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Home - 未分類 - 轟~

黑色的巨大鳳凰驟然炸裂,數千位閃動著黑色羽翼的惡魔,從中飛出。

他們每個人都擁有著最少兩隊羽翼存在,為首的一些惡魔,更是三對之多!他們身上散發著無以倫比的毀滅氣息,讓人聞之色變。

一個讓三方勢力首領探測不出實力的女姓惡魔,一步步的踏出,身後的成員整齊劃一,如同一個人一般!

「毀滅戰隊!」

「第一統領,妖精女王希爾捷!」

眾多惡魔紛紛的低呼出聲。希爾捷,據說是最強大的毀滅惡魔!魔神巴爾手中最強大的王牌之一。

正在這時~

轟~

又一聲爆響,藍色的獸影消散,阿加莎連同上百位破壞惡魔走了出來。

「破壞之魔!」

嗡~

閃電墜落,一眾時空氣息環繞的惡魔走了出來。

「第五海皇,洛克希亞!」」

「時空戰隊!」

三隻隊伍,緩緩走了出來,看了一眼四周的惡魔,尤其是黑暗議會的三方勢力,沒有絲毫表情。

一股股莫測的威壓橫空而來,氣氛一瞬間變得壓抑無比。

「喋喋,好鮮美的血液!」血腥巢穴的首領眼神死死的盯著希爾捷,流露出貪婪的吞噬**。

嗖~

似乎感受到了這道目光,希爾捷冰冷著雙臉,驟然看了過來。

「喋喋~」血腥巢穴的首領猙獰的笑著,沒有絲毫的害怕。

轟~

希爾捷眼神一凝,手中業火焚天轟然飛出,跨越了時間與空間,直接斬在了這家戶的身上。

浩瀚的氣勢,讓所有人為之側目。

然而~

「喋喋~太慢了!」

血腥巢穴的首領的聲音卻突然出現在劍芒的一側,仔細看去,他居然絲毫無損的躲了過去!

「哼!愚蠢!」

希爾捷冷笑一聲,收起了劍,率領著毀滅戰隊向著城內走去。

而在他身後,血腥巢穴的首領正準備大聲的嘲笑希爾捷,卻突然發覺自己居然發不出聲音來。

「啊~啊~啊!」

轟隆~

在徒勞的幾聲啊啊啊的聲音后,他的一小半身體居然整個的炸裂開來!

「哼!是你的速度太慢了,螻蟻而已!」

希爾捷冰冷的聲音傳來,四周的惡魔為止一靜!

這是很等的威能啊!

……(未完待續。) 周明月看著兩人有說有笑,一直在旁邊絞著自己的披肩帶子,嘴唇輕微泛白。季大哥從來沒有和自己這樣說過話。

這次季老爺子的壽宴,周家早已送了賀禮,但是她還單獨為季庭深準備了禮物,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送出去。

好不容易等到季庭深旁邊終於沒人了,她攏了攏頭髮,準備走過去,季庭深卻是轉身上了樓。

正在鬱悶間,旁邊突然傳來聲聲讚美,「這小丫頭長得真可愛,就跟她媽小時候一樣,粉雕玉琢的!」

「是啊是啊,眼睛滴溜溜的,好有神韻。」

「這次也是碰巧遇上季老爺子的生日宴,知道兩位老人喜歡孩子這不就抱了來。」

周明月好奇地望了一眼,眼裡帶著一絲嫌棄,很快就轉身去找周明寒了。真不知道哪裡好看了,嘴角還有口水。

季奶奶輕輕握住那孩子的小手指,放在手裡,轉頭欣喜地對季爺爺說,「你看,她在笑!」

「這孩子長大后一定聰明。」

季爺爺顯然心情不錯,可是卻突然回頭,雄渾的聲音自胸腔中發出,「庭深呢?真應該讓他來看看。跟他差不多年紀的都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了,他卻連女朋友都還沒帶回來。」

季庭深此時正站在二樓的窗戶旁,幸好他剛才走得快。



周明琰是中途來的,他剛禮貌地沖眾人打了招呼,抬頭就看到季庭深在遠處舉了舉杯。

他稍微有些詫異,很快舉杯回應。

季庭深眼睛掃過他,然後看向了別處。周明琰卻總感覺他在朝自己宣戰?

一場生日宴,不少人來都是為了在季家人面前刷刷面熟,季庭深難得一整天都微笑著和人說話,一下午加一晚上,他臉都快笑僵了。

客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兩位老人早早上樓去了,只有季庭深和管家還在樓下,季庭深甚至親自送了沈家人出去,這可把沈建君高興壞了。

頓時覺得自己身份都不一樣了,走起路來也是昂首闊步,沈雲夕就更不用說,尾巴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只有瀟瀟一個人撇撇嘴,果然是給點顏色就燦爛。

季庭深送幾人出去后,獨自回來,走過一道樹枝托起的拱門,旁邊的小徑突然跑來一個身影,「季大哥!」

周明月故意留到了最後,就是為了和他說上幾句話,順便把自己的禮物送出去。

裙擺有些長,她一手提著,一手拿著一個見方的盒子。

她今天出門的時候就打扮得十分精緻,剛才又特意去洗手間補了妝,站在並不明亮的光線下,確實有幾分姿色。

「周小姐有事?」

季庭深停下腳步,與她拉開了距離,大概是笑累了,臉上沒有絲毫暖意。

周明月突然有幾分膽怯,對著他露出一個明媚的笑容,將手裡的方盒子遞上去。

「季大哥,這是給你的。」

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送東西給男生,臉頰泛著粉紅。

季庭深低頭掃了一眼,具體看不太清,但還能分辨出是塊腕錶。 噗~

血腥巢穴的首領,臉色蒼白,鼓動著全身的能量,修補破碎的身體。

「怎麼可能?明明是躲過了她的攻擊,這是為何?」喃喃自語著,心中顫抖,恐懼不可抑制的蔓延而出。

他是血腥巢穴中天空級別惡魔的佼佼者,自負即使不算是最厲害的天空級別惡魔,但是也是拔尖的存在。

然而,毀滅一統領,妖精女王希爾捷的平凡一擊,卻直接打碎了他的自信。

「咳咳~」

大口大口的吐著血,氣勢一下子降低到了極點。

眾多惡魔愕然的看著他,又看了看慢慢走向遠方的希爾捷一行人,一種名為恐懼的東西,不知何時,開始在他們的心中滋生。

「第五層的三大勢力盡數到來,甚至還有那些傢伙……」

「我們還拿什麼來競爭?」

「是啊,毀滅,時空,破壞~」

「哎~」

無數惡魔苦澀的搖了搖頭,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辦才好。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眨眼之間,數十天就已經過去。

此刻,越來越多的惡魔,從四面八方涌動而來,這個龐大的城市中,已經被攢動的惡魔所填滿。

每天在此都會上演無數惡魔的爭鬥廝殺,對於好鬥的惡魔,如果眾多的強勁對手集中在了一起,不好好廝殺一場,又怎麼可能呢?

無數的勢力,無數的巔峰存在,在此瘋狂的殺戮爭鬥。血肉已經覆蓋了這個偌大的城市中血腥氣息蔓延,一股股殷虹的能量不知不覺的在天空中蔓延起來。

走在城市中,撲鼻而來的血漿味道,十分的濃厚,放眼望去,城市之中,處處可以見到血肉的殘肢斷臂。

地底中,如同混沌氣息蔓延,一縷縷的在匯聚,似乎在吸收著這些血腥氣息一般。

「雜碎,死吧!」一個惡魔狂笑著,舉起巨大的鎚子,直接砸碎了眼前惡魔的頭顱,白色的腦漿噴洒了一臉。

「哼!螻蟻!」一頭四級巔峰的惡魔,抬手揮出一道龐然的能量,瞬間四周的眾多圍攻過來的惡魔,慘死其中。

他猖狂的笑著,心中的廝殺氣息,越發的龐大。

這個城市,在殺戮,在破壞,在毀滅一起,似乎惡魔們已經不知不解的陷入了瘋狂的廝殺漩渦之中。

然而,這個地方,有四個勢力沒人敢於招惹,黑暗議會,血腥巢穴,惡魔之谷,還有就是處於第一層的龐然大物——中央魔域。

有時候,第一層的惡魔其實也挺自豪的,因為中央魔域這個龐然大物矗立於此,一聽說自己等人是火之獄或者雷霆之獄的惡魔,大部分不敢招惹。

城市的最深處,無數的氤氳能量匯聚而出,法則交織,匯聚成了一道龐大的規則門戶。

四方勢力在此聚集,似乎在商量著什麼。

希爾捷閉著眼睛,站在一旁,並沒有參與他們的討論。第五海皇洛克希亞則興緻勃勃的談論了起來。

「這一次門戶遲遲不開,看起來也受到了時空裂縫的莫名影響,深處有些傢伙流傳說萬界歸一就要來了,也不知道真假!」惡魔之谷的首領光看著眼前巨大的規則門戶,皺著眉頭說道。

「哼哼,是不是萬界歸一本座不知道,即使是,那也輪不到本座來**心,現在我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儘快通過這個規則門戶,難道就這麼等著它自己洞開不成?誰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打開!」黑暗議會的首領冷哼了一聲,聲音中有些不耐。

這一次中央之獄的開啟,和以往有些不同,居然到了現在,通往中心之獄的規則門戶仍舊封鎖著,沒有絲毫打開的跡象。

他們這些人已經再此等了數十天了,難道還真么干愣著等下去?

這不是可行之策!

「是啊,二位有什麼對策嗎?」第五海皇洛克希亞問道。

「哼!」另一邊的血腥巢穴的首領,頗為忌憚的看了一眼希爾捷,隨後又看了看洛克希亞,腳步向後退了幾步,還是選擇了退卻。

一個希爾捷他都招惹不起,更不用說再多一個了。

「對策嗎?」說話的兩個惡魔,沉吟了,對視了一眼,無聲的交流著。

第五海皇洛克希亞笑盈盈的,也不著急。這兩個傢伙就是在自己面前唱雙簧呢,說了這麼多,還不是等著自己入套?

「說道對策,也不是沒有,只不過需要中央魔域的各位統領大人配合一下!不,應該說是需要所有在場的各位配合一下!」黑袍惡魔沉吟著,隨即拱了拱手,如是說道。

「哦,什麼對策?願聞其詳!」洛克希亞來了興趣,居然要所有在場惡魔配合,要做什麼?

「血祭深淵!」

「確切的說,應該是用惡魔的鮮血,血祭這座神秘的城市!」黑袍惡魔指了指自己的腳底下,聲音沙啞,充滿了晦澀難耐的氣息。

「就在我們腳底下,擁有一個提前打開這個規則門戶的龐大陣法,我們需要無盡的血肉能量,血祭這座陣法,從而打開規則門戶!」

「只要打開了這座門戶,我們進入中央之獄的中心,便可以直接用元素果實溝通規則之地,進入那夢寐以求的地方!」

「所以……」他的聲音頓了頓。

「所以,需要我們在場的勢力共同努力,來為這座陣法提供血源!」黑暗議會的首領把話語接了過去。

「哦~嘖嘖,原來如此!」第五海皇裝模作樣的感嘆了一聲,她不知道這是真假,一時間有些拿不定注意。

片刻之後,不知為何,她的神色微微的一動,尖尖的耳朵抖動了一下,似乎在傾聽某人的傳話一般。

「可以,這件事我同意了!」第五海皇洛克希亞沉吟片刻后,點了點頭。

「不過祭品的來源的來源~」

「祭品的來源?呵呵,城市中那麼多惡魔,你們不覺得有些太礙眼了嗎?」黑暗議會的首領冷笑著,直接把眾多無辜的惡魔推上了死刑台。

「喋喋,這個主意不錯,我同意了!」 高濃度誘惑 黑袍惡魔喋喋的笑著。

「我負責南面,對於殺戮毀滅,可是我們燃燒軍團的最愛,嘖嘖,要是有可能的話,我們十分希望也能夠幫助各位殺戮一把呢!」洛克希亞捂著嘴,嬌聲的說著。

「我負責東面,至於幫助,還是算了,我們自己可以勝任!」黑暗議會首領擺了擺手,一副完全不用洛克希亞幫助的樣子。

「那麼北面歸本座了!」黑袍惡魔同樣謝絕了洛克希亞的建議。

對於這幫子特別愛好毀滅殺戮的傢伙,還是離遠點為好,要不然說不準,這些傢伙一時間殺的興起,就把自己等人也給包了餃子,那可就有的玩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