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崔槿萱膽敢說是,她肯定會甩她一個大耳光!

Home - 未分類 - 要是崔槿萱膽敢說是,她肯定會甩她一個大耳光!

在她凌厲眼神瞪著,崔槿萱識相的沒有吭聲。

崔槿萱是有這個想法,但自私一點,她並不想南蠻族人成為墨家人驅使的僕人。

這些日子以來,崔槿萱反覆的思考著墨軒到底想要什麼。

她意識到了,墨軒並不是要殺所有南蠻族的族人,只是想要她帶領著南蠻族人歸順於墨家。

有了南蠻族的巫蠱與自己強大的實力,會讓墨家更加坐大。

「那天你與墨軒沒有釋放你的獸寵翔天金龍,正是因為你知道他會控制獸寵?」

「嗯。」

崔槿萱點了點頭。

「那你的獸寵現在在哪?」

「在我的空間里修鍊著。」

白靈然點了點頭,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很好! https://tw.95zongcai.com/zc/57458/ 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若不想你的族人成為墨家驅使的僕人,在墨家攻打仙靈山的時候,我希望著你不要保留你的實力。畢竟,給你族人提供避難所的,是我仙靈山。」

「我已經失去神力了。」

對於她的要求,其實根本不過份。

但是,崔槿萱知道自己根本出不了多大的力,「並不是我不想幫忙,而是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是墨軒的對手。」

「儘力就好,我並沒有要求你殺了墨軒。」

崔槿萱沉默了。

二人面對面的坐著,白靈然思忖了一下,還是狠了狠心腸說道:「再有,我勸你一句,別在房間里彈這些傷情的曲子,那隻會讓你的族人聽到了更加難過,你的弟弟已經死去了,如今能帶領你的族人再一次的站起來,活得更好一點。只有你這個長老,這話貞娘不敢直面對你說,我現在替她說了。」

「嗯。」

崔槿萱輕應了一聲,她知道貞娘是擔心自己的。

只是,此時的自己,真的有一種心灰意冷的感覺。

生不如死,說的就是現在的自己吧。

她那渾身散發出情殤的氣息,讓白靈然渾身都不自在。

再坐下去,也談不出什麼結果,只能是站起身子,與崔槿萱話別,離開九心峰。

出了九心峰,猛然發現仙靈山外的法陣有人闖進來了。

白靈然有些詫異,大師兄在日照峰,二師姐在九連峰,師父他老人家還在呼呼大睡,怎麼可能會有人呢?

重點是,這仙陣並沒有阻攔這人的闖入。

白靈然好奇的找到了異動的法陣之處,迎了上去。

法陣煙霧迷茫,待人影走進來后,白靈然卻驚喜非凡,一見到那人,「安師姐?」

沒錯,來人正是安素雅。

一身淺藍衣裙,頭髮皆像是男子般的綰著,別著一如海水藍色的玉冠子。

走近一瞧,只見她眉目清雅,膚色白里泛紅,甚是嬌美。

一雙白嫩的柔夷小手,拿著一串綠玉佛珠,似乎正在默念著什麼。

安素雅進入仙靈山法陣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喚自己,抬首一瞧瞧,入眼眸是一淺綠的身影。

當看到那雙墨色清冷,孤傲清姿的時候,不由有些高興,眉目間帶著驚喜,也沒見她怎麼動。

修長的軀已經來到了白靈然的面前,伸手主動的牽著她的手,「靈兒?你回來了?邪醫前輩他老人家可安好?」

「師父他老人家安好。」

白靈然心中暗贊,一段時間沒見,安素雅的武功似乎精進了許多!

若是如此,倒也可以說是一得力助手了。

「我本來在外遊歷,後來聽到一些消息,說是南蠻族的人為非作歹,之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外界傳言仙靈山包庇南蠻族人,與墨家人結了怨,再過不久墨家就要帶領族中高手前來仙靈山,要求邪醫前輩交出南蠻族人呢。一聽到這個,我就立即往仙靈山趕了。」

安素雅一邊說著,面露擔憂。

白靈然微微一笑,「安師姐別擔心,這事師父他老人家自有定斷,你也莫過操心。你是一個人來的嗎?」

「還有俺!」

一聲洪亮的粗沉嗓音,從安素雅身後傳了出來。

這一聲音很粗獷,嘶啞粗躁的嗓音,在冰冷的空氣之中震蕩。

驟然聽起來,卻聽不出他真實的年齡,像是三四十歲的中年人,又不太像。

法陣里,露出了那漢子。

仔細一看,是一個濃眉粗眼的大漢,稜角分明的五官,眼角下有一道長長的傷疤,直劃到下頷的地方。

雖說面上毀容了,但是卻不損他英俊,手執銀槍,霸氣盡露。白靈然一見他那俊臉上一條長長的刀疤,驚呼出聲,「你怎麼會在這?」

出現的這個人,正是獨行俠晴刀。

只是晴刀每一次出現,都不甚得白靈然的歡心,在她的印象里,這個傢伙就是喜歡拈花惹草的壞男人!

壞男人嘛,自然不是個什麼好貨色!

晴刀沖著她咧嘴嘿嘿一笑,「俺就在這了,你想怎麼著?」

「安師姐,你別告訴我,你把他給帶來的?」

安素雅靦腆的羞澀了一下,面頰緋紅,點了點頭承認了。

正在這個時候,讓人意外的是,晴刀身後也走出一個身影。

當看到那個身影的時候,白靈然怔在當場。

一身紫衣錦袍的男子,只見他英俊帥氣的眉眼,白皙的膚色,稜角分明的五官,那雙冰冷的桃花眼給人一種鋒利的感覺。

這個人寶石國的新任皇上,楚南!

楚南,也是她指腹為婚的未婚夫! 白靈然看到楚南的時候,真不知道應該要給什麼反應才好。

打死她,她也沒有想過,楚南竟然會來仙靈山。

而且還是跟著晴刀的身後而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晴刀什麼時候與楚南的關係那麼好了?居然還能結伴前來仙靈山!

楚南沖她勾唇淺笑,「靈兒,好久不見了!」

白靈然雙眸眨巴眨巴著雙眼,語氣不輕不高,「確實好久不見,只是你這大忙人,怎麼就來這了呢?」

「聽說仙靈山有麻煩了,我便來了。」

「那寶石國的朝務怎麼辦?」

「自然是交給朝臣們處理了。」

白靈然挑了挑眉頭,果然好命。

倘大的一個國家,就這麼的拱手交給朝臣們去處理,還真不怕有人謀朝篡位!

一旁淺笑的安素雅說道:「靈兒,別站在這裡說話,先進去再說吧。」

「好。走吧,既然你們來了,我也得讓你們見見師父他老人家。」

白靈然點了點頭,明白安素雅這是要打和場的意思。

領著大夥,前往若昀峰后,白靈然搖了師父大半天,才把他給搖得坐了起來。

邪醫東方皇輝懶洋洋的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昨天晚上本來就很晚休息,結果剛剛睡著沒一會兒,自己的寶貝徒兒就把自己喚醒了。

說是有客人來,害得他不得不起身。

坐在床榻上,困意來襲,讓他連連打了幾個大大的哈欠。

哎!

果然是人老了,竟然熬不得夜了。

「師父,這位是楚南,是寶石國的新任皇上。」

白靈然在旁為楚南介紹,師父那副模樣,她自然也看在眼裡,只是有些事,卻不是她干涉的。

師父的脾性,向來怪異。

一旦生氣了,那真的誰都勸不住。

邪醫東方皇輝抬起睡眼,睨了一眼眾人,「昂,你安排就好了。有什麼事,待師父睡醒了再說!」

說罷,「咚」的一聲,倒床翻背呼呼大睡去也。

直接把一屋子的人晾在那裡,不管了。

白靈然抽了抽嘴角,有些無語的看著師父他老人家。

有時候,她會發現,其實大師兄那個性,肯定有一半是遺傳師父他老人家的。

這樣的率性而為的性子,在天底下都找不出第三個出來!

第一個自然是師父他老人家了,第二個就是半吊子的大師兄了。

——遠在日照峰的雲歌笑,突然間打了個大大的噴嚏,吸了吸鼻子,自言自語道:「哪個美人在念叨本帥哥呢?」

師父不管事了,白靈然就得管了。

首先要安排他們住下,九心峰上的客房,已經被南蠻族人們住下了,也沒有多餘的房間空出來。

所以,眼下能安排的地方,似乎也只有大師兄雲歌笑?歌笑居住的日照峰了。

……

……

日照峰

經過日照峰的時候,有一條架空的長藤木橋。

木橋不遠處,正好是一條從高空飛濺而下的瀑布。

一道雪白的大瀑布,飛流直下,聲如奔雷,澎湃咆哮,那飛濺出來的水霧籠罩著這長藤木橋。

臨近看了,會發現這條大瀑布的氣勢十分霸氣,水流好似千萬匹猛獸在搏鬥,在怒吼,最後互相扭打著翻滾下來,濺得滿山谷珠飛玉散,附近一片都被霧氣籠罩,仿似仙境。

白靈然領著眾人來到這木橋旁的時候,瀑布撞擊岸石激起千萬朵水花,在陽光下幻變為五彩繽紛的水珠。

安素雅不由的驚嘆出聲,「靈兒,想不到日照峰居然是這麼的美!」

「這裡,是仙靈山最美的一個地方。只是我不喜歡太吵,瀑布的聲音太大了,夜晚難以休息,所以我沒有選擇在這裡居住處。倒是大師兄,不管再怎麼吵的地方,只要他想睡覺,他就能睡得著。」

白靈然微笑著解釋,讓大家沿著木橋走到了對面的日照峰。

日照峰的房子,那全是用青竹建制而成。

按大師兄雲歌笑自己的文雅的解釋:竹,屬陰寒之物,亦屬有靈性之身。

若是以白靈然的解釋:方便他召鬼魂。

雲歌笑每天都必須有女鬼陪伴,白天睡大覺,晚上陪女鬼們玩耍,吸取一些道家法力,總是半吊子的性格,讓他做事總是丟三落四。

眾人來到了他的住處時,除了白靈然一臉如常,一個個面色怪異。

因為,他們看到了那竹屋外面,居然放著幾條黃布橫幅。

黃布紅字的畫符,從屋頂垂掛到屋腳,橫看豎看都像個鬼屋啊!

怎麼看,就怎麼詭異!

白靈然率先推開大門走了進去,屋子裡面,那一排排貼著黃紙道符,一進來就覺得陰風陣陣。

「大師兄!」

喚了一聲,屋內靜悄悄。

不會吧?

沒人?

怎麼可能,這個時候,他應該在的啊。

「大師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