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笙歡雙手緊握成拳頭,藍眸里閃著熊熊怒火,即而揮出拳頭朝藍盈盈兇狠的攻去,這個陰毒的女人,他要殺了她。 藍盈盈身形一閃快速躲開,即而抓緊他的手,厲聲道,「你瘋了,你不要忘記你是巫族的聖子,難道你要和蝶影一起當叛徒,你知道她的下場嗎?她死了。」

Home - 未分類 - 宇文笙歡雙手緊握成拳頭,藍眸里閃著熊熊怒火,即而揮出拳頭朝藍盈盈兇狠的攻去,這個陰毒的女人,他要殺了她。 藍盈盈身形一閃快速躲開,即而抓緊他的手,厲聲道,「你瘋了,你不要忘記你是巫族的聖子,難道你要和蝶影一起當叛徒,你知道她的下場嗎?她死了。」

宇文笙歡揮出另一隻手朝藍盈盈攻去,此時,他只想殺了她,殺了她。

她為什麼要對傾狂下那麼狠的毒手,先是血咒,後面又是生死咒,她該死,該死!

「不要做沒結果的掙扎,你殺不了我的。」藍盈盈雙手抓著宇文笙歡的手,清亮的眸子里閃著妖艷的光芒,下一秒,原本憤怒的宇文笙歡慢慢平息下來,雙眸里全是茫然的光。

「為什麼她的生死咒還沒有發作?」

「不知道,我不知道。」宇文笙歡的聲音淡淡的,即而清醒過來,伸出腳朝藍盈盈狠狠踢去。

藍盈盈不得不放開他的手,身形閃躲開,氣急敗壞的厲聲道,「你不想見你娘了?」

「你,你這個狠毒的女人,我要殺了你。」宇文笙歡身上藍光一閃,朝藍盈盈失控的攻去。

藍盈盈身上同樣藍光一閃,形成一防護罩抵擋著宇文笙歡揮出來的藍光。

「你要是真不想見你的娘,我馬上處死她。」藍盈盈咬牙切齒道,他竟然為了那個沐傾狂對她動手,還真是放肆。

「你,像你這樣蛇蠍心腸的女人,一定不會有好下場。」宇文笙歡氣紅了臉,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自己的娘,他只知道娘親被藍盈盈關了起來,至於關在哪裡,他也不知道。

藍盈盈揮了揮衣袖,不屑的笑道,「我沒好下場,也會讓所有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宇文笙歡雙手緊握成拳,眼裡是深深的恨意。

「你最好讓生死咒趕緊的發作,不然,我只有毀了你。」藍盈盈陰狠的笑道,即而轉身離開,宇文笙歡和沐傾狂的命現在是連在一起的,宇文笙歡要是死了,沐傾狂體內的生死咒很快就會發作,因為母咒在宇文笙歡身上,沐傾狂體內的只是子咒。

牆角,一隻金色的老鼠飛快消失在原地。

沐傾狂並沒有睡著,聖輕鴻剛走,她就醒了。

「傾狂,情況很不好。」沐俊回來后將他聽到的全部告訴沐傾狂,眼裡是深深的殺意恨意。

沐傾狂聽后眼裡是漆黑深遂的光,衣袖下的雙手緊握成拳頭,該死的藍盈盈。

「走吧!我們也去巫族。」沐傾狂淡淡道,看來今天一定要和巫族做一個了斷,她怎麼可能讓藍盈盈再囂張下去,宇文笙歡和她體內都有生死咒么,是不是他們中間任何一個人死,另一個都會跟著死。

她不怪宇文笙歡,只是想著他們倆個可能都要死,她很不甘心。

因為王后和藍盈盈的私心,她身邊多少人跟著受罪。

聖輕鴻在青龍的帶領下很快到了巫族,他飛身落於巫族上空,身上散發著很耀眼的黑暗光芒,隨著他雙手張開,只見一層黑色結界將巫族籠罩起來。

「你們小心他們的巫術和咒術。」聖輕鴻落地后對著青龍幾人沉聲道,而後邁步率先朝巫族走去。 「族長,不好了。」

突然一名男子驚慌失措的衝進藍盈盈的宮殿大聲叫嚷著。

藍盈盈冷冷的掃他一眼,厲聲道,「什麼事這麼慌慌張張。」

「有人攻進了巫族。」男子心驚膽顫的稟報著。

「飯桶,有人攻進巫族,你們不會抵擋嗎?去找負責巫族安全的幾位長老,讓他們用咒術不就行了。」藍盈盈氣定神閑的冷聲罵道,他們巫族是沒有什麼強大的力量,唯一護身的就是巫術和施咒。

男子被罵,行了個禮快速退出宮殿去找巫族的長老。

外面,聖輕鴻一身暴戾之氣直衝向巫族的族長宮殿,誰敢阻撓他,他就殺了誰,那些人想對他施咒,咒術還沒有出,便被他的黑暗力量摧毀。

此時的他猶如一個殺神,誰敢阻攔他,他就送誰去地獄。

一路殺戮,聖輕鴻帶著青龍幾人直接朝藍盈盈的宮殿走去。

坐在宮殿里的藍盈盈漸漸感應到一股很強大的黑暗力量,是他來了么。

她迅速站起身子,臉色很是凝重,說實話,對聖輕鴻,她竟然打從心裡有些發虛。

「族長,你要不要先離開,他們來勢洶洶,巫族恐怕……」一直跟在藍盈盈身邊的婦人搖頭嘆氣道,她是巫師,自然算到巫族會有今天的災難,只是能不能渡過,這個她占不出來。

「玉婆婆,難道我們巫族真的要敗在那個女人手裡嗎?」藍盈盈臉上全是不甘心,為什麼她總是輸給沐傾狂。

「這個我占不出來,我只知道巫族有一場大難。」玉芝臉色凝重道。

藍盈盈心裡狠狠驚了下,這場大難,他們巫族還能逃過嗎?

想了好一會,她突然冷笑起來,就算不能躲過,沐傾狂也休想好過,倏地,她站起身子朝外面走去。

宇文笙歡正在房間里焦急的想辦法,要是他出事了,沐傾狂很快就會跟著出事,他一定要想辦法把她體內的生死咒清除掉,他怎麼可能讓她死。

「你來做什麼?」在看到藍盈盈走進來后,宇文笙歡臉上是憤怒的表情。

藍盈盈微微笑道,「沐傾狂應該很快就會來,既然她體內的生死咒沒有發作,那我只好先動你了。」

宇文笙歡往後一退,警惕的盯著她,他一定不能讓自己出事,如果他現在出事,傾狂就不會有很多時間去解生死咒,只要他們倆個都沒事,他一定會想到解決生死咒的辦法。

「你敢。」宇文笙歡挺直身子冷冷道,臉上少了以前那份稚氣。

「他們都要滅巫族了,我還有什麼不敢的。」藍盈盈陰測測的笑,現在的她已經走投無路,既然巫族保不住,那她就要看著沐傾狂體內的生死咒發作。

宇文笙歡伸出雙手,全身釋放著一股藍光隨時準備和藍盈盈攻擊。

藍盈盈雙眸里光芒一閃,宇文笙歡只感覺全身無力,該死的,她竟對他施展巫術,他狠狠咬著雙唇,不讓自己受她控制。

「不要再掙扎,你抵擋不住的。」藍盈盈眼裡的光芒更是耀眼,即而一步步朝宇文笙歡走去。 宇文笙歡不斷往後退,為了傾狂,他絕對不能讓自己有事,藍盈盈眼裡是勢在必得的光芒,只要抓住宇文笙歡,她就有威脅沐傾狂的機會。

眼見她離宇文笙歡越來越近,突然一道龍嘯聲在宮殿里響起,下一秒,地面晃動起來,只見龍馳從地底下鑽了出來,緊接著是沐俊,小柯。

外面響起一陣嚶嚶嚶的叫聲,肥肥正帶著沐傾狂朝宮殿飛來。

正朝宮殿走來的聖輕鴻看著半空中的沐傾狂,眉頭蹙了蹙,她怎麼跑過來了?

「臭女人,休想害我的主人。」沐俊雙手插腰滿面怒氣的瞪著藍盈盈,想著傾狂體內的生死咒沒法解,他恨不得立刻將這個女人碎屍萬斷。

「真是一個毒蠍心腸的女人,難怪你這麼老了還沒有人要,活該。」小柯斜著眼睛看藍盈盈嘲諷道。

「今天,我們一定要殺了你,毀了你的巫族。」龍馳俊美的臉上閃著蕭殺的光芒,他為沐傾狂感到憤怒,這個女人為什麼要對她下那麼狠的毒手。

藍盈盈看著面前的三個小孩,突然瘋狂的大笑起來,「就算我死了又怎樣,就算我現在不能毀掉宇文笙歡又怎樣,她體內的生死咒一樣會發作,她早晚得死,哈哈哈……」

只要想到沐傾狂最後也會死,藍盈盈此時再也不害怕。

「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小柯怒聲罵道,雙手揮動,幾條綠藤朝藍盈盈抽去。

藍盈盈身上藍色的光芒一閃,雙眸里閃著魅惑的光掃向沐俊,龍馳,小柯三人。

「你們不要看她的眼睛,那是迷惑人的巫術。」宇文笙歡見狀大聲提醒著。

小柯三人立刻讓自己不去正視藍盈盈的眼睛,運起體內所有的力量朝藍盈盈身上攻去。

沐傾狂很快在宮殿外面落地,聖輕鴻飛快朝她走去,抓著她的肩膀擔憂道,「怎麼跑出來了?」

他是不希望她來的,他希望她在家裡好好休息。

沐傾狂瞪了瞪他,埋怨道,「誰讓你一個人行動的,又把我丟下,我討厭你丟下我。」

她才不要一個人睡在那裡,其實她是害怕自己一睡不起。

如果沒有牽挂,她不在乎一睡不起,可他是她心裡最深的牽挂,要是她真的一睡不起,她就再也不能見到他,那樣她會覺得很遺憾的。

「笨,我怎麼會丟下你。」聖輕鴻深情款款的說,心裡卻是一抹絞痛,他現在其實是害怕的,只不過他不敢表露出來,他害怕失去她,失去他們真的會死去。

如果死了,他們的愛情呢,也將會隨風消失。

他不想就這樣結束,他渴望和她相濡以沫到白髮蒼蒼。

沐傾狂露出絕美的笑,她當然知道他不會丟下她,她是怕自己會離他遠去,所以她不敢深睡。

「走吧!」聖輕鴻牽起她的手朝宮殿里走去。

沐傾狂微微笑,跟著他一步步走進宮殿。

宮殿里,小柯,龍馳,沐俊三人正和藍盈盈戰鬥著,只一會兒的功夫,藍盈盈便被小柯的綠藤緊緊纏著,但她很快化身成一條七彩小蛇朝外面迅速溜去。

走進來的聖輕鴻一眼便看到地上地七彩小蛇,右手伸出,強勁的黑暗力量將藍盈盈緊緊的束縛著。 沐傾狂冷冷掃了一眼地上的藍盈盈,她真的是蝶影的姐姐嗎?都是七彩巨蟒?

藍盈盈見自己被捆住,只能不斷掙扎著,但聖輕鴻的黑暗力量豈是她可以掙脫開的,此時,她就如岸板上的魚肉,任由人宰割。

沐傾狂走上前一腳朝藍盈盈身上重重踩去,這一踩,藍盈盈哀嚎一聲,原本的蛇身迅速化成人身,雙手緊緊抱著肚子,痛苦的低吟著。

「把解生死咒的辦法告訴我。」聖輕鴻走上前,語氣滿是蕭殺,銀瞳里閃著嗜血的光芒,這是他今天來巫族的目的,只要他們告訴他解咒的辦法,他就放過巫族。

藍盈盈聽到這裡得意的大笑起來,「生死咒根本沒有辦法解,就算你殺了我也沒有辦法。」

聖輕鴻雙手握拳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右手再次釋放一股黑暗力量朝藍盈盈身上擊去。

藍盈盈驚恐的叫了起來,身子在地上不斷翻滾抽搐,臉上是扭曲的神情,眼裡既是憤怒又是痛苦。

聖輕鴻還想再逼問,沐傾狂阻止了她,蝶影肯定不會騙她,她說沒有辦法,那可能真的沒有辦法,她只能等死,只能認輸么。

花心站在門口獃獃的盯著遠處的宇文笙歡,他好像比以前瘦了很多,臉上是憔悴的神情,他的眸光一直定在沐傾狂身上,看到這裡,她只感覺心裡突然一痛,酸酸的,澀澀的,疼疼的。

「主人,對不起。」宇文笙歡像上小孩子一樣低垂著腦袋認錯,他去卡維斯大陸時以前的記憶被封印了,他根本什麼也不知道,不然是絕對不會將生死咒的子咒傳到沐傾狂的身上。

沐傾狂看著宇文笙歡搖頭,淡笑道,「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我沒怪你。」

她們是同病相憐,兩人都中了生死咒,他們都是將死的人。

聖輕鴻滿面怒容的瞪著宇文笙歡,即而放開沐傾狂朝他走去,伸手揪緊他的衣服,暴怒道,「怎麼解生死咒!」

他現在只想知道解生死咒的辦法,其它的,他都不在乎。

宇文笙歡抬起頭,湛藍的眼睛里全是愧疚自責。

「我不要愧疚自責,我要解生死咒的辦法。」聖輕鴻此時再也控制不住情緒咆哮道,一想到沐傾狂要離他遠去,胸口便是一波波的巨烈的疼痛,那股疼痛似要將他炸開。

「這個沒有辦法解。」宇文笙歡咬了咬唇道,然後又說,「我會去找辦法的,我一定會救主人的。」

聖輕鴻放開宇文笙歡收回自己的手,他的手有些顫抖,甚至全身有些顫抖,宇文笙歡都說沒有辦法解,那就真的沒有辦法解了。

「輕鴻……」沐傾狂走上前抱著他溫柔的喚道。

聖輕鴻低頭看著她,銀瞳里全是心疼還有不甘心。

宇文笙歡看著這一幕,心裡更是愧疚還有痛恨自己,是他拆散了他們么,如果不是他,他們又怎麼需要生死相別,他們這一路本就很坎坷,如今好不容易可以幸福,卻要……

「把這裡毀了,我要巫族永遠消失。」聖輕鴻斬釘截鐵準備無情道,他不管什麼無辜的人,他只想要巫術咒術永遠的消失,徹底的消失。 青龍等人聽沒有解救的辦法,一個個異常的暴怒,瘋狂的衝出大殿,看到巫族的人就開始攻擊,他們要把這裡毀掉,讓巫族的巫術和咒術永遠消失在混沌界,免得以後再禍害別人。

他們更加沒法接受沐傾狂體內的生死咒,如果不能解,她豈不是要再次離他們遠去。

這麼多年的等待,不就是為了和主人相遇,以後好好守護她,但現在……

巫族的幾位長老飛快趕到了藍盈盈的宮殿,當他們看到青龍等人在攻擊巫族時,一個個念動巫術企圖控制青龍等人。

沐傾狂見狀,拉著聖輕鴻朝外面奔去,兩人手裡各持著雪花神劍和指天劍,兩劍揮出,縱橫激蕩的劍氣將那幾位長老直接甩飛出去,不等那幾位長老站穩身子,兩人再次向前攻擊。

巫族人的反抗更是激怒了青龍等人,他們紛紛衝出宮殿朝其它地方攻擊著。

沐傾狂體內有洛雪給她的神力護體,聖輕鴻有黑暗力量護體,那些巫術對他們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

雪花神劍和指天劍的力量將那幾位長老擊的連連倒退,他們不能施展巫術和咒術便再沒有什麼抵抗力,沐傾狂和聖輕鴻要解決他們易如反掌。

小柯和龍馳負責看守藍盈盈,藍盈盈在地上痛苦的掙扎著,她想溜出去,卻不想四周的黑暗力量讓她根本無處可逃,外面的廝殺聲讓她明白,巫族今天是毀定了。

原本安靜的巫族今天異常的熱鬧,聖輕鴻殺紅了眼,一想到沐傾狂體內的生死咒沒有辦法解,他就無法接受,恨不得將巫族所有人千刀萬剮。

他們好不容易經歷了這麼多,原本以為解決掉混沌界的麻煩,他們就可以過平淡幸福的日子,卻不想……

沐傾狂同樣殺紅了眼,那一世,她和天剎一起殺養她們的人時,明明知道自己會死,她卻一點也不害怕,但此時,知道自己要死,她卻很害怕,或許是因為心裡有了牽挂,所以很捨不得吧!

捨不得和他分開,捨不得和他就這樣結束。

一天之間,巫族被毀的徹徹底底的,天門宗的人也沒有過來插手,蔚遲曜更是沒有過來勸沐傾狂。

宇文笙歡聽著外面的哀嚎聲,心裡是異常的矛盾,怎麼說那些人都是他的族人,但他現在能阻止么,他阻止得了么,他恨恨的看向藍盈盈。

「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巫族也是毀在你手裡,你如何面對死去的巫族祖宗。」宇文笙歡憤怒的瞪著地上的藍盈盈。

藍盈盈神情扭曲的笑道,「宇文笙歡,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你現在眼睜睜看著外人毀掉巫族,你又做了什麼,你又如何面對死去的巫族祖宗?」

「你是族長,我又不是族長,更何況這一切都是你引起的,你一個族長都沒法阻止,我一個小小聖子又如何能夠阻止。」宇文笙歡冷哼道,他承認他對不起巫族,但他更對不起沐傾狂。

舊城半醉愛未眠 所以他不會阻止,他也沒有能力阻止這場戰爭。 藍盈盈目光怨毒的看著宇文笙歡,陰笑道,「巫族毀掉就毀掉,我更期待的是你和她的生死咒發作,我會等著你們的,哈哈哈……」

聽到這裡,宇文笙歡臉色一片蒼白,他不怕死,他怕的是沐傾狂會死。

「你這個不要臉的賤女人,我踹死你,踹死你……」花心突然沖了進來,對著藍盈盈身上狠狠的踢著,她從來沒有這樣恨過一個人,但現在她打從心裡恨藍盈盈。

一個是她最好的朋友,一個是她偷偷喜歡的人,如果他們都死了,她該怎麼辦?

藍盈盈被踢的一陣鬼哭狼嚎,全身上下血淋淋的,那張精緻的臉更是被花心用刀劃出無數的刀口子。

花心泄憤夠了才停下來,即而走到宇文笙歡面前,揪著他的衣領,霸道的說,「我不准你死,你必須好好的活著。」

宇文笙歡怔了怔,雙眸有些黯淡,他當然想好好活著,只要他好好活著,沐傾狂便不會有事,但是生死咒遲早有一天會發作,這個根本不容他控制。

「我說的話你聽到了沒有,回答我!」花心滿面怒氣的吼著宇文笙歡,想著他要死,她心裡是說不出的難受,這是她第一次喜歡一個男子,都還沒有說出口,對方卻要永遠離開她。

「我,我也想好好活著,可是……」宇文笙歡臉上露出為難的神情,這個生死根本不是他決定的。

「我不要什麼可是,我要你說,我不會死。」花心撒潑的咆哮道,如果他死了,傾狂也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