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去。」雷赫見眾弟子還看著他,忍不住怒喝道。

Home - 未分類 - 「還不快去。」雷赫見眾弟子還看著他,忍不住怒喝道。

看著都離開的雷赫,雷赫平息了一下心情:沒關係!現在殺不了你,但是再過幾天,我能輕易收拾你了!

第二更,今天太忙了,就更到這裡了,六千五百字! 「玄黃玉石!九木靈水……」

許楓在破開一連串禁止后,到了一處,在這裡面有著一座座木架,在木架上擺著各色各樣的玉石,玉瓶等等……許楓認真的打量了一番,發現這都是一些製作符篆的好東西。

玄黃玉石,九木靈水,這些東西極其珍貴,許楓原以為以後要找到能承受他力量的材料千難萬難,卻沒有想到,古神雷宗送來這麼多。許楓打量了一下這一排排的木架。心想就算他每天不停的製作,怕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月才能製作完。

看著這些材料,許楓心想在合天之境之下,不製作帝品先天雷的話,這些材料是足夠了。

許楓開始瘋狂的掃蕩,一座座木架的材料被收入許楓的戒指中。收取了一半以上,許楓這才放慢了速度。有這麼多符篆,已經足夠他用了。至於剩下的,就留給沈如煙吧。她繼承了對方道統,這個古神雷宗遲早都是她掌控,自己總不能把她所有的資源都搶走吧。

從這一處出來,許楓向著其他的地方搜索。這是上古道場,所留下的好東西並不少。

當然,這古神雷宗的禁制也不少,有些陣法兇險萬分,許楓好幾次都弄得狼狽不堪。許楓心中暗自慶幸,心想這些陣法因為歲月的痕迹消失了大半力量。要不然以自己現在的實力,還真有可能被折磨而死。

但是,也並不是每一個陣法都是隨著歲月而減弱,有些陣法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強。

許楓進過一個禁制,這個禁制幻化出來的各種凶獸,力量可以媲美名宿。而且數量極多,許楓當時看到的時候,心幾乎停止了跳動。這麼多媲美名宿的凶獸對他出手,他只有死亡一條路可以走。

不過極其幸運的是,這個禁制和當初的石人陣一樣,碰到先天之雷。就消弭的一乾二淨。所以這禁制雖然恐怖,可是在許楓先天之雷不斷的激射下,也算有驚無險。

就這樣,許楓在古道場繼續搜尋了四五天,得到了不少東西。其中甚至有著下品靈器!不過,媲美雙火蓮鼎的東西卻沒有了!

「已經過了十多天了,這個道場應該被雷赫等一眾人掌握了。這樣的上古道場,肯定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殺陣。要是真被其掌握道場,想要對付自己就簡單了。」想到這,許楓也準備離開這道場了,得到的東西已經足夠了。不說別的東西,單單那些讓世人為之瘋狂的藥材,雙火蓮鼎這一趟就不虛了。

「等回去之後,就開始煉製丹藥,製作符篆。以那些藥材的品級,煉製出來的華夏丹藥,會讓這個世界瘋狂的。」許楓嘴角帶著笑容,身影向著遠處激射而出。

在許楓激射出主殿後不久,許楓突然感覺整個天地突然爆涌了股股風暴,許楓疑惑的同時,他猛然感覺這一片空間的天地靈氣被抽之一空。許楓一怔,但是馬上就臉色大變:「不好!」

許楓想要施展逍遙遊激射出這片空間,可是發現已經晚了。四周的空間扭曲,靈氣瞬間被抽取的乾乾淨淨。而腳下的土地,也開始翻騰不息,以一種奇異的弧度蠕動,在它蠕動的時候,許楓的視線被遮擋住,再也看不到前方的路。許楓被困在一個空間之中,這一刻空間風刃激射,土地蠕動,颶風狂飆,遮天蓋地的烏雲輾壓而下。

「被困在陣法之中了。」許楓皺眉,沒有想到自己還是被雷赫算計了。這傢伙不會一直在這裡等著自己吧。感受到那烏雲輾壓而來的壓力,許楓皺眉不已,這氣勢十分驚人,自己都要用全力才能抵擋。

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四周的靈氣都被抽取了,許楓居然從空間納入不了一絲靈氣。

「這是一個大陣!」

許楓其實也明白,雷赫見過他手段,既然算計他,肯定不會弄出尋常之物來。這大陣怕是他必殺自己的手段。

「許楓!你得到再多東西,這一次都要給我吐出來。」雷赫的聲音在外面哈哈大笑,笑聲極其洪亮,隨著笑聲震動,烏雲更是變幻莫測。

「雷赫長老!你不會在這裡等了晚輩幾天吧。」許楓穩定心神,哈哈大笑道,「雷赫長老真看的起我,沒有想到能為了我在這裡守候幾天。」

「只要能殺你,守上一個月,一年我也願意。」雷赫在外冷笑,帶著幾分不屑,「我古神雷宗的東西不是能白拿的,長老也不是能白殺的。」

「你怎麼不說?我救你們古神雷宗也不是白救的,傳沈如煙先天雷術,也不是白傳的。」許楓哼了一聲道,「做了婊子就別立牌坊,不過你就想靠著這個大陣殺我,卻也妄想。」

「哈哈……許楓,你或許不知道這個大陣是什麼陣。這是古神雷宗祖師爺當年親自參悟的殺陣。這一次我得到祖師爺的一件絕品靈器,雖然沒有完全煉化,可是卻能借著它,施展出這大陣。這陣不說是你,就算是我,甚至合天之境的玄者,都要被困死在其中。我就要看看,你今日死不死。」雷赫哈哈大笑了起來。

聽著雷赫的話,許楓的眼睛跳了跳,心中有著一種不好的預感。

「許楓!你就慢慢的享受著這座大陣吧!」雷赫大笑,隨即喝了一聲。烏雲壓城般向著許楓輾壓而來,力量恐怖,要把許楓輾壓的跪下、

「哼!」許楓怒了一聲,心想就憑藉著就想讓自己跪下,真當自己是豆腐不成。就憑藉著這股威壓妄想把自己壓碎?

許楓氣勢如虹,直衝烏雲而去,烏雲頓時攪動起來一陣陣風暴。恐怖的氣勢被許楓一擊而散,但是被擊散的烏雲並沒有因此而消失,它們很快又凝聚起來,再次向著許楓輾壓而去。

「許楓!沒用的!除非你能破開這大陣,要不然就算你把它擊的粉碎,這烏雲馬上就會復原。」雷赫的聲音響起來,帶著幾分得意。

許楓不信邪的連續轟擊了幾次,可是任由許楓如何轟擊,這烏雲就如同雷赫說的那樣,不斷的被轟散而後凝聚在一起。

在一次次轟碎烏雲的時候,烏雲猛的變幻起來,烏雲化作一頭頭猛獸,向著許楓撲了過來。猛獸極其兇殘,力量也極為霸道,弱小一點的有著小霸主的力量,強的不下於霸主級別。

當然,這樣的凶獸對許楓造成不了太大的傷害。許楓揮手之間就能把他們震碎。可是烏雲卻是磨滅不了的,在震碎這些凶獸后,烏雲再次凝聚出只只凶獸。

於此同時,颶風和風刃也不斷的向著許楓激射而去,力量狂暴恐怖,讓許楓應付的頭疼不已。

「該死的!」許楓把一道道攻擊擋下來,感覺十分吃力。同時,因為外界沒有絲毫靈氣的緣故,許楓能感覺體內的力量消失的恐怖,沒有外界靈氣補充,這樣一直戰下去,自己體內的靈氣遲早要被磨滅掉。

「土出!」

在許楓覺得相當棘手的時候,雷赫又出聲大喊道,隨著雷赫出聲大喊,許楓腳下的土地開始蠕動,從土地之中鑽出一個個泥人。這些泥人一出現,就向著許楓撲了過去。

這讓許楓一驚,力量爆射而出,力量在泥人身上炸響而起,頓時炸裂的粉碎。漫天的泥土散落虛空,被颶風一卷,遮天蓋地。

可是這泥人被許楓轟碎,地面依舊還有著一群群泥人冒出來。這些泥人衝擊而出,配合烏雲,風刃,颶風一起向著許楓攻擊而去。許楓力量爆射而出,先天雷術激射而出,擋住這漫天的攻擊。

可是大陣的攻擊連綿不絕,不管許楓如何努力,泥人,烏雲,颶風都絲毫沒有減弱,不斷的攻擊許楓。

看著這滅不盡的泥人和各種烏雲化作的猛獸,許楓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想到擋住這些攻擊,對於靈氣的消耗極為恐怖,許楓隱隱有些堅持不住了。

「許楓!今天你就等死吧。這個陣法能隔絕靈氣,大陣之中的泥人,烏雲,風刃或許你能擋得住,但這個大陣恐怖的不是這,恐怖的是這些東西滅之不盡,只要大陣不破,它們就會一直湧出攻擊你。沒有靈氣的補充,你除去等死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你就等著這些靈氣慢慢的把你給磨死吧。」雷赫的聲音在外面哈哈大笑了起來。

許楓聽到雷赫的話,更是感覺心驚,要是真如他這樣所說。自己就麻煩了,他雖然靈氣比起別人深厚數倍。可是,在這樣連綿不絕的消耗下,也會堅持不住。

當然,許楓不是沒有想過破陣。但是他卻找不到破陣之法,根本無從下手。許楓不由想起雷赫的話,雷赫說合天之境之下,都要被困死在這裡,許楓原本還有些不信。但是此時卻沒有懷疑了。

在這樣的大陣下,被困死也是正常。

雷赫在外面,嘴角帶著得意。他並不需要親自出手,只要在外面等著許楓被折磨死就足夠了。

…… 在大陣之中的許楓感覺到消耗越來越恐怖,泥人和風刃、烏雲滅不盡似地向著許楓湧來,讓許楓疲於應付。不斷的擊殺著這些泥人,擋住風刃。許楓的招式倒是越來越嫻熟。可是,那快要支撐不住的靈氣,讓許楓不得不藉助星陣圖之中的靈脈力量前來補充。

當然,有著靈脈補充,許楓倒是不會出現如同雷赫想象的模樣。可是,這藉助靈脈也不是長久的事情,消耗要遠遠強過許楓吞噬的速度。

許楓不斷的轟殺著泥人嗎,凶獸。在轟殺的同時,許楓又忍不住怒罵了起來,心想這要是是真正的生靈,他也不會這樣束手無策,畢竟有心劍在,來多少都能輕易收拾。可是,這些東西不是生靈,既然不是生靈,那就沒有所謂的生機,自己的心劍毫無用處。

「媽的!這到底是什麼陣法?怎麼破不了?」許楓心中大罵,想盡了辦法,可是還是破不了這大陣,讓許楓感覺憋屈不已。

同樣憋屈的還有雷赫,雷赫在外面守候,原本以為有著三四個時辰許楓的靈氣就要被磨滅的乾乾淨淨,可是讓他意外的是,其中的那個人影雖然虛弱了一些,但是戰鬥力依舊極強,怕是短期內,許楓都不會有事。

「該死的!這傢伙怎麼擁有這麼深厚的靈氣?」雷赫大罵了一聲,心中卻十分無奈,他只能在外面等待。不過他心底堅信,不管許楓靈氣多麼濃厚,最終還是要被陣法困死的。

「沒關係,能看到你死,我就算等上幾天幾夜又如何?」雷赫嘀咕了幾聲。

許楓在大陣之中擊殺著泥人,烏雲凶獸。心中卻著急不已,任由他施展什麼辦法,都破不開這大陣。許楓顧忌了一下,這大陣從裡面要破開,最低也要達到合天之境,才有可能一舉擊破。但是這樣的力量,對於他來說卻相差十萬八千里。

許楓沒有忘記賀老,呼喚了賀老幾句,卻不見賀老回答。許楓不由苦笑,不知道賀老這個關鍵時候又在做什麼了。

「今日,難道真要被這個陣法困死在這裡。」

……

在道場入口之外,陰雷宗為首的各大宗門,匯聚了浩浩蕩蕩的上萬人,把古神雷宗守護道場入口的弟子包圍的牢牢穩穩。很顯然,這些人都經過大戰,古神雷宗的弟子身上或多或少帶著血跡,一個個呼吸紊亂面色蒼白,顯然受到重創。而他們共同撐起的防護罩,這時候也有著一道道裂縫。

「大家一起出手,把這防禦罩給破了,古神雷宗道場之中有著無窮寶物,有靈器,有道器,甚至有著半聖器。只要我們能進入其中,一切都是歸我們的。」陰雷宗的一個長老大聲喊道,盯著面前快要破裂的防護罩面露熾熱之色。

他的這句話,也讓其他弟子面色赤紅,一個個盯著道場入口,各種孕育力量,匯聚在兵器之上,隨即狠狠的向著防護罩劈砍而去。

集合古神雷宗全部弟子力量匯聚的防護罩確實很強悍,雖然碎裂,可是還是擋住了這上萬人的蓄力一擊。

「古神玄法!凝!」隨著一聲怒喝,在防護罩另一側,一個頭髮花白全身爆發天地之威氣勢的老人,猛的騰空而起,大喝了一聲,全身的力量爆涌到防禦罩上,原本碎裂出一道道裂縫的防護罩,這時候居然緩緩的修復起來。

其他弟子見狀,一道道力量也激射到老人身上,老人身上的力量彷彿要貫穿天地似地,讓人為之駭然,在這股力量下,各大宗門的弟子長老,感覺他們就如同螻蟻一般,面露驚懼之色。

「這就是合天之境的威勢?」一個陰雷宗長老盯著爆發如此威勢的老人,神色蒼白了幾分,合天合天,那是和天地開始融合的強者。

看著各大宗門的人都面露驚恐之色,陰雷宗長老知道不能再等了,跪倒在地對著一個方向磕頭道:「老祖宗,請您老出手為我們破開防護罩。」

隨著這一聲話語,在陰雷宗的上空,也緩緩的顯露出一個身影,這個人全身被黑色的雷電包裹,全身散發著陰寒心悸的氣息。看著這個人,一些懂得他底細的宗門長老,忍不住驚呼出口。

「陰雷宗居然把這位也請了出來。天啊!這位不是聽說在閉關突破合天嗎?怎麼會來這裡。」

「都退後!」這個全身被黑雷包裹的陰雷宗老祖宗喝了一聲,在他喝完之後。這些玄者趕緊後退,在他的面前瞬間變成了一片空地。

看著面前的防護罩,黑袍老人嗤嗤的盯著古神雷宗老宗主說道:「老傢伙,想不到這麼多年過去,你還是這點實力。不過,你這防護罩倒是不錯。」

「哼!」古神雷宗老宗主怒哼一聲,他實力不能寸進,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這老傢伙施展了陰計,讓他留下了暗疾。

「你不也沒有突破到大能嗎!」古神雷宗老宗主反唇相譏。

「快了快了!只要得到道場的那件東西,老夫馬上就能達到大能級別。到時候,在這千里以內,陰雷宗也是數一數二的宗門,古神雷宗的道統,也是屬於我們的。到時候老夫會告訴大家,誰才是徒有虛名,誰才是叛徒。」黑袍老人嘿嘿的笑道。

「你!」古神雷宗老宗主怒急。

「嗤嗤!老傢伙,我先把你這防護罩給破了。」黑袍老人說完,在他身上一條陰雷組成的黑龍激射而出,黑龍牽動天地,天地之力完全灌輸到黑龍之聲,威霸天地一般,轟鳴之聲震動人的耳膜,讓一個個驚恐的看著散發著無窮陰寒氣息的黑龍。

「給我破!」

在黑袍老人喊完,一條黑龍激射而出,在他激射而出的同時,似乎拖著整個天地,搬著這片天地砸向防護罩似地。

這滅天般的威勢,讓古神雷宗老宗主面色大變,他手中爆發的力量,宛如驚雷迎了上去。

「咔嚓……」

黑龍砸在防護罩上,這防護罩瞬間破裂,在破裂的同時,無數古神雷宗的弟子一口血液噴吐出來,反噬的力量讓他們重創,一個個臉色慘白。

古神雷宗老宗主力量激射向黑袍老人的時候,也對著身邊的古神雷宗宗主喊道:「帶著弟子進入道場躲,雷赫他們帶人進去十多天了,想必已經得到了大半道統。藉助他們的力量,抵擋各大宗門。」

「是!」古神雷宗主當機立斷,帶著還有行動能力的弟子,竄入了道場入口。

黑龍和古神雷宗老宗主力量轟擊在一起,在他們的腳下,裂開了一道數十米深的巨大裂縫,整個空間被撕裂的粉碎,一道道力量激射而出,要把整個天地都給擊的粉碎。

兩人交手的上千米範圍內,宛如一處滅世之地,讓無數弟子心底駭然。一個個看著那爆發的餘波。心中暗自慶幸,心想他們幸好跑的遠,要不然這餘波足以把他們絞殺的粉碎。

當然,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他們的好運氣。古神雷宗一些重傷的弟子,來不及逃入道場入口的他們,瞬間被絞的粉碎,化作血肉掉入面前巨大的裂縫之中。

古神雷宗老宗主接下這一道黑龍攻擊,被震的倒飛了上百米之遠,忍不住吐出了一口血液,面色蒼白。

「老傢伙,你果然是不中用了。」黑袍老人哈哈大笑,「那今天老夫就先殺了你。」

古神雷宗老宗主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液,盯著黑袍老人說道:「我承認實力不如你,可是你妄想殺我,卻也做不到。」

「我不信!」黑袍老人大笑,向著古神雷宗主撲了過去。

在他撲過去的同時,又對著身後的陰雷宗宗主喊道:「帶著人先入道場。記得,先得到屬於我們陰雷宗的傳承。然後找古神雷宗弟子,願意加入我們陰雷宗的就放過,不願意的就都殺了。」

「是!」

陰雷宗宗主大喊了一聲,對著其他宗門的長老弟子喊道:「眾位,一起進去吧。」

「好!」

這些人點頭,達到小霸主級別的,直接騰空飛過了裂縫,而沒有達到小霸主級別的,看著這巨大的裂縫,開始去找樹木,搭在裂縫的兩段,向著道場入口趕去。

莫言一馬當先,向著入口處激射而去。這陰雷宗的道統,他不想放過。

古神雷宗老宗主看著一個個湧入道場的各大宗門的人,心中暗自著急。但是卻也沒有辦法,黑袍老人死死的拖著他,讓他疲於應付。

古神雷宗的道場,瞬間就熱鬧了起來。進入其中的玄者,見到古神雷宗的弟子,當然沒有忘記追殺。

古神雷宗宗主帶著一眾弟子死命的逃竄,可是重傷的他們,哪裡比得過各大宗門的弟子,時不時的有人被殺掉。古神雷宗,損失慘重。

「莫言,你帶著核心弟子前去陰雷宗所在的道場。大長老,你保護他們去,碰到古神雷宗弟子,暫時不要和他交鋒,先得到道統的東西再說。」陰雷宗的宗主喝道。

第二更 許楓處於大陣之中,力量不斷爆射而出,轟碎著攻擊他的泥人。在不知道把第多少輪的泥人給轟的粉碎之後,許楓漸漸的感到吃力了起來。星陣圖雖然有著靈脈的支持,但終究不能一直戰鬥下去。

在外面守候許楓的雷赫,心中也震撼不已。要是是他,在這樣的大陣之下,早就虛癱了。可是,許楓卻一直戰到了現在,這在他看來是不可思議的。

就在雷赫皺眉的時候,他感覺到股股聲音傳來。這讓雷赫一愣,隨即面色大變。看向遠處,果然見遠處有著大隊的人馬趕來。為首的正是陰雷宗的長老以及莫言。

「宗主他們被對方攻破了?」雷赫心中駭然,輕呼了一口氣,忍不住為古神雷宗弟子擔心了起來,這些宗門把古神雷宗攻破,那那些弟子豈不是凶多吉少。

「雷赫?!」莫言一眾人看著面前的人,也微微一愣,沒有想到冤家路窄,居然碰到了對方。當然,他們也看到了雷赫面前的大陣,而且看雷赫手中持一件帶著菱角的羅盤,心中感覺驚訝。

心想這雷赫不去掃蕩道場的寶物,怎麼到這裡布陣來了。

而陰雷宗打大長老,盯著雷赫手中的羅盤,卻吃驚不已:「祖師爺早期的絕品靈器?!居然被他得到了?」

陰雷宗大長老心中駭然,這絕品道器殺傷力倒是不強,強的是有古神雷宗祖師爺研究了一生的陣法,那些陣法都印在這絕品靈器之中,所以這絕品靈器極其恐怖。

「大長老!這東西很有名嗎?」莫言疑惑的問道。

大長老點了點頭,目光熾熱的盯著雷赫,對著莫言喊道:「你帶著弟子去找陰雷道統。他手中的東西我先奪走。古神雷宗有這東西,只要給他時間,怕是老祖宗都攻不下古神雷宗。」

「這麼厲害?」莫言心中驚駭,直直的盯著大長老。

大長老點了點頭,對著莫言說道:「快去!」

「可是,他手中有這東西,你能戰勝他嗎?」莫言有些擔心,「我們留下來幫你吧。」

大長老搖搖頭道:「他布陣需要時間,我不會給他時間的,而這羅盤爆發的殺傷力不強,我手中有著祖師爺給的靈器,能壓他一籌。」

莫言聽到大長老這麼解釋,這才帶著眾人向著前面激射而走。

雷赫見莫言等人衝過來,面色同樣大變。此時已經在圍殺許楓的重要關頭了。要是被這些人破壞,自己再想殺他就難了。

「該死的!」雷赫怒罵了一聲,也怕莫言等人衝散大陣,他的羅盤爆射出股股力量,衝擊莫言等人而去。

「哈哈!雷赫,你的對手是我!」陰雷宗大長老怒喝一聲,手中出現一把鐵槍,直直的向著雷赫挑了過去。

「羅盤是絕品靈器沒錯,可是殺傷力卻比不上我的中品靈器的玄槍。」

「那不一定!」雷赫怒了一聲,力量爆射而出,和陰雷宗大長老纏鬥在一起。

莫言見陰雷宗大長老擋住雷赫,他對著身後的弟子喊道:「去陰雷道統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