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同意百里陌欒的話,蒼夙此時出聲道,「這個古城和我們在上古遺迹外面看到的那朦朧的輪廓很相似。

Home - 未分類 - 也是同意百里陌欒的話,蒼夙此時出聲道,「這個古城和我們在上古遺迹外面看到的那朦朧的輪廓很相似。

況且對方布下似真非假的迷惑術運用的十分的高超,對於敵人,這樣的心裡術,我想大部分的人也是會認為這是幻境。

所以絕大部分的人看到這一的一幕恐怕都不會進去,也很有可能發生變故到時候錯失進入遺迹的機會,所以,我認為這不會是幻境。」

對於蒼夙的分析,徐楓也覺得有理,點了點頭徐楓淡然道,「既然這樣,我們就先進去看看。」

雖然和蒼夙接觸不久,但只是短短的接觸,徐楓便是認識到了蒼夙的聰慧絕非等閑,尤其蒼夙和百里陌欒的實力也是十分的強悍。

自然是沒有意見,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不管是不是幻境,她蒼夙也一定要闖過去,將神的守護那條腳鏈拿到手!

那是屬於她的東西,也只能是她蒼夙的東西。

「那我們進去吧。」說了一句,百里陌欒緊緊的牽著蒼夙的手,朝著古城的大門走上前去。

對於徐楓做出的決定,高賀三人自然是聽從的。 雖然心中有些不安和疑慮蒼夙和百里陌欒說的話那麼肯定,但是既然他們的團長都要進入一探究竟,他們怎麼能夠那麼膽小的退怯呢。

隨後,高賀三人連忙的前後不一的跟上蒼夙。

百里陌欒和蒼夙走在了最前方,而徐楓和高賀三人則是並排的跟在了蒼夙的身後。

朝著古城的大門走進去,一股沉重詭譎的氣息越發的凝重了起來。

滿是戒備的觀察著古城四周的動靜,就在蒼夙等人跨入古城城門的瞬間,倏然吹來一道陰冷寒風,緊跟著一隻遮天蔽日的巨大鬼怪面容從半空中俯視朝著蒼夙等人猛地貼近而來。

青面獠牙,猙獰的面孔扭曲的異常殘忍,一眼便是能夠將膽小的人給嚇的魂飛魄散。

陰冷的風同時透入骨髓的滲入了蒼夙等人的身上,不由的讓人毛骨悚然。

看到這突然出現的巨大鬼臉,虎視洶洶的襲擊而來,高賀三人臉色頓時一片的發白。

「啊,這是什麼鬼東西!」被這鬼臉給嚇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著,高賀聲音顫抖的驚顫喊道。

當下便是揮出了一道鬥氣朝著那鬼臉轟炸了上去,孟鍛喬冷然道,「不管是什麼東西,照殺不誤。」

雖說這句話很是有氣勢,但孟鍛喬身子卻是不由的哆嗦了起來。

他們都沒有見過這麼讓人心驚的鬼怪,這樣的不知名的恐怖東西,就算心理素質再強悍的人也忍不住發怵。

孟鍛喬擊打出的一道兇悍攻擊狠狠的朝著鬼臉轟炸了上去,但是那鬥氣攻擊轟炸在鬼臉上卻沒有半分的作用,卻似乎那鬥氣反而被那鬼臉給吸收了,頃刻間消失虛無。

此刻蒼夙,百里陌欒,和徐楓臉上卻並未露出慌張的神色,鎮定的都有些的不像話。

眼眸中皆是透露出褶褶的睿智光芒,彷彿看透了一切,將一切掌握在手中。

驀然蒼夙的嘴角勾起一抹的弧度,第一次幻境可以將蒼夙困那麼久第二次重來的幻象,豈會在讓蒼夙陷入同樣的術法之中。

眼眸一沉,蒼夙看著那即將朝著自己越發逼近的鬼臉,淺笑一聲道,「這點的把戲,還來第二遍,未免太小看我蒼夙了!」

一聲落下,蒼夙信手一揚調動起體內的鬥氣,鬥氣球揮手而出,悍然一擊勢可破天,直接朝著天際轟擊了上去。

強大的能量震得虛空碎裂,強悍的能量穿透那巨大的俯衝而來的鬼臉衝破雲霄,撼動天地。

當下天際如同破碎的鏡子,碎裂了開來,同時,那恐怖朝著蒼夙等人俯衝而來的巨大鬼臉瞬間化為一縷清風,煙消雲散。

隨著巨大的鬼臉消失,只見那萬分詭譎的氣息也是為之消散。

震驚的看著那巨大的鬼臉消失,好半響,高賀三人劇烈跳動的心臟這才稍稍的平復了下來。

目光充滿了敬佩的看著蒼夙,孟鍛成興聲問道,「蒼夙小姐,你是怎麼知道這是幻象的?」

也是很好奇蒼夙到底是怎麼知道這會是幻象,而不是真實的鬼怪巨臉呢,高賀兩個人臉上也是期盼的看著蒼夙。

這個並沒有什麼好隱瞞的,蒼夙眸子帶著警覺,臉上卻是含著淺淺的笑容道,「這個東西太過於抽象了,世界並無鬼神,這一張巨大的鬼臉出現的太過讓人懷疑是幻象了。」

頓了頓,蒼夙繼續道,「剛剛孟鍛喬也突然對那鬼臉發出一道攻擊,但卻對那鬼臉不起作用,這就更讓我懷疑這鬼臉不是真實的,所以不需要費盡心思的去攻擊這鬼臉,只要打破著幻象就可以了。」

聽了蒼夙這番解釋,孟鍛喬三人臉上一片的恍然大悟,點了點頭很是虛心受教。 此刻孟鍛喬笑著對蒼夙道,「蒼夙小姐真是聰明,觀察力又如此的強,實力也是絕頂,我孟鍛喬真心佩服你。」

說到這裡,剛才一直沒有機會的孟鍛喬盯著百里陌欒,滿臉感激的繼續道:「還有百里先生,剛才真是多謝你出手相助。」

「大家都是一個隊伍里的,自然是要互相幫助的,如此道謝反而顯得生分了。」面上帶著一抹淺淺的笑容,百里陌欒緩緩的說道。

和徐楓一行人的相遇雖然是一個意外,但是百里陌欒卻是不討厭這一行人。

不如說,百里陌欒覺得這些人有勇有謀,還是可以深交的。

而孟鍛喬聽了百里陌欒的話,當下也是難得的笑了笑。

「我也是佩服兩位的……」高賀和孟鍛成兩個人也是齊聲開口道。

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徐楓,孟鍛成嘿嘿一笑的對著徐楓又道,「當然了,我們還佩服我們英明神武的團長。」

他們一直佩服的只有徐楓,可是自遇上蒼夙兩人後,孟鍛喬等人也是打從心底佩服蒼夙兩人了。

對於蒼夙,徐楓也是十分欣賞的。

一直的看著蒼夙,學風望著蒼夙的那一雙漆黑的眸子,驀然,心中泛起了點點的波瀾。

腦海中出現了兩道身影讓,讓徐楓的心臟一緊,莫名的有些的傷感。

聽著孟鍛喬等人直爽的話,蒼夙微微的笑了笑,看了一眼徐楓。

臉上閃過了一抹的驚訝,蒼夙看到徐楓眼眸暗含的一抹傷感,眼眸跳動著點點的光芒,內心閃過一抹的異樣,蒼夙不明白徐楓怎麼會露出那樣的神色。

但是,對於徐楓並不熟悉,蒼夙也沒有資格去過問徐楓,收回了視線,並沒有出聲。

漆黑的眼眸依舊帶著戒備,百里陌欒絲毫不敢有一點大意,畢竟這裡可是上古遺迹,危險難以預料。

緊握著蒼夙的手掌,將蒼夙小小的手掌包裹在自己的掌心中,失去過蒼夙,百里陌欒便是更懂得珍惜蒼夙,更加害怕蒼夙會受到危險。

只有這樣緊緊的握住蒼夙的手不放開,百里陌欒才有安全感。

大致的掃了一下古城內了環境,百里陌欒淡聲的開口,「我們進去吧,大家小心一點。」

隨後百里陌欒拉著蒼夙正式進入了古城之內。

本是面帶微笑的跟著百里陌欒,但是當蒼夙徹底的走進了古城之中的時候,一股彷彿要將她的腦袋給震碎的可怕能量鋪天蓋地的涌了過來,令她的腦海頓時便是一片空白!

「唔!」喉間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而後蒼夙便是腳下一個不穩朝著地上跌去。

「蒼夙,你怎麼了?」連忙的穩住了蒼夙的身體,百里陌欒的心頭一跳,連忙問道。

看著蒼夙忽然生出的變故,徐楓四人也是瞬間停了下來,緊張的看著蒼夙。

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即使是眾人都是有所防備,也是沒有料到。

而此刻的蒼夙因為那幾乎讓她以為腦袋要爆炸的疼痛也是令她的面上一片慘白,細細密密的汗珠不斷的滲透而出,讓蒼夙此刻看上去十分的虛弱。

那距離的疼痛彷彿化作了一抹力量,狠狠的灌進了蒼夙的身體之中,似乎和她的靈魂和肉體糾纏在一起一般。

這種感覺奇異中又令人感覺到十分的駭然,彷彿身體的每一角落都被人所窺視一般,另蒼夙的眉頭皺的越發的深了。

而就在此時,蒼夙的眉心忽然的湧現出了一陣詭異的粉色光芒,幾乎要將代表著驁存在的硃砂痣給完全的掩蓋下去。

看著蒼夙此刻一臉痛苦的模樣,百里陌欒宛如挖心一般的難受。 雖然並不知道此刻蒼夙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百里陌欒如此的深愛著蒼夙,實在是恨不得替蒼夙受了這苦才好。

一邊的徐楓此刻眼中也是跳動著詫異,顯然是不知道蒼夙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眉心的精神之力迅速的湧出,徐楓可以說是以最快的速度將周圍的一切都掃視了一般,但是卻是沒有發現任何的不妥。

心中感到十分的不解,徐楓也完全不知道蒼夙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眼看著蒼夙的身體如同篩糠一般的顫抖了起來,徐楓的一顆心不由自主的便是提了起來,一雙手掌更是用力的捏緊。

心中很是擔心,徐楓卻是沒有動作,只是盯著那方的蒼夙,始終沒有移開視線。

看著蒼夙如此痛苦的模樣,百里陌欒一張臉已經鐵青,正欲出手,蒼夙的雙眸卻是在此刻緩緩的睜開了。

依舊是在緩緩地喘著粗氣,蒼夙的額頭上布滿了冷汗,就連面色也是慘白的沒有一點的血色。

「蒼夙,你怎麼樣了?」看著蒼夙像是已經沒事,百里陌欒連忙追問道,更是抬手輕輕的按在蒼夙的後背。

感覺的百里陌欒正在將鬥氣輸入體內給自己療傷,蒼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覺百里陌欒那溫熱的力量在自己的體內不斷的流轉著。

「我沒事。」腦海中的鈍痛此刻已經徹底的消失不見,蒼夙長呼了一口氣后說道。

就連腦海中那彷彿被強行灌入了什麼的感覺也是很快消失,蒼夙伸出手來揉了揉眉心,卻是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不由的一個皺眉,蒼夙並不明白在自己的身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一切彷彿都是說不通的一般,蒼夙剛才所承受的痛苦根本就沒有給她帶來任何的影響,可以說是來無影去無蹤,瞬間便是讓蒼夙恢復如初。

反而覺得自己那略顯得有些昏沉的腦袋變得分外的清明,精神之力更是洋溢著陣陣暖暖的氣息,另蒼夙感覺到了一陣神清氣爽。

「到底是怎麼回事,蒼夙小姐,你怎麼會突然的這樣了?」想到蒼夙剛才那彷彿承受著巨大痛苦的樣子,孟鍛成不解的問道。

「不清楚,只是感覺腦袋很痛,然後就好像是有什麼能量強行的進入了我的身體……」說到這裡,蒼夙緩緩的抬起手掌,掌心中『噗』的一聲便是冒出了一團桔紅色的火焰。

火焰分外的熾熱,在蒼夙的手掌之中不斷的跳躍著,看上去竟是比尋常的時候還要活躍熾熱一些。

看著自己手中的這一團火焰,蒼夙面色不動,抬起手指不斷的上下抬動。

火焰彷彿有著生命一樣,不斷的隨著蒼夙的動作而動作,上上下下的跳動著,十分的乖巧聽話。

蒼夙如此強悍精巧的控火能力讓一邊的高賀三人皆是有些愣神。

鬥氣的修鍊和魔法的修鍊是兩個概念,一個人的鬥氣強悍並不代表他的魔法也會同樣的強悍。

而從對魔法的控制便是能夠清楚的看出一個人魔法的強悍程度。

像是蒼夙這樣每一個舉動都能夠很好控制魔法的,高賀幾人除了在徐楓身上見過之外,還沒有見過其他人有著這樣的能力。

而站在一邊,徐楓看著蒼夙如此強悍的控火能力,雙眸之中也是多了一絲的讚歎。

沒有注意到高賀幾人的目光,蒼夙的視線全部都放在了眼前的火焰上。

只覺得手中的火焰比以往還要乖順聽話,彷彿有了一定的靈智一般。

但是,蒼夙卻是沒有感覺到自己的火焰和之前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 感受著手中的跳動的火焰好半響后,確確實實沒有什麼異常,蒼夙這才將魔法火焰收回了體內。

「沒有想到蒼夙小姐不僅鬥氣這麼強悍,就連控制魔法也是爐火純青,蒼夙小姐的天賦可真是令人羨慕,也是讓我們自行慚愧啊。」孟鍛喬好是一聲讚揚蒼夙,又是感慨的說道。

臉上帶著爽朗的笑意,孟鍛成此刻接嘴問道,「蒼夙小姐,想必你的父母一定也是很厲害的人吧?」

頓了頓,不等蒼夙等人開口,孟鍛成笑著繼續道,「就算蒼夙的小姐的父母不厲害,、能夠生出蒼夙小姐這麼厲害的人來,蒼夙小姐的父母也差不到哪裡去,他們也一定是以蒼夙小姐為榮的啊。」

聽著孟鍛成無意說的話,蒼夙稍稍的垂下頭,眼眸閃爍著點點的光芒。

想起南宮玥那溫柔的面容,蒼夙不禁心頭湧上一抹的暖意,她找了那麼久,終於是將她的母親從邪雲的手中解救出來了,可是,自己的父親現在還是了無蹤跡,沒有一點兒的線索。

袖子下的拳頭微微攥緊,蒼夙想著自己一定能夠找到自己的父親,讓母親和父親團聚,她也是能夠享受到父母之間的親情關愛。

上一世蒼夙無父無母,這一世,她有南宮玥這個母親關心她,愛護她,讓她體會到那無可抹去的親情是如此的溫暖人心,讓她生起依賴的安全感。

見蒼夙微微垂下眼瞼,百里陌欒緊緊的握住蒼夙的手,低聲道,「蒼夙。」

知道蒼夙很想得到自己的父親的消息,百里陌欒怕蒼夙會因此難過。

很清楚蒼夙的性格,她是一個極容易隱藏自己的感情的人,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看出她內心透露出來的思緒,百里陌欒不想看到蒼夙有一點兒難過的心情。

握著蒼夙的手很緊,百里陌欒心中想著也要儘快的幫蒼夙找到她的父親。

而孟鍛成雖然有些的衝動魯莽,但是看到自己問蒼夙的話,讓蒼夙很是沉默,孟鍛成立刻也是將自己還想要說的話給咽回了腹中。

深深的看了一眼蒼夙,徐楓心神不由一沉,一股捉摸不透的思緒再度從心裡沸騰著。

很是不明白為什麼看到蒼夙會有這樣的異樣,徐楓很是疑惑,但這樣的思緒來的太莫名其妙了,徐楓又不知道該怎麼和蒼夙說,最終化作沉默沒有出聲。

高賀兩個人也是見蒼夙神色有些的凝重,也是沒有心思在說其他的話了。

此刻蒼夙聽到百里陌欒的叫自己的名字,抬頭看了一眼百里陌欒,臉上隨即掛著淺淺的笑意道,「我沒事。」

隨後蒼夙側頭看向徐楓等人道,「小心一點,我們走吧。」

當然也是沒有意見,隨即眾人跟著蒼夙和百里陌欒的腳步朝著古城繼續前往。

古城內的建築錯落有致的一排挨著一排,十分的完整,完全看不出來這上古遺迹已經歷經千萬年。

在這一座的古城之中的大街上,隱約可以看出當年這裡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小販的叫賣聲音,兒童歡樂的歌唱聲音,熱鬧非凡。

但現在,這裡就只剩下一個空蕩蕩,了無人煙的空城而已。

古城之中,靜謐異常,蒼夙等一群人的腳步聲音雖然很輕,但還是發出噠噠的迴音回蕩在空氣中。

走在古城之中繁雜的一條街道之上,蒼夙等人目光警惕的打量著四周的環境,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正當蒼夙等人往古城深處走去的時候,赫然只見前方的道路被鋪滿了無數的透明的線條。

層層疊疊的透明線條交錯著,宛若現代的用來防盜的紅外線一般。 眼前的出現的這一幕,讓人心中生出一絲的不安。

看到前方道路被這樣的透明線條擋住了他們的去路,蒼夙等人當即是停下了上前的腳步。

看著兩名邊牆上的透明線條互相交錯著擋住了自己的路,高賀率先驚訝的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眾人臉上一片的慎重,徐楓此時道,「不管是什麼東西,在上古遺迹這樣危險重重的地方,千萬不可以大意。」

「團長說的對,可是現在這樣的東西攔住我們的去路,我們要回頭,重新找路往前進嗎?」孟鍛喬微微的點了點頭,出聲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