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老者尷尬的咳嗽了幾句,道:「開個玩笑罷了,魅上仙沒必要如此上火么,再說了,我還是對魅上仙你比較感興趣啊。你說你作為一「懼魂」,一口吃掉了自己的主人,

Home - 未分類 - 「咳咳咳。」老者尷尬的咳嗽了幾句,道:「開個玩笑罷了,魅上仙沒必要如此上火么,再說了,我還是對魅上仙你比較感興趣啊。你說你作為一「懼魂」,一口吃掉了自己的主人,

如今卻找這麼一個沒潛力的小子,我老人家還真是不明白。「

魅仙兒臉色陰晴不定,雙手不住的顫抖著。老人見狀,連忙改口道:「魅上仙,其實我已知曉你的來意。無非是想讓這小子在我這懼院待著罷了。這事我會給你辦好的,你且放心。」

老者瞥了下一旁的魅仙兒,發現她的臉色稍稍好看了些,不由的鬆了口氣,接著對王俊說道:

「小子,我們學院授予學員不同能力,請問你想學點什麼來著?」

「哦?懼之術,有嗎?」王俊對這位老者可是心存疑慮,從老人說話的語氣中,他聽得出這位老者定非泛泛之輩,只是,面對魅仙兒的時候,

卻還是有點驚慌失措,這老者看來是非常之懼怕魅仙兒。而自己,似乎是賭對了,王俊流露出一絲慶幸。

「哦?小子,這懼之術可非常人之學術也。」老者用鄙夷的眼神看著眼前的這位少年,繼續說道,「你既然是半獸人,就應該取之所長。半獸人天生力大無窮,

只需鍛煉身體,激發體內的肌能,便能發揮出潛能,在戰場上可是天生的勇士。相對的來說,一位勇士不去發揮他的本能,而去做一名脆弱的懼術師,是很不明智的。當然了,半獸人的懼術師

還是有的,只是他無法像其他人類一般發揮出懼之術的真正力量。」

正如老者所說的那般,半****是粗暴的武力派,武力才是半獸人征服戰場的最佳手段。只是,老者並不知道,王俊的頭顱不過是當初眼珠還寄生於豹人身上時,給王俊縫補上去的一個臨時使用品,直白的說,

王俊並不是一個半獸人,而是一個套著獰貓頭顱的人類,僅此而已……

「小子,想好了沒有。」老者對著沉默中的王俊提醒道。

「額,我還是嘗試下懼之術吧!」王俊從沉默中醒來,假裝很難決斷的樣子對著老者說道。其實他早已做好打算,他來懼院無非是了解這懼之術的秘密,他做出為難樣,不過是不想讓老者有所懷疑。

「好吧,既然你決定了,我也不強求了。」老者平淡的說道。在他看來,這少年身體孱弱,作為一個半獸人也未必有所成,不如就此讓他混於學院,對魅仙兒也做好個順水人情。

「既如此,我魅大上仙也該告辭了。王俊,咱們有機會再見。」一直冷眼旁觀的魅仙兒突然開口說道。

「恩,那就先謝謝你了,魅留仙子。可別忘記答應過我的事。」王俊一口一個魅留仙子的說道。

「再見。」話音剛落。魅仙兒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魅仙兒走了后,老者將關於學院的一些事交代給了王俊,便自顧自的離開了。

王俊也樂得清閑,找到了自己的住處,躺在床上便沉沉的睡去。

他的學員生活才剛剛開始呢。

… 懼院,不愧是遠近聞名的名門貴校。其佔地面積是整個希里亞城總面積的三分之一。

就一般情況來說,從懼院的門口進入,繞整個學校一圈需要花上半天時間,可見懼院範圍之大。

同時懼院能夠提供給學員的設施更是齊全,全部為高科技產品,日常用的雜物清潔,學生們的學員餐等等一律由懼院高價進口的機器人完成。

這華而奢侈的地方不由的讓所有人都十分嚮往!當只不過這裡並不是所有人都能進的,比如說,窮人,如果窮人在此地的話就會惹人厭惡。至此,這原本名曰:學儒們的天堂,不知何時,卻成了高官子弟,名望貴族的象徵了。

當然王俊就不以為然,他現在可是萬分苦悶。這是自己上學第一天,居然已經過點了。他無奈的看著手中的學校區域圖埋頭的跑著,不過他期望的那幢教學樓雖近在咫尺,卻遠在天邊,似乎一點接近感都沒有,王俊感到一陣惡寒,不斷的咒罵著這個

破地方,一個學校大成這樣也太離譜了!

嗚王俊身邊飄過一陣強風,他轉過頭瞥了一眼。

嗚他突然發現穿著和他一樣制服的學生正如閃電般的速度一閃即過,那姿勢如此休閑自在,看得王俊目瞪口呆。這什麼情況?

他一陣思索,卻又想起自己還得去報到,不得不轉過頭再跑。

啪!

他似乎撞著了什麼東西,不由的摔倒在地。

「小子,你找死啊!」

王俊抬頭一看,一位和他穿著同樣制服的青年正憤憤的看著他。青年身後兩個身材高大的半獸人,各自帶著墨鏡,恭恭敬敬的站在青年身後。

「小子,本少爺你也敢撞,不想活了?」青年自戀的撫摸著自己清秀的臉龐,不懷好意的說道。

「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王俊臉上驚訝一閃而過,他發現青年於他的保鏢完全不同,這青年分明就是真真正正的人類!

「對不起就行了?小子,你哪個班的?」

「額,教學樓e,一年伊普西隆。」。

王俊此話一出,青年三人頓時大笑起來。

「怎麼了?」王俊不明所以。

「你確定是一年伊普西隆?」

「是啊。」王俊拿去一張單子看了看,確定的說著。

「哈哈哈!」青年笑得更加激烈了,似乎還笑出了眼淚。他深吸了一口氣,接著開口道:

「你是新來的吧,那地方可不是誰想去就能去的哦。不過嘛,看你小子似乎有點前途,是應該去那邊。hahahaha!「

王俊從青年的話中聽出了一絲諷刺,但仍故作平靜的問道:

這位大哥,能告訴我怎麼過去去那邊么,我跑了好久了,咋感覺還是那麼老遠。」

「哈?」青年似乎徹底無語,他甚至在懷疑眼前這個小子完全是個痴獃,「小子,邊上那玩意看見沒,高鐵,明白不,前面有個門,你只要往上一站,你要去的教學樓轉眼就在眼前了。」

青年已經完全被王俊給逗樂了,原本想整他的心早已煙消雲散,他覺得自己如此高貴之人去整一個傻子,似乎沒多大意思,便給王俊指了指路,帶著他的兩個保鏢無趣的離開了。

王俊目送著青年離開后,便上了高鐵,如之前那些學生一般,一閃而去。其實他心中是無比的驚訝的。他根本不會想到,一個學校大的離譜,而他的交通工具更是離譜!

幾分鐘過去,王俊終於來到了他的班級門前,他氣喘吁吁的打開門,喊道:

「報告!我遲到了!」

「恩?」王俊掃視著教室四周,教室里空蕩蕩的,那僅有的4名學員正怔怔的盯著他。這怎麼回事?他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獃獃的站在原地。

「哦?你就是校長所說的那位半獸人王俊?先進來吧。隨便找個位置做就是了。」講台上一位美麗的中年婦女朝著王俊隨意的說著,嘴角露出一絲嘲笑。

「是,老師。」王俊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好了,我們繼續上課吧。」

「這還真是悲催的一天啊」放學后,王俊嘆了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他回到了自己的住

處,躺在床上,想著關於老師所說的懼之術的事。

懼之術,正如之前在學校遇到的那位半人面半獸臉的老者,也就是校長說的一般,似乎只有人類才能真正掌握,這就是為什麼那僅有的4名同班同學

都是人類了。並且,王俊他從和那4名同學的閑談中得知,他們都是其他國家來到這裡的名望貴族的後人。

於是他猜測,希里亞,不,應該是整個華新共和國似乎全部都是半****並且這是一個由半獸人建立的國家!

想到這裡,他不由的一震,他似乎明白了校長當初讓他從武派的原因了。原來華新共和國是一個完全靠武力建立起來的國家!

只是這個只靠粗暴武力來建設的國家,能於其他國家和諧相處,這一點還是比較出乎他的意料的。

話說回來,這學習的第一天,他還真了解了不少關於懼之術的事。所謂懼之術,即是通過懼之護腕將人的恐懼心理通過映像表現出來並令其帶有真實的傷害性的一種科學技術。至於懼之術觸發的條件則完全取決於人之本性。而所謂人之本性就是:喜(開心)、怒(憤怒)哀(悲哀)、愛(喜愛)、惡(厭惡)、欲(私慾)懼(恐懼)。

其中前六者又能促成,喜怒愛惡哀欲三組,而這三組即是「懼」之因與果。簡單的說喜之反面為怒,愛之反面為惡哀之反面為欲為何?因為「懼」。或者換句話說,人「懼(恐懼)」便會用「怒(發怒)」

震懾對方來保護自己;人因「懼(恐懼)」用「惡(厭惡)」提防對方;人因「懼(恐懼)」用「欲(私慾)」來滿足自身。從這一系列的陳述中,可想而知,「懼」包含了前六者,「懼」自然是最強大的!

由此來看,不同人用懼之術召喚的生物各不相同,不同之人對「懼」的看法也不盡相同,不同人產生「懼」的條件也完全不同。

所以,懼之術發動的條件必須是將施術者陷於極度的恐懼當中。然而這是一件很難辦到的事,沒有人會願意自己折磨自

己,即使是為了自我強大。科學家們為了改掉這一弊端,進行了長期的研究,終於研究出了「懼之護腕」。它解決了人

類因為害怕折磨自己而不敢去學習懼之術的后遺。同時通過「懼之護腕」:這一媒介更是令懼之術的發動條件簡單的多

了,同時「懼之護腕」還能減輕因恐懼產生的的負面因素,這對於初學者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 「我不想喝酒。」姚之樂看著敬酒的人,搖頭拒絕掉。

「那喝果汁?」

姚之樂笑著搖搖頭。

她感覺這場所謂的聚會有貓膩,卻不知道哪兒有問題。

這裡沒有淺川橋衣、栗山苗子、洛塵等人。

卻有香川真美和二宮嵐和。

「之樂,你怎麼會來?」香川真美只覺得姚之樂不該來才對。

來了就不對勁。

姚之樂小聲的道:「我看到苗子的父親,就跟過來,沒找到人,卻被他們給拉進來。」

而且她都不認識對方是誰,對方連確認都沒有,就直接把她拉進包廂裡頭。

香川真美面色一白。

不會真是她想得那樣吧。

旁邊的二宮嵐和眼裡帶著炙熱感,讓人拿出最後的東西來。

是一個蛋糕。

每人一個,姚之樂不例外的也分到一個。

想要放下來,就聽到旁邊的二宮嵐和出聲:「可惜沒能和你合作一次。」

姚之樂輕微挑起眉頭,看著她。

二宮嵐和還是和在學校一樣,一副存在感低,打扮偏成熟,不過今天的看起來像是一個女王。

「你……」突然看向周圍,問道:「這個聚會是你開的?」

二宮嵐和輕笑下。

「吃吧,沒毒沒下藥。」

香川真美整個人感覺有些懵逼,這是什麼情況?

姚之樂也不懂二宮嵐和在搞什麼。

看著手裡的蛋糕:「你為什麼不直接叫我們?」

「因為你們不會來。」

「我跟著的人是你的手筆?」

二宮嵐和搖搖頭:「沒有,那是真的,不過你跟他,我跟蹤你。」

所以本來聚會是去的一家PK場,結果來了……這個飯館,而且還是洋食屋。

小學的洛塵經常會聽到這類似嘲諷的話語,但是免不了他們這些詆毀洛塵的都被進行處置。

洛塵不怎麼在意,就是他不喜歡自己的身體。

多次想自己的老師提議自己參與訓教,最終無果。

只因為他一上去,跑圈八百米都是堅持不下來。

所以他幾個科任老師全都輪流來勸他。

後來進來一個男孩,這個人很特殊,他有一個私人教練。

洛塵幾乎每天都看著他被教練虐,但是這個男孩一點都不覺得疼一樣,每次都會粗魯抹把臉,就沖教練:「繼續來!」

後來因為他一直偷窺,所以被發現。

慢慢的他們就在一塊,這個男孩的體質跟他差不多,但是他卻堅持下來了。

他特別吝嗇,每天都吃他的飯,自己反而一點都不花錢。

有次洛塵抱著自己打的飯,一看男孩拿著碗就要來盛,連忙沖他吼道:「你自己買!」

男孩癟癟嘴:「你可真小氣。」

他扔下碗就離開。

洛塵以為他是自己去打飯找個地方吃。

結果在醫務室看到他。

醫生說他是餓暈的。

我才知道這個人窮得連飯都是吃不上,好像是為了替他媽媽省醫藥費。

就是進這所學校也是因為那個私人教練的原因。

洛塵感覺自己是幸運的。

從那次知道后,我就多打一人的飯,和他一塊吃。

他倒是一點都不客氣。

還說:「吃別人的飯就是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