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一起長大,怎麼會不知道他有潔癖?特別的愛乾淨!

Home - 未分類 - 她和他一起長大,怎麼會不知道他有潔癖?特別的愛乾淨!

他會做飯?

蔣霏不怎麼相信,可是現在也無法,她那些銀子得存著,以後急用,雲回打算多開幾間鋪子,她想要盤下一間自己做,那花瓣她得出銀子去買才行,所以算算,好多地方都要花銀子。

蔣霏終於沒有再反對,就跟著他去了菜場那邊。

等到再次出來之時,宋遇手裡提著大包小包,還有一條活魚。

蔣霏捂著鼻子,那裡面的味道倒是不怎麼好,看著那他手裡的東西……

「我們回去吧。」宋遇開口,轉身。

蔣霏立刻跟上去,和他一直保持著一段距離。

宋遇也沒有說,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回了四合院。

不得不說宋遇的眼光好,給她安排的地方不僅離常來近,周圍真的什麼都有,很熱鬧。

冬竹和玉芽哄著厚兒玩,聽到聲音,立刻就打開了門。

宋遇沒有進屋,直接往小廚房那邊走去,蔣霏也跟了過去。

蔣霏心裡一直都抱著懷疑,這麼個大男人,還是宋家的公子,從來都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怎麼會做飯?

也不知道自己抱著什麼心情,她就是不喜歡他剛剛那假裝很厲害的樣子,就站在那裡看著,想待會奚落一下他。

可看著他麻利的處理食材,生火,下油……

她從不敢相信,到打心裡的驚嘆,尤其是那一碟碟菜出鍋,她看著那些被她幾文錢買的,一下變成了酒樓里幾兩銀子一碟的菜肴,是忍不住睜大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

宋遇做了五道菜,兩道素菜兩道葷菜,還有一碗清湯。

蔣霏覺得有些失禮,可是忍不住就拿起筷子吃了兩口,隨即臉色一怔。

「如何?」宋遇朝她笑了笑。

蔣霏還是誠實的朝他比了比大拇指,立刻將飯菜放到托盤裡:「你這飯菜做的和酒樓里不相上下,作為一個大男人不容易!」

宋遇聽到她難得對他的讚揚,眉眼間舒展了下來,輕輕笑了笑,握住蔣霏的手。

蔣霏一頓,剛剛想說什麼,宋遇很自然的將她的手給拿了開,將托盤挪到身前,他伸手端了起來:「一起過去。」

他率先抬腳往外走,蔣霏在他身後,一直在他第二聲催促,才追了上去。 冬竹和玉芽剛開始有些拘謹,四人圍著桌子坐下。

宋遇是個溫和有禮的男人,剛剛對蔣霏冷著臉,現在卻是笑著招呼幾個人吃飯。

他偶爾會問一下幾個人在屋子裡住的習不習慣,缺什麼,甚至會問幾個人喜歡吃什麼。

蔣霏本來因為他今晚的碰觸有些不自在,她一直都是知道他的心思,可是她和楚奕和離,是對他保證過的,不會和男人有牽扯,更加不會再嫁。

這一輩子,她飛蛾撲火一次已經夠了,現在唯一的期望是和冬竹玉芽一起,好好照顧厚兒長大。

她不能否認,宋遇今日這番確實擾亂了她的心,讓她有一種想換個地方的衝動。

可是此時,看著宋遇像個沒事人一樣,和冬竹玉芽說笑,倒是和過去不言苟笑的他完全不一樣。

現在用膳,他鮮少會將目光投在她身上,倒是讓她心裡放鬆了許多。

宋遇很快的吃完,伸出手:「你吃吧,我來喂孩子!」

蔣霏抱著厚兒的手一緊,對上男人黑沉的眼睛,剛剛想拒絕,就聽到宋遇再次開口:「我已經吃完了。」

她將目光看向他桌前的碗里,果然已經空了。

她將厚兒遞了過去,連忙端起碗,撿著剩下的飯菜吃,可是卻看到她面前放著一個小碗,上面堆的滿滿。

她有些訝然,冬竹笑著道:「宋公子給你留的。」

蔣霏剛才埋頭喂孩子還真沒有發現,她側過頭看著他。

宋遇淡淡的開口:「我們也吃不完那麼多,提前給你留了,她們也能吃的盡興。」

蔣霏聽到他這麼一說,看著桌上幾個去了大半的盤子,嘴角輕輕抿了抿:「謝謝!」

宋遇沒有應聲,給厚兒喂著湯,時不時拿出帕子給他擦嘴。

情人不做,總裁拜拜 蔣霏一邊吃飯,一邊就忍不住盯著看,本來還擔心他會手忙腳亂,可是卻看他動作很熟練,一點都不像沒有成親沒有孩子的。

她忍不住就想,他這般比楚奕那個做父親的都強。

可是這想法只是迅速的劃過腦海,並沒有深究。

用完膳后,冬竹和玉芽立刻清理碗筷。

宋遇並沒有久留,很快就走了。

這一晚上幾個人吃的極飽,難得的滿足,冬竹端來熱水笑著道:「小姐,宋公子對你真好!」

蔣霏給厚兒拍著後背,聽到這一聲,手一頓:「他這個人一直都好!」

冬竹看她不承認,將銅盆放在架子上,幾步來到床前:「如果沒有小姐,他根本不會給我們準備這個屋子,現在又是買食材又是給做飯,這在尋常的百姓家裡,怕是這女人都沒有這樣的待遇,宋公子還是官家少爺,至今未成親,他哪裡會做這些,怕是為了小姐專門去學過了!」

蔣霏經過這一晚,覺得宋遇是厲害的,文武雙全不說,這廚房都能下,可是被冬竹這麼提醒,他專門為了她去學做菜?

她心裡先是一驚,聽著冬竹斷斷續續的嘮叨,慢慢的心情平靜下來,她嘴角抿緊,腦海中閃過他麻利的刮著魚鱗的情景。 雲回坐在屋子裡,看著那閃爍的燭光,時不時就站起身往外張望,又轉身回到屋子裡。

薄月給她鋪著床,看她這般問道:「小主可是有心事?」

雲回看著這夜漸漸的深了,今日回來時答應了蔣霏的,要去找綠頤說一下厚兒的事情。

她和綠頤的關係現在不怎麼好,上次那般綠頤也是最後勉強開了口,這次讓她再去找,怕是不成。

本來想回來直接找楚陌,讓他以主子的身份說,綠頤就算不願也得去看看。

可是現在楚陌卻是一直未回,薄月去打聽了下,說是現在出了城,兩日後才歸。

雲回將蔣霏拜託的事情說了出來,薄月鋪好床站起身,皺了下眉頭:「如果是以前的綠頤,小主現在去也是可以,可綠頤現在變了許多,小主現在要是去,她怕是不願意見,我們還是別找了,等王爺回來再說。」

雲回覺得也是,可她答應過蔣霏的,要是蔣霏明天問,她這麼說,蔣霏會不會很失望。

畢竟蔣霏等了這麼長時間,厚兒那個孩子現在好不容易可以發聲了。

「我還是先去問問吧,她要是不答應我再等楚陌回來后說說。」雲回站起身往外走。

薄月聽她這麼說,連忙將手裡的活兒放下,立刻跟了上去。

漆黑的夜色下,引蘭苑燈火通明,門口站著護衛把守,見到雲回並沒有放行,而是先派人進去稟報。

綠頤走出來的時候,雲回已經在外面站了好一會,凍的手腳冰冷。

「說說吧,你這次來又是為了什麼?」

綠頤聲音冷冷,在漆黑的晚上彷彿冰渣砸在雲回心上。

這和雲回想的不差,她果然是不喜歡自己的,從宮裡回來那天開始。

「綠頤,你怎麼現在才出來?小主都等了你好半天了!」薄月不滿的質問,面上帶著情緒。

綠頤淡淡看了雲回一眼,落在抱不平的薄月身上,輕輕冷哼了一聲:「又不是我讓她等的,既然有事情求人,還不願意等了,那也好,索性就不留你了,回去吧!」

她轉身立刻抬腳進去。

「綠頤,是蔣霏讓我來找你的!」雲回開口,「她說厚兒會發聲了,讓我和你說聲謝謝,問問你能不能抽時間再去給厚兒看看?」

綠頤的腳步頓下,漆黑的夜晚,她背著雲回,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緩緩轉身。

「雲側妃希望我過去看那個孩子嗎?他雖然是蔣霏的孩子,可也是楚奕的孩子!」綠頤幾步逼近雲回,冷聲道。

雲回被她這麼一說,心裡有些排斥,她不滿的開口:「蔣霏現在已經和楚奕和離了,厚兒只是一個孩子,你還是去看看他吧!」

「可這也改變不了他身上流著楚奕血的事實,救了他沒準以後是個禍害,即使這樣,你還是希望我去給他治?」綠頤繼續開口,聲音冰冷,沒有任何的感情,這和蔣霏說的那個恩人完全不一樣,雲回以為綠頤既然給厚兒治了一段時間,現在和她說,她也會是願意的! 「他還只是一個孩子,你不能這麼說他!」雲回有些生氣,是沒有想到綠頤說出這麼過分的話,她想到蔣霏臉上的笑容,那眼裡的激動和憧憬,那是這麼長時間,她鮮少在蔣霏身上看到的。

「是啊,他只是一個孩子,雲側妃這般善良,連當初害過你的人的孩子你都能包容!」綠頤諷刺的開口,目光落在那蒼黃的臉蛋上,頓了頓:「那為什麼小世子你就不能善良的包容一下?王爺如今也有三十了,他可是唯一的子嗣!」

雲回怔住,心裡漏了一拍,對上綠頤冰冷的眸子,她動了動嘴:「秦香的孩子是楚陌的?」

「不然你以為是誰的?」綠頤冷冷的反問,目光盯在雲回的臉上。

「我不知道,」雲回搖搖頭,看著綠頤駐定的面色,她本來想說楚陌說過,那個孩子不是他的,可是又擔心楚陌這件事也是瞞著綠頤的,她要是說了,怕的對他有影響,索性就閉上了嘴,可是心裡卻是止不住的開始揪扯起來。

「主子是不是和你說,這個孩子不是他的?」綠頤看她這般,一臉的無辜,什麼都不知道,她不禁想到楚陌要遣走秦香,對這個唯一的子嗣也是不理會,放養給她們伺候,並且還都不讓出現在雲回面前,這是害怕她知道。

過去的楚陌是個果斷理智的男人,什麼對他有利,他就會立刻決定怎麼走,可是現在,什麼都有了,他卻突然猶豫不決。

雲回倒是沒有想到綠頤知道這件事,她有些驚訝,可是沒有應聲,而是再次開口:「綠頤,蔣霏的話我已經帶到了,你要是有時間就抽空去看看厚兒吧,現在時間不早了,我和薄月先回去了。」

她轉身打算離開,可是卻被綠頤喊住:「雲回,你打算這般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如果那個孩子真的不是主子的,你覺得他會容忍秦香生下嗎?」

綠頤幾步走到雲回跟前壓低聲音道:「不怕你知道,王爺想要的是這南臨的天下,那個孩子以後是要繼承大統的,你覺得王爺會拿一個沒有血緣的孩子去侵佔楚家人的天下?」

雲回心裡咯噔一下,左右看了看周圍,看到這裡離那些侍衛有些遠,他們應該是沒有聽見的。

可是綠頤說什麼?楚陌是要這個孩子繼承皇位的!

雲回知道前世楚陌成了南臨攝政王,扶持了香妃之子為幼帝。

等等……

香妃,秦香,還有這個孩子……

雲回意識到這點,渾身的血液冷卻,她和楚陌在一起之前,想到這段就有些懷疑,可是後來兩人在一起就漸漸的淡忘了。

她對上綠頤黑沉的眼睛,心裡猛然一陣刺痛。

是啊,楚陌怎麼會讓一個沒有皇家血緣關係的孩子去繼承大統?

就算他再憎恨皇家人,可是就憑他也是姓楚,以他的驕傲是不會讓外人佔了這楚家人的江山。

那這個孩子到底誰的?難道真的是楚陌的?

可是楚陌不是對她再三保證過嗎? 楚陌說過,那個孩子不是他的!

雲回抿了抿嘴,原本平靜的心在這一刻全亂了。

綠頤看著她這般,眼裡閃過暗沉:「你要不要和我進引蘭苑看看小世子?」

小世子……

雲回下意識的很排斥這個稱呼,立刻就搖搖頭,聲音帶著她都沒有發覺的異樣:「時間不早了,我和薄月先回去了。」

她連忙牽住薄月的手打算離開,可是綠頤再次擋在了她的前面。

「綠頤,你到底想幹什麼?」薄月生氣開口,她是聽到這些話的,不管那個孩子是不是王爺的,她都是埋怨綠頤的,既然小主不願意聽,綠頤就不該這般逼迫,她看到小主這些日子和王爺過的是極好的,不明白綠頤這是多個什麼事?

綠頤看了她明顯是對雲回極為維護的,她輕輕笑了笑:「薄月,你別緊張,我只是想帶她進去看看小世子。」

她將目光重新落在雲回身上:「你不是認為那個孩子不是主子的嗎?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敢進去看?」

雲回抿了抿嘴,抬起眼睛對上綠頤的質問:「我去不去看這個是我的事情,綠頤,你這般急切是為了什麼?你想挑撥我和楚陌?」

綠頤被她一反問,她輕輕笑了笑:「我是急什麼?我當然急,小世子才那麼小,他馬上就要沒有母親了,若是連父王都沒有了,那豈不是很可憐?你既然對厚兒都能喜歡包容,為什麼不能將這些給一點小世子?」

她伸手去拉住雲回的手腕,輕聲道:「走,你和我進去看看,就一會時間,不會耽誤你太久,小世子白白嫩嫩的,長得很好,你若是看到了一定會喜歡的!」

「綠頤,你放開小主!」薄月來氣了,立刻伸手去握住綠頤的手腕,想分開兩個人。

雲回看著綠頤這般,感受著手腕的緊繃,她抿了抿嘴:「是不是我跟你去看了,你就不會再來煩我?」

綠頤點點頭:「當然,我就是想讓你看看那個孩子長的是極好的,你容不得秦香,可孩子總需要一個母妃,我希望你能接受那個孩子!」

雲回被她這一番憐憫善意的話弄的心裡確實是噁心到了,她看著眼前的綠頤,忍住心裡的不適:「你放手,我跟你進去看看。」

「小主!」薄月不滿的開口:「她肯定沒安好心!」

綠頤聽到她都這話,倒是沒有生氣,放開了雲回的手腕,轉過身:「請雲側妃跟著我。」

雲回揉了揉被她捏痛的手腕,伸手握住薄月的手:「你也隨我進去看看。」

薄月心裡氣憤,不想讓小主去,可是看著小主堅定的眼神,她伸手覆蓋住雲回的手背:「小主,我陪著你!」

走在前面的綠頤聽到,嘴角勾起譏諷,沒有出聲,幾人在夜色下,走進了那個壓抑的院子。

走到門口之時,綠頤頓住,看著裡面燈火通明,她將手貼在門框上,輕輕的往裡面一推。

伴隨著一聲嘎吱聲,一束強烈的光線射到了外面,刺得雲回的眼睛有些不舒服。 「就是這裡了。」綠頤站在前面,淡淡的開口。

她緩緩抬腳往裡面走。

雲回的眼前豁然開朗,立刻就看到了屋子裡裝飾華麗,倒是不比皇宮裡差多少。

她跟著綠頤往裡面走,越往裡面走就聞到一股奇怪的香味。

突然綠頤腳步頓住,雲回一直跟在她身後,只注意了兩邊。

當綠頤挪開身子,她抬眼立刻就看到那個倚在榻上抱著孩子的秦香,頓時她睜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秦香本來抱著孩子餵奶,聽到綠頤回來了,她抬起頭給了一個笑臉,剛剛打算出聲問候,卻觸到面前站著的雲回,那笑容僵硬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