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賬本交出來吧。」方言笑呵呵的說道。

Home - 未分類 - 「嗯,賬本交出來吧。」方言笑呵呵的說道。

那瘦高掌柜嚇得臉色慘白,最後哆哆嗦嗦的把賬本交了出來。

老賬房們翻開賬本一看,翻翻白眼說道:「家主,這個傢伙更加誇張,上一次記賬還是十多年前呢。」

「啪」!

瘦高掌柜跪伏在地,整個人已經是死灰一片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死定了。而長老們也臉色慘白,顯然被刺激了。

「嘖嘖嘖!」方言冷笑著道:「很正常嘛,多年沒人打理,下面的人都無法無天了,諸位長老說是不是?」

「是是是!」諸位長老連忙點頭。

「拉出去砍了。」方言厲喝一聲,眼神殺氣四溢。

「是!」

天巫軍的人拉著瘦高掌柜就走,無論他怎麼掙扎哀嚎都沒用,最後只是死路一條。

所有人都心驚膽戰了,方言這是要開戰啊!

「下一位。」

方言冷笑著開口,逼得眾人一個個上來送死,而且還是當著眾位長老的面受死,讓他們憋屈不已。 一天的時間,整個十方城被處死兩三百人,有掌管各處生意的執事掌柜,有各大軍團的後勤。

主要原因,就是因為賬務錯亂,而這個問題卻讓十三旁支無話可說,因為他們的賬面確實是一塌糊塗。

這直接引起了整個十方城的動亂,導致人人自危,生怕被方言找上。而方言這個新任家主的名號,也變得響亮無比。

十三長老含恨而離去,最後又聚在一起商議。

「草!再這麼搞下去,我們的根基都被他挖空了,現在人人自危,誰都怕了他方言了。」

「可不是,手下人心惶惶,連做事的心思都沒有了。而且現在各大軍團的人也都亂了,再這麼下去,不用他出手,我們就死翹翹了。」

諸位長老惱怒的低吼,恨不得把方言撕成碎片才好。

「諸位,方言不給我們留活路,我們必須想辦法弄死他。」方文昌惱怒的吼道。

其他人聞言,紛紛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下來,接著大家就嘀嘀咕咕商議著,該怎麼滅殺方言。

……

此時,方言正站在方家最高的閣樓之上,俯視著這座龐大的城池,臉上古井無波。

「家主,你這麼做,會不會把他們激怒?」方正南小心翼翼的問道。

之前方正南也許還不承認方言的身份,因為他知道方言是假冒的,但是自從方崢承認了方言之後,他也變得忠心耿耿起來。

方言撇了他一眼,笑著道:「我就是要逼他們狗急跳牆,不然怎麼弄死他們?」

「家主想怎麼做?」方正南眼睛一亮。

方言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隨口說道:「通知天巫,連夜集合隊伍,我們外出。」

「外出?不是剛回來嗎?」方正南詫異的道。

「別廢話,去辦。」方言揮揮手。

很快,大量的飛舟開始集結,最後浩浩蕩蕩的撕開空間離開十方城。

而還在商議怎麼弄死方言的十三長老們全傻眼了,方言怎麼不按常理出牌?

「草!他怎麼跑了。」方文昌鬱悶的吼道。

之前眾人還商議準備用死士對付方言呢,或者暗殺掉他,可是現在方言居然離開了。

他感覺自己拚死應對方言,人家根本就沒在乎他,這種憋屈讓他氣得想吐血。

「不管那麼多了,他離開十方城正好讓我們下手。」

「對,派人弄清楚他的行蹤,到時候派最頂尖的高手圍殺了他。」

眾位長老興奮的歡呼。

……

至於飛舟之上的方言,此時正在大軍的保護下,浩浩蕩蕩的往千目族最大的部落前進。

雖然不懂千目族為什麼會侍奉他為主人,但是千目族這隻力量必須掌握在手中,而且那裡還有一個石碑呢。

「現在我手中有八塊石碑,再搶到四塊,那麼就完美了。」方言咧嘴一笑。

「笑什麼呢?」司空靖柔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沒什麼,距離千目族還有些距離,我們該好好休息一陣才好。」方言摟著司空靖柔的小腰,邪笑著往飛舟內的房間走去。

「討厭……」

司空靖柔哪裡還不知道他想幹嘛,臉色唰的一下羞紅了。

「哈哈哈……」

……

浩浩蕩蕩幾百艘飛舟,環繞著方言所在的九龍飛舟,花費了整整五天的時間,才靠近了千目族的領地。

千目族最大的部落,佔據西南最龐大的一片地區,只怕比兩個黃金級勢力還要龐大。

可是他們卻很低調,固守自己的地盤,從來不和其他勢力發生衝突。但是如果有其他勢力敢於招惹他們,他們絕對不死不休跟人拚命,這就是千目族的性格。

所以,這是一個不算黃金勢力的黃金勢力。

當方言背負雙手看向下方的平原時,頓時眼神震驚。而他身後臉色羞紅的司空靖柔,也是震驚了。

只見下方下方几百萬平方公里的平原之上,全都是龐大無比的建築物,活脫脫一個巨人的世界。

大量身材高達幾百丈的千目巨人在生活玩耍,人類進來就好像一個螞蟻似的,根本就不起眼。

「千目一族,果然強大。」天巫等人也是暗暗震驚。

「是強大,千目一族人人都是最強大的戰士,這裡最少千萬族人,如果加上大陸其他地方分散的部落,就算三個黃金級勢力都不敢招惹他們。」方言暗暗心驚。

不過很快,方言等人的到來就驚動了千目一族。

「咚咚咚!」

一聲恐怖的鐘聲頓時傳遍整個千目族,大量的巨人聚集在一起,浩浩蕩蕩的往方言等人所在的方向殺來。

「結陣,準備迎戰!」

天巫一聲怒吼,幾百艘飛舟的防禦罩開啟,天巫軍也準備作戰。雖然不懂方言到底來幹什麼,但是千目一族可不是一個好惹的對象,他們不得不注意點。

方言滿意的一笑,而此時千目一族也集結完畢了,浩浩蕩蕩幾百萬可戰之師,讓人心驚膽戰。

「你們是何人?」一個身材高大的千目族怒吼:「再不滾蛋,我讓你們全部死在這裡!」

方言仔細一看,發現此人和其他千目族不一樣,因為他身上的眼珠子居然是血紅色的。

而且看樣子,此人在千目族之中應該地位挺高。

方言飛身一躍出現在眾人面前,眼睛一掃淡淡的道:「我是方言。」

他的聲音雖然平淡,但是卻詭異的傳遍到每一個角落。

「方言?這是誰?長得傻乎乎的,難道來找死不成?」

「他以為他是誰啊,不過是一個人類,居然來我們千目族報出名號,簡直可笑。」

千目族人們都不屑得很,但是有人群最後方,有幾十萬人卻騷動起來。他們紛紛激動的擠開其他千目族人,拚命的衝到了最前方。

「是主人,真的是主人!」

「拜見主人!」

這幾十萬身材略矮的千目巨人,紛紛恭恭敬敬的跪伏在地,方言還在其中看到了鐵塔和碎星的身影。

而其他人早已經傻眼了,只有那血紅眼睛的千目巨人眼中殺機一閃,露出一絲絲寒芒,不懷好意的看向方言。 方言漂浮在半空,下方是幾十萬跪伏的千目巨人,所有人心中都有些怪怪的,傲氣的千目巨人居然向人類跪伏,這是絕無僅有的事情。

天巫軍震撼之中帶著一絲狂熱,興奮的看向方言。

而其他千目族人,則是一臉的憋屈和憤怒,恨不得撕碎這些丟臉的族人才好。

只有司空靖柔捂嘴一笑,眼中帶著一絲幸福,因為在她看來方言做出什麼事情都是正常的。

「免禮,你們族長怎麼不在?」方言詫異的看向鐵塔。

鐵塔之前保護過他,方言是記得清清楚楚的,所以第一個向他發問。

鐵塔臉色有些古怪的說道:「族長身體不適去世了,現在我們已經全部併入第一部落,主人請勿見怪。」

「什麼狗屁主人,你們現在是我們部落的人,怎麼能夠擅自朝人族跪拜!」

「就是,當我們千目一族的臉面是好丟的嗎?」

身材高大的千目族人憤怒的咆哮,聲音驚天動地。

血紅眼睛的千目巨人一揮手,所有聲音都安靜了下來,他陰沉著臉盯著方言道:「你就是方言?」

「正是。」方言冷笑著和他對視。

「耍些陰謀詭計就想收服我們千目族?」血眼巨人冷笑著道:「別打這種注意,我天罡第一個不答應,你現在可以選擇怎麼死。」

天巫等人見狀,紛紛離開飛舟出現在方言身後,只要他一聲令下,必定展開廝殺。

方言冷然一笑:「天罡是吧?我只問你,騰雲部落族長是怎麼死的?」

鐵塔等人悚然一驚,最後卻各自苦笑起來,還是被方言看出來了。

「那老傢伙?」天罡不屑的大笑:「他來到部落之後,拚命宣揚什麼天命之主,讓我們全部向一個人類效忠,這絕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所以,你們殺了他?」方言眼神冰冷的道。

「不!」天罡獰笑著道:「是我殺了他,任何玷污千目族威嚴的人,都要死,你也不例外。」

方言的臉色陰沉得嚇人,雙方的氣氛越來越凝重。

就在方言和天罡準備廝殺的時候,鐵塔帶著那幾十萬族人站了起來,堅定的擋在了方言的面前。

「千目族人們,主人是上古真神留下的啟示,你們可以不信,但是我們親眼看到的人絕對相信。」鐵塔高聲說道:「如果要戰,先踩死我們,雖然我們實力不強,但是絕對不會退讓。」

所有人心神震撼,大戰的氣息被衝散了不少。雖然鐵塔等人在千目一族中算是身材矮小的,但是這一刻他們卻顯得無比高大。

「你別以為我不敢殺了你們!」天罡憤怒的咆哮。

「要殺就殺,別廢話。」

「天罡,你之前斬殺我們族長,現在斬殺我們也不會手軟,來吧。」

鐵塔等人憤怒的咆哮,頓時讓天罡氣壞了。

「殺了他們!」

天罡下令衝擊,但是他身後的千目巨人卻都不動彈了,一個個眼神尷尬無比。

向自己的族人下手,千目巨人很難接受這個命令。

「你們不殺,我殺!」

天罡怒吼著,一拳朝鐵塔等人轟殺過來。

「方正東,殺了他!」

方言一聲厲喝,跟在他身後的方正東怪笑著撲了出去。

「轟轟轟」!

幾百道密集的轟鳴,兩個身材不同比例的人居然廝殺在一起,殺得四周驚天動地。

「混蛋,你們這是找死!」天罡憤怒的咆哮。

可是就在他想爆發的時候,一道聲音卻遠遠的傳來:「天罡,讓客人們進來。」

所有人一愣,而千目巨人們紛紛恭恭敬敬的低下了頭顱。

天罡滿臉的不爽,但是這個聲音一出,頓時讓他低下了高傲的頭顱。

「是!」

天罡恭恭敬敬的應喝一聲,最後冷笑著道:「方言是吧?走吧,我們族長在等著你。」

「族長?」方言眼睛一眯。

千目一族部落眾多,每個部落都有族長,這方言很早就知道。現在最強大部落的族長發話,方言倒是好奇了。

「天巫,選幾十個人,跟我走。」方言揮揮手道:「其他人,原地等待。」

「是!」天巫軍的人應喝一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