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火部落之中,與你這樣的一般的強者,連一個將軍都不能夠做,他們只要動怒一下,彈指間,就能夠滅了一個星球。」天王龍開口說道:這一點,他倒是沒有說假。

Home - 未分類 - 「神火部落之中,與你這樣的一般的強者,連一個將軍都不能夠做,他們只要動怒一下,彈指間,就能夠滅了一個星球。」天王龍開口說道:這一點,他倒是沒有說假。

「這樣的部落,這樣的實力,離哥實在是太遠了哥也不去想這樣的事情,現在,我只想知道,火沙丹到底是怎麼樣來的。」韓簫開口說道:神火部落,這樣的存在,離韓簫實在是太遠了,他也不想去想這樣的事情,此時此刻的他,只想自己眼下的,那就是自己手裡面的火沙丹,到底有多麼的厲害。

「神火部落,每出現一個強者,他們都會尋找到一顆熾熱的恆星,鍊冶成一粒火沙丹。」天王龍開口說道:聽到這裡,韓簫的心裡,真的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手裡面的這一粒火沙丹,居然是一顆恆星鍊冶而成的。想到這裡,韓簫的心裏面,真的是激動啊!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樣好的運氣。

「這一粒火沙丹,比整個天荒大陸還要貴重。」天王龍開口說道:整個天荒大陸,到底有多麼的貴重,韓簫也不知道。

「賺大了,賺大了。」此時此刻,韓簫不停的念道:這樣珍貴的寶貝,打死都想不到自己會得到。「有了這一粒火沙丹之後,可以說,以後在宇宙之中行走,你就能夠多了一件保命的傢伙。」天王龍開口說道:開玩笑,這樣的寶貝,若是沒有這樣的功厲害的話,那麼就真的是太不名副其實了。

!! 火沙丹的厲害,在韓簫的心裏面,真的是神奇,強橫,無可媲美,甚至,他相信自己,若是能夠完全的運用火沙丹的話,那麼整個天荒大陸,可以說無敵手。

「我的火沙丹,你喜歡嗎?」金箔魚開口說道: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裏面,金箔魚相信韓簫,一定很喜歡自己的寶貝。開玩笑,這樣的寶貝,若是都不喜歡的話,那麼真的是天打雷靂了。韓簫的元力與真氣,甚至功法,都十分的適合這一粒火沙丹,因此,金箔魚有著有著百分之百的肯定,韓簫就是喜歡這一粒火沙丹。

「喜歡,實在是太喜歡了,這樣的寶物,我怎麼會不喜歡呢。」看著金箔魚,韓簫開口說道:此時此刻,不知道為什麼,韓簫看金箔魚感覺到是這樣的可愛,這樣的順眼。

甚至韓簫的心裏面,還有著與金箔魚成為好朋友的衝動,當然,他與金箔魚,其實也沒有什麼仇恨,兩個人成為好朋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滿意就好,即然你滿意,那麼?就把金箔水系神通給我吧。」金箔魚開口說道:這一次的交易,可以說是大家都喜歡,彼此之間都十分高興。

「給你,」將金箔水系神通給了金箔魚之後,韓簫整個人,都是面帶微笑,此時此刻,他的心情真的是大好。

接過了金箔水系神功之後,金箔魚照例的看了一遍,整個情況,大約堅持了幾十個呼吸的時間,以金箔魚這樣的實力,這樣的記憶力,想要記下幾千字的內容,那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看完了之後,金箔魚的神情,十分的興奮,他萬萬沒有想到,金箔水系神通的後部分,比前一部分,不知道要強大多少倍。

後部內容的深奧,遠遠的超越前部很多倍。

前部有的內容,他還能夠看的懂一點,可是後部的內容,他真的是一點都看不懂。不過金箔魚知道,這才是最為厲害的地方,唯恐自己忘記了其中的內容,金箔魚將其牢牢地記在心裏面。

「精血呢?」韓簫開口說道:這一次的交易,精血才是最終的目的,火沙丹,不過是喜外之喜。

「放心,不就是精血。」金箔魚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的身體一動,只見到十滴精血從他的體內飛出。這十滴精血,妖紅無比,比起人類的精血來,不知道要妖紅多少倍。

接過了精血之後,韓簫感覺到,金箔魚的十滴精血,比一條汪洋大海還要沉重。金箔魚這樣活了千年的凶物,十滴精血的重量,能夠媲美一條江河,其實這一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金箔魚這一類的種族,縱然是活了上千年的時間,也還算不上成年期,若是成年的話,那麼一滴精血的重量,都有一條江河的重量重。

「好,不錯,果然是金箔魚的精血,雖然不是成年期的,但是對我,還是有一點用處的。」天王龍開口說道:以天王龍這樣的存在,小小的金箔魚,其精血對他雖然有用,但是用處並不大。

不過,此時此刻的天王龍,沒有別的選擇了,金箔魚的精血,對他的作用雖然不是很好,保是有聊勝於無。

韓簫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得到了金箔魚的十滴精血之後,天王龍的靈魂,明顯比以前更加的強大很多。不過靈魂就是再強大,韓簫知道,若是沒有肉身的話,天王龍這一生之中,都難以恢復到以前的那樣巔峰時期。

不過,在韓簫的心裏面,天王龍乃是自己的師傅,無論怎麼樣,自己也要幫助天王龍恢復。

「這一生之中,不管怎樣,縱然是再大的困難,我都要幫助天王龍恢復。」內心深處,韓簫這樣的想道。

「天王龍,還有什麼東西,能夠讓你恢復的。」看著天王龍,韓簫開口說道:若是有的話,那麼他一定會去尋找的,事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有這樣的寶貝,那麼自己就能夠尋找到。

「呵呵,你有這一份心,我就很開心了,不過這一件事情,是急不來的,等以後你的實力,強大到能夠在宇宙之中游厲的時候,才能夠幫助我,至於現在,你就好好的先安心修鍊。」天王龍開口說道:他知道韓簫有這一份心,可沒有這一個實力。

「現在,精血給你了,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看著韓簫,金箔魚開口說道:直到此時,他的身體四周,還是擁有著無盡的韓簫使出的元力,只要韓簫沒有將這些元力撤走,那麼金箔魚就不可能會有機會逃走。若不是自己給了韓簫一粒火沙丹的話,那麼金箔魚甚至懷疑,韓簫是不是不想放過自己了,不過這樣的想法,只不過是在短短的幾息時間后,金箔魚就否決了自己的想法,拿人家的手短,韓簫拿了他的火沙丹,得到了自己的這麼重要的寶物之後,金箔魚相信,韓簫沒有理由不放過自己。

「可以,你隨時隨地都可以離開這裡。」韓簫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又接著說道:「若是可以的話,以後我們就交一個朋友吧。」若不是得到了金箔魚的火沙丹,那麼韓簫才不會這樣的,有如此好的心情,與金箔魚成為好朋友。

手指一指,韓簫就解開了金箔魚身旁的禁錮。金箔魚一下子像似活過來似的,開開心心的看著韓簫開口說道:「好的,很開心與你成為好朋友,我叫無千,在金箔魚家族之中,不怎麼被看好,不過,得到了你的神通之後,相信我以後在金箔魚家族之中的地位,會很快就得到提升的。」金箔魚開口說道:似他這樣的種族,人口多不勝數,在他的種族之中,一切都得看實力,除了實力之外,所有的一切都是沒有用的,所以,金箔魚才會的被迫離開自己的家族。

金箔魚的家族之中,也是有著強者的,天荒大陸上的,百獸注排名之中的凶物,對於金箔魚的家族來說,那是不值一提的。

別看金箔魚在天荒大陸上的排名不高,但是他的心裏面,十分的瞧不起那些排名在自己前面的人,因為他的家族之中,比窮奇這樣的強者,厲害的多的是,金箔魚見到過的強者,也是多不勝數的。

「哈哈,你真的很講信義,這樣的朋友,我很願意結交。」看著韓簫,金箔魚開口說道:能夠結交到韓簫這樣的強者,金箔魚感覺到是自己的榮幸,何況,自己的金箔水系神功,還不知道齊全不。

若是能夠與韓信成為朋友的話,那麼金箔魚相信,韓簫是不會欺騙自己在一個朋友的,雖然金箔水系神功,金箔魚一次次的,仔仔細細的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但是,若是韓簫在裡面做了什麼手腳的話,金箔魚相信自己看不出來的。

與金箔魚成為好朋友之後,韓簫就離開了,帶著自己的姐姐,韓簫朝著東際的方向走去,只是,這一次多了很多人,之前的何達,顧勁,漢武等人,現在一一的加入了韓家軍之中。

何達與漢武等人,是否真心實意的歸順自己,對於這一點,韓簫的心裡,沒有絲毫的擔憂,因為無論怎麼樣,他們這幾個小魚蝦,是弄不起什麼大浪來的。之前的時候,要投靠韓簫的人有很多。

但是,韓簫知道這些傢伙,大多數都是貪生怕死的人之後,韓簫就只從中選出來幾個實力強大的。

兵不再多,貴在調遣,這一句話的意思,韓簫還是知道的,若是自已將這些傢伙們,不分青紅皂白好壞的,統統全部納入了自己的韓家軍之中,那麼韓簫相信,這必然是失去的,還沒有得到的多。

東際,小草焦慮不安的等待著,自從韓簫離開自己之後,她的心,就彷彿跟隨著韓簫一起走了,才短短的半日時間沒有見到韓簫,小草就感覺到自己的這心裏面,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怎麼回事,他到現在為止,為什麼還不回來,難道,難道韓簫大哥不理我了。」內心深處,小草這樣的想道:她的容顏,並不是天下無雙,她的身份,也只只是最為低下的草名,因此,她有理由懷疑,韓簫是不是真的不理自己了。不過,小草感覺到,韓簫應該不是那種人,否則的話,韓簫就不會救自己了。

此時此刻,在小草的心裏面,他把韓簫看成了是自己一生之中,最值得依付的人,不過,她知道這樣的事情,只能夠里幻想,若是可以的話,她寧可守護一道聲音說道千年的時間,只為得到韓簫的心,只是,身為凡人的她,一千年的時間,對於她來說,真的是遙不可及的。

一千年的時間,普通人不知道傳了多少代人了,就是一般的命海境強者,壽命也沒有一千年這麼長的時間。

在小草的身後,麻子臉一言不發的站著,看到了小草的心情不好,心中十分難過,他欲言又止,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好。

在韓簫離開這裡的時候,韓簫可是將小草,將給了他看管照顧的,他相信,若是在韓簫回來之前,小草出現了什麼意外的話,那麼自己的下場只有死。

麻子臉可不相信,韓簫會對自己講什麼仁厚的話,因為他是親自經厲過韓簫的可怕的,之前的時候,韓簫表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強大了能夠霆動人心,麻子臉敢保證,韓簫乃是他此生之中,唯一遇到的一個強者,險了韓簫之外,活了幾十年的時間,麻子臉還見到過什麼樣的神仙

!! 可以說,韓簫的出現,巔覆了麻子臉對這一個世界的認知,若不是有著韓簫的出現的話,那麼他麻子臉,怕是永遠也不知道,原來這一個天荒大陸上,隱藏著這麼多的強者,真的是強者如雲。

「小草姑娘,我看還是回房吧,他們沒有這樣的快,一時半會的,是無法來到這裡的。」看著小草,麻子臉開口說道:他說的很對,與其這樣的話,還不如回去之後,再慢慢地等待著韓簫的到來,不過這一點,麻子臉也沒有多大的把握,韓簫什麼時候會回來。

「不用了,你自己找一個地方休息一下。」小草開口說道:說完之後,她又接著說道:「我一個人的事情,讓你與我一起等待,我的心裏面會很過意不去的。」韓簫雖然給了自己很大的權利,甚至只要自己願意的話,那麼?便能夠讓這一個傢伙,無休止的陪著自己等下去。

但是,小草乃是窮人出生,他知道窮人的痛苦,因此,對於自己的屬下,小草向來都是比較關心。

「呵呵,沒有什麼事情,不就是陪你多等一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一個大男人家,這一點小事情還能夠做到的。」麻子臉開口說道:此時此刻,他當然願意了,能夠陪著美女守候,那可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當然,麻子臉知道自己是不能夠打人家姑娘的主意的,否則的話,下場只有死。

聽到了麻子臉的話之後,小草面帶微笑了一下,隨後,她的眼神,又看向了無邊無際的天邊。在天邊的天際間,小草相信,自己要等待著的那一個人,就在天際的天邊。

麻子臉這樣的,活了大半輩子的人,當然知道自己眼前的這一個美女,她的心裏面在想些什麼。

「唉!」內心深處,這一個傢伙唉聲嘆氣的說道:「美女啊!都讓英雄們給佔去了。」想想自己,年過青壯,依然還是一個光棍的時候,他的心裏面,就十分的委屈啊。

「快看,天邊好像有人飛過來。」指著前方,小草開口說道:說完之後,她的心裏面十分的喜悅,因為她能夠感覺到,這一群人之中,有著韓簫的氣息,只是,小草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韓簫去的時候,似乎只有他與鬥雞眼兩個人,可是現在回來的時候,人數一下子多了很多。

不過,對於這一點,小草也沒有在意,反正只要韓簫回來了就好,在她的心中,有了韓簫,就比什麼事情都要重要。

「是啊!是他們,他們真的回來了。」麻子臉開口說道:他萬萬沒有想到,小草的眼光這樣的好,能夠事先在自己的面前看到。

「他來了,我就不能夠陪小草了。」內心深處,麻子臉失落的想道:不知道為什麼?之前韓簫還沒有歸來的時候,麻子臉一心想著韓簫儘快的早點回來,可是此時此刻,韓簫回來了之後,他的心裏面,卻又一下子失落了了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己以後,怕是不能夠與小草見面了,從此以後,天下之大,再也沒有自己兩人見面之機,不過,麻子臉心裏面的想法,小草並不知道,否則的話,以小草的性格,至少要將麻子臉打的面目全非。

「韓簫哥哥,真的是韓簫哥哥。」歡樂的走了過去,小草開口說道:見到了韓簫之後,小草的心裏面,有著說不出來的開心。可以說,只要能夠見到韓簫,那麼不管多麼的辛苦,小草的心裏面,都是開心的。

能夠與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這是一件多麼開心的事情啊,只可惜,這樣的開心,只是小草一個人自作多情,因為,以韓簫這樣的身份,是不可能喜歡小草,愛上小草的。

並不是韓簫瞧不起,一個沒有身份的人,而是韓簫的心裏面,喜歡的女孩子,不是小草這樣的類型的,韓簫的心裏面,喜歡什麼樣的類型的女孩子,這一點,其實就是連韓簫本人也不知道。

也許,韓簫的心裏面,一直都沒有想過這一件事情,因為此時此刻的韓簫,他的心裏面,一心只想著如何的消滅自己眼前的敵人。

韓簫的處境,不能夠讓他他自己戀愛,如果,那一天天下太平了,那麼韓簫或許會戀愛,但是,若是天下沒有太平的話,那麼韓簫是永遠都不會兒女私情的。

「呵呵,小草,很久沒有見到你了。」看著小草,韓簫開口說道:之前的時候,韓簫讓小草留在這裡,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這一去,就是這麼久的時間,而且,自己的心裏面,似乎把小草給忘記了。

其實韓簫的心裏面,已經把小草給忘記了,若不是自己的姐姐,乃是住在東際,若不是自己要送姐姐回來的話,那麼韓簫的心裏面,壓根就不會想起小草這一個人。

此時此刻,韓簫感覺到自己,還真的是有一點點對不起小草,不過他知道,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夠勉強的。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韓簫從來不會,勉強自己做一些自己不喜歡做的事情,那麼是在小草的面前也是這樣。

「不久,不久。」小草開口說道: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心裏面,小草還是感覺到,韓簫之前的這一去,簡直就是數年的時間一樣的。

「弟弟,這一個女孩子是誰啊。」看著小草,韓靈兒開口說道:之前的時候,由於遇到了危險的緣故,韓簫沒有來得及將小草的事情,告訴自己的姐姐,現在見到了小草之後,韓簫的心裏面,才暗自責怪自己,真的是大意啊。

「小草,他的名字叫做小草。」韓簫開口說道。

「小草!」韓靈兒驚愕了一下,哪有女孩子這樣的取名字的,女孩子,都是喜歡美麗的,就連自己的名字,也要好聽。

可是,眼前的這一個女孩子,居然給自己這樣取名字,這一點,讓韓靈兒實在是想不通,她看得到了小草的容貌,也是相當出色的,但是名字,卻是這樣的不出眾,甚至可以說庸俗。

「我小的時候,家裡面十分的貧窮,經常的吃不飽飯,十分的可憐,所以,我的父親就給我取了一個名字叫做小草。」似乎知道韓靈兒心裏面的疑惑,小草開口說道:她小的時候,家裡面的條件十分的差,哪一個時候,她的父親就給她取了一個名字,小草。

「原來是這樣的,難怪得瘦的像一棵草。」韓簫的心裏面這樣的想道:不過這一番話,韓簫可沒有說出來,否則的話,就真的是很傷小草的心的。

「哦!」原來是這樣的。韓靈兒開口說道:此時此刻,她感覺到了小草小的時候,那樣的心酸生活。

在韓靈兒小的時候,日子也是十分的不好過的,這一點,她感覺到自己的遭遇,與小草的遭遇,幾乎是一樣的。

韓簫的父母死亡的很早,韓靈兒一個人擔負著照顧自己的弟弟韓簫的責任,哪一個時候,可以說,韓靈兒的處境,十分的艱苦。

沒有經歷過那樣的艱苦生活,是不會明白那樣的日子,有多麼的艱苦的,只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

此時此刻,韓簫與自己的姐姐,都感覺到自己的的人生,與小草似乎有著幾分相似的地方。

見到了韓簫的姐姐之後,小草整個人一言不發,似乎有一點害怕韓簫的姐姐。

「小草,這是我的姐姐,你怎麼不向她問好啊。」看著小草,韓簫開口說道。

「啊!」驚呼了一下,小草的心裏面十分的驚慌,這樣的重要的事情,她居然給忘記了。

還沒有見到韓簫的姐姐的時候,小草就害怕自己到時候失禮,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見到了韓簫的姐姐之後,還是失禮了。

好在韓簫與自己的姐姐,都沒有怪罪小草的意思,否則的話,現在小草就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樣去做了。

「神仙,你回來了?」看著韓簫,麻子臉開口說道:此時此刻,他感覺到自己的任務,終於完成了,準確的說,應該是自己可以離開這裡了。

「嗯!」點了一下頭,韓簫應聲道:不過他沒有說其他的語言,因為在韓簫的心裏面,麻子臉這樣的平凡的人,根本就無法進入韓簫這樣的人的視線之中。

麻子臉四處張望,不知道在尋找些什麼,或者是在快些什麼,看了很久之後,麻子臉依然沒有看到自己的那一個兄弟鬥雞眼的身影。

「怎麼回事啊,我的兄弟,為什麼沒有出現。」麻子臉的心裏面想道:想到這裡之後,他不得不懷疑,自己的兄弟沒有出現,是不是被韓簫給擊殺了,因為自己的兄弟,可是與韓簫一起去的。

現在,韓簫回來了,而自己的兄弟,卻沒有回來,若不是自己在韓簫的面前,渺小的好似一隻螞蟻的話,那麼此時此刻,麻子臉一定會討個說法。

韓簫知道麻子臉在尋找些什麼,他開口說道:「龐黃死了。」龐黃之前的時候,是為了救韓簫死亡的,這一點,韓簫就是連做夢都不敢相信,龐黃居然會為了自己,連自己的小命也不要了。

「什麼,死了。」聽到這話之後,麻子臉驚愕的說道:此時此刻,感覺到自己的腦子裡面,真的是亂的很,他不知道,自己的兄弟龐黃是怎麼樣死亡的。

「怎麼死的。」看著韓簫,麻子臉開口說道:心裏面,他懷疑是韓簫殺死了自己的兄弟好朋友,但是這樣的話,他不敢問出來,因為他知道,若是韓簫的心情不好的話,那麼自己的下場只有死。

「不是我擊殺的,龐黃的死,是為了救我。」韓簫開口說道:並沒有過多的解釋,因為韓簫感覺到,與這一個傢伙,沒有什麼好解釋的。

聽到了韓簫的話之後,麻子臉感覺到,自己好似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樣的,自己的兄弟死了,而且死亡的原因,不是韓簫擊殺的。

相反,自己的兄弟,不但不是韓簫擊殺的,而且還是救助韓簫而死亡的,這樣的話,麻子臉無論怎麼樣也不會相信。

因為自己的兄弟,不過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而韓簫,可是神仙啊,有誰聽到過,凡人能夠有著能力,幫助神仙的。不過這一個個的不解疑惑,麻子臉只能夠放在心理面,不敢說出來。

因為他知道,就是自己說出來了,又能夠怎麼樣,人家可是神仙啊,自己的實力,與人家一比之下,簡直就是什麼東西都不是,人家吹一口氣,都能夠讓自己死亡。

!! 這樣的笑話,他還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相不相信,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兄弟,若是有著能夠為韓簫而死,若是有能夠救韓簫的實力的話,那麼之前的時候,自己的兄弟,就不會這樣的被韓簫給脅迫走了。

之前的時候,韓簫為了自己的目的,強行的脅迫走了龐黃,後來在韓簫與陰虯的大戰之中,龐黃為了幫助韓簫脫險死亡了。

似乎知道麻子臉心裏面的想法,韓簫開口說道:「不要多想了,你知道龐黃的家在什麼地方嗎?他的家裡面,還有什麼人?」之前的時候,在龐黃死亡的時候,龐黃就告訴了韓簫,自己的家裡面,還有著一個母親,不過自己的母親,年事也高,身體不好,龐黃死亡的時候,再三的請求韓簫,一定要醫治好自己目前的病。

對於這一點,韓簫當時可是答應了的,現在,他要實現自己之前的偌言,若是自己說出來的話,都不算話,那麼韓簫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怎麼樣才能夠在這一個世界上混下去。

「我知道龐黃的家在什麼地方,他的家裡面,現在除了他的母親之外,就沒有其他的人了。」麻子臉開口說道:此時此刻,雖然他的心裏面,十分的不悅,但是在韓簫的面前,麻子臉不敢有著絲毫的不敬,因為他知道,在韓簫的眼裡,自己就是一隻螞蟻,擊殺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帶我去。」韓簫開口說道。

「你要去龐黃的家裡面。」看著韓簫,龐黃驚愕的說道:萬萬沒有想到,韓簫居然要去龐黃的家裡面,對於這一點,麻子臉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不過此時此刻,他感覺到自己切切實實的沒有聽錯,因為韓簫說的話,現在還回蕩在他的心間。

「廢話少說,讓你去你就去。」韓簫開口說道;這一個傢伙,似乎就是這樣的不知道好歹,若不是韓簫感覺到自己,已經對不起了龐黃,不想傷害龐黃的好朋友的話,那麼現在,至少要給這一個傢伙一點教訓。

扔過一筆金幣給麻子臉,隨後麻子臉拿著韓簫給的金幣,笑眯眯的帶著韓簫,去到了龐黃的家裡面。

到了龐黃的家裡面之後,韓簫耗費了很大的勁,終於將龐黃的母親的頑疾,給徹徹底底的醫治好了。

當龐黃的母親,問起了自己兒子的下落的時候,韓簫就故意的說,龐黃被一個神仙看重,收去做弟子了,短短的幾年的時間,怕是回不來了。

對於這一點,龐黃的母親並沒有說些什麼,她不但沒有怪罪龐黃不贍養自己的罪行,反而支持自己的孩子的行為。

為了防止麻子臉將這一件事情給說了出去,韓簫可是下了兇狠的命令的,告訴麻子臉,這一件事情,若是傳出了,那麼他的下場只有死。

麻子臉害怕韓簫害怕的要命,此時此刻,到了韓簫的命令之後,就是有著十個膽子,麻子臉也不敢說出去,否則的話,他知道自己的下場,是沒有好結果的。

韓簫不來要將龐黃的母親,接到自己想好的地方居住的,但是龐黃的母親,一再堅持自己不願意去,原因很簡單,就是自己要留在這裡,等待著自己的孩子回來。

韓簫知道,龐黃是不會回來的了,但是,他又不能夠說出來,因此,只能夠任憑龐黃的母親的性格了。

留下了很多金銀之後,韓簫就離開了,這一個地方,並沒有打算呆多久的時間,若不是龐黃的母親在這裡的話,那麼韓簫還不會踏入這裡一步,現在,自己的心愿完成了之後,韓簫當然就要離開了。

「龐黃兄弟,你在天之靈可以安息了。」看著天空中,韓簫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大步的離開,孤獨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小草妹妹,你就不要客氣了,在我的這裡,你就當成自己的家裡面一樣,不要拘束。」看著小草,韓靈兒開口說道:自從來到了自己的這一個地方之後,小草就顯得十分的拘束,如履冰層般,做什麼事情都顯得特別的小心。

韓靈兒知道,這是小草的不適應,因為認識自己的時間不久,所以小草在自己的面前,就顯得十分的拘束,不知道為什麼?當看到了小草的第一眼開始,在心裏面,韓靈兒就喜歡上了小草。

不過,以韓靈兒的眼光與智慧,她當然知道自己的弟弟韓簫,根本沒有絲毫的可能,會喜歡上小草的,其實,不是小草不好看,而是小草,屬於小家碧玉型的這一類女孩子,恰恰相反,韓簫喜歡的女孩子,就不是這一種類型的。

「姐姐,沒事,以前在家裡面的時候,這些事情都是我一個人在做。」小草開口說道:小時候,她的日子是非常的不好過的。但是,與韓靈兒相比之下,小草的處境,也算是比較好的了。那一個時候,韓靈兒不但要生活,而且還要帶著一個拖油瓶過日子,這樣的生活,真的是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做到的。

兩個人都感覺到彼此間的經歷生活,似乎有那樣的一點相似,因此,大家一見面之下,就彼此間,相互的產生不不少好感。

「小草,姐姐,我回來了。」門外,響起了韓簫的聲音說道:之前去看了一下龐黃的母親,現在,龐黃的母親好了之後,韓簫就快速的趕來這裡了。「怎麼這樣快就回來了,怎麼樣?他的母親,你看好了沒有。」看著韓簫,韓靈兒開口說道: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裏面,韓靈兒知道自己的這一問,簡直就是多此一舉的,因為自己的弟弟,即然答應了對方的事情,那麼就一一定會完成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