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竟然是位傳奇境的強者,滿臉是笑,向著四周做了個團揖。

Home - 未分類 - 那人竟然是位傳奇境的強者,滿臉是笑,向著四周做了個團揖。

「各位前輩、同道,我知道大家都討厭我,因為我一上來,必然是半天廢話……」

陸昊不禁莞爾一笑,這位主持倒是有趣,先將自己貶了一通。

不過貶歸貶,他的廢話卻是半句也不肯少。

介紹了一番拍賣會的規模,又點了幾位著名的強者前輩,中間少不得調侃自己。足足兩刻鐘之後,這傢伙才進入正題。

「諸位手中,都有今天的拍品目錄了,現在開始第一項……」

第一件寶物就是迷時之砂,很快一顆晶瑩剔透的砂粒被呈了上來,遠遠看去和普通砂粒沒有什麼區別。

陸昊用洞幽靈眼看了看,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不知道這是不是蘊含了時間法則的時之砂。

「起價五千靈晶,一百一加,各位開始!」那位主持這次沒有什麼廢話,直接叫道。 拍賣場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終於有人開口叫價了。

「五千五百。」

叫價者不是包廂中人,而是來自於普通座位,這裡能夠拿出五千五百靈晶,讓周圍的人都有些側目。

「是天海商會,哈哈,他們叫價,不是真要此物,而是來這裡打響招牌。」

陸昊的神念,哪怕是在這包廂之中,能夠可以聽到普通座位中眾人的議論。

有這天海商會的人帶頭,接下來叫價的多了,不一會兒,價格就抬到了九千靈石,並以此價成交。

第二件物品,是一部功法,陸昊在武神宮中見過二百七十萬多種功法,他這些年看過的也有千部之多,所以對功法都麻木了。

但對大廳里的散武者、小宗門來說,這裡可能是他們少數能接觸到高級功法的地方。

所以這部功法的爭奪更為激烈,叫價了三十餘次,最後才結束。

陸昊都有些瞌睡了,那個苑嫻有些詫異地看了他一眼。

接下來連著五件拍品,都沒有引起陸昊的興趣,直到第八件,陸昊才坐正身軀。

因為這一次拍賣的是他拿出來的月光鐵。

「諸天星域中,月光鐵是最稀少的金屬礦之一,在煉器上,它用途極廣,是好幾種大型煉器的必需之物,這裡有一塊月光鐵,重十五斤,底價一千靈晶。」

比起此前的物品,月光鐵的價格要低得多,這是因為月光鐵並不能直接增加武者戰鬥力。

但對於煉器師來說,月光鐵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材料,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能派上大用場,因此還是很受歡迎。

叫價的人很多,很快就叫到了兩千靈晶,這個價格,已經讓陸昊相當滿意了。

但就在這時,一個包廂之內,突然有人開口:「五千靈晶。」

一口氣加了三千靈晶!

而且這還是包廂中的貴賓們第一次出價,此前拍賣的東西,他們都沒有出價。

這一下,整個拍賣場都安靜下來,陸昊聽到這個高價,不但沒有歡喜,反而有些擔憂。

月光鐵不值這麼高的價格,事反常必妖,對方把價目抬到這個地步……有問題!

「八千靈晶。」

陸昊還沒有仔細想,就聽到有又人淡淡地說道。

開始開口的是三十號包廂,現在是三十一號包廂,兩個包廂正好相鄰。

這下大廳里「嗡」的鬧了起來,眾人都在東張西望,想要知道為什麼有人會給月光鐵開出這樣的價格。

拍賣場後台,那位博大師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看來傳聞是真的,邪羽星域之所以一千五百年都沒有見到月光鐵,是有人在故意壟斷月光鐵!」

「三十號包廂的客人是天機門,三十一號是天凌星域的玉樞宗。」有人在旁邊提醒他道。

「都是煉器大宗門啊……」博大師倒吸了口冷氣。

這兩個宗門,分別是邪羽星域與天凌星域最大的煉器宗門,兩個星域幾乎所有大型飛梭,都是來自這兩個宗門。

包括他們拍賣場里的許多東西,都是從天機門訂的貨。

「月光鐵在煉器上,恐怕能派上大用場!」博大師喃喃地說了一聲。

而此時,拍賣場中,拍賣師已經三次喊價了。天機門沒有繼續加價,這塊月光鐵,就成了天機門之物。

這也是到目前為止,拍出價格最高之物。

「價格太高了。」陸昊喃喃說了一聲。

旁邊跟著的幾位年輕人相互交換了一下眼色,直到現在,陸昊還沒有叫過一次價,看起來完全是來湊熱鬧的。

月光鐵掀起了一個小高潮,拍賣場的氣氛越來越熱烈,各個包廂也開始出價。唯有陸昊這裡,自始至終,都是一聲不吭。

三十六件拍賣品成交之後,接下來稍稍休息,其實也是供某些宗門做暗中交易。

陸昊不願意出包廂,然而就在這時,他案幾前一塊晶石突然亮了起來,緊接著,他聽到博大師的聲音響起:「寧兄,兩件寶物已經賣出,你能來我這一下嗎?」

這聲音響起時,那五名年輕人都是一愣,而當聽到話語中的意思,他們都訝然地盯著陸昊。

難怪他從不叫價,原來是來賣東西的!

「你們在這裡等我片刻,我先過去一趟。」陸昊吩咐了一句,然後出了包廂。

他這邊才走,那邊五人開始相互使著眼色,最後大夥全看著苑嫻。

苑嫻不動聲色地擺了擺手,似乎是用神念在傳遞什麼消息。

陸昊在門外稍稍停了片刻,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譏笑。

有人來領路,他通過一條隱秘的道路,到了拍賣場後面。

「另外一場,星河砂賣出了一千五百靈晶,加上這一場的八千靈晶,共是九千五百,扣除拍賣場所抽分成,這裡有八千五百五十靈晶。」

博大師遞過來一枚指環,裡面是八千五百五十靈晶,陸昊清點了一遍,然後笑道:「多謝博大師了……你召我來,不知還有什麼事情?」

「想請教一下,你手中還有沒有月光鐵,有客人以不低於這次拍賣的價格,大量收購!」

他說到這時,目光炯炯地看著陸昊,陸昊眉頭一皺:「他們知道是我拍賣的?」

「他們現在還不知道,但那天寧兄太高調了,我們的人不會透露,可當時還有外人在場。」

想到那天還在場的幾人,陸昊只有苦笑。

他原本以為自己拿出的三樣東西,除了水靈果貴重一些外,別的都比較平常,不會引起太多的覬覦,沒有想到的是,結果還是招來了不必要的麻煩。

「對方是誰?」

「天機門,我們邪羽星域最大的煉器宗門。」博大師臉色也有些難看。

天機門提出這個要求,其實是有違拍賣會原則的,只不過天機門勢大,拍賣會不得不做出一些讓步。

「我只有那一塊月亮鐵,這是我找到一位半神境前輩的遺物,在他的遺物中所得。」陸昊道。

博大師沉默了會兒,然後苦笑道:「我這樣回復他們,但願他們能信。」

「他們會信的。」陸昊這一句說得意味深長。

博大師乾笑了兩聲,無論陸昊說什麼,他們拍賣行都已經仁至義盡了。

「博大師如果沒有別的事情,那我就告辭了。」陸昊又道。

他原本是想把苑嫻等人的事情告訴博大師的,但是拍賣行讓他有些心寒,所以就不說了。

那天他高調,還不是拍賣行三位鑒定師狗眼看人低造成的,主要責任,還在他們! 回到包廂,又等了一會兒,拍賣會的下半場開始了。

第一個拍賣的,就是陸昊的水靈果。

水靈果奇特之處在於,服食了此果者,在領悟水之領域和水之法則上,要比別的武者更容易。

對於有意水之領域的人來說,水靈果是大好的東西,而且與月亮鐵、星河砂不同,這可以直接增加武者戰力,所以競價得相當激烈。

最後水靈果以七千靈晶價格出手,足足翻了一倍,這樣的收入,也讓陸昊很滿意。

「你們隨我來。」他起身說道。

苑嫻等五人面面相覷,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陸昊沒理他們,直接走出了門,這五人愣了愣,只能跟上去。

有鑲金玉牌,陸昊在大多數地方都是暢通無阻,很快就到了拍賣會後場,見到了博大師。

「接下來有樣東西是我想要的,但恐怕靈晶不足,所以博大師,能否將水靈果賣出的靈晶先給我?」

陸昊提出這個要求時泰然自若,博大師點了點頭,當即讓人拿來六千三百靈晶。收到這些靈晶之後,陸昊帶著那五人又往回走。

走到半路之時,五人意識到不對:「寧前輩,不是往這邊的,應該往那邊走……」

「不,是往這邊走,對我們來說,拍賣會結束了。」陸昊淡淡地說道。

「什、什麼?」

五位年輕人突然間停住腳步,一個個瞠目結舌。

他們混入拍賣會中,有自己的目的,現在還沒有實現目的,怎麼能離開?

但是,陸昊要離開,他們又能以什麼理由留下?

陸昊回過臉,對他們笑了笑:「走吧,再不走,可就脫不了身啦!」

這話讓這些年輕人更加毛骨悚然,總覺得陸昊話裡有話。

「怎麼辦?」

「這裡暫時不能動手,他不是有鑲金玉牌嗎,出去后把他的鑲金玉牌拿來就是。」當別的同伴向苑嫻問話之時,苑嫻如此回答。

此時她的臉上閃過一絲陰鬱,再沒有開始的恬靜。

陸昊的洞幽靈眼,把這一切都看在眼中,不過他仍然只是一笑。

出了拍賣場,很快便離開鑲金城,眼見陸昊也不是往空港走,苑嫻也無法維持鎮定,她快步上前,將陸昊攔住。

「不管你猜出了什麼,把鑲金玉牌給我們。」苑嫻冷漠地說道。

「既然知道我猜出你們有問題,你還敢來找我要玉牌,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信心。」陸昊搖了搖頭。

「野狗,敬酒不吃吃罰酒!」

隨著苑嫻的這一聲厲喝,頓時九重領域轟然而來,將陸昊整個人都籠罩於其間。

與此同時,苑嫻屏起手指,指尖刷地閃出足有二尺長的寒光,狠狠地剜向陸昊的心臟!

她根本就沒有想到給陸昊留下活路!

陸昊噗的一聲笑,然後向前一步,在眾人震驚之中,擺脫了苑嫻的領域壓制。

「這傢伙……他有這麼強嗎,苑師姑竟然也壓制不住他?」

「糟糕!」

雖然其餘四人實力低微,看不出陸昊這一步的奧妙,但他們對苑嫻的實力很清楚,苑嫻竟然沒有能控制住這個傢伙!

他不是聖靈境,而是傳奇境!

這個念頭才浮起,就看到陸昊一指點在苑嫻的眉心。

「既然你們這麼霸道,那就幫我一個忙吧。」陸昊冷笑了兩聲。

其餘四人才是亞聖境,在他的領域之下,更是毫無反抗之力。

抓個總裁做老公 片刻之後,陸昊飄然而去,這五人卻留在原地,聚在一起,彷彿是在小聲議論。

當陸昊完全消失之後,突然間有空間撕碎的聲音,緊接著,一群武者出現在這裡,將五人盡數包圍起來。

「你們是什麼人?」苑嫻眉頭豎起。

「咦,那個寧慶呢,怎麼只剩這五個小輩……算了,抓起來審問!」

來人目光掃了掃,沒看到陸昊,驚訝地說道。

他們自恃勢力強大,根本沒有把「寧慶」放在眼中,因此一開口,就是捉人。

「想要抓我們?找死!」

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苑嫻看上去文靜秀美的一個女子,脾氣暴劣卻毫不遜色於他們。

陸昊在離開之前,在苑嫻等人神念上做了點手腳,這是他在武神宮學會的新招之一。

所以苑嫻等人毫不猶豫就撲上去,其餘四人倒還罷了,苑嫻不但是傳奇境,而且他的實力比起一般傳奇境更為強大。

猝起發難,殺得對方毫無準備,頓時被她連傷了數人。

但她的同伴實力弱,轉眼間不是被制住就是被擊殺,很快就只剩餘她一人了。

她此時正殺得興起,渾身元氣沸騰,神魂之力也被提升到了極限,突然間,她身體抖了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