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連續破風聲帶出一**的風,多人前後的追趕著。

Home - 未分類 - 嗖,嗖嗖!連續破風聲帶出一**的風,多人前後的追趕著。

扭頭望著身後,視界有限,人在雲霧之中看不真切。劉青峰等人卻心中明白,莫看似乎沒有人在身後追,其實朱雲天的人真的很強大,而且隨時會出現。

劉青峰也好,其他同伴也好,沒有一個敢於掉以輕心。頻頻回首之際,忽然一條鬼魅般的身影從雲霧中化為一道飛虹竄出來。

「不好,是靈游境!」

話音未落,一名修士頓就發出一聲凄厲慘嚎,一條手臂被砍斷下來,噴出大量的鮮血,疼痛得幾乎快要暈厥過去,望著劉青峰等人慘然嚎叫:「你們走吧,不要管我了,免得被一打盡。」

「走啊!」這人疼得全身鮮血湧上臉龐,汗水和鮮血混在一起,猙獰不已:「反正我是活不了,你們替我活下來,將來把仇給報了。」

「我們活下來的人,一定會找朱家報仇!」劉青峰等人悲憤欲絕,卻心知此人所說是真的。狠狠跺腳一下,全部向斷劍方向逃竄而去。

漸漸,雲霧之中驟然傳來厲鬼般的嘶吼:「朱雲天,我就是下了九幽,也絕不會放過……」

話音戛然而止,劉青峰淚水悄然滑落填滿眼眶,心中滿是悲怒。身邊的同伴愈來愈少了,一個個的倒下,他心知,恐怕再沒有為大哥二哥報仇的機會了。

朱雲天動手殺人的理由很荒誕,劉青峰是本土人士,他的二哥就因在某次本地盛會中和朱雲天站在一個位置上,被朱雲天覺得劉青峰的二哥和他站在一起是在故意羞辱他。

於是懷恨在心,找了一個機會殺了劉青峰的二哥。然後,在反抗中他的大哥也沒了。

這種殺人的理由,有時難以置信,荒誕得使人悲怒欲絕。

可那是真的,因為朱雲天就是這麼一個人。因為劉青峰這次伏擊朱雲天的其他同伴,起碼有一半都是跟朱雲天有類似的血仇。

血淋淋的仇恨。

他們是一群一心一意要找朱雲天和朱家血債血償的人,有商人有官員有修士,因此而漸抱團在一起,劉青峰是其中一個。

是一群心懷死志的人!他們清楚不是朱家的對手,可為了血仇,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這群人本來是要在朱雲天往返周天荒界的路上伏擊,劉青峰就是打探朱雲天行蹤的人之一。結果,演武大會因小不周山之戰而被迫提前終止,朱雲天出人意料的提前歸來,伏擊計劃不得不落空。

這次為了將朱雲天引來,已死了幾人,本來會是志在必得的伏擊。結果不知什麼地方出了意外,再次失敗,連他們當中僅有的一名靈游強者都被殺了。

眾人陷入惶惶然的驚怒之中,說不上是心灰意冷還是頹然無力。現在不是殺不殺得了朱雲天的問題,而是會不會被朱雲天殺光的問題。

正當所有人茫然無措的時候,一個悄然的傳音送來:「往右手方向……」

此話悄然送入劉青峰耳中,劉青峰神色大變,奔跑逃遁中飛快扭頭一眼環顧,充滿驚疑不定的色彩:「是誰?」

會是誰?

「想活命,就往右手方向。不然,你們以為能逃得掉嗎!」

同樣的話,同樣的語氣,重新鑽入劉青峰的耳中。劉青峰終於心頭一震,飛馳中轉身再看一眼,急促問道:「有沒有人傳音給你們?」

「傳音? 福福德正 沒有。」其他人等狼狽而頹然。

「想不想活命,想,就往右手方向。」

這個傳音可信嗎?劉青峰咬牙回頭看一眼,他不知是否可信,可他知道對方沒錯,他們只能賭一把,果斷大喝:「我有辦法,跟我來!」

…………劉青峰一行人等轉向而去。

談未然嘴角輕翹,含著一縷溫潤笑意。他不知來龍去脈,也知劉青峰一行人凶多吉少。

「青峰兄,你我雖並無多少交情。不過,既然見到了,那就伸手幫你一把。」

劉青峰等人是在拚命逃跑,而朱雲天等人卻是遊刃有餘,顯然是在慢慢的玩,就像貓戲老鼠一樣。偶爾朱雲天等追上去,就能令劉青峰等狼狽不堪。

一縷神念快速掃過,劉青峰等均是抱真境,竟無人能察覺。

兩名靈游境和數人在劉青峰等人視界之外的迷霧,悄然如鬼魅一樣交代:「慢慢玩著,不要一下子弄死了。留著給雲天少爺追上再慢慢玩。」

其中一個點頭晃動入雲霧中,數個騰挪縱躍,就像鬼一樣穿入劉青峰等人當中。突然從雲霧中殺出來,重創眾人中的一人,又飄忽不定的像鬼一樣,趁著眾人措手不及的當口遁去。

劉青峰等人驚怒衝口而出:「關老三!」

時不時的慘叫聲響起來,劉青峰等人心頭一涼,在關老三的慘叫聲圍繞里,像是置身鬼域一樣。

朱雲天的慢慢玩,給劉青峰等人製造出強大的心理壓力。尤其在這個視界不大,又沒有靈游境的神念掃描,眾人的眼睛耳朵就好比瞎了一半。

一路上的逃跑,一個個的倒下,一次次的慘叫,似乎怎麼都逃不出這個朱雲天的追殺,彷彿在雲霧中跑啊跑啊一直都在其掌握之中。令人不由自主的感到絕望。

這是貓抓老鼠式的戲弄。

「小心!」

眾人神色恍惚之際,一條條身影快如閃電從右側迷霧中撲出來,像鬼魅一樣交手一下就遁入雲霧中。如此三番四次,一行人幾乎士氣全無。

轉眼又是一人揮灑出漫天槍影,流露貓戲老鼠的戲謔之色:「憑你們這群廢物,也敢和雲天少爺為敵?世上果然多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你們就慢慢的等著被雲天少爺玩死吧。哈哈哈!」

此人戲謔大笑,手底下絲毫不慢,一槍刺入劉青峰腹部半寸。眼看就要把劉青峰刺得對穿,驚駭發現打出去的力量如泥牛入海再無消息,竟然有如刺在一塊鋼板上,怎都再無法進入一分一毫。

此人面上的戲謔之色僵住,雙眼充滿疑惑不解。怎麼回事?這堪稱萬無一失的一槍,怎會失手?他的一槍施展蘊藏真意,就算失手,也不該是毫無結果。

一個氣息吞吐之間,劉青峰神色變化,從灰白變成迷惑和不可思議,這時蛻變為驚喜之色。幾乎經歷了從生到死,從死到生的過程,凝視著正前方。

此人僵硬著表情,驚駭欲絕的發現,身後一道近在咫尺的氣息如火山一樣噴發出來,牽動的氣機變化,甚至令人有一種聽到轟然作響的錯覺。

此人反應堪稱極快,實戰經驗豐富,剎那就不假思索的向前狂躍。一躍而出的剎那,扭頭就是這一眼,見著一個俊美少年和其揚起來的手,一剎那他全身鮮血都快要凝固了。

他快,這少年竟似比他更快。就在他扭頭的光景,一爪當頭落下。

此人心想,幸好這少年也是抱真境,不然……此念頭才是萌生,此人就肝膽俱裂的發現,這當頭落下的一抓竟然力沉萬鈞,蘊藏著無可匹敵的力量摧枯拉朽的砸下來。

轟隆!真箇就好像當頭有大山砸下來一樣,從槍到肩頭再到雙手,咔嚓咔嚓聲不絕,竟是被一併打得粉碎。

此人顫慄的魂飛魄散,哪裡還有一分一毫的戲謔之色。那從上打下來的一爪,幾乎就在一眨眼間將他半個身體打得血肉橫飛,當場就躺下奄奄一息。

「世上果然多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談未然輕笑著,一腳灌注真氣踢出,將此人一腳得狂噴鮮血飛上半空就已氣絕身亡。此人的其他同伴,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幕,無不驚怒交集。

劉青峰情緒激蕩,眼神踴現驚慌之色,嘶啞狂喊:「小心!」

談未然神色不變,扭身跺足,彷彿是巨靈神蹬踏大地一樣,地動山搖起來。肉身力量灌注三成有餘,絕無花巧的土行龍爪手直上直下!

來者怒喝一聲,一拳能打出七成拳意,也堪稱了得:「小子,我們搏了你的皮!」

兩拳交錯的剎那,這人瞬間顏色狂變:「不好!」

「想退?你以為還來得及嗎?」談未然冷酷一拳轟擊而出,這人的拳頭瞬間就咔嚓一下碎裂,整條手臂和右半邊的身體被這蘊藏恐怖力量的一拳摧枯拉朽的碾壓的骨折肉綻。

絕對的摧枯拉朽。

連殺兩名抱真強者,談未然才笑吟吟道:「青峰兄,總算相識一場,你不會連我都不認識了吧。」

(未完待續) 霧氣絲絲縷縷散布,景緻極美,為真實而添上幾分朦朦朧朧的特別。

可惜,鮮血和屍體共染一色,將這份景緻破壞殆盡。

一行人剛剛和朱雲天的手下激戰,談未然一亮相就摧枯拉朽的連殺兩名抱真境,立時震動眾人。唯有劉青峰驚喜和擔心混雜在一塊,他怎會忘了這位。

不說相識一場,就憑他當時在小不周山,又怎會不認識眼前這個「徐未然」。

端詳眼前的俊美少年,劉青峰至今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那個在演武大會造成極大轟動的人,真的就是他所認識的那個少年?須知,同名同姓的人總是不少呢。

目光觸及地上朱雲天兩個手下的屍體,劉青峰想起頭先堪稱驚心動魄的短暫交手,談未然幾乎是用驚人的爆發力和力量碾壓兩個抱真境。

無疑,不論是不是震撼演武大會的「徐未然」,顯然都非常強大。

那時,劉青峰要去監視朱雲天,而談未然那時快要成名了。是以,那次之後,幾乎就沒見過了,就算見過,也是易容偽裝后的談未然見過劉青峰。

當劉青峰三番四次聽到「徐未然」大名時,可想而知其心靈遭到多麼巨大的衝擊。

重逢,居然會是這種情況下。

劉青峰想起無數,恍然大悟的明白神秘傳音的來歷,心中混雜著驚喜和擔憂,希望和絕望在一起掙扎,艱難出言:「你不該現身的。」

他想活命,也想報仇。他知談未然很強,可這次和朱雲天一起的,有好幾個靈游境,還有一名神照強者。他不知道談未然能不能打得過這麼多強敵,打得過,就活命,打不過,那就是談未然被拖累了。

這一霎,劉青峰思緒中不知轉過多少個念頭,生和死在其中掙扎,最終艱難道:「現在走還來得及。」

從其神色中察覺劉青峰的掙扎,談未然暗暗點頭心想此人能深交,拍拍他:「沒事,一個朱雲天而已,還嚇不跑我。」

一個朱雲天而已……而已……劉青峰等人頓時凌亂了,終於領教了差距在何處。他們辛辛苦苦,殫精竭慮設下圈套要殺的人,在談未然口中只是「而已」。

劉青峰鬆了口氣,他也想活命,談未然肯留下來救他們,那是他所最希冀的。聽聞此言,哪怕喜悅不已,也不由嘆氣:「朱雲天是抱真後期,凝練了劍魄。」

「沒事。」談未然笑眯眯安慰:「你這是鬧的哪一出?」

話音未落,驚魂未定的眾人中,一人情緒激蕩失態的撲過來,雙眼赤紅的怒吼聲質問:「你為什麼不救老三!你為什麼看見老三被殺了也不救他。說,你說啊!」

此人失態而憤怒的撲來要揪住談未然,談未然足尖一點就避讓開,扭頭向劉青峰:「怎麼回事?」

劉青峰沒來得及開口,眾人中就有一個黑臉膛年輕人站住來攔住這人,大喝道:「關老二,你胡說八道什麼!」

這關老二滿臉瘋狂和哀傷,對著談未然和劉青峰怒目而視,像發狂一樣向談未然衝過來,簡直把他當成仇人一樣,充滿怨毒的嚎叫:「你說,你他娘的說啊,你這個狗雜碎是不是故意的,救了劉青峰,你為什麼不救老三……」

那黑臉青年急忙一把抱住關老二,劉青峰苦笑解釋:「關老三剛死,他可能有點失心瘋了。」

關老二眼神中全是怨恨之色,厲聲狂吼:「你才失心瘋,你們才失心瘋。好你個劉青峰,你活下來了當然是好話無數,憑什麼他救你不救老三!」

談未然皺眉扭頭問道:「你朋友?」劉青峰搖頭,這群人當中不少都有私交,不過,關老二為人較為自私自利,大家跟他都沒什麼私交。

談未然點頭道:「那他可以死了。」眾人聞聲錯愕之際,談未然轉臉向關老二:「你弄錯了一件事,我願意幫誰是我的意願。我出手幫青峰兄,不等於會幫你們。」

不等眾人有什麼反應,談未然又道:「最重要的是,千金難買我願意。我願幫人就幫人,而我願殺人,那我照樣會殺人……就像現在,我想殺你,那你就死路一條。」

輕描淡寫的拔劍發出一聲鏗鏘脆鳴,一道蘊藏劍意的紫色劍氣直接狂飆。饒是關老二驚駭欲絕,怨氣衝天破口大罵之餘閃電狂退,依然被紫色劍氣斬中。

啵啵聲炸裂,一道暈光閃過,關老二立時首級一飛衝天,鮮血從頸項中噴得滿地都是。

劉青峰的同伴們驚怒交集:「你!」

那黑臉青年似乎頗有幾分威信,急忙制止眾人,正要說話,忽然聽得啪啪啪的掌聲響起,掌聲中似乎帶著強烈的自傲。

眾人神色一變,無不扭頭望向掌聲來源,赫然正見朱雲天從雲霧中漸漸顯露身形出來,流露著自負的神色鼓掌,大笑中透著無窮的輕蔑:「哈哈哈,我看見了什麼,內訌,居然是內訌。」

眾人神色慘白,唯有劉青峰多少有幾分信心。站在他身邊的,可是那個以抱真修為殺了神照強者的「徐未然」,憑這就足夠為他添加許多信心了。

朱雲天渾然沒將眾人放在眼裡,彷彿站在山巔指點江山,指頭輕蔑的指過每一個人:「廢物就是廢物,大敵當前還顧著內訌殺自己人,你們把自己當成廢物,可以。也許說不定我心情好,會放你們一馬。可是,千不該萬不該,就不該在我面前鬧內訌。」

「你們一邊和我為敵,一邊鬧內訌,是當我不存在嗎?」朱雲天眯眼,流露著發自內心的憤怒:「你們是看不起我嗎。」

談未然摩挲下巴,這個做派……有點眼熟,像是誰來的?未來天之驕子不計其數,什麼脾氣姓格的都有,傲氣和自負反而一點不出奇。

朱雲天冷冷環顧一眼,招手示意。兩名婢女從雲霧中突顯出上前,配合著給他修剪指甲,盡顯得豪奢氣派,朱雲天這才慢條斯理道:「惹我生氣的人,從來沒有好下場。」

「現在,我很生氣!」

話音一落,四面八方的雲霧中漸漸出現了多條身影。從霧氣中帶著令人發毛的詭譎若隱若現,殺氣凝而不散。

朱雲天一邊由著婢女修指甲,一邊自負道:「不要殺光了,留著慢慢玩。」

此話未落下,見著一名英氣煥發的俊美少年拳頭如鋼鐵一樣打得風雷陣陣,一爪像帶著山嶽的力量當頭落下。

朱雲天的一名抱真境手下雙臂迎擊的剎那,眼神已從不屑變成巨大的驚恐,甚至將他的身心淹沒。看似平凡的一抓,竟然蘊藏著無與倫比的力量,當頭落下,聲勢滔天的將其雙臂打得粉碎。

龍爪手直接打在其天靈蓋上,將其雙腿打得骨折跪磕下去,頭顱整個像西瓜一樣爆出紅的白的,煞是驚悚。

抱真對抱真,竟然是成了一拳頭打爆的結果。哪怕有輕敵大意的因素,這一幕也令人駭然不已。

等一等,是抱真境?

朱雲天等一行人吃驚不已的望向談未然,見談未然面相稚嫩,黃毛剛褪的模樣,分明年紀不大。

瞧來年紀就在十七八到二十一二之間,竟有抱真後期修為,堪稱十分驚人罕見了。饒是群英薈萃的演武大會,年輕抱真境足有數百之多,可其中多是初期,能有後期修為的肯定不會超過二三十之數。

二十歲上下就是抱真後期,那就意味有很大的機會能在三十歲前踏入靈游境。

眾人心頭大吃一驚,無不扭頭望向朱雲天。

如此年輕的一個天才,若說沒有來頭,多半是沒人相信的。

朱雲天眯眼,從婢女手中把手縮回來,細緻的挑挑指甲縫:「閣下莫非也是參加了演武大會,正要返回家?如此說來,倒也……巧了」

只說到「倒也」的時候,朱雲天身法一動,整個人踏著步伐拖曳著一條鮮紅的火線,其勢如熊熊烈火就已欺身而上。

瞬息間,就和談未然交換出殘影,發出風雷聲,已交手數下。打得一陣陣的氣勁波動,掀得一股股的風潮。

氣團爆開,一條光影搖曳生姿,朱雲天似乎沒動過一樣,站在原地抱著一條胳膊,一臉氣派的仔細挑著指甲縫,似乎把這當場一項重大的事業來做。

朱雲天微微抬頭,看著笑吟吟的談未然,總覺得那是嘲笑,吹了口氣:「你修為不錯,我原本欣賞你。不過,你笑我?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就憑你也配?」

「殺了他!」

一道命令下來,四面八方就有多名強大修士向談未然撲擊過來,略微一數,赫然正有兩名靈游境,四名抱真境之多。

如斯陣容,莫說一個抱真境,就算是一個靈游巔峰,一個神照初期都大可應付得來。

劉青峰和同伴一樣瞬間頭皮發麻,和同伴的狂吸寒氣不一樣。當劉青峰想起談未然是誰,忽然平白為朱雲天的六大強者多吐了幾口寒氣。

談未然輕柔伸展指頭,當六人六招似乎將要把他碾壓得渣都不剩的剎那,指尖一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