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地方很大,他奔行了好久之後,前方卻是出現了一個狹小的山谷,遠遠地便能看到山體的陰影。但等他跑過去的時候,才發現這裡居然有更多的巨型人偶。

Home - 未分類 - 這個地方很大,他奔行了好久之後,前方卻是出現了一個狹小的山谷,遠遠地便能看到山體的陰影。但等他跑過去的時候,才發現這裡居然有更多的巨型人偶。

這些人偶也在進行著激戰,而被它們攻擊的,卻是和楚浩一樣的人類。

——比楚浩先進入這裡的試練者。(未完待續。。) 讓楚浩驚訝的是,山谷里居然有好多具被轟倒的人偶,胸膛處完全裂開,好像被人開膛破肚了一般。

嗯,這些人偶不是無堅可摧的嗎?

這裡的能見度要稍些高點,楚浩游目一掃,看到了幾張熟面孔,但並不多。

——曹景文、姚迪、高飛這前三傑,還有秦剛,但並沒有看到秦雨憐、吳世通、姜七玄、金雲林等人。

難道他們已經過關了?

楚浩落下身形,停在了秦剛的邊上,在天河郡現在的四人中,秦剛是最讓他看得順眼的。他打了個招呼道:「秦兄!」

「楚兄!」秦剛一邊戰著人偶,一邊向楚浩點了點頭,但只是匆匆看了楚浩一眼,顯然戰況太緊,讓他無暇分心。

嘭,嘭,嘭。

楚浩的那隻人偶對手也追了過來,它好像還裝了什麼鎖定系統,居然就是盯上了楚浩,向他發起了攻擊。

「秦兄,這些人偶可以破壞?」楚浩問道。

「不錯,一開始我也以為這些人偶無法被摧毀,但後來才知道,原來要通過這個山谷,需要將這裡的人偶打敗,並取出它們的傀儡之心,再放到山谷中的陣法之中,就能啟動傳送,進入真正的第三層。」秦剛回答道。

楚浩也跟自己的人偶對手戰了起來,這具人偶給了他相當的壓力,畢竟是相當於四脈武宗,力量比他強出太多了,讓他都是不敢硬接,只能不斷地騰挪移動。

「那大家為什麼不聯手合作。幾個人同時對付一個的話,應該很容易幹掉一隻!」他說道。

「不行!」秦剛搖了搖頭。道,「這裡的傳送陣很小。一次只能送走一個人,而且傀儡之心不但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從人偶的體內取出之後,最多只能存在十秒鐘,否則便要失效。我們又不可能在十秒之內打敗兩具三具甚至更多的人偶,那麼這顆傀儡之心給誰呢?」

得到傀儡之心的人必須第一時間離開,這就存在一個問題,給誰好呢?

誰都想第一時間離開,誰也不想替人做嫁衣。因此同盟之說自然是休提了。

楚浩在心中說道,只要形成排隊機制,還是可以讓大部份人的離開,最後留下的,也就是最後入場的人。可誰願意做那最後之人呢?

畢竟,來這裡就是與人競爭,還給別人鋪平道路,這不是腦抽嗎?

「已經離開了好些人了嗎?」楚浩問道。

「嗯!」秦剛點頭,一邊吃力招架。一邊道,「我們天河郡不錯,已經過去了六人,超過一半了!」

也就是說。秦雨憐、吳世通、姜七玄、金雲林、蒼太雲和風不平都通過了。

楚浩不由地一嘆,長江後浪推前浪,曹景文、高飛、姚迪之前還是天河郡的四傑之三。可現在不但四傑位置不保,還被吳世通、風不平、蒼太雲等人超越。即使在七星之中位置也排不到前面去了。

還好有個金雲林,勉強給原四傑保下了一絲面子。

「楚浩!」就在這時。只聽一聲沉喝響起,曹景文開口,道,「還不過來幫我解決掉這具人偶!」

楚浩看了過去,曹景文的氣息有了巨大的變化,波動得很劇烈,卻讓他完全看不透。

突破武宗了。

因為剛剛突破,所以氣息還不穩定,但因為高出了一個大境界,也讓楚浩無從判斷他的修為深淺。

楚浩不由地一笑,道:「曹景文,你是在命令我嗎?」

「當然,我是雲流宗的大師兄!」曹景文傲然說道。不過他能有這樣足的底氣,卻是因為他藉助靈室之助,成功突破了武宗,現在正是志得意滿,自覺牛逼到要突破天際了。

楚浩還是武師,那自然是被他輕鬆鎮壓的份,要知道他可是從九脈武師突破到武宗的,自然穩壓一切武師。

「你這大師兄的威風,還是回雲流宗再耍吧,這可是上古試練地,要靠別人幫忙才走出去,你不覺得臉紅嗎?」楚浩諷刺道。

「混蛋!」曹景文頓時大怒,這小子敢和自己頂嘴?真以為被他一時僥倖拿到了四傑的頭銜,就可以一直保住?

他會拿回本屬於自己的東西!

楚浩不理,回首向秦剛道:「秦兄,我助你殺了你那具人偶,還你個人情。」

秦剛不由訝然,他只是向楚浩說了一些事情,這些根本不能算是秘密,這裡的人誰不知道?可楚浩居然要還他如此大的人情,這如何能夠不讓他吃驚?

楚浩卻不再說話,只是向著秦剛的那具人偶發起攻擊。

半月斬。

他使出了新得的秘術,左手一揚,一道月牙般的光華便向著那具人偶削了過去。

武者,哪怕是在武徒境的時候,只要力量上到千斤,那麼一拳打出就會有勁風揚動,離得近了,這同樣有殺傷力。而隨著力量的提升,這力量波動的殺傷力就越大,破壞力也越大。

可無論怎麼樣,這畢竟只是勁風,威力是不可能與直接出手相比的。

半月斬卻不同,這是星力的壓縮,在有效的射程之內,便相當於被楚浩狠狠地打了一拳、轟了一掌。而且,因為是遠程攻擊,楚浩本身卻不會遇到任何危險。

嘭!

一聲悶響,那具人偶的身形猛地一震,小腹處被削到的部分頓時瑟瑟落下了許多的木頭碎屑。

顯然,這些人偶的境界確實提升了,可防禦力卻不知道下降了多少倍,標準的攻強守弱,只要能夠在戰力上壓制、或者說只要能夠匹敵,便能很容易獲得戰鬥的勝利。

但這自然是說得簡單,那可是相當於四階武宗的存在,這裡有幾個人能夠匹敵?更別說是壓制了!

楚浩現在戰力當然也無法壓制,但靠著踏空步和半月斬,他卻是如同一條游魚似的,不但在兩具人偶的夾擊下行走自如,還能不斷地打出攻擊,削開人偶的防禦。

壓縮的星力在破壞力上肯定無法與星芒相比,可星芒才多長?初入武宗,最多就寸許長,想靠這個破開人偶的防禦?你近得了身嗎?先被一巴掌摁翻在地上了。

楚浩暗暗點頭,秦雨憐和吳世通能夠過關,說不定靠的就是半月斬。

見楚浩大發神威,秦剛連忙加緊出手。

這人偶沒有智慧,就是誰打得它更疼,它就主攻誰。因此,楚浩這一發威,讓兩隻人偶的攻擊重心全部放到了他的身上,秦剛雖然也被攻擊到了,但壓力比之先前卻是銳減。

楚浩並沒有全力以赴,只是不斷地打出半月斬。

對於這種巨型人偶來說,這樣的打擊卻最是讓它們難受,只能挨揍而絲毫還不了手,讓它們的外殼被不斷地破壞,漸漸暴露出胸口處一顆閃動著紫光的水晶。

傀儡之心。

「秦兄,是時候了!」楚浩說道,猛地加強了攻勢。

「多謝!」秦剛猛地身形疾起,靠著楚浩吸引走了人偶大部份的攻擊,他長驅而入,撲到了那具人偶的胸口。

卡。

那具人偶的動作立刻戛然而止,傀儡之心既是通過這裡的鑰匙,也是這些人偶的動力源。

「楚兄,我先走一步!」秦剛說道,這傀儡之心一旦取出只能保留十秒鐘的時間,時間一過就會失去做為鑰匙的效果。

楚浩點頭,笑道:「那待會再見!」

「一定!」秦剛滿臉感慨,剛才他只是錦上添花而已,楚浩一個人也同樣能夠將那具人制服了,只是時間會變長一些。

他連忙身形倒轉,向著山谷內奔去,現在可沒有時間給他浪費。

其他人雖然眼紅,可自己就有一個人偶對手,怎麼有餘暇去攔路搶劫呢?

「楚浩!」曹景文的臉色難看無比,這小子居然寧可幫一個外人也不助他,你說可惡不可惡?

「有何指教,曹師兄!」楚浩笑道,並在曹師兄三個字上下了重音。

曹景文深深地吸了口氣,沉聲道:「楚浩,再給你一次機會,助我一臂之力,否則,你這輩子就別想回雲流宗了!」他看重的並不是楚浩的戰力,而是對方那將星力打出體外的手段。

在對付這些笨重人偶的時候,這門秘術真是太好用了。

楚浩淡淡一笑,道:「曹師兄,你這是在求我嗎?」

曹景文臉色一變再變,真想不顧一切狠狠地抽楚浩一頓,但他還是強行忍住。既然進入了上古試練地,那麼自然一切以獲取機緣為重,其他一切都可以放到邊上。

現在就讓楚浩先得意一下,對方畢竟還是個未滿20歲的年輕人,實力突飛猛漲了,肯定自信心暴棚,以為天下無敵了。

等回了宗內,這傢伙就有得慘了。

想到這裡,曹景文點了點頭,道:「就算是我求你!」

「哦,這樣啊?」楚浩笑了笑,就在曹景文以為他要同意的時候,他卻是聳聳肩,道,「可是我不想幫這個忙,怎麼辦?」

噗!

曹景文差點氣得吐血,他雙眼一厲,道:「你耍我?」

「這麼半天過去,你可終於明白了呀,哎呀,總算沒有笨到白痴的程度!」楚浩哈哈大笑,一邊不斷地出手,削弱著他的對手人偶的防禦。

曹景文終於忍不住,長嘯一聲便向著楚浩殺了過去,可他的人偶對手又豈會罷手,立刻疾追而上,伸出大手向他拍了過去,迫得曹景文只能回防。

還真是個蠢貨。(未完待續。。) 楚浩現在一個人,但效率卻是絲毫不減,半月斬連連劈斬之下,在他面前的那具人偶簡直就是活靶子,只有被他不斷攻擊的份。

為什麼第一層區域的盡頭,放置的是《半月斬》呢?

應該別有用意吧,否則幹嘛還要將秘術回收?為的就是讓以後進入試練地的人也有可能過關。

這是試練,試練當然不可能是死局。

當然,實力太弱非要進來的話,那就是在自尋死路了,這些人偶可絲毫看不出有手下留情。

楚浩很快就將他的對手人偶削開,踏空步展開,他凝空、逆空,身形有若鬼魅一般,在人偶的胸口處一掠即走,留下那具人偶轟然倒地。

「這位兄弟,助我一臂之力,我給你一萬五品星石如何?」一人突然向楚浩開價道。

「我出兩萬!」

「我出五萬!」

這似乎提醒了其他人,紛紛向著楚浩開起了價來。

楚浩哈哈一笑,道:「不好意思,趕時間!」

他只有十秒鐘的時間,自然不想浪費。而且,不斷地運轉半月斬,這對於他來說也是壓力甚大,不但消耗了大量星力,也讓他的經脈有些脹痛!

這是自然,要將星力在經脈之內壓縮,又怎麼可能不對經脈本身產生壓力呢?而且,半月斬也是吃星力的大戶,哪可能一直施展的。

靠這個賺錢太辛苦了,他才不幹。

只是幾個起落之後,楚浩就來到了山谷深處。前方出現了一個五角形的小小祭壇,整個都在盈盈發光。一角有個凹槽,很明顯少了點什麼東西。看那形態和大小,剛好和他手中的傀儡之心相符。

嗯,放進去便行了。

楚浩一躍而至,這祭壇小得就只能站他一個人,他將傀儡之心放了進去,嗡,整個祭壇頓時光華大作,將他整個人都是包裹起來。

再一閃之後,他已經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

……

「高兄、姚兄。請助我一臂之力,幫我殺了這具人偶,我各送你們一株虎骨草。」山谷中,曹景文突然一咬牙,向著高飛和姚迪高聲說道。

「虎骨草!」高飛和姚迪同時露出驚容。

虎骨草是一種非常珍稀的靈草,不需要入葯,可以直接使用。將這種靈草研磨成汁之後,抹在身上,可以大幅度地提升防禦力。

傳說。以前有族僻世而居,而在他們居住的地方就生長著大量的虎骨草,某個年代,這個族群終於走出來一個人。遊歷天下。

此人的修為僅僅只是戰兵,可防禦力卻強到什麼地步?連戰王都才能勉強轟傷!

簡直逆天了。

原因就在於這個族群從出生之後,每天都要以虎骨草藥汁抹遍全身。久而久之,便讓體魄變得如此變態。

這自然引起了大把勢力的重視。很快那個族群的隱居地便被找到,遭到了滅頂之災。而那裡所種的虎骨草也被各個勢力瓜分完畢。

但古怪的是,遷走之後,所有虎骨草的生長速度都是變得極其緩慢,而且效果都是大減,可那處原生地因為戰鬥太過激烈,已經化為一片廢墟,再不適合栽種虎骨草了。

因此,現在存世的虎骨草效果銳減,而且數量也少得可憐。但這絲毫沒有降低虎骨草的價值,畢竟能夠提升體魄的靈草、藥物實在是太少太少了。

——任你實力再強,可在沒有防備的狀態下,防禦力不會比普通的武徒強到哪裡去,所以世人才會談殺手而色變,人家根本不和你正面交手,就是搞偷襲的。

可擁有一個強大的體魄,那麼即使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受到偷襲,說不定便能保住性命,甚至只受點輕傷。

虎骨草之珍貴,可想而知,否則當初又怎麼會引出那麼多的勢力聯手合攻那隱世族群呢?

「當真?」高飛沉聲說道。

一株虎骨草當然太少了,但可以用藥汁只抹在要害處,提升這一個部份的防禦力。

「我曹景文說過的話,自然做數!」曹景文沉聲說道,嘴角都是有些抽搐,兩株虎骨草啊,心疼死他了。

他機緣機合之下一共獲得了四株虎骨草,用掉了兩株,還剩下兩株沒捨得用,想用來兌換高級的靈丹妙藥或者是寶器。

但現在他實是被楚浩氣翻了,一定要追上去幹掉那個小子。而且,第三層區域內肯定另有好處,所謂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付出兩株虎骨草,說不定能夠收回十株、百株相當於虎骨草的寶物。

高飛和姚迪互看一眼,都是點了點頭,道:「好,我們便助你一臂之力!」之前楚浩的態度他們也看在眼裡,相信曹景文確實氣得夠嗆才會如此。

三大前四傑聯手,向著曹景文那具人偶發動猛攻。

但他們的對手又不是只有這一具人偶,其他兩具人偶仍是向著高飛和姚迪猛攻,讓他們承受了極大的壓力——若非如此,他們不早就幹掉自己的對手了?

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后,曹景文的那具人偶終於轟然倒地。

「曹兄,虎骨草呢?」姚迪和高飛專心對付自己的那具人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