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我的話當成什麼了?」

Home - 未分類 - 「你把我的話當成什麼了?」

蕭凱的語氣冷漠無比。

他一聽見楊艷這話就知道她是完全不相信他剛剛說的話。

他說了戒指裡面沒有食物了就的確是沒有食物了。

不過,就算這楊艷不信,他沒有必要非要讓她信了。

就算這戒指裡面的確是有東西,他也是不會拿出來給他們的。

要給也是只會給安娜的。

楊艷見了蕭凱這鐵公雞的樣子,也氣的一下子就起身往後邊去了。

這不想給她就直說吧,找什麼借口啊!

誰都不信了!

另一邊的沙漠地帶。

「這裡有兩套衣服,你們就將就穿吧。」

李曉美從包里找出了兩套衣服,給了剛剛那一對母女。

居里夫人腹黑狼 這衣服是她的,但是那女孩的小衣服則是蕭喬景的了。

「謝謝你們,真是謝謝了。」

女人還在不停的道謝,而安娜從回來之後也就沒有怎麼說過話,她倒也是不介意。

對著這些人就開始道謝,而那個小女孩也學著自己母親的樣子,對著他們道謝。

「沒事,不用謝,這裡有些水,你們清洗一下吧。」

李幽美拿過來了一個隨身攜帶的小塑料盆,裡面是半盆水,見她們臉上和手上那麼臟,還是清洗一下比較好。

「這些水是不是浪費了?」

就在帳篷里換好了衣服的女人一出來看見那水,頓時有些猶豫,而且現在還是在沙漠了,那水就是更加的珍貴了,要是這些水就被他們給洗手洗臉用了,那豈不是很浪費嗎?

「沒事兒,你們洗吧,咱不缺水。」

李幽美微微一笑。

這對母女都是被安娜承認了,就說明人還是不錯了,所以對他們好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聽李幽美這麼堅持,女人還是很不好意思的就先給女兒洗了洗臉,最後才是給自己洗。

洗完之後,李幽美直接就把水給倒了。

看的女人心裡也是有些不捨得啊。 女人心疼完了后,看著坐在一邊的安娜,表情有些感激。

「謝謝你幫我們。」

女人說著,拉了拉一邊的女兒。

「我叫莫沙,這是我女兒,藍雯,雯雯,謝謝姐姐。」

女人向他們介紹到。

女孩兒也乖巧的道了聲謝。

安娜看了看他們母女,之前他們身上穿的不怎麼好,臉上也是髒兮兮的,但是現在洗乾淨了,看起來還是蠻不錯的,這小孩兒也是粉嫩粉嫩的,而且也是一個萌娃子,怎麼看怎麼順眼。

「我叫安娜,他是我兒子蕭喬景。」

安娜難得微微一笑,同樣是以禮相待。

這個女人在關鍵時候讓她走,憑這麼幾句話,她對待她也應該是另眼相待了。

「這裡是幾個饅頭,咱們這也沒有什麼別的好吃的了,你們就將就一下吧。」

這時,李幽美拿過來了幾個饅頭,塞進了藍雯的手裡。

安娜瞥了她一眼,好像從她回來的時候,這個女人就給變了?沒想到這變化還挺大的。

「謝謝姐姐。」

藍雯甜甜的道了聲謝,那乖巧的樣子真想讓李幽美上前捏上兩把。

藍雯把饅頭分給了莫沙一些,娘倆就像是對待個寶貝一樣愛惜著。

也不捨得吃,看見她倆這小心的樣子,也知道以前過的那都是什麼樣的生活了。

「啊!」

這時,安娜他們隊伍前邊的那些人發出一聲慘叫。

他們整個隊伍頓時看向事發地點。

這一眼望去,全部都是黑茫茫的一片。

這下安娜可算是知道怎麼回事了。

這一片數目繁多的東西竟然是沙漠里特有的蠍子,而且看現在的樣子,一看就知道這些蠍子是變異過的,整個個頭都有成年男子腳的長度那麼長,這個頭還真不是蓋的!

前邊的那幾個人明顯的是被蠍子給蟄了。

可想而知,要是被這樣的東西給蟄了,那會是個什麼感受。

「你們趕緊往後退,不要跟上來。」

安娜帶領著那些人想要繞道走,但是前邊的路已經被堵死了。

只能殺出一條道來。

現在只能看造化了。

現在這裡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普通人,要是想讓他們全部都安全的活著的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如果他們配合的不錯的話,死亡數量是不會有多少的。

但是,這個想法剛剛萌生的時候,安娜看了一眼後邊的人,頓時瓦解。

這些人現在都是掉頭就跑,都是分散開來的,這下好了,她就是想要保住他們那也是不可能的侍寢了。

聽天由命吧。

安娜見前邊的那些人誓死抵抗,陳擎他們也都在一起,看他們用刀砍那根本就是很費力的事情。

一刀下去,那些蠍子很快的就又換了個地方,很多時候都是砍不著的。

而且,安娜好像發現了一個問題。

她剛剛竟然看見了一個蠍子連續對著一個的腳發出了好幾針。

這可讓安娜疑惑了,蠍子不都是只能發出一個毒針么?

難道說,這蠍子的毒針不僅能發出一次?

「安娜,快走!」

安娜還在研究的時候,前邊的馬文昭忽然轉頭,對著安娜大吼一聲。

安娜這才看見,他們周圍已經都遍布滿了蠍子。

這些蠍子離他們的距離不過幾米遠而已。

這想要逃出去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李幽美,你帶著他們從后繞著走。」

安娜對神色著急的李幽美說道,然後提起自己的大刀就上前,和他們一起戰鬥。

爭取拼出一條路出來。

一刀狠狠的落地,一排的蠍子都已經被安娜砍的頭破血流了。

「我們不走,一起幫忙。」

李幽美卻並沒有帶著莫沙幾人走,反而是上前和安娜他們一起戰鬥。

安娜嘴邊忽然露出一抹少有的笑容,這個李幽美真的是不一樣了。

「從左邊突圍,爭取拼出一條路。」

安娜說道。

眾人開始主攻左邊了。

主要是左邊的蠍子沒有其他方向的蠍子多,應該比較好攻擊。

「唐堂,你試一下你的火系異能!」

安娜像是想起來了什麼,對著背靠著他們的唐堂大吼一聲。

唐堂聽見后,立馬扔掉了手裡的金刀,一團長長的火焰發了出去。

安娜看了看效果,見那些蠍子在見了火之後,果然往後退了一點點,而且那攻擊也暫時停止了。

果然,火對他們是可以起到一點點作用的。

安娜看了一眼後邊的那些人,果斷的變成了一盤散沙。

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扔了武器后,一團團的大火在他們的周圍散開。

蠍子們頓時都散開了很多。

「你們快走。」

安娜見那些蠍子散開了一些之後,讓他們趕緊走。

洪七他們也帶頭趕緊跑路了,還有一些人是一直緊跟著他們的,見這裡可能有機會跑出去的時候,也紛紛過來搶路。

安娜的火也是一直沒有保留的發了出來,現在這場景可是不適合有什麼保留的。

「我們不走,就在這裡陪你,要不就一起走。」

在李幽美帶著那對母女和她妹妹走了之後,嚴普和蕭喬景忽然停留了下來。

他一直做不到,看著安娜為他們鋪路,他們是走了,可是安娜一個人還在這後邊苦苦的撐著。

而這時候,那些蠍子明顯的已經把他們給包圍住了。

安娜看了一眼嚴普,沒有說話,然後繼續陷入戰鬥。

隨著時間的越長,她身邊的蠍子也就越多。

她的火,只能保持在一個方向,而其他三個方向就是被漏出來的,這也是一大危險的原因。

而剛剛的那條路,就在他們那些人剛剛出去的時候,很快的就被新蠍子也補上來了。

現在他們的路又被封死了。

要想出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媽咪,我的異能對這個蠍子起不到作用。」

蕭喬景見這緊張的局勢,看見乾爹還在蠍子的另一端著急,試了試自己的異能,卻發現,那道紅色的光線,是直接穿透了那些蠍子,根本就沒有什麼作用。

因此,他的心情也是十分的低沉。

「沒事!」

安娜低沉一聲回答,赤虎的虎嘯對於蠍子們也是沒有作用的,而巨蟒的毒氣對於這本身就有毒的蠍子們來說,那就是更不在華夏了。

唯一還有點用處的就是雀凰了,那一招就發出了上百了羽毛,都射向了蠍子們,但是蠍子們的尾端都很適時的移到前方把最關鍵的地帶給擋住了。

「安娜,這下怎麼辦?」

燕鷗看了看著一望無際的蠍子,什麼時候這蠍子這麼多了?

是不是整個沙漠的蠍子都給跑過來了?

「我也不知道。」

安娜沉聲回答。

她怎麼知道該怎麼辦?

在這時候,只能祈求上天不要讓自己死的難看了。

這都有上百萬的蠍子了,這讓她一個人怎麼對付?

雖然是個藍階的異能者了,但是寡不敵眾!

今天,就等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