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仁手臂猛然伸展開來,體內傳出悶雷般的響聲,一股狂暴的力量緩緩升騰而起,他的拳頭瀰漫出血色,又淡轉濃。

Home - 未分類 - 林仁手臂猛然伸展開來,體內傳出悶雷般的響聲,一股狂暴的力量緩緩升騰而起,他的拳頭瀰漫出血色,又淡轉濃。

「嗡嗡……」

與此同時,林仁五臟六腑傳出宏大的誦經聲,一枚枚虛幻的符文浮現,加持在林仁身軀之上,一股神秘的奧義流轉不停,五臟六腑的神邸與聖靈虛影此刻彷彿都與他重疊在了一起。

「鍛體大圓滿……」轟殺而至的蛟霸天瞬間瞳孔一縮,由於神芒和氣血太過濃郁,其他人或許沒有看到那些神邸和聖靈的虛影,可是他看得清清楚楚,絕對不是眼花。

鍛體大圓滿,古來罕見,這下子蛟霸天清楚自己肉身不敵的原因了,他心裡明白就算動用了真龍血,龍爪之力應該也不足以打敗林仁,畢竟他不是真龍,更不是鍛體大圓滿級別的真龍。

「鏘鏘……」

察覺林仁是經歷過鍛體大圓滿的胎息神修后,蛟霸天體內龍血沸騰,雙爪越發璀璨,上面的龍鱗鏗鏘作響,神力如同岩漿般覆蓋了上去,形成了一個拳套。

鍛體大圓滿過的肉身同階絕對無敵,這個說法絕非誇張,經歷了太多太多的考驗,是以蛟霸天第一時間就放棄了肉身碾壓林仁的想法,轉而全力動用神力。

「隆隆……」

林仁渾身毛孔都蒸騰氣血,山谷內蕩漾精氣,宏大的氣息充斥四方,他身軀熠熠生輝,神環抖動,神體之威驚天動地,此刻全力開啟,真正是狂暴至極。

「嘭……」

林仁一拳揮出,音爆聲震耳欲聾,疾影手的力量加持其上,與蛟霸天的龍爪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爆發的氣勁呈現螺旋狀擴散開來,一瞬間掀得山谷地動山搖,頗有種末日降臨的感覺。

「咔嚓……」

拳拳碰撞,霸道至極,蛟霸天神力形成的拳套瞬間就崩潰了,化為一片片碎塊裂開,而後又化為點點神芒消散,至於林仁,同樣不好受,整個袖袍都炸裂了,胳膊上甚至瀰漫了少許血痕。

一拳之威,動蕩乾坤,周圍人看得那叫一個心驚膽戰啊!

「昂……」

蛟霸天一擊未得手,眸光驟然發冷,然後一咬牙,扶搖直上,身軀爆發萬丈光芒,竟然化為了本體,一條百丈長的赤蛟。

他蛟身璀璨,有許多部位同真龍相似,身上足足一半區域乃是龍鱗,額頭甚至隱隱有兩根快要進化成龍角的鼓包,氣勢駭然無比。

蛟霸天爆發一聲龍吟,長尾橫掃而下,施展出了真龍一族最為出名的神通之一……神龍擺尾!

真龍的神龍擺尾,一擺之威足以動蕩乾坤,掃落無盡日月星辰,抽擊得大地四分五裂,空間都要破碎,絕對是強悍到難以想象的神通。

蛟霸天自然不可能那麼強,事實上這神通也只是蛟族前輩模仿神龍擺尾創造的一門神通而已,威能無法與真正的神龍擺尾相提並論,但依舊不可小覷。

長尾破空,林仁這次沒有選擇硬拼,而是如猿猴般靈活矯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閃避開來,同時化拳為掌,一掌拍在蛟龍尾巴上,積蓄的力量爆發而出,拍得蛟尾鱗片崩裂,內勁震得骨骼都出現了裂紋。

「吼……」

蛟霸天痛呼,而後暴怒,如同一陣颶風般橫空而來,頭猛然撞擊向林仁,雙角閃爍神芒,有種無堅不摧的感覺。

林仁心頭一凜,有心閃避,可是這蛟霸天把握的時機太好了,正是他剛落地的剎那間轟殺過來,讓得林仁無法積蓄足夠的爆發力來閃避。

危機時刻,林仁勉強側身,避開龍角,不讓其撞擊到要害部位,不過整個人依舊被蛟頭撞得飛了出去。

「轟隆!」

林仁直接砸進了大山中,竟是將一座千米高的大山都撞塌了一大半,可想而知那力量有何等的可怕。

林仁感覺自己五臟六腑一陣劇痛,整個人像是被一柄鐵鎚子正面轟了一下,有種成肉餅的感覺,雖然避開了要害,但是那龍角依舊刺破林仁腹部,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鮮血染紅了衣袍。

蛟霸天好不容易得手一次,自然不會給林仁喘息的機會,整個蛟軀盤旋而下,絞殺之力轟殺而出,龍爪如同鬼魅般的拍下,生生拍碎了剩餘的山體。

地面地動山搖,林仁不可能坐以待斃,強行振作,穩定傷勢,而後翻身一躍,以腳踢爪,腿部腰部力量融為一體,再加上丹田神力的加持,瞬秒爆發,像是踢爆了一座山,踹得蛟霸天爪子一陣抽搐。

「力量不錯,待會這肉應該挺有嚼勁!」幾個彈跳遠離蛟霸天後,林仁吐出一口血沫,微微一笑道,目光透露著鎮定。

妖族本就容易衝動,蛟霸天的性格更是如火般狂暴,被林仁這麼一刺激,那叫一個氣啊,頭頂都冒煙了,真的氣得七竅生煙。

「我要將你抽皮扒筋!」蛟霸天怒吼道,而後眸中浮現真龍虛影。

一瞬間而已,他的氣機變了,整個蛟身陡然變得神聖起來,渾身上下此刻隱隱都出現了龍鱗的虛影。

他頭部變化最大,眸子變得充滿了威嚴,甚至有龍鬚出現,若非龍角沒有幻化出來,此時此刻他就與真龍一模一樣了,看到這一幕的人皆吃驚無比。

「這是……真龍血脈全部被激發,天吶,太可怕了,此刻的蛟霸天就算是南無雙遇到都要慎重。」有人驚呼出聲。< 真龍,自古以來都至高無上,哪怕擁有其一絲血脈都足以變得強大無比,更何況蛟霸天這樣的人物。

此時此刻蛟霸天可謂是動用了真正的底牌,這個狀態下的蛟霸天強大程度難以想象,無論是肉身之力還是神通之力都會上一個甚至數個檔次。

蛟霸天本來就擁有很高的真龍血脈,這也是他出名的原因,只不過他很少全部開啟,此時此刻他被迫動用全力,周圍觀戰的那些妖族瞬間沸騰了,暗道這次不虧,雖然沒看到屠妖弓,可看到這一戰也足夠了。

「噗呲……」

突然,蛟霸天渾身鱗片劇烈抖動,竟然迸射出了鮮血,他瞬間渾身是血,嘴中都有血絲溢出。

看到這一幕的人皆愕然,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之前受了什麼暗創,此時此刻爆發出來了嗎?

「他的修為還達不到全力激發真龍血的境界,此刻強行激發,自然需要付出代價。」

「沒錯,雖然看起來狼狽,不過這不影響他的戰力,那些後遺症不會現在就出現。」

血染俠衣 ……

有高手一語道破天機,眾人這才發現,雖然渾身是血,可蛟霸天的氣息卻越發狂暴,如同正在積蓄力量噴薄的火山一般。

「吼……」

蛟霸天怒吼一聲,血紅的眸子刷得一下盯向林仁,張口就是滾滾音波,伴隨著神通符文席捲而出。

「轟隆……」

林仁瞬間遭受重擊,一枚枚神通符文如同烙鐵般打得他渾身刺痛,五臟六腑瞬間都抽搐了幾下。

「咻咻……」

忽然,林仁渾身發緊,本能的察覺到莫大危機的降臨,可還不等他反應過來,蛟霸天就瞬移般的出現在他面前,雙爪狠狠撕扯而下,爪尖寒芒閃爍,瞬間破開了林仁的防禦,在他胸膛上留下三道血痕。

「隆隆……」

隨後,驚雷聲震耳欲聾,蛟霸天長尾如龍尾般甩擊而來,上面電芒閃爍,交織成了一片天地,遠遠看起來如同一方雷霆天地鎮壓而下般。

「轟隆……」

林仁咬著牙,忍著痛,倉促接招,雙臂併攏,硬生生扛住了這一尾,只不過手臂被電得焦黑無比,皮開肉綻。

好在林仁肉身太強,恢復力更是驚人無比,雖然在受創,但卻恢復得很快,讓人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不得不說,蛟霸天全力激發真龍血后,付出的代價巨大無比,可獲得的力量也讓人難以置信提升了太多太多,那種速度,那種力量,林仁一時間難以跟上其步伐,只能被動的挨打。

見到局勢一下子逆轉了過來,眾人當即沸騰了。

「哈哈……我蛟族蛟霸天殿下堂堂純色天驕,蘊含真龍血脈,區區人族無名小輩,必敗無疑!」

「那是自然,可笑還有些人目光短淺,真的以為那小子能贏,實際上之前只不過是蛟霸天殿下的熱身而已。」

「哈哈……等會我要嘗嘗這臭小子的肉,看看有沒有嚼勁!」

……

蛟族眾人叫囂起來,一個個猖狂得不得了,看得有些人一陣牙痒痒。

「呵呵……熱身,熱身熱得一身血?蛟族的熱身方式還真是奇葩啊!」

「暫時落於下風而已,算不得什麼,現在猖狂,稍後沒臉見人。」

「強行激發全部真龍血,不知道那後遺症你們蛟族能不能承受下來,很有可能真龍血暴動,一下子消亡掉吧!」

……

許多人族開口,爭鋒相對,偏偏說得又是事實,讓眾妖族沒辦法反駁。

雕炸天等人在旁邊也是心頭一緊,這種狀態下的蛟霸天,實在太過可怕,幾乎擁有同階部分真龍威嚴了。

若是真的全力出手,擁有葯神術和四極八荒拳的林仁自然不會這麼狼狽,更何況還有屠妖弓,可是林仁有太多顧慮,他沒有辦法全力出手,只有個移山印敢施展,且不能全力施展,要隱藏神通氣機,連疾影手都要暗暗加持,不能明目張胆使用,這種種限制,如同枷鎖般困住了林仁,使得他只能依靠肉身抗衡一番。

「動用全力嗎?」林仁一邊抵抗著蛟霸天的猛烈攻勢,一邊心頭權衡利弊。

若是施展全力,毫無疑問,他的狀況會好很多,可是那樣就暴露身份了,林田村不一定會繼續平靜下去,他無法接受那種情況。

可若是繼續這樣,很有可能他要重創,到時候沒能幫易碩王一把,反而把自己搭進去了,虧得不是一般的大。

這樣的情況,對於林仁來說真的是進退兩難,實在是難以想出萬全之策。

「轟隆……」

正苦苦思索間,林仁又被蛟霸天一爪拍中,滔天符文碾壓而下,炸得他氣血翻滾,五臟六腑位置都有些偏移。

「老棒子……你不是說有驚無險嗎?你那是什麼破卦。」外面,山崖上的雕炸天擔憂的看著林仁,嘴中沒好氣的抱怨道。

「應該有驚無險的啊,我算卦很準的!」糟老頭子一挺胸膛道,但卻有些底氣不足。

見狀,雕炸天也只能無奈,而後目光微冷的盯著蛟霸天,必要時刻,他肯定會插手。

「還手啊,讓我看看你有多強,你一個像樣點的神通都沒有嗎,不是要吃蛟龍肉嗎?來啊!」

「廢物人族,竟然冒犯本殿下威嚴,肉身強些而已,算得了什麼,根本上不得檯面的東西。」

「來啊,怎麼毫無還手之力了,剛才不是意氣風發,狂妄得很嘛?想出名?想讓我成踏腳石?痴心妄想!」

「你個雜碎,廢物玩意,孬種,竟敢挑戰我的威嚴,純粹是找死,長了一個豬腦子吧!哈哈……」

……

山谷中,蛟霸天不斷喝道,聲音回蕩不停,盡情的嘲諷林仁。

見狀,許多人都面露不滿,因為這樣做實在是有些下作,之前林仁佔據上風,也沒見他這樣一直冷嘲熱諷個不停。

有時候,言語上的刺激是戰術,逼迫對方失去理智,而有時候的冷嘲熱諷就是狂妄了,純粹是小人得志,無論怎樣,面對強大的對手,基本的尊重是應該有的,你可以言語刺激他,但不能不停地侮辱。

林仁目光冷冽,並沒有因為那種種辱罵而失去理智,他一直在權衡利弊,最後發現若是此刻暴露身份,實在不智,會給林田村帶來巨大災難,而且屠妖弓也難以保住。

不暴露身份,便意味著不施展強大神通,那麼這代表林仁決定束手就擒,淪落敗亡之列嗎?

顯然,這是不可能的,林仁之所以決定繼續隱藏身份,是他有了對策,一個沒有把握,卻隱隱有種直覺能夠成功的對策,這個對策的根源就是……造之力。

造之力的覺醒條件不是一般的苛刻,林仁很清楚它的強大,再加上它從來沒有在世人眼前顯現過,所以此時此刻它就是林仁最強大的手段。

有了決斷後,林仁的目光更加冷冽,絲毫畏懼之色沒有,更沒有狼狽的體現,這讓蛟霸天覺得自己像個跳樑小丑般在自言自語不由更加憤怒。

「轟隆隆……」

無盡怒火焚燒著蛟霸天,叫囂個不停的他再次抓住林仁的一個破綻,猛然揮爪而下,符文交織,蛟族神通霸道碾壓而下,還未落地,就震得地面十丈深的土地盡皆化為齏粉。

「隆隆……」

抓住這個機會,林仁掌心符文騰空而起,一片霧氣浮現,當中厚重的符文沉浮不停,那是移山印,只不過被林仁遮掩的氣機而已。

移山印一出,宛若太古神岳鎮壓世間,四方山脈此刻都在震動,無盡大地之力湧起,硬生生扛住了這真龍一爪。

而後林仁目光一抖,雙手抓住了蛟龍爪,身軀一個翻轉,倒躍而起,竟是直接順著蛟龍爪蹦到了蛟霸天身上。

「吼……」

蛟霸天怎能允許林仁待在他背上,當即扭動身軀,在地上扭曲個不停,也不知道撞碎了多少大山多少古木,放眼望去,四周一片狼藉,漫天灰塵。

林仁身姿矯健,硬生生抓住他的鱗片,有時候身軀被撞在地面,撞在山上,痛的死去活來,可依舊不撒手,就那麼死死的抓著。

蛟霸天有的鱗片都在甩擊時被林仁生生撕扯了下來,鮮血淋漓,痛不欲生,對林仁恨之入骨啊,偏偏他這時候激發真龍血,難以幻化人身,否則就不必這般難受了。

抓住蛟霸天一個停歇的機會,林仁強行鎮壓傷勢,一個健步,凌空而出,落在了蛟霸天頭頂,雙手抓住了蛟霸天快要蛻變成龍角的鼓包。

「轟隆……」

瞬間而已,林仁運轉起了《九轉造化訣》,四方精氣滾滾而來,七色精氣絢爛無比,斑斕色彩燦爛無邊,引人注目。

漸漸地,林仁丹田處神力顏色開始便淺,最後全部化為了白色,也就是造之神力。

「奪生……」

林仁死死咬著牙,雙臂猛然發力,神力透過手掌直接轟入了蛟霸天的身體內。

「吼……」

這看起來溫順的白色神力一出,當即讓蛟霸天瞳孔一縮,察覺到體內聚變后,他本能的嘶吼起來,驚恐無比。

周圍人一陣愕然,林仁的神力通過手掌直接爆發出去,並沒有爆發神芒,也沒有噴薄在外,所以大家不知道林仁神力的變化,也不清楚蛟霸天哀嚎的原因。< 蛟霸天清晰的感受到,一股霸道的的神力在自己體內肆虐,伴隨著林仁那「奪生」二字,他體內的生機正源源不斷的流逝。

一股霸道的吞噬之力讓蛟霸天痛不欲生,像是被人活活抽取骨髓一般,肉眼可見的,他身軀顏色在不斷變化,鱗片變得暗淡無光,激發的龍血之力瞬間潰散。

「吼……」

蛟霸天嘶吼道,驚恐而瘋狂,渾身抽搐,栽倒在地面,身軀如蚯蚓般扭曲個不停。

他在不斷的衰弱,鱗片暗淡,身軀泛起了白光,眸子變得一片灰白,生機的流逝迅速得無法想象。

反觀林仁,肉身傷勢瞬間復原,蛟龍的強大生命力源源不斷的灌輸到了他的身上,令他傷勢瞬間癒合了一大半,越來越強。

造之力的可怕如今林仁是充分體會到了,霸道得無法想象,瞬間抽取敵人的生命力,剝奪對方生的權利,不愧為生之源頭,可賦予人生之力,也可剝奪人生之力,就連林仁自己都沒有預料到它這麼可怕。

「天吶……發生了什麼……」

「他對蛟霸天做了什麼,你們看,蛟霸天在不斷衰老,肉身都出現褶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