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一個人,應該是心情不好吧,完蛋了,我今天要給宋經理交報表。」

Home - 未分類 - 「你不是一個人,應該是心情不好吧,完蛋了,我今天要給宋經理交報表。」

邊上的同事同情地拍了拍那個哭喪著臉的妹子。

「這是組織給你的考驗,勇敢地上吧,我們會在精神上默默地支持你的。」

「就是啊,其實宋經理從來不會把個人情緒帶到工作上的,你報表只要不出錯就沒事啦。」

那個妹子顯然也想到了這個,稍稍有點安下心來。宋念祖對待工作認真,所以不可能允許自己因為私事而影響到工作。

薛司晨也忍不住開口,略帶安撫地說道:

「我也覺得宋經理不像是會遷怒別人的人呢,要知道,他可不會允許人那樣隨意對待工作,就算是他自己都不可以。」

男神一開口,就是和別人的安慰不一樣。看著薛司晨英俊的面容,微微流露出的關心和支持,瞬間讓那人覺得被治癒了。

部門裡的其他男同事已經見怪不怪了,雖然有些小小的嫉妒,但是奈何人家薛司晨平日里的表現確實讓人挑不出錯,而且他對男女同事都是那麼有禮的態度,也從沒聽說過和哪個女同事搞過曖昧。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歡薛司晨,難免有些人看不過去,無外乎因為薛司晨能力出眾,又是公司里很多女職員的愛慕對象。說白了就是嫉妒。

「你說得倒輕鬆,反正不是你去撞經理的槍口。」

同事甲聽了以後,不大不小地嗤了一聲,丟下這句話,趾高氣昂地回到了座位。

其他同事聽了,看了看薛司晨不變的臉色,紛紛聲討起了那個人,薛司晨倒是搖了搖頭,表示現在是上班時間,還是趕緊工作比較好。

於是眾人又一次發現了薛司晨的一個閃光點,這是度量大啊,被別人當中甩臉子也不發火,還是這麼一派淡然。薛司晨一定是為了辦公室的和諧才這麼忍讓的。

你們這群腦補帝真是夠了。

其實薛司晨只是不把那人當回事而已,又不是自己什麼重要的人,說幾句對他來說,真的完全沒有影響。更難聽的話他都聽過,這樣的話算什麼。

挺直了身子坐在自己的辦公位上,他集中精神,高效率地先完成了上午的工作。等解決了手頭的工作,他才靠在了位子上,思考起對策來。

對於第二人格不按常理出牌,薛司晨表示心好累。不過這是另個自己第一次想要主動出擊,估計不達到目的是不可能放棄的。

但是為什麼是宋經理!宋經理一看就不是那種隨便玩玩的人啊,只希望另個自己可以不要亂來了,強上這種掉價的事,他還是不願意做的。

中午的時候,他到底還是拿著外賣單敲響了宋念祖的辦公室。走進辦公室,他聞到了一股淡淡的煙草味,倒是不討厭,只是他進公司以來,從來沒有見宋念祖抽過煙。

注意到煙灰缸里散落的煙蒂和打開的窗戶,薛司晨皺了皺眉,開著窗戶還能聞到煙味再加上煙灰缸里的痕迹,估計宋念祖真的心情很不好吧。

這樣抽煙已經不是消遣而是心裡不好受了吧。

宋念祖看到薛司晨皺眉,以為對方是受不了自己辦公室里的煙味,知道自己今天狀態不太好,有些尷尬地咳了咳,輕輕說了聲不好意思。

他今天確實心情不太好,憋著一口氣完成工作以後,難得沒有繼續找事做,而是抽起了煙,而且抽得很兇。

他會抽煙,但是沒有煙癮,加上家裡偶爾過來的小侄女,抽煙的次數更是少之又少了。

隨便填了份外賣,他把錢遞給薛司晨,就有些泄氣地撐著額頭。

「宋經理,你還好吧?」

聽到薛司晨的話,宋念祖沒有說什麼,只是搖了搖頭。薛司晨看他不願意再開口的樣子,就有些失落和擔心地離開了辦公室。

薛司晨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把一個人放在心上了,實在是太奇怪了。他對宋經理的感覺,還說不上喜歡,想了半天也鬧不明白,他乾脆不想了。

反正接下來的麻煩事估計不會少了,他覺得自己已經有種債多不壓身的感覺了。不知道為什麼,知道另一個自己的想法,他卻完全沒有辭職離開公司的想法。不過這被他刻意地忽略了。

再次把午飯給宋念祖送過去的時候,薛司晨就看見宋念祖把眼鏡摘了,指間夾著根點燃的香煙,怔怔的望著窗外。

午間的陽光透過玻璃打在對方的側臉上,他發現宋念祖的瞳孔顏色是棕色的,本來就出彩的一雙桃花眼,此時更帶著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薛司晨一時看了也有些愣住了,直到宋念祖似乎不小心被煙給燙到了手指,發出了一聲輕呼,才回過了神來。

宋念祖有些懊惱地將剩下來的煙直接按到了煙灰缸中,薛司晨把外賣放到了桌上。

「宋經理,香煙的話,還是不要抽太多比較好。」

沒有責怪薛司晨多管閑事,宋念祖只是愣了愣,大概是沒想到對方會這麼說吧,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但目光柔和了很多。

不過很快手機的鈴聲打破了辦公室里的寧靜,宋念祖看著手機上的號碼,眉宇間帶著疲憊和無奈。

薛司晨在鈴聲響起以後就離開了辦公室,但是還是聽到了宋念祖開口說的話。

「別再打過來了,我們好聚好散……」

後面的話語被關上的辦公室門給阻隔了。但是聽到的那一點也足夠薛司晨一邊吃飯一邊在那琢磨了。

好像從來沒想過宋經理是不是單身這個問題呢,所以說,今天這麼不在狀況,是因為戀愛問題么。

想到這裡,他覺得心裡有些悶悶的。如果宋念祖有戀人的話,無論是現在的自己還是另一個自己,都是不屑於去做第三者這種事情的。

不過看樣子,兩個人是鬧分手的樣子?薛司晨羞愧地發現,自己心裡的第一想法居然是最好分手算了。

難道他也被第二人格的自己影響了么,要知道除了最初不穩定的時候,第二人格和主人格的個性是幾乎不會互相影響的。

不過幸好薛司晨的業務能力很強,所以就算有些心不在焉,他的工作也沒有出錯。不過由於他今天的心情比較煩躁,今天下班的時候,看見宋念祖立刻離開了,想要跟上的時候,身子一晃,就已經變成了薛抖S司晨。

悶聲笑了笑,他可不像另一個自己那樣猶豫來猶豫去呢,快步追了上去,對方有對象他也可以想辦法變成沒對象。

他遠遠地看見一個男人和宋念祖似乎在爭吵和拉扯,大概是怕被別人看到,宋念祖和那個男人閃身躲到了自己的車后。

眼神一厲,薛司晨也往那走了過去。

「夠了,李天南,我們兩個早就已經結束了,你都已經準備結婚了,還來找我幹什麼?」

「不,我是有苦衷的,念祖,我只愛你啊。但是我爸媽……」

話還沒說完,就被後面突然的一陣拉力給拽開了,宋念祖驚訝地看著突然出現的薛司晨。

李天南不防,被一下子甩得撞到了牆上,然後有些怒氣沖沖地看著那個突然出現的男人。

一把摟過宋念祖,薛司晨輕蔑地看著有些狼狽的李天男。

「這位先生,你這樣糾纏我的男朋友,不太好吧?」

「男朋友?」

宋念祖一愣,但是沒有反駁。李天南不可置信地看著對面的兩個男人,他把目光轉向宋念祖,可惜宋念祖只是任薛司晨摟著自己,卻看也不看他。

「我不信。」

李天南有些激動地說道。

「念祖,你是不是為了氣我?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但是我是真的沒有辦法。」

薛司晨嗤笑一聲,然後勾過宋念祖的脖子,當著李天南的面吻了下去。趁著宋念祖有些呆愣的時候,舌頭長驅直入,霸道而激烈的唇舌糾纏。

大概是沒想到薛司晨會這樣做,李天南一愣,準備衝上去的時候,被分出心神關注他的薛司晨給抬腳踢中了小腿,頓時痛苦地蹲到了地上。

抬手擦了擦宋念祖嘴邊來不及吞咽的唾液,不管一邊的李天南,扔下一句「下次再來就等著被保安帶走」的話,拉著宋念祖轉身走人。 被薛司晨帶到對方的車上,宋念祖還有些反應不過來。所以乾脆閉嘴了,畢竟剛剛的事夠他好好思考的,而且李天南的事讓他覺得很疲憊。

「今天要照顧你家小侄女么?」

發動車子的時候,薛司晨問道。見宋念祖搖了搖頭,他笑著提議道不如兩個人去喝一杯。宋念祖略一猶豫,便點頭同意了。

薛司晨帶宋念祖去的是一家格調不錯的酒吧,但是宋念祖沒有去打量酒吧到底怎麼樣,只是有些沉悶地點了幾杯酒,然後喝了起來。

「剛剛那個男人是你的,男朋友?」

如果是一般人,估計不會這麼直接的問出來,但是薛司晨可不是一般人。

反正都被對方看到了,宋念祖也沒有隱瞞,只是淡淡地開口道:

「確切的說是前男友,我和他已經分手快一個月了,沒想到又突然找了過來。」

也許是喝了點酒,又或者說他確實想要找個人傾訴,宋念祖把自己和李天南的事情講了一下,似乎忘了對面這個男人剛剛做過的事。

原來李天南是宋念祖從大學開始交往的男友,他們從初中就認識,不過從高中開始,李天南就展開了對宋念祖的追求,宋念祖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還沒來得及對女生產生什麼朦朧的好感,身邊就出現了這麼個不懈追求自己的好友,幾年下來,在兩個人上大學的時候,終於和對方在一起了。

可以說,宋念祖是被李天南給掰彎的。而且念大三的時候,宋念祖就和家裡坦白了,父母雖然被氣得夠嗆,但到底還是接受了。兩個人在學校外面租了個小公寓,如果一直這麼相互扶持下去,似乎也不錯。

但是偏偏主動追求宋念祖的李天南直到兩人畢業,都沒敢向家裡坦白,甚至還在工作一年後,瞞著宋念祖和一個相親對象交往了起來。

等宋念祖知道的時候,兩個人都已經談婚論嫁了。事情敗露的李天南只會一天到晚向宋念祖道歉,卻不說和家裡坦白,甚至還讓宋念祖體諒他。

幾年的感情就像是一場笑話,宋念祖和李天南說了分手,搬回了自己的公寓。然後就是李天南一邊糾纏不休,一邊又心安理得地和別的女人準備著婚禮。

說放下就放下不是那麼容易的,雖然是李天南先追的他,但是這麼多年他投入的感情不比對方少,而且顯然,宋念祖對這段感情比對方更加認真。

李天南是他的初戀,初吻,初夜,他和李天南有那麼多的回憶,為了對方,他甚至騙父母是自己追的人家,只為了讓父母對李天南能夠少些意見。

聽著自己想要推倒的對象在那講別的男人,薛司晨能夠堅持到把故事聽完已經是極限了。看著宋念祖鏡片后的眼睛微微泛紅,他忍不住將對方推倒在沙發上,在他驚愕的目光中,摘下了那礙事的眼鏡。

手指在那雙美麗的眼睛周圍打轉,然後俯下身,堵住了對方微張著的嘴。宋念祖沒有掙扎,甚至閉上了雙眼,抬手環住在自己口中肆虐的男人的背脊。

感受到宋念祖的回應,薛司晨當然得寸進尺起來,隔著襯衫撫摸著身下的人,感到對方微微粗重的呼吸,輾轉著在吸引自己很久的脖子上吸允。看見頸側的那顆小黑痣,控制不住地對著哪裡狠狠地咬了一口,宋念祖痛地叫出聲來。

咬完以後,略帶安撫地舔舐著,感到對方微微有些抬頭的*,趴在宋念祖耳邊說道:

「這樣子也可以有感覺嗎?」

宋念祖有些失神地看著對方,泛著水汽的眼睛讓薛司晨舔了舔嘴唇。

拽起宋念祖,把酒錢付過以後,快步走回車上。

「我們去我家繼續。」

有些強勢地對著副駕駛座上的宋念祖說道,不等對方同意,便一踩油門開了出去。都把他興緻勾起來了,就算對方拒絕他也不會放棄的。

宋念祖摸了摸頸側被咬得有些破皮的傷口,沒有說什麼。不是因為喝醉了,看他的雙眼還是能夠看出他現在很清醒的。

有些激動地一路飆車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公寓門一關上,就忍不住有些粗暴地把宋念祖按在門上吻了起來。

雙手靈活地在宋念祖的身體上遊走著,西裝外套被扔在地上,一邊解著對方的皮帶,一邊糾纏著往客廳走去。

被薛司晨推倒在沙發上的時候,宋念祖全身已經只剩下一件襯衫掛在身上了,薛司晨跪在沙發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宋念祖。

「現在輪到你替我脫褲子了。」

抓著宋念祖的手,按到自己的腰帶上,宋念祖沒有反抗,半靠在沙發的扶手上,乖乖地解開了面前的皮扣,薛司晨摸著他的頭髮,挑眉示意他繼續。

宋念祖解開褲子上的扣子,拉下拉鏈,又略一停頓,脫下了最後的遮蔽。薛司晨已經充血發脹的巨物就露了出來,有些猙獰地呈現在宋念祖的面前。

按著宋念祖的腦袋靠近了自己的欲1望。

「好好舔濕了,家裡沒有準備潤滑劑。」

說話間,還挺腰往宋念祖的嘴邊送去,宋念祖張開嘴,先是舔舐了一下頂端,然後一點點含進嘴裡,可惜對方的太大了,含到一半就讓他有些難受。

自下而上舔舐著柱身,然後又重新張口包裹住對方吞吐起來。

薛司晨眯著眼喘息著享受著對方的服務,那張小嘴實在討他喜歡,他忍不住扶著宋念祖的腦袋,在對方的嘴裡進出起來。宋念祖被頂到喉嚨,忍不住有些淚意,但還是忍著噁心,賣力地用舌頭包裹舔舐。

等薛司晨覺得差不多了,才把宋念祖推開,然後扯下掛在對方身上的襯衫,在身後綁了起來,宋念祖微微掙扎地動了動手,但是被襯衫纏住了。

微微喘氣地看著俯下身來的薛司晨,嘴立刻又被對方的兩根手指堵上了。薛司晨享受地用手指在對方的口腔里攪動著,看著那雙帶著淚意的桃花眼,感覺身下硬得發痛。

抽出手指,一邊在宋念祖的身上啃噬親吻,一邊來到后1穴擠壓開拓起來。

「別咬,哈,別……」

胸前被薛司晨用牙齒拉扯著,宋念祖忍不住叫出聲來,感受著收縮的內壁,薛司晨決定不再忍耐,一邊命令對方張開腿,一邊扶著自己的巨物,代替手指進入到對方緊緻的后1穴。

「不,不行,太大了,哈,好漲。」

宋念祖搖著頭,內壁不斷收縮著,薛司晨也被他擠得發疼,於是一發狠,壓著宋念祖的一條大腿,猛地一下全部捅了進去。

感受溫熱的內壁,他忍不住開始衝撞了起來。

一開始的疼痛過後,快感便慢慢地從被狠狠搗乾的地方傳向全身。宋念祖開始配合著對方的頻率擺動起自己的腰部,讓對方能夠進入得更深。

「啊,好舒服,哈,再用力一點……」

修長有力的雙腿主動纏上對方的勁腰,宋念祖兩頰緋紅地開始浪1叫起來。

「好棒,啊啊啊,就是那裡,操1壞我吧,嗯……」

薛司晨也沒想到深陷情1欲的宋念祖會這麼奔放,但是對方配合著自己進出而收縮放鬆的內壁直勾得他發了狠地撞擊,*的撞擊聲啪啪作響。

這樣粗暴兇狠的撞擊,一般人早就喊痛了,但是看宋念祖那雙眼迷離的樣子,明顯爽得沒邊。

「騷狐狸,沒想到你在床上這麼的,呃,放蕩。下面咬那麼緊,想把我夾斷么。」

被猛地收縮的j□j差點夾得繳械,薛司晨將對方的大開的雙腿架到肩膀上,站到地上,兇狠地抽1插起來。這樣子的體位讓他能夠清楚的看到對方那處吞吐著自己的巨物的樣子,視覺刺激讓他忍不住紅了眼。

「啊啊啊,太深了,j□j會被插壞的啊啊啊。」

比之前更加深更加快的進出讓宋念祖忍不住哭喊了出來,加上對方一直對著他的敏感點撞擊,他的理智都已經被撞飛了。

「我怎麼捨得插壞你,嗯,這麼會吸的小嘴,哦,寶貝,喊老公,老公馬上餵飽你的小嘴。」

一邊說著不捨得,進出的動作卻毫不含糊。薛司晨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想讓自己身下的人臣服於自己,讓一個平日里嚴肅冷靜的男人喊自己老公,他承認自己惡趣味了,但不可否認這樣很有成就感。

「老公,老公,嗚嗚,快射在我身體里吧。」

帶著哭腔地扭動著自己的腰臀,宋念祖這副j□j得發1浪的樣子讓薛司晨感到十分愉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