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他看向其他人,眾人頷首,這時沒人扯皮。

Home - 未分類 - 說完他看向其他人,眾人頷首,這時沒人扯皮。

換成他們同樣會如此說。

「需要一些談判。」張氏的張麇權跟著說道:「他們會以我們不曾提前告知他們為借口,這點我們只要說是還沒有研究明白那邊的危險程度,所以才會派人去冒險為由來開脫。」

趙氏趙肱龍說道:「有個空間隧道也好,很多資源我們能運過來了,能夠提高我們的整體科技實力與人體潛能開發。」

「那麼我們則需要獲得更多的空間隧道控制權,根據前面傳回來的消息,空間隧道我們的人僅僅掌握了百分之二,而另一個單獨的向陽花文明竟然能夠擁有絕對性的百分之五十一,我們難以接受。」

說這話的是公孫德慷,現任公孫世家族長。

聽到他的話,所有人都覺得心裡不舒服,他們明白,那是一個新的勢力,剛剛加入聯盟不久,但卻比他們的文明更快脫離聯盟,而且強勢崛起。

他們一直覺得自己的民眾和文明是最厲害的,可居然還有更厲害的,是什麼地方的種族?

公孫德慷旁邊就是他的老丈人,慕容家族的族長慕容未晏。

他嘆口氣,說道:「那個勢力的頭領名字翻譯過來也叫公孫慕容,可惜此公孫非公孫,此慕容也非慕容。」

公孫德慷跟著嘆口氣:「唉~!不管是他是誰,我們都要想辦法獲得更多的權力。」

其他人表情上沒什麼變化,但都看向公孫德慷,誰讓他有個兒子叫公孫慕容,出生時進行靈魂測試的瞬間,靈魂綻放把一棟樓都給轟塌了,在經過各種儀式之後,靈魂空間一千多立方米。

可惜卻依舊被公孫家族給放出去歷練,結果出事了,到現在也不曾找到,連那個護衛的艦隊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刻卻聽到另一個勢力的頭領翻譯過來的名字同樣叫公孫慕容,而且還是那麼驚才絕艷,他必然會想起自己的那個兒子。

雖然他不是只有一個兒子,還有三個兒子和四個女兒,但最出眾的就是那一個。

「我們收集了一部分向陽花勢力的資料。」聖喬治見大家都不說話,只好由他開口。

「那個公孫慕容一個人進行的靈魂填充,接著他為他的文明獲得了許多軍功,他們使用的應該是精神力方面的特殊能力,而不像我們使用的內力,我們雖然也有精神力方面的特殊人物,但過去后卻沒有效果。

估計他們整個文明的特殊能力全是精神力方面的,跟我們的內力差不多,很強大。最主要的是公孫慕容此人被評定為,意志堅定、能力突出、冷靜睿智、氣質獨特、性格強韌、有領袖才能,獨自作戰能力不弱。

他還有個妹妹叫娜拉莎,竟然可以憑藉個體進行短距離空間移動,根據推測,公孫慕容是那邊文明的領袖接班人,我們給出的總體評分為七十九分。」

「有那麼高么?」公孫德慷問,他不願意讓另一個公孫慕容的評分那麼高。

滿分一百分,機甲戰鬥方面佔二十分,其他方面是八十分,那個公孫慕容不算機甲,竟然差一分為滿分。

整個銀河文明百年內,也沒出幾個七十九分的,只有四個,他自己一個,李氏家族一個,他的第二個妻子是一個,就是慕容磬綰,最後一個是聖喬治的第二十四個孫子,今年三十五歲,將來要接班的。

自己的兒子活著才應該這麼優秀,別人,哪怕是翻譯過來的名字,也不可以比自己兒子更厲害。

眾人沒就這個問題進行討論。

而是說起了空間隧道這邊的佔有比例,空間隧道是在弗瀾文明的範圍內,準確地說是在剛剛打完的娥蛹蟲族的地方。

以後想要運輸,必須經過那裡,要麼就是直接讓飛船進行超長距離的空間越遷,那可就遠嘍,一趟單程需要兩年,通過空間隧道過來,再越遷至此,僅僅需要半個月。

這個計算方式是按照地球上的時間來算的,要不然不好統一。

如此一算,四十八倍的時間,值錢的東西也變得不值錢了。

「所以說我們必須要讓我們的人在那邊佔有更多的空間隧道管理使用權。」公孫德慷再一次強調:「我們多派人去接觸公孫慕容,人不可能沒有弱點,他必有所依戀,最好是找到他的家鄉,控制住他的家鄉,就不信他不妥協。」

八個人看著公孫德慷在那裡說,心想,你今天怎麼火氣這麼大?不就是翻譯過來跟你失蹤的兒子重名么。

公孫德慷也覺得自己衝動了,閉上嘴,不再出聲,他哪裡曉得,若是他口中的公孫慕容知道他爹想這麼乾的話,一定會告訴他爹,你現在就控制著呢。

於是會議上把事情來想想去,最後還是決定先把另一邊的空間隧道給佔了,解決這個問題,其他的事情都好辦。

他們打算加大派遣過去的人員數量,實在不行就武力脅迫。

******

薛羽墨也在各個勢力中來回串通,說情況有變,向陽花文明所佔的比例應該隨著調整。

不少勢力明明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可還是答應了,打算一同找公孫慕容,甭管用什麼手段,反正就得讓他把份額減少。

哪怕是付出其他星球的資源獲取權交換也行,空間隧道這麼重要的地方,怎能讓一個勢力控制?

就在他們準備起程的時候,一個消息傳來,他們又都偃旗息鼓了。 『公孫慕容增兵了,新來了一千萬人,五百萬青壯和五百萬孩子,正在進行特殊能力引導。』

這便是他們得到的消息,不用問他們也知道是怎麼回事,顯然公孫慕容同樣考慮到了空間隧道的佔有比例問題。

這不,馬上人家就增加兵力,意思是告訴所有人,不要打他的主意了,讓出額度不行。

加上新得到的戰艦,一共三個艦隊,十億分一分,不打地面戰的話,操作戰艦足夠了。

三個艦隊哪都不去,就在兩個星球那守著。

各勢力一看公孫慕容擺出的架勢,懂了,不去跟你商量還不行么。

薛羽墨又回到自己的指揮室,獨自生悶氣。

「沒見過這麼不講理的,你至於把戰艦的炮口對著星球么?談不攏就毀唄,是不是?你以為就你敢毀啊?我不敢嗎?好吧,我不敢,我要以大局為重,不跟你們新來的一般見識。」

薛羽墨一邊抽煙一邊罵,他發現他最反感的正是新興的小勢力,他們什麼都不在乎,總是擺出一副魚死網破的架勢。

最可氣的是找不到他們星系的位置,想威脅都威脅不了,不像別的勢力,家大業大,位置擺在那裡,做事情要先考慮下得失。

「怎麼向上頭彙報?說自己無能?不行,要想個辦法。」不願意承認失敗的薛羽墨又陷入了深思。

******

擺出同歸於盡樣子的公孫慕容根本沒去考慮別人的感受,他正忙著讓旬賢莫他們買賣東西。

他想吸收念獸的精神力的想法失敗,最開始的時候成功幾次,後來念獸發現問題了,於是不再攻擊他,等他去刺激的時候,一隻念獸自殺了。

既然沒法使用,那就賣了吧,還有十級極磁領域膃肭獸,一百隻,打算賣出去十隻。

不都賣是公孫慕容覺得這種東西有用,但他自己不知道怎麼用,賣十隻讓別人去研究。

若是發現價值大,自然會找他來購買,他只要繼續用十級極磁領域膃肭**換研究成果就行。

換成以前他都賣了也不覺得後悔,現在不行,現在已經有了到故鄉的辦法,公孫慕容認為自己用不上,不代表家裡同樣用不上。

好東西要給家族留著,七隻念獸死一隻,賣掉,再賣兩隻,剩下的四隻留著。

「還有其他我們抓的高等膃肭獸,最少給我留下一半,其他的你們處理,要賣個好價錢哦,然後別的不需要,給我全部用來購買靈魂填充資源,有多少要多少,哪怕是用我們的信譽賒賬。」

公孫慕容對旬賢莫、嚴崢他們吩咐著。

眼下別人還沒反應過來,等到另一邊的人同樣需要經過靈魂填充過來的時候,資源就不夠了。

旬賢莫、嚴崢這些艦隊的領導層,立即通過建立起來的關係網開始進行買賣,甚至把空間隧道的所有權都用來抵押,規定時間內還不上資源,就把額度讓出去。

等他們把交易全部達成協議,本身能利用的全利用上時,已經是三天後。

談判也在這時結束,可謂是雷厲風行,雙方都想儘快接觸,從對方那裡獲得各種自己需要的資源。

別的細節還在慢慢談,估計談上百年都有可能,但雙放先是決定開通空間隧道,然後這邊的聯盟向對方出售靈魂填充技術。

對次銀河文明堅決反對,經過投票,反對無效。

於是各個勢力找到公孫慕容這裡。

薛羽墨也來了,他渾身無力,聯盟這邊非要出售靈魂填充技術,他想攔還攔不住,銀河文明在那邊同樣承受不住幾百個文明聯合起來的壓力。

聯盟派來的是以前有過聯繫的穆爾多哈。

他一見到公孫慕容,便露出笑容,說道:「這是我們第一次真正的見面,我很高興。」

公孫慕容同樣面帶微笑:「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更勝聞名,穆爾多哈你好。」

眾勢力的人在周圍聽著、看著,似乎眼看就能達到目的了。

穆爾多哈笑容更盛:「慕容,今天我們給你帶來個好消息,以後空間隧道你們能夠獲得更多的利益,那邊獲得了靈魂填充技術后,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到這邊,無論是哪種方式,我們對膃肭族的戰爭也將更加輕鬆。」

說完他等著公孫慕容的附和,結果等來的卻是……

「我不同意。」公孫慕容用淡淡的語氣說道。

「太好了,呃!你,你說什麼?你不同意?」穆爾多哈正打算接著話說,卻反應過來,公孫慕容說的是不同意。

「對,不同意,我不同意把技術交給他們,雙方的物資往來我贊成,但靈魂填充技術絕對不行,而且以後雙方貿易,我要檢查物資。」

公孫慕容詳細說了一下。

附近正處在沮喪中的薛羽墨猛然抬起頭,似乎不認識公孫慕容一般,定定地看著。

他實在想不出來,對方為什麼會在關鍵的時刻幫自己一把,明明是兩邊銀河文明都沒辦法了,結果在這裡向陽花文明突然出手。

沒有道理呀,他們不是一直不待見自己么?自己想與他們合作,他們拒絕,自己想要多佔點份額,他們拒絕。

一旦技術傳過去,自己所在的銀河文明影響力必然被削弱,對他們有好處,而且他還可以從傳技術的時候分到利益。

為什麼要拒絕?

不止薛羽墨在想,眾勢力的人皆不明了。

「為……為什麼?」穆爾多哈把話問出來。

為什麼?公孫慕容心說,還用問么,我當然要為自己的種族考慮,今天我不拒絕,不把你們卡住,我就是整個種族的罪人。我還回不回去了?等以後回去,銀河文明就不是八大家族,而是七大家族,公孫世家將徹底消失。

這話公孫慕容不會說出來,他找別的借口。

「我覺得不公平,還記得當初我來時嗎?我只有那點軍功,我一人肩負著一個文明的希望,所以我咬著牙堅持,無論遇到什麼困難我都必須克服。

為了活著,我到河邊捉魚,我自己漚麻,我刮牆皮熬硝煉鹽,所以我懂得珍惜,到現在我也從未浪費過一點資源。

後來我的向陽花軍團到來,那些你們眼中的孩子與我一同戰鬥,為了資源,我們總是出現在最危險的地方,我們總要衝鋒在第一線。

現在人多了,可以依舊不浪費,為什麼?因為我們知道這些資源來之不易,我們就是文明的希望,為了文明,我們願意做一切事情,哪怕真的付出生命。

當初你們設置那些障礙,不就是為了這點么?現在就可以隨便開放技術?還給他們提供各種珍貴的資源?

所以我不同意,只要我還活著,這裡還有我們的人在,我就不讓技術泄露出去。想要技術,他們自己過來拼搏,我也會想聯盟給各想要脫離的勢力那樣,為他們設置層層障礙。

我相信聯盟能理解,聯盟是為了我們好,現在我為了他們好。穆爾多哈你說呢?」

公孫慕容一番說出來,很多勢力都動容了,想想還真是,自己獲得資源和脫離聯盟多艱難啊,別人憑什麼可以直接擁有?

穆爾多哈被問住了,他很想說,我們聯盟並不是打算為你們好,我們只是想剝~削你們,但這話他哪敢說出來。

薛羽墨也在聽,但總覺得某個地方不對,一個技術而已,竟然被公孫慕容給上升到如此高度,而且你們是缺資源,不缺技術,否則你們的上千萬人怎麼來的?

既然如此,後過來的人同樣缺資源,對,缺資源,自己還要馬上去收集資源,想一想應該找誰合作。

薛羽墨心思又放到了別處,招手讓自己的人過來,把購買資源的事情吩咐下去。

回過頭來,他繼續盯著公孫慕容看,想弄清楚對方的目的。

整個地方還是寂靜無聲,氣氛緊張。

穆爾多哈終於回過勁兒,笑著說道:「很好,這個想法很好,但是啊,慕容,你想想,即使設備過不去,人過去了,不是一樣可以把技術教給那邊?聯盟可以保證不派技術人員,你能確定其他勢力同樣不派?」

公孫慕容點點頭,開始問周圍勢力的人:「你們是否同意我的觀點?」

眾人點點頭,全說要支持。

「那你們會派嗎?」公孫慕容又問。

眾人搖頭,一一否認。

「好的,以後從我這邊過去的人,首先要經過測謊儀器,如果沒問題,可以過去,凡是懂技術的,一概不準。」公孫慕容這才說出自己的辦法。

月滿西樓 眾勢力的人這下才反應過來,公孫慕容剛才在下套。

到時會技術的過不去,想通過靈魂回歸,再回去的時候,首先得處在這邊的儀器覆蓋範圍內。

估計他能想到主意,這邊的儀器就絕對弄不過去了。

穆爾多哈做最後一次努力:「慕容,他們那邊會不高興,影響以後的合作。」

「沒事,我已經找到了一種更好的封鎖空間隧道的東西,我保證他們打不過來,至於合作,那位不就是另一邊的人么,對不?」

公孫慕容又是威脅又是轉移的,向還在不解的薛羽墨抬抬下巴。

「對。」薛羽墨連忙答應:「別的文明不和你們正常貿易,我們和你們交易。」

說完他打算約一下公孫慕容,問問情況,可還不等他組織語言,剛剛他派走的人回來了,在他耳邊小聲地說了一番話。

「啊?你說的是真的?」薛羽墨再次看向公孫慕容。

******

這章為加更,今天還有兩章。 薛羽墨得到的消息是,公孫慕容從三天前開始,就跟其他資源買賣方進行保密交易,接著瘋狂掃貨。

整個靈魂填充市場上的資源,有百分之六被他給買走。

那可不是什麼小數目,那是百分之六,一共有多少勢力?聯盟下轄多少艦隊?

不用別人說,薛羽墨也知道公孫慕容哪來的錢,用空間隧道做抵押,要不然一百個他現在的資源儲備也別想買到百分之六的東西。

他手下人還說,如果他願意出十倍以上的價格購買,就賣給他,必須是十倍以上,因為違約賠償就是十倍,因為公孫慕容主動提高價格,才換來這個合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