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記住了。」

Home - 未分類 - 「嗯,我記住了。」

……

從監獄出來,天氣不熱,但沈伊人卻出了一身冷汗,根據觀察,很顯然,媽媽的精神上出了一點問題,但監獄里卻從來沒有報告過,所以,是誰給監獄打了招呼?

沈未晞?傅錦寒?

沈伊人攥緊了拳頭,如果是真的,她要怎麼才能對付傅錦寒?

莫勁霆么?

那個男人似乎比傅錦寒更危險,至少傅錦寒不會無緣無故的傷害人,但莫勁霆不一樣,以前不知道他是誰,現在基本已經知道了他,一個在邊緣地帶混的人,怎麼能長久?他的家族在以前是比較顯赫,但跟正派是根本不搭邊,全是歪門邪道。

這樣的家族,她看不上。

所以,只剩下了帝都四公子,這是唯一的突破口。

……

學校的課比較輕鬆,趕著時間回到學校,沈伊人去了沈未晞所在的班級,沈未晞在認真聽講,說實話,她安靜的時候,她承認確實有幾分姿色的。

740

她悄悄的走進去坐到後排聽講,沒有人能理解她,自己班上的課不上,跑到別的班來上課,是不是吃多了,林微微就是這麼認為的。

林微微:你沒來上課?

沈伊人:我在沈未晞班上

林微微:你去幹什麼?給她加油打氣么?

沈伊人:想得美,我就是來看看,順便看著她,說不定就能想到對付她的方法了,不如你也來,我們一起想對策?

那邊停頓了很久,林微微才回復:過來了。

放下手機,沈伊人手撐著臉裝作在聽講,雙眼卻盯著沈未晞的背影。

沈未晞感覺到了凌厲的視線,非常的不友善,她趁撿筆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眼眸一沉,沈伊人真的是陰魂不散,上個課也不安生,她自己也是同級的學生,不好好上課,天天盯著她幹什麼?

沈伊人對著她微微笑了笑,只是那笑意不達眼底。

沒過一會兒,林微微走了進來,坐到了沈伊人的身邊。

兩個人低聲交談著,雖然聲音很小還是打擾了周邊的同學。 沈伊人知道她罵的是誰,但她沒什麼感受,本來和徐驚鴻就沒交集,更是不認識她,反而是沈未晞,這才是她最大的威脅,當然,她知道常素媛心裡的傷疤,也不敢上前去戳破。

「你這樣去做……」說完,她冷聲問,「記住了嗎?」

沈伊人點點頭,「記住了。」

「嗯,至於帝都其他幾個公子,先不急,你按照自己的節奏來,不要聽你爸爸瞎指揮。」說到這個男人,常素媛就恨得牙痒痒,坐監這麼久,這個男人一次就沒來看過他,是覺得她是傷害了他的心上人,所以對她這個妻子,就不屑一顧了么?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

沈伊人看著她的眼睛,又變成了惡毒的黑色,對上一眼都會讓人不經意的打冷顫。

「媽媽。」她輕輕的喚了一聲,原本雙眼沒有焦距的常素媛又恢復了正常,剛才她的樣子實在有點瘋狂讓人覺得像是隨時會發瘋似得。

沈伊人心裡頓時生氣警惕,她不想要一個神經病媽媽,那樣對她來說不是什麼好事。

「我說的你都記住了,還有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你得有自己的節奏。」

「嗯,我記住了。」

……

從監獄出來,天氣不熱,但沈伊人卻出了一身冷汗,根據觀察,很顯然,媽媽的精神上出了一點問題,但監獄里卻從來沒有報告過,所以,是誰給監獄打了招呼?

沈未晞?傅錦寒?

沈伊人攥緊了拳頭,如果是真的,她要怎麼才能對付傅錦寒?

莫勁霆么?

那個男人似乎比傅錦寒更危險,至少傅錦寒不會無緣無故的傷害人,但莫勁霆不一樣,以前不知道他是誰,現在基本已經知道了他,一個在邊緣地帶混的人,怎麼能長久?他的家族在以前是比較顯赫,但跟正派是根本不搭邊,全是歪門邪道。

這樣的家族,她看不上。

所以,只剩下了帝都四公子,這是唯一的突破口。

……

學校的課比較輕鬆,趕著時間回到學校,沈伊人去了沈未晞所在的班級,沈未晞在認真聽講,說實話,她安靜的時候,她承認確實有幾分姿色的。

740

她悄悄的走進去坐到後排聽講,沒有人能理解她,自己班上的課不上,跑到別的班來上課,是不是吃多了,林微微就是這麼認為的。

林微微:你沒來上課?

沈伊人:我在沈未晞班上

林微微:你去幹什麼?給她加油打氣么?

沈伊人:想得美,我就是來看看,順便看著她,說不定就能想到對付她的方法了,不如你也來,我們一起想對策?

那邊停頓了很久,林微微才回復:過來了。

放下手機,沈伊人手撐著臉裝作在聽講,雙眼卻盯著沈未晞的背影。

沈未晞感覺到了凌厲的視線,非常的不友善,她趁撿筆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眼眸一沉,沈伊人真的是陰魂不散,上個課也不安生,她自己也是同級的學生,不好好上課,天天盯著她幹什麼?

沈伊人對著她微微笑了笑,只是那笑意不達眼底。

沒過一會兒,林微微走了進來,坐到了沈伊人的身邊。 「好啦好啦,我們都會幸福的,誰敢阻擋我們倆幸福,我詛咒她三生三世都得不到幸福。」白樺哈哈笑道。

沈未晞也跟著笑了起來。

傅錦寒挑眉,眼神又黑又沉,想想還真挺多人想組織他和未晞的幸福的。

白樺上了保姆車,由司機送回白家。

沈未晞走向傅錦寒,歪著腦袋笑了笑,「你幹嘛不說話?在想什麼?這臉色……是誰得罪你了?」

下一秒,就見男人的眼眸瞬間溫和寵溺起來,緊緊握住她的手說,「我不讓別人阻止我們兩個,你放心。」

「你說的這件事啊,我沒放在心上啊,我想和誰在一起,喜歡誰是我的自由,誰也管不著,除非你移情別戀了,那我也不會挽留的,逝去的愛情,我不會去做任何卑微的挽留,因為不值得。」

「瞎想。」傅錦寒輕輕的彈了彈她的額頭。

「我才沒有瞎想,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記你嗎?所以我得做好心裡準備。」沈未晞的眼裡閃過狡黠的光芒,對於這個男人的感情與當初的顧懷修是不一樣的。

對顧懷修是青少年時期的衝動,對於傅錦寒,是她從心感受的愛,沒有衝動,而是從心出發,愛的有多深沉,她不敢保證,但她知道,這個男人大抵是她這輩子遇到的最好的一個男人了。

「選擇權不在我這裡,在你這裡,這輩子你只會是我的妻子。」傅錦寒攬住她的腰,低眸鄭重的說道。

沈未晞抿了抿唇,微微一笑,「不要說的這麼嚴肅嘛,反正現在我是不會放開你的,誰要是敢來跟我搶你,我一定會對她不客氣。」

這話成功逗樂了傅錦寒,男人低低啞啞的笑了笑,在她的額頭輕輕的wen了wen,「走吧,今天回傅宅。」

「哦,我已經好久沒見到文阿姨了。」

「她也想你了。」

「嗯,那我們快點吧。」

……

回到傅宅的時候,傅老爺子不在家,只有文殊英和傭人在花園裡澆花,看到沈未晞和傅錦寒時,高興的直接把水壺忍了,直接撲了過來,想要抱抱傅錦寒的,可傅錦寒只微微轉身就偏離了方向。

文殊英不得不改道,直接抱住了沈未晞。

沈未晞有些驚訝,以前也沒見文阿姨熱情成這個樣子,是有什麼喜事發生么?

她試探著抬手回抱住文殊英,低聲問,「文阿姨,你遇到了什麼喜事么?」

「啊,不是,見到你們不就是喜事嗎?」

文殊英彎唇笑著,鬆開沈未晞,整理了一下儀容,又去看傅錦寒,嘆息一聲,「兒子長大了是一點也不親了,躲我躲那麼遠幹什麼?」

傅錦寒挑眉,對她的話彷彿沒聽到。

「哎,好吧,你就是個冷情冷性的,我也不知道像誰。」文殊英抱怨了兩句,挽著沈未晞的胳膊走進主宅,「你們回來的剛剛好,我讓廚房多加幾個菜,你先在這裡坐會兒,我去換身衣服。」說著,文殊英上樓。

沈未晞坐在客廳,忽然一條大狗沖了進來,看到傅錦寒只搖尾巴,嗯哼嗯哼的叫著。 「好,看我說幾句,你長篇大論的,生怕我不同意。」姜毅對她一向是寵溺的,其實只要她想,他願意在背後做任何事情,只為支持她的決定。

不過,想到未晞在乎他的感受才解釋這麼多,心裡又有了暖意。

「行,既然都同意,我也沒意見,反正我是百分百支持未晞的,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想怎麼樣,我就克服一切困難為你去辦到。」

「嘖嘖嘖,我酸了。」白樺端起一杯咖啡差點沒噴出來,強行咽下,緩緩搖頭。

「你酸什麼酸,我會為未晞做到的,你不會?」

「當然會,我會做的比你更好。」

「嗯,拭目以待。」

「草,姜毅,你套我話,怎麼,是想個我PK嗎?」

姜毅卻是像看神經病一樣看她,「你太爭強好勝了,我們兩個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她好,說說氣話,不是么?」

「哼,你知道就好。」

沈未晞摸摸鼻子,嘿嘿笑了兩聲,「哎呀,有你們兩個摯友,我真的是太開心了。」

接下來,幾個人探討了後續工作計劃,並且在《少帥》播出后,有針對性的計劃。

……

從工作室出來。

沈未晞和白樺剛走到樓下,白樺將她的肩攀住,「去我家?」

只是,沈未晞還沒回復,就聽到另外一道磁性的聲音,「未晞。」

幾人轉頭就看到傅錦寒坐在賓利車裡,車窗已經搖下,露出了他那張能勾人心神的臉。

沈未晞對白樺咧嘴一笑,「改天吧。」

「哎,重色輕友,自從有了傅錦寒,我這個閨蜜的越來越不重要了。」

沈未晞抱抱她,在她的耳邊低低的道,「小白,你也會得到屬於你的幸福,相信我,堅持下去。」

她沒說堅持什麼,但白樺的眼睛突然就紅了,對於慕煜的心思,沒幾個人知道,未晞從來不拆穿讓她難看,但總是鼓勵她去追求屬於她的愛情,真的是,明明很普通的話,她為什麼覺得好煽情啊。

「好啦好啦,我們都會幸福的,誰敢阻擋我們倆幸福,我詛咒她三生三世都得不到幸福。」白樺哈哈笑道。

沈未晞也跟著笑了起來。

傅錦寒挑眉,眼神又黑又沉,想想還真挺多人想組織他和未晞的幸福的。

白樺上了保姆車,由司機送回白家。

沈未晞走向傅錦寒,歪著腦袋笑了笑,「你幹嘛不說話?在想什麼?這臉色……是誰得罪你了?」

下一秒,就見男人的眼眸瞬間溫和寵溺起來,緊緊握住她的手說,「我不讓別人阻止我們兩個,你放心。」

「你說的這件事啊,我沒放在心上啊,我想和誰在一起,喜歡誰是我的自由,誰也管不著,除非你移情別戀了,那我也不會挽留的,逝去的愛情,我不會去做任何卑微的挽留,因為不值得。」

「瞎想。」傅錦寒輕輕的彈了彈她的額頭。

「我才沒有瞎想,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記你嗎?所以我得做好心裡準備。」沈未晞的眼裡閃過狡黠的光芒,對於這個男人的感情與當初的顧懷修是不一樣的。 「好,看我說幾句,你長篇大論的,生怕我不同意。」姜毅對她一向是寵溺的,其實只要她想,他願意在背後做任何事情,只為支持她的決定。

不過,想到未晞在乎他的感受才解釋這麼多,心裡又有了暖意。

「行,既然都同意,我也沒意見,反正我是百分百支持未晞的,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想怎麼樣,我就克服一切困難為你去辦到。」

「嘖嘖嘖,我酸了。」白樺端起一杯咖啡差點沒噴出來,強行咽下,緩緩搖頭。

「你酸什麼酸,我會為未晞做到的,你不會?」

「當然會,我會做的比你更好。」

「嗯,拭目以待。」

「草,姜毅,你套我話,怎麼,是想個我PK嗎?」

姜毅卻是像看神經病一樣看她,「你太爭強好勝了,我們兩個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她好,說說氣話,不是么?」

「哼,你知道就好。」

沈未晞摸摸鼻子,嘿嘿笑了兩聲,「哎呀,有你們兩個摯友,我真的是太開心了。」

接下來,幾個人探討了後續工作計劃,並且在《少帥》播出后,有針對性的計劃。

……

從工作室出來。

沈未晞和白樺剛走到樓下,白樺將她的肩攀住,「去我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