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勇關上了燈,史韻卻是擔心白世界還沒有回來。

Home - 未分類 - 白勇關上了燈,史韻卻是擔心白世界還沒有回來。

她肯定想不到,她家兒子此時已經站在簡誠家門外,望著裡面的燈火,遲遲沒有進去。 當白誠玉除了宮城門,並沒有直奔醫館而去,其實醫館的存在本身便不是秘密,林皓會去那裡見蕭慕雲,實在是兵行險著!

若說雪諾紫御在那邊沒有安排人,白誠玉是不信的!

只不過為什麼明明安排了人,卻沒有去抓林皓呢?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如果那個殘忍弒殺的魔尊是湮滅,那雪諾紫御本人就顯得更加深不可測!

最可怕的不是你的敵人刀有多鋒利,而是你摸不准他之後會怎樣出招!

你搞不清楚他的目的,自然也就難以應對了!

白誠玉突然覺得自己出來的有些匆忙,甚至太過冒失了!

一旦摸不準對手的想法,大家便會覺得高深莫測,甚至會把對手想的過於厲害!

白誠玉眼下便陷入了這個怪圈,可是一想到仙界,和自己最近收集到的信息,他最終還是饒了幾個玩樂的地方,等到很晚了,才「順路」在醫館里休息下了!

反正他平時也是這樣的生活軌跡,即便是有什麼人在私下裡跟著,倒也還算是合情合理!

之後就是等待林皓的到訪了!

索性他並沒有等很久。

當林皓來到醫館,看到是白誠玉在等自己的時候,先是環顧了一圈,確認蕭慕雲沒在時,他便有些擔心。

「怎麼是你,她呢?」

「我有事找你,她在皇城內。」

「……你有什麼事?」

「你這次的計劃需要擱置了!把你的人手儘快撤走!」

「……你這是什麼意思?」

「別急!事情的經過,我會慢慢的解釋給你聽……」

當白誠玉將自己打探到的情報,以及蕭慕雲的身世,雪諾紫御及湮滅的關係,甚至蕭亦清等人的情況一一告知林皓后,兩人之間便久久的沉默了起來。

知道天色拂曉,林皓才抬起頭來看向白誠玉。

「我師父她……真的是魔?」

「準確的說,是魔靈混血!而且是極為稀有的月靈返祖,這種情況,書上從未有過記載,很有可能她是唯一的一個。」

「那她,我是說……你覺得她會怎麼選?」

「其實我並不擔心她選什麼,因為以她的性格,不管選什麼,都不會傷害仙界的。倒是你,我特意出來見你,是想知道你的立場!」

「我的立場?你這話什麼意思?」林皓突然警惕的看向他。

「也許白無塵鬧的太厲害,所以讓你忽視了白家真正的職責!但是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白家,是天道的僕從,也是守衛者!即便是魔界吞併了仙界,或許我們也不一定會出手。但是你……」

「怎麼,你的意思是,我比魔界來的還要危險嗎?」

「呵,明人不說暗話,你自己是什麼身份你不清楚嗎?你的魔種早已覺醒了,別以為你隱藏的很好!旁人或許看不出來,但是你瞞不過我!」白誠玉說著,額心突然出現一道金色的猶如眼睛一樣的印記!

「你到底是誰?」

「我說了,我們白家是天道的守衛者!你這顆足以滅世的魔星,才是我們白家真正提防的人!」

「這就好笑了,那你們還眼巴巴的要把聖女嫁給我?」 簡誠家大門外。

裡面的燈火通明,白世界就站在外面,手插進褲兜里,握著那份他準備的禮物。

大哥今天問他,是不是真的喜歡簡小妹。

他說不知道。

其實內心裡,是喜歡的。

只是,簡小妹這個女孩子和別人他不一樣了,好像對男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他之前暗地裡試探過,甚至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時候暗示過她,他對她有意思。

可是,她一點都明白,還傻乎乎的回答他的話。

這讓他有些挫敗。

他一個大男人,還真不知道怎麼追一個女孩子。

大哥這次讓他給簡小妹買升學禮物,也是他沒有想到的,大哥說了之後,他也是後知後覺,追女孩子,是要送東西的。

本來打算在宴席上找個機會給她的,結果孟晴玉鬧了那麼一出,惹得大家都沒了心思。

所以,在收拾好東西之後,他跑過來了。

可是,一路跑過來,站在她家門口,他竟然不敢進去了。

白世界自嘲,自己竟然還有不敢的時候。

就在他糾結著要不要進去的時候,堂屋的門突然開了,簡小妹穿著碎花棉襖走了出來。

兩人視線相對,一時間,尷尬的不行。

簡小妹左看右看,見沒人,又揉了揉眼睛,睜開,再往白世界所在的方向看。

他竟然還在那!

這都八點多了,冬天的晚上還這麼冷,他站在那裡幹什麼?

白世界被她的舉動弄得哭笑不得。

她這一副見了鬼的不敢相信的樣子實在是好笑。

對視了幾秒,簡小妹終於反應過來,走過去把大門打開。

「副科長,你來了怎麼不進去啊,是找我二哥的嗎?」

天刑紀 說著,簡小妹又補充道,「我們回來后,我二哥二嫂就休息了,我二嫂現在不能晚睡,你要是要急事的話,我上去叫他。」

白世界隨意的擺擺手。

「沒什麼事,我不是來找大哥的。」

說完,白世界又覺得自己這解釋挺沒說服力的,不是來找大哥,站在他們家門口乾什麼。

白世界掩唇輕咳一聲,「就是睡不著,剛剛在飯桌上又吃多了,所以出來轉轉,消消食,既然我大哥都睡了,就不要打擾他了。」

簡小妹哦了一聲。

「你呢,你怎麼出來了?」

白世界問她。

簡小妹伸手在空中擺了擺,「就,出來轉轉。」

這兩天因為父親要她回家的事情,她心裡煩躁的很,想回去,可是又不想見到母親。

想想她來之前娘說的話,簡小妹就徹底打消了回家的想法。

可是又覺得對不起父親。

今天爹又知道了真相,說明天中午會給我打電話,心裡藏著事,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所以就出來散散心。

沒想到出門見到了站在他們家門口的白世界。

「那我們一起在大院里轉轉?」

白世界提議道。

簡小妹呃了一聲,「這不好吧?」

他們兩個男未婚女未嫁,大晚上的一起出來散步,這要是被別人看見了,還不知道要怎麼想呢?

「怕什麼,身正不怕影子斜,咱們又沒幹偷雞摸狗的事,還不興一起聊天了?」

簡小妹可沒他這麼大膽。

「簡小妹,你不是怕了吧?」

白世界腦袋一歪,笑著瞅著她的臉,其實內心已經很緊張了。

他也是使用激將法,不知道對簡小妹有沒有用。

簡小妹閉了閉眼,傲嬌的挺起胸膛。

「我怕什麼,我才不怕呢!」

白世界憋著笑,「不怕,那走啊!」

「走就走!」

簡小妹瞪了他一眼,當先走去。

白世界連忙跟上。

**

這時候大院里幾乎沒人走動了,簡小妹走在前面,白世界走在後面,後來覺得不對勁,白世界幾大步跟上她,和她並排走。

簡小妹側過臉瞥了他一眼,沒說話。

白世界也不怎麼生氣,歪著腦袋問她。

「心情不好?」

「這不是很明顯嗎,我要是心情好,能在大冬天夜裡出來,喝冷風呢。」

白世界:「……」

行。

走了一會兒,渾身都走熱了,索性在公共長椅上坐下來休息會兒。

白世界盯著她看,好像簡小妹來到帝都之後就沒笑過。

還有,這都快要過年了,她不回家過年嗎?

「今天臘月二十了。」

白世界提醒她。

「和我有什麼關係。」

白世界又被噎住了。

「不是,你吃炮仗了啊?」

一晚上都懟他好幾次了,他的心靈也是很脆弱的好不好?!

「我好好的想要出來散散心,可你非要跟上來,換做你,你高興嗎?」

簡小妹白他。

白世界點點頭。

「高興啊,不開心的時候,有人陪著,多好啊,不比你一個人越想越糟糕要好吧。」

一個人想事情很容易就鑽牛角尖了,當然,也有人越勸越來勁的。

簡小妹不說話。

她只想靜一靜,吹吹冷風就回去了,免得陌陌起來上廁所見不到她人哭鬧。

見她不說話,白世界也不著急,就坐在她身邊。

過了會兒,簡小妹撇過臉問他。

「你還不回去啊?」

白世界語塞。

合著她就是在等他回去啊。

他還就不回去了,右腿交疊在坐腿上,兩手握住膝蓋。

「你一個女孩子大晚上的在外面不安全,我得保護你啊。」

簡小妹愣了下。

保護她?

呵呵。

還真是第一次聽男人說要保護她,當然,除了她的二哥和三哥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