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夢涵本來想抽回自己的手,卻感覺似有一股強大的力量黏著著自己,根本抽不回來。

Home - 未分類 - 李夢涵本來想抽回自己的手,卻感覺似有一股強大的力量黏著著自己,根本抽不回來。

索性便任由顧若熙和顧若陽抓著自己,低著頭不說話,心底卻泛起一股歡喜的滋味。

自己一直以為這個世上已經沒有親人了。

沒想到,自己不是那麼的孤單,還有親人。

小關關蹦蹦跳跳地撲上來,一把抱住顧若熙。

「阿姨,阿姨來了!關關想阿姨,關關想哥哥!」

顧若熙笑著俯身揉了揉關關的頭,「阿姨也好想關關,關關又胖了,也又長高了。」

小關關一笑起來,胖胖的臉蛋擠壓得大眼睛只剩下一條縫隙,更加的惹人可愛。

顧若熙揉了揉小關關胖嘟嘟的臉蛋,在他的臉蛋上用力地親了一口。

小關關不是小王子,他不會嫌惡地推開親自己臉蛋的人,只會更親昵地靠過來,還伸著兩隻小胖手,要顧若熙抱。

「關關,阿姨懷孕呢,不能抱你,夢涵阿姨抱你。」李夢涵俯身,將關關抱起來。

可見這幾天,李夢涵和關關的關係不錯,關關的小胖手直接抱住李夢涵的脖子,很親昵地喊著「夢涵阿姨」。

含糖量極高的聲音,聽得心裡軟綿綿的。

顧若熙笑得臉上都要開花兒了。

今天簡直是她最高興的一天,看哪裡都那麼的美。

席初雲笑著看著他們,眼底也噙滿的笑容。

只要那個女人開心,他也會跟著開心。

但還是心有顧慮地抬頭,看向席老的書房方向,眼底的笑容漸漸散去冷凝。

席初雲心裡清楚,有些事,不會那麼簡單就平息,只怕只是維持表面岌岌可危的平和罷了。

宋晴洛從樓上下來,目光陰寒地用力盯了顧若熙的背影一眼。

她的傷口才剛剛癒合,也能自由活動了,但心裡卻好像生了刺一樣的難受,尤其看到顧若熙笑得那麼開心。

在顧若熙準備去廚房幫忙準備午飯的時候,宋晴洛在廚房攔住了她。

「害得我在床上躺了那麼久,你卻毫髮無損,開開心心地跑來一家團圓。」

顧若熙臉上的笑容冰冷下來,「今天很開心,不要在這裡添堵。」

「哈!我添堵?是你給我添堵!」

掠愛:情遇神祕邪少 「你想怎樣?」顧若熙凝聲低喝!

「你讓我吃了那麼大的苦,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我奉陪到底!」

「好大的口氣啊,顧若熙!」

「呵!」顧若熙冷笑一聲,「我不用再嫁給初雲,不是你正想要的?還在一味糾纏下去,對你有什麼好處?宋晴洛,這筆帳,你應該好好算一算!到底哪多哪少,別做盡壞事,最後自己什麼都撈不到,為時晚矣!」

顧若熙嫌惡地一把推開宋晴洛,去廚房開開心心地去做菜,要給爸爸做一道女兒親手做的愛心午餐。

宋晴洛氣得咬牙切齒,就差一點將滿口銀牙咬碎。

顧若熙上樓喊席老和陸羿辰下樓吃飯。

他們的一盤棋還沒下完,打算殺完這一局再下樓。

「好吧,你們要快一點!」顧若熙牽著關關的小手先下樓。

席老看著棋局,笑著,「四處充滿殺機,舉步維艱啊。」

「輸贏已定,伯父還要垂死掙扎?」陸羿辰笑得晦暗不明。

席老的眼角微微一緊,忽然一把推翻了期盼,雖然笑著,聲音卻是涼漠的。

「既然輸了,我認。」

席老拄著拐杖起身,側臉的刀疤莫名看上去顯得有幾分猙獰。

「我希望,在若熙面前,即便是偽裝,也要裝下去!我相信,你愛她,不希望她不開心。」

陸羿辰也站起身,高頎的身高,一下子就高出席老很多,氣勢磅礴。

「呵呵……」

陸羿辰輕輕笑了一聲。

「你是聰明人,如果你連偽裝都懶得裝下去,那麼你和小童之間,也到盡頭了。」席老道。

「吃飯了,不要讓她久等。」陸羿辰依舊笑著,伸手親自攙扶席老出門下樓。 章節名:第【032】章如此吝嗇

其實百里穎並不喜著黑衣,只是當初為了歷練,覺得在森林裡穿黑衣更為方便,所以選擇了黑衣。而此時,她走過來的一剎那,眾人仿若看到令人仰望的王者一般。

只是百里穎走出來后不久,一隻白色的兔子就蹦蹦跳跳跟了出來,眾人的眼角微抽,她進去之後還帶出了寵物?而且看那肩上的紅色小球,貌似寵物還不止一個?若不是緋兒伸展了一下身子,眾人還真不知道它是『動物』!

「方才納蘭導師說未歸的那人是我么?」在眾人驚呆的目光當中,百里穎雲淡風輕的聲音響起,頓時讓眾人回過神來。

不少人懊惱,該死,剛才居然看她這麼個廢物竟然看呆了。

「既已歸來,第三小隊通過。經過清點,共計三十四人沒有通過歷練,請下一年再來。」納蘭連城仍舊是面無表情,彷彿百里穎歸來與否他完全不看在眼裡。倒是尉遲風尚有些意味深長的看了百里穎一眼,隨後移開目光。

「啊!怎麼又沒通過呢,這已經是我第二次來了。都怪你,要不是你拖後腿,我們隊早就通過了。」一個青年憤憤的指責自己的隊友,滿臉通紅。若不是男兒有淚不輕彈,估計此時他都要落淚了。

「你,我……」被指責的人也覺得無話可說,畢竟其他人若不是為了救他,也不會浪費那麼多時間。

「老大,小四也不是故意的。」一個滿是英氣的女子站了出來,為那個瘦高男子說話。

「哎,我也知道,只是就是不甘心吶,就差一樣,要是那朵雙生蓮沒有丟就好了。」青年有些懊惱的說道,但是讓他道歉他也不知道怎麼說,於是彆扭的站在原地。

「……」瘦高男子也了解青年的心情,並沒有放在心上。

百里穎瞭然的點點頭,他們估計原來就認識,所以也一起組隊。掃視了一下五人的修為,基本都在黃階以上,被叫做老大的人更是青階高手,怎麼會通不過歷練呢?

其他隊伍可沒有這支隊伍這麼和諧,都是耳紅面赤的爭吵,只差大打出手了。

「現在我們啟程返回青冥學院,大家做好準備。」納蘭連城並未理會周圍的戰爭,淡淡開口說道。

「等等!納蘭導師,昨日在森林之中,學生無意見那位同學掉落這朵雙生蓮,本想當場歸還,卻遭遇襲擊。等後來再看之時,他們人已走遠。現在,這朵雙生蓮物歸原主。」百里穎面不改色的將自己手中的雙生蓮遞給瘦高男子,五人都是目瞪口呆。他們的確遺失了一朵雙生蓮,但卻不是在昨日。更何況,他們的雙生蓮是被玄獸奪走,實際意義上,並不算遺失。

百里穎也不是什麼專門積善的聖母,他們的性子剛好合自己的眼光,又聽到青年說自己不是第一次來青冥學院,雙生蓮在自己手中暫時也無用,倒不如做個順水人情。

「既然如此,第五小隊通過。」納蘭連城接過百里穎手中的雙生蓮,渾身冷意更甚。他可不相信這真是那五人遺失的,百里穎這樣做,無疑是挑戰學院的威嚴。只是他並不是多管閑事之人,也並不多言,況且他也著實沒有證據。

「啊!他們真是好運。」

「就是啊,如果是我,絕對不會還給她們的。」

「雙生蓮雖不是什麼奇珍異寶,卻也是難得的藥材,值好幾百金幣呢。」

聽著眾人的議論,百里穎耳朵一動。雖然万俟玉宸會支付她在學院的費用,但是她本人卻是身無分文。這些東西這麼值錢,那她是不是該為自己做做打算呢。

「納蘭導師。」想到這裡,百里穎再次開口喊道。

「還有何事?」納蘭連城的面上已經有不耐之色,這小女子怎地這麼煩人!果然女人就是麻煩,當然要除去他妹妹納蘭卿卿。

「不知我們小隊交了多少東西呢?」百里穎狀似好奇的問道,每人一件物品算是過關,而她剛出來,納蘭連城就宣布自己過關,就說明寧無雙他們上交的絕對大於三樣物品。那麼,多餘的,她怎麼可以不拿回來呢?

「三顆風蝕草、兩朵雙生蓮、三個三級魔狼晶核、一個四級冰兔晶核以及一頭存活的二級玄獸。」納蘭連城語氣冰冷的說道,不知道百里穎在打什麼主意。

「哦?原來無雙和玄昕這麼厲害呢,超額完成任務了啊。」百里穎很是自豪的說道,好似那個厲害的人是自己一般。隨後她嘴角微勾,淡淡開口說道:「學院規定的不是每人上交一樣物品么?現在我們小隊一共才三個人,那是不是代表只需上交三樣呢?」

「你……確實如此。」納蘭連城有些呆愣,不過他完全明白百里穎的意思了,只是,怎麼會有這樣的弟子?人家討好導師都來不及,她居然要把上交的東西拿回去?

「那麼,就請納蘭導師將除了一個三級魔狼晶核,一顆風蝕草以及一頭存活的二級玄獸之外的戰利品還給我們小隊吧。導師應該清楚,我與玄昕都是有……之人,要是再沒有一些財產傍身,可是會被人欺負的。」百里穎沒有將話說死,畢竟她是能夠修鍊的,她可不想以後被人說是欺世盜名。

嘩!眾人嘩然,她還真的要把東西要回去!這些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寶物,她,要不要這麼吝嗇?經歷過兩國皇宮,她的見識難道就這麼淺薄?

這也是納蘭連城心裡的想法,由於太過驚愕,他甚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還是尉遲風尚開口說道:「連城,將東西歸還,我們學院難道還貪了弟子物什不成!」

說完之後他又多看了百里穎一眼,只有輕微玄氣波動,怕是處於赤階初級吧。這樣的修為,怎麼可能獨自在落日森林存活了十四日,還得到了雙生蓮?

學院的確沒有弟子將所有物品上交的規矩,但是一直以來所有的弟子都是這麼做的,直到今日,居然有人提出了異議。而且這個人,還是不能修鍊的廢物公主?

人們總是會選擇性忽略百里穎是月幻皇妃的事實,永遠都只記得她的公主身份,那個可以說是恥辱的身份。不是皇女,而是公主呢,母皇,還真是感謝您對百里穎所做的一切!

「納蘭導師,我,我,那我們小隊多餘的是不是也可以拿回來呢?」一個少年結結巴巴了很久,終於說出了一句完整的話。一瞬間,不少隊伍都開始附和。畢竟他們絕大部分不是什麼大家族的人,這些藥材和晶核東西對於他們來說,用來練手還是綽綽有餘的,畢竟不少人的目標是煉丹師和煉器師。

「導師,我們的也要拿回來。」

「我們的也要,我們也是窮人啊,我家的小白菜都地里黃了。」

納蘭連城與尉遲風尚再也忍不住嘴角的抽搐,有些無語的看向滿臉無辜的罪魁禍首,百里穎。 第924章924:不能少了那個孩子

顧若熙做了一道媽媽曾經的拿手菜。

溜肉段。

雖然只是一道很普通的菜,卻滿滿都是回憶。

席老坐在餐桌前,看著面前這道菜,忽然眼角顫抖,心中感觸萬分。

「我還記得小時候,這道菜是我和爸爸最喜歡的一道。」顧若熙輕聲說。

「我的記憶深處,還格外清晰的記得,我和爸爸都很喜歡吃媽媽做的溜肉段。媽媽會坐在一旁,看著我們吃……」

顧若熙的聲音哽咽了一下,「雖然很多畫面我都模糊了,但媽媽看著我們吃飯的畫面,真的好清晰好清晰。」

顧若熙的話,終於讓席老的眼眶更加通紅,淚水就要涌了出來。

「是啊!你媽媽最拿手的就是這道菜,她別的菜都做不好,唯獨這道菜做得最好!我非常喜歡吃,你也像爸爸,很喜歡這道菜,你小的時候,還經常吵著你媽媽給你做。」

席老的聲音顫抖了,唇角也在一個勁地顫抖。提起了他心底最深的疼痛,眼角的淚水也終於忍不住,緩緩滑落下來。

顧若熙雙手握住父親的手,心頭顫抖得酸澀難受,「爸爸,謝謝你,我們能團圓在一起,我真的很高興。」

顧若熙的聲音頓住,深吸一口氣,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繼續說下去。

「我能找到父親,和父親相認,也真的好高興。雖然這麼長時間以來,我們的關係都不太好,但我相信從今以後,我們都會開開心心的在一起,我會做你的好女兒,我會陪在你身邊盡孝。」

「小童……」

席老的眼淚終於簌簌掉落,雙手抱住顧若熙的手,低著頭啜泣起來。

「爸,不要哭,今天這麼高興,真的不要哭。」顧若熙也忍不住淚眼朦朧了。

「爸爸是高興,高興我的小童終於和我和好了,終於願意陪在爸爸身邊了。」

顧若熙抱住席老顫抖的肩膀,「爸,我以後都會陪著你。不要哭了,快點吃飯吧,不然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好好,吃飯吃飯。」席老趕緊笑著擦乾眼淚。

一大桌子的人,都格外的安靜。

宋晴洛坐在偏遠的位置,雙手緊緊捏在一起,暗地裡恨得咬牙切齒。

席初雲依舊是安安靜靜的樣子,沒有太多的表情在臉上。

小關關胖嘟嘟的小手不住回來動著,迫不及待想要開飯。

席老顫抖著手,拿起筷子,目光從一桌子的人身上一一走過。

有李夢涵,有顧若陽,有顧若熙,有陸羿辰……唯獨少了一個人。

「爸,吃啊,嘗嘗我做的,會不會像媽媽的味道。」顧若熙急切地催促。

「小童啊,我們一大家子終於團圓了,不能少了那個孩子。」

顧若熙反應過來,「爸爸是說小王子?」

「對啊,不能少了這個孩子。」提起小王子,席老還是很喜歡的笑起來。

「距離太遠了,接他過來,也要一個小時,到時候飯菜都冷了,等晚飯的時候,再讓他過來。」顧若熙說。

「不行!這頓飯必不能少了那個孩子。難得我們聚得這麼齊,不能少了那個孩子。」席老堅持。

「我們大家就都緊著肚皮,等一等那孩子,他來了,飯菜再重新熱。」席老道。

「好!爸爸,依你。」顧若熙笑得眉眼彎彎,親昵地靠在席老的身側。

席老抬手,輕輕撫摸一下顧若熙的臉頰,「我的好女兒。」

顧若熙心酸地笑著,目光看向陸羿辰,四目相對,陸羿辰也給她一笑,顧若熙開心得心裡真的好像有花兒綻放。

這一刻,好幸福,真的好幸福。

趙默送小王子到來。

小王子一進門,席老就迫不及待地對小王子招招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