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黑木森林的中央邊界,凈是金屬相擊的刺嗚聲。

Home - 未分類 - 一時間,黑木森林的中央邊界,凈是金屬相擊的刺嗚聲。

「嗬——」喪屍皇面目全非的臉部,似是浮現了人類中的驚恐情緒,絕地尖銳一聲吼,刺得大家的動作一滯……

「想逃?」

周晉無視那一聲帶著精神力的尖叫,長劍一擊,如蜻蜓點水般輕輕一劃,原本在顧隼眼裡強大的敵人,便被那麼一劍,砍掉了右臂。

「嗬——」喪屍皇對著突兀出現在眼前的人類,是又恨又懼。在看到顧隼時,它就想起它身為人類時的記憶,所以它才會不依不撓地招喚喪屍王來擊殺這一行人。

噁心的人類。喪屍皇自知逃不走了,便想引動腦里的晶核能量自暴。

要死,它也要拉著這些人類,一起同歸於盡!

(未完待續。) 殺豬刀的流程14

「嗤,不自量力。」周晉見到喪屍皇的能量聚合,馬上就知道這智慧型喪屍想要幹什麼,他將精神力籠罩在它的頭部,將它的行為停滯禁錮。

「嘶。」眾人聽到周晉的聲音,就算耳鳴,臉上也帶上了舒心的笑意,看到他輕輕一劍,就將困了他們三天三夜的喪屍皇砍了一手,心裡的爽意更足了。

晉王殿下來了,他們也就安全了。這是此時大家共同一致的心聲。

對於眼見久攻不下的喪屍王,突然沒有了壓力,更不服輸地加緊手上的攻擊手段。

「哼。」周晉為了逮住這個喪屍皇,已經困在邊界駐地三個月了,心情糟糕透了,要不是為了它,他早就回自由城基地,老婆孩子坑頭熱,何必留在這裡獨守空房。

這噁心的玩意還想玩自暴?嗤——

因此,他的每一招每一劍看似輕省,卻帶著雷霆之力,附上他的寒冰之氣,招招要了喪屍皇身上的一個零件……

圍在外圍的隊友,看到這恐怖的一幕,心裡噁心不已,卻個個捂住嘴,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看到這樣惡意十足的現場直播,他們都怪怕自己喘氣大力了,引起晉王殿下的注意力,無端引來他的眼神刀割,唯恐『躺著也中槍』哇!

直到周晉將心裡壓抑的怒氣泄完了,才將被他削成人棍的喪屍皇,一劍頭顱挑飛。

天啦嚕,以後得罪誰,也不能得罪晉王殿下!

雖然他們沒有看到血流成河,或者內臟腸子之類的,因為晉王每一劍都自帶冰封效果,想看到雜碎什麼的,完全是想多了。可便是乾乾淨淨,那場景一樣噁心死人好嘛!

對戰中的眾位師弟,餘光瞄到大師兄的動作,動作更利索了。而且有了顧隼和喬華的輔助,很快,那八人喪屍王也一一被解決。

顧隼招來副手,讓人取出晶核,外圍的隊員也上道的將橫七豎八的喪屍的屍體堆成一堆,顧隼輕飄飄一個火球擊上那一堆臭肉,空氣中就傳來炙烤的味道。

「收隊。」周晉精神力擴散開去,直到再也沒有發現異處,才讓顧隼收隊回去。這一行的目標,終於解決了。

一行人連夜匆匆趕回駐地,又經過璽的衛星圖象,終於確定短時間內,這黑木森林是不可能再產生喪屍皇了。

畢竟連喪屍王都殲滅掉了,整個黑木森林的喪屍數也不過是近千萬,等它們要進化成喪屍王時,最少也在大半年地時間,到時喪屍量絕對會少了十分之一,然而還要在經過十個喪屍王的量才會再產生一個皇者,到時光是喪屍群體的內部消耗就能自我毀滅了。

也沒有人類什麼事兒了,只要監查好,不讓它們逃出黑木森林,到處污染境內就好。

在這三個月期內,周晉已經非常有先見之明的,將整人黑木森林裡種植了一種刺棘植物。這種植物不單長得快,而且長得十分粗大藤長,並且它身上的倒刺如鐵刺般銳利。

圍著整個國內邊境效鄰的黑木森林邊上,周晉都讓人帶上了足夠的水、木高階異能者來加速種植,僅為了加快這種子的生長發育情況。

三個月下來,刺棘植物圍著邊際上的黑木生長地極其茂盛,如一道天然的黑木刺棘圍牆,只在駐地城門處,遙遙設立了一個栱門入口。

雖說喪屍群體的皮膚非常豎硬,可它們基本沒有思維呀,對於長到三十多米高的木刺牆,根本不懂得越過。

也幸好喪屍基本是沒有理智的,這倒便宜了人類。

將基本事實處理完畢,周晉不單隻連夜趕回駐地交接了任務,還連夜往自由城方向赴。他倒想直接開自己的私人航機回程,可偏有人不如他意,直嚷著要跟著一起回自由城。

對於同為基地首領的頭目——龍騰基地的單政,是國部軍方代表人物,他眼見周晉有這般強大的實力和底氣,便想拉攏過來,才讓自己最小的女兒單寶瓊,隨著周晉一同去自由城『參觀』。

為的便是探一探周晉的虛實。

不耐煩的周晉直接想無視對方,還好顧隼和喬華同在,馬上接過話茬兒,表示非常歡迎對方的蒞臨。

這樣一來,為了不暴露自己的底牌,周晉一行人只得帶著單錦瓊和她的護衛隊,一起上路返回自由城基地。

一路上,美艷大方的單錦瓊,是憑著自個兒的刁蠻個性在車隊里行事,完全不看別人的臉色。

這也不能怪她,她在末世前是個嬌嬌女,在末世后,她們單家的事實更是提了一個大等級,差不等同一於古代的『攝政王』了,她身為單家現在唯一的小公主,要什麼沒有?

再加上周晉冷峻,顧隼清俊,而喬華壯實,後面還有各種類型的美男少年,讓她更覺得自己是萬眾矚目的公主,飄飄然。

因著是去邊界駐地,這一次出門,顧隼一個師妹都沒有安排進來,全隊清一次男人,對於單錦瓊這無傷大雅的笑鬧,個個是有氣罵不得,要不然被她一哭一鬧一說:一個大男人還這般小氣計較,真沒品……確實也是說不過去。

可這些少年都基本有主的,沒主的還小。而且在,周晉這二十四孝男友加老公的得體示範過後,顧隼等少年都被自己現有的老婆們調教了一翻,對於不是自己伴侶的異性,那是都有默知的:有多遠就避多遠。

否則一回到去,別說抱自己女人了,一靠近,怎麼解釋一個大男人一身的胭脂香水味兒?要知道現在的柳若惠、姚希琴、何景沫她們,個個都有著狗兒的鼻子,可不是鬧著玩的!

何況,這單錦瓊表現地太明顯了,一路上三、四天的行程相處下來,誰還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個女尊加公主式的心機婊。

為了回去后還能抱著老婆,從與她保持安全距離的一米,到現在都與她保持三米的距離了。

可見這姑娘在眾位男仕眼裡,是有多出位的。

眾位男仕一臉懵逼,心理同步:「……」你噁心你的男伴兒沒問題,可你厚臉皮的噁心別人,那就是你不對了!你這樣出櫃,你爸爸知道嗎?

……

(未完待續。) 鞠躬感謝yujei、風箏1985、影舞飛璇的月票~~

以及jan4243的評價票,么么噠~~

——————…………

殺豬刀的流程15

只有周晉,一直離得她遠遠的。實在是她身上的氣味真的好噁心,不單隻雄性氣味駁雜,還要在她難聞的臭味上,再度添加劣質的香水[名牌香水],只一在他的可見範圍,他就想將她丟出去。

剛開始,單錦瓊還感覺到不明顯,可至從孟子嚇得退開二步后,她就發現,只有休息時間裡,她一靠近自由城的男人們,個個都象是吞了蒼蠅般噁心表情,她再蠢也感覺到了。

然,她一點兒不蠢。特別是她每一次寵幸自己男伴時,對面一溜的男人都是皺著眉頭,象是避蛇鼠般想逃離她,她身為一個公舉般的人物,怎麼可能不察覺。

單錦瓊:「……」這是不喜她,寵幸她的男寵們?[到底腦補了什麼?]

喬媚花了二天時間來彌補自己犯的過錯,才堪堪將三個金疙瘩哄順了,才進研究所,便聽到璽驚喜的叫聲,然後一整個研究所的同事都興奮了!

她們的研究成果成功了!

雖說還只是在哺乳動物身上驗證,可起碼證明這個研究方向是對的。

喬媚還是最後一個知道的,實在是不想不知道的都不行的。整個研究所里的女性都樂暈了,就連男同胞也是一臉喜色。

畢竟,這可是關於人類傳承血脈的重大突破!

有了方向,後續事情就更順利。

眼見這樣的氣氛也不適合工作了,璽大氣一揮,今天全研究所人員都放假了,最後,璽還非常高興地對喬媚說:「媚主,晉主還有十分鐘就達到城門。」

喬媚一臉懵逼:「!」今天,果然是個大喜日子!

寶貝們不惱她了!工作有進展了!老公回來了!

反應過來的喬媚,也顧不得失態了,身子一閃,動作非常流暢,一下子就下了樓上了飛車,急急向城門軍部進出方向衝去。

周晉回來了!

想到他都出門三個月了,她好想他!至從他回來地球后,這是他第一次離開他這麼久。誰叫末世來了,她也懷孕了,本來就恨不得將她掛在他身上的大男人,更是捨不得她離開他視線了。

這還是等她進了研究所后,周晉才慢慢習慣她離開他的。

這個混蛋,居然回來,都不報備一聲!肯定是想給她一個驚喜,嘿嘿,她現在就給他一個驚喜!

事實上,是她受了驚嚇。

因為當她下了車,看到的既然是有個女人緊緊跟在他身後。因著那女子體形高挑,又穿了一雙九厘米高跟地紅鞋,讓她想忽視都不能夠!

瞬間,喬媚火爆了。

毛線,出去三個月,就帶著個小二回來了?還寸步不離的,要置她何地!她雙手緊攥著粉拳,當她想衝上去時,才發現不對勁。

剛剛因為視覺角度問題,從她這個方向看去,就覺得那女人是緊緊跟著周晉身後一起走,可等他們移動了幾步,喬媚就知道自己看錯了,因為周晉與那女人,最少隔了三米以上,這還是因為後頭的女人加大腳步想追上周晉的身體,被周晉不留情面的快移閃開。

好嘛,不是小二。卻是追上來的女人,還是女王范的。

喬媚撇了撇眼,見周晉有同感地轉過頭來望向自己這裡,她紅著眼眶狠瞪了他一眼,桃花男,總是到處惹情花!

「老婆?」周晉在喬媚憤怒的一瞬間,感知到了她的氣息,立馬精神力一掃,便在停車場的一角看到她嬌小清新的身影。完全不理身後嘰嘰喳喳叫個不停的麻雀,直接身子一晃,人就立在了喬媚面前。

「寶貝兒,可想死我了!」周晉長臂一伸,將嘟著粉嫩小嘴兒的小女人擁入懷裡,狹長的鳳眸一眯,雙臂順勢摟著她的臀部一抬鉗制好,低頭便是綿長深吻。

「唔——」喬媚嗔惱地在他鐵制般的胸膛上一拍,反倒被他扣著後腦加深吻吮,大舌頭狠狠地在自己的領地地巡邏了一遍,直到喬媚喘不過氣來,才依依不捨地放開她,又在她的臉上、額上輕啄了一口,滿滿是眷戀。

至於從周晉抱起喬媚起,就怒氣沖沖地要尖叫過來的單錦瓊,側被喬華及時攔住。

開玩笑,要敢打擾晉王親近堂妹,這女人也不知道最後能不能全須全尾的離開自由城呢。

周晉直接無視背後的刺耳聲音,直接將自家老婆又塞進她的車裡,一聲不吭地直接駕著車就跑了。

留下一堆吸風塵的少男:「……」也不用這般猴急吧?!

周晉帶著自己老婆回到家時,家裡一片靜謐。

這個時間點,一般三胞胎都被帶到喬奶奶院子或者周家大院里,周晉的別墅因著這三個月周晉的離開,人聲都少了些。

只有喬媚放假,這裡才會充滿孩子們歡樂的笑聲。

沒人更好。周晉直接鉗制著喬媚抱著上了樓,薄唇一直深深地吻吮著她的,熱情而急切。

這一路上,那噁心的女人夜夜笙歌,他雖然厭惡她,可那叫聲那麼大,讓他總是不由自主的想著喬媚,想她的眉眼,想她的櫻唇,想念她的嬌柔和依附,越想身子越灼熱,可偏偏他還要耐著性子坐著慢吞吞的車輛回來!

靠,沒有比這更心塞的。

從見到喬媚開始,一向自制力虛設的周晉,完全投降。

「老婆,我好想你。」

「嘶,你停一下!」喬媚被壓在門上,正被壁咚著。

總裁大人,你被徵用了! 「停不下來,等不急了。」周晉扣著她的雙手,三兩下將她的衣服除了,滿腦子的活、色、生、香,怎麼可能停下來。

「別,等等~~嗚嗚、先先洗澡嘛!」喬媚啞著聲音軟軟嗔嗔地哼唧。

「……」周晉正想進攻的動作一頓,想到他滅了那喪屍皇就直接奔回來,一路上還風塵撲撲的,雖然有用法術清潔,可到底不是用水清洗的,忍了忍,將她公主抱起,直奔浴室。

「嘶~~你怎麼這麼興奮!」喬媚見他順了自己意,心下一松,不用壓著在房門上弄,實在太好了!

周晉被喬媚一再打斷,終於恢復了一些理智,耐著性子將兩個人洗乾淨,這才慢慢享受自己的大餐……

(未完待續。) 周晉喬媚大完結

時間流逝,欣欣向榮。

創紀六年,人類終於攻破不育的難題,迎來了新的生命。

在繼三胞胎后,人類終於順利產下了第一個健康的新生兒。聽到這個消息,國內大型基地都振奮人心了——這可是人類生命延續的希望。

此時,三胞胎已經四周歲了,正式上學了。

這幾年來,人類雖說有著異獸的種族天敵存在威脅著,居然發展的比末世前更為團結和奮進。這結果也出乎人類的預想吧,果然人類的創造力是不可思量的。

雖說安全基地外的地方仍是危險重重,可同樣的,有了這樣的危險因素的存在,人類的向上力才會更充足。何況,危險的背後同樣存在著不可缺少的機遇。

因為仍有著龐大的異獸數量的威脅,人類更能加緊強化自身,這麼幾年下來,人類的整體實力才會更加強大。

喬媚的空間雖說回不到從前的粗大,可因為她本身就擁有許多先祖遺留下來的知識,就憑著這一點,自由城基地成為國內最強大的基地,也是實至名歸。

還有她有預知起點,整個自由城的實力更是任何勢力不可相比的。這麼幾年下來,整個靈武門的弟子,全都進化到了罡勁期。而除了最後收入的張凱,喬媚也沒有再『代師』收徒過。

整個水藍星球在『混沌』和『昊音』的引響之下,生之靈氣越來越充足,甚至比喬媚的空間靈力更為充足。

末世已經完整結束,新的時代已經來臨。

喬媚站在城堡露台上瞧著夜色下,依舊五光十色、人聲鼎沸的繁華夜景,與末世前,同樣安居樂業。

「老婆,想什麼?」周晉從後面抱緊她,堅毅的下巴墊在她圓潤的肩頭上輕問。

「哦~~夜色正好呢……」喬媚怔怔地看著遠處,前世的生活她已經想不起來是什麼樣子的,只是慶幸。

許是覺得自己有些冷情,可喬媚真的覺得慶幸。

慶幸『混沌』的到來,讓她遇上了他。

要不然,就算是在和平世界,她的心依舊無波而孤寂。

沒有他,喬媚想象不出,自己今後的生活。

她的哥哥,她的奶奶,她的父母,甚至她那幾個可愛萌智的三胞胎,全都會離她遠去。這樣的生活,她連想都不敢想。

感覺到耳畔里溫熱地呼吸,恍然過來的喬媚,一雙軟玉般的小手覆在他緊扣壓在自己腹上的大手,心裡滿滿是感動和幸福。

是慶幸。

唯有磨難后,覓得彩虹才會更懂的珍惜。

這得感謝那顆消散了的天外隕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