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眾人再次發出善意的笑聲,氣氛十分熱絡。

Home - 未分類 - 頓時,眾人再次發出善意的笑聲,氣氛十分熱絡。

晚飯之後,如歌幾人都有些微醺,緩緩起身,如歌向院中走去,吹著外面的冷風,感覺神智回復了一些清明。

此時外面己經黑了下來,夏季的夜晚依舊格外的熱鬧,走禽蟲蝶沒有因為天黑而躲起來,反而更加活躍起來,如歌抬頭,看了看屋頂,輕身一閃,輕輕的縱上屋頂,席地而坐。坐在屋頂靜靜看著天上的明月,躲在屋頂,雙手枕在頭后,愉悅的勾起唇。

這一時沉仁被抓,她感覺到她的復仇進行了一大半,按照的接下來的計劃,沉程也跑不掉,也是時候回軒轅了,扶翼王上位,還姚氏一個清白。

愉悅的勾起唇,靜靜看著明月,突然,一道紅影擋住了月亮,露出一個比明月還要耀眼的笑容。

如歌起身,看著軒回去聖夜,微微笑道:「你怎麼來了?」

看著微醉的如歌,臉上飛起一抹胭紅,軒轅聖夜微微眯眼,主動坐在如歌的身邊,變戲法般拿出一壺酒,委屈的嘆了一口氣:「某人

氣:「某人一家人喝酒吃肉十分開心,可惜我孤家寡人一人獨飲,真可憐!」

如歌雙眼笑成月牙般,沖著軒轅聖夜輕輕一推,打趣道:「所以孤家寡人的某人就自己一人對月澆愁?」

「可願作陪?」軒轅聖夜溫柔輕笑,輕輕勾唇。

「當然!」如歌微微一笑,沖著軒轅聖夜偏頭,挪了挪地方,給軒轅聖夜讓出一個位置。

驚風從暗處閃了出來,手中端著一個托盤,盤中幾碟小吃,兩個酒杯。

如歌拿過酒杯遞到軒轅聖夜的跟前,晃了晃。

軒轅聖夜見狀,輕輕一笑,拿起酒壺給如歌滿上一杯后,給自己也滿上了一杯,對著如歌輕輕道:「慶祝你復仇成功!」

「謝謝,只不過還沒有成功,只成功一半而己。」如歌接受了軒轅聖夜的祝賀,輕輕喝了一小口酒,酒不是烈酒,看來軒轅聖夜顧及到她,所以沒有帶烈酒過來。

「另一半就很快了!」軒轅聖夜淡淡道,借著月光看著如歌聖潔的小臉,心中一片柔軟。

如歌身體向後一仰,大大咧咧的躺在屋頂,靜靜看著天空上明亮的星星,輕輕笑道:「聽說,人死了之後,靈魂會化為天上的星星,我姚氏所有人現在在看著我嗎?看到現在的我會不會生氣?」

學著如歌的動作,軒轅聖夜也躺了下來,伸手把如歌抱在懷裡,輕輕道:「不會生氣,只會欣慰,那個傻傻的姚霜如令己成長到了這個地步,他們只會驕傲,不會生氣的。你這麼厲害,不僅找到了仇人,還替他們守護了軒轅,這樣的你他們只會覺得驕傲。」

今日發生的事情,對沉仁的酷刑,堯家人的認親舉動,讓她一直以為自制力不錯的心卻酸了起來,好像,突然變得多愁善感起來。

今天的她有了新的家人,可死去的家人怎麼辦?想到死去的姚氏族人,她的心不受控制的悲傷起來,心情不好急需安慰時,軒轅聖夜出現了。好像一直疼痛叫囂的心終於找到了一個聽得到它悲嗚的人,可以毫無防備的盡情敞開。

躲在屋頂,小臉面對著軒轅聖夜,如歌緩緩挪動,把臉埋了進去……

「歌兒,想哭就哭!」伸手輕輕拍著如歌的肩,軒轅聖夜神情寵溺,聲音溫柔。

如歌把臉埋在軒轅聖夜的懷裡,久久沒有任何的動靜,過了好久,她的肩才微微輕抖,抖得動作越來越大,漸漸的,聲音也斷斷續續溢出。軒轅聖夜心疼的看著把臉埋在他懷裡的如歌,嘆了一口氣,抱著的動作緊了緊。

如歌的哭泣越來越大,身體的顫抖也越來越大,一聲聲哭泣,不止心疼了軒轅聖夜,也心疼了院中的嫻姨娘與堯夫人。

堯夫人不明白如歌為何哭得這麼傷心,想上前輕喚,可嫻姨娘卻拉著她微微搖頭,她明白,此時的歌兒一定是想起了姚家眾人,今是是她正式得到新的家人的時間,也是沉家破敗之日,也是替姚家報仇之日。哪怕歌兒受傷斷手的時候,她都一直笑著,與他們在一起的時,也是笑著,而這個時候,歌兒哭了。雖然哭了,但嫻姨娘卻鬆了一口氣,常年的壓抑著內心如今尋找到了一個懂它的人,她反而輕了一口氣。

軒轅聖夜對歌兒的好她看在眼裡,她也不會反對,只要歌兒喜歡,只要軒轅聖夜是真心的,那麼她就不要反對。

尋找到一個可以依靠的港灣不容易,尋找一個可以全心信任的伴侶也更不容易。

嫻姨娘與堯夫人站在院子中靜靜看著如歌,久久不語。

如歌不知道院子嫻姨娘與堯夫人正看著她,此時的她躲在軒轅聖夜的懷裡,聞著那好聞的香味,不是貴族們愛用的龍延香,而是淡淡的花香。再加上悲傷的情緒與對他的信任,如歌第一次這般的發泄著,哭得十分大聲,從前世死亡到現在,從沒有如此發泄過的她第一次發泄著內心的怨恨,這一次,她失控了。

盡情的哭著,哭聲引來了堯國公與堯安他們,全部擔憂的看著如歌,神情既是疑惑又是心疼。

哭著哭累了,再加上酒性,如歌的聲音慢慢弱了下去,最終緩緩睡了過去……

軒轅聖夜見狀,緩緩抱著如歌走進她的房中,替她拉下帷帳,點好安眠香,才緩緩走了出去。

門外,堯國公幾人靜靜看著軒轅聖夜,緊抿著唇,不語。軒轅聖夜靜靜看著他們,淡淡道:「歌兒的事情,如果她願意說的話我才會說!」

說完,軒轅聖夜直接離去,嫻姨娘靜靜看著他,看來歌兒有把她的身份告訴他,原來,歌兒這般的信任他了么?

眾人的視線全部投在嫻姨娘的身上,試圖得到答,嫻姨娘見狀,輕輕嘆了一口氣:「本來這件事情要歌兒親口跟你們說的,但我想,這輩子她都不可能說出來,今日我所說的一切,你們就當聽過就全忘了吧,相信歌兒不會願意有人提起,也不會希望你們得知。」

看著臉色嚴肅的嫻姨娘,幾人十分嚴肅的點頭,就連平時一直弔兒郎當的堯流也沉下臉,認真聽著。

嫻姨娘看著眾人輕輕道:「在軒轅,也有一個家族姓姚,你們或許不知道是誰,但東元人與軒轅人卻十分清楚。姚家有二子一女,與你們家差不多,姚家三女名為姚霜,寒霜的霜……」

所有人都認真聽說,聽著嫻姨娘說著如歌前世身份,說著姚家滿門的破滅,說著重生的如歌,說

的如歌,說著她親上五華山得知的一切,說著如歌為何這般的憎恨沉家……

堯夫人伸手捂唇,死死的不願發出聲音來,她不想打擾到如歌的休息,任由眼淚滴落,卻依舊努力聽完所有的故事。

嫻姨娘心疼的嘆息著:「當初我聽到她現在的身份是堯雙時,就覺得這是上天的玩笑,歌兒對人極度不信任,唯獨你們是例外,因為你們一家與姚家太像了。歌兒前世有兩個哥哥,也是最小的女兒,而且姐姐你與姚夫人很像,時而溫柔,時而衝動,歌兒能如此短時間內喜歡上你們,就是因為你們與她前世很像。重生之事太過匪夷所思,如果不信就當我是醉后胡言,不必放在心上。」

「不,我相信!」最先出聲的是堯安,因為他看過如歌那狠唳的一面,把沉仁放在烈火上烹烤的手段,如果不是恨毒了他,如何能下這個狠手?所以他信,因為沉家雖然擄了嫻姨娘卻沒有傷害她,不至於讓如歌她這般的痛恨,而這個解釋才是最為恰當,從上輩子結下的仇,才會這般恨毒了他們。

堯夫人雖訝異堯安的態度,但她也飛快點頭:「我信,妹妹願意說出來就是對我們的信任,你放心,這件事我們不會在歌兒面前提起。」

「麻煩各位了!」嫻姨娘輕輕點頭,神情也微松,多一個人愛歌兒,她反而更開心。

因為她希望歌兒幸福!

「如果是這樣,那你的女兒……」堯國公最為理智,不由自主發問后驚覺問了不該問的問題,連忙住嘴。

嫻姨娘不介意的笑了笑:「說到底,也算是我虧欠了那個孩子,因為她是我與不愛之人所生,但她還是我的女兒。現在想來,走了也好,早早投入輪迴也能早早找到一個發自內心寵愛她的父母,不必再背負我與秦幕的恩怨。而且,歌兒她很好,很善良,很讓人心疼,與一個逝去的人相比,倒不如珍惜現在。歌兒是我的女兒,活著的女兒!」

嫻姨娘的樂觀與堅強也深深讓堯夫人為之動容,緩緩走上前,紅著眼眶拉著她的手,保證道:「妹妹放心,歌兒會幸福的,有你與我在,一定會讓歌兒幸福的。」

「會幸福的,歌兒今天很開心,我能知道!」嫻姨娘看著堯夫人微紅的眼眶,伸手輕輕擦掉,勸道:「別哭,你哭了,歌兒就該心疼了,歌兒心疼了咱們又得跟著心疼,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這是堯夫人才明白嫻姨娘為何一直笑著,臉上一抹掛著幸福的笑容,原來,是不想讓歌兒心疼。而現在她也才知道,為何歌兒會躲在別的男人懷裡哭也不面對他們,因為歌兒不想他們擔心。

胡亂的摸摸淚,堯夫人認真道:「你說得對,我不哭了,最起碼絕不在歌兒面前哭,她要是心疼我也得跟著心疼,你說得沒事,這就是一個惡性循環。」

「嗯!」嫻姨娘點頭。

再悲傷,再憎恨,嫻姨娘從來不會在如歌面前哭,就如如歌一樣,她寧願在軒轅聖夜的懷裡哭也不當著堯家人與嫻姨娘的面哭、

因為她們都知道,對方不會想看到她哭。

嫻姨娘知道,因為她哭,歌兒會心疼,歌兒心疼了,她會更加心疼。

不哭,保護自己不受傷害,這樣歌兒就不會因為她而傷心,而她也不會因為歌兒傷心而心疼。

------題外話------

月光的新坑,跪求收藏,大家要記得收藏喲

攝政王絕寵之惑國煞妃

謝如玉,權門謝家的天之驕女。

卻因為愛上不該愛的人一生受盡苦楚。

雙眼被刺,雙臂被斬,容顏被毀,最終淪落成為眾人觀賞的怪物。

一切因她看錯了人,也愛錯了人。

苟且偷生三載,只為護她唯一至愛。

可親生子被當成玩樂的玩具,痛苦的慘叫在她耳邊響起時。

她親自殺死自己忍辱三年所保護的愛子。

斗獸場上,泣血咒怨。

如有來世,傾盡所有,不死不休!

傳言

楚王庶出次女眼盲無用,是個累贅。

可又有誰知,她洞若觀火,乾坤在握?

彈指之間風華顯,頃刻之時江山覆。

一代驕女的死去,是另一個傳奇的開始。

本文權謀文,一生一世一雙人,無虐,可放心入坑! 皇宮之中,廝殺聲己起,可如歌這裡完全沒用動作,反而她親自上了城門,靜靜看著光明正大包圍皇宮的剛剛到達的沉達軍隊,抬頭微微看了天,太陽早己不在正頭頂,算算,現在應該是餞別宴完畢之時,可依舊卻沒有看到他國離開的身影,城門之外,沉家軍隊堂而皇之的守著……

宮中,逼宮開始了……

「二哥,小心城內會有內鬼替沉家軍隊打個城門,所有敢接近城門者,殺無赦,包括你的護城軍!」如歌看著守城門的一隊嘯天騎,扭頭看著堯朝,輕輕淺笑。

堯朝身穿盔甲,身形魁梧,認真的點頭:「行,我知道了!」

如歌長發迎飛而揚,吹起她的發梢,輕輕撫動著臉龐,遮了那幽暗的目光。

宮中,開始亂了,而她,卻沒有讓人進去救人。

因為,她要越帝自己衝出去,身邊帝王,身邊一邊會有皇家暗衛的存在,皇家暗衛雖然只是存在於傳說話本之中,但她相信越帝身邊也會有。衝出皇宮不是難事,能暗衛在的話,越帝的安全多了一層保障,但,越離紫上位就遠了一步。

帝王都是貪心的,坐在皇位享受了至高無上的感覺之後就會捨不得下來,多久一點就久一點,偏偏,她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等,不讓越帝死,又要讓越帝主動讓出皇位的話,只有將他的勢力全滅才行。

皇家暗衛,必須死!

「主子,嘯天騎與鬼軍己就位,只要命令一下,就可以直接沖入皇宮營救越帝,現在宮中傳出消息,第十分隊拿下了沉皇后,現在待命中。」暗一接到消息之後,便快步走到如歌的身邊,輕輕道。

如歌側坐在牆牆之上,遠遠看著皇宮上空升起的黑煙,淡淡一笑:「皇宮禁衛中有咱們的人,吩咐下去,只要越帝衝出內宮,就立馬傳信。越帝出內宮,便是嘯天騎與鬼軍行動的最好機會,暗一,你們看城下的沉家旗,沉程這是打算用嘯天之威軍動搖城中百姓呢!被二十萬的嘯天騎包圍著,城中百姓哪個會不慌?再加上有心人在百姓中傳播一下,說太子是真龍天子,嘯天騎順從天意什麼的,得到民心很方便吧?」

聽著如歌的話,暗一不屑掃了一眼下方的沉家軍隊,看到軍隊上那紫龍沉家旗時,憤怒的皺起眉,渾身殺氣盡出,十分不悅。

「假的終究是假的,就算把他們編入真的嘯天騎中也成不了真的!」暗一咬牙切齒盯著下方的軍隊,靜靜看著那領頭之人。

「去在城中放消息,沉家擁兵自重,意謀皇位,利用太子,謀害陛下!」如歌靜靜看著城下開始變幻的敵軍,神色幽幽,聲音微冷:「不過是利用民心而己,我這邊反而更得力,一項反臣的帽子就能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以為有了假的嘯天騎就能無所不能?哼!」

城門之下,沉家軍隊中突然分開兩道,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騎在馬上走了出來,看著城牆上的護城軍,大聲道:「開門,越帝昏庸無能,吾等嘯天騎順天行事,擁立太子為帝,爾等不從,就是違抗天命!」

堯朝立在城頭,抽出長劍淬了一口:「呸,什麼玩意,叛亂就叛亂,說得這麼好聽?天命是什麼東西?有本事,你拿出來給本將軍看看,說陛下無能,你憑什麼這樣說,有本事你拿出陛下無能的證據?哪怕陛下再無能,也不是你這個匹夫能指責的……」

堯朝的嗓門大,又站在高處,一番臭罵讓讓城下的男子頓時一怒:「辱我嘯天軍威者,殺無赦,小子,報上名來,我嘯天騎不殺無名之輩!」

堯朝哈哈一笑,拉開嗓門大吼:「給爺爺記住,你爺爺我叫堯朝!」

「楊成!」城下男子也回報了姓名,只不過堯朝才不會理他,反而不屑道:「無名之輩,你爺爺我不屑知道!現在要麼立馬離開,不然,爺爺我絕對不客氣!」

一時之間,兩人都沒有得到信號,一人城下,一人城上,隔空對罵,只不過男子的對罵不比女人,女人的叫罵多刻薄,而男子的對罵說來說去就那麼幾句,也難聽不到哪裡去。堯朝站在城門罵得口沫橫飛,半響喝了一口水,感嘆道:「娘的,罵人也是個力氣活,妹妹也真是的,幹嘛搞得這麼麻煩,直接出城迎戰不就好了?」

城門的守衛是嘯天騎,護城軍都守在最上方的城牆之上,分工十分明確,堯朝罵累了下城休息一會時碎碎念,剛好被嘯天騎的士兵聽道,隨口回答:「這是主子的英明之處,敵軍三十五萬,我軍守城十萬,實力太過懸殊,能拖就拖,咱們這不是攻城,不需要出城迎戰,這是守城,自然是守得時間越多就是勝利。」

堯朝扭頭看著守城門的士兵,心中升起一抹羨慕嫉妒,娘的,這嘯天騎一個小兵就能把事情看得這麼清楚,那嘯天騎該有多厲害啊?他怎麼就沒有這麼一支軍隊,要是有的話,肯定所向披靡。

「你有辦法拖?」堯朝挑挑眉,看著那小兵,好奇發問。

「沒有,主子有什麼命令的話,將軍照做就好,主子可是度先生之徒,聽度先生,主子的兵法謀略極高,聽主子的絕對沒錯!」小兵自豪的挺挺胸。

「度先生是誰?」堯朝好奇發問,這也不能怪他,他是個粗人,所以沉嘯天是誰他明白,但對於躲在幕後謀略的度先生來說,他就是極為陌生的。誰叫他就是個粗人?喜歡撕殺不愛謀略,所以自

撕殺不愛謀略,所以自然不知道度先生是誰。

「你不知道?」小兵扔給堯朝一個白痴的眼神,確認堯朝是真的不知道是,才正色道:「度先生是百年前嘯天騎的第二把交椅,是沉帥的軍師,帶領著嘯天騎走向世間軍隊難以匹及的輝煌,度先生的謀略極高,百年前被稱為當世無雙的謀者……」

「照你這麼說,那度先生豈不是很厲害?與你家主子,誰更厲害?」堯朝喝完水,緩緩起身上城牆,與小兵擦身而過時,好奇問著。

小兵想也不想的挺著胸,堅定道:「當然是主子!」

「為何?」堯朝問。

「因為她是我嘯天之主!」小兵答。

堯朝聽著小兵那堅定的聲音時,微微一笑,緩緩上城門……

嘯天之主么?看來妹妹在嘯天騎之中威嚴不錯呢!

皇宮之中……

冥月與祁王被帶到一邊,沉程派人給冥月服下解藥,也沒有殺祁王。一是冥月是他不能惹的存在,二是現在軒轅聖夜下攻打著西越,留著祁王會是一個很好的人質,太子登基之後,軒轅就是首要目標,軒轅的親王握在手中,到時,有利的是西越。

「太子殿下,火油搬來了!」幾個士兵搬著大桶大桶的火油,走到越離傑的身邊,小心稟告著。

越離傑的心中早己沒了猶豫,如今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早己容不得他放棄,除了走下去,他別無他法。

「潑上去!」

小兵領命,幾人合力搬著油桶,拿著碗盆,舀起油就朝著越帝死閉不出的宮殿四周潑去,一層又一層,刺鼻的味道傳到了宮殿之中,越帝味道那刺鼻的味道,眉頭皺眉。越帝身旁邊的黑有首領看了一眼,緩緩抽出腰間長劍,看著身後幾百暗衛,沉聲道:「聽我號令,護著陛下沖內宮,到達禁衛軍所在便多了一絲生機,一時衝出去就不要回頭,全速前行,明白嗎?」

「是!」越帝身旁邊的暗衛輕輕點頭。

暗衛首領貓著腰,站在越帝的身旁,冷靜盯著大門,大門外有兩個暗衛一左一右緊握門栓。

「聽我號令!」暗衛首領話一出,所有人都稟住呼吸,身體成起中姿勢,聽著暗衛首領的命令:「三,二,一,沖……」

隨著暗衛首領的號令一下,一左一右緊握門栓的暗衛眨間大力的打開大門,其他暗衛架著越帝,如獵豹一樣迅速朝著外朝衝去……

一瞬間,暗衛們帶著越帝運用著輕功,試圖從上空飛過。

一開始被驚了一下,越離傑與沉程很快反覆過來,指著越帝還有沖入侍衛中暗衛道:「殺,不留一個活口!」

越離傑此時完全沒了猶豫,有的只有殺意,他明白,事情到了不可後退的地步,如果他輸了,那麼他就沒了任何生機,必會必死無疑!

空中四面八方的箭羽齊齊射向了越帝的方向,越帝身邊的暗衛首領抽出腰間的刀,劈開射過來的箭矢,帶著越帝幾個縱身,立馬跳到宮牆之上,到達的宮門之外。站在宮門處的越帝與暗衛首領才發現,僅僅一牆之隔,戰爭,早己打得火熱,內宮之外,死傷無數,血流成河,腥臭的鐵鏽味在高溫這中散發出令人作嘔的味道,一**帶著血腥味的熱浪隨著微風襲來,讓人更加的難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