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辰臉色沉了一沉,藉助妖力直接跳到了黑龍的頭頂上:「你們在這裡等我,黑龍,你帶我去看看。」

Home - 未分類 - 鄭辰臉色沉了一沉,藉助妖力直接跳到了黑龍的頭頂上:「你們在這裡等我,黑龍,你帶我去看看。」

龍吟傳出,黑龍帶著鄭辰,轉向飛走。

十幾秒鐘的時間飛了數里,最終,黑龍停在了空中。

鄭辰順著空中朝下方看去,頓時心頭一驚。

之前在數里之外,鄭辰就見到這邊的地面上有一條血紅,本來還以為沒什麼,當湊近一看,發現這裡居然有一條長長的血河,血河並不算寬,從河這邊到河對岸大概只有五十米,所以之前遠遠看來,就只是一條細細的紅線,可沒想到湊近一看,竟是這麼一條血河。

「這裡是怎麼回事?如此一條血河,其中全是鮮血么?」鄭辰的眉頭陡然皺起,輕聲喃喃著。

黑龍只是輕吟了一聲,鄭辰利用妖力感測,發現在血河的這一邊,涌透著一股無形的劍氣,若是不細細觀察,還真無法察覺到這點。

「這裡應該是一處劍陣區域,血河所在的地方,都在劍陣範圍覆蓋內,可是,這門劍陣是什麼陣?」鄭辰嘴角撇了撇,他感受到了眼前這一門劍陣,可是讓他躊躇的是,這門劍陣,他竟是無法看出端倪。

「黑龍,去左邊看看。」鄭辰開口對著這條黑龍說道。

黑龍巨大的身形一轉,順著這條血河的上流游去。

鄭辰一邊走,一邊觀察著血河邊緣的情況,這一門劍陣的確宏大,從這裡順著血河直線往上,幾千米內,居然全部都在劍陣的範圍裡面。

忽然,鄭辰想到了些什麼,他快速從自己靈袋中將那一個劍帝五段的劍儡拿了出來,看著距離自己百米之外的劍陣,鄭辰猶豫了一下,將這具劍儡快速的丟了出去。

劍儡在空中飛了幾十米,可下一秒,卻是瞬間消失在了空氣之中,就彷彿憑空消失一般,

在那一秒,鄭辰感覺到劍氣飛快的波動,半秒鐘時間不到,劍儡的身體,便被那其中的劍氣,割得連肉渣都沒剩下。

要知道,一具劍儡的身體強度,是普通人的十倍以上,而這具劍儡是蓮花寶聖親自打造的,其肉身強硬程度,比普通的劍儡還要強硬。可是,就是這麼一具如此強勁的劍儡,到了這劍陣之中后,居然悄無聲息的便消失了去。

如果用八方絞滅陣的威力與眼前這一門劍陣相比的話,這一門劍陣的強度,應該是八方絞滅陣的千倍以上,當然,如果鄭辰有劍尊實力,八方絞滅陣,倒也能與這門劍陣媲美。

換句話而言,八方絞滅陣同樣能夠讓一個人的身體被絞成粉末,但絕對沒有這麼快,這其中劍陣的威力,能夠在瞬息間將萬物化為虛無。

「黑龍,你在尊墓中守了這麼多年,這一門劍陣,究竟覆蓋了多寬的地界?」鄭辰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開口問道。

黑龍一聲龍吟,隨後,帶著鄭辰飛快的順著血河的上流飛去。< 「你的意思是,這條河有多長,劍陣就覆蓋了多長?」鄭辰反應過來些什麼,開口問道。

黑龍龍頭一點,繼續順著血河飛去。

「停下吧,這條河一眼望不到盡頭,若是想要繞過去,也不知道要繞多久,看來只能想辦法破陣了。」鄭辰開口對著黑龍說道:「先回去吧。」

黑龍調轉方向。

回到兩百人所在的地方,兩百人都在等待著,見到鄭辰臉色緊繃,眾人都意識到了他們即將面臨的麻煩。

「怎麼樣了,鄭辰?」秦朝天開口對著鄭辰問道。

鄭辰從龍頭上躍下:「很麻煩,這門劍陣很特殊,覆蓋範圍也很廣,想要破掉更是難上加難,都隨我過去看看吧。」

在鄭辰和黑龍的帶領下,兩百人到了距離那條血河五百米之外,鄭辰讓兩百多人全部降落,落在了一片白雪皚皚的平地上。

地面上的白雪不深,想來也融化了不少,鄭辰一個人站在人群的最前段,看著虛無的前方,心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秦朝天五人還有玄音域的幾位高手,則是在用劍氣探測這一門劍陣。

如果鄭辰猜得不錯的話,這一門劍陣應該是歐陽簡最強的一門劍陣了,而且,這一門劍陣不是鄭辰教給他的,而是他自行領悟的,而正是因為如此,鄭辰才頗感頭疼,如果鄭辰有劍尊的實力,他完全可以利用劍氣護體,然後直接闖入這門劍陣中一探虛實,可現在的他,卻偏偏如同廢人一個。

不過,不管是廢人還是劍帝六段,他只要一進入劍陣所覆蓋的範圍,那麼便會瞬間暴斃。

「鄭辰,這門劍陣太特別了點吧?我們用劍氣,根本感受不到劍陣之中的劍氣!」秦朝天開口對著鄭辰說道。

聽得此言,鄭辰搖了搖頭:「如果不是有黑龍在,我們很有可能會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闖入這門劍陣中,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們兩百人,可就死定了。」

「不會吧,鄭辰,這門劍陣好玄乎啊!」上官林澤從一處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說道:「明明連絲毫劍氣都沒有,我隨便丟了個石塊進去,直接就沒了。」

「是啊,往其中丟東西,只能感覺到劍氣波動了一瞬間,之後便立馬消失了!」朱希也說道。

鄭辰嘆了一口氣:「這門劍陣足以毀滅萬物,哪怕是劍聖實力動用劍氣護體之後進入,也只是死得慢一些,可偏偏一般的劍陣陣眼都在陣內,咱們想要以陣眼破之,那就必須得進入劍陣一探虛實。」

「這是一門死陣。」鄭辰又補充了一句。

「死陣?」圍著鄭辰的幾人都忍不住對視了一眼,不明白鄭辰此言的意思。

鄭辰答道:「就是無解的劍陣,一門劍陣到了無解的程度,哪怕是凝結劍陣本人來了,也無法將此陣解開。」

「既然這樣,那我們不如繞道?」林懿兒開口說道。

鄭辰搖了搖頭:「繞不開,這條血河應該是從北到南,南北兩面的結界血河都給覆蓋了,想要繞開,最少還有幾十里路,並且還要走出劍陣空間,重新破開結界。」

「這麼麻煩?那怎麼辦?」秦朝天問道。

「先讓大家休息一會兒吧,我想辦法。」

鄭辰很清楚自己這個使者的職責,將所有人帶進來是他的主意,既然是這樣,那他就必須要保證所有人的安全。

聽得鄭辰這話,五封劍心頭都比較安定,他們都對鄭辰有足夠的自信,並且,他們想要琢磨透這一門劍陣,對他們而言的確很是困難。

黑龍在幾百米之外盤踞著,鄭辰猶豫了下,朝著它走了過去。

忽然,天空中飄起了白雪,雪花飄落在鄭辰的頭頂,帶來的微風傳來一股涼意,鄭辰抬頭看向了空中。

因為是劍陣空間,鄭辰想要直線飛到結界的邊緣,最少要飛上萬米,因為,劍陣空間內的面積,要比原本尊墓的佔地面積大了很多,所以,白雪飄下,他也望不到頂。

側頭,鄭辰忽然一怔。

他這個地方的天空中,很快便飄落下密密麻麻的雪花,可是血河方向,卻是一片雪花都沒有。天空中飄落的白雪,在進入劍陣之後,瞬間便消散得一乾二淨,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劍陣中的劍氣,將天上落下的雪花都斬成了虛無。

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劍陣之中的地面上,依舊覆蓋著厚厚的白雪,理應說,那地方若是有白雪飄下的話,劍陣的劍氣,能夠瞬間便將白雪斬滅,可既然是這般,那地面上的白雪,又是從何而來的?

這雖然是在劍陣空間之中,但這裡的一切一旦固定了,連歐陽簡都無法改變,再者,這是一個四季劍陣空間,而現在恰好是冬季罷了,也就是說,劍陣內地面上的白雪,其實也是從天空之中飄落而下的,這一點,讓鄭辰感到很是疑惑。

「鄭辰,在想什麼呢?」一個聲音在鄭辰的身旁響起,鄭辰側頭看去,正好見到杜離朝著自己走來。

鄭辰嘆了一口氣:「這門劍陣不好解啊,咱們不能在這裡多呆,哪怕多呆一刻,都隨時可能面臨烽火狼煙陣的洗劫,可是,這門劍陣根本無法破之。」

「那你肯定烽火狼煙陣能夠覆蓋到這裡么?」杜離開口問道。

聽得此言,鄭辰皺了皺眉頭,隨後又搖頭:「這倒不能肯定!因為這需要看這個烽火狼煙陣的強度,但我不能拿兩百多人的性命冒險,所以,我們必須要想辦法穿過眼前的這個劍陣!」

鄭辰將自己之前的見解告訴了杜離,正是劍陣中雪花的事情,而對於鄭辰的說法,杜離也想不到任何解釋,二人都對此一籌莫展,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任何辦法。

忽然,鄭辰的目光看向了黑龍所在的方向,在那處地面上,黑龍巨大的身軀脫落下一片片灰鱗,見到這一幕,鄭辰眉頭一皺,心頭像是在思索些什麼,他猶豫了片刻,朝著黑龍的方向走了過去。

杜離對鄭辰忽如其來的舉動感到有些好奇,也急忙跟了上去。

等來到黑龍身旁的時候,鄭辰快速的撿起一塊灰色的鱗片,這塊鱗片大概也就只有一公分厚,看起來像是一塊灰得發亮的大貝殼一樣,鄭辰試著用妖力想要將這塊灰鱗捏斷,可是,讓鄭辰感到無比驚訝的是,這塊灰鱗堅硬程度超乎了他的想象,他已經動用了全部的妖力,卻依舊無法將這塊灰鱗捏斷。

如果要比堅硬度的話,這塊黑鱗的硬度應該要比鄭辰的神威劍要堅硬些許,可是,如此堅硬的東西,也不知道能不能抵擋得住這個劍陣的劍氣。

猶豫了片刻,鄭辰拿著那塊灰鱗,快步的朝著前方劍陣跑去,在距離那條血河還有百米位置的時候,鄭辰停了下來,藉助妖力飛到了空中,而後,他用力將手中的灰鱗朝著劍陣之中丟了進去。

在黑鱗飛入劍陣的瞬間,鄭辰便感覺到了一股股雄厚的劍氣波動,這一次,這一股劍氣波動持續了足足三秒鐘的時間,而那片灰鱗,在這三秒鐘的時間內,被劍氣快速的斬斷,然後密密麻麻的劍氣封鎖著灰鱗的軌跡,三秒之後,灰色鱗片消失在了鄭辰的視線之中。

見到這一幕,鄭辰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起來,如此厚實的灰鱗,在這劍陣之中,居然三秒鐘便被消磨,這足以可見這一門劍陣的強大。

「看來,連黑龍都無法擋得住這一門劍陣,倘若它衝進去,頂多活不過十秒鐘!」

徹底消失是一種狀態,而死也是一種狀態,黑龍龐大的身軀,或許要一兩分鐘的時間才會被這個劍陣消磨,可是它若衝進去,十秒鐘內必死無疑。

「你原本是想藉助黑龍的身軀衝過劍陣?」緊跟而來的杜離問道。

鄭辰點了點頭:「如果黑龍的鱗片抵擋得住劍陣的攻勢,我便可以鑽入它的腹中,只要他進入了劍陣,或許我就能夠探測到這門劍陣的陣眼。」

聽得此言,杜離像是在思考些什麼,二人都有些沉默。

過了片刻,杜離開口:「鄭辰,你就確定這是一門劍陣,而不是別的什麼異術么?」

「嗯?什麼意思?」鄭辰一愣,似是沒緩過神來。

杜離答道:「我的意思是,如果這是一門劍陣的話,那麼這門劍陣與之前的烽火狼煙陣不同之處太大了,如此不斷的持續毀滅,催動劍陣的劍氣從何而來?如果這是一門以借氣手段維持的劍陣,那我們或許可以切斷劍陣的借氣源頭。」

聞言,鄭辰苦笑了一聲:「你說得固然有道理,但你或許不會掉,不是所有劍陣都能夠借氣的,所謂的借氣,是為了讓劍陣一直持續的運轉。這門劍陣很顯然也動用了借氣手段,但是任何劍陣借氣的源頭,都是一個陣眼,而看這個劍陣的強度,哪怕咱們能夠找到這個陣眼,憑我們兩百多人的力量,恐怕也難以催之。」

杜離對劍陣的確不了解,但也沒想過鄭辰會了解得這麼自信,她撇了撇嘴:「那依你所說,這一門劍陣,真的是個死陣了?」

鄭辰目光看著劍陣的方向,忽然心頭一動:「這倒不一定,我忽然想到個辦法!」

「什麼辦法?」杜離一震。

< 「打地洞?」杜離一臉驚訝,對於鄭辰所言,她的反應很是劇烈。

鄭辰點了點頭,表情也隨之變得欣喜了起來:「沒錯,就是打地洞!這個辦法是之前我和朋友一同發現的,之前我一直想著如何破陣,倒是將這土方法給忘了。」

「你的意思是,從這裡打一條地洞,然後穿過那條血河與劍陣?」杜離一下子便反應過來。

鄭辰點了點頭:「沒錯,你想啊,這一門劍陣乃是持續毀滅狀態,可是劍陣下方的土地卻是保存完好,這說明這一門劍陣對下方土地不會造成損害,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完全可以打地洞通過此劍陣。」

「還可以這樣…」杜離頓時有些啞口無言了,鄭辰這個辦法,簡單又俗氣,可偏偏尋常人很難想到。

「快,去將你們玄音域的人和劍域人全部叫來。」

鄭辰有了辦法之後,心頭也變得激動起來,只要他們順利闖過這一門劍陣,然後再將挖的坑添上,待得魂域的人來到此處,他們可就不會這麼幸運了。

之所以選擇進入尊墓,一來是不想和魂域的人正面開戰,二來鄭辰就是想要利用尊墓中的劍陣殺掉魂域的人,這才是他計劃中最為重要的一部分。

三個時辰之後,在尊墓之外,魂域的人終於趕到,而在這之前,獸域、七天域、太皇域,三大玄域的人已經到了。

紫藤花戀 現在,四大玄域分別在整個尊墓的四個方向,每個玄域的人都相隔甚遠,似乎是害怕距離近了,便會打起來。

「他們進入尊墓了?」魂域所在的地方,林竹萱站在人群前方,而在她身前,則是一個年輕男子。

這個男子,正是劍域雲劍門的林霄。

林霄點了點頭,答道:「已經進去快四個時辰了,鄭辰似乎對這個尊墓很了解,最重要的是,他將自身的實力掩蓋的很好,沒人看出他現在就是個廢物!」

「尊墓之中必有重重劍陣,他就那麼有信心敢闖么?」林竹萱皺了皺眉頭,那個叫鄭辰的男人,就是她心頭的惡魔,而這個惡魔,彷彿什麼都敢幹。

「據我所知,當初劍域劍玄子曾經獨闖過此尊墓,此次前來,劍玄子將在尊墓中所遇到的情況完全告訴了鄭辰,現在他們已經進去了這麼久,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已經進入了尊墓的最深處。」林霄答道。

林竹萱臉色一沉:「那你知道他們是怎麼進去的么?」

「破開結界,等進入尊墓之後,立馬找到結界兩邊的陣眼,讓所有人劍氣護體,便能夠抵消掉結界的攻勢,聽鄭辰口述,結界內的大劍陣在引動之後,下一次還想再引動,最少需要三個時辰的時間。」林霄開口說道,看樣子,他將鄭辰之前所說的,全部都打聽到了。

一個大概二十多歲的男子走了過來,淡淡的道:「說仔細一點,那門劍陣叫什麼名字,陣眼究竟在何處,你慢慢說。」

林霄點了點頭,將自己之前記在腦子裡的所有事情仔仔細細的道了出來,而聽完林霄的敘述之後,林竹萱等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從林霄的敘述中他們都能聽出,那一門烽火狼煙陣是有多強,如果稍有不慎,進去的所有人很有可能都會死在其中。

「讓所有人做好準備,我們也按照此辦法進入結界內。」那個男子開口說道。

「慢!」林竹萱忽然擺了擺手:「暫時不能輕舉妄動,現在四大玄域的人都在,若我們有所異動,他們定然也不會坐以待斃。」

說著,林竹萱略作思索:「金鳴,你帶人去獸域和太皇域的駐地,先與他們談妥,咱們一同進入。」

那叫金鳴的男子撇了撇嘴:「使者,這可是尊墓,越少人進去,咱們能夠得到的好處就越多,你這樣真的好么?」

林竹萱冷冷的道:「你覺得七大玄域在這種事情上會不小心翼翼么?八大玄域所在的地界,不知道有多少高手的墓穴,這些年來,你見到哪一大玄域吃過虧么?別光想著自己,打別人的主意之前,你首先要有完全與對方抗衡的自信!」

「趕緊去!」林竹萱加重了語氣分貝。

那叫金鳴的男子有些不甘的撇了撇嘴,點頭道:「是…」

金鳴一走,林竹萱的目光再度看向了林霄,她問道:「你的老大應該還沒有暴露吧?下一步的打算是什麼?」

林霄的目光在四周小心翼翼的看著,答道:「沒有,老大隱藏得很隱秘,我走之前老大告訴我,說下一步會直接將鄭辰全身實力空無的消息散出去,劍域一亂,等我們進入之後,便能夠全團絞滅。」

「這樣最好,那你也去準備吧,待會兒由你帶隊!」林竹萱不冷不淡的說道。

「啊?」林霄頓時怔了一怔,很顯然沒想到林竹萱會這麼說。

聽得此言,林竹萱答道:「你畢竟進去過一次,對那個劍陣比較了解,你帶隊最好。」

說著,林竹萱轉身便走。

「是。」林霄急忙答道。

鄭辰這處,三個時辰的時間,他們恰好通過地洞穿過了這個劍陣,首先,想要打通一條能容納兩百人的地洞本來就很困難,再者,地洞隨時會塌陷,而且前方打地洞,後方還需要將地洞堵上,所以花費的時間自然很長。

這一門劍陣,就像是一閃無盡頭的大門,將整個劍陣空間兩端完全攔截,不過這一門劍陣的覆蓋範圍並不遠,大概也就只有一千米的樣子,鄭辰的地洞大概有一百米深,直接從那條血河之下穿了過去,而一邊走,鄭辰會讓人一邊朝著土地上釋放劍氣,以此感受劍陣是否存在。

三個時辰之後,兩百人全部從地洞中出來,鄭辰開始觀察這邊的情況,而剩下的人,都在填補巨洞。

魂域的人進來之後,若是不仔細觀察地況,斷然不可能發現鄭辰等人是挖地洞通過此劍陣的。

「呵,我就說鄭辰有辦法吧,他這腦子還真是沒得比,這種主意都想得出來。」上官林澤伸了個懶腰,忍不住笑了出來。

聽得此言,朱希無奈的搖了搖頭:「這辦法簡單又俗氣,可偏偏換做我們,恐怕誰都想不到。」

鄭辰此刻正在觀察地形,這裡,已經算得上是劍陣空間的內部了,但是中間位置卻最少還有二三十里的樣子,不過,在這個地方,完全不用擔心烽火狼煙陣的覆蓋,所以,鄭辰打算讓人現在這裡駐紮。

鄭辰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回復自己的實力,所以,空間的內部,他需要獨自一人去闖蕩。

雖說之前那個內奸主動暴露,並且脫離了隊伍,但鄭辰心頭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他可以肯定,魂域安插在劍域的內奸絕對不止一個,不然的話,那個叫林霄的男子,斷然不敢這麼輕易便離去,而且這樣一來,他們將自己實力挖空,所剩的意義也就不大了。

鄭辰可不覺得,魂域的人用陰謀手段讓自己實力消失,是為了殺掉自己,他的實力,魂域的人還沒有放在眼裡。可是,現在鄭辰是劍域的使者,影響力極大,如果這個消息傳出,那麼接下來的場面,連鄭辰都很難控制得住了。

「讓所有人就在這裡駐紮,多留意劍陣另外一邊的情況,另外,這個地洞填上之後,這裡地面再挖一個巨坑,派人輪番守在其中,一旦地底下有任何情況,隨時通報。」鄭辰折返而回,對著五封劍說道。

「嗯。」五人紛紛點了點頭。

鄭辰朝著杜離的方向走去,這女子正在整頓她玄音域的人,清點人數之後,她讓所有人原地休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