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回來的時候大包小包提了一大堆,翻牆進院子的時候還摔了一下。

Home - 未分類 - 她回來的時候大包小包提了一大堆,翻牆進院子的時候還摔了一下。

讓陳道臨很滿意的是,這個小姑娘果然聰明,買回來的食物分量足夠吃上好幾天的了。

夏夏主動對陳道臨說:「我猜你應該是不想引人注意,所以乾脆多買了些食物回來,免得每天都要進出買吃的,容易被人注意。」

頓了頓,她繼續道:「我也是為自己安全著想。我如果每天都拿著這麼多錢出去買東西,遲早會被街道上認識我的其他的乞丐和混混發現。到時候萬一他們起了壞心思,半路劫我,我可就慘了。」

「不錯,挺聰明。」陳道臨哈哈一笑。

三人分了食物充饑,就這麼在這個院子里住下了。

幸好就在這院子外面,距離大樹不遠的地方就有一口水井。

每天的用水倒是可以直接從取來。

三人在這地方一住就是好幾天。

陳道臨就如同鑽進了糧倉的老鼠,每天都抱著那些魔法卷宗勤奮鑽研閱讀,還不時的會擺弄一些奇奇怪怪的魔法藥劑材料。

原來,石頭夫人在臨終之前給與了陳道臨的那一份大禮,乃是一種靈魂魔法,那是一個叫做「通智術」的魔法。

這種魔法,其實頗有一點類似於藍藍曾經施展在陳道臨身上的「通語術」。

只不過。通語術是將藍藍的語言能力複製給了陳道臨。

而石頭夫人的「通智術」則更為神奇!

這是一種只有精研靈魂魔法的高級魔法師才能掌握的深奧法術。

使用這種魔法的前提,便是魔法師先選擇一件東西用靈魂魔法來煉製成魂器。然後,平日里將自己的一部分學識和知識,有意識的儲存在這件魂器之中。

魂器之中有主人的魔法印記和靈魂印記,就可以儲存下很多記憶。

一般來說,歷來但凡是鑽研這門法術的魔法師,都是靈魂魔法師。這種法術的最大的作用便是可以讓魔法師把自己的學識最大程度的傳授給自己選中的弟子,以免造成後繼無人,或者是弟子沒有來得及學到自己的本事。魔法師本人就先因故去世,造成悲劇。

有了這種魂器傳承的法術,石頭夫人就把她大部分對於魔法的學識記憶儲存在了魂器之中,然後……在她臨死之前,施展魔法,催發了魂器。然後耗費了剩下的所有魔力,將這些記憶用「通智術」全部印刻在了陳道臨的意識之中——就如同通語術一樣。

當然了,從難度和魔法的等級上來說,兩者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陳道臨得到了石頭夫人的這麼一番饋贈,醒來之後,意識之中就開始一點一點的融合下石頭夫人的學識記憶。

首先的一個變化。就是他通過石頭夫人的學識記憶,而掌握了羅蘭帝國的文字——原本他是只會說而不認字的。

接下來。便是開始吸收石頭夫人的魔法學識。

石頭夫人從小便學習魔法,更是曾經跟隨名師,得到了名師指點。而別忘記了,那個「謝莉爾.李斯特」寫下的筆記本里,都對石頭夫人的魔法天賦讚不絕口。

石頭夫人一生鑽研,魔法學識的底子極為紮實,陳道臨的意識之中全盤接受了這麼許多學識基礎之後。一時間還不可能全部融會貫通——此時此刻,他就彷彿是腦子裡多了一個數據資料庫。自己可以隨時隨地的查閱石頭夫人留下的魔法學識內容。

如果要用一個形象的比喻的話,各種法術,相當於武功之中的招數。而魔力,則相當於內功。

此刻的陳道臨,腦子裡記錄了許多石頭夫人的魔法學識,自然也包括了許多深奧的法術和咒語。但是很可惜……他卻沒有能施展那種高深法術的魔力。

原本陳道臨還心中頗有不足,忍不住生出更貪婪的念頭:如果石頭夫人臨終之前能把她一身的魔力全部傳給了我,那我豈不是立刻就可以搖身一變,變成一個厲害的魔法師了?

可隨著他漸漸的融匯吸取了石頭夫人的魔法學識之後,他才明白了自己之前的那種想法有多可笑。

陳道臨漸漸的對這個世界的所謂的「魔法體系」有了一個真正的認識。

所謂的魔力,其實就是一個人的精神力……每個人的精神力都完全不同。這種東西,根本就不可能用什麼灌頂的辦法直接傳輸給別人。

別說是石頭夫人做不到了,這世界上就沒有任何一個魔法師可以做到!

而要想修鍊魔力,其實就是鍛煉自己的精神力。

石頭夫人自然留下了一套魔法師專門修鍊魔力的冥想的法門。

按照石頭夫人的魔法學識之中的記憶,陳道臨大概的知道了,這個世界的魔法體系的分佈。

魔法師從低到高,一共為九級。按照魔法工會定下的等級,一級到三級的魔法師,被認為是低階法師,可以有資格穿魔法工會承認黑色魔法師袍。

四級到六級,則被認為是中階法師,可以穿灰色的魔法師袍。

而七級到九級,自然便是高階法師,是可以穿象徵著高貴和榮耀的白色法師袍。

魔法師的等級和身上穿什麼顏色的法師袍,是有定數的,絕不可以亂穿,否則的話,便被認為是對傳統的不恭敬——當然了,沒有哪個魔法師會亂來。

根據石頭夫人的記憶,她老人家臨終之前。實力已經達到了八級的水準,按照她的記憶,她似乎已經站在了九級的門檻之上,只可惜還差了那麼一些。

一般來說,九級被認為是魔法師的巔峰——可如果超過了九級,也是有的,那便是被公認為「魔導師」的級別,也就是意味著超凡入聖,進入了「聖階」。

不過。石頭夫人的記憶,對聖階並沒有什麼解釋,想來她自己才不過是八級的水準,自然對於聖階是沒有多少認識的。

而了解了大概情況之後的陳道臨,就開始給自己定下了目標!

「魔法師!首先要成為低階的魔法師!」

以羅蘭帝國魔法工會的標準,每一級魔法師的認證資格都是很嚴格和細緻的。除了詳細的魔法基礎理論學識。以及魔法藥劑學的基礎掌握等等。

而公認的一個最最標誌性的標準便是:可以熟練掌握的法術!

具體的來說,按照魔法工會的標準:一名一級魔法師,必須能熟練的施展出三個以上的一級魔法咒語——而且是在不得藉助外力,不得使用魔力儲存器物,只靠魔法師自身的魔力修為。

以此類推,每一級的魔法師。都必須要能用自己本身的魔力修為熟練的施展出三個以上同級的魔法咒語。

一級法師要施展出三個一級咒語。

那麼八級法師就自然是要施展出三個八級的咒語。

魔法師的升級,越往上。就越難,實力的察覺也會越來越大。

當然了,陳道臨在認識了這些標準之後,給自己定下的第一個目標,還只是「一級法師」而已。

然後,他開始冥想。

石頭夫人傳授的這套冥想的法門並不算太深奧,但是卻很紮實。因為這是魔法師工會之中傳承而來的法門,帝國魔法學院里也是這麼傳授的。可謂是一套非常樸實無華的紮實的法門,毫無任何投機取巧可言。

但是用這種法門來冥想修鍊魔力,卻是可以將精神力修鍊的最為凝念,也最為紮實牢靠。

陳道臨開始冥想的時候,巴羅莎就在一旁看著。

魔法師的冥想在某些方面,有些類似於普通人的睡眠。只不過普通人的睡眠只能恢復損耗掉的精神力,但是冥想卻可以讓魔法師的精神力修鍊的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

巴羅莎就眼看著陳道臨在牆角找了一個地方,然後用一種讓精靈覺得很新鮮的姿態,盤腿坐在那兒,雙手平放在膝蓋上,掌心往上,手指如拈花狀……

當然了,這個姿勢是陳道臨故意擺出來的,頗有一點裝逼的意思。

按照石頭夫人的記憶描述,第一個冥想是每個試圖走上魔法之路的人的最大的關卡!

無數魔法學徒都是卡在了這第一關之上。大部分人,在開始冥想的時候,都無法排除心中的雜念,無法平息意識之中的波動,最終無法進入那種空明的冥想狀態。

有天賦的魔法師,才能做到這一點,但是第一次冥想的時候,用多少時間可以進入空明境界,便是判斷一個魔法師天賦高低的標準之一。

石頭夫人的記憶之中很明白的說:這一關很有些難度。當年她自己在初學魔法的時候,就曾經嘗試了三次,前兩次都失敗了,直到第三次,她花了足足一天一夜的時間,才終於找到了那種空明的狀態,進入了冥想。

而陳道臨么……

他原本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了。

連石頭夫人那種才華橫溢的魔法師,當年第一次冥想的時候都經歷了那麼多幾次波折。

可是讓陳道臨意外的是,當他開始盤膝坐下,心中暗暗的按照冥想的法門來引導自己的意識的時候……

然後,他很快就失去了自我意識!

落在外人的眼裡……比如說巴羅莎,精靈女孩就親眼看著陳道臨盤膝坐在那兒,幾乎是剛剛閉上眼睛,然後,不過就是幾秒鐘的時間。

「呼……呼……呼嚕……」

這個可惡的傢伙,嘴巴里居然就發出了鼾聲!

「他……法師老爺不會是睡著了吧?」

說話的是夏夏,小女僕看著呼嚕震天的陳道臨,一臉的驚奇:她還從來沒見過一個人能睡著的這麼快呢。

巴羅莎畢竟是精靈,對魔法並不是一無所知,看著陳道臨的樣子,心中也不免有些無奈——他,看來這冥想是失敗了吧?

可就在巴羅莎想走過去,叫醒陳道臨,心中醞釀著如何用言辭來安慰他的時候……

忽然,面前盤腿坐在那兒的陳道臨,整個人的身子,居然輕飄飄的騰空漂浮了起來!

這個忽然的變化讓巴羅莎吃了一驚,而身後的夏夏已經直接驚呼了出來。

「別出聲!」巴羅莎立刻意識到了什麼,她趕緊轉身抓住了夏夏的手,然後捂住了她的嘴巴,壓低了聲音飛快道:「別驚醒他!他看來是有所收貨!這個時候可千萬別驚醒他!不然的話半途而廢,就……」

說到這裡,巴羅莎也閉上了嘴巴,一大一小兩個女孩瞪大了眼睛瞧著陳道臨。

陳道臨盤腿閉目,身子懸浮在那兒,彷彿還隨著某種奇特的節奏而一點一點的上下起伏波動。

他口中的呼嚕聲漸漸的安靜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則是綿長的呼吸聲。

隨後,他放在兩個膝蓋上的雙掌,朝上的掌心裡,忽然就同時冒出兩團光芒來!

左手的掌心之中,一團漆黑如墨的黑雲浮現了出來。而右手掌心,則是一團潔白如雪的白雲繚繞!

這一黑一白兩團雲霧,就隨著他的掌心漸漸升騰起來,如盤蛇一般在他的身體周圍層層旋轉繚繞,交錯在了一起。

最後,將陳道臨整個人都籠罩在了其中!

遠遠看去,他就彷彿置身在一個滾圓的圓盤之中。這圓盤被繚繞的黑白兩種雲霧清晰的一分為二,涇渭分明!而更神奇的是,白色的那一片里,偏偏卻有一點濃濃黑團緩緩旋轉。而黑色的那一片里,也有一點雪白散發著明亮!!

巴羅莎看著,看著,她的眼睛越瞪越大,然後終於驚呼了一聲!

她認出了這個籠罩在陳道臨身上的圖案!

這個圖案,記得在冰封森里的那個夜晚,陳道臨和鬱金香家的杜微微聊天之後,自己曾經問過他,到底在魔力測試的時候看到了什麼。

當時,陳道臨就在地上劃出了這個圖案來!

嗯,記得他還在自己耳邊說過這個圖案的名稱來著……

是叫做……叫做……

太極……

`

【各位,求點月票和推薦票,好不好呢?】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第七十八章【魔法師新人】(一)

陳道臨只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做夢。

夢中自己彷彿看見了很多很多東西,有天空,有狂風,有雲層,有太陽,有星辰,有人,有物,有山,有水……似乎有一切。

這個夢很長很長,漫長的夢境之中,彷彿完全沒有時間的概念。

陳道臨從來沒有過這種經歷,也從來不曾有過這種感受。

夢中他似乎有意識,又似乎沒有。

他似乎看到了很多,又似乎全部忘記。他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又隨即失去。

最後,當他終於醒來的時候……

準確的說,他是被餓醒的。

……

當終於有了一絲清晰的意識湧上,陳道臨立刻驚醒,然後他就聽見「砰」的一聲,自己隨即感覺到身子一震,屁股上一陣劇痛。

他睜開眼睛,看見自己摔坐在地上。

他下意識的想動彈,但很快就感覺到身子一陣麻木酸疼。這痛楚的感覺,讓他忍不住開口叫了出來——只是才發出聲音,他就嚇了一跳。

因為自己的聲音,嘶啞的簡直就像是被摔爛的破鑼。

「我……哎呀!」

陳道臨睜開眼睛,只覺得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疼痛,從頭到腳都身體麻痹,尤其是雙腿膝蓋膝彎和手臂,簡直彷彿已經不是自己的身體了。

他躺在那兒,掙扎了幾下都沒能坐起來。

幸好。巴羅莎很快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精靈女孩輕輕的將陳道臨扶了起來,看著陳道臨疼的齜牙咧嘴的樣子,巴羅莎臉上表情很是擔憂,低聲道:「你怎麼樣了?」

「我……」陳道臨覺得自己的臉部都僵硬了,用力扯了扯嘴角,才勉強苦笑道:「我……好像是抽筋了……媽的,全身都抽筋了……」

巴羅莎這才長舒了口氣,輕輕拉著陳道臨坐了起來,苦笑道:「你好好坐一下。先別劇烈的動作,慢慢的舒緩身體……哎,你這麼保持一個姿勢坐了這麼長時間,身體肯定僵硬掉了,難怪你會抽筋。」

陳道臨乾脆就任憑巴羅莎抱著自己,把自己的身體依靠在巴羅莎的身上。喘了幾口氣,然後輕輕的活動了一下手腳,過了好半天,才終於恢復了一點力氣。

勉強坐了起來,陳道臨看了看周圍,看了看自己。抬起手來摸了摸自己的臉,卻忽然一驚!

嘴唇上和下巴上。居然長出了胡碴——要知道他之前可是每天都掛的很乾凈的。

「我……睡了多久?」陳道臨心中也有些不安。

「三天……」巴羅莎苦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低聲道:「現在是晚上,等天一亮,就是第四天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