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那些蔓藤陡露尖刺,一個又一個的吞噬著武者們的生命。

Home - 未分類 - 接著,那些蔓藤陡露尖刺,一個又一個的吞噬著武者們的生命。

這一幕使得那些所存不多的倖存武者再也不敢踏出一步。只能嗖嗖發抖的停在原處,聽天由命。

此刻,他們只希望夜風不與他們計較!

遠處另一邊,那辛技,黃勝,炎武萬松,夏商鄭虹四位強者也在驚駭中聚集到了一起。

夜風的嘆息之語,如旋風一般劃過他們心甜翻滾起了層層徹骨寒意。

那周圍,他們各自勢力的手下被火紅叢林吞噬的場景他們沒有絲毫在意。

在他們的心裡,那高空處的夜風可比這些火紅叢林來得要更加的可怕。

……

「大哥,你沒事吧!」

就在眾人心思各一間,那張振生以及丁淵便是踩著夜風的戰符神筆來到了後者身旁。

「哈哈,沒事!」

話語入耳,夜風爽朗一笑,手掌翻飛,那乾坤袋便被夜風掛在了腰間。

待的聽聞夜風平安之語后,丁淵以及張振生便瞬間心安。畢竟剛剛夜風穿透黑龍劍的舉動太過強悍,讓一度自信的他們也有了驚疑。

「哈哈,大哥這次的收穫不菲吧。」

心安間,那弔兒郎當的丁淵再露本性,雙眼放光的望著夜風,異樣的大笑道。

「是啊,確實不菲,以後我們三兄弟的修鍊資源將更加的充沛。」

閃轉身形,微一側身,夜風雙手便在丁淵以及張振生的肩膀之上微微一拍。

「還是跟著大哥好啊!」丁淵一臉享受的道。

「別拍馬屁,大哥不喜歡!」丁淵的爬桿上牆張振生眉頭一鄒斥聲道。

「你……大哥你看……」

一語被賭,丁淵臉色旋即通紅,一時便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夜風。

「哈哈……」

見此,夜風也只能無奈一笑,他這個二弟活潑,滿嘴胡話出口便來,三弟老實正直,但往往說出一句,都能定人三升血跡當真是一針見血,從無虛發。

這樣的一幕,夜風已經見以習常,所以此刻他也只是笑笑帶過。

「大哥,他們怎麼辦,要全殺了嗎?」

就在夜風無奈呵呵一笑的瞬間,那張振生一指夏商鄭虹四人,沉聲道。

「咔嚓!」

那地面之上,四位強者的目光可以說從未離開過半空,所以此刻在張振生的手指之下,他們的心魂無法控制的狠狠跳動了數下。

接著,他們全身的真氣,異火便是翻滾了起來,只要夜風他們一有動作,那麼他們便會在第一時間閃動身形逃離此地。

那夏流被一槍封喉的場面,他們可不想降落在自己身上。

「算了,他們已經不值得我動手了。」

聞聲,夜風銳利的目光望了四人半晌便是收回在身。此刻,他的身上已經有了淡淡的霸絕之息。

螻蟻存在般的武者已是提不起他半點情緒!

此話落入下方四位強者耳中,在他們聽來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那赤luoluo的侮辱。

四大真丹後期的強者竟被一小輩如此的看不起,按理來說,他們應該憤怒嗜殺!可是事實證明他們不敢,只因夜風狂性已經深入他們骨海。

同一時間,那丁淵在聽了此話之時,心裡卻是莫名的跳動。

真丹境之內,夜風已無敵手,而他的家族中最高強者的實力也才真丹後期。

「有大哥的幫助,爹娘重見天日,指日可待!」

袖中的手掌緊緊握起,丁淵似是想起了什麼,便是突然開口。

「那大哥,我們趕往斷魂山吧。」

聞聲,夜風心中一凜,他們進來這古墓可不就是為了火帝傳承嗎。

現在不去更待何時!

「恩,我們走吧!」

微一點頭,夜風身形一閃立於戰符神筆之上,精神一動,那戰符神筆便是划起一道黑芒向著遠處飛去。

「轟隆隆……」

然,就在夜風他們剛剛飛出千米之時,他們的正前方陡然爆發了一聲轟鳴直響。

接著,一個方圓十來米大的黑洞,就這樣突兀的出現在了轟響之處。

「呼,呼……」

這黑洞出現之時,股股巨大的旋轉之力已是向著周遭快速的蕩漾了出去。

那夜風三兄弟首當其衝,第一瞬間便被旋轉之力轟飛而回。

!! 「振生,丁淵,抓緊我!」

眼前突然出現的黑洞雖然打得夜風措手不及,不過夜風反應的也是迅速無比。

只見,他身形翻轉,雙手握緊丁淵以及張振生的臂膀,就在這旋轉之力中如同魚兒一般,控制著戰符神筆閃電逃了出來。

「那是什麼!」

四位強者見半空,那出現的詭異一幕全部瞬間騰空而起,那夜風的震懾在此刻因黑洞的閃現已然蕩然無存。

「老天顯靈了嗎,是要來收了這鬼魂嗎?」

那地面之上被驚嚇過度,嗖嗖發抖的武者見半空突然出現的一幕,都是頗為怪異的想到。

瞬間逃出旋轉之力的拍打之後,夜風腳下的戰符神筆便在他的意念之中拔高數米。

「大哥,那是什麼?」

躲過驚險的一幕之後,那丁淵后怕的驚疑道,而那張振生此刻便是沒有出聲打斷,想來,他也很想知曉這如同黑洞般的漩渦到底是什麼東西?

聞聲,夜風鄒眉凝望半晌則是開口分析道。

「這黑洞之外,旋轉之力堪稱恐怖應該是通向某處的空間通道。」

「空間通道,會不會是火帝的傳承所在?」丁淵以及張振生少有得一致開口。

「不確定,先觀察看看!」夜風目光閃爍,拿捏不定的道。

「轟,轟,轟……」

就在夜風三兄弟討論間,那空間通道內再次傳出幾聲轟鳴。

這轟響震天動地,響聲間似是股股魂魄之意從黑洞之中奔散而出。

「咦?」

處於不遠處的夜風,在強大的精神力感知下似是察覺到了一股似曾相識的氣息。

這氣息,他當初在火焰塔內,從那馬陽在祭魂之後所變現出來的氣息非常之像。

「怎麼了,大哥!」夜風的情緒波動,丁淵以及張振生二人感知在心當下便是一問。

「可能會有什麼事發生,待會記得小心一點就好。」

在感知到這股氣息之後,夜風頗為凝重的道。

聞聲,丁淵以及張振生二人立馬心中警惕起來,體內的真氣也是不自覺的運轉了起來。

「彭,彭……」

響聲再起,不過,這次響聲的驚起間還伴隨著陣陣狂吼。

「薛丁山,你們夜族的這個媚總管到底什麼來頭,竟如此狂妄要置我等死地。」

「黃毛怪,老子要是知曉也不會如此被動!」

「你們別吵了,我跟魯智深從右方攻入,聯盟的三位盟主從上方封鎖,你們從左方攻入,一起聯手將她封印,各位覺得怎麼樣。」

「廢話少說,動手吧!」

黑洞之內,幾聲爆喝傳出間,那遠處的四大強者旋即面露驚喜,幾步跨越已是來到了夜風身後的不遠處。

此刻,他們瞟瞟前方的夜風,目光之中蠻是陰沉,似那夜風在他們眼裡都有隨時死亡的可能。

他們的目光,怎能逃過擁有強大精神感知的夜風。

對於此,夜風只是笑笑並無在意,同時他也知曉了這黑洞之中那些聲音的主人應是三大盟主以及四大族長。

不過,就算如此,他也無絲毫懼意,有得全是衝天戰意以及藐視眾生的卑脾。

誰人能抵擋他的去留,這就是夜風的心念!

「轟,轟……」

幾聲話落,那黑洞之中再次傳出轟鳴巨響,接著,就是一蒼老的揉捏之音憤怒的傳了出來。

「啊,竟敢封印本宮,你們都得死!」

吼聲滾滾如雷,震顫的黑洞竟有那麼一瞬間的扭動。

「我們快退,這封印撐不了多長時間的。」

大約數息,那黑洞之中緊隨憤怒的蒼老女音之後,便是有著一人驚呼的提醒。

「嗖,嗖……」

黑洞幽深,破風嗚嗚聲接二不斷,大約刻鐘之後,便是有著一人從黑洞之中騰踩著火龍從中射了出來。

此人約莫五十多歲,身穿金黃紫邊滾動火焰服飾,一身氣息滌盪著周遭火焰一陣的變化著形狀。

他便是加爾城火焰盟主炎武鴻生,一身實力三級地火境。

「盟主!」

此人剛一閃現,那夜風後方的四大強者中,那炎武萬松則閃動著身形,幾個眨眼間便是到了前者身旁,當下恭敬的道。

剛剛閃出身形的炎武鴻生,還未來得及看清眼前的景象,就聽得了炎武萬松的聲音。

尋聲望去,當看到炎武萬松那面色蒼白,嘴角溢血的剎那,頓時眉頭一鄒低沉的道。

「身為一盟元老竟這樣狼狽,說,到底發生了何事。」

聞聲,炎武萬松也不覺得丟人,當下毫不遲疑的把所有發生的事都告知了炎武萬松。

說完的同時,炎武萬松的目光也是示意著炎武鴻生望向了夜風三人。

聽聞之後,炎武鴻生面色震驚,心裡已是驚濤駭浪。

「什麼樣的少年竟如此逆天!這樣的人只有結交,怎能為敵!」

炎武鴻生暗道的同時也是第一次對他的侄子炎武萬松的做法感到憤怒。

會意的目光順著炎武萬松的眼神便是落在了那身材修長,書生長衫的清秀少年身上。

熟悉的面貌映入眼帘,炎武鴻生的嘴巴猛得一哆嗦。

同時哆嗦間,炎武鴻生似是怕看錯,隨後幾個閃爍便飛向夜風面前一再確認。

見此,包括炎武萬松在內的四大強者,都是在心裡幸災樂禍的道。

「哼,看你這次還不死!」

在他們心裡早已認為炎武鴻生的凌空飛去,而是要擊殺夜風!

瞧著老者凌空飛來,夜風身旁的張振生以及丁淵,那體內的真氣旋即沸騰了起來,不過卻是被夜風壓了下去。

「是你?」

踏到夜風眼前,待得仔細觀察之後,炎武鴻生心中的驚駭再次翻滾,接著便是驚疑道?

「是的,晚輩見過前輩。」

壓下兩位兄弟的情緒之後,夜風不卑不亢,凌空踏步向前對著炎武鴻生抱拳說道。

此刻在夜風的心裡也是同樣的泛起了驚濤駭浪,全無料到,當初那個山巔之上的老者竟是加爾城火焰聯盟的盟主!

「哈哈,原來那個泛起斗塔,攪得天昏地暗的就是小兄弟你啊,真是後生可畏。」

夜風的肯定回答使得炎武鴻生心裡久久不能平靜,想當初,他在大山見到的這個少年那實力方才地階後期。如今一個月時間竟成長到如此地步,這速度堪稱恐怖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