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

Home - 未分類 - 「等一下。」

這時,兩人的身後傳來一個聲音,他們兩回頭一看,只見周筱筱正怯怯地看著兩人,可伶兮兮的。

「有事?」西元看了對方身後一眼,問道。

「我……我……西元學長你能不能送我回去。」周筱筱看著兩人支支吾吾的,最終還是鼓起勇氣大聲的問道,說完之後立馬低下頭,不敢看西元的眼睛,深怕被拒絕。

「好。」

「什麼?」周筱筱本以為直接會被拒絕,聽到對方同意之後,開心的笑了。

一旁的柯震忍不住捂著自己的眼睛,前方有妖孽,出入需謹慎。

小劇場:

突然一股涼風吹過……

西元:你冷嗎?

周筱筱:不,我只是覺得屁股有些涼。(未完待續。。) 柳蒔吸著小棉拖,手上拿著干毛巾擦拭著不斷往下滴水珠的**的頭髮。這整天她都過的渾渾噩噩的,一天之中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腦子都有些不夠用的感覺。

先是毫無預料的和西元在一起了,即使現在她依舊覺得好像是自己在做的一場夢,美得不真實。太不可思議了,這要是換在之前想都不敢想,原來心中默默喜歡的那個人,也同時在關注著自己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不過幸福過後,還是有一件令人頭大的問題擺在眼前,那就是關於小未了的問題。打從一開始她就沒有想過能和西元發生不得不說的事情,所以對他離婚有娃的身份沒有多想。

但是今日過後,柳蒔不得不直視這個問題。西老爺子的顧慮她多多少少都明白,既怕柳蒔是個不靠譜的后媽,但更怕未了的存在耽誤了西元。

就說說自己吧,她可從來沒想過又一天要做個年紀輕輕的后媽,后媽是那麼好做的嗎?你什麼都不做,就說你惡毒偏心虐待前任的娃。你要是熱心點,大家又會說惺惺作態,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總之怎麼樣都是錯。

未了是個什麼樣的小孩呢?雖然西老爺子再三保證對方乖巧懂事,柳蒔一定會喜歡她的。可就怕對方不喜歡自己啊!

無論哪個小孩在自家人眼中都是天使,在外人眼裡簡直就化身惡魔,柳蒔都不敢想象自己和對方見面的那一天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愛情誠可貴。生命價更高,要不還是算了?

「啊啊啊,好煩惱啊!」頭都快想爆了的柳蒔,痛苦的抱著自己的腦袋,倒在床上翻滾著。

算了,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或許她和西元還走不了那麼遠,搞不好過幾天新鮮度過去了,兩人自然而然地掰了。到時候就不需要面對這些問題了。所以提前想太多對自己沒啥好處。

都說心寬體胖,隨著柳蒔體重的不斷增加,她的心也越來越大了。

「對了,還得查查那個雙喜瓶多少錢呢?」

想到西老爺子執意要她帶回家的插花的那個雙喜瓶。剛在床上打滾的柳蒔立馬坐直了身子。把它找了出來。

之前在西家她沒來得及好好看看這個瓶子。現在可以好好地研究一番了。

「哎呦,這個瓶子不錯哦!」

就在柳蒔剛把雙喜瓶從層層包裝的禮盒中掏出來,腦海中就聽到一個調皮的聲音正發出讚歎的聲音。

這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時。柳蒔不驚反喜,只見她兩眼一亮好像發生了一件喜事一般。

「你們終於出來啦!」柳蒔聽到聲響后,迫不及待地殺到空間中,隨著她話音剛落就見到兩個童子出現在空間之中。

「你……你們……。」

隨著上次小靈融合七色泥,小石為了助它一臂之力就把暫時把空間通道關閉,雖然作為空間主人的柳蒔能夠強行把它打開,但是她沒這麼做,所以上次一別,三人好幾天沒見,怪是想念的。

但柳蒔沒想到當空間重新開啟的時候,居然會在這裡看到兩個人,還是頭頂上扎著兩個包包一副古代小童子打扮的兩個小屁孩。

除了一開始的出乎意料之後,緩過神的柳蒔很快就認出面前的兩人應該是一個呆萌的小石,一個牙尖嘴利的小靈。

「哼哼哼,想不到吧。」只見一個明明長得忠厚老實的小娃,得意地翹著二郎腿看著一副痴獃樣的柳蒔。

原以為體積才那麼一點點的七色泥裡面的蘊藏的能量應該不會很多,他應該能夠全部吸收。沒想到託大了,他忘記了有個成語叫濃縮是精華,那團七色泥所含的能量居然十分濃厚,遠遠超過當時的小靈所能承受的範圍。

小靈最初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但是融合只要開始,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中斷,否則不僅那些七色泥將全部毀了,他也會受到重創搞不好一朝回到解放前,所以權衡利弊之後,小靈咬咬牙打算拼了,能不能成功就看老天的了。

也該是他的運氣不錯,與他朝夕相處又息息相關,本是一體的小石很快就發現了他所面臨的問題,當機立斷地調動空間所剩無幾的備用能力,幫助他一句衝出關卡。

雖然過程是艱險和困難無比的,但是危險過來所帶來的好處確實顯而易見的。那麼一大團精純的能量不僅幫助小靈直接晉級成功,就連被動吸收了七色泥的小石也同樣重新刷新了一次,更更更重要的是附加帶來的好處是,他們能夠化形了,能夠模擬出人類的樣子啦。

「所以說,這次冒險還是十分划算的。」柳蒔聽到兩人簡單地報告之後,如老學者一般摸著光禿禿的下巴總結道。

「不過,絕對沒有下次聽到了沒有!我不希望你們兩人再這麼冒險,以後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必須考慮最壞的後果。」不等他們兩人開口說話,柳蒔臉一綳十分嚴肅地對他們說道。

現在想起來,柳蒔還是覺得后怕,要是他們兩人失敗呢,那後果將不堪設想。就不說且聽風吟還沒開張就要面臨倒閉,就是她也不希望小靈和小石涉險。

其實無論他們兩能不能晉級,能不能培育出更多精美更加高貴的品種對柳蒔來說,都沒有他們兩的安全重要,至少在她心中小靈和小石的位置是不能被輕易的取代的。

「好啦好啦,知道了,啰嗦。」

柳蒔看著虎頭虎腦,濃眉大眼的小屁孩明明臉上帶著被關係的喜悅,但卻還裝出一副你很啰嗦的樣子。她上前兩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然兩隻手掐住對方肉嘟嘟的小臉蛋,一邊往外扯,嘴裡一邊教育道:「喂喂喂,小石,怎麼幾天不見,你就和小靈學壞了,嘴巴那麼毒一點都不可愛了。」

「主……主人,我在著。」這時站在一旁,唇紅齒白,眉清目秀,長得十分機靈的小童子,正怯怯地舉起手對柳蒔說道。

「啥?」

你是小石,那他是誰?

被小石的話驚到的柳蒔,不由自主地低頭看著正朝著自己呲牙咧嘴的小屁孩看去,用無辜的眼神看著對方:你,該不會才是牙尖嘴利,氣焰囂張的小靈吧。

「嗚,反開喔,偶要咬時尼!」

只見小靈正對著柳蒔吹鬍子瞪眼睛,鼻子正不斷地往外噴著粗氣,嘴裡含糊地咆哮著。(未完待續。。) 都說面由相生,相由心生,,可明明在小靈和小石身上卻出錯了,兩人的情況可以說是完全相反。明明是老實呆萌的小石卻頂著一張機靈的臉,而伶牙俐齒,活潑好動的小靈卻長了一張乖巧,老實的面孔。

這反差會不會也太萌了一點,誰能想得到呢?

『老天,你這是在耍我吧!』柳蒔悲憤地朝天空揮了揮拳頭,童話里的故事都是騙人的。

「呵呵,誤會,誤會……」柳蒔尷尬地看著自己的手,悻悻然地鬆開小靈的臉,接著飛快地躲到小石的身後,生怕對方突然暴走。

「我要咬死你!居然敢捏我的臉!」剛得到自由的小靈頓時對著柳蒔咆哮道,聰明伶俐,機靈可愛,高貴優雅的他,腫么能夠被一個凡人捏臉蛋呢,士可殺不可辱!

「哼哼,我要讓你付出代價。」小靈看著柳蒔逃到小石的身後時,一臉猙獰地笑著朝兩人撲去。

「啊啊,小石,你快把他攔著。」柳蒔抓著小石的肩膀飛快的往右躲閃,成功地躲開對方伸過來的手。

將軍妻不可欺 「小石哥,你快走開。」小靈嫌阻擋在自己面前十分礙事的小石,一手想要推開對方說道。

「哎……呀……」無辜的小石被當做盾牌一樣,被夾在中間轉來轉去。

三人頓時就在空間中玩起了老鷹做小雞,歡笑聲和驚叫聲充斥著這個空間,最後老胳膊老腿的柳蒔在小靈不懈努力的追捕中被逮到了。但拼盡最後一絲力氣的小靈已經沒力氣『報仇雪恨』了。而終於可以卸載防衛工作的小石也終於可以鬆了口氣,再也不用被拽來拽去了。

玩笑過後,三人如爛泥一般直接躺倒在地,相互看著對方凄慘的樣子,忍不住相互嘲笑著彼此。

「咳咳咳……」柳蒔笑得都快喘不過起來。

「對了,小靈既然你已經成功晉級了,報恩的時候到了。」柳蒔看著虎頭虎腦的小靈,強忍著去捏對方肉呼呼的兩頰說道。

「自然,我一向說話算話,言出必行。」小靈抬了抬他高貴的下巴。答道。

「不過。你那個瓶子要借我用用。」小靈接著補充道。

「瓶子?什麼瓶子?」柳蒔有些困惑道。

「就是你未過門的丈夫的爺爺送你的那個瓶子,對了主人未來丈夫的爺爺我們叫啥?」突然想到輩分問題的小靈扭頭問向小石,一臉的糾結。

「……」小石朝對方眨了眨眼睛,無語地搖了搖頭。

他也不知道。人際關係太複雜了。超出他的理解範圍之內了。

「難道叫公公?不對。不對,那是丈夫的父親才這樣叫的,那是曾公公?哎呀。好複雜,好複雜,你們人類就是各種麻煩。」小靈見小石同樣不知道自言自語地猜測中,自己都被繞的暈頭轉向,最後遷怒地對柳蒔說道。

……

柳蒔滿頭黑線的聽著小靈在那胡言亂語,什麼叫未過門的丈夫,明明是未過門的妻子好嗎!算了,看著對方不是人的份上不跟他計較。

不過,這句話怎麼聽上去在罵人呢!

「那個瓶子怎麼了?」柳蒔連忙甩了甩腦袋,自己差點也被他們兩人帶到溝里去了。

「你不知道?」小靈有些意外地看著對方,見對方默默地搖了搖頭后神秘的笑了笑,「不知道就算了。」

我有一個小秘密,小秘密,就不告訴你,就不告訴你!

柳蒔看著得寸進尺的小靈,無語地翻了翻白眼:『憋死你!』她揚起親切和藹的笑容對著咱們乖寶寶小石問道:「小石你的說,那個瓶子有什麼不同嗎?」

「那個瓶子……」小石聽到問話正準備回答。

「不許說!」

「小靈不讓我說。」小石無辜地看著柳蒔回答道。

「不說算了,反正那個瓶子我明天就要還給對方,不知道也好,省得到時候心疼。」柳蒔看著得意洋洋的小靈說道。

說起來,在進空間之前柳蒔已經通過手機百度查到了雙喜瓶的資料了,沒想到對方居然是青花瓷,雖然沒看到一個準確的價格,但想到赫赫有名的青花瓷,那價格絕對令人咂舌。無論這個瓶子是不是仿的,都不適合用來插花,她打算隔天還回去,而且她不相信老爺子會送她仿品。

拿著青花瓷插花,她的小心臟受不了,如果被湯念念知道的話,絕對會罵自己暴殄天物,不珍惜國寶,應該推出去狗頭鍘伺候。

「哎,別啊,不許你還回去!」小靈見柳蒔說得言之鑿鑿的,連忙出聲阻攔道。

「哼,我為什麼要聽你的。」柳蒔道。

「反正不許你還,不然你會後悔的。」

「除非你說說這個瓶子有啥特殊的地方,我再考慮考慮。」柳蒔一副你說說看的樣子,看著小靈。

「哎,算了,看在你誠心誠意的發問上,我就免為其難地為你解釋解釋。你們叫那個瓶子什麼來著?」

「雙喜瓶。」

「你手中的那個雙喜瓶可是好東西,觀世音菩薩天天端在手中的那個瓶子你知道吧。」

「你說那個是觀世音菩薩的凈瓶!」柳蒔震驚得脫口而出。

「怎麼可能」小靈聽到柳蒔的話後用一副『做夢去吧』的眼神看著對方,然後用你是白痴的口吻打擊柳蒔道:「想得真美。」

「幸好幸好。」

柳蒔頓時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鬆了口氣道。如果真是凈瓶的話,她估計要被嚇死了,這運氣好到逆天了。得了空間利器已經就很離譜了,再來個傳授中的極品法器那還得了,老天都要嫉妒她了吧。

歷史上每一位的天妒英才,最後下場都很凄慘,所以柳蒔驚喜過後就是深深的擔憂了。

「雖然你在痴人說夢,不過有一點卻說對了,雙喜瓶雖然不是凈瓶,但是它有個特殊的功能可以模擬出凈瓶的一個功效,所以可以稱之為簡易版的凈瓶。」小靈解釋道。

「說來說去還是和凈瓶掛鉤。」柳蒔嘆了口氣道,接著見小靈圍著自己不斷地上下打量,就像她到市場上去挑豬肉一般,令人毛骨悚然:「你幹嘛這樣看著我。」

「你說你,長得也就人模狗樣,還經常狗嘴吐不出象牙,怎麼運氣這麼好!」小靈有些不解又有些嫉妒地對著柳蒔說道。

這貨的運氣也太好了吧,兩天不見不僅找到了和自己兩情相悅的意中人,隨便便收個見面禮就是中級法器。

不合理啊!

小劇場:

小靈:你拿成語字典給我幹什麼?

柳蒔:你語文不好,補補。(未完待續。。) 柳蒔有些犯愁的看著手中的雙喜瓶,原以為只是一件普通的青花瓷花瓶,沒想到它居然是流落人間的中品法器。

這是法器耶,古代神話小說中那些高高在上的天神們用過了的法器耶,聽小靈的意思這個搞不好還是凈瓶的濃縮簡易版。

觀世音菩薩的凈瓶,那是眾人皆知的極品法器,就算只是它的山寨版,那也是難得的寶貝。

「話說,真是有神嗎?」柳蒔一臉狐疑地樣子看著小靈和小石,作為無神論的她還是覺得這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

「嗯嗯。」小石慎重地點了點頭。

「如果沒有神,那我們的出現又是如何解釋呢?」小靈反問道。

「有道理。」柳蒔點了點頭,看來是時候刷新下她的智商了。

「所以,這個瓶子到底要不要還,你自己考慮哦。」小靈告知雙喜瓶的功效后,當起甩手掌柜把難題重新丟給柳蒔,一副無論你做出什麼決定,我們都聽你的模樣看著對方。

「可是我還是太明白,這個簡易版的凈瓶有啥用。」柳蒔求問道。

「這個問題就由小石哥給你科普下。」小靈推薦一直默默地站著一旁的小石說道。

「具體的還不能確定,我們只能它身上感受到能量的波動。主人,你可以把雙喜瓶帶進來我看看吧,只有研究之後,我才能肯定。」小石見大家都望著他,張了張口說道。

「好的。沒問題,你們在這等著。」

聽到小石的要求后,柳蒔毫不猶豫地答應道,接著飛快的殺回現實把那個瓶子小心翼翼地抱著懷中,青花瓷啊!好幾百萬呀!抱在懷中就好比捧著一大堆的金銀珠寶,沉甸甸的。

不用懷疑,她就是這麼一個見錢眼開的小屁民。

「來了,來了。」柳蒔很快就殺回空間,小心謹慎地交到小石的手中還不忘囑咐道。

小石接過雙喜瓶后仔細地摩挲著,接著閉上眼睛將手掌覆蓋其面上仔細的分析它的結構。調動空間能量將其覆蓋著。淡淡的黃暈將雙喜瓶完全包裹。

柳蒔和小靈都屏住呼吸生怕打擾到對方,影響小石的判斷。

「好了。」過了一會兒小石緩緩地張開雙眼對兩人說道。

「怎麼樣,是不是咱們想的那樣?」小靈迫不及待地看著小石,期待著問道。

「嗯。差不多。」小石點頭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