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老闆沒有回來,不然的話,他又要責罰我了。」

Home - 未分類 - 「還好老闆沒有回來,不然的話,他又要責罰我了。」

蔣子文看了看四周,一切正常,這才暗暗放下心來,這個可憐蛋,完全不記得有人將他催眠,讓他說出了不少的秘密,連舒天的密室的密碼,他都說給了周楓聽。

市區一個不錯的生活小區前面,一輛計程車停了下來,向舒天告密,說飄飄就是新視線公司前任老闆的陳明明,從計程車上款款走了下來,給了車錢之後準備回家。

夜色中的陳明明,更見婀娜多姿,她走路的時候,如風扶柳,極顯風流,那個開計程車的司機大叔看著陳明明的背影,吞了吞口水,半響才開車離去。

陳明明進了小區,走上了三樓,拿出鑰匙打開了自己的家門,但是她進門之後關門的時候,卻是發現門關不上,隨即兩個大漢就沖了進來。

這兩個大漢,自然就是秦小雙的手下,是來追蹤陳明明的。

周楓和秦小雙,依舊在監視這舒天的別墅的大門口,雖然因為隔得比較遠,看不清楚別墅裡面的情況,但周楓還是時不時望一望飄飄的卧室所在的那棟樓。

飄飄的卧室燈亮著,周楓甚至在相想,飄飄此時是在寬衣洗澡呢,還是已經睡著了,他完全不知道,飄飄這個時候已經出事,被舒天控制了起來。

在樹上呆了十幾分鐘之後,周楓的眼皮突然無由地跳了幾下,隨即,秦小雙的電話震動了,有人打了電話進來。

電話是秦小雙的手下打來的,秦小雙接完電話,臉上有些變了。

「妹子,出什麼事情了?」周楓心中一緊,馬上問秦小雙道,現在,他已經有了一種不良的預感。

「那個和舒天一起喝酒的女孩子的身份已經查清楚了,她叫陳明明,是原來新視線公司的藝人,她向舒天告密了,說舒天的新任助理是新視線公司原來的老闆飄飄,要是我猜的沒錯,那個飄飄應該就是你安插在中天集團的吧?她會不會暴露了?」

秦小雙回答道,此時的她,也知道情況有些不妙。

「不好,出事了,周楓今晚突然回別墅,是來找飄飄的!」周楓一聽,馬上意識到了自己先前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此時飄飄可能已經出事了!

「師兄,那我們怎麼辦?」秦小雙問道。

「舒天的修為很高,飄飄肯定不是舒天的對手,這個時候,要是不出意外的話,飄飄應該是落到了舒天的手裡了,我在想,要不要現在就衝進去救飄飄。」周楓想了想道,飄飄畢竟是她的女人,是和她上過床的,如今飄飄有了危險,他當然很擔心,身為男人,要是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那就真的叫無能了。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師兄,舒天知道飄飄是軍部的人嗎?」秦小雙再次問道,她的心裡素質還是比較好的,這個時候,並沒有亂了分寸。

「我估計舒天還只知道飄飄是新視線公司原來的老闆,他會懷疑飄飄進入他的公司是有目的的,但卻還不知道飄飄是軍部的人。」

周楓沒有多想就回答道,飄飄本來就不是軍部的人,連他自己都不是軍部的人,在這件事情上面,他是騙了gz幫的所有人,包括秦小雙在內。

「那舒天知道你是軍部的人嗎?」秦小雙繼續問道。

「應該知道。」周楓想了想道,以前媒體上面就有關於他的報道,說他加入了軍部,所以舒天肯定知道這點。

「那你現在去救人,就是打草驚蛇了,到時候舒天就會知道是軍部在查他,從而更加嚴密防範,他的智商很高,他要是嚴密防範你們,就算軍部有很多能人,也未必能查到他犯罪的證據。」

秦小雙道。

「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我不能眼看著她落在舒天手裡,敢抓我的人,我就要舒天付出慘痛的代價。」周楓想了想道,他何嘗不明白打草驚蛇的道理,但是,飄飄是他的女人,他有責任和義務保護飄飄的安全。

周楓這麼一說,秦小雙就沉默了,沒有再說什麼,周楓的此舉,無疑是顯得不理智了一點,但正是因為這種不理智,秦小雙感覺到了周楓身上,展現出了一股霸氣,是個真正的男子漢。

周楓正要從樹上跳下,然後摸進舒天的別墅救人,但就在此時,舒天的別墅大門一下打開了,一輛勞斯萊斯幻影快速開了出來。

「不好,舒天要帶走飄飄。」這是周楓的第一反應。

當然,周楓的判斷一點也沒有錯,飄飄的確被舒天捆綁在車內。

「舒天,留下飄飄。」

周楓當即就準備出手,但就在此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了過來,聲音非常浩大,連樹上的一些夜鳥,也被驚了起來,撲騰撲騰飛走了。

周楓剛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似乎那發聲之人還離這裡很遠,但是當這句話全部說完,他便發覺發聲之人似乎已經到了附近。

「此人好深的修為,聲音好有點熟悉的感覺。」周楓有些驚訝起來,暫停了出手救人,他先要看看,來的是什麼人。

舒天的車子,沒有任何的停留,反而加快了速度。

「年輕人,還是將車子停下來吧。」蒼老的聲音再一次響起,隨即,一個黑衣蒙面人出現在了舒天的車子前方几十米處,其速度,快如流星。

夜色蒼茫,唯有舒天的車子車燈發出了光芒,這個神秘人蒙著面,周楓看不清其面容,但見他一襲黑衣,身材高大。

「找死!」

舒天的車內,爆發出了一聲暴喝,那輛勞斯萊斯幻影快如利劍,沖向了那黑衣蒙面人。

「起!」

黑衣蒙面人快速一掌拍出,一股巨大的氣流就如風暴一般,卷向了舒天的車子。

接著,周楓看到了奇特的一幕,那就是舒天的車,突然被這股氣流轉了起來,卷到了空中。

車子完全離地,那車輪還在飛快地轉動,但車子就這樣停滯在空中,無法寸進,就像是被束縛了一般。

這一下,不僅僅去秦小雙,就連周楓也被驚住了,很明顯,這個黑衣蒙面人的修為應該比他還略強,而他對於真元的運用之精妙,遠在周楓之上。

「這人到底是誰?是不是真的來救飄飄的。」周楓不斷地想道。

砰砰……砰砰!

周楓還在想來救飄飄的神秘人到底是誰,舒天的那輛勞斯萊斯幻影的四個車輪突然之間就爆炸了,隨即,車子掉落在了地上,一個輪胎滾了出來,車子雖然還在轟鳴,沒有熄火,但是再也無法開動。

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切,周楓還稍微能接受,畢竟他具有修真者和魔法師雙重身份,但是秦小雙那雙漂亮的眼睛睜得老大,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已經完全超過了她認知的範圍,就覺得自己在看異能電影一般,她根本沒有想到,一個人會具有這麼大的神通,她的嘴巴張得老大,但是卻說不出話來,要是地下世界當中有人有這樣的神通,那豈不是一個人就可以挑翻一個幫派?要是gz幫有這樣的強者,那豈不是可以一統整個地下世界,甚至將號稱地下世界第一人的『東北虎』也像是捏螞蟻一樣捏死?

「你是誰,你居然知道我抓了飄飄,還敢來救人,應該是活得不賴煩了吧?想必你們是一夥的,這樣也好,那我就將你們一網打盡了!」

舒天將車子熄火了,怒氣衝天地從車內沖了出來,指著那身材高大,蒙著面的黑衣人道,勞斯萊斯幻影這樣的名車被毀,換了誰都會暴怒,看樣子舒天把蒙面人當成了飄飄幕後的人。

「舒天,你不必知道我是誰,留下飄飄,馬上給我滾蛋,我不傷你。」

蒙面黑衣人再一次說話了,他的語速度比較慢,聲音有些蒼老,但是氣勢很足,給人一種威壓的感覺。

「傷我?哈哈,這個世界上,能傷我的人不超過三個,你也想傷我?恐怕你這是自尋死路吧?」舒天笑了起來,剛才蒙面老者的手段他已經看到了,但是他依舊狂妄。

「那就多算我一個吧,舒天,你注意了,我要抽你的左臉了,你膽敢將飄飄綁起來,老夫就給你一點教訓,不然的話,你還真是目中無人了。」

蒙面黑衣人的語氣有些冰冷了起來,似乎是舒天的狂妄,讓他感到了不快,於是決定給點顏色給舒天看看。

「大言不慚!」

舒天不屑地說道,要打人哪裡有將要打的地方告訴別人的?在他的眼裡,除了魔尊,周楓和魔尊的另外一個弟子宮十一,他就是無敵的了,這是魔尊親口告訴他的,他深信不疑,所以儘管這黑衣蒙面人展現出了龐大的實力,他還是心中不懼。

「哼!」

那黑衣蒙面人冷哼了一身,突然就動了,他的身形一閃,就像是瞬移一般,一下就出現在了舒天的身邊。

舒天大驚,他沒有想到這黑衣蒙臉人的速度有這麼快。

「抽你的左臉。」

黑衣蒙面人說了一句,左手突然伸了出來,迅猛無比,一個耳光如閃電一般抽向了舒天的左臉,就連躲在樹上的周楓,也只見到一道殘影閃過,蒙面人的巴掌,就已經到了舒天面前不足三寸的地方。

舒天來不及防禦,只得快速往後退,但是黑衣蒙面人的快速跟進,手掌無影隨行,一個結結實實的耳光抽在了舒天的臉上。

舒天一個踉蹌,居然被這個耳光打得跌倒在了地上,嘴角都溢出了鮮血。

「舒天,我再說一次,趕緊放人。」黑衣蒙面人並沒有再出手,而是淡淡地說道,他看著跌倒在地的舒天,有種居高臨下的氣勢。

「你到底是誰?」

舒天的臉上,怒色更盛,剛才他的確是大意了,所以才一下被黑衣蒙面人一個耳光抽中的,他站了起來,暗暗積聚魔法,準備來一個反擊,他是睚眥必報之人,剛才受了蒙面人一記耳光,他已經動了殺心了。

「放人吧,我是誰並不重要,不放人的話,後果自負。」

蒙面黑衣人的聲音如炸雷一般響起,但是周楓感覺到了此人將聲音籠罩在方圓兩百米左右的範圍,外面根本聽不到這聲音,所以這裡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舒天別墅里的人,以及附近別墅的人,根本不知道,不然的話,舒天別墅里的保鏢肯定早就趕過來救援了。

「放人?你去死吧。」

舒天的臉色一變,身形一動,一道黑氣,就從他的手上射出,如一隻利劍,直刺黑衣蒙面人的雙目。

舒天的這一下,非常的歹毒,無論一個人的修為有多高,要是一下被刺瞎雙眼,那麼實力就會大打折扣,甚至是任人宰割。

黑衣蒙面人的眼中閃過一道寒芒,身上金色光芒一現,舒天發出來的黑氣,一下就被逼了回去,那股黑氣,來得很快,去得更快,一下從舒天的腿部擦過。

嗤嗤。

只聽得兩聲響,舒天的大腿被那兩道逼回去的黑氣射中,頓時褲子碎裂,兩道很深的血痕出現在了他的腿上。

舒天大驚,這是他得到魔尊分離的元神以來第一次受傷,要是換了其他人,肯定就回想選擇逃跑了,但是舒天是個好勝之人,他不但沒有逃跑,反而張口一吐,一道黑氣,如烏龍一般湧現了出來,罩向了黑衣蒙面人,他心中此時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要殺了這個傷他的人。

「師兄,這是什麼武功,怎麼這般厲害,看起來就像是拍電影一般?」

秦小雙看到這詭異而恐怖的一幕,許久之後,才回過神來,小聲問周楓道,她十幾歲就在地下世界混,狠厲的程度,遠遠超過了一般人,手上廢掉的人,沒有幾百,也有一百多,但是她看了黑衣蒙面人和舒天的交手,還是感到了恐懼,她的身子,微微有些發抖。

「這是魔法師和修真者的對抗,我和你說的魔尊,就是高階魔法師,舒天算是魔尊的徒弟,也是魔法師,而這個蒙面人,則是修真者。」

周楓小聲解釋道,他現在能告訴秦小雙的,也就這麼多。

「師兄,什麼是魔法師,什麼是修真者?」秦小雙好奇地道,周楓的這些話,讓她一頭霧水,甚至有種越聽越糊塗的感覺。

「妹子,這個一時說不清楚,到時候再細說吧。」

周楓頓了一下道,在一般人的認知世界裡面,魔法師和修真者只在小說和影視作品中出現,所以要解釋起來,還是很麻煩。

周楓以前也不相信這些,但是,他在被神尊附體之後,卻是很幸運地成為了魔法師和修真者,其實他對這件事情很保密,就連尤燕,衛水詩,周思彭,向山傑,梁小彬,大頭,史大明,於嫣杏這些人,都以為周楓修鍊的是氣功。

秦小雙暫時沒有再問周楓關於修真者和魔法師的事情了,而蒙面人和舒天之間的打鬥,基本上已經接近了尾聲。

舒天的黑氣,根本罩不住那蒙面人,蒙面人身上的金光,如氣浪一般,排山倒海壓了出來,一下將舒天的黑氣吹散,他隨便一掌,就將舒天打飛了出去,撞在了一顆樹上。

「舒天,給我滾吧,再留在此地,我便殺了你!」那個蒼老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氣勢十足,給人一種不可抗拒的感覺。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舒天是身子飛了出去,先是撞中了一棵樹,然後跌落在了地上,口中吐出一口血來。

這一次,他沒有再逞強,馬上從地上爬起,也不敢回自己的別墅,沿著通往外面的道路,飛奔而去。

「師兄,我們要不要追舒天?」秦小雙見到這一幕,小聲問周楓道。

「叫你手下的人跟著就可以了,我得去看看飄飄怎麼樣了,再說我還不知道這蒙面人的身份,不能隨便讓他將飄飄帶走。」周楓道。

「師兄,這人這般厲害,你能攔得住他嗎?」秦小雙第一次對周楓的能力表示了懷疑,這也不怪秦小雙會這麼想,因為這個蒙面人的氣勢實在是太浩大了,浩大到讓人認為他就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攔不住也要攔。」周楓道:「妹子,你就在樹上帶著,我先下去了,你千萬別暴露。」

周楓說了一聲,從樹上飄然而下,現在他已經是化神期的修為,渾身真氣雄厚,完全可以一躍幾十米,他不讓秦小雙和他一起去,那是因為蒙面人敵我不明,萬一要是和蒙面人動手,秦小雙就成為累贅了,畢竟她只會武功,和真正的修真者交手的話,估計一招就會被滅掉,死於非命。

周楓如一隻大鳥,在夜色之中滑翔,讓秦小雙看得目瞪口呆,周楓使出的手段,還是人的手段嗎?秦小雙對周楓的實力,再一次有了新的認知,此時在她的心目當中,周楓深不可測!

周楓剛從樹上躍下落地的時候,那身材高大的蒙面老者已經將飄飄從舒天那輛勞斯萊斯幻影中抱了出來。

飄飄的身上,是牛筋的繩子,被捆綁得牢牢實實。

那蒙面人似乎並不打算給飄飄鬆綁,就要離去。

「你是何人,留下飄飄。」周楓馬上出言阻止道。

飄飄好像是處於昏迷當中的,而那抱著飄飄的黑衣蒙面人此時恰好背對著周楓,他似乎早已經覺察到了周楓的存在,周楓的那聲『留下飄飄』的話才說到一半,他就轉過了身來,和周楓對峙。

黑衣蒙面人和周楓對視了一眼,卻是沒有說話,只是他身上的氣勢讓周楓不敢輕舉妄動。

「還請閣下留下飄飄。」周楓雖然沒有把握擊敗眼前的蒙面人,但他的語氣,依舊毋庸置疑。

「要是我不呢?」

黑衣蒙面人冷冷地道。

周楓和黑衣蒙面人之間的氣氛有點緊張起來,躲在很遠處樹上的秦小雙,都感覺到了寒意。

「誰敢攔我師尊!」

就此此時,一個聲音如平地炸雷一般傳了出來,下一刻,又是一個蒙面人從一顆樹上飛了出來,出現在了周楓的面前。

「此人速度如此之快,這也是一個強者。」

周楓心中微微一動,他沒有想到,因為飄飄,強者會接二連三出現。

「這兩個蒙面人是敵還是友?」

周楓在心中不算思索著,而躲在樹上的秦小雙,此時更是將心肝提到了嗓子口,要知道她對周楓能不能對付擊敗舒天的蒙面人還沒有把握,現在又來一個深不可測的高手,周楓如何能敵?她想下去幫周楓,但是她知道,以自己的武功,恐怕只能是周楓的累贅,所以她只能繼續呆在樹上,靜觀其變。

「哈哈……哈哈。」

但是忽然之間,周楓卻是笑了起來,當然,他也和那兩個蒙面強者一樣,將自己發出的聲音控制在兩百米的範圍內,不讓外人聽到。

「你笑什麼?你讓我留下飄飄,你認為自己有這個能力嗎?」先前那個擊敗舒天的蒙面人冷笑了起來。

「俞老前輩,上官兄,兩位就不要裝了,咱們之間久違了!」周楓笑道。

「你小子眼力還不錯。」

先出現的那個蒙面人笑了一聲,將蒙面的布扯下了,隨後,后出現的那個蒙面人,也露出了真容。

這兩大高手,不是別人,正是飄飄的師傅,武當高人俞世,以及飄飄的師兄上官子,周楓從北京回來,就試圖聯繫過這兩個人,但是卻聯繫不上,沒有想到飄飄一有危險,這兩個人都相繼出現了。

不過俞世和上官子是如何得知飄飄遇到了危險的?難道飄飄在遇險前聯繫過他們兩人?對於這個問題,周楓暫時還沒有想到答案。

「還真是你們。俞前輩,以前我和你有過兩面之緣,但我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前輩不要怪罪啊。」周楓真誠地說道,周楓一見真的被自己猜對了,這才完全放心下來,要是這兩個人真是敵人,他一個人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

那時候俞世以神棍的姿態出現在周楓面前,周楓不知道俞世是高人,所以將俞世教訓了一頓,現在想來,心中略有歉意,當然,周楓之所以道歉,是想勸說俞世和上官子兩大高手幫自己,不然的話,依照他的性格,要開口向人道歉,卻也是不容易。

「這兩個蓋世強者都是周楓師兄的熟人?看來人以類聚這句話真的沒錯,周楓師兄的世人,都是些神通廣大的高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