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錯了!我、我只是一時情急,給忘了,哥,你就原諒我吧!」雲婉幽呼吸一窒,跌坐在地,大腦似乎都停止了運動,其實,她並沒有忘記,但是她對風璃月的恨意超過了對她哥哥的重視,如果風璃月知道,鐵定會哭笑不得,所謂愛之深,恨之切,被雲大小姐這麼「愛戴」,她還真是承受不起!

Home - 未分類 - 「哥……我錯了!我、我只是一時情急,給忘了,哥,你就原諒我吧!」雲婉幽呼吸一窒,跌坐在地,大腦似乎都停止了運動,其實,她並沒有忘記,但是她對風璃月的恨意超過了對她哥哥的重視,如果風璃月知道,鐵定會哭笑不得,所謂愛之深,恨之切,被雲大小姐這麼「愛戴」,她還真是承受不起!

「忘了?」雲慕冷哼一聲,他是不會相信這鬼話的,這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親妹妹,雲婉幽的德行他還不知道?她自私自利,什麼都只為自己考慮。

有這樣的妹妹,真是家門不幸。

風璃月緩緩走上前,俯視著雲婉幽,依然笑得無辜:「哎呀,我竟然也忘了呢,真不好意思,忘記提醒你了。」

雲婉幽狠狠的瞪著風璃月,恨不得將她撕成千萬片,但是當她觸及到雲慕的視線時,又低下頭來,小聲抽泣著。

風璃月簡直佩服雲婉幽,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能哭得梨花帶雨,如果風璃月相信這不是裝的,那她得有多天真!

「婉幽,你太叫我失望了,我都已經親眼看見了,你竟然還要說謊,你以為我不夠了解你嗎?你是不可能忘的。」看著雲慕臉上的已經堪稱為絕望的失望,心裡突然很後悔,後悔自己剛才魯莽的舉動,不禁沒殺了風璃月,還傷害了自己的哥哥,這麼愚蠢的舉動,為什麼她竟然能做出來?

如果風璃月聽到,一定會咂舌補刀:「那是你本來就愚蠢。」

「哥,我知道錯了,真的,求你原諒我吧!」雲婉幽不住地搖頭,淚水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不出一會兒就濡濕了她的臉頰,這副樣子,真是十分可憐。

可是,如果雲慕再相信她的話,真的就離白痴不遠了。

————

等急了咩,好不容易開了電腦,給你發一張先墊墊,我看我還能再多碼一點么,喂一下存稿箱子/淚。 「婉幽,你是我的親妹妹,從小到大,我都沒有打過你,罵過你,但是你今天實在是太任性了,今日我就要替父親懲罰你,這一個月,你就好好獃在家裡吧。」雲慕疲憊的揮了揮手,雲婉幽一愣,拚命的搖著頭:「不要,哥,不要禁足我,我保證,我再也不敢了!」

風璃月看這雲婉幽聲淚俱下,也有點於心不忍,畢竟她也只是個任性的千金小姐,並不是無緣無故找她麻煩的,禁足的滋味,對於風璃月來說,並不算什麼,畢竟她有那麼大的空間,那麼多的契約獸,但是雲婉幽就不同了,她就只有幾個奴婢陪著她,況且以她這個大小姐脾氣來看,也不會和丫鬟聊得來。

活該孤獨一人!

風璃月雖然很討厭她的大小姐脾氣,但還是慢騰騰的開口了:「罪不至此,反正沒有造成什麼嚴重的後果,也不至於禁足一個月吧?」

雲婉幽瞪了一眼風璃月,不知好歹地吼道:「誰要你假惺惺的來替我求情!你心裡恐怕是巴不得我被禁足吧?」

這話,雲婉幽可是真的冤枉她了,如果風璃月真的不想見到她,恐怕現在雲婉幽已經在鬼界呆著了吧?還用得著費那麼大勁讓她禁足嗎?

她不嫌麻煩,風璃月都嫌棄!

「既然你想禁足,那我就不攔著了,雲慕,你看著辦吧。」風璃月聳了聳肩,既然人家不領情,她還有硬湊的道理?

「你!」雲婉幽見她又不求情,心裡更加氣憤,又在心裡咒罵風璃月見死不救,如果風璃月知道的話,只會哭笑不得。

說不讓求情的是你,現在又想讓她求情的還是你,這樣讓風璃月怎麼辦?

「好,既然她為你求情,那我就不禁你足了,你就去南山尋找這個單子上的草藥吧。」雲慕扔過去一張紙條,雲婉幽一看,差點沒昏過去,心道哥哥真是狠,讓她找的全都是珍惜藥材,還都是有價無市的,如果她動用家族勢力去採購這些藥材,那麼雲慕肯定會發現,那也就只能靠她自己去尋找了。

「哥……這些,太多了吧?」雲婉幽弱弱的說道,希望雲慕能大發慈悲,給她少一點懲罰,可惜,她的期望無疑落空了。

「多?當年你身中劇毒,那時候我七歲,你五歲,我拼死拼活就你的時候找的藥草可比這些多太多了。」雲慕笑的十分諷刺,雲婉幽緘默不語了,淚水無聲無息的流了下來。

的確,雲婉幽五歲的時候誤食過王者蛇毒果,雖然是十分珍惜的藥材,但是其毒性亦是非常大的,對於一個成年人來說,都足以致命,更何況一個五歲的孩子呢?

是雲慕,一個人用步行找遍了整個南山,才找全製作解藥的藥材,然而他卻只用了兩天時間,雙腳腫的老高,之後三個月都沒法下床走路,而這些,雲婉幽昏迷了三個月,一無所知,後來是聽下人多嘴才知道,當時她哭了一整天。

「哥,我知道了。」雲婉幽慢慢地站起來,身影有著些許落寞,風璃月隱隱感覺那裡不對勁,卻著實想不起來,便就此作罷,也轉身離開。

————

就一千多字,你們湊合著看吧,我也么辦法,電腦不能開,開了又想玩,邊聊qq便碼字,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實在是抱歉,加讀者群吧親耐的們:466059639,有靈感或思路的讀者告訴我一聲,給我點靈感,這樣不但你們想看的劇情出現了,我還省力,碼的更快更多,不是一舉兩得么?(其實我是懶……) 「這個賤人,如果不是因為她,本小姐哪裡要受這種苦?」雲婉幽狠狠揪著手中無辜的野草,咬牙切齒的說道。

一旁的侍女看不下去了,勸道:「小姐,現在您實在是不宜與風璃月再起衝突了,倒不如和她搞好關係……」

侍女的話還沒說完,臉上就挨了一個響亮的巴掌,雲婉幽氣哼哼的說道:「和她搞好關係?做夢!」

「小姐,奴婢是說,假意和她打好關係,等十年一過,借著她的信任殺她,豈不是易如反掌?」侍女垂下眼帘,捂住被打紅的臉頰,語氣平淡的沒有一絲波瀾,和雲婉幽欣賞,風璃月絕對更加欣賞這個侍女,這是不簡單的侍女。

如此不卑不亢的語氣,就連紫慕都沒有。

(說起紫慕,這裡我要解釋一下,紫慕也去了「無」,因為她的任務完成了……其實是我懶得再寫她了,畢竟不是主角……)

「哼,這倒也是,沒想到你還聰明了一回。」雲婉幽聽了這話,計上心來,敷衍的說了一句,侍女微微一笑,笑的很是滿足。

這個侍女會跟著雲婉幽這個沒腦子的主子,是事出有因,多年前,她在街頭流浪的時候,雲婉幽在她碗里放了幾個包子,她抬頭的時候,看到的是並不是令她憎惡的憐憫,而是雲婉幽臉上素有的高貴淡漠。

「謝謝。」她干啞著嗓子說道,雲婉幽冷哼一聲,揮了揮手,頭也不回地走了。

後來,她一直記得這個她生命中唯一一個沒有給她憐憫的人,幾年後,她好不容易進了雲府,更是對夫人各種獻殷勤,終於撥到了雲婉幽身邊,見到了她的真面目,但是,她反而覺得雲婉幽這種性格很熟悉,就像她的妹妹。

她記得自己的妹妹也是這種大小姐脾氣,但是在她十歲時,父親觸怒了皇帝,使得家中所有人都覆滅了,自己帶著年僅七歲的妹妹不小心逃到了懸崖上,結果妹妹失足墜崖,成了她永遠的遺憾。

雲婉幽帶著侍女爬遍了南山,總算是找齊了這些藥草,因為侍女擁有飛行魔獸,所以雲婉幽就坐在魔獸背上,睡了三天,侍女任勞任怨的幫她找齊了這些珍稀藥草。

當她們從南山下來的時候,風璃月已經悠閑的過了三天了。

「啊?雲婉幽這麼快就回來了?我還沒玩夠呢!」風璃月撇了撇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慵懶的倚在軟榻上……的帝墨軒懷裡。

這三天每天清晨她醒來的時候就非常凌亂的發現自己總是窩在帝墨軒懷裡,偏偏這廝還非常無辜的說是自己主動考過去的,風璃月才不相信這種鬼話呢!

要知道,她睡覺是很老實的,而且最近三天她都是處於深度睡眠的,更加不可能亂動了,深度睡眠中,鬼知道帝墨軒幹了什麼!

前兩天風璃月還瞪著眼警告他,後來發現並無卵用,第三天索性也不管了,愜意的靠在帝墨軒懷裡,把後面的人當成了墊子。

「璃月學姐,您……能不能給我一個簽名啊?」這個帶來消息的清秀少年正是前一段時間偷窺風璃月的學生,現在儼然一副粉絲的樣子,舉著本子眼巴巴的瞅著風璃月能「高抬貴手」。

看著這類似於哈巴狗的眼神,風璃月簡直被萌的一臉血,毫無抵抗的就妥協了,她一向都是那麼的有愛心!

當然,僅限於小動物,或者是極度可愛的萌貨。

顯然,帝墨軒哪個都不屬於,所以風璃月很有想揍他的衝動……

「謝謝學姐!」少年把本子小心翼翼的收好,像是得到了稀世珍寶,風璃月那個虛榮心啊,簡直膨脹到天上了。

「咳咳,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啊。」突然,門口傳來一個酸溜溜的聲音,風璃月搭眼一瞧,剛喝進嘴中的茶差點沒盡數噴出來,這討厭的身影,出了雲婉幽,還能是誰?

「哪裡哪裡,學姐是來交貨的嗎?」風璃月拍了拍胸口,順了順氣,帝墨軒歪著頭,一縷墨絲順著他的臉頰柔順的垂下,姿勢要多妖嬈有多妖嬈,風璃月聽見一聲響亮的咽口水的聲音……

原來雲婉幽也是個絕對的花痴妹!風璃月強忍住笑意,差點憋到內傷,然後就收到了帝墨軒哀怨的眼神……

看的她背後涼絲絲的……

「你……給你!」雲婉幽咬了咬牙,把一個麻袋扔了過去,風璃月打開一看,嘴巴都要咧到耳根子了,激動的心情根本無法言喻好么?

這麼多珍稀草藥,這回可是發財了!

「謝謝學姐啦,害你跑了整個南山,學妹真是不好意思!」她風璃月要是不好意思還真有鬼了!她不好意思?坑死人都不帶眨眼的,還不好意思?別說雲婉幽了,就連那個無辜的少年都不信。

看著懷裡這個眼睛眯得像只小狐狸的少女,帝墨軒寵溺一笑,還真是掉進錢眼兒里了。

這抹如曇花一笑的笑容,深深地印刻在了雲婉幽的腦海中,只是,這笑容卻是對著她最討厭的那個人——風璃月。

雲婉幽不明白,風璃月究竟哪點比她好,除了容貌,其餘的自己皆在風璃月之上,可是偏偏帝墨軒就是那麼寵著風璃月,這讓雲婉幽很是費解。

如果帝墨軒娶了她,對他有很大的好處,畢竟她雲家也是滄瀾城中一大世家,配帝墨軒,足夠了。

可是,雲婉幽不知道帝墨軒的身份有多麼恐怖,她,連給帝墨軒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而風璃月則截然不同,她不僅是聖女的女兒,而且……她的父親,也是十分恐怖的存在,只是,這個存在現在已經銷聲匿跡了。

「學、妹、太、客、氣、了,學、姐、不、會、介、意、的!」聽著雲婉幽咬牙切齒的語氣,風璃月簡直在心裡樂翻了,金琦在空間里咂舌,小惡魔,絕對的小惡魔,氣死人不償命的!

「那就好,學姐,要一起吃飯嗎?」雲婉幽是多麼不想見到風璃月這張臉,但是礙於她的計劃(其實是為了看帝墨軒),只能委曲求全了。 「既然這樣,那學姐就卻之不恭了。」雲婉幽使勁的掐著自己的掌心,強迫自己保持住臉上得體的笑容,強壓下掐死風璃月的衝動。

但是臉上的隱忍卻仍然顯而易見。

風璃月聳了聳肩,她並不在乎誰喜歡她,誰討厭她,只要對她不構成威脅,風璃月都不會放在心上,因為殺手的冷情,她從不知道什麼叫做在乎,更加不理解「愛」的涵意。

早餐是人一天當中最為重要的一餐,即是面對著很討厭的人,風璃月本著吃貨本色,還是把自己烘焙的巧克力拿了出來。

「這是什麼?泥巴嗎?」看到黑不溜秋的巧克力,雲婉幽毫不客氣的諷刺道。

風璃月不爽的看了一眼雲婉幽:「看不起你別吃啊!」

「我……」雲婉幽張了張嘴,剛想反駁,就收到了帝墨軒淡淡一瞥,頓時就把所有的話都給咽下去了,乖乖的拿起一塊巧克力,咬了一小口。

本來還一臉視死如歸的雲婉幽在舌尖觸及到巧克力的香甜時,原本的疑慮頓時土崩瓦解,想大聲讚歎,可又拉不下臉,表情可是精彩極了!

風璃月有點想笑,隨意的塞了一塊巧克力到嘴裡,想讓這笑意隨著巧克力融化,卻不曾想雲婉幽又丟過來一個憤憤不平的眼神,風璃月頓時就忍不住了,結果悲催地嗆到了……

這回,貌似該雲婉幽幸災樂禍了……

「沒事把不該留下的人留下,還害得自己遭罪,何必呢?」說著還有意地掃了一眼雲婉幽,這下,雲婉幽是徹底忍不住了,猛的一摔筷子,深呼吸了幾下,聲音顫抖:「對不起,我有事就先走了。」

風璃月拍了拍胸口,好半天才回過來一口氣,看著雲婉幽逃也似的身影,嘖嘖道:「才發現原來你是這麼的毒舌,人家好好一小姑娘,非被你氣出皺紋來不可!」

「本來就不好看,皺紋在她臉上恐怕都不樂意。」帝墨軒輕哼一聲,揉了揉風璃月的小臉,還是風璃月的臉耐看,怎麼看都看不夠。

聽了這話,風璃月毫不厚道地笑了,眼睛眯得像只小狐狸,帝墨軒眸中閃過一絲狡黠,俯下身來,封住了風璃月的唇瓣。

「嗯!」風璃月雙眸頓時睜大,唇上傳來溫熱的觸感明確的告訴她——這不是夢!

這個吻,究竟有多麼的炙熱,多麼的綿長,又又有多少柔情似水,不得而知,風璃月愣愣的看著帝墨軒琉璃般的瞳孔,不知不覺,竟也深陷了進去。

「巧克力果然很甜。」鬆開近乎於窒息的風璃月,帝墨軒舔了舔唇,回味般說道,風璃月嘴角狠狠一籌抽,丫的,這廝竟然借著幫她清理巧克力的的理由吃她豆腐!

簡直不可饒恕!所謂厚顏無恥,風璃月懷疑,這詞就是專門為帝墨軒而造的。

「哼哼……」風璃月噘著嘴,丟給帝墨軒一個傲嬌的白眼,慢斯條理的消滅著桌上所剩無幾的巧克力。

風璃月也不清楚雲婉幽走的時候究竟順走了多少巧克力,但是現在風璃月反倒覺得雲婉幽有點可愛。 「哼!氣死我了,竟然這樣說我,風璃月這個賤人!」雲婉幽一回去就大發脾氣,把所有的錯誤都加在了風璃月身上。(「阿嚏!又是誰在想我啊?」躺槍的某女……)

「小姐,您先別生氣,她那不是明顯的在激怒您嗎?好讓您遠離那位氣度不凡的公子,您可千萬不能上當啊!」侍女上前來,條理清晰的分析道。

雲婉幽聽了這話,幡然頓悟:「對啊小蟻,你說的沒錯,我可不能中了她的計!」雲婉幽對這個侍女的輕視是由內而外的,恐怕這個侍女根本不知道這個「yi」是螻蟻的蟻吧?

「所以小姐,現下您最該做的就是維護自己的形象,好讓那位公子能動心啊!」小蟻和她的笨蛋主子簡直一個是天上,一個是地下,如果不是因為小蟻曾經在流浪的時候偷了別人一個饅頭,被人打的渾身傷痕纍纍,臉上也有一道鞭傷,但縱然如此,她的美貌仍舊是觸目可及的。

雲婉幽睨了一眼小蟻,心中冷笑,她堂堂大小姐,怎需一個賤奴來教她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簡直笑話!

看到這樣的目光,小蟻不做聲了,乖順的低下頭,眸中沒有絲毫怨言,這樣忠心的奴婢,風璃月都忍不住想要讚歎。

賤婢就是賤婢,永遠也登不上檯面。雲婉幽在心裡得意著,面上卻不露聲色,揮了揮手,示意她出去。

小蟻乖乖地走了出去,雲婉幽來到內室,一個大浴池就成現在眼前。

衣衫盡褪,雲婉幽靠在羊脂玉的池壁上,素手撩撥著水面,眼神輕蔑,花瓣漂浮在水面上,將空氣氤氳成粉色的朦朧,「哼,我就不信我這麼美,他會不受youhuo!」

一絲陰鷙在她眸中蔓延開來,輕紗微微浮動,薄紗后,一雙眼睛中滿是yuhuo。

「呵呵……」那人踱步前來,雲婉幽立刻轉過身去,厲聲喝道:「誰!」

但是,她剛接觸到那人的臉時,就驚呆了——是「帝墨軒」!

此時真正的帝墨軒正忙著給風璃月餵食……(風璃月:能不用這個詞么?!)

「墨……墨軒公子?」雲婉幽頓時小臉煞紅,不知所措的看著「帝墨軒」,雙手似有若無的捂住胸前的雪峰,雲婉幽在帝都美人榜上呆了那麼多年,怎樣youhuo男人,還不是手到擒來?

與其說是捂,到不如說是擠,把胸前的豐盈擠得更加傲人。

「帝墨軒」棕色的眸中閃過一絲驚嘆,他堂堂江湖上有名的采*花賊,總是易容成少女喜歡的模樣,這次易容成帝墨軒,本以為還要用強,沒想到這雲家大小姐這麼不矜持,竟然還主動youhuo他。

采*花賊嘛,強迫久了,遇到一個主動的,絕對足夠欣喜。

「咳咳……婉幽,我這次過來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既然你在洗澡,那我就先走了。」說著,他便假意退出去,還沒走兩步,就聽見身後「嘩」的一聲,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等等!」雲婉幽咬了咬唇,一絲*不掛地站在「帝墨軒」面前,聲音中帶著軟軟的哀求,「帝墨軒」只覺得下身那物更加膨脹了。

「婉幽,你這是……」假冒的「帝墨軒」一臉的詫異,模仿的聲音都有些撕裂,此刻,雲婉幽卻沒聽出來。

「公子,不瞞你說,婉幽早已傾心公子許久,既然公子已經將婉幽看光,婉幽願意以身相許!」雲婉幽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雪白的酮*體都在顫抖,「帝墨軒」小聲的咽了口水隱忍著現在就撲倒雲婉幽的衝動,面上裝作為難的樣子:「這……」

「公子!不要拒絕我好不好?」雲婉幽一閉眼,索性直接衝上前抱住「帝墨軒」,胸前的傲人狠狠的壓在他的身上,在他心裡激起一片漣漪。

「帝墨軒」伸出手,在她的背上來回撫動,心裡那個得意啊,這回不僅連迷藥都沒用,還遭到女人這麼主動,簡直是走了狗屎運!

「公子……」雲婉幽聲音糯糯的,伸出小手開始解著他的衣扣,很快,兩人就都一*絲*不*掛了。

chunxiao暖帳,窗戶還開著,池中糾纏的兩人,久久不停歇,窗外,一個毛茸茸的小腦袋舉著一枚記憶水晶果實,笑的狡黠。

沒錯,這人就是風璃月!

她吃飽晚飯的時候出來散步,溜到雲婉幽宿舍下的時候,突然看見了「帝墨軒」的臉,但是她定睛一看,頓時認出來,這人絕不是帝墨軒,身形上他要比帝墨軒小一點,而且這個假冒的「帝墨軒」竟然在偷看雲婉幽洗澡!

帝墨軒是什麼人?勾勾手指就有一大堆美女撲上來的妖孽,怎麼可能會去偷看對他傾心已久的雲婉幽洗澡呢?

直覺告訴風璃月,這裡絕對有好戲!於是,這個賊兮兮的小丫頭就舉著記憶水晶果實在窗口站到幾乎腿麻,將全程錄了下來。

風璃月會來時,帝墨軒正黑著臉看她樂呵:「去哪裡了這麼晚才回來?」

「呃……這個,我看今天月亮這麼好,去涼亭看月亮了!」說著,風璃月往天上去找那輪皓月,看了半天,突然發現原來今天陰天……

謊言不攻而破,風璃月還試圖蒙帝墨軒:「我這不是看月亮回去了,就回來了嘛!」

帝墨軒可不信她的鬼話,直接把她撈過來,在她口袋中摸索著,風璃月暴怒:「喂喂!男女授受不親啊!」

「親了就要成親,你和我成親了嗎?」帝墨軒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風璃月頓時語塞,你妹……

帝墨軒原來那麼純潔一娃,為毛現在變得那麼猥瑣了?誰把帝墨軒給教壞了,出來,咱們聊聊!

某女似乎忘了,一直以來,猥瑣的貌似是她昂,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實在是因為她這團墨太黑了,帝墨軒這團赤都招架不住了……

「這是什麼?」帝墨軒逃出來一塊記憶水晶果實,風璃月暗叫不好,連忙伸手去搶,卻不想,在搶奪的過程中,竟然把記憶水晶果實打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