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其他幾個嘍啰似乎也聽懂了中文,都紛紛大笑起來,也許是被楊冰的幽默逗笑,渡邊臉上卻是顯得很難看,他冷哼一聲舉起了自己的右掌。(未完待續。。)

Home - 未分類 - 「哈哈哈!」其他幾個嘍啰似乎也聽懂了中文,都紛紛大笑起來,也許是被楊冰的幽默逗笑,渡邊臉上卻是顯得很難看,他冷哼一聲舉起了自己的右掌。(未完待續。。)

… 這事兒得往回倒一點兒。

江佑一讓正如去了執行局,他自己轉身也重回了醫學院。可等他找到洛奕清的時候,卻發現她有點兒愁眉苦臉的模樣。上前一問這才知道,剛剛常思奇已經來過了。

不過他這次來是奔著花四娘來的。

李四重傷,至今未醒,花四娘她那整副心思也都是撲在李四的身上了。能用的手段,能使的對策,能給的丹藥是全用過了,可無奈李四那是傷及了根本,至今尚無寸進。

不過常思奇這次過來是帶著一個上古絕本的醫書,這醫書還是葉帝張三從老監事的藏庫里找出來的。

當時張三為了能找到有助於醫治李四的對策,他把老監事有關醫學的藏書筆記都搬回來了。這些天一直在翻查,有些手段似乎有用,但太過激進,張三就先羅列在一旁。他是想等真的一個穩妥的辦法都找不到后,再拿去請四娘做決斷。

可是思奇瞧見了,剛開始他也沒特別的在意,可等他把夏完淳打發走後,他來來回回的兜步子就把這事兒又想起來了。

蔡玲玲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跟夏完淳說了,自然也是提起過秋雲中毒的事兒。

所以說常思奇他也能猜的到江佑一讓正如去執行局后,他肯定會再去醫學院。

於是,常思奇他跑到張三的書架那兒翻出一本醫書來就先去找花四娘了。

李四的傷那一直是四娘心頭最重要的事兒,所以常思奇把醫書一掏,四娘就乖乖的跟他走了。

那剩下來的就只有洛奕清和蔡玲玲再加一本四娘的筆記了。

洛奕清懂醫藥,但畢竟也只是個半路出家的學生,蔡玲玲雖然也懂一些,可是藥理部分她就弱了。所以要研究秋雲所中的毒藥,花四娘才是那唯一的主心骨。等江佑一過來時,這唯一的主心骨都被拐跑了,就剩下一本極其精簡的筆記,大伙兒也都只能幹瞪著眼,滿腔的無語。

最後還是洛奕清說話了,「罷了,我看著筆記來研究吧,就是得多廢些日子了。」

「也只好如此了。」江佑一也只能嘆口氣。

他當時本來還對這執行局裡頭抱著點兒期望,可回來聽正如這麼一說,他心裡頭是又氣,又寬慰。

氣的是思奇誠心壞他的事兒,但寬慰的是思奇並沒有把事兒做絕了。

這兩條線,他都還是留著一線希望的。「也罷,事情咱能做的都做了,路也算是沒被堵死,接下來就只有交給時間了。」

江佑一剛這麼感慨了一聲,正如就說道:「就怕是沒有時間了啊。」

還是姚爺告訴她的,就死因為這個飛賊的事兒,執行局的公信力受到了不小的挑戰。錯抓蔡玲玲后更是有人拿這事兒做文章,鬧到學委會去了。

老城主也是難辦,要搞改革就必須得到多方勢力的支持,所以他也不能一意孤行的壓下來。所以學委會最終特批,三日後提前舉辦公開票選,重新定序。

也就是說,時間只剩下三天了,其中還包括著著今天。

今天就剩下個晚上,後天就開公選,留給咱們的時間可是真不多了。如果在公選前不能搞定,那就等著姚爺被拿下位置,把執行局這麼一個最重要的武力部門拱手讓人。

那這也就意味著,城主將徹底失去全盤掌握學城的機會。

其實說起來,江佑一對城主並不熟,甚至這麼多天了,他都沒見過城主的面兒,但是他打從心裡對這位老城主抱有一種好感。

至於這位城主是誰?江佑一他並不清楚,但是從他推行的改革、施展的抱負都可以看出,這是一個胸有奇才,志有鴻韜的大人物。

而且他周圍的那些人也都對那位老城主表現出一種敬重,所以江佑一下意識的就相信這位老城主是一個好人。

對城主的信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出於對學城的考慮。

炮灰的燦爛春天 江佑一是打小聽獅王講故事長大的。

在那些故事裡,道理很多,但是有一條讓佑一記憶非常深刻。天下事,合則兩利,分則兩害。小到一個組合,大到一個國家,莫不如此。當時他還問獅王來著,既是如此,那為什麼神國還要劃分五境。

當時那個化身酒鬼的獅王回了一句意味頗深的話,成事者一,共治者久。

這句話後半句的意思是,事業順了,一群人協商共治,相互平衡,才能長久。

但是前半句說的就是,成就事業,幫手可以很對,但是決策者只能是一個人。

學城要改革,要發展,要進步,那就必須讓老城主全盤掌控。再者說了,刀槍裡頭出政權。無論是從私人交情,還是從政治角度來考慮,執行局是絕對不能丟的。

那這可就真要命了。

兩條可以主動出擊的近路被掐住了,咱剩下的牌雖然不差但都得等。本來想著把事兒鬧大了,再丟石頭下去,他們肯定會出馬腳,但是如今時間上只剩下三天,那麼他們一定會先把這三天熬過去的。

有什麼問題都等到三天後解決,但問題是到那會兒了就算露出馬腳,也為時已晚了啊。

江佑一陰沉著臉,來回的踱著步子,這氣氛凝重的讓正如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就這樣,一直從日落西山,月上枝頭,夜色漸深,群星閃爍,飯點兒都過了,忽然那門吱呀一聲,讓人給推開了。

門兒一開,那就是滿鼻子的酒味兒,伴著酒味兒進來的是郭大爺的幾個學生。

他們還扶著一個人,不用想,那就是老瘋子。

正如一瞧老瘋子那醉樣兒,當時那就氣都不打一處來。

好嘛,咱們在這兒著急上火的,他還跑去喝酒了他,心怎麼這麼大呢!

罵歸罵,但人還是走了過去,把老瘋子接了下來,送到床邊兒,然後也就不管了。

佑一倒是愣了愣,印象中這老瘋子可還從來沒喝過這麼大的酒。

不過沒一會兒,郭大爺他也來了,也是一身的酒氣兒。進門兒就嚷嚷著,「誒呦我去,你家這瘋子今兒是怎麼了,上課壓力大,也不至於這麼反常吧!」

江佑一腦子像是閃過一絲靈光,一拍手,大喊一聲:「我知道了!」 在渡邊龍一的一聲令下那些嘍啰們齊刷刷的舉起了手中的衝鋒槍,這個動作讓楊冰一愣,這幾個名為海盜的傢伙,行事作風雷厲風行怎麼看都是受過特殊訓練的軍隊。

日本作為世界第二強國,日本人幾乎不可能會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去落草為寇,這幾個軍人為何挾持自己的人民去荒島,難不成楊冰忽然想到了什麼,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等等!」楊冰喊了一句,「這麼多人為什麼偏偏要殺我一個?」

「因為你是中國人,據我所知,你們的血肉之中都含有劇毒,所以,對於我們沒有任何價值,我能告訴你的就這些了,準備好受死吧。」

啪啪啪!槍聲響了起來,隨後是一陣陣的慘叫,那些嘍啰們手中的槍竟然全部炸膛,他們的雙手被炸得個稀巴爛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這怎麼可能?」渡邊龍一的瞳孔瞬間放大,如果說一把槍炸膛還說得過去,所有都炸了那麼問題就只有一個,他看著安然無恙的楊冰,眼神中露出了一絲驚恐。

「渡邊先生。」楊冰笑容可掬走到他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航線不變,計劃不變,帶我去你們的南太平洋基地。」

「不可能!」渡邊龍一的果斷拒絕讓楊冰很是驚訝,他以為渡邊這種人只要在實力上壓制,他就會服服帖帖的幫你效力,渡邊拿著一把匕首朝著楊冰沖了過來。

「哼找死!」楊冰一拳狠狠打中了渡邊的腹部,他的身形飛出老遠,撞擊在船艙牆壁上,口中噴出一口血之後,耷拉著腦袋昏迷了過去。

楊冰一把提起渡邊就像抓小雞一樣:「敢違抗我的命令是吧,信不信我把你扔到海里去喂鯊魚。」

「大日本帝國的勇士是不怕死的。支那人劣等人。」渡邊說出一系列羞辱的話語,這讓楊冰陷入了沉思,渡邊龍一的反差怎麼那麼大,荒島上到底有什麼可怕的存在,他現在所做的一切無非就是為了尋死。

「渡邊先生既然要你要尋死,那麼我就成全你。」楊冰手中出現幾粒種子。這種子之上還散發著黑氣,這正是陰靖國神社找到的魔界植物種子。

「不要,不要!」渡邊發出一陣陣的哀嚎,那些散發著黑氣的種子使得他靈魂都在恐懼,雖然不知道這種子是什麼,可是,知覺告訴他吃了這個之後必然會死的很慘。「我願意服從你的命令。」

「很好,現在你和你的屬下都乖乖聽我的,別妄圖耍什麼花樣。」楊冰鬆開了手。渡邊從楊冰手中滑落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唯唯諾諾的點了點頭。

當楊冰回到船艙的時候,而且還是安然無恙,那些乘客們都很是驚訝紛紛出言呼救,原本茫然的眼神露出了無限的希望,楊冰卻是不理會他們,獨自坐在船艙椅子上。而渡邊則是在他對面站著。

「告訴我荒島上到底有什麼秘密?」

「先生,我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一個地位很低的小兵,我只要服從命令就行了,至於,抓這些人去島上是什麼目的,我也不清楚,以前我們就抓過不少東南亞國家的人。可是,從來沒有抓過日本人也沒有抓過中國人,一方面是東南亞那些弱國的政府對於丟失的漁民是不會太關心,至於為什麼不抓中國人,你應該知道原因的。」

楊冰搖搖頭笑了笑。不抓中國人不是因為政府關心民眾,而是因為國人都是劇毒體質不適合成為實驗品,這個說法聽起來顯得非常滑稽可笑。

船隻行駛了幾天之後,一路上氣溫驟降,此時的南半球是冬季,中午時分抵達了目的地的時候,這片海域還下起了鵝毛大雪。

楊冰站在甲板上看著個南太平洋孤單的島嶼,此時那個島嶼已經被大雪覆蓋,眼前的這個島嶼在地圖上根本就無法找到,幾乎都要靠近南極洲了。

根據渡邊龍一的說法,他們的船靠岸之後,會有人來和他們接頭,他們只要交接完人質之後,接下來就不關他們的事,他們就可以在島上盡情的享受生活,這個島嶼雖然偏僻封閉,卻是什麼娛樂設備一應俱全,儼然是一個世外桃源。

按照渡邊龍一的計劃,他們先上去和那些人碰頭,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而楊冰就混在人群之中,和他們一起被帶往基地深處,這個計劃聽起來是不錯,不過,楊冰絲毫不相信渡邊,這個陰險毒辣的傢伙肯定不會那麼聽話。

就在小島的岸邊站著一排荷槍實彈的隊伍,他們都穿著厚厚實實的藍色軍裝,看不到他們的真面目,不過,這些人的身材都是非常高大,絕對不是亞洲人種。

渡邊龍一從船上跳了下來朝著領頭的一個揮了揮手,熱情的用英語和他們打了打招呼,隨後那些乘客被帶上了岸,可憐那些乘客此時還是穿著夏天的衣服,在南半球的冬季他們被冰冷的海風吹著瑟瑟發抖。

人群中發出一陣陣的哭泣之聲,此時的他們本應該是在北海道享受著愉快的時光,卻是莫名其妙在日本的內海被海盜給綁架送到了這個荒無人煙的地方。

就在所有人質被帶下船之後,渡邊還來不及鬆口氣,噼里啪啦的槍聲響起,渡邊和他的手下被那接頭的軍隊射殺,渡邊睜大著雙眼倒了下去,他不知道自己的叛變怎麼會被發現。

其實,殺死渡邊的原因不是別的,而是,因為這次綁架的是日本人,而渡邊他們也是日本人,為了安全起見,這個島嶼的主人才下達了殺人滅口的決定。

槍聲響起之後,那些人質發出一陣陣的驚呼,那個領頭的日本船長和水手們第一個朝著島嶼深處跑去,船長和水手們保持的體力是最好的,他們的在死亡威脅下爆發出來驚人速度。

那些接頭的卻是沒有開槍也沒有追逐,只是眼睜睜看著他們逃跑,就在他們跑到沙灘和叢林交界處的時候,幾隻灰色的物體從密林中鑽了出來,那幾個逃跑者隨後便被拖入了叢林深處發出一陣陣哀嚎,哀嚎連呼嘯的寒風都無法掩蓋。

其中一個領頭的用英語說道:「我警告你們,不要妄圖逃跑,這個島嶼上沒有任何安全的區域當然除了基地之外,你們只要服從我們,我們可以保證你們生命的安全。」

剛才那幾個灰色猛獸,楊冰卻是看的真真切切,那是一種常見而普通的生物—老鼠,剛才出沒的老鼠體型有狼那麼大,而這個首領的英語帶著濃厚的德國口音,這個島嶼基地是什麼已經是顯而易見了。

楊冰跟隨著人群被押送著朝著密林深處走去,一路上那些變異的老鼠隨處可見,除了老鼠之外看不到其他的生物,也難怪有著這麼殘暴兇狠的生物存在,根本就沒有其他的生物生存的空間。

那些老鼠目光死死盯著人質,不停在跳動著,這是一群飢餓的生物,它們似乎在畏懼著什麼,只敢在保持一定距離騷動著,這些軍人身上一定攜帶著讓老鼠恐懼的物品。

這個小島範圍並不大,走了十幾分鐘之後,所有人被帶入了一個山洞,洞穴走道顯得很寬敞,地面也修理的非常平整,兩邊的牆壁上掛著明亮的電燈。

洞穴也不是很深大概只要一百多米,很快就走到了盡頭,盡頭大概是一個直徑大概五十米左右的圓形廣場,而洞頂的天花板上刻著一個很大的佛號。(未完待續。。)

… 當然那個符號不是佛號,楊冰看著那個納粹標誌臉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又一個納粹基地,根據自己得來的資料,納粹總共在世界各地擁有五個科研基地。

阿爾卑斯山脈和湘西的基地,一個被楊冰所控制,另外一個被中國-軍方控制,而東京都那個雖說有歐娜參與,卻只是美軍基地並非屬於德國,眼下這個南太平洋基地自然是第三個了,那麼還有兩個會在什麼地方呢?

「日本的公民們!」一個聲音在洞穴中響起,圓形廣場的正前方的高台上出現一個身影,一個金髮女子,年紀大概三十左右,一身紫色華服將她裝扮的雍容華貴高貴美麗。

這個女人身上帶著一種無法抵擋的誘惑力,日本人對於自己愛色本性是從來不掩飾的,當場就有不少人看的是嘴巴張得大大的,口水都要掉地上,女人的美麗使得這些日本男人忘記了自己危險處境。

那女人不理會那些男人吃人的目光依舊是不緊不慢說:「我的名字叫做mermaid,你們可以叫我m夫人,是這個島嶼的所有人,在這裡你們將會得到充足的自由和尊重,當然前提條件是你們必須遵守我們的規則。」

mermaid?美人魚!楊冰看著這個美麗的歐洲女人心中思緒萬千,德國的海外基地的負責人怎麼都是女人,而且是美麗的女人,賽琳娜是美女,歐娜年輕的時候是美女,眼前這個沒有穿軍裝的美人魚更是貌若天仙。

女人說的是英語,日本人的英語普及率非常高,所以。所有人都聽得懂,m夫人話音剛落,就有一個日本男人問道:「美麗的夫人,請問你來自哪個國家?是不是德國?」

美人魚搖搖頭,對於那個帶著戲謔語氣的人,她沒有絲毫生氣的意思。用緩緩的語氣回答著:「我不是德國人,我的家鄉是世界音樂之都。」

「太棒了,夫人,我想我們一定會度過一段愉快的時光。」那個日本男人隨後用日語對著其他的人說了一句什麼,引得其他的人一陣哄堂大笑,笑聲中充滿著淫邪的意味。

「這群愚蠢的日本人!」楊冰心頭冷笑著,「你們以為千方百計把你們從日本抓過來是為了看美女,船長屍骨未寒,這些人幾分鐘就把恐怖拋到九霄雲外。」

更好笑的是那些日本女人。他們的丈夫變成這樣,她們卻是沒有一個人出來阻止,早就聽說日本女人為夫命是從,這下算是真正見識到了。

「日本客人們,現在南半球是冬季,我們給你們都準備好了所有一切,等下我們的士兵會給你們安排好,你們接下來要做的是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做一個好夢。」

在美人魚的安排下,所有人被安排好了房間。楊冰進入自己房間之後,對於這裡的環境非常滿意,各種設施配套非常齊全,居住環境非常舒適。

楊冰仔細檢查了一下房間,沒有發現有監控設備存在,他洗澡之後隨意換了一件合身的衣服。不得不說這個美人魚的確做到了尊重和人道,所有的人質都沒有被強制搜身之類的。

楊冰將自己的重要物品放入懷中,他在想著一個問題,阿爾卑斯研究不死戰士,湘西基地研究生化猛獸。而東京美軍基地研發遠古怪獸以及科技殭屍戰士。

這個基地的功用會是什麼呢?楊冰忽然想到了島上那些兇殘的食人鼠,不過,楊冰可不認為這個基地費了那麼大心血只是研究一些老鼠,那些老鼠恐怕只是低等的研究成果。

島嶼研究會是什麼呢?楊冰略微思索了一番,忽然想到了那個美人魚,不是想起她的美貌,而是她的名字,海洋科技?楊冰恍然大悟一定是這樣,沒有什麼地方比這兒更加好研究海洋生物科技更適合。

就在楊冰想著下一步對策的時候,門外響起敲門聲:「先生,現在是晚餐時間,請你在五分鐘之內趕到餐廳就餐,我們準備好了各種不同的日本食物。」

楊冰趕到了餐廳之後,餐廳之內已經坐滿了人,日本人的時間觀念非常強烈,而楊冰則是最後一個趕過來的,他隨意找了一個偏僻的座位坐了下來。

餐桌上擺放著壽司生魚片一系列日本食物,生魚片的魚腥味讓楊冰捂住了鼻子,他最不喜歡的味道就是魚腥味,更別說叫他生吃魚。

「尊貴的客人們?」美人魚端著一杯葡萄酒舉起說,「接下來的時間,你們享受美好的晚餐吧,感謝上帝讓我們有了一個美好的夜晚。」

這些日本人在船上的時候沒有吃一頓安穩的,眼下這種看似安逸的環境讓他們都鬆了一口氣,在美人魚的盛情難卻之下,所有人都開始大口大口吃著食物。

楊冰隨意吃了兩口,除了生魚片之後,其他的日本食物還是非常不錯的,吃了一點食物下肚子之後,楊冰看了看四周發現,此時的餐廳除了美人魚之外,沒有其他的士兵。

這美人魚穿梭在人群之中不時的給日本人們敬酒,那些色鬼們個個淫笑著還不時的在美人魚身上蹭了蹭吃吃豆腐,而美人魚倒也是沒有排斥的動作。

晚餐進行了片刻之後,忽然,有一個日本人-大叫一聲倒在了地上,他死死捂住自己的肚子,然後在地上打滾著發出一陣陣慘痛的哀嚎。

食物中毒!其他人這才意識到這根本就是絕命鴻門宴,隨後一排排的人倒了下去,一陣陣慘絕人寰的哀嚎聲不絕於耳,那些日本男男女女們身上發生了巨大的異變。

他們的皮膚在萎縮,隨後一塊塊的鱗片取代了皮膚,他們的手掌之間長出了蹼,脖勁處開始裂開,一塊塊的血肉直往地上掉,脖子處生出了兩個魚鰓,不到十分鐘,所有的日本人全部都變成奇形怪狀的魚人怪。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美人魚依然是那副處事不驚的表情,那些變異的日本人紛紛從地上爬起來長大嘴巴朝著美人魚撲去,口中的牙齒依然沒有變化的。

美人魚不慌不忙取出一個海螺輕輕一吹,那些魚怪都停住了腳步伴隨著海螺的音樂徘徊著,在美人魚的指揮下,魚人井然有序的朝著門外走去。

「perfect!」美人魚乾完這一切之後說了一句,然而,隨後她的目光落在餐廳那偏僻的角落之時,她那美麗的瞳孔瞬間放大,那裡竟然還有一個人,沒有產生異變的人,而且他還在不緊不慢地吃著晚餐。

「你好,女士!」楊冰意識到美人魚已經注意到了他這個倖存者,於是從座位上緩緩站了起來,「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我不能想象這些人所能承受的痛苦,感謝你的晚餐,或許你應該也吃一些有毒的日本料理。」

楊冰說完之後端起一盆生魚片朝著美人魚砸去,美人魚隨手一揮一個水球出現擋住了楊冰的攻勢,她看了楊冰一眼:「英格蘭英語?你不是日本人?」

「正確,我是歐洲華人魔法師,而且,水魔法是我學習的第一個魔法,在歐洲我打敗了賽琳娜,她現在給我效力,在中國我打敗了歐娜,她現在已經死去,而現在南太平洋基地也應該成為我的私有財產,不僅僅是南太平洋基地,所有的納粹要塞都應該屬於我,告訴我另外兩個基地在哪兒?」

美人魚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她的脖子下一股力道傳來,掐的她一動不能動,連出聲都做不到。(未完待續。。)

… 長夜漫漫,等佑一走後,姚爺他也沒怎麼睡,守在窗邊兒也不知道在張望著什麼。這不知不覺中,天色可就破曉了。幾縷朝陽,很是懶慢,稀稀拉拉的從枝葉竹影間落到了地上,零零散散的,不成光景。

姚爺嘆了口氣,睡是睡不了了,索性就站起了身,走到了院子里。執行局裡的每個執行長都是配有公房的,一般來說是一套兩進的宅院。唯有第一執行長,那是一套三進的院子。

過了街門這頭一進邊兒上是倒座房,這裡頭住的都是他手下的士官。倒座房分兩等,東西兩邊帶著小園子的,那是頭一等,裡頭住著執行長手下兩位執事的親隨,一間屋子裡最多也不會超過四人。當間兒的就是第二等,裡頭是個能睡十三四人的大通鋪,住的就是普通的士官。

過了垂花門,這第二進的院子就是連三間兒的正房,再帶著東西廂房。連三間兒的正房那自然是姚爺的屋子,這東西廂房就住著他的兩位心腹執事。廂房邊兒上還有兩間小屋子,這裡頭住的就是次一等的執事了,比方說姚爺的手下共有六位執事,那兩間小屋子就各自住著兩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