也是有著自己的苦衷,所以並不能夠對銀狼王訴說事情的細節。

「我是一個將死的人,就算是知道事情的真相也是無能為力,我告訴你這件事情,就是想要讓你知道你弟弟的去向,省得你在戰鬥真正開始的時候,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銀狼王擺了擺手,很是豁達的說道。 「多謝。」對於銀狼王的寬容,亞斯感覺到很是感激,畢竟自己的弟弟會變成那樣,與自己有著不可推脫的干係,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才是會造成銀狼王被幽冥之主控制的結果,所以對於銀狼王絲毫不逼問自己的表現,亞斯感覺到很是感激,「請你放心,雖然我是艾倫的哥哥,但是我更是神聖天堂的亞斯,什麼是我該做的,什麼是我不該做的,我一直都是很清楚。」

「這樣就好,這樣我就是放心了。雖然我也是知道這很困難,但是我仍舊是希望看到你們兄弟兩個和好如初的場景,這也算是我這個虛長你們許多歲月的長輩對你們兩個的期盼吧。」銀狼王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雖然同樣是千年之前神聖天堂之中的強者,但是要是真就年紀來說的話,不論是幾位聖主、聖王,還是亞斯他們都是比銀狼王要小很多,所以即使銀狼王以長輩的身份說話,也是沒有任何的不合適的地方。

「銀狼王,難道真的沒有辦法能夠救你一命嗎。」小白在這個時候說道,「你既然是能夠以這樣的形態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那麼就一定是有著能夠使你這種形態不斷的延續下去的方法,你要是有什麼頭緒的話,趕快告訴我們。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價,我們也是要把你救回來。」

「我已經死去了,早在千年之前就是死去了,我現在這個樣子也不過是機緣巧合才是出現的,在死後還是能夠見你們一面我已經是非常的滿足了。所以你們就不要糾結於我的生死了,你們要做的應該是不斷地為向前看,而不是為了我浪費心思。」感受著小白話語之中的真摯,銀狼王感覺到很是溫暖,雖然已經是死去了千年的時光。但是他覺得夥伴們的羈絆卻是一直存在與他的身體之上,或許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他才是能夠在黑暗之力的壓迫之下戰鬥了千年的時光。

「小白姐姐。銀狼王前輩說的不錯,現在的銀狼王前輩只不過是他精神力量的化身。而且我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銀狼王前輩的精神力量在不斷的流逝,而且這種流失的速度很快,恐怕用不了多久銀狼王前輩就是會徹底的消失。」風鈴在這時蹙著眉頭說了一句話,在她的能力的感知中,現在的銀狼王只是一團模糊地存在,雖然看起來和擁有著實體一樣。但是實際之上卻是一團虛無,而這樣的狀態能夠出現的原因,恐怕就是因為在反抗黑暗之力的這一千年的時光之中,銀狼王的精神力量已經是變得無比的凝實了。而正是因為如此,銀狼王才是能夠以這樣一種奇特的狀態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但是精神力量畢竟只是精神力量,沒有了可以寄宿的實體,精神力量唯一的結局就是徹底地消失在天地之間。

「事情就是這樣,所以小白你們就不要再為我費心了。」銀狼王很是驚訝的看了一眼風鈴。顯然是沒有想到風鈴竟然是能夠這麼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身體之上的狀況,但是現在的銀狼王已經是沒有了驚訝的時間了,因為他的身體已經是開始變得虛幻了起來,「千年之前我們一同遭遇幽冥之主的攻擊,我和艾倫之所以會成為幽冥之主想要控制的目標。恐怕就是因為在我們心中有著很是嚴重的陰暗面的存在,否則的話幽冥之主也是不會特地的找上我們兩個。」銀狼王很是慚愧的說道,千年之前這麼多人同時遭遇到幽冥之主的攻擊,雖然絕大多數的能力者因為不能夠承受黑暗之力的攻擊而在一瞬間煙消雲散,但是亞斯還有安娜卻是絕對擁有著抵擋住攻擊的能力,但是到了最後卻是只有自己還有艾倫被幽冥之主挑中,那麼他們兩個的身體之上一定是有著共同的能夠吸引幽冥之主的東西,而那種東西很有可能就是他們心中的黑暗。

「心中的陰暗面的存在,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小白有些疑惑的對著銀狼王說道,「你的意思是說,幽冥之主能夠感受到能力者心中的黑暗,並且是能夠利用能力者心中的黑暗控制住一個能力者嗎?」

「恐怕是這樣的。」銀狼王嘆了一口氣說道,「在千年之前,我們一同為了參悟變化者的最後一步進行了閉關,但是在出關的時候,你們這些年輕人都是做到了突破,只有我這一個老傢伙仍舊是在原地踏步,雖然我在表面上裝作毫不在意,但是在心裡卻是對於自己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懷疑,甚至是認為自己窮盡一生的時間,也是沒有辦法完成最後的突破,可能就是因為我心中的這種負面的想法,才是招來了幽冥之主黑暗之力的襲擊,才是會落到今天這種這步田地。」

「心中的陰暗面,要是沒有這種東西存在的話,是不是幽冥之主的黑暗之力就是不會有機可乘了呢?」亞斯沉思了一下說道。

「是這樣的,所以在和幽冥之主戰鬥的時候,你們一定是要保證內心的純正,心存鬼胎得人是沒有辦法戰勝幽冥之主的,反而是會成為幽冥之主的傀儡。」銀狼王很是肯定的說道,「不過對於你們我並不擔心,因為你們每一個人都是擁有著光明的內心,幽冥之主的黑暗之力是侵入不到你們的心裡的。」

「亞斯,我說這些話的目的,就是希望給你提供一個救回你弟弟的方法,你要記住艾倫是自己走向黑暗的,所以他和我在本質上是不一樣的,很有可能還是保持著自己本來的意識,只要你能夠在和他戰鬥的時候解開他心中的黑暗,那麼就是有著很大的希望能夠把艾倫救回來。」銀狼王面帶著微笑,完整地說出了自己的期待。而他的精神之力在這個時候也是開始走向了消亡。 「看來時間差不多了。」銀狼王看了看自己開始消失的身體很是柔和的說道,「好長時間沒有這麼開心了,不過最後的最後能夠再一次的見到摯友,能夠見識一下現在的年輕人的風采,真是太好了。」銀狼王的身體漂浮了起來,而且一股很是柔和溫暖的光芒也是從他的身體之中再一次的閃現了出來,隨著光芒的閃現,銀狼王的身體也是在不斷的升高,並且最終在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之後,徹底地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能夠在生命的最後為神聖天堂做一點事情,真是太好了。」銀狼王徹底地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之上,但是他最後的話語卻是在眾人的耳邊不斷地回蕩。

「恭送銀狼王。」小白的眼睛紅了,因為自身所處的高度還有自己冠絕天下的悟性和實力,所以小白很少會對一個人產生敬重的情感,就算是面對著幾位聖王和聖主,小白也只不過是把他們當成和自己在同一高度的夥伴。但是今天在面對著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都是在心中念念不忘神聖天堂安危的銀狼王,小白是由衷的感覺到無比的敬佩。所以在看到銀狼王的生命走向終結的時候,小白帶領著所有的新人們對著銀狼王深深地一躬,想要藉此表達自己心中的感慨。而所有的新人們,也是徹底的被這位過去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的銀狼王的品格給折服了,紛紛都是彎下了自己高傲的脊樑,為這位老前輩默默地送行。

「你們都看到了嗎,這就是我們老一輩人的活法,希望在千年大劫真正到來的時候,你們這些新人們都是能夠有著銀狼王這樣的覺悟,為了保護我們心中重要的東西。可以捨棄自己的一切。」許久之後,眾人才是抬起頭來。小白環視了一眼並列的站在自己的身後的年輕人們,很是嚴肅的說道。「你們做好了覺悟了嗎?」

「做好了。」眾人異口同聲的大聲地回答道,銀狼王的事情對於他們的衝擊實在是太深刻了。本來他們僅僅是認為發生在千年之前的只不過是一場慘烈的戰鬥,在戰鬥結束了之後便是不會留下任何的東西。但是在今天他們卻是見識到了,千年之前的那場戰鬥,並不像他們想象的那樣的簡單,因為能夠讓銀狼王千年不忘的戰鬥,絕對不僅僅是一場戰鬥那麼的簡單,在那場戰鬥之中還是融入了所有參加過戰鬥的能力者們的靈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