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些東西入不了古青的眼睛,但也都是一些三階的珍寶,平日里也是難得一見,這次為了競拍生血果,不少家族勢力都是拿出了各自勢力的底牌,也是讓得場中不少人都是目光閃爍,顯然是將那些出價之人暗自記下了,等到拍賣會結束之後,王都之外恐怕又會出現一場混亂。

Home - 未分類 - 雖然這些東西入不了古青的眼睛,但也都是一些三階的珍寶,平日里也是難得一見,這次為了競拍生血果,不少家族勢力都是拿出了各自勢力的底牌,也是讓得場中不少人都是目光閃爍,顯然是將那些出價之人暗自記下了,等到拍賣會結束之後,王都之外恐怕又會出現一場混亂。

「一套玄階高級**《血靈湮天訣》!」

陡然間,一道雄厚的聲音自樓上的貴賓包廂中傳來,顯然也是開始忍不住了。

「三號包廂似乎是洪家堡所在的位置吧,他們倒也真是捨得下血本!」凌雲冷笑道,一般說來,**對於武者的影響力比之元技要大上不少,因此,同等級**的價值向來都是比同等級的元技要高。

當然最重要的是,洪家堡之人知道那生血果主人實力一般,因此必然非常希望能夠擁有一套好的**,他們以**做代價,正好能擊中那生血果主人的心坎。

果然,聽到這話后,古青面色也是微微一凝,旋即對著下人吩咐了幾句,那下人點了點頭,想必是去詢問生血果主人的意思了。

不一會兒,那下人回歸台上,對著古青耳語了一番,旋即古青便是笑著說道:「那生血果主人的確非常喜愛玄階高級的**,只是這套**血氣太重,不適合他的修行,因此最後沒有同意,諸位可以繼續出價了。」

看著古青那笑眯眯的眼神,洪軒冷哼了一聲,「能給你玄階高級**就不錯了,竟然還挑三揀四,倒是真看得起自己!」

一旁的洪嘯風倒是顯得沉穩的多,身為一族之長,他很好的做到了喜怒不形於色,讓人根本看不透其內心的想法。

「三枚三階丹藥,一枚助人突破的入宗丹,一枚用於增加血氣的血靈丹,一枚用於逃生的疾風丹,全都擁有著三成的品質。」

樓上的貴賓包廂中再度有人出價,一出手便是三枚三階丹藥,每一枚價值都不比開場的金龍吼月丹低,端的是財大氣粗。

「丹神塔出價了。」凌雲微微眯起雙眼,心中暗道:「這丹神塔出的價錢不低啊,三枚丹藥,每一枚對於武者都是有著不小的作用,屬於那種最受歡迎的丹藥,最重要的是那枚用來逃生的疾風丹,對那生血果主人的衝擊恐怕不小。」

生血果主人實力低微,若是被人發現他就是生血果的主人,而且身懷重寶,必然會遭到無數人的追殺,而有了這枚疾風丹,他便可以迅速逃離此地,躲過所有人的視線與追殺。

「天大地大不如自己性命大啊,丹神塔這般巧妙的把握住他的心理,那生血果主人還真有可能答應。」

想到這,凌雲的心頭也是有些緊張了起來。

… 聽到那自丹神塔所在位置傳來的聲音,古青眼神也是一凝,丹神塔竟然也參與進來了?

丹神塔在古奇王國中一直處於中立狀態,與其他勢力之間也沒有太多的來往,只是安安穩穩的發掘著王國之中有煉丹師天賦的武者,他們所用的材料也大多是從總部調來的,如今竟然也對這生血果有意思了?

想到這,古青心中也是暗嘆一聲,丹神塔因為其職業的特殊性,幾乎是古奇王國最為富有的一個勢力,若爭奪生血果是他們上層人物的意思,那他們這些勢力恐怕得通通靠邊站了。

隨手招過一個下人,古青讓他將丹神塔的價格告知那生血果主人,等待他的決定。

那生血果主人也是小心,他知道自己實力低微,因此根本不敢露面,連這拍賣會都不敢看,生怕被別人發現他的異樣。

看到那下人即將遠去,凌雲也是有些坐不住了,他知道,如今場中就數丹神塔給出的價格最高,若是自己再不叫價,恐怕就再無叫價的機會了。

想到這,凌雲也是不再猶豫,高聲喊道:「一枚三階丹藥悟道丹,可在一定時間內將使用之人的悟性提高十倍以上,對陷入瓶頸期的武者有著莫大的好處。」

聽到凌雲的叫價,古青也是一笑,說道:「五號包廂的朋友,你這悟道丹雖然效果特殊,但也只是一枚三階丹藥而已,可二號包廂的朋友卻足足付出了三枚,你這價格恐怕難以獲得生血果主人的認可。」

凌雲微微一笑,說道:「不錯,若是平常的三階丹藥,或許的確難以與三枚三階丹藥相比,可我這枚悟道丹,不僅是一枚三階丹藥,而且還是一枚真正的十成丹,這樣一來,它的價值應該比那三枚三階丹藥要強上一些吧。」

古青動容,十成品質的三階丹藥,那可幾乎不亞於一般的四階丹藥了,即便是對於元王強者的突破都有著不小的作用,其價值比起這萬年生血果可是不弱絲毫啊!

畢竟萬年生血果雖然是王級靈藥,但也只是靈藥而已,若是真想將其變成能夠生死人肉白骨的靈丹,還是需要不少珍稀藥材的配合,而且最終煉製出來的丹藥也不過是四階而已,凌雲拿出十成品質的悟道丹,的確可以將丹神塔那三枚丹藥給比下去。

凌雲拳頭輕輕握緊,這枚十成品質的悟道丹,便是他最大的底牌了,昨晚雪芊芊煉製這枚悟道丹的時候,在其高超的煉丹術之下,竟是生生將一枚三階丹藥煉出了完美的十成品質。

最初發現的時候,凌雲心中也是驚愕不已,能夠將一枚三階丹藥煉成十成品質,那意味著雪芊芊的煉丹師等級,至少是達到了五階,甚至更高。

凌雲心頭微微有些緊張,雖然十成品質的悟道丹十分珍貴,但最後是否能夠成交還是要看生血果主人的意思,若是他更偏向于丹神塔給出的價格,那悟道丹再珍貴也沒有什麼用。

古青又派了幾個下人,將場中眾人所開出的價格盡數帶入生血果主人的耳朵,不一會兒,那些下人便是盡數回歸,將結果傳入了古青的耳中。

古青微微一笑,向著四周掃視了一圈,說道:「諸位,此次生血果的拍賣已經有結果了,經過生血果主人的選擇,最終還是選中了五號包廂朋友所付出的悟道丹,對於其他沒有拍到寶物的朋友,老夫只能在這說聲抱歉,希望下次拍賣能夠讓你們滿載而歸。」

聽到這話,凌雲也是微微一喜,等候了這麼久,終於是要將這枚生血果收入囊中了。

「等一下!」就在眾人以為拍賣會即將落幕的身後,一道蒼老的聲音陡然從丹神塔所在的二號包廂中傳出。

凌雲眉頭微微一皺,這聲音,似乎是那位青木大師的吧!

只聽得青木笑道:「麻煩古青大師幫老夫傳個話,就說我丹神塔願意在之前的價格上翻上一倍,問他是否願意改變主意?」

古青神色微微一凝,再多出三枚三階丹藥?若是如此的話,丹神塔所付出的代價恐怕比那枚生血果的價值還要高了,這可是賠本的生意啊,丹神塔這是想做什麼?

只見古青從包廂中緩步走出,沖著凌雲包廂所在的方向笑道:「五號包廂的朋友,老夫的確是十分喜愛這枚生血果,所以再次加價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若是朋友想要繼續競爭下去的話,老夫也會奉陪到底。」

凌雲面色有些難看,同樣是踱步走出包廂,死死的盯著青木,他青木身為堂堂的二階煉丹師,又為人煉丹這麼多年,積累下的財富不知有多少,即便自己跟他競爭下去,最後輸的人也很有可能是自己。

望著踱步而出的凌雲,青木猶如剛剛知道一般,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說道:「哦,原來五號包廂的人是凌雲小兄弟啊,真是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啊!」

聽到這話,拍賣場中瞬間喧鬧起來,青木大師成名已久,王都之內人人皆知,但這凌雲又是何方神聖,竟能與青木大師稱兄道弟?

凌雲雖然天賦極高,一年前也是一戰成名,但畢竟年紀太小,因此王都之人對他的關注也是不多。

他們關注更多的還是王都的青年一代,因為過不了多久,這青年一代的俊傑就會成為各大勢力的長老或是族長,直接影響到王都的局勢,也直接影響到他們的生活,所以青年一代才如此的備受關注。

凌雲眼睛微微眯起,從剛剛青木所說的話中,他感覺到了一絲詭異與不安。

雖然拍賣場的包廂中都設有反探查的裝置,但在拍賣會開始之前,青木卻是還和自己打過招呼,他沒有理由不知道自己等人是位於五號包廂之中,如今他卻說成這樣的話來,這讓凌雲感覺到一絲不尋常。

青木笑著對凌雲說道:「憑你不過一階煉丹師的身份,竟然能夠弄到十成品質的三階丹藥,真是有些不可思議啊,想必這是凌家給你的幫助吧!」

凌雲只是看著他,眼神中卻有著一絲冷意。

青木繼續說道:「看你為了拍下這枚生血果,竟捨得付出一枚十成品質的三階丹藥,想必也是非常需要這枚生血果,既然如此,只要你答應老夫一個條件,老夫也願意承認之美,將這生血果讓給你。」

讓?凌雲心中冷笑,說道:「不知大師想讓小子答應什麼條件?」

他要看看,這青木究竟想搞什麼花樣?

青木笑著說道:「放心,這個條件不僅不難做到,還對你有著莫大的好處,只要你答應加入丹神塔,並拜入我門下,這生血果老夫便不與你爭了!」

聽到這話,下方眾人不禁深深看了凌雲一眼,似是想把他看透一般。

這凌雲究竟是什麼人啊?丹神塔的二階煉丹師親自邀請他加入丹神塔,並將其收入門下,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事情,可看凌雲的意思,竟還有些不太願意?

「派人查查他的底!」一時間,在場不知有多少勢力的首腦對著下人說出了這句話,凌雲也算是因為此事,也徹底出現在王都各大勢力的視線之中了。

然而面對這所有人都認為是恩賜的好事之時,凌雲心中卻只是冷笑,他還猶記得拍賣會開始之前青木對自己說過的話,原來他就是想用這種方法來改變自己的想法嗎?

凌雲強忍著心中的冷意,說道:「青木大師,之前說的不是客卿嗎?」

「不,不……」青木笑著說道:「丹神塔已經不需要客卿了,你還是考慮一下拜師的事情吧。」

小胖湊了過來,在凌雲耳邊說道:「你手上是不是由他很想要的東西,成為丹神塔的客卿,他對你沒有任何的約束力,但若是加入丹神塔並拜入他的門下,那他說什麼,你就得做什麼了。」

對於這點,凌雲心中自然也清楚,若是自己真的拜入他的門下,那自己這些凝丹陣紋必然會被他要走,甚至他還會對外宣布,這些陣紋乃是由他創造而出,進而提升自己在丹神塔的地位。

凌家其他人也都不傻,此刻他們看到青木臉上的柔和笑容,卻感覺渾身都很冷,那笑容猶如毒蛇一般,讓人遍體生寒。

很顯然,青木是故意的,他故意等到拍賣的最後一刻,然後一舉將凌雲壓下,若是對方還想要生血果的話,那就必須妥協。

凌雲望著他那讓人感到渾身冰涼的笑容,冷笑道:「若是我不答應呢?」

「你還是答應的好。」青木還沒說話,一道清脆如銀鈴般的聲音從包廂中傳出,然而聲音雖然好聽,但其話語中的意思卻是如此蛇蠍心腸。

「香怡!」凌雲皺了皺眉,那說出這話的女子,正是前不久在丹神塔中見過的洪香怡!

只見得香怡緩步走出包廂,高傲的對著凌雲說道:「青木大師乃是丹神塔的二階煉丹大師,甚至馬上就要突破三階,成為丹神塔長老了,到時候即便與我師尊比起來,地位都差不了多少,對於你這樣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子來說,這是給你的恩賜,懂嗎?」

凌雲眼神微眯,心卻是越發的冷了起來。

… 「想好了么?青木對著凌雲笑道,只要凌雲點點頭,不但可以輕鬆得到這萬年生血果,最重要的是,能夠加入丹神塔,成為二階巔峰煉丹大師的弟子,對於凌家堡也是頗有益處,在他看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該如何選擇.

「青木,你過分了!」凌峰也是冷冷的說道。

然而青木卻根本沒有看他,有著丹神塔的庇佑,他不需要對古奇王國的任何勢力假以顏色,若是有朝一日他突破成為三階煉丹大師,即便是凌峰也得恭恭敬敬的稱呼一聲青木大師,而在他看來,能夠幫助他突破的契機,便是凌雲手中的凝丹陣紋。

望著青木等人高傲的目光,凌雲卻是詭異的笑了:「我買下的東西,自然不能被人隨意奪走,更何況這生血果對我確實有不小的用處,不過拜師是不可能了,因此小子只能不自量力,與大師爭上一爭了,還望大師諒解。」

聽到凌雲這麼說,青木等人反而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似乎不相信凌雲會拒絕這等猶如天降的恩賜,旋即冷笑道:「真是不知好歹,既然你不願入我門下,那這生血果老夫也說不得要跟你爭上一爭了,之前老夫出價三枚三階丹藥,現在老夫再出三枚,不知你能再付出多少代價呢?」

凌雲只是冷冷的笑著,猶如在看小丑的表演一般,旋即看向古青。

而此時的古青,腦門卻是有些冒汗,如今爭奪生血果的兩方勢力,一方是一直保持中立,但實力卻無比神秘莫測的丹神塔,一方是他們本土的頂尖勢力凌家堡,他誰都不想得罪,但從最近王都的局勢來看,他又隱隱有些偏向丹神塔一方。

看到凌雲望過來,古青擠出幾分笑容,乾澀的說道:「凌雲少爺,丹神塔的青木大師出價六枚三階丹藥競拍生血果,您是打算……」

「打算什麼?」凌雲淡淡的反問了一句,手中卻陡然多出了一件印有王室拍賣場印記的遇見,說道:「你們似乎搞錯了一件事,我剛才已經以一枚悟道丹的價格拍下了這株生血果,而你也在眾目睽睽之下落了錘,宣布交易完成了,這生血果已經是我的了,似乎與你們王室拍賣場沒什麼關係了吧?」

說著,凌雲將手中那塊玉簡隨意的丟在了拍賣台上,這玉簡正是每個競拍者都會擁有的「王室拍賣場交易須知。」

一共近百條的「王室拍賣場交易須知」,看起來都是在說廢話,但是在這種時候,卻是非常有用。

因為它是競拍者在拍賣場必須遵守的規則!

玉簡中第三十二條明確規定了,買賣自願,公平交易,不可強買強賣,一旦交易完成則不可反悔!

而凌雲剛才所出的價格已經被生血果主人接受了,而且古青也已經落下了錘,那麼凌雲與王室拍賣場之間的交易便算是完成了。

凌雲冷笑道:「古青大師,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你不會想當之前的一切都沒發生過吧?」

「這……」

古青整個人都懵了,在他看來,所有的競拍者都不會願意看那給他們各種限制而且有枯燥的規則,可他卻沒想到,凌雲竟是如此的心細,連這種細節都注意到了,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

青木面色一變,旋即道:「你這算是交易完成了嗎?現在你的悟道丹沒有交到生血果主人的手上,生血果也沒有交到你的手上,縱使古青落了錘,這交易也只能說是完成了一半吧?」

「是嗎?」凌雲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望著古青道:「古青大師,你也是這樣認為的嗎?」

「這……」古青擦了擦腦門上的汗,心中暗道:「真是老了,竟然會被一個小輩牽著鼻子走。」

看到古青啞口無言,凌雲步步緊逼道:「若是古青大師認為青木說的話有道理,那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以後在王室拍賣場拍下東西,只要我既不交錢,也不接受拍下的拍品,那麼這筆交易就不算完成了呢?」

古青使勁擦著冷汗,他可不敢說話了,生怕再被凌雲帶進套里去。

凌雲接著道:「若是如此的話,那麼以後王室拍賣場的每次拍賣,我都一定會來捧場的,到時候,我便以一個絕對至高的價格將拍賣場能所有的拍品盡數拍下,但最後卻並不與你們完成交易,這樣應該也是行的通的吧?」

古青依舊只是擦著汗,青木的臉色卻是又難看了幾分,他當然知道凌雲的意思,這是在變相的威脅王室拍賣場啊!

「『王室拍賣場交易須知』」後面可是明確寫出,強行違反交易規則的人,無論是買家還是賣家,都會受到全體古奇國人的抵制,以後古奇王國將不會有任何一人去那違反交易規則的賣家那裡交易物品,也絕不會向那違反交易規則的買家出售任何東西,到時候,恐怕你們很難再在古奇王國生活下去了。」

凌雲這番話,說的十分緩慢,但是言語間卻又一股不可違逆的氣勢,讓青木根本無法反駁。

看到凌雲這般表現,凌峰眼睛一亮,心中暗自點頭,不愧是自己看中的人,小小年紀,卻自有一股王者風範。

而那古青更是臉上沁汗,卻顧不得擦拭一下,如凌雲所說,他若真的堅持將生血果交易給青木,那麼他必然會遭到所有古奇國人的鄙視,到時候,恐怕晚節不保啊!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看到凌雲三言兩語便是扭轉了局面,青木卻是怒極反笑,陰冷著聲音說道:「我倒是看輕了你。」

雖然此事凌雲的處理手法也算不得高明,但卻讓得青木放下了自己高傲的架子,真正正視起這個能拿出那般奇異陣紋的小輩來。

先前青木也拿到過那件「王室拍賣場交易須知」,但他卻覺得自己根本不會來這拍賣場幾次,因此看都沒看。

然而他卻沒想到這一刻,一件廢話連篇的玉簡卻是成為了他失敗的原因。

說到底,凌雲只是比他細心一點,但就是這種人,在秘境探險之中,往往可以更好的利用周邊的環境來克敵制勝,煉丹的成功率也會比普通人高上不少,無論是武道還是丹道,都能夠比其他人走的更遠。

「小子。」青木臉上的陰沉散去,又換上了一層淡淡的笑容,對著凌雲說道:「聽紫風說,你似乎也是一個煉丹師吧?」

凌雲冷笑一聲,微微點了點頭,他倒要看看,這老頭還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望著凌雲冷淡的表情,青木也不在意,接著說道:「既然你是煉丹師,那你敢不敢與老夫較量一場,你放心,老夫不會以等階壓你,我們一起煉製一枚一階丹藥,然後根據丹藥的成色與品質定輸贏。」

「我為什麼要和你比?」凌雲冷笑一聲,這青木還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說的好像他能放下身架與自己較量煉丹術是對自己的恩賜一般。

青木微微一怔,顯然是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臉色稍稍一陰,旋即說道:「好,既然你要原因,那我就給你原因,若是到時候你輸了,那就將你手中的那種陣紋全部交出來,並趴在高喊三聲我是廢物,然後再學三聲狗叫,而且要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

凌雲冷笑一聲,「若是你輸了呢?」

「我會輸?」青木哈哈一笑:「若是我輸了,那我就自動退出丹神塔,然後侍奉在你的左右,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凌雲微微皺眉,一臉嫌棄的說道:「侍奉左右就不必了,我可不敢勞您大駕,到時候你便自動退出丹神塔,然後也趴在地上高喊三聲我是廢物,學三聲狗叫好了。」

看著凌雲那一臉嫌棄的臉色,青木臉色一陰,旋即冷聲道:「好,那時間就定於三日之後,地點在我丹神塔之中,到時候老夫會請我丹神塔的塔主來做評判,絕對的公平公正,你可不要不敢來啊!」

「靜候你學狗叫的那一天。」凌雲冷冷的笑著。

「哼!」青木一甩衣袖,憤憤的離開了王室拍賣場,而那些與他同來的成員,也是察覺到其滿身的怒氣,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喘,小心的跟著他離去。

「慢走不送!」望著青木遠去的背景,凌雲心中冷笑著,和我比煉丹?坑不死你!

凌雲與青木之間的衝突看似挺長,實則只是短短一瞬而已,而下方坐席之中的人卻一個個都是傻了眼,目瞪口呆的望著臉色冷淡的凌雲。

強硬拒絕丹神塔二階煉丹師的招攬,甚至還將他戲耍了一番,手中貌似還有著二階煉丹師都無比渴望得到的寶物,最後還要與青木一起較量煉丹術,凌雲這次也算是真正的名揚王都了。

「走吧,走吧。」眼見好戲散場,不少勢力都是開始有序的退出了拍賣場,但他們都知道,今天的事兒,不算完,三天之後那場煉丹較量才是真正的重頭戲,到時候無論是誰輸了,學上三聲狗叫,恐怕都再也沒臉在王都甚至古奇王國中生活下去了吧!

那古青也是擦著腦門上的冷汗,他也沒想到,凌雲一個凌家堡的普通弟子,竟然敢與青木鬧得這麼凶,旋即趕忙將凌雲拍下的奇異羽翼與生血果送了上來,對這個毫無顧忌,又不安常理出牌的主,他也是被整怕了。

將《靈犀劍指》與悟道丹交付於古青的手中,凌雲將奇異羽翼與生血果結果,臉上的冷淡之色才逐漸退去,等候了這麼久,這萬年生血果總算是到手了!

… 將奇異羽翼和萬年生血果盡數收入戒指,凌雲那不快的心情也被沖淡了幾分,至此,此次王都拍賣會對凌雲而言,算是圓滿結束了,他想要的,都拿到手了.

雖然開頭拍賣的那枚三階丹藥最終被洪家堡拍去,但那東西對凌雲來說本就不是必須之物,能拍到自然好,拍不到也無所謂,更何況還能順便坑他洪家一筆,因此凌雲的心情倒也不錯。

隨著凌峰等人一起回歸家族,凌雲和靜欣小胖打了一聲招呼,然後便是一頭鑽進自家後山的山洞之中閉關去了。

對於凌雲這般行為,靜欣知道他是在為三天後的煉丹比試做準備,心中也非常理解,但依舊還是有一絲不快,自從自己來王都之後,凌雲除了剛開始陪了自己一會兒,以後就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了吧。

兩人分隔兩地,這次靜欣拋開家人,好不容易來到王都,可凌雲陪在她身邊的時間卻是微乎其微,這也讓得她心中有些不舒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