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和濤濤,會被別人嘲笑沒有爸爸嗎!」

Home - 未分類 - 「琪琪和濤濤,會被別人嘲笑沒有爸爸嗎!」

「那些小孩會欺負她們嗎!」

沈文力的每一句追問讓葉霖的心痛了痛,他不斷說對不起!

所有的言語和思念都化成對不起三個字!

顧月華和沈如君當初是吃了不少苦,但所有的苦日子都過去了,沒必要總抓著以前的事不放。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道,「葉霖被人襲擊,掉入河邊,一躺就是十多年,他之所以沒回來,是因為自己也生死不明,我們不能怪他!」

聲音一落,沈文力怔了,他想過千萬種可能,就是沒想到會是這樣…….

「那,那,那他有沒有再婚!」

葉霖說道,「沒有!我一恢復記憶就來沈家村了!」

沈文力的維護讓他驚訝,記得以前這個大舅子一點也看不起老宅的人!

沈文力尷尬地撓了撓頭,「是,是我誤會你了!我還以為你在外面另找了一個!」

葉老夫人見誤會解除,笑了笑說道,「沒有!我兒固執的很,就算沒有記憶,也不和別人結婚!」

聽到這話,沈文力猛然抬起頭,「也就是說有人想嫁給你!」

葉霖沒想到他會問的如此直白,不過,還是輕輕點頭,沒有一絲隱瞞,「嗯——」

沈文力鄙夷地掃了下葉霖,「就你這小白臉樣,也有人喜歡!那人怕是眼瞎!」

這話特別毒舌,一點面子也不給葉霖留。

當事人倒是沒覺得什麼,站在旁邊的葉老夫人聽到這話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她兒子才不是小白臉,她兒子好著呢!

顧月華看向沈文力說道,「你去果園把阿君趕回來!」

沈文力接到命令,風一般的速度跑了。

跟來的村民拿著鋤頭和鐵鍬,看到沈文力跑了,立即出聲,「沈老大,還要對付負心漢嗎!」

遠處傳來沈文力的聲音,「不需要,都是誤會,誤會,等我有時間,再和大家細說,你們先去忙,把蜂蜜放床上,讓小寶給顧客送去!」

「好,我們馬上把蜂蜜搬上車!」

「你要快點回來!」

「蜂場又出蜜了,今天需要用玻璃罐子裝好!」

「……」

大廳里的葉霖聽到外面的聲音,不解地看著顧月華,「媽,我們村有人養蜂!」

顧月華聽到這話,心裡很高興,即使十多年沒見,但葉霖的稱呼依然沒有變。

她點頭說道,「嗯,是琪琪養的,一個月起碼可以賣出五千瓶,那丫頭是個厲害的主!」

葉霖心微微震撼著,「一個月五千瓶,這數量不少了!」

顧月華點頭,「是啊!不少了!如果沒控制數量可能還不止,家裡沒那麼多蜂,琪琪打算在漢京也弄一個大養蜂場,家裡的養蜂場只提供給附近幾個縣城的人!」

葉霖心裡是既驕傲又失落。

女兒才五歲,他就走了!

他還沒參與女兒的成長,就長大成人了,甚至還這麼優秀!

葉老夫人常常聽到葉霖說大女兒叫沈佳琪,此刻聽到琪琪這兩個字一點也不陌生。

她一臉驚訝地看著顧月華,「琪琪,這麼厲害!」

顧月華點頭,一臉驕傲道,「當然厲害了!她現在是大學生,那一身醫術沒人比得上她,現在懷孕了,而且一次就三個,兒子女兒都有了!」

「親家母奶奶爺爺把她當寶一樣,什麼都不讓她做!」

說到這裡,顧月華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漢京看看沈佳琪的肚子到底有多大了!

葉霖一驚,失態出聲,「琪琪那麼小就嫁人了!十九歲的姑娘什麼都不懂,她知道那個男人是真喜歡她,當時假喜歡她!不行,我要把她接回來!」

一個個好消息把葉老夫人炸得腦袋發昏,「三個,三個,天啊!好多!我要當外祖母了!」

顧月華瞥了下失態的葉霖,板著臉說道,「琪琪嫁的好,阿堯是漢京人,家大業大,對琪琪也好,這事,你就別操心了。」

這話剛說完,就看到沈濤從外面走進來,他看到家裡來了兩個陌生人,陽光青春的臉露出驚訝,「外婆,家裡來客人了!」

葉霖聽到外婆兩個字,渾身僵了一下,體內的血液倏地凝固起來。

是濤濤嗎!

是他兒子嗎! 正這麼猜測,就聽到顧月華說道,「濤濤,快過來,你爸爸回來了!」

聲音一落,就看到沈濤手上的書包落在地上,白凈的臉滿是錯愕和震撼,喃喃自語道,「爸爸——」

好陌生的稱呼!

從小到大,爸爸這兩個字只在夢裡出現過!

以前經常聽到別人喊爸爸,他也試著跟別人一起喊,換來的就是一頓毒打!

葉霖比沈濤更緊張,他走的時候,沈濤才三個月,沒想到一眨眼就成男子漢了!

他轉過頭,紅潤的眼睛緊緊盯著沈濤,五官和他有點相似,但更像阿君……

一米七五的身高,背脊筆直,皮膚白凈不參一點雜質。

一身黑色西裝像從漫畫中走出來的小王子……

葉老夫人激動地看著沈濤,淚水直流,「沒錯,就是葉家的種!」

聽到陌生聲音,沈濤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眉頭緊蹙,「……」

她又是誰!

顧月華連忙走過去,拉著沈濤的手,「這是你爸,這是你奶,他們來抓你們了!」

沈濤鼻子一吸,甩開顧月華的手,賭氣說道,「我沒有爸爸!」

說完,跑到房間把門關上,一個人坐在床上發獃。

顧月華沒想到沈濤會是這種反應,她尷尬解釋,「濤濤對你們有誤解,等解釋清楚了,他就會接受你!」

葉霖心微微顫抖著,「沒事,我可以慢慢等,等到他接受的那一天!」

果園那邊的沈如君聽到消息,差點摔到地上,無法置信地看著沈文力,「哥,是,是真的嗎?」

沈文力,「我騙你有什麼好處!現在沈家村的人都知道葉霖回來了。」

想到葉霖的遭遇,沈文力輕輕嘆了一口氣,「哎,葉霖也是倒霉,好好的,就遭到襲擊,要不是掉在河裡被人救了,死在哪都不知道!」

「妹啊!你也算是苦盡甘來,這十多年一直沒嫁,是值得的,現在葉霖也回來了,你們就好好過日子吧!」

沈如君聽到葉霖的遭遇,眼淚布滿臉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聲音哽咽沙啞,「我就知道,他不會故意離開的,我就知道他是個負責的男人!我要見他!」

她顛顛撞撞朝村子走去。

阿玲看到她的樣子,立即追上去扶著她,「姐,我扶你!」

——

村長得知消息立即趕到新宅,一進屋就看到葉霖。

臉上露出欣慰的笑,「阿霖啊!你終於回來了!阿君這些年一直在等你,別人都說你不要他們了,就她相信你沒有拋棄他們!」

說完,又瞥了下坐在旁邊的老人,似乎又想到什麼,出聲問道,「阿霖,你在外面沒找對象吧!」

葉霖搖頭,「沒有,我有妻子有兒女,為什麼要找對象!」

村長聽到這話,朗聲大笑,「好,好,我就知道你不會拋棄他們的!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兩人正聊著,沈如君突然走進屋,傻傻地看著坐在沙發上的葉霖,淚水像決堤的洪水一樣,怎麼也止不住,「是你!真的是你回來了!我不是做夢!」

葉霖以為十多年沒見,沈如君會被生活折磨得不成樣,但看到面前的妻子,才知道自己想岔了。

還是那張精緻又漂亮的臉,但褪去了以前的軟弱,多了幾分堅強。

這樣的她更吸引人!

葉霖站起身,一把抱住沈如君,「我回來了,以後再也不走了,以後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葉老夫人聽到這話頓時急了,「……」

這怎麼能行!

她兒是葉家少爺,以後是要接管葉家的,怎能留在這裡不回黃金島!

葉老夫人出聲道,「兒啊!你要是留在這裡,葉家的所有產業就要落在別人手裡的,你可以帶他們去黃金島!」

黃金島!

好奇怪的地名!

這是在場所有人的心聲!

葉霖鬆開沈如君,板著臉說道,「阿君在哪,我就在哪!再說,家裡不是還有葉武嗎!他可以擔任家主之位!」

葉老夫人一聽,臉上露出憂愁,「他沒你想的那麼簡單。」

玩世不恭是葉武用來迷惑世人的眼睛的!

他真要什麼都不在乎,就一直暗地裡培養自己的勢力了!

葉霖對那個弟弟不是很了解,但給他的感覺不是很好,總感覺他的城府很深……

這邊正聊著葉武,黃金島的他以最快的速度召集長老和大家出現在葉家大堂。

他直接告訴他們,他要做葉家家主。

大長老虎著臉說道,「不行,葉家只有嫡子才有資格繼承家主之位!」

葉武冷冷一笑,終於露出偽裝多年的假面目,陰森森地說道,「只有嫡子才有資格繼承家主之位,這還不簡單,只要葉霖死了,他就可以坐上這個位置了!」

二長老瞪看虎眼,「你,你,那是你親哥,你也下得了手嗎?」

葉武用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他,「為什麼下不了手!我和他本來就沒感情!」

明明早該消失的人,居然一直好好活著!

葉霖昏迷的那段時間,他一直在查原因,但毫無進展。

二長老氣得臉色鐵青,指著葉武說道,「還以為你是個好的!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大的野心!大少爺昏迷的事,是不是也是你做的!」

葉武才不會承認自己派人追殺葉霖,他冷嗤一笑,「我從未出過黃金島,你覺得是我做的嗎!」

二長老還要說話,就被大長老打斷,「二少爺,你就算把我們困在這裡,也不能繼承家主之位!」

葉武沒生氣,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扳指,「如果我有這個呢!」

那是一個帝王綠的扳指,從成色上來看,是有一定歷史的……

幾位長老看到他手上的扳指,猛地站起身,「家主扳指怎麼會在你這裡!」

葉武反問,「為什麼不能在我這裡!我大哥不想留在黃金島,自然就把扳指給我了!」

其實扳指是他在老夫人房間偷的!

之所以這麼說,是想讓幾位長老對葉霖起反感之心……

家主扳指可不是其它東西,不能隨便給人!

幾位長老互相望了一下,一切盡在不言中,最後點頭說道,「好,我們承認你的家主之位!」

葉武收斂起臉上的陰險,笑道,「你們早該這樣了!以後我會帶著你們吃香的喝辣的,讓你們體驗一下新生活!」

黃金島好是好,但只能待在一個地方,一點也不自由!

感覺這裡就像一座牢籠似的!

所以他耍盡一切手段得到家主之位,帶著大家衝出黃金島……

——

沈家村。

沈如君把近幾年的情況說了一下,葉霖和葉老夫人聽完后,越發覺得他們過得不容易!

要不是沈佳琪突然變了性子,現在的日子恐怕還是和以前一樣艱難!

葉霖緊緊握著沈如君的手,「放心,我以後不會再離開你,和我們的孩子,我留在這裡和你們共進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