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楚蕭先生,您大駕光臨是有什麼事情么!」斯特蘭奇**師直言不諱地開口問道。

Home - 未分類 - 「那麼,楚蕭先生,您大駕光臨是有什麼事情么!」斯特蘭奇**師直言不諱地開口問道。

「我說過了,我的事情等我們吃完飯再聊,」楚蕭指了指斯特蘭奇碗里快要被水泡脹了的的餃子,「不管哪個世界的文化,浪費糧食都是不好的事情。」

斯特蘭奇看著自己吃剩下一大步的餃子,

無奈地只要再次拿起一旁的筷子,熟練地像一位地地道道地華人一樣,夾起一枚餃子,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丟入自己的嘴中。

嗯?!

好吃!

比用叉子吃起來好像真的好吃了呢!

這麼神奇?!

哈?!

「這樣的吃法,才是有靈魂的吃法嘛!」

楚蕭笑著舉起自己的筷子,解決著自己碗里的餃子。

很快的,

兩人面前的餃子被吃的乾淨,

連那份濃湯也被喝的乾淨。

楚蕭招招手,喚來服務員。

「先生,您們是一起的么?!」

「是啊!一起!」楚蕭微笑道,

「那麼,兩份餃子一共是二十美金請問您是現金,還是刷卡?!」

楚蕭指了指對面的斯特蘭奇**師,

「我請客!他付錢!」

「」服務員。

「」斯特蘭奇**師。

「您們要不aa制?!」服務員善意地提醒道。

「不!」楚蕭搖搖頭,「吃餃子怎麼能aa制呢!你說是不是斯特蘭奇先生。」

「哈!?」斯特蘭奇一臉無奈地點了點頭,從西裝口袋中拿出錢包付了錢,

等服務員走後,低聲地向楚蕭問道。

「你差這一頓飯錢么?!」

「不差啊!」楚蕭笑道。

「那你剛剛是什麼意思?!」

楚蕭聳聳肩,

「我身上沒錢!」

「沒錢你出來吃餃子?!」

「我本來是計劃吃霸王餐的既然你來了,怎麼能讓飯店虧了呢,畢竟人家是小本生意。」

我信了你的鬼!

斯特蘭奇**師一臉嫌棄。

–上拉載入下一章s–> 可是出乎姜君明的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光腦幻化的小女孩的表情有些僵硬的看著他,似乎在想什麼。這已經是姜君明這次見到光腦之後第三次看到她有這種表情了,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過了一會,小女孩取下眼鏡,揉了揉眼睛。這個動作簡直太人性化了,姜君明覺得很有意思。按說光腦幻化的小女孩應該和羽蛇一樣,都是純能量體,眼鏡對她來說,根本就是一種裝飾,能做出這種動作,說明光腦用人類情緒思考問題、行為方式的程度已經很深了。

「接下來……」小女孩有些遲疑的說道。

姜君明一愣,還沒完?平時自己在光腦中該得到的好處都已經全了,怎麼還有呢?但是看光腦的樣子,又不像是在和自己開玩笑。以她做事情的方式,直接把自己「踢」出去也就是了,犯不上做出這種表情。在姜君明的想象中,光腦做表情也是需要消耗優質能量的。

可是她究竟想要做什麼?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我也不知道現在做到底是不是時機。」光腦幻化的小女孩有些猶豫的說道,「你知道,每一種智慧生物的思維的過程都是混沌的,也就是說幾乎類似於整個宇宙一樣,是無限的。」

「你們那個時候,探索宇宙,宇宙還是無限的?」姜君明見光腦吞吞吐吐,說些不著邊際的話,很奇怪。

「你們地球所在的宇宙當然是有限的,但……怎麼說到這裡了?」光腦瞪了姜君明一眼。然後想了想自己剛才說到哪裡,繼續道:「智慧生物的身體組成,類似於宇宙。向極大處思考。便是宇宙。向極小處思考,就是微觀的細胞、分子、原子這樣的粒子。每一個微觀的粒子都可以認為是一個宇宙,這個說法你理解吧。」

「我理解你說的每一個字,但是合在一起,我就不知道你到底要和我說什麼了。」

「粒子之間相互作用,在冥冥中一種力量的驅使下,有很多很偶然的因素導致每一個智慧生物的生命都變的不一樣。每一個智慧生物的思想都難以把握到最細微的地方。就算是我恢復到了最佳的狀態,打開所有的資料庫,也無法想到你心裏面到底在想什麼。」

「綜上所述。我只是在感慨你為什麼會選擇精神力進行提升,而不是力量、敏捷這樣的戰鬥方式進行提升。」光腦幻化的小女孩繞了無數的圈子之後終於說到了她要說的事情。

「那然後呢?」

「我也很好奇,你選擇的路,從遙遠的將來的角度來講。是很強悍的。怎麼讓你明白呢?換一個簡單的說法。毀滅一個生命要比拯救一個生命更容易。我回想你最近做的事情,那些被你拯救的生命,有的會一直記著是你拯救的他們,會一直感謝你,有的會忘記,但不管怎樣,這些思想上的波動,都是轉化成『優質能量』的最基本的元素。喜悅的確要比恐懼更容易轉化一些。」光腦幻化的小女孩越說越快。彷彿她也在進行著一場思辨,只是她說的話姜君明都聽不懂。

「能直接說你還想要做什麼嗎?」姜君明問道。

「真是……」光腦幻化的小女孩看著姜君明。有些惋惜,有些遺憾,有些憤怒,到了最後,所有的感覺和表情都匯成了瞭然。

「這麼好的機會,你居然不想聽,那好吧,我直接說要做什麼。」光腦幻化的小女孩走到工作台前,背對著姜君明說道:「你來看。」

姜君明很好奇,走到工作台前,見光腦面前有一個載玻片,中間是一滴新鮮的血液。看這樣子,就像是自己在凱昂議員家裡分析碧萊斯的血液的時候一樣。

她到底想要做什麼?姜君明很奇怪,難道是要回放一下當時的場景?

「這次不是要你學什麼,你也不會馬上從這件事情上得到切實的好處,你還願意做嗎?」光腦看著那滴血液,問道。

「如果你需要,那我就做唄,沒什麼的。」姜君明無可無不可的說道。

「你看,這是一滴人類的血液。血液是由細胞和液體兩種物質構成,液體,你們也叫做血漿。細胞分為紅細胞、白細胞、血小板。當然,更具體的分類我們先不要管,要不然你會更迷糊。」光腦幻化的小女孩似乎終於拿定了主意,語氣平淡的說道。

姜君明覺得奇怪,血液中的細胞還有血紅蛋白,嗜酸……自己知道的至少都有十多種,而光腦幻化的小女孩說的卻這麼簡單。側頭看著光腦幻化的小女孩,她帶著黑框眼鏡的側臉上隱若透出一種……一種狂熱的表情?

姜君明覺得自己看錯了。光腦並是不在和自己對話,那麼她表達出狂熱的表情是在給誰看呢?難道說是她自發的一種情緒?

「其實,不管是體液還是細胞,分解到最後,都會變成最基本的組成形式——粒子。你要做的事情不是在粒子的層面上,而是無數的粒子構成了血液之後,就是這一滴鮮血,它並沒有活性,是人造血。你也知道,人造血有很多的弊端。」

「人造血?」姜君明下意識的反問了一句,是吧,人造血在自己來的那個年代,還是一種最為前沿的科技。組成血液,並不難,但就像是器官移植一樣,對於人體的奧秘還沒有完全解答的科學家們製造出來的人造血並不能完全發揮出來血液的全部功能和作用。所以自己來的那個世界里,失血多的病人的治療還是靠大量的補液、輸血來治療。

「是的。」 情劫難逃 光腦幻化的小女孩說道:「這就是人造血,它現在並沒有活性,你需要做的是讓它『活』過來。」

「我要怎麼做?」姜君明問道。

「具體的道理,我不給你講解了。因為那是另外一回事,你需要用你的精神力去體會這滴鮮血裡面的所有組成成分,然後找到中間的關鍵點,注入『優質能量』。你把這一滴鮮血看成是一台精密的計算機就好了,找到它的開關,然後啟動它,讓它『活』過來。」光腦幻化的小女孩的手揮舞了一下,好像是指揮著千軍萬馬的將領在號令著手下的軍隊進攻一樣。

姜君明的腦海里忽然出現了一個詭異的念頭,讓一個沒有生命的物體能「活」過來,這種事情難道就是……

還沒等姜君明從錯愕中緩過味來,光腦幻化的小女孩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道:「去做吧,我在一邊看著。」

姜君明迷茫、不解。她到底要做什麼!

腦海里的混亂的想法一閃即逝,姜君明隨後笑了笑。管她要做什麼,光腦需要,或者是因為她太無聊了,想要玩一玩,自己陪著也就是了。

有些事情,自己根本想不明白的,就像是現在要做的事情。按照光腦說的去做吧。

姜君明轉念之間用精神鏈接召喚羽蛇,用羽蛇當做放大鏡去觀察那一滴鮮血。

羽蛇這次被光腦改造過之後,連視野也變得更加精細。如果說從前的羽蛇是能放大一千倍的顯微鏡,現在的羽蛇則變成了放大一萬倍的顯微鏡。當然,這只是一種比喻,具體放大多少,姜君明自己也不清楚。

不斷的放大羽蛇「看」到的東西,姜君明竟然發現自己進入了細胞內部,看到了類似於星空的場面。數不清的基因纏繞著,旋轉著,在自己四周來迴轉動。

「你看到的太細緻了,不用在那個層面。放大視野,進入血液的組成就夠了。」光腦幻化的小女孩在一邊淡漠的說道。

「哦。」姜君明想起來光腦說過,要自己在血液的細胞組織結構中找到最關鍵的點,「啟動」這滴鮮血。

放大羽蛇的視野,姜君明從那個微觀玄妙的基因的世界里走出來,眼前像是在凱昂議員家看碧萊斯的鮮血一樣的場面。紅細胞、血紅蛋白、血小板、巨型嗜酸顆粒,無數的細胞在遊走著,就像是點綴在浩瀚的星空中點點繁星一樣。

純能量體的羽蛇穿行在數不清的細胞中,就像是一艘宇宙飛船穿梭在浩瀚的星空中一樣,周圍一片蒼茫,姜君明哪裡能分辨出來光腦所說的那個需要啟動的「點」到底在何處。

「再放大一點。」光腦說到。

還是不行啊,姜君明忽然覺得在這種層面上,羽蛇真的不是很好控制。或者說是自己還不知道究竟要看到什麼。光腦幻化的小女孩說的很含糊,非常模糊,那個啟動的點到底是什麼?到底在哪裡?

姜君明又把羽蛇的視野繼續放大,反覆調試了很多次,一直到有幾百個血液中的細胞在自己的視野里才算好。能一目了然的觀察上百個細胞,這已經是姜君明的極限了。觀察的範圍再大的話,就看不清楚了。

可是……光腦幻化的小女孩說的那個點到底在哪裡?

姜君明觀察了這些細胞之後,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未完待續。。)

ps:考慮三更了 繼續移動羽蛇,觀察下一個視野里的細胞。連續觀察了很久,姜君明倒是沒有厭倦的感覺,可是姜君明在心裡盤算了一下,按照自己的這個速度去觀察的話,要是想找到那個「啟動點」,所需要的時間是一個天文數字!

那自己要怎麼辦?

抬起頭,姜君明茫然的看著光腦幻化的小女孩,不知道該怎麼辦。

「唉。」小女孩嘆了一口氣,也很無奈的看著姜君明,說道:「也不怨你,你的精神力剛剛得到提升,你還沒熟悉具體的應用。你這樣,像是在製作藥劑的時候一樣,把用感知敏銳去體會這滴鮮血中蘊含的東西。」

煉製藥劑的時候,姜君明在光腦給自己附加了感知敏銳的被動能力以後,能清晰的覺察到藥劑中能夠承載優質能量的載體物質,也就是煉製過程中出現的有效成分。但那是一個更大的層次上感覺到的,而不是在某一個細胞分解開,要找到其中某一個「啟動點」。

也就是說,從前是要覺察到一個或是很多細胞的結合體,附加上優質能量也就夠了。而現在,自己要找到數量眾多的細胞中的「啟動點」,中間的難度完全不可以道里計。

不過光腦說可以,那自己試試看吧。

姜君明隨後開始「感知」這一滴鮮血。

當他的精神力進入到鮮血里以後,羽蛇並沒有保持顯微鏡的形態,而是隨著姜君明的精神力進入到血液中。純能量體的羽蛇彷彿和姜君明的精神合為一體。在姜君明的精神力外加上了一個罩子,或是一個放大的儀器,讓姜君明的感知能力變得更加敏銳。更加細膩。

姜君明試著在一種混沌的情況下去感受血液中的情況。但是每一次想要感知具體細節的時候,他都會像是在剛剛的夢境中一樣,想要去看看那兩個女人,卻總是看不清楚。而當他沒有想的時候,卻看到了。

這是一種無法言明的感受,姜君明試了無數次,每一次都以失敗告終。

而光腦幻化的小女孩也沒有再說什麼。彷彿她也知道姜君明在做的事情有多難。她只是在靜靜地看著,冷靜而又淡漠。

經歷了無數次的失敗之後,即便堅韌如同姜君明。也有些灰心。這不是自己努力就能完成的。每次自己想要努力的感知的時候,一切都像是距離自己那麼遙遠,一切都不可觸摸。到底要怎麼做!

姜君明忽然覺得自己很累,在光腦的半位面里。這是自己第一次有疲倦的感覺。雖然姜君明感覺到自己的體力和精神力都很飽滿。但那種無力的疲倦出自心內深處,讓自己無力掙脫。

這是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完成一件事情的時候才會出現的疲憊感吧,姜君明心裡想到。難怪光腦說現在這件事情自己很難做到,或許自己根本做不到吧。

想著,姜君明被內心深處的疲倦感拖入了一種玄妙的狀態中。類似於冥想的狀態,姜君明沒有特意的去觀察周圍的血液中的組成成分,但一切都歷歷在目。就算是看到了,姜君明也只是心中一動。小心的不去破壞這種狀態,繼續保持心中的安靜。用精神力去「感受」那些細胞之間存在的微弱的動力。

如果把這一滴鮮血當做是一台精密的儀器,生物機器的話,那麼它現在是靜止的,還沒有開始運轉。

姜君明恍惚中能夠感受到如果人造血全都是這樣的一種組成成分,即便是輸入到人體中,血液也沒有活性。血紅蛋白也無法攜帶氧氣,無法和身體組織進行血氧交換。

成分是一樣的,但它們現在是「死」的,是靜止的,所以只能當做血漿用,而不能當成是真正的鮮血。

原來是這樣,姜君明第一次明白了光腦幻化的小女孩說的是什麼。這時候,姜君明沒有去想該如何啟動這滴鮮血,整個人都沉浸在這種狀態裡面,沒有特意的去感受,卻又無時無刻不在感受著數不清的血液中的細胞之間相互的作用。

它們雖然看上去是雜亂無章運動的,但是姜君明感覺到它們之間有一種微妙的力量作用。這種相互之間很弱的力量卻像是有一種奇妙的聯繫,姜君明感覺到這種聯繫只要一起動,整個「世界」就會變得鮮活起來。

感受著這種若有若無,微弱到了極點,但卻有真實存在的聯繫。它不可觸摸,不可預知,但卻隱約有某種規律可循。

沉浸在這種感受中,姜君明忘記了時間的流逝,忘記了自己是在從前的那個世界,還是這個魔法與神術的世界,亦或是光腦的半位面。在姜君明的面前,只有這一滴鮮血的世界存在。

一花一世界,在姜君明的面前,的確是這樣的。

終於,姜君明從無數如同亂麻一樣的力量中找到了中間的一個節點。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要是自己把力量注入到這個節點中,整個「世界」就會變成一個截然不同的,嶄新的美麗新世界。

無悲無喜,姜君明漠然的感受到那個「啟動點」的存在,然後把一絲「優質能量」注入到這個節點裡面。

那一瞬間,在「優質能量」進入節點的一瞬間,浩瀚的星空原本一片沉寂,帶著些冷冷的死一樣的冰冷。但「優質能量」進入以後,從天空的某一個點開始亮了起來,亮光在血液的無數細胞之間迅速穿梭,飛快的移動,一枚枚星辰一般的星星被亮了起來。

這個過程如此迅速,以至於姜君明都沒有反應,在一瞬間后,整個血液里一片光明。光明過後,這一滴血液又恢復到原有的模樣。但是姜君明卻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鮮血中透出一股莫名的「生機」。

點亮星空,讓浩瀚星河活了過來。細微到了極處,便是整個宇宙。這種思辨姜君明並不感興趣,但是他的確真的感受到了那種盎然的生機出現在這一滴血液裡面。

做到了!姜君明很振奮的揮舞了一下拳頭。這一次,姜君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用了多長時間去找到這個節點所在。但找到了一次,姜君明有一種感覺,要是再讓自己做這件事情的話,或許只需要一瞬間就可以了。

看著載玻片上的那滴血液,姜君明輕輕噓出了一口氣。回想當時光腦和自己說的話,自己到現在也不明白光腦這是在做什麼。

難道讓自己配製新鮮的血液,以後好給病人輸血?差不多是這個原因吧。但是光腦的表情裡帶著的說不出來的情緒讓姜君明覺得似乎並沒有這麼簡單。

「是這樣吧。」姜君明輕聲說道,側頭看向光腦。

當姜君明轉過頭的時候,一下子愣住了。光腦的空間好像經歷著一場地震一樣,六面長方體的空間正在不斷的震動。包括四周的光屏,面前的工作台,旁邊的鍋爐都在不斷的扭曲改變。

這是光腦要把自己攆出去了吧,姜君明心裡猜想到。可是姜君明卻並沒有從睡夢中醒過來,而是在不斷劇烈波動的光腦中站著,親眼目睹著光腦空間正在不斷的改變,重組。一切都在不斷的變化,視野也被扭曲,看的不是非常清楚。

不過這個過程很快就結束了。當光腦的六面長方體空間結束重組之後,整體的風格為之一變。不再是之前那種高科技的超現代的布局模式,整個空間變成了姜君明印象中十七世紀歐洲的房間模樣。

鍋爐變成了暖爐,裡面燃燒著黑紅的火焰。周圍也不是鋼鐵的建築,而變成了磚瓦堆起來的壁爐的外壁。一塊暗紅色的地毯鋪在壁爐前,一張老舊的搖椅擺放在地毯上。而光腦幻化的小女孩坐在搖椅上,蓋著一塊灰色的毛毯,輕輕搖晃著椅子,看上去像是一個老婦人,在下午茶后正在打盹,打熬時光。

光腦幻化的小女孩看上去也成長了一些,變得更加嚴肅。見姜君明回頭看向自己,她優雅的笑了笑,說道:「你做的很好。」

光腦幻化的小女孩坐在搖椅上,腿上蓋著灰色的毯子,在壁爐邊烤著火。說完后,見姜君明很奇怪的四處打量著這個新的空間,或者說是空間變成的新的模樣,笑了笑,也沒說什麼。

姜君明看到在屋子的一側是一排書架,書架是實木打造,打掃的很乾凈,一塵不染。木質的書架看樣子應該經常有人上下取書,邊緣被摩挲的灰白髮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