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才發現沐九兒都被拒之門外,門口不單單有沐九兒,還有小池,還有一些香澤國的士兵嚴守在門口。

Home - 未分類 - 等到了才發現沐九兒都被拒之門外,門口不單單有沐九兒,還有小池,還有一些香澤國的士兵嚴守在門口。

「這,這是怎麼了?」

「回稟老爺,這屋子內外都被侍衛給包圍了,說,說攝政王下令不許任何人進入。」

「這是怎麼回事兒?」

「老爺,攝政王體內的蠱毒發了,好像是因為葯出了問題,那個家丁已經都被拖出去給打死了!」

什麼?!

沐之衡瞪大眼睛,轉頭看了看自己兩個兒子,這葯是他們沐府的人每日給熬的,一直都沒出什麼問題,今日怎麼刺激的攝政王給毒發了?

他們豈不是脫不開關係了……

沐九兒聽到她們的對話,眼睛一黯,那葯?葯她加了千年紫須人蔘,那千年紫須人蔘是摩訶給她的,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現在唯一能幫助皇甫辰絕的是陌北歌,可他在香澤國……

想到這裡,沐九兒轉身吩咐,「吩咐下去,馬上啟程,回香澤國!」

「可是攝政王……」

「我來!」

那士兵趕緊攔住沐九兒,「您不能進去,攝政王吩咐,您千萬不能進去!」

「無妨,去辦吧。」

沐九兒看似輕輕的推開那士兵,只有那士兵感覺到剛剛手腕上的千斤重量,他後退了幾步才停住,眼神錯愕的盯著那瘦弱的女子。

旁的人更不敢阻止沐九兒。

小池見狀立即跑去通知北越國的護衛,沐清風見狀追了出去。

沐九兒推開大門,屋內有隱隱的藥味,這與平常皇甫辰絕喝的那藥味相同,沒什麼異常,關閉大門,隱隱感覺到一股勁風從後面撲來。

見狀,沐九兒側身躲避。

「砰——」

屋內傳出了動靜,這讓準備離去的沐之衡嚇得停住了腳步。

所有人的視線都盯著那扇緊閉的大門。

剛剛有位大夫進去也是聽到一聲響,結果那大夫就被扔了出來,那是大夫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看到什麼恐怖的東西,脖子上有淤青,卻擁有滿身的血,別的大夫也是嚇得戰戰兢兢,直說那屋子裡面太可怕了,再問什麼卻也一句話都不肯說。「……」

「快說!他在哪裡!」

二姨娘絕口不提關於摩訶的任何事情,無論沐九兒怎麼逼問都不開口。

沐九兒隱隱感覺到摩訶應該知道了真相,否則也不會逼著二姨娘來前廳這麼鬧,難道二姨娘說的才是真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沐九兒抬眸冷冷的看著氣的臉紅脖子粗的沐之衡,「你說,我是該相信她呢還是該相信你呢?」

沐之衡臉色大變,「你,你怎麼能聽這瘋婦的胡言亂語!」

二姨娘往日也是溫順柔和,如今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居然說出這種渾話!

「我再問一遍,我是不是你的女兒!」

「嘶……」

沐雨跟沐清風不淡定了,倒吸了一口涼氣,到底是出了什麼大事? 凌天劍神 難道九兒不是爹親生的?九兒為什麼會問這樣一句話?

雙雙對峙。

此時的氣氛一下子冷到了極點。

沐之衡臉色鐵青,他萬萬沒想到沐九兒居然任性到這個程度,大庭廣眾之下問出這句話!這要是傳出去,簡直——

「你當然是我沐之衡的女兒!你身上流著是我沐家的血!你萬萬不可因為這瘋婦的瘋言瘋語就信以為真啊!」

「是啊是啊!」

大夫人幫腔,「你出生的時候,大娘還是看著你出生的,像沐家這種家世,若你非老爺親生是不許留下的。」

聞言,沐九兒臉色稍稍緩和,沐府畢竟也是名門大戶,如果並非是親生的女兒恐怕在幼年就會掐死,也斷然不會讓她活這麼大。

只是——

那二姨娘的話究竟有幾分真幾分假?

二姨娘這時竟然閉口不言,沒有辯解,也沒有認同,就這麼陰測測看著沐之衡跟大夫人笑,笑聲古怪,讓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帶下去,亂棍打死!」

「是!」

護衛抓起一個勁兒笑的二姨娘拖到後院,取來一個厚重的板子活生生的將二姨娘打的筋骨斷裂,血肉模糊,直至失血過多而死。

凄厲的慘叫聲一直在眾人耳邊回蕩。

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小廝前來稟告,「回稟老爺,二姨娘被打死了。」

沐之衡跟大夫人兩人鬆了口氣。

只交代好生安葬就沒有別的話了,彷彿十幾年的恩愛夫妻,竟在死後不落一滴眼淚,就如同路人一般。

接著又有人跑進來稟告,「老爺老爺,不好了,攝政王毒發了!」

「啪——」

沐清風手邊的茶杯應聲落地,茶水濺了一地。

沐九兒扭頭就往皇甫辰絕的房間走去,沐之衡看了一眼離開的沐九兒心都提起來了,「怎麼會毒發了呢!請大夫了沒有?」

「這蠱毒十分厲害!大夫都束手無策,還有一個大夫是被攝政王活活給掐死的!」

「什麼?」

大夫人驚嚇了,發現自己失態,趕緊用手帕捂住嘴。

沐清風忙問,「好端端的,怎麼會毒發了呢?」

沐雨也覺得奇怪,如果在沐府毒發的話那就跟沐府脫不了關係,這要是傳到香澤國,天吶……

「快快快,快帶我們去!」

緊要關頭又有人跑進來稟告,「老爺老爺,大小姐和二小姐已經到正門了!」

久嫁的沐大小姐跟沐二小姐都嫁去了香澤國,當得知自己的廢材三妹妹要嫁給了香澤國的攝政王,立即坐不住了,拉著自己的窩囊的丈夫,帶著一車一車的東西千里迢迢的趕往沐府,就是為了見沐九兒一面,好好的拉攏拉攏關係,將來肯定是需要讓這位她們一直瞧不起的妹妹幫忙的。

「現在哪還有空見她們!都打發回去!」

「可是……」

小廝傻眼了,大小姐跟二小姐多年都不回來,好不容易回來竟然要趕回去?

大夫人趕緊拉住沐之衡的袖子,「老爺,彬兒跟芝兒好不容易回來,你……」

沐之衡心急如焚,如果攝政王出個意外,一家老老小小都不夠砍頭的,一把推開攔住他路的大夫人,急急匆匆的帶著兩個兒子趕往皇甫辰絕的房間。

等到了才發現沐九兒都被拒之門外,門口不單單有沐九兒,還有小池,還有一些香澤國的士兵嚴守在門口。

「這,這是怎麼了?」

「回稟老爺,這屋子內外都被侍衛給包圍了,說,說攝政王下令不許任何人進入。」

「這是怎麼回事兒?」

「老爺,攝政王體內的蠱毒發了,好像是因為葯出了問題,那個家丁已經都被拖出去給打死了!」

什麼?!

沐之衡瞪大眼睛,轉頭看了看自己兩個兒子,這葯是他們沐府的人每日給熬的,一直都沒出什麼問題,今日怎麼刺激的攝政王給毒發了?

他們豈不是脫不開關係了……

沐九兒聽到她們的對話,眼睛一黯,那葯?葯她加了千年紫須人蔘,那千年紫須人蔘是摩訶給她的,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現在唯一能幫助皇甫辰絕的是陌北歌,可他在香澤國……

想到這裡,沐九兒轉身吩咐,「吩咐下去,馬上啟程,回香澤國!」

「可是攝政王……」

「我來!」

那士兵趕緊攔住沐九兒,「您不能進去,攝政王吩咐,您千萬不能進去!」

「無妨,去辦吧。」

沐九兒看似輕輕的推開那士兵,只有那士兵感覺到剛剛手腕上的千斤重量,他後退了幾步才停住,眼神錯愕的盯著那瘦弱的女子。

旁的人更不敢阻止沐九兒。

小池見狀立即跑去通知北越國的護衛,沐清風見狀追了出去。

沐九兒推開大門,屋內有隱隱的藥味,這與平常皇甫辰絕喝的那藥味相同,沒什麼異常,關閉大門,隱隱感覺到一股勁風從後面撲來。

見狀,沐九兒側身躲避。

「砰——」

屋內傳出了動靜,這讓準備離去的沐之衡嚇得停住了腳步。

所有人的視線都盯著那扇緊閉的大門。

剛剛有位大夫進去也是聽到一聲響,結果那大夫就被扔了出來,那是大夫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看到什麼恐怖的東西,脖子上有淤青,卻擁有滿身的血,別的大夫也是嚇得戰戰兢兢,直說那屋子裡面太可怕了,再問什麼卻也一句話都不肯說。 「裡面剛剛有什麼聲音……」

「我也聽到了!」

沐之衡臉色一變,作勢就要衝進去,可還沒靠近就被士兵給攔了回來。

「攝政王吩咐,不許任何進去!」

「不準人進去我妹妹剛剛怎麼進去了?」

沐雨瞪著眼睛辯理。

那士兵懶洋洋的看著這位沐府大少爺,一點沒有恭敬的態度,白了他一眼,問,「她是攝政王妃,你是嗎?」

「……」沐雨識相閉嘴。

沐之衡有些焦急了,剛剛那小廝說的那麼嚴重,萬一九兒進去了再也出不來了可咋辦呀?如果沐九兒不幸死了,那麼沐家上上下下這幾百口人更是要命喪黃泉了!

可是士兵態度很硬,堅決不許進去。

沐之衡就跟沐雨連帶著那些家丁都心驚膽跳的站在門口,生怕沐九兒的屍體也會被扔出來。

沐九兒關閉大門就躲開一擊,她心知皇甫辰絕蠱毒發作六親不認,不敢大意。

這回的皇甫辰絕並不似那次她看到的那樣是用鐵索綁起來的,這次他沒有任何束縛,而他的鬥氣又是宗師級別,打起來她根本沒有勝算。

「皇甫辰絕……」

房間內的窗戶都緊閉著,光線有點暗。

疑惑的抬步朝前走去,走過屏風,卻並沒有發現皇甫辰絕的身影。

「辰絕……」

沒有人回應。

沐九兒眼睛一黯,正準備轉身卻感覺有危險逼近,沐九兒立即出掌。

迎面揮來的一掌,很容易就被他給握住,沐九兒一驚,立即收掌,卻無論如何都無法掙脫開,抬眼卻見是皇甫辰絕一把握住她的手。

不等她反應,皇甫辰絕更加容易的將她扯入懷中。

沐九兒的鼻子碰到他硬硬的胸膛,皺了皺鼻子,趕緊用手摸了摸,幸虧沒出血……

「皇甫辰絕……?」

「皇甫辰絕……」

還是沒反應。

這廝是中了蠱還是傻了?沐九兒還是不敢大意,輕聲喚,「辰絕……」

黑暗之中感覺他抱住她低頭吻上她的脖頸。

靠之……

「皇甫辰絕,你醒醒啊!蠱毒就算髮作了,你也別養成吃人的愛好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