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蒔,我倒要看看,你今後怎麼在江城混,想要攀髙枝做夢去吧。」邱嫣然惡毒地盯著柳蒔。

Home - 未分類 - 「柳蒔,我倒要看看,你今後怎麼在江城混,想要攀髙枝做夢去吧。」邱嫣然惡毒地盯著柳蒔。

「恩?」

柳蒔突然感覺到身後有股惡意盯著她,她回頭一看卻沒發現人群中的邱嫣然。

「怎麼啦?小蒔姐?」龍薇同樣回頭看去,籌光交錯,一切正常啊。

「沒事。」

柳蒔搖了搖頭,把心中的異樣壓了下去。這裡誰都不認識,應該不會有人對她抱有惡意才對。不過就算有,想來對方也不敢在柯老先生的壽宴上亂來才是,肯定是自己太過敏感了。

「就那種賤女人,你都收拾不了?」

聽到邱嫣然添油加醋,顛倒黑白的話后,夢琪頓時怒火中燒,不過卻還不忘鄙視地看了邱嫣然一眼。

要說她林夢琪最恨哪種人,那絕對就是小三了。在她很小時候,他的父親就養了一個小三在外面,她的母親就天天以淚洗面。後來小三在外頭生了一個兒子更是囂張,經常上門鬧事,鬧得家裡雞犬不停,所以她痛恨一切小三,她們都該下地獄!

「夢琪姐,你說我該怎麼辦?」邱嫣然裝作無助地看著林夢琪。

「她現在還時不時地騷擾俊偉,我……?」

「這種人既然自己不要臉,咱們就不需要客氣,免得對方得寸進尺。走,既然對方爹媽沒有教會她如何做人,咱們好好幫她一把。」林夢琪說道。

「夢琪姐,你一定要幫幫我,俊偉也不知道怎麼了,天天和我吵架。」看到魚兒上鉤了,邱嫣然一點一點地添油加醋,一副求她幫忙出頭的樣子看著對方。

「等等,你幹什麼?」

喬琦聽到邱嫣然的哭訴有些不自然地瞥了對方一眼,再演就過了。

「我去教訓那個賤人,你拉著我幹嘛?」

正準備上前的林夢琪突然被喬琦眼明手快的拉著,她想掙脫對方的手,無奈被死死的抓著。邱嫣然眼睜睜地看著慫恿林夢琪幫自己出頭的計劃快成功時,卻被好友破壞有些不悅。

「喬琦?」

「她瘋了,你也跟著傻了嗎?」

「怎麼?難道你同情那個小三?」林夢琪面有不善地看著拉著她的喬琦。

看到兩人的眼神和表情,喬琦頓時氣結,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兩人,這算不算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你們現在衝上去是打算罵她一頓,還是打她一頓。」

當然是又打又罵了,林夢琪剛想回答,就被喬琦制止。

「如果是放在平時,我當然是支持你們。可是現在麻煩兩人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柯家大宅,柯老爺子的壽宴,難道你們想在這裡鬧事?你們倆如果現在還是覺得無所謂,那我不攔著。」

喬琦沒好氣地為兩人分析道,同時不忘瞪了故作無辜的邱嫣然一眼,對方心裡的打得無非就是借刀殺人的主意,卻也不分場合。

「對哦,差點忘記這事了。」林夢琪這才反應過來,剛才自己確實有些衝動了,在柯老爺子的壽宴上當眾鬧事,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那就這樣放過她?」氣昏頭腦的邱嫣然這才有些清醒,有些不甘心的說道,但讓她現在衝上去當眾給柳蒔難看,卻有沒那個勇氣了。

「走,我們出去吹吹風,這裡面太悶了。」對剛剛避過一劫卻毫不知情的兩人正在津津有味地品嘗著各種美食,吃飽喝足後龍薇拉著柳蒔的手往外走去。

柳蒔有些猶豫,湖邊和涼亭,樹林等地可是保命法則中特別提醒注意的高危地段,就是為此柳蒔才一開始沒到外面去而選擇坐在角落中發獃。

「去吧,去吧……」

龍薇可憐兮兮地看著柳蒔,無奈不忍拒絕的她就只有點頭答應了,想來一切的擔憂都是自己自作多情,應該不會出什麼意外才對。

往宴會廳門口走去的兩人,都沒注意到人群中有三雙眼睛正盯著她們,暗道機會來了。

… 天色已經有些昏暗了,柯家老宅地處較偏,路上已經沒有什麼行人和車輛,同宴會廳內的燈火闌珊相對比,此時此刻院子內的景色更加的幽靜,遠處幾盞昏暗的路燈靜靜地守候在各處角落中。

偶爾晚風拂過,波光粼粼的湖面,楊柳依依的涼亭中……

「哥,你怎麼來了?」

柯震四仰八叉地毫無形象地半躺半坐地靠在涼亭的石凳上,懶懶地對著西元說道。

「還不是你爹下了命令,讓我好好地看著你,免得你又亂闖禍。」

西元踢了踢柯震的右腿,讓對方移到邊上去點,騰點位置給他。他把柯家老宅都饒了圈,總算把正主給找著了。

「什麼叫又闖禍,那老頭說話就是那麼讓人討厭。」

柯震挪了挪了屁股,不甘地挪出大部分位置,嘴裡不滿地嘟囔道。

西元無視對方的不滿,坐下后看了看四周,輕風細細、視野開闊、景色也不錯,最重要的是清靜。

「還不錯,竟然躲到這種地方來了,這可不是你的風格。」

西元學著柯震剛才的模樣,十分享受地把身子靠坐在石欄上,悠哉地翹起二郎腿。這裡既然沒有外人,何不放縱一下。

「我能有什麼風格,小爺我雖然沒什麼技能,就知道如何讓自己更加享受。」柯震把西元的話當做讚美,嘚瑟地摸了摸額發。

「倒是你,西家大少爺,這麼不顧形象地像懶漢一般坐在著,要是被那些女人看到還不一顆芳心粉碎。」柯震誇張地捂著心口倒下不起。

「等看到再說吧。」

西元不以為意地笑了笑,看到就看到唄,難不成自己還會少塊肉不成。

「對了,哥。」

說起女人,柯震就十分八卦地湊到西元面前,兩樣亮晶晶地望著他。

「你什麼時候給我找再找個大嫂呀,聽說老爺子最近可沒少為你操碎了心呀。」

「滾犢子,你消息倒還很靈通嘛?竟然敢嘲笑我。」西元看著一臉興災惹禍的柯震,給了對方一拳,沒好氣地說道。

「嘻嘻嘻。」

早有準備的柯震,輕而易舉地躲閃掉對方揮來的拳頭。

「怎麼樣,有沒有什麼進展。」

柯震壞笑地看著對方,不過自從發生了周筱筱那件事後,西元哥身邊就再也沒有女人出現過,西老爺子會擔心也是自然的。

「嘿嘿,哥,你老實交代,是不是對我……嗯嗯?」柯震對著西元擠眉弄眼,不懷好意地笑著。

有時候連他自己都不得不懷疑,是否因為自己長得太帥來,西元經常面對自己這張帥得驚天地泣鬼神的面孔,導致對女性喪失來興趣。

「去死。」

聽明白對方都話后,西元頓時滿頭黑線,自戀也要有個度好嗎?真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哎,太帥也是一種罪過呀,阿彌陀佛……」柯震故作無奈地說道,卻神色得意地摸摸了自己都臉龐。

「……」

「你可以去死了。」

看著對方裝模作樣都樣子,西元頓時覺得惡寒,面無表情地說道,嫌多看對方一眼都傷眼睛。柯震什麼時候有這種都惡趣味來。那些還一直纏著柯震的女人,眼睛都瞎了吧。

西元不可理解地搖了搖頭。

「那我就不明白來,女人多可愛都生物,你竟然可以無動於衷。」柯震不解地問道。

「你別那麼八婆好嗎,有空在這打趣我,還不如多操心操心自己的事。一屁股的桃花債,小心你爺爺揍你。」西元白了對方一眼沒好氣地說道。

「我?我有什麼好操心的。只要我一天還是柯家的大少爺,這女人就會自己主動地送上門來,我現在只是覺得太煩人了。」柯震表情十分欠揍地傲嬌說道。

「呵呵,不需要操心,你老爹會特意囑咐我盯著你?」西元道。

「切,他們擔心什麼我能不知道嗎?放心,裡面的那些庸脂俗粉我才看不上呢。」一說到這裡,柯震就滿臉的不耐煩。

有些事情他又不是不知道,什麼樣的人只能夠玩玩,什麼樣的女人可以娶回家,這點智商他還是有的。

可他老爹就非要不停就念叨著,有時候被他們念煩了,偏要對著干。

「怎麼,你都這麼大了還玩叛逆期啊,不丟人?我家小未了都知道什麼叫羞羞。」西元對著氣急敗壞的柯震搖了搖頭。

「嘿嘿,那我就等你小未了長大好了。」想到未了,柯震壞笑地說道,盯著西元看有什麼反應沒。可惜,讓他失望了。

「等你能活到那天再說吧。」西元瞥了對方一眼,淡淡地說道。

「嗚嗚嗚,人家好怕怕。」

……

「阮經理最近紅光滿臉,看來好事將近啊。」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手舉香檳朝阮俊偉打趣道。

「哪裡,哪裡。如果洪經理能夠多多照顧我,那確實是我的榮幸。」阮俊偉謙虛地笑道。

「我們做長輩的本就該多多提攜你們這些後輩才對,好好乾,我看好你。」洪經理笑呵呵地說道。

「多謝洪經理的肯定,明天我一定帶上門拜訪。」

洪經理是阮俊偉的一個重要客戶,沒想到在這裡竟然能看到對方,同邱嫣然分開后他自然的向前同對方打聲招呼。

兩人你來我往地,聊得不亦樂乎。

正高談闊論地阮俊偉,看到不遠處閃過的一道熟悉的身影,頓時當場愣住了。

「小蒔?」

她怎麼會在這裡?

「聽說你們公司手頭上有個新項目?」洪經理問道。

「阮經理?阮經理?」

洪經理古怪地看著有些出神的阮俊偉,連聲叫喚對方道。

「嗯?哦。」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阮俊偉回過神后看到正關切看著自己的洪經理,十分歉意地朝對方說道。

「沒事,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一會。」洪經理熱心地問道。

「沒……我剛才覺得有些頭暈。」

阮俊偉本想拒絕對方的提議,想趁此機會一鼓作氣地拿下對方,但是一想到剛才看到的那道身影,卻又改變了注意。

即便只是看到一個背影,但是他確保自己一定不會認錯人的,可是這裡是柯家,柳蒔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那快去休息,年輕人也要多注意身體,不然老了就受罪了。」洪經理不疑有他,十分關切地提點道。

「最近我們公司確實有個新項目,我明日……」

「好了好了,工作是什麼時候都做不完的,還是身體要緊,你趕緊去休息。」洪經理連忙打斷對方的話,催促道。

「那我……那我就先到外面休息一會,失陪了。」阮俊偉朝洪經理歉意地說道,接著獨自走出人群外,跟著柳蒔剛才離開的方向走去。

「有人來了。」

坐在涼亭里的兩人,視野極佳,很快就發現了正朝他們方向走來的龍薇和柳蒔。

「肯定又是來找你這個臭小子的,」西元搖了搖頭,難得找到如此清凈的地方,可以放鬆一下,沒想到這麼快就要離開。

重生八零:神醫嬌妻,有點凶 「那可不一定。」

「哎,你先別走啊,好像不是來找我的,看看再說。」柯震連忙輕聲叫住正準備起身離開的西元。

就想西元之前說的,他一向喜歡在熱熱鬧鬧人多的地方呆著,很少會一個人待在這樣幽靜冷清的地方獨自待著。要不是宴會前同家人吵了一架,不願看到他們,這才躲在這裡。

那些女人那麼了解他,不可能會找到這裡來的。

就著朦朧的燈光,柯震好像認出了其中一位的更為矮個的少女。

「龍薇?不過邊上的那位是誰?」

柯震同炫耀小組一樣,不解地看著柳蒔納悶道。

他對自己『過目不忘』的技能可是很有信心,與西元那個臉盲症患者的傢伙不同,只要見過的女人,他大部分都能記得住。

柳蒔這張面孔居然沒有在他的檔案庫里有備份,這不科學。

「居然有你不知道的女人?奇迹啊!」西元不忘補刀道。

「你也好意思說我,你個臉盲症的人,都不知道上天給你眼睛幹什麼。」柯震不爽地小聲嘀咕道。

「你說什麼!」

「沒什麼,我知道在想對方到底是誰?」柯震吐了吐舌頭,連忙轉移話題道。

雖然他經常和西元沒大沒小的,但還是不敢太過造次,說來奇怪,他堂堂柯家小少爺天不怕地不怕的,居然就怕對方。

關於這個謎題,柯、西兩家人都沒法想通。

「哦,你說她啊,我知道。」

兩人的位置離涼亭並不是很遠,或許是因為西元認人能力差,所以他的嗅覺較常人更為靈敏。隨著清風襲來,他又聞到了一股很是清淡都味道,自然知道來著是何人。

「你知道?不可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