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無傷聽了雙腳直跺地面,yy道「那我以後就窩在裡面不出來了,等修鍊到高層境界再出來不久行了嗎?到時候,沐雪晴,哼哼,不過是個笑話罷了。」

Home - 未分類 - 羽無傷聽了雙腳直跺地面,yy道「那我以後就窩在裡面不出來了,等修鍊到高層境界再出來不久行了嗎?到時候,沐雪晴,哼哼,不過是個笑話罷了。」

天老聽了無語道「你這當戰神是神啊,即便是戰神再世,也不能讓時間靜止,這可是大自然的法則!你好好想想,為什麼戰神讓你踏到第九層就可以出去?是因為他只能維持怎麼久,懂嗎?」

羽無傷失落的低下了頭。看著羽無傷失落的樣子天老安慰道「你也別失落,我也不是蓋的,以我半步武聖境界,記憶里不知道有多少藥劑配方,武技什麼的,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來做,保證你三年後打敗那個什麼沐雪晴。」

… 羽無傷失落的低下了頭。看著羽無傷失落的樣子天老安慰道「你也別失落,我也不是蓋的,以我半步武聖境界,記憶里不知道有多少藥劑配方,武技什麼的,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來做,保證你三年後打敗那個什麼沐雪晴。」

羽無傷一聽瞳孔頓時閃爍金光對著天老一頓馬屁「我就知道天老神通蓋世,手眼通天,快快給我幾個神級武技練練。」

天老一聽大罵道「你小子,神級武技你當是我大白菜啊,我都沒練過!給你個屁還差不多!」

羽無傷繼續伸手討要道「那仙級、聖級武技總有吧,給我來十幾套。」

天老點了點頭說「倒是有幾套。」

羽無傷立馬瞪大雙眼大叫道「好不給我這個天羽一族救星呈上來!」

天老對著羽無傷頭狠狠一敲笑罵道「我就算給你你也練不了。」

羽無傷想了想說「不會也是要到武者境界吧。」

天老搖頭說道「那倒不是,你說的是心法,我給你的是武技。你只要達到練氣七層就可以了。」

「我在靜止空間里修鍊一年才提示兩層,你有什麼辦法讓我快速提升嗎?」羽無傷問道。

天老白了一眼羽無傷說「我不是和你說過嗎?我有很多藥劑配方。」

羽無傷無力的嘆道「我們哪來的煉藥師啊,就算有,你敢保證藥劑給他他不會紅眼嗎?」

天老神秘一笑「小子,煉藥師還不簡單找,我說的這位不僅可靠,而且煉藥技術絕頂高超。」

羽無傷頓時來了精神向天老問道「到底是誰啊?有多厲害?你和他什麼交情,他會幫你嗎?」

天老得意的笑了笑「我要他往東,他不敢往西!」

羽無傷一臉鄙夷道「說的好像真的似的。肯定很弱!」

天老無語的看著羽無傷說「你有沒有腦子,我認識的人都是多少年前的人了,活下來的會有垃圾嗎?」

羽無傷一想也是,對著天老怪笑道「天老啊,你快點叫他來吧,我可是和你約定過的,我接受傳承光復天羽一族,你幫我打敗沐雪晴,甚至成為大陸的巔峰強者的,你不會不算數吧。」

天老一聽頓時急了大聲喊道「我哪有,現在就給你看看。」

羽無傷心想「嘎嘎,中計了吧。」表面上卻故作不信「好啊,我到要看看你是不是胡謅的。」

天老說「他來了。」

羽無傷一聽四周望去,不見人影無語的說道「你們高手都這麼欺負我沒這些小蝦米嗎?總是玩神秘。」

天老整理好衣服,右手放到嘴邊輕咳說道「咳咳,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羽無傷一聽苦逼道「不會是你吧。」

天老一看這表情頓時不樂意了「嘿,你這叫什麼表情,當年不知道也多少人跪著求我煉我還不樂意呢。」

羽無傷一副很明白的樣子說「你當我傻啊,戰神說過,武者沒有精神天賦,即便是火屬性的武者當鍊師也不會有很高的成就。」

天老露出一副發現新大陸的表情,故作驚嘆道「你連這個都知道,太厲害了!」

羽無傷一聽天老誇他,立馬牛氣哄哄的仰著頭說「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省略幾萬字)」

天老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右手伸出來冒出一團紫色的火焰,問羽無傷「這是什麼?」

羽無傷隨意一瞟說「不就是你團紫…..紫色的火!你的火怎麼會是紫色的呢?」

看著羽無傷吃驚的眼神天老十分受用,比羽無傷表情更加牛逼道「不懂了吧,鄉巴佬了吧,這可是異火!」

「這是邪火,還是聖火?在排行榜上什麼排名?」羽無傷問道。(邪火主戰,聖火主輔)「咦,你還知道這個,戰神告訴你的吧。」天老驚疑了一下說。

羽無傷點了點頭,表示是的。

天老也不在意繼續開啟牛逼模式說「這火名叫紫陽聖火,乃聖火榜第七!」

羽無傷一聽頓時沒了興趣「切,才第七,有個屁用!」

天老憤怒的大叫一副恨不得撕了羽無傷的表情「你懂個屁!聖火榜前二、三、四都在焚天大陸,我能弄個第七回來你知道有多不容易嗎?我在百年時間收集天地至陰之物,在東方升起的紫陽之地苦苦等了百年啊,最後終於等到了,可是那個傢伙已經修鍊通靈,我用了十餘年才將它收服。你知道我有多不弄易嗎?」

羽無傷吃驚的望著天老說「沒想到,弄個聖火這麼困難,戰神還要我當鍊師,煉個屁啊!」

天老解釋道「也不是每個都這麼難,我只是點子低遇見一個通靈的,而且當時我才武帝級,所以才用了那麼久的時間。」

羽無傷愈加苦逼「武帝級才能煉啊~~我要到什麼時候啊。」

「當年戰神只用了不足百年時間,就從武者境界到達武神,你好歹也是他的傳人,別這麼沒志氣好嗎?」天老鄙夷道。

羽無傷晃了下頭也不像那麼多了,伸出手來向天老討要丹藥「廢話少說,丹方給我吧。」

天老嗤笑道「你要怎麼又屁用,你會煉嗎?你認得鍊師嗎?」

羽無傷雙手叉腰鄙夷道「你會煉有個屁用,肉身都沒了,還可以煉?」

天老右手向虛空一抓,一隻毛筆和一張紙凌空而飛,只見那筆和紙不斷交出著,不久一張藥方就浮現而出,飛向羽無傷懷裡。

羽無傷接過單子,雙眼不由瞪大,對天老大罵道「凝元液,材料……我草!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有多貴,這些東西,你就算把小爺賣了也買不起啊。」

「二品靈草,血元草,價值兩百金幣!」

「一階靈液,凝氣水,一瓶價值一百五十金幣!一要我弄三瓶!」

「我靠,二階木屬性魔晶,一枚價值八百金幣!」

羽無傷無語的看著天老說「你這是要小爺的命啊!」

天老拱了拱肩無所謂道「藥方給你了,材料搞不搞的到手,就是你的事了,我管不了那麼多。」

羽無傷想了想說「天老,還有沒有更便宜的藥方?」

天老一個白眼過去「我又不是廢品回收場,這藥方原本好事四階的,我用其他材料代替的。好了,你自己想辦法去吧,我要去休息了。」說完,化成一股煙飄進天羽戒。

看到天老這個態度不由對著天羽戒大罵道「你還管管我了,起碼給我個生財路子吧。」

「算了,不指望他了,我算算我還多少金幣,上次父親給我兩百金幣,我用了五十,還有一百五十,加上我多年積累的金幣一共也不過六百五十枚嘛,還差整整八百金幣~~」羽無傷計數著自己的財產和材料的總差。

忽然,羽無傷對自己頭一敲說「對哦,我可以找父親借啊。不行!我要是去借的話,不久等於暴露了天老嗎?」不是羽無傷不肯告訴他,只是羽戰知道了對他沒有好處,反而對羽家不好。

「找清靈借,不行,她一個女孩哪來那麼多錢,到時候她沒有,不想讓我失望,肯定會找大長老借。這樣也會暴露。」羽無傷左右尋思的肯借的兩人都不能借,一個人在房間里納悶的徐思怎麼籌錢……

出嫁從夫:老公很欠抽 第二天,羽無傷從床上爬起,向門外走去,依舊練著劍法。

羽無傷拿著鐵劍目視鐵制木人樁說道「如今的我,能否一劍斬斷你呢。」說話是體內的武元力不斷的灌向鐵劍,右手迅速斬想鐵制木人樁的右臂。

「叮」鐵制木人章的右臂印聲而落,羽無傷滿意的笑了笑「如今我的修為雖然只有練氣五層,但加上我的體質,威力不低於練氣七層。哈哈,看來要去器武堂換個更好的木人樁了。」說著,羽無傷收拾好地上的碎渣,走出門去。

器武堂,那是給羽家弟子分發兵器以及練習材料的地方,平時若是對家族有貢獻,在家族及長老的同意下可以換取元兵!

器武堂內,羽無傷緩緩邁著步子走了進去。

「喲,這不是我們的羽大天才嗎?怎麼來這裡了。」一名尖嘴猴腮一臉刻薄的男子上前諷刺道。

羽無傷也不會罵,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請讓開,你擋道我的路了。」

「叫我們宇哥讓開,你活膩歪了。」旁邊一名十二三歲的男子指著羽無傷大喊道。

羽無傷無語的看著少年,心想「想不到,連一個小屁孩都這麼對我,看來不在羽家立下威是不行的了,倒霉的孩子,就從你們開始吧。」

少年見羽無傷不敢說話了,更是得意的仰著頭說「還不快滾,小心我收拾你!」

羽無傷皺了皺眉冷冷道「滾開!」

少年見這個廢物當場羞怒他更是氣急,但想到自己也只有練氣二層就沒有出手,少年回頭向羽霄宇說道「宇哥,他叫我滾!快幫我收拾他。」

羽霄宇指著歷聲羽無傷說「給我弟弟道歉,不然別怪我當眾丟你面子。」

羽無傷笑著說道「如果我不道歉呢?」

羽霄宇一聽練氣七層的修為頓時凝聚,傲氣的說道「後果你應該知道。」

周圍的人也是小聲議論道:

「你說羽霄宇會教訓羽無傷嗎?」一名旁系弟子說道。

「廢話,肯定不敢啦,上次二長老就說了羽無傷一句廢物,要不是大長老阻攔,家主差點把二長老打殘,你說他敢打嗎?」旁邊的直系弟子說道。

「那可不一定,要是每個人都針對羽無傷,那家主都去懲戒,那還不要累死。所以羽霄宇知道家主不會因為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找他算賬的,肯定會教訓羽無傷。」旁系弟子反駁道。

「廢話少說,我和你賭二十個金幣,敢不敢」直系弟子直接從懷裡掏出一個錢袋說。

「這……好!賭就賭!」因為是旁系弟子經濟並不富裕,猶豫再三才咬牙決定。

「我也來賭,我賭羽霄宇不敢打。我壓十個金幣。」

「我也賭敢打羽無傷,我壓十五金幣。」

……

二人楞了楞同時說道「誰做莊啊?」

在場的人都停止押注同時在想這個問題,沒有人敢做,畢竟這裡有幾百金幣啊。

羽無傷聽見他們的說心想「這道是個生錢路子,而且是賺這些王八蛋的錢。哈哈!我真他媽機智。」想到這,羽無傷不禁有自戀起來。

羽霄宇看著羽無傷站在那一動不動的傻笑,不耐煩道「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道不道歉!」

「一個呼吸」羽無傷站在那裡沒動。

「兩個呼吸」羽無傷右手往懷裡掏了掏。

「三個呼吸,是你找死的!」羽霄宇大喝道,滿含武元力的右手向羽無傷拍去。

「等一下!」羽無傷開口說道。

羽霄宇收住了攻勢,嘲笑道「怎麼了?知道怕了嗎?你不覺得現在有點完了嗎?」

羽無傷也不反駁羽霄宇的冷嘈熱諷,反過身去高舉右手的錢袋說「這裡有六百五十枚金幣,我在次設庄,我與羽霄宇在此設台決鬥,賭注一比一來者不拒!」

「這小子錢多的沒地方使了吧,這麼多金幣都可以買一把二階元兵了。」

「沒辦法,誰叫人家有個好爹呢。」

「我的媽呀,天上掉餡餅啊,我壓五十金幣賭羽霄宇贏!」

「我壓八十金幣賭羽霄宇贏!」

「我壓六十五金幣賭羽霄宇贏!」

……

羽霄宇看了羽無傷的行為冷笑道「你小子富得沒地發使是吧,我壓兩百金幣!賭我自己贏!」

羽無傷也不和他廢話直接走向比武台。

比武台上,羽無傷直視羽霄宇對著他勾了勾手說道「來吧」

羽霄宇見這個廢物還敢挑釁自己,一聲怒吼沖了上去。右拳狠狠擊向羽無傷的臉。

羽無傷在靜止空間修鍊了一年,不止是肉體進步了,身體的感官也是變的敏銳,在羽無傷看來,這一拳緩慢無比……

羽無傷身子微微向後傾去,羽霄宇的右拳便撲向空氣。羽霄宇也是驚疑了一下,隨後釋然道「小子,不要以為自己很厲害。嘿嘿,我剛剛只用了三層武元力,接下來,你就要小心了。」看著羽霄宇臭屁的樣子,羽無傷皺了皺眉十分不爽。

羽霄宇再次撲向羽無傷,速度暴增了一倍,看著突然加速的羽霄宇,羽無傷只是笑了笑,笑中帶著一絲輕蔑!

羽霄宇看到羽無傷在笑他,更是憤怒不已,對著羽無傷一頓暴打,隨著每拳的攻擊,羽霄宇都是驚心不已,每當他要打中時,羽無傷總是輕鬆的躲過去,看著羽無傷詭異的笑臉,羽霄宇更是心裡沒底,他甚至開始懷疑,羽無傷是在隱藏修為!

突然,羽無傷在暴雨勢的攻擊里開口了,說道「你打也都夠了吧,現在——該我了!」羽無傷猛的一記鞭腿抽向羽霄宇,沒有防備的羽霄宇也只能挨著了。

「噗!」羽霄宇向後飛出數米,空中灑落了一地的鮮血。「砰!」身體也狠狠與地面接觸。

台下的人一片喧嚷,有些人甚至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說道「我沒看錯吧,羽無傷盡然打敗了羽霄宇!」

立即有人反駁道「你沒看出來羽霄宇沒用全力嗎,加上羽無傷的偷襲這也是正常的事!」

「就算羽霄宇沒用全力,就剛剛他那幾下,練氣五層也未必都得了,你看看羽無傷遊刃有餘的樣子,說明他的實力在練氣五層以上!」

「肯定是家族給他用了什麼珍貴的靈藥,不然怎麼會怎麼厲害。」一名旁系弟子嫉妒道。

「你有沒有腦子,前幾天測試時才練氣二層,你告訴我羽家買的起那些短短几天讓廢物猛的飆升的葯嗎?」一名直系弟子鄙夷道。

旁系弟子想想也是,撓頭問道「也是哦,那他怎麼這麼厲害的呢?」

直系弟子摸了摸下巴猜測道「應該是他隱藏了修為吧。」

旁邊的人一個白眼過去,哪有人喜歡被歧視,找罵的,除非人家有被虐癖。不過,這種人誰見過?

「看來以後少惹他為妙。」一名曾和羽無傷過不去的直系弟子顫顫的說道。

「希望羽無傷不記仇吧,以他在家族的地位,只要通過成人禮,只怕以後是要風有風,要雨有雨了。」

台上,羽霄宇緩緩從地上爬起,臉上帶著絲絲猙獰對羽無傷說道「沒想到,你竟然有這等實力,我倒是小看你了。很好,現在我將拿出全部實力,我會讓你後悔你的所作所為的!」說完,羽霄宇擺出一副猛虎的架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