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宇實在是無語了,這再怎麼問,柳冰狐就是不回話,這讓姚宇很是尷尬。

Home - 未分類 - 姚宇實在是無語了,這再怎麼問,柳冰狐就是不回話,這讓姚宇很是尷尬。

「喂,柳冰狐,別人問你話呢,你怎麼不說話,你不知道這是很不禮貌的么?」王曉玲不悅的說道,姚宇好歹也是自己的男朋友,你這個態度,自己的臉面往哪擱啊。

可是柳冰狐還是沒有回答。

「你、、、、」王曉玲一陣氣結,說不出話來。

「額額,有人啞巴了,不會說話了額。」藍雪兒這時候說道。

聽到藍雪兒這麼說,王曉玲的心情才變得好一點。

「你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么?」柳冰狐突然冒出這麼一句,倒是把三人給震驚了一下。

看著柳冰狐,姚宇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冰狐,你沒事吧?」姚宇沒有回答柳冰狐的話,而是關心的問道。

「你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么?」柳冰狐繼續問道,似乎沒有聽見姚宇的問話一般。

「我相信有鬼額,我上一次和師傅就看見過,長得真噁心。」藍雪兒說完還吐了吐舌頭。

「我相信。」王曉玲既然知道姚宇是修鍊者,那麼什麼神魔之類的也有了,鬼就不在話下了。

「好,很好,既然你們相信有鬼,那麼你們也去做鬼吧,哈哈、、、」說完還很陰森的笑了笑。

聽到柳冰狐的話,姚宇頓時覺得不好,連忙大叫道:「玲,你和雪兒先離開這裡,冰狐中邪了。」說完還閃身擋在了兩女的前面。

「已經來不及了,你們誰都跑不掉,乖乖做我的晚餐吧,哈哈、、、」柳冰狐眼神凌厲的說道,說完手一揮,頓時姚宇三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周圍的景色漸漸的開始扭曲,接著在他們頭頂形成了一個漩渦,原來的吊燈已經消失不見了。

接著三人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啊」藍雪兒突然傳來了一聲喊叫。

「師傅,你看下面,真的好漂亮額。」藍雪兒還天真的說道。

姚宇向下看去,也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姚宇發現此刻他們正站在一座山峰的山頂,至少也有海拔七千米的高度,山峰的四周雲霧繚繞,就宛如仙境一般,而更讓姚宇吃驚的是,在他們的對面,竟然在半空中出現了一條高達九千多米的瀑布,飛瀉的水流從天空直瀉而下,遠遠看去就像是天被通了一個窟窿似的,巨大的水流就像是要把姚宇他們吞掉一般,這恢弘的氣勢,此刻讓姚宇覺得自己是那樣的渺小。

「這是什麼地方啊?」王曉玲則是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還是先觀察一下情況再說。」姚宇回答道。

看著瀑布的水流入深不見底的山腳,偶爾還有幾滴水濺在了姚宇的臉上,頓時傳來一陣冰涼的感覺。

「你們就在這裡呆著吧,在這虛之幻境里,你們是就乖乖的等死吧,哈哈、、、、」柳冰狐的聲音頓時從四面八方傳來,給姚宇的感覺就像是柳冰狐充斥在整個空間一般。

「等等,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抓我們。」姚宇大聲的問道。

過了一會,柳冰狐的聲音才響起。「我是鬼界的鬼將影魅,至於我為什麼要抓你們,因為你剛剛殺了我的手下綠魔,綠魔雖然死不足惜,可是你卻破壞了我的大事,不殺掉你,難解我心頭之恨。」柳冰狐略帶憤怒的說道。

「原來那個綠魔怪是你的手下,一人做事一人擔,這事是我做的,不關她們的事,你把他們放了,你喜歡玩,我就陪你你慢慢玩。」姚宇說道。

「你認為我會放了她們嗎?要怪就只能怪她們和你有關係。」柳冰狐說道。

「哼,卑鄙小人,有本事出來光明正大的決鬥。」姚宇憤怒的說道。

「我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你們還是乖乖的呆在這裡吧,我要讓你們自生自滅,哈哈、、、」柳冰狐有些得意的說道。

「額,原來怕不是我的對手,所以才使用這些陰損手段,把我關在這裡啊,真是無膽之鬼,膽小鬼這個名頭倒是挺適合你的嘛,哈哈、、、。」姚宇有些嘲諷的說道。

「閉嘴,這是戰略,不是什麼手段,好了,你們就在這裡乖乖的呆著等死吧。哼、、、、」柳冰狐憤怒的說道。

「切,膽小之人總有理由為自己的膽小開脫。」姚宇繼續用言語刺激道。為的就是讓影魅放自己出去,這樣就可以避免自己找出口了,姚宇知道這裡肯定有出口可以出去,不過什麼時候找到那就不知道了。

可是半天都不見有人回答。

「玲,雪兒,我們現在走吧,先下山去找找看有沒有出口。」姚宇轉過頭來對著兩人說道。

「恩。」王曉玲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好唔好唔,又可以探險了。」藍雪兒確實興奮的叫道。

這讓兩人一陣無語。

果然是傻人有傻福啊,姚宇心想。

「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個地方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啊?」姚宇卻是突然的說道。 「什麼地方不對勁啊?」王曉玲疑惑的問道。

「你們看看周圍的雲霧,這座山峰至少也有七千米以上的高度,可是我卻連一點寒冷之意都感覺不到,這讓人覺得很詭異。」姚宇說道。

「對額,我怎麼都沒想到。可是這本來就是幻境,有怪異之處也很正常啊。「王曉玲卻是不以為然的說道。

姚宇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不,不是這樣的,雖然這是幻境,可是平時我們能夠看到的地方,一般都是正常的,要是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這破綻也太容易被發現了,那麼這個幻境還有什麼奇幻可言呢?」姚宇解釋著。

「對額,可是這和出口有關係么?」 修真狂少 藍雪兒這時候插嘴道。

「這個就不清楚了,我們必須先查看一下才知道,走吧,先下山再說。」姚宇說道。

說完姚宇就觀察了一下四周,發現在左方有一條小路沿著下山,雖然道路有點狹窄,小路的周圍都是零零落落的山石,看起來似乎很難下山,不過有路總比沒路好吧。

「我們沿著這條路走吧。目前看來只有這一條路下山了。」姚宇說道。

兩女同時點了點頭,不過藍雪兒又說了一句:「探險隊,出發。」說完還高舉起了手,就像是發起衝鋒的戰士一般。

兩人又是一陣汗。

於是三人一起向著山下走去。

海拔七千米的高度,可不是鬧著玩的,修鍊聖地峨眉山僅僅只有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度,可是卻足以把一個壯漢累得趴下,那連綿起伏的山脈,走起來可不是鬧著玩的,更何況現在是七千米,而且有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子了。

走到半山腰的時候,王曉玲一遍喘著粗氣一邊說道:「宇,我快累死了,要不休息一會吧。」說完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師傅,我也好累額,我要抱抱。「藍雪兒也說道,同時還伸出了自己的雙臂。

姚宇直接無語,還抱抱,她當自己多少歲了啊。

「剛剛興緻最高的不是你么,現在怎麼喊累了。」姚宇說道。

「可是腳好痛啊。」藍雪兒坐在了一塊石頭上說道。

當然姚宇現在什麼事都沒有,這點山路對自己這個修鍊者來說簡直就是輕鬆加愉快。

姚宇沒有回答藍雪兒的話,而是關心的問著王曉玲道:「玲,你怎麼樣?要不待會我背你下山吧。」

「我沒事,就是有點累,休息一下就好了。」王曉玲笑著回答道。

而在這時,藍雪兒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

休息了一會,姚宇起身看了看天說道:「我覺得我們在天黑以前下山比較好,不然我不知道會有什麼未知的妖魔或者危險出現。」

「恩,那我們走吧。」王曉玲也站起身來說道。

「為了早點下山,我看我還是背著你下山吧。」姚宇說道。

「額,那好吧。」王曉玲知道現在也不是扭捏的時候,於是很是羞澀的騎在了姚宇的背上。

「雪兒,我們走吧?」姚宇轉過頭對著藍雪兒說道。

「額。」藍雪兒淡淡的回答道。

說完三人就繼續向著山下走去,藍雪兒跟在兩人身後,看著兩人的背影,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

雖然這是虛之幻境,不過正常的一切還是很正常的,比如說天色的變化還是沒有什麼怪異的地方的。

當三人走到山下的時候,天色已經是黃昏時分了,「我們得找一個住的地方,晚上可能還有許多未知的危險。「姚宇說著就繼續向前走去。

走到半路的時候,王王曉玲堅持要自己走,姚宇才把她放下來。

就在姚宇帶著兩人走過這個山頭的時候,眼前的景色讓三人大吃一驚。

雲霧繚繞的熱帶雨林,一眼望不到盡頭,高大的針葉林,每一棵看起來足足有二十丈高,裡面還有數不清的藤蔓盤砸在其中,為雨林更添了幾分神秘。

姚宇看了看四周,「看來目前我們只有這一條路了,我們繼續向前走吧。」姚宇說道。

於是三人翻過山坡,繼續向前走去。

三人走進雨林,才發現這裡的一切和外面截然不同,最明顯的就是溫度了,外面的溫度是一片暖和,就像是春天的氣溫一般,而進入雨林之後,就像進入了冰窟窿,陰寒的要命,姚宇是修鍊者,自身的抵抗力比普通人高了很多,不覺得有多冷,而王曉玲和藍雪兒進入了雨林之後,就只打哆嗦。

「宇,這裡好冷啊,我感覺就像是走進了冰窖一般。」王曉玲說完還拉緊了自己的衣服。

「對啊,我也覺得好冷額。」藍雪兒也贊同的說道。

「是么,那你先把我的衣服穿上吧。」姚宇說完就脫下了自己的外套,遞給了王曉玲。

「你不冷么?」王曉玲看著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襯衫的說道。

「你知我和其他人的差別吧,我怎麼會有事呢?」姚宇神秘一笑說道。

王曉玲想想也是,姚宇是修鍊者這點寒冷還不在話下,於是就接過了外套,披在了自己的身上,這才感覺好一點。

「雪兒,你感覺怎麼樣?」姚宇關心的問道。

「額,我沒事,我只是覺得天氣稍微比較涼一點而已,沒什麼的。」藍雪兒無所謂的說道。

「恩,那我們繼續走吧,不穿過這片雨林,到了晚上,這裡將會比外面更加危險,搞不好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姚宇嚴肅的說道,這倒不是姚宇嚇唬她們,姚宇故意說得比較嚴重一點,也是為了讓她們引起警覺,更加小心一點而已。

「啊,宇,不會這麼嚴重吧。」王曉玲有些恐懼的說道。

看見王曉玲有些緊張的神色,姚宇知道可能是自己的話說過了,於是安慰道:「放心,只要我在你身邊,沒事的。」姚宇做了一個放心的眼神。

王曉玲緊張的心情這才變好一點。

由於雨林里的霧特別濃,能見度不足五米,這就大大的減慢了他們的前行速度。

再加上雨林里的樹木茂盛,這就更使得他們小心翼翼了,幾乎每走一步,姚宇都要觀察一下周圍的情況再走下一步。

眼看著天色越來越暗,當姚宇三人走到了雨林中還算是比較開闊的地帶的時候,姚宇就停下了腳步。書開闊,那也是相對而言,其實這裡只不過是方圓五丈不到的一片草地而已。

「我看我們今晚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吧,這裡比較開闊,在晚上危險性小一點。」姚宇建議道。 兩女倒是沒什麼異義,姚宇怎麼說她們就怎麼辦了。

「你們就在這裡呆著,我去找找看有沒有什麼吃的東西,早去找一些禦寒的東西來,我估計天一黑,這裡就會很冷,你們是抵禦不了這裡的寒冷的,而且在這個雨林中,晚上切忌不要有光亮的東西,那樣就會吸引很多野獸來,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姚宇嚴肅的說道。

「額,師傅你就放心吧,我們不會亂跑的。」藍雪兒帶頭說道。

「你去吧,我們會照顧自己的,倒是你,這裡野獸比較多,特別是一些帶毒的毒物,你一定要小心點。」王曉玲有些擔憂的說道。

「恩,我知道了,你們自己小心點。」說完姚宇就直接騰空而起,向遠處開始搜尋食物和禦寒之物。

等到姚宇走後,藍雪兒萬分驚訝的說道:「師傅好厲害額,竟然會使用騰空之術。」

王曉玲心裡也很驚訝,雖然她已經知道姚宇是修鍊者,不過當她第一次親眼見到姚宇騰空飛行的時候,心裡還是很吃驚的。

不過她也開始高興,因為自己的男朋友是修鍊者,這還不夠牛逼么。

於是兩人趁著天還沒黑,就在周圍隨便拾了一點柴火,開始升起火來。

兩人圍在了火旁,「玲姐姐,我覺得師傅有點怪怪的額?」藍雪兒說道。

「怪怪的,我不覺得啊,哪裡怪了?」王曉玲疑惑的問道。

「師傅好像認識社會上什麼人一樣?我總覺得每一次縣城裡的人都特別的恭敬他,難道他們在搞基。」藍雪兒說道。

「噗嗤」,王曉玲笑了起來。「是么,雖然我也觀察到這一點,可是也不是你說的那麼噁心吧。」王曉玲笑著回答道。

「額。」藍雪兒輕輕回應了一聲,就不再言語。

….

剛開始的時候,姚宇是沿著東方一直飛行的,可是往前飛行了幾萬米,除了那一眼望不到頭的針葉林之外,就沒其他的什麼東西了,由於這些灌木長得過於的茂盛,就掩蓋了地面上的一切,這使得姚宇只能大概的看一下下面的景色,卻不是很清楚。

已經飛行了半個時辰,姚宇都沒有還遭到什麼吃的東西,沒辦法,姚宇只好降低了飛行高度,開始往回飛,在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吃的或者是禦寒的東西,就像是動物的皮毛什麼的。

又沿著原來的方向向回飛了一萬多米的時候,姚宇突然察覺到地面上有什麼動靜,就立即慢慢的向地面靠近。

姚宇飛到了一棵樹上,藏在了樹冠上,觀察著下面的一切動靜。

突然,姚宇有一種強烈的不好的感覺,這就像是那一種死亡的味道,讓姚宇心裡一百二十分緊張起來。

「唦唦」,伴隨著和樹葉摩擦發生的聲音,似乎正有什麼東西向著自己的方向靠近,姚宇看向發出聲音的方向。

「颯颯、、、、」,等到那個東西完全呈現在姚宇眼前的時候,姚宇驚呆了。

這是什麼怪物,這是姚宇看到女怪物的第一反應。

這是一隻身高三米,人頭的蠍身的怪物。

難道是凱撒大帝,或者是魔蠍大帝,這個地方還有這種怪物,以前自己也在電視上看見過電影里拍攝到和它類似的怪物,不過那是道具裝的,和現在的情況相比,那簡直就沒有可比性啊。

人頭蠍身的怪物開始慢慢的向前爬著,像這種可以說是魔獸的東西,在姚宇沒有弄清楚魔蠍的實力之前,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比較好。

可是姚宇怕什麼,就偏偏來什麼。

人頭蠍身的怪物爬到了姚宇正下方的時候,突然停住了腳步,並且抬頭向上望著,正好看著姚宇藏身的方向,剛剛還沒有看清楚怪物的樣子,現在他的頭正好對著姚宇,當姚宇看見他的樣貌的時候,心裡一驚,這哪裡是什麼人頭,它只不過只是有一張人臉而已,它的眼睛小的米粒一般。簡直就就可以說沒有眼睛,他的鼻子就跟貓頭鷹的嘴一樣,鼻子向上凸起,鼻尖卻像是被什麼壓過似的,居然還帶勾的,嘴巴就和人的嘴巴沒什麼區別了。

不過最可怖的地方不是鎮邪,而是它的嘴角邊處,竟然還有兩個開口,就像是還有兩個嘴巴一般,嘴邊還長滿了黃色毛,而且還有綠油油的口水,弄得姚宇胃裡一陣翻騰。

「出來吧,別鬼鬼祟祟的。」魔蠍望著姚宇藏身的地方,突然說道。

靠,還會說話,這特么還真是怪物,姚宇既然知道魔蠍已經發現自己。也就不再遮遮掩掩,縱身一躍,就從一百米高的樹上來到了地面。

「人類!!!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地方?」魔蠍質問道。

「你又是什麼人,為何出現在這裡?」姚宇沒有回答魔蠍,而是反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