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嘿嘿學生一枚,最近有點忙,不過盡量抽出時間更新,嘿嘿最後希望大家投點花花,嘿嘿,

Home - 未分類 - 「 嘿嘿學生一枚,最近有點忙,不過盡量抽出時間更新,嘿嘿最後希望大家投點花花,嘿嘿,

這時,那個將軍很認真的打量了姬玄一會,眼神流露出一絲很詭異的寒芒,「嘿嘿你的身上有著有著一種神意,我想你應該是得到了某個神的傳承吧。」

姬玄見狀,心中一緊,這個將軍竟然連自己的神印,傳承都是知道,那麼,他的功法絕對不是那麼的簡單。

那個將軍這個時候,也是絲毫沒有在意姬玄的敵意,反而是緩緩的走向姬玄,每走一步,都是感覺到一種強勁的玄勁波動,不停的激蕩而來。

姬玄手中緊緊的捏著長劍,隨時,準備爆沖而起。

啪啪,他寬大的手中落在姬玄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兩下,微微一笑,「嘿嘿,不要太緊張,我們是不會對你動手的,對於我們而言,的實力越強,我們成功逃脫的把握就越大。」

姬玄心中重重的鬆了一口氣,臉色卻是依然是陰沉著,「你們要幹什麼。」

但是這個時候,那個將軍卻是沒有回答姬玄的話,反而是說道,「我們已經是找到那個地方的位置,但是我們的人似乎是受到那種力量的排斥。」

將軍頓了一下,然後,幽幽的看了姬玄一眼,才是說道,「所以,我們需要你幫我們下去,奪取那個洪荒之心。」

姬玄聞言,心中也是不停的運轉著,「排斥,是什麼意思。」

「上一次到哪裡的十幾個人那空間中隱藏的力量,當場擊殺。」

姬玄聽到這裡,臉色一白,「嘿嘿,那你們為什麼覺得我就不會這樣下場。」

天旭將軍淡淡一笑「嘿嘿,小子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在隱藏自己的實力,不過我卻是可以感覺到你的身體經脈中,隱隱的有著奇異的玄勁波動,在不停的流轉著,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一種神印的傳承吧。」

姬玄眉頭一皺,有些驚詫的再次打量了那個天旭將軍一眼,「嘿嘿,你竟然是可以這樣透徹的探知到我的實力,那麼你的實力一定是在我的之上,又何必要有求於我。」

天旭將軍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我雖然是有些本事,但是卻是一個凡人,只有達到洞虛的時候,才是可以說是洞破一些天機,」

說道這裡,天旭將軍頓了一下,「但是你就是不同了,你應該是接受過某種神印的傳承,而那洪荒核心,本質上也是一種神印的存在。神印對神印,便是同等的交流,更有可能將他直接的降服。」

姬玄聞言,點了點頭,也是感覺到,他的分析隱隱的有著幾分的道理,「似乎可以一試,我姬玄也不是什麼優柔寡斷之人,既然是這樣,你告訴我那個地方在哪裡,我們一同是試探一下,要實地的考察之後,才是知道這件事可做不可做。」

姬玄的這些說的倒是進退有禮,使得,天旭將軍也是不由的感慨,這個小子,還真是一個頗有心計的傢伙。

不過,這個時候,天旭將軍卻是沒有一絲的遲疑,反而是走上前來,一手伸過來,和姬玄握在一起。

「好小子,計劃的很周到,不過,你可不用防備我天旭將軍,我說出去的話,就是一個吐沫一個丁。說到做到。」

見到天旭將軍的話,姬玄心中的警惕反而是降低了幾分,他現在也開始有些喜歡這個爽朗的漢子了。

於是,便是和天旭將軍抱在一起,「竟然是這樣,我們還是趕緊的找到那個洪荒之心,然後,增強自己的實力,擊殺那個老頭,殺出這個大陣。」

「慢著。」天旭將軍這時插口道,「我們現在還不能夠擅自行動,因為我們的四周都是那個老頭的眼線。」

姬玄咬起牙,心頭一橫,「他媽的,這些傢伙這些真是纏上我們了,把他們都殺了,然後我們在去。」

「嘿嘿,少年出英傑,不過這件事不能這樣做,我們如果是驚動了那個老頭的話,想走都是走不成了。」

姬玄聞言眉頭一皺,「你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們走不了的話,如何去奪取洪荒之心,又如何擊殺那個老頭。」

這時,那個天旭將軍笑眯眯的看向姬玄,然後便是笑道,「少年你身上應該是神級功法,如果是神級功法的話,應該是可以洞破虛空,我們可以沖陣法虛無的軌跡中前往,還可以躲避那個老頭的追殺。」

姬玄聞言略微的一愣,想起了自己的神級功法中的一個招式,便是洞破虛空,「嘿嘿,這招我倒是會使用,不過,不知道是否真的會是如你所說的那樣。姑且一試。」

就在姬玄準備著催動神級功法的時候,突然傳來一陣浩浩蕩蕩,如同神尊一般的聲音。

「嘿嘿,小子,我只是把你放在這個地方,你就是惹出了怎麼大的禍端,既然是殺了我們天機大陸的人,你說你該不該死。」

姬玄循聲望去,定目遠看,便是看到在高空中有著一個白髮的老頭,不是那個魔頭又是誰。那激蕩而來的神意,就是連他都是感覺到窒息的壓迫之感。

姬玄這時,不得不裝成臣服的樣子,然後單膝跪地,「尊者,是天機大陸上的人,先動的手,我是被逼的迫不得已,本來還想去負荊請罪,不過,看來似乎是有人惡人先告狀了。」

這話,說的倒是不卑不亢,姬玄就是抓住了這個老頭似乎是要籠絡自己的心,讓自己臣服,只要是自己故作臣服的樣子,讓他高興,就是可以隱藏接下來的事。

「好,好,說的漂亮,說的漂亮。」懸浮在高空中的白髮老者拍了拍手掌,隨即便是把自己的目光一轉,看向自己身邊的一個黃金甲士,手掌一抖,便是激射而去,陣陣的寒芒,朝著那個黃金甲士暴掠而去,噗嗤一聲,鋒銳的氣勁,直接將那個黃金甲士,拍成了肉醬。死像極其的慘烈。

「嘿嘿,是這個小子告的惡狀,該殺。」

全場一震,被那個老者所展示的實力震撼不已,現在就算他們想要反抗,也是要思量一下自己的實力。這也起到了打壓人心的作用。

一招手段,耍下來,就是無上的威嚴,姬玄心頭震驚,已經是看到實力可以帶來的威望。 白髮老者緩緩的走上前來,側著身子看了站在姬玄傍邊的天旭將軍一眼,渾濁的眼瞳中,隱隱的泛起陣陣寒芒。

「小子,既然來到了這裡,就是要選擇站對隊伍。」

姬玄聞言一愣,很快心中便是掠過了一絲的釋然,看來這個天旭將軍似乎和這個老頭不太對付,不過,很明顯天旭將軍根本就不是老頭的對手,怎麼他似乎對於天旭將軍,隱隱之中有著一種姑息的意思。估計是和洪荒之心有關係。

「尊者,說的對,小輩一定會聽從尊者的話語。」

白髮老頭原來對於姬玄和那個讓自己頭痛的傢伙站起一起,現在看來,這個小子,還是挺識趣的。

「好吧,既然是聽從了本座的話,那就隨我來一趟神廟吧。」

姬玄弓著身子,心中對於這個神廟卻是生起了一絲的疑雲。不過,姬玄也是明白,神廟能問,什麼不能問。

「既然如此,那就請尊者帶路吧。」

白髮老者點了點頭,微眯著眼睛,然後,手中的長袖一揮,一陣狂猛的氣勁就是呼嘯而去,姬玄頓時只覺的自己的眼前一黑,然後,身體便是如同被一股浩浩蕩蕩的神念吸收,蕩漾在無限的神意之中,如同一塊浮木遊離在水面上。

姬玄這時,不知道老頭搞什麼鬼花樣,只能是盤坐定神,穩住自己的內息,竭力的隱藏著自己身體中的功法,免得被那個老頭髮現。

「下子,不要害怕,你現在位於我的袖子里,沒有生命的危險,還可以藉助我袖中的神意用來修鍊提升境界。」

姬玄心中愕然的一驚,他是怎麼也不能想到,既然他是跑到了那個老頭的袖子里,這樣玄妙的功法,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前輩的功發,如此的精妙,我得到了天大的好處,以後一定會好好的報答前輩。」

白髮老者淡淡笑了一聲,沒有說話,心中卻是想道,既然在這個時候,還能夠這樣平穩的穩住自己的內息,隱藏自己的實力,真是一個聰明的小傢伙,不過我希望,你不是我的敵人,不然的話,你越是妖孽,我越是要把你擊殺。

一路顛簸,姬玄在昏暗的袖中,卻是怡然自得,盤坐修鍊,不過越是沉浸在這種浩瀚的境界中,姬玄便是越是感覺到一種不可言喻的奇妙,一種,如同天機一般精妙的東西,在姬玄的心神中浮現,無數的梵音,戰旗,陣法,都在姬玄的心中中悄然的浮現。

本來距離著突破天元鏡便是一線之隔,現在藉助著高深的神意,反而是對於突破天元鏡有著更深的理解。

「小子,天元鏡,你快要突破天元鏡了,不過我勸你不要再這個地方突破,我的袖中有著無數的陣法,符文,一些神秘的東西,就是我也不過是了解了一些,你還是不要觸碰,不然,其中的劫難,根本不可預測。」

姬玄聽到這裡,陡然一驚,他從進入這個裡面就是知道他的袖中有著無數的陣法,根本不是他可以理解的,現在聽到老頭的話,更是驚訝,這裡的很多東西,竟然連那個老頭都是不可理解,那麼自己更是好好的感知一下這裡的境界,到底高深到了一種什麼樣的程度。

隨即心神一動,靈覺觸角便是直接的伸張而去,粘附在那些隱隱蕩漾著神意的陣法之上,仔仔細細的探知。

「天煞陣,陣法之上有著無窮的天煞之氣,在陣法中瀰漫,落入陣法中的人,如同游魚落入了漁網中,只能魚死網破。」

姬玄咂了砸嘴,好陣法,好陣法,不過,太過於毒辣,而且和我身體中堂堂正正的神級功法還是有些差距,如果是修鍊這個陣法的話,恐怕會被體內的功法反噬,還是不要冒怎麼大的風險為好。

於是姬玄找了十幾個陣法和陣圖之後,才是找到了兩個比較合適的陣法。

「天下陣,陣法以天下為陣圖,撒豆成兵,掌控陣法中的無數傀儡。」

無可置疑,這天下陣,也是一個好陣法,不過,總是感覺到他似乎是有著一些的缺陷。

「洞天陣。陣法以神意作為引子,隨意的操控陣法,可在任何的地方布陣,讓沉浸在陣法中的人,陷入無盡的追殺之中。」

洞天陣能夠掌控境界,以神意壓迫人,攻擊的手段也不過是風刃一類的東西,遇到境界稍微高深一些的人物,就是束手無策。

這樣的思量了半響之後,姬玄突然心頭一閃,「如果是可以將這兩種陣法結合在一起,那麼,以後施展陣法,隨意的掌控者陣法,讓敵人無處可逃,然後,撒豆成兵,也用神意灌頂,那麼那些兵將,也不單單是凡兵小將,而是天上的神兵戰將。

轟隆一聲,姬玄正是思量的時候,突然在袖中一股狂猛的震蕩。

姬玄直接感覺到虛空變成實地,眼前一亮,「這是哪裡,」

一道蒼老的身影顯現在眼前,正是那個老頭,「小子,這裡就是神廟,算是我的一個法寶,我隨意便是可以將它移動,戰鬥時,隨時都是可以祭出。」

江水爲竭 姬玄聽到這裡就是胸腔中一陣的激蕩,眼睛瞪的牛眼一樣大,「什麼,你的法寶就是這個大殿,戰鬥時,會將整個大殿祭出。」

老者沒有說話,不過眼神中卻是沒有一絲的遲疑,很顯然,他絕對是有實力在戰鬥中祭出這個大殿,這是何等的實力。

「小子,我看你最近似乎是和那個天旭大陸的將軍走的很近。」

姬玄心頭猛然一驚,暗想,難道他已經是知道自己和天旭將軍的秘密。

老頭看到姬玄神色中的猶疑,臉色一沉,有些陰聲的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留那個將軍活著嗎。」

不想也知道,估計和那個洪荒之心,有著莫大的關係。不過姬玄卻是很會裝糊塗,「尊者有著什麼更加長遠的打算嗎。」

「嘿嘿,當然了,我之所以留著那個傢伙就是因為他們知道洪荒之心的具體位置,沒有他作為我的引路人的話,我根本是無法找到那個地方。」

果然如此,姬玄恍然大悟,「尊者果然是有著我們常人無法理解的打算。」

老人淡淡一笑,「我怎麼是不知道那些傢伙總是策劃者如何奪取洪荒之心,然後,藉助洪荒之心的力量將我擊殺,但是,他們根本就是沒有辦法,觸摸到洪荒之心,只有我們這些受到神尊眷戀的人,才是可以和他交流,甚至是降服他。」

「尊者,告訴我怎麼這麼多是為什麼,」姬玄苦著臉,不知道所措的問道,他可是知道,這個老頭既然是讓自己來這個地方,一定是不會僅僅是問話這麼的簡單。

「嘿嘿,小子,你現在臣服於我怎麼樣。我想那個天旭將軍已經是知道了這裡的關鍵,而你又是那個擁有神意的關鍵人物。所以,我想讓你和那個天旭將軍找到洪荒之心的下落,然後,我出手得到洪荒之心,一定會給你加倍的好處老補償你,甚至你可以成為我的乾兒子,以後,我們殺上天機大陸,成為一方諸侯,前途不可限量。」

聽到這裡,姬玄才是知道這個老頭的野心真的是不小,既然是要利用自己找洪荒之心的下落,看到他眼神中隱隱浮現的陣陣寒芒,姬玄便是知道如果自己不答應的話,恐怕這個老頭,就是要把自己當場格殺,當然,他也是絕對有這樣的實力。

姬玄皺頭一皺,嘴角扯動著一絲淡淡的笑意,然後,便是單膝跪地,「尊上,我們可以一起出手奪取洪荒之心,不過,乾兒子的事,在我為尊上奪取洪荒之心的時候,立下功勞,到時候,這件事也算是名正言順。」 老頭聞言,便是嘿嘿的一笑,「好說的好,一個很聰明的小夥子。」

隨即,他的手掌一翻,一道白色的流光便是落入了姬玄的手中,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那股白色的流光,一落入手中的時候,姬玄全身上下如同觸電一般,從上倒下,氣血翻湧,內息紊亂。一瞬間的功夫消失。

「嘿嘿,這是一個玄勁聚勁珠,其中留存著我的一絲念力,到時候,你只要是稍微催動玄勁便是可以將它捏碎,讓我知道你們的位置,我便是可以跑到哪裡,助你一臂之力。」

姬玄微微的點了點頭,「尊上,還是你想的比較周到,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能夠很好的聯繫。」

「既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你可以隨他們卻奪取洪荒之心,免的他們懷疑。」

姬玄點了點頭,便是準備躬身退下的時候,神意浩蕩的大殿之中,突然將爆發出萬丈的光芒,姬玄身子一輕,再次被吸收,進入了無限的虛空之中。

踏,腳步實質般的踏在柔軟的大地上,姬玄的眼前一亮,再次看到了諸神凈土。

「看來,我又是回到了諸神凈土,還是趕緊的去找那個天旭將軍和他商議一下,接下來的行動吧。」

隨即,身影一閃,便是如同直接暴掠而去,轉瞬間的功夫,便是到了那個天旭將軍的面前,不過這個時候,很顯然,那些天旭大陸的人,再次看向姬玄的眼光,隱隱帶著一種懷疑。

姬玄明白,看來這些傢伙覺得,自己跟隨那個老頭出去一番,可能是已經被他籠絡,所以,不能再像剛開始一樣的去奪取洪荒之心。

「嘿嘿,將軍,你真的覺得我和那個老頭一起了嗎。」

天旭將軍眼角一扯,眼睛一眯,便是淡淡的說道,「我倒是我不想那麼像想,但是,你既然是到了那個老頭那麼一趟,那麼神秘,我根本就是無法理解的,雖然你是我們奪取洪荒之心的關鍵人物,但是我也是要懷疑你的。」

姬玄苦笑一聲,「如果沒有我,你們想要奪取洪荒之心,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如果有我的加入,你們還是可以拼一把,讓我奪取洪荒之心,藉助那種力量,擊殺那個老頭。」

「嘿嘿,小子,你最後還是拿出一些的證據,證明自己,不然我們就算是帶你去了,也是要時時的防備你。」

姬玄嘴角一抽,「嘿嘿,我可以告訴你,我身上有神印傳承,那種隱隱流轉的力量波動是不會屈服於任何人,是大帝一般的威嚴,征服四方,橫掃四海。只有他去征服別人,不可能向任何人屈服。」

「憑什麼相信你。」

聽到這裡,姬玄的火氣就是上來了,手掌一揮,一道強勁的寒芒便是爆沖而起,轟隆隆,巨聲響徹,在高空之中,既然是被硬生生的劈砍出來一個口子。無盡的星際風暴籠罩而來,周遭的眾人都是驚駭。

頓時,姬玄的全身上下,便是有著一股奇異的玄勁波動在流轉,那便是無盡的大帝神威,讓人的心中震撼,甚至,想跪下來臣服。這便是主宰萬千,大殺四方的威嚴。

眾人的震驚之後,突然響起啪啪啪的手掌聲。

「漂亮,漂亮,果然是神級功法,而且是一種隱隱統治世界的不屈力量。小子,我相信你了。」

隨即,那個天旭將軍便是走上前來,再次握著姬玄的手掌,姬玄嘴角一抽,哭聲一句,「現在我們可以去那個地方了吧,事不宜遲,那個趁著那個老頭還沒有布置眼線的時候我們還是趕緊的離開這個地方,為好。」

「好,接下來就是要看你的神級功法了,撕裂虛空,然後我們從那個混沌的界面離開。讓他找不到我們的蹤跡。」

姬玄點了點頭,「你們現在離開我到百米外的距離,我對於這個功法掌控的不是很好,」

聞言眾人都是狐疑的看了姬玄一眼,不過都是後退,為姬玄留出了一片的空地。

見到眾人離開,姬玄才是鬆了一口氣,他當然是可以很精妙的掌控這神級功法,但是一旦是催動的話,就是驚天動地的力量,如果是讓別有用人的人擾亂的話,到時候,自己一定會心神錯亂,然後遁入魔道,成為一個魔道,見人就殺。姬玄可是不希望自己成為那樣的人。

現在他們已經是退後,那麼他就是沒有什麼後顧之憂,相信如果是有人擅自動手的話,那個天旭將軍也會出手阻攔的。

呼,姬玄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盤坐,微閉雙目,心神中的功法也是悄然的運轉起來。

「殞神星域,第三式,洞破虛空。神在虛空之中,我亦是虛無,故我便是神尊,便是這虛無之霸主。」

頓時,姬玄身體上下,無盡的天道演化,神意蕩漾,浩浩蕩蕩,席捲而去。

「這便是神級功法嗎。」場外的天旭將軍看到那激蕩在虛空中的力量波動,心中一震,「所有天旭大陸的人,保護好這個少年,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他,不然便是格殺無論。」

聽到自己將軍的命令眾多的天旭大陸人都是齊聲道,「是。」

不過,就算是這樣,一些隱藏在人群中的高手,也是忍不住要出手的,因為,神級功法的誘惑太大了,只要是可以得到神級功法的話,對於自身的境界的提升,便是有著天大的好處,到時候,如果是參悟天道的演化,那就是可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神尊。

咻咻咻,一陣破風而去的身影暴掠而去,直朝著盤坐的繼續而去。

一些早就是在一幫阻攔旁人搗亂的,天旭大陸人,立刻也是爆射而出,阻攔偷襲。

瞬間,高空中,一場廝殺在所難免,激蕩的玄勁波動讓姬玄的眉頭一皺,面色一沉,對於會出現這種情況,他是早就預料到了,不過卻是沒有絲毫的辦法,如果這些傢伙執意要搶奪的話,他也是沒有辦法。

不過這時,他卻是隱隱的感覺到自己的神印中,隱隱的有著一絲神念流露而去,悄然之間,便是有著一種奇異的功法演化。 碼字不容易,賞點花花吧「

隨即,口中便是不由自主的說道,「通通給我退下,我乃是太虛神皇,你如果是在打擾我的話,只有把你們一個個,通通斬殺。」這句話雖然是從姬玄的口中說出的,但是自己身體中的神尊說的話

轟隆隆,如同要統治世界的聲音,在虛空中回蕩,

「好強大的力量,難道這個小子真的厲害到了這樣的地步。」

「這是什麼,真的是一個神靈,降臨人間嗎,」

「我怎麼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要臣服,看來這或許真的是太虛神皇的降臨。」

這樣嘈雜的聲音過後,姬玄眉頭一皺,手中的長劍便是一抖,一股狂猛的玄勁波動便是爆沖而起,一道如同光柱一般的衝擊波,頓時,將懸浮在高空中的一個中年武士當場格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