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請到了一位靈聖級的前輩出手相助,我們可以無懼任何人。」葉雲豪氣干雲道。

Home - 未分類 - 「我已經請到了一位靈聖級的前輩出手相助,我們可以無懼任何人。」葉雲豪氣干雲道。

葉嬌媚,巫雪無不震愣的看著葉雲,天淵城的靈聖級存在,不過四五個人。葉雲雖然符篆術很強,但是高級符篆對於靈聖級的存在來說,沒有任何人的吸引力,這樣的情況下,葉雲是怎麼請到一位靈聖級存在相助的?

葉雲沒有要對葉嬌媚,巫雪解釋的意思。因為這靈聖級人物,並非葉雲自己請到的,而是天狼告訴他,他舅舅天君侯表示會全力支持他對付巫騰門主,並且可以暗中讓城主府邸中的靈聖級強者相助。

城主原意出手相助,葉雲的計劃馬上就改變。葉雲本想以巫天澤為威脅,讓巫騰無法殺害易天痕。現在他決定要直接上落鳳山,讓易天痕坐上門主之位。

獨孤霖,虛田長老,白霄長老等人知道葉雲的計劃之後,都很遲疑。表示需要見到靈聖級的強者,才能與葉雲一起入落鳳山。

天淵城的西城區,葉家的丹藥店處,三大傭兵團靈將級以上人馬齊聚於此,加起來有了千餘人,這絕對是可以對任何一派三流宗門開戰的力量。

當然真正要去開戰,必須要有人可以抵禦住三流宗門坐鎮的靈聖級存在才可以。

靈聖級的存在,可以改天換地,移山倒海,要滅他們這一群人,只需要彈指一揮就可以做到。

所以傭兵團的人,永遠不願意去攻打一派宗門的山門,因為這必然會惹怒不會輕易出手的靈聖級存在。

天狼如約而來,但是他身邊沒有跟隨任何人,這讓葉雲的眉頭不由皺起,難到城主反悔了?

「雲少,我來了。靈聖級前輩在天上。」天狼看出葉雲等人的疑惑,手指天空道。

眾人抬頭向上看去,看到了一個鬚髮皆白老者御劍在虛空中,他沒有下來與眾人相見的意思,而是說道:「本聖先去落鳳山,只要你們不大開殺戒,本聖可以保證天坤門的靈聖不會出現。」

話末,這位靈聖已經破空而走,消失無蹤。

「走,我們去落鳳山!」

葉雲目光灼灼,戰意高昂!

……

落鳳山的梧桐樹葉,火紅如旭日東升的驕陽。天坤門的弟子們,在梧桐樹道中穿行,在張燈結綵的要歡慶新門主登位。

而在另外一處天坤門的斷頭台旁,易天痕在執法殿弟子的押送下,步伐蹣跚的走向斷頭台所在位置。

執法殿的長老,巫閻羅鬼形眉頭微皺,眼中閃過惋惜之色。

易天痕無論是資質,還是實力,以及在天坤門中的號召力,都要強於巫天澤。奈何易天痕他姓易,不姓巫,到了這新任門主上位之時,就成了最慘的輸家。

執法殿的弟子們,也沒有催促易天痕,他們心中也非常敬佩易天痕,現在見易天痕落得如此下場,也都是無比惋惜與可憐他。

易天痕一步步走來,背上傷口處的鮮血,也在地上滴落成了一條線。

「易天痕,本長老想要救你,奈何你刺殺門主,這是不可饒恕的大罪。本長老,只能在這裡替你送行。」巫閻羅將一碗酒遞給易天痕。

易天痕沒有接酒,他抬頭看了眼青天白雲,怨氣逼人道:「這仇怨,十八年後,我再回來報!」

巫閻羅見易天痕如此,心中更覺可惜。因為易天痕此時心中有了魔念,他就算沒有被斬殺,也極可能就此墜入魔道,未來成為禍害蒼生的魔頭。

「務必一刀斃命,不要讓他走得太痛苦。」巫閻羅對儈子手說道。

儈子手點了點頭,接過巫閻羅遞過來的酒,澆在了寒氣驚人的斬頭刀上。

修真者不是普通人,一刀斬了人頭,還會感覺痛苦的活上一段時間,想要一刀斃命,那就需要儈子手一刀斬了修者的元神。

巫閻羅與執法殿的弟子們退避開去,儈子手揮起斬頭刀,易天痕自己也閉上眼睛,準備受死之時。

一個氣喘吁吁的聲音傳來:「刀下留人,門主有令……刀下留人……門主有令……刀下留人……」

儈子手放下斬頭刀與巫閻羅等人一起,驚疑的看向了奔跑而來的傳令弟子。

「莫非巫騰門主忽然間良心發現,要放易天痕一條生路?」巫閻羅心中生出這樣做想法。

易天痕也忍不住睜大眼睛,心中湧現了激動情緒,莫非師傅還是在乎他,要放了他?

「巫閻羅長老……門主有令暫時不要殺易天痕。」傳令弟子跑到巫閻羅身前道。

「暫時不殺?門主到底是什麼意思?」巫閻羅長老非常疑惑的問道。

「回稟巫閻羅長老……在我來這裡傳令之前……有人送了一份禮物給門主。門主打開之後,裡面竟然是巫天澤師兄的一條胳膊……」傳令弟子的聲音都有些發顫,顯然被嚇得不輕。

「巫天澤的胳膊?這怎麼可能?巫天澤不是在落鳳山嗎?誰能在落鳳山將他擄走?」巫閻羅錯然不通道。

「昨夜天狼代替城主來讓巫天澤師兄赴宴,巫天澤師兄就去了,結果他中了計,被人斬下一條手臂送了回來。」傳令弟子解釋道。

「是天淵城的城主要對付我們天坤門?」巫閻羅眉頭緊皺起來,感覺事情非常棘手了。

「不是天淵城的城主要對付我們,而是……而是……」傳令弟子遲疑的起來。

「而是什麼,你快說啊!」巫閻羅不滿的催促。

傳令弟子咬了咬牙道:「是葉雲要對付我們。」

巫閻羅與執法殿的弟子們,以及易天痕聽到這句話,都不由自主的瞪大眼睛,感覺異常荒謬。 巫閻羅抓住傳令弟子衣領,厲聲道:「你剛才說是誰要對付我們?」

「回稟巫閻羅長老,是葉雲。他沒有死,他回來了,並且還請動了幾大傭兵團的人,在天淵城的主城,將謝龍,巫猛,潘鱷,唐星等一百多名弟子都抓了。天狼更是冒充城主下令,在昨夜將左使君天戰與巫天澤師兄給騙入天淵城的主城,導致左使君天戰與巫天澤師兄落入葉雲之手。」

傳令弟子說到這裡,看了一眼遠方差點被斬頭的易天痕道:「葉雲在巫天澤師兄的胳膊之上,還鏤刻著一行字,易天痕死了,巫天澤等人全部要跟著陪葬!」

「這……這怎麼可能?葉雲不是說不甚跌入到了十層地脈塔中的絕地了嗎?而且十層地脈塔關閉之後,他也沒有跟著出來,他現在怎麼可能活著出現在天淵城的主城之內?」巫閻羅難以置信的喃喃道。

傳令弟子自然無法回答巫閻羅的話,他整個人也異常驚愕。

「巫閻羅長老,門主讓你馬上去會議殿。」傳令弟子又想起了,另外一條命令。

巫閻羅回頭看了眼易天痕,沉聲道:「你們幾個守在這裡,易天痕如果有所異動,格殺勿論!」

「是。」執法殿的弟子們齊聲回應。

易天痕的心中有喜又悲。

他喜的是,聽著葉雲可能還活著的消息。悲的是,這刀下留人並非他師傅巫騰的本意,巫騰還是希望要置他於死地。」

……

咚,咚,咚……

三聲預警鐘聲,在落鳳山下響起,讓整個天坤門的弟子們,都不由驚疑無比聚集在了一起。

天坤門可是天淵城之內最強的三大宗門之一,誰敢來闖天坤門的山門?難到是玄劍門與金丹派的人來襲?

天坤門各大長老與內門弟子們全部聚集,來到了外門區域,開始緊張防禦起來。除了長老們,天坤門的弟子們,並不知曉他們面臨的敵人是誰!

葉雲龍行虎步,在火紅的梧桐樹道中暢通無阻的前行,這裡在張燈結綵的弟子們,見到葉雲之後,就跟見了鬼一樣,被施了定身術一樣的站立不動,而後直接被葉雲身後的傭兵們抓捕。

葉桐長老,獨孤霖,虛田長老,白霄長老,葉嬌媚,珈藍,巫雪等人,則跟在葉雲身後。

「葉桐長老,我們這樣真能保證易天痕師兄的性命嗎?」葉嬌媚忍不住問道。

「傻孩子,葉雲可不只是要來保住易天痕的性命的。」葉桐長老輕語道。

葉嬌媚愣怔一會,驚疑道:「葉雲難到真要殺巫騰門主?」

「你啊,你難到想過要重回天坤門么?」葉桐長老提示道。

「重回天坤門?我們已經被逐出了,還怎麼返回?」葉嬌媚還未領悟的蹙眉。

獨孤霖在此時輕聲笑道:「葉嬌媚小姐,葉雲符師,這一次連天坤門新任門主都給抓了,你覺得天坤門未來的門主會是誰?」

「啊……難到葉雲要奪門主之位?」葉嬌媚一下子震驚萬分。

「葉雲做不了門主的。」巫雪在此時開口道。

「以葉雲符師的身份來說,他做天坤門新任門主是綽綽有餘,但是他不會留在天淵城。」 權少纏情:霸上小萌妻 獨孤霖如此說之時,不由多了幾分惆悵,葉雲這樣厲害的符師如果一直留在天淵城,他就不愁沒有地方可以購買到戰鬥符篆了。

但是獨孤霖已經見過葉雲的神帝學院的令牌,他知道葉雲不會在天淵城停留太久。

葉嬌媚一下子想起了葉雲的身份,不由黯然道:「是啊,天坤門的門主之位,對葉雲弟弟來說,現在已經不算什麼了。」

巫雪蕙質蘭心,她感覺到眾人都非常肯定葉雲會離開天淵城,她說葉雲做不了門主,是因為葉雲曾經在十層地脈塔中立誓,不會與巫天澤爭奪門主之位。

但是獨孤霖,葉嬌媚二人的話,顯然證明了,葉雲是看不上天坤門的門主之位,他已經有了好得去處。

「難到葉雲已經加入二流宗門了么?」巫雪在心中暗語。

葉雲步伐不急不急,在攀登石梯,向天坤門的外門區域走去。

天坤門外門區域的石梯上,巫閻羅,孔峰長老,李真武長老,秦陽長老,朱九重長老,田羽長老都匯聚於此,當他們看到一步一步走上來的葉雲,無不面露震驚之色。

葉雲在十層地脈塔之中到底與巫騰發生過什麼,他們都不曾知曉。但是易天痕出手刺殺巫騰,欲替葉雲復仇的事情,讓他們知曉了一些端倪。

葉雲的確在十層地脈塔中遭遇了巫騰門主的暗算,以至於未能在十層地脈塔關閉之時活著出來。大家都認為葉雲這一個符篆天才,已經死在了十層地脈塔之中時。

葉雲卻突然活著歸來,並且送上了一份,讓整個天坤門的長老們,都感覺驚悚的大禮,他抓了巫天澤,謝龍等一百多名天坤門弟子。並且斬下巫天澤的一條手臂送了回來,挑釁巫騰門主。

其實在葉雲未曾活生生的出現之前,巫閻羅等人還在猜測是天淵城的城主,故意要針對天坤門,但是見到葉雲走來,他身後還跟著千餘人的傭兵們,他們這才發現,真是葉雲歸來,直接殺上天坤門,要找巫騰門主復仇了。

枯木長老眼睛瞪得極大,他也認為葉雲必然死在了十層地脈塔之中,所以他選擇投靠在巫騰手下,沒有如瘋老一般與巫騰怒戰受傷而走。

但是此刻葉雲活著歸來,讓他心中湧現出後悔情緒。這可是一位真正的符篆天才,如果當初他與瘋老選擇一樣,他以後必然能沾光更多。可惜,世間沒有後悔葯,他們就這樣站在了對立面。

「這……這……這不是葉雲嗎?」

「是啊……不是盛傳他死在了十層地脈塔之內了嗎?」

「這是怎麼回事?葉雲未曾死去,為什麼大師兄易天痕,會因為葉雲的事情,去刺殺門主?」

「肯定是出現了變故,葉雲逃脫升天了,你沒有看到葉雲帶了多少人來嗎?他這是要來複仇了!」

「……」

天坤門的內門弟子們,驚疑無比的討論著。

葉雲在距離巫閻羅幾人還有數米之時,停了下來,他冷冷開口道:「易天痕師兄呢?帶他出來見我。」

「葉雲,你擅闖天坤門,可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巫閻羅威嚴質問。

葉雲懶得理會巫閻羅,他冷冷喊了一句:「把人帶上來。」

獨孤霖立刻會意,向身後的人喊道:「將第一批俘虜帶上去。」

十幾個傭兵從隊伍中出現,他們夾著斷了一臂的巫天澤,謝龍,唐星等十人,來到葉雲身後。同時這十幾個傭兵還拔出了腰間的長劍。

「一炷香的時間,見不到易天痕,這十人就得人頭落地!」葉雲冷冷看向已經臉色巨變的巫閻羅等人道。

巫閻羅的心一下子亂了,他以為自己能在言語上威懾一下葉雲,給巫騰門主爭取到時間,讓巫騰門主可以快一點,將太上長老請出來。

但是葉雲根本不與他對話,一上來就要殺巫天澤等人,這讓他怎麼能不慌神?

「快……快去將易天痕帶來。」巫閻羅向一個手下吩咐。

「是,屬下這就去。」

……

巫天澤,謝龍,巫猛等人被葉雲抓了的事情,天坤門中的弟子們,並不知曉。此時看到被壓在石梯上,隨時可能要被斬頭的巫天澤等人,所有人都驚呆了。

半響,才有人驚駭無比道:「這……這怎麼回事?巫天澤師兄今天不是就要成為新任門主了嗎?他怎麼被葉雲給抓了,還斷了一條胳膊?」

「是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謝龍師兄與唐星等人,怎麼也落在了葉雲手中?」

「看來流言蜚語可能是真的,葉雲師弟在十層地脈塔之中遭到了門主的暗算,他沒有死,這是要復仇。」

「葉雲師弟好帥,好霸氣,我感覺自己更喜歡他了。」一個女弟子如此小聲低語。

「咦,你們快看,葉雲身後的人群中,好像有珈藍師姐與巫雪師姐……她們什麼時候下山的?什麼時候去到了葉雲的身邊?」

「真是啊,珈藍師姐與巫雪師姐,這是要叛出天坤門嗎?」

「……」

巫閻羅心亂如麻,聽不得弟子們的議論,他朝眾人低吼道:「都閉嘴!」

眾多弟子對執法殿的長老,還是非常畏懼的,都收住聲音。

巫閻羅看著一臉冷漠之色的葉雲,還有葉雲身後的石梯上,被壓在地上巫天澤,謝龍等人,他心中一陣發寒,他扭頭對枯木長老說道:「枯木長老,你是葉雲的師傅,你還不去勸一勸你的『好徒弟』!」

「怎麼勸呢?我也不清楚,他與巫騰門主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枯木長老苦澀之極,珈藍與巫雪在葉雲身邊,葉雲肯定知道了,瘋老為他與巫騰門主血戰而走的事情。

此時此刻,枯木長老,真得沒有臉面勸說葉雲。

「無論如何,你都要勸一勸。巫天澤可是今天要登位的新門主,他要是死在了葉雲手上,我們該怎麼辦?」巫閻羅心亂道。

田羽長老此時出聲道:「老朽先去勸一勸他吧。」 葉雲眼睛微眯的看著走過來田羽長老,這一個長老葉雲還是很尊敬的,所以他未曾阻止田羽長老過來。

「救命……田羽長老,救一救我們……」唐星抑制不住的懇求道。

田羽長老看了眼唐星,又看了看斷了一條手臂的巫天澤,最後田羽長老才苦澀無比的看向葉雲道:「葉雲……老朽不知道你與巫騰門主之間發生了什麼。但是你畢竟還是天坤門的弟子,不可以弒殺同門。」

葉雲聳肩笑道:「田羽長老,我可沒有要弒殺同門,我只是要救出易天痕師兄而已。」

「易天痕出來之後,你就會帶人走嗎?」田羽長老看了眼石梯下的千餘人,不信的問道。

「巫騰門主今日退位,我自然要等到新任門主上位,才會離開。」葉雲淡然道。

「既然你想要看新任門主上位,是不是先讓老朽將巫天澤帶去準備?」田羽長老試探性的問道。

葉雲看了田羽長老一眼,道:「我記得易天痕大師兄,才是最佳的門主人選,這巫天澤何德何能,能成為新任門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