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一股鮮血濺了費爾南多滿臉。

Home - 未分類 - 「噗!」一股鮮血濺了費爾南多滿臉。

因為事發突然,大部分人都在悲劇的前一秒默默發獃。直到一隻有力的胳膊擋在了費爾南多面前,人們才緩過神來。

除了個別人,所有學生都驚呆了。不知從何處冒出的晟睿擋住了即將咬向費爾南多的血盆大口。這個學院的廢柴居然這麼有種!

「鬧夠了沒有!你這個什麼時候都要找哥哥的臭小子!」晟睿一把推開死死咬住他手臂的晟威,手臂上留下一串觸目驚心的裂痕。

「怎。。。怎麼可。。。可能」周圍的老師和學生都露出了極端恐懼的神情。

「學院里居然有食屍鬼。」勞倫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且。。。還是晟睿的。。。弟弟!」

「教授,把費爾南多抬下去,請您儘快疏散學生吧。這是我和弟弟的個人恩怨。」晟睿冷冷地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

「哥哥,我們永遠不要分開,好嗎?」充滿稚氣的童音回蕩在卡馬克莊園中。。。(回憶)

卡托雷斯堡。

「時間差不多了,該結果她了。」一身黑衣的男子對一旁的醫生說道。

「賓客和僕人的屍體都收拾好了嗎?」帶頭走過來的另一名黑衣男子說道。

「已經妥當了。」

「很好,一切按計劃順利實施,伯爵大人的火車此刻應該到站了。」

「晟威怎麼辦?」

「就讓他和晟睿慢慢玩吧,伯爵大人最喜歡看這種手足相殘的好戲了。」

「可惜。。。這麼漂亮的女人就。。。」

「做好你的本職工作,如果你還想見到明天的夜晚。。。」

白天漸漸暗了下來。。。夜色即將來臨。。。 「嗚嗚嗚嗚!」一列火車駛進內達華茲中央車站,此時已是黃昏。但車站工作人員早已接到通知,和這座城市主人同等地位的大人物馬上就要駕臨這座與世無爭的小城。

「聽說是卡馬克伯爵?」列檢員問道。

「應該是,不過,這種時候來這裡會不會有些不合實際,畢竟,昨天不知出什麼事了,維多利亞咖啡廳好像來了很多警察。」警衛回答道。

「聽說普魯克這些天失蹤了好些人,有傳聞說普魯克的食屍鬼瘟疫又蔓延了。也不知道這些大人物究竟有沒有把我們這些小百姓放在心裡,這種時候還舉行什麼比賽。。。」

列車緩緩進站,兩人不再議論,也和眾位列車工作人員迎上去。

雖說是列車,但無論怎麼看,這都是鐵甲車的樣子。十節車廂除連接部分,其餘都是用反魔力裝甲緊緊包圍著,排布在每一節車廂上的拿破崙級機炮就像地獄的觸手,這些武器足以使整個列車變成足以毀滅城市的武器。

車門緩緩打開,一對對傀儡兵先行排兵布陣,隨後是專管禮儀的僕從,最後一位高大威武,身著黑色紳士禮服,頭戴黑色禮帽的男子緩步走出車廂。

這就是平時幾乎不見人的卡馬克伯爵。可是當所有人正準備更詳細地看看卡馬克的伯爵的相貌時,驚訝地發現這個完美到底的男人,居然帶著一張金屬製成的面罩,面罩表情猙獰,又像在笑又像在哭,幾乎劃過整個臉頰的笑容就像地獄的惡鬼,沒人知道那幾乎彎成月牙的眼睛中到底是怎樣的靈魂。。。

「癸爾,晟睿,我說過,我還會來的。。。」

霍克貴族學院實技競技房。

「為。。。為什麼!」我無法相信,晟威會是食屍鬼。

食屍鬼,千年聖戰期間,魔黨一派為了抵禦銳不可當的聖騎軍團,冒險復原了導致失落文明毀滅的武器——食屍鬼。食屍鬼是仇恨、**、人類和科技的扭曲產物。

食屍鬼是由極端貧血的血族公民,強行用藥物和基因工程摧毀其思想,並注入獵食和殺戮思想的可悲犧牲品,它們只是純粹的殺戮工具,唯一的智慧就是服從和不惜一切代價完成進食。正因為如此,他們沒有血族公民的人形,有的只有各種為了增大殺傷力而強行移植的武器。

這些怪物雖然成功阻擋了聖騎軍團,但也成為焦土戰術的有力支持者,這些東西就像是一個時代的悲哀,用自己無限的悲傷去不斷造就更多人的死亡。但。。。晟威。。。

「餓。。。嗬。。。」晟威突然將四肢扎入地下,頓時地面不斷震動。

「快離開地面!」卡爾教授一邊疏散學生,一邊喊道。

老師和學生們紛紛支付血液,使自己浮空。

「啊!不要!救我。。。」幾名普魯克的學生沒來的及避開,被從地中鑽出的觸手纏繞,粗壯的觸手立刻將他們榨為肉汁,不少同學看到此景當即吐了出來。

成為肉汁的液體源源不斷地送往晟威的嘴中,更多的觸手從他體內冒出。

「必須立刻制止他。」卡爾教授斬斷自己的左臂,傷口噴湧出的鮮血很快結合成一門血炮。一道刺眼的紅光閃過,晟威的左半身和半張臉被轟的粉碎。

「吼!」顯然剛才的攻擊激怒了晟威,他的另外半張臉索性徹底漲爛,更多的觸手從中伸出。

「該死!」卡爾教授的單管炮變大且分管,成了一挺巨大的加特林機炮。無數道血色紅光輪排轟去,頓時將晟威的身體轟成了馬蜂窩。

「進攻性人體粒子炮,不愧是卡爾教授。這種攻擊夠轟殺一艘戰艦的了。」一些學生讚歎道。

「不,等等。。。你看!」

晟威被轟后的身體漸漸粘合,更多的觸手射向空中,沒來得及躲開的學生都被刺穿了,這些觸手在一瞬間就吸幹了這些學生的血,只留下一具具乾屍。

「怎麼可能!」眾人驚慌道。

晟威的身體漸漸合攏為一顆卵。無數畸形的。。。人臉從卵的表面凸出,不用想也知道這是被他吃下去的受害者,而且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到了孵化期末期了。

「晟睿,和大家一起撤出學院吧。這種程度的晟威已經沒救了,如果不及時殺掉他的話,這種東西會把整個內達華茲變成地獄的。這已經不是你該承擔的了。去找你的表姐吧,如果我沒猜錯,卡馬克伯爵已經到內達華茲了,他應該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卡爾教授說道。

「可是。。。」我還想說些什麼,卻看到教授揮手示意勞倫茨和愛得萊德過來,接著說道:「你們就和晟睿一起去吧,他可能需要你們的幫助。愛得萊德,想有成功也要付出代價。」

勞倫茨顯然沒有聽懂,疑惑地看著教授和愛得萊德。愛得萊德則看了我一眼,無奈地笑笑。我已心領神會。

「好吧,拜託二位學友幫忙了,跟我來吧。」我沒有多廢話,我知道教授儘管幹什麼都不緊不慢,但對於事情的發展卻有著準確的預估,弟弟變成那樣,我縱使一萬個不放心也必須先找到事件的始作俑者,卡馬克伯爵——我的叔叔,縱使這麼多年,你還是不肯放過我嗎!

看著晟睿和勞倫茨、愛得萊德離去的背影,卡爾笑了。眼前又浮現出他第一次來內達華茲的樣子。

「這是卡爾伯伯,說伯伯好。」癸爾笑著介紹道。

晟睿就像受驚的小貓,警覺地打量著周遭的一切,恐懼的蜷縮著。臉上寫滿了一個孩子不該有的悲傷。

「這孩子。。。您見諒,他大概太久沒和人交談了,也是我太遲接他了。」癸爾嘆氣道。

「沒關係,孩子。遲早有一天你會忘記過去的,因為人不會只活在過去。」卡爾笑著說道。

這一次,如果曾經的悲劇重演。你,又能不能走出過去呢?

同一時間的內達華茲大街,傀儡兵戒嚴中。夜色已經降臨。

「各位內達華茲的市民,由於人類恐怖分子混入城中,為了保證市民的安全,從現在開始整個內達華茲宣布戒嚴。卡馬克伯爵手諭。」沿街布防的傀儡部隊將恐慌在城中蔓延。

「該死,剛出學院外面就戒嚴了。這到底是誰下達的命令?子爵大人明明還在重傷昏迷中。」勞倫茨看著隨處可見的傀儡兵,這些死士嚴密地把守著每一條街道。

「看來有些人不想我們去找子爵大人,想要過去的話,就只剩下強行沖關一條路了吧。」愛得萊德捋了捋頭髮,手已經按在腰間的刀刃上。

「這才是真正的聯賽,你說的條件我會考慮的。但先前的誠意你總得表達一下吧。怎麼樣?原本就是為了成為血族公民精英的同學們,來一場真正的競技吧。」我服下了一些ex藥物,眼中彷彿充滿了血絲,本來壓抑的衝動此時是如此誘人。看著一對對傀儡兵,我已經開始幻想著撕碎他們的快感了。

「來吧!」像是同時得到了指令,我們三人一起衝下學院大樓,朝著每一條街道,朝著每一個該死或不該死的人,朝著血色的未來。

「教授,怎樣去遺忘過去呢?」晟睿入學時的問題。

「呵呵,無論何時,不要停下來。儘管未來是血色的、殘忍的、未知的,但只要一直走下去,你終是會忘記過去的。。。」 「噗!」一股血順著傀儡兵被膝蓋擊碎的臉頰飛出,ex藥物的刺激作用此時已經達到正常範圍。這些加速的傀儡兵在我看起來不過是緩慢移動的老人。

我輕鬆地躲過一串衝鋒槍彈,回過身子來,一拳擊穿了身旁傀儡兵的胸膛。

「勞倫茨,怎麼還有槍手?技術不行啊。」我不滿地沖一旁建築物上擔任狙擊手的勞倫茨。

「lö;;;;;;;sen(解決),你太心急了,晟睿。」勞倫茨將滅靈棒刺入手掌心,滅靈棒內部的氣體壓縮裝置迅速將混在他血液中的微量能源電池裝填,這些電池不但能夠成為索命的子彈,還會混入使用者的視覺記憶分子,準確殺傷目標。

只消輕輕一舉滅靈棒,從棒尾發射而出的高速氣壓粒子彈一瞬間就在後面持槍射擊的傀儡兵身上留下拳頭大的血洞,這一系列動作優雅而華麗。

「給我閃開!」我感到血脈噴張,一個加速伴隨著拳頭擊碎頭骨的聲音。這種雜兵怎麼會是我們的對手?卡馬克伯爵就是這樣評估我們的實力嗎?

不好!通過ex藥物強化后的眼睛可以鎖定快速移動物體,我看到1000米後街拐角處,一個傀儡兵舉著一把輪式追蹤炮。 侯爺小肥妃之攜手打怪 這種武器雖然在現在看來很落後,但卻有不錯的連續傷害,一旦被鎖定就會遭到十發破甲導彈的連續打擊。

「勞倫茨!小心!」儘管我加速衝過去,但路上的雜兵戰術配合很好,火力壓制不算弱。根本不能趕在那傢伙發射之前衝過去。

「嗡。。。」鎖定完畢的發動聲,十發破甲導彈騰空而去,位置正好是勞倫茨。

突然,一道銀光就像夜色中飛舞的蝴蝶,以極快的速度繞過每一枚在空中飛行的導彈,導彈接連爆炸就像是黑色天空中璀璨的煙花。

銀光直奔導彈兵,一下就斬碎了他。

一頭銀髮,曼妙的身軀在銀光散去后漸漸清晰。

「時間不多了,必須加快速度。」愛得萊德優雅地360度旋轉,不斷加速導致周圍掀起一場沙塵暴。我趁機迅速解決掉擋路的的敵人,勞倫茨也快速跟進。

音速刃靴,貌不驚人的靴子。很少有人選擇這種輔助武器,因為它對使用者的要求很高,使用起來的速度連敵人都很難鎖定,更別說使用者自身了。愛得萊德就是極少數能駕馭這種武器的人。

回頭看了看手臂,血族血統的一大好處就是超強的再生能力。本來血淋淋的手臂已經逐漸恢復原樣。

內達華茲是教育大省,所以沒有太多的武裝力量。估計卡馬克伯爵已經切斷了這裡與外界的通訊吧,唯一不明白的是他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照這樣的話應該用不了多久就到卡托雷斯堡了,晟睿,我說的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愛得萊德一邊用風車旋轉切碎身邊的敵人,一邊問道。

「現在好像不是討論這種事的時候吧!」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把表姐的安危當回事。

同一時刻的卡托雷斯堡。

「注射完了。」醫生一邊擦著汗一邊嘆氣道。

「做的不錯。伯爵大人會獎賞你的孩子的。你的一切要求都會實現的。」帶頭的黑衣人說道。

「你們這麼做不怕不得好死嗎?」醫生忍不住小聲罵道。

「老東西,不該知道的就別問。就憑你現在這個舉動就算把你交給貴族法庭也不為過。」黑衣人威脅道。

對不起了,子爵大人。我也不想死,況且我的家人還在他們手裡。另一邊是卡馬克伯爵,我都惹不起啊。醫生垂頭喪氣的想著。

「不用道歉,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

霍克貴族學院

「全面領域都要失效了嗎?」卡爾教授已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這所由失落文明時期的地下防核設施改造而成的地下室都攔不這個怪物。

由一層層最堅固的金屬鑄成的房間牆壁不斷裂開縫隙。

晟威完成了孵化期的覺醒,但這個玩意。。。根本不是食屍鬼那麼簡單的東西。這個傢伙在進化,因為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教授只能先用這個房間捆住他。

但他還是明白了,自己太低估這個東西了。就連自己都無法摧毀的全面領域居然在他面前這麼不堪一擊。

按說自己已經囑咐其他老師去通知親王大人了,在此之前絕對不能讓這個怪物逃出霍克學院。

「咣當!」一個東西從通向地面的樓梯上滾了下來。卡爾教授下意識地回頭看去,不曾想這竟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正是他囑咐去通知秦王的老師!

「呵呵,好久不見。卡爾。。。不。。。克勞倫斯先生。」那種就像地獄傳來的回聲一般的聲音。卡馬克伯爵緩緩步下樓梯,手上戴的白手套此時已染滿了鮮血。

「到了。」最後一個擋在前面的傀儡兵被攔腰斬斷。愛得萊德一腳踹開鐵藝大門。

「你就不懂得禮貌些嗎?暴力女。」勞倫茨抱怨道。

「沒人教過我要對敵人禮貌,你這矯情男。」愛得萊德針鋒相對。

「別鬥嘴了,大不了再讓表姐定做一個。」我很煩這一對,總是在拌嘴。

卡托雷斯堡出奇的安靜,似乎外面的混亂絲毫沒有影響這個封閉的古堡。推開古樸的大門,根本沒有人向我們攻擊,甚至連一點聲音都沒有。

「不應該呀,晟睿,你家平時也這麼神秘嗎?到底是子爵啊。」勞倫茨看著空曠巨大的城堡說道。

「你腦袋學習學壞了吧。」我無力吐槽。

勞倫茨尷尬的一笑,眾人警覺地步入大廳。整個大廳並沒有一絲燈光,但經過ex藥物強化后,我基本就擁有血族的能力了。雖然漆黑一片,在我眼裡卻清晰無比。

「為什麼到處都是血跡卻不見死人呢?」勞倫茨比我先一步說出問題所在。

但願我們沒有來得太晚。我在心中默念道。「挨個搜索房間,不能大意,守衛城堡的黑衣人不是傀儡兵那種廢柴,而且。。。有些奇怪。。」我提醒道。

「嗯?奇怪,怎麼講?」愛得萊德警覺地看了我一眼。

「沒什麼,就是叫你們小心一點。」我總不會說我吞噬過一個黑衣人,所以覺得他們的血液不是血族的吧,那樣必定會給他們造成不必要的緊張感。

「這樣找起來太慢了,卡托雷斯堡的房間太多了。我們分頭找吧。」愛得萊德先一步走向餐廳。

「可是。。。」勞倫茨還想說什麼,但愛得萊德已經走遠了。

「很冒險的舉動,不過也是最快的方法了。我去三樓,你搜查二層。」我拍拍勞倫茨肩膀,他只好苦笑著點點頭。

其實以愛得萊德的實力根本沒什麼事,她想獨自行動的原因肯定不那麼簡單,就連我也不是單純只是為了方便找到表姐。

(回憶)「晟睿,明白嗎?這座卡托雷斯堡的主人並不是我,只是某個本該早就死去的腐爛軀體。遲早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我徑直走進表姐的卧室,眼前的場景換做一個腸胃不好的血族公民都會感到興奮,滿地的肉塊和幾乎染滿整個房間的鮮血。顯然這裡經歷了屠殺,我強忍著吞下肉塊的衝動翻開了濃鬱血腥氣的床被,沒有人。我鬆了一口氣,滿地的肉塊也不像是女性的,況且表姐應該不會這麼快被害吧。

不知為何,從何時起我開始擔心表姐的安危,這在我那顆日益冰冷的甚至不會跳動的心臟中是一種難得的悸動。

為什麼!為什麼!我痛苦地跪在地上,身邊的一切我都視作毫不在乎。ex藥物強烈的反噬作用開始漸漸撕扯我的內心。一種從心底徹底凍結的感覺毀滅著一切感知。

「嘔。。。嘔。。。」有人在嗚咽,在痛苦地嘔吐。我揉了揉眼睛,還沒完全失去的血族視覺告訴我自己並沒有嘔吐,那這。。。還有人。。。就在不遠處。。。

艱難地推門走出卧室,我仔細地辨別著聲音的來源,似乎就在我的卧室。如果仔細看的話,還能發現地上隱隱約約的血跡指向我的卧室。

「彭!」我吃力地撞開門,不知是誰鎖上了門。

「晟睿。。。」一種極端虛弱的喘息聲伴隨著我的名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