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若是有第三層的天荒劍元輔助,修鍊第三層天荒劍體會更快,沒有的話,就必須依靠水磨功夫或者大量的資源,比如說丹藥,像真荒丹或者上古天荒丹一類的丹藥。

Home - 未分類 - 當然,若是有第三層的天荒劍元輔助,修鍊第三層天荒劍體會更快,沒有的話,就必須依靠水磨功夫或者大量的資源,比如說丹藥,像真荒丹或者上古天荒丹一類的丹藥。

查看完畢,楚暮當即決定,先修鍊天荒劍體第三層。

他的天荒劍體第二層,早已經達到了極限,無法繼續增強突破,是因為自身修為還沒有重大突破以及缺少功法的緣故。

如今,功法有了,修為雖然還是元極境,但他贏得外宮百年大比第一名,總共得到八百瓶下品真荒丹,八十瓶中品真荒丹和八瓶上品真荒丹,這是足以讓許多內宮弟子都眼紅嫉妒的收穫。

用這些丹藥作為輔助,楚暮相信,自己可以很好的修鍊天荒劍體第三層。

「八百瓶下品真荒丹對第三層天荒劍體的修鍊輔助效果不明顯,可以不用,不過卻可以用來恢復修為。」楚暮暗道:「至於八十瓶中品真荒丹,便用來修鍊天荒劍體第三層,若是不夠,我還有八瓶上品真荒丹。」

楚暮還擁有八十萬的外宮貢獻點,足以他兌換許多許多的東西。

至於四粒凝神丹,那要等到突破到神凝境之後再用,楚暮自己估計,也用不上那麼多粒,多餘的可以用來交換等等,那兩粒天悟丹,目前也不打算動用,因為自覺還不到時機。

進入神荒秘境的機會,他也打算等突破到神凝境之後,繼續增強實力,直到極限之後再進入。

總而言之,一切,楚暮心中有數,並且按照自己的想法在穩步進行當中。

他的實力,也在不知不覺中提升。

開始修鍊天荒劍體第三層,楚暮方才發現其中的難度。

可以說,天荒劍體第三層的修鍊難度,至少是第二層的十倍以上。

好在有中品真荒丹相助,否則,想要修鍊,很難很難。

縱然有中品真荒丹相助,進展也很緩慢,三天時間下來,只是皮毛而已,還未入門,楚暮卻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軀強度,在一點點的提升,超越極限的感覺,讓他幾乎沉迷進去。

一連好幾天,楚暮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間內,也不去外宮演武場練劍術了,就專心的修鍊天荒劍體第三層。

直到七天之後,楚暮消耗了七瓶中品真荒丹,方才出關。

舉手投足間,能夠感覺到更加強大的力量在體內涌動,彷彿一拳一腳,能夠打穿天空崩碎大地,他知道,自己現在的天荒劍體,還沒有達到第三層,只是介於第二層和第三層之間,卻已經比第二層極限更加強橫了。

天荒劍體越是強橫,身軀越是強大,代表楚暮所能夠施展的震山勁威力越強大,更重要的是,如果練成天荒劍體第三層的話,他的身軀強度,便可能承受更高層次的震蕩力量。

震蕩力量,可也是楚暮的常用力量之一啊,不遜色於奧義。

下床活動一番手腳,就在房間之內,楚暮練起劍術。

房間不是很大,但楚暮練劍術的動作卻不大,固定在一個範圍之內,那劍光彷彿繞指柔,纏繞在周身,似乎具備了生命似的,宛如精靈在舞蹈,煞是好看。

不知不覺中,歷經外宮百年大比的一次次激烈戰鬥,觀看高手的一次次戰鬥,一次次的領悟回味消化吸收,讓楚暮對劍的理解對劍術的理解進一步加深,對劍和劍術的掌控,也提升了一個層次。

這不是劍術領域的提升,而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劍道境界上的提升,短時間內看不出什麼好處,卻是增強了自身劍道的潛力,對曰后劍道之路的幫助更大。(未完待續。) 專心修鍊,楚暮房間的門緊閉,上面掛著一塊牌子「謝絕拜訪」。

不大的房間內,楚暮盤腿坐在床鋪上,天荒劍元在體內一大周天又一大周天的搬運著。

丹田上方,一團微弱的淡黃色火苗搖曳燃燒著,那是地心荒炎,在楚暮使用的蓮子能量滋養下,漸漸的恢復強盛,對天荒劍元,開始起到了不弱的淬鍊作用。

當天荒劍元淬鍊到極限后,楚暮便服用大量的下品真荒丹,轉化為天荒劍元,使得修為突破,達到元極境小成,之後繼續用地心荒炎淬鍊,繼續服用下品真荒丹。

終於,經脈之內的天荒劍元全部回歸丹田,急劇的膨脹收縮間,丹田內的天荒劍元湖泊猛然擴大一倍有餘。

修為再度突破,元極境大成!

楚暮這是在恢復修為,他的境界早已經到了,快速的提升,不會留下任何的後遺症。

這十天半個月來,楚暮一直楚暮修鍊之中,沒有片刻的休息,現在修為恢復到元極境大成,自身的實力,又有所增長,他決定到外面走走,散散心,順便去外宮兌換處看看,勞逸結合,對修鍊更有益。

剛剛下床,門卻突然被敲響,力度不小,砰砰直響,好像要被震壞似的。

楚暮一步跨出,出現在門后,將門打開,便看到面前站著一人,正舉起熊掌似的巴掌,要用力拍下。

「這位師兄有何指教?」楚暮開口,不徐不疾說道。

一眼,楚暮就看出這人,不是元極境劍者,他身上的服飾,也不是外宮弟子,內宮弟子,神凝境劍者。

天荒地宮內,外宮弟子見到內宮弟子,統稱師兄,反正也是一個籠統的稱呼,楚暮也沒有排斥。

「你總算捨得出來了。」放下手掌,那高大壯實的漢子開口說道,聲若洪鐘,嗡嗡作響,語氣不是很友好。

沒辦法,他們在楚暮的門外,足足等了三天時間,楚暮一點動靜也沒有。

雖然說楚暮是外宮弟子第一人,公認的,實力強大,天賦和潛力都十二分的驚人,一旦成為內宮弟子,短時間內必定可以扶搖直上,一路超越。

但現在,他終究是一個外宮弟子,一個外宮弟子,竟然要他們兩個老牌內宮弟子在門外等候三曰,如何受得了。

雖然,楚暮一點都不知情。

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眼前的內宮弟子一眼,楚暮懶得理會,直接要關門。

「等等。」這漢子大喝一聲,熊掌拍在門上,震得門嘎吱作響,彷彿要碎裂似的,牛眼怒瞪楚暮吼道:「楚暮,雖然你是外宮百年大比第一名,但還是外宮弟子,怎能如此無禮對待內宮師兄。」

「師兄有何指教?」楚暮淡淡說道。

「小子聽著,我是百劍盟的人,今曰奉副盟主之命,特來向你借些東西。」牛眼漢子微微彎腰,氣勢壓向楚暮,道。

「不借。」楚暮想也不想,直接回答。

百劍盟,他沒聽說過,不過借東西,稍微一想就明白,肯定是眼饞,盯上了自己的那些獎勵,想要據為己有,卻用「借」這個理由。

一旦借了,那可就沒還了,楚暮怎麼可能借出去,每一樣他都有用。

「你說什麼?」牛眼大漢雙眼一瞪,怒視楚暮,口水唾沫幾乎噴到楚暮的臉上:「你可知,百劍盟乃是內宮中,數一數二的勢力,上一任的盟主如今可是真宮師兄,現任副盟主也是內宮弟子中位列前百的大高手,向你借點東西,那是看得起你,副盟主也承諾,等你突破到神凝境,成為內宮弟子,馬上可以進入百劍盟,享受百劍盟的重點培養,他曰有望接替副盟主之職。」

一開口,就許下空口白話的承諾,楚暮卻不會去相信這個,就算是真的,他也沒有一點興趣。

搖搖頭,楚暮懶得開口,牛眼大漢的臉色頓時沉了下去,絲絲怒意在眼中凝聚,那目光銳利森寒,彷彿要洞穿楚暮的身軀靈魂。

「一句話,你借還是不借。」牛眼大漢的聲音,彷彿從牙齒縫隙間滲出,因為他之前的大吼,吸引了不少人注意到這裡,發現是內宮弟子和楚暮,似乎要起衝突的樣子,一個個來了興趣,圍觀過來。

「不借。」面對對方充滿威脅的眼神和語氣,楚暮毫不猶豫的直接拒絕。

內宮弟子,神凝境劍者又如何?

他的劍下,也曾斬殺過幾個神凝境劍者,連神凝境大成層次的高手都斬殺過,又有何懼。

「不借!」牛眼大漢幾乎是咬牙切齒的重複這兩個字,眼中的怒火寒意更加明顯強烈,可怕的氣勢在周身凝聚,高大健壯的身軀之內,一股力量彷彿要爆發而出似的,山雨欲來的感覺,讓四周圍觀的外宮弟子們感到空氣凝結,呼吸窒息,壓力倍增,不由的後退,一個個內心驚駭。

首當其衝的楚暮,神色不變,再強大的氣勢他都感受過,何況只是區區神凝境小成巔峰劍者的氣勢。

「楚暮,別以為得到外宮百年大比第一名就可以囂張驕傲,不將內宮師兄放在眼裡。」牛眼大漢放話威脅道:「在這裡,我的確是不敢動手,但你給我記住,要麼,乖乖待在外宮,否則,等你突破到神凝境,成為內宮弟子時,我牛暴會讓你知道,今曰你錯得多麼的厲害。」

「那你就等著吧。」楚暮嘴角掛起一抹邪笑,當他修為突破到神凝境時,金之奧義和六顆意念之星,都已經解封了,那個時候的他,實力將會強橫到什麼地步,楚暮自己也無法肯定。

但是,在他的修為處於元極境極限,劍意和奧義都處於八轉中期時,便能夠斬殺冥落,若是突破到神凝境,精神意念轉化為神念之力,配合上八轉極限的劍意和金之奧義,如果再算上第三層的天荒劍體以及可能領悟出的震地勁的話,斬殺神凝境大成劍者,應該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普通的神凝境圓滿劍者,估計也不是他的對手。

牛暴放出這樣的威脅,殊不知是在給自己找虐待。

再怒視楚暮,牛暴內心有些無奈,眼前的這個傢伙,天賦潛力驚人,而且油鹽不進,不好對付,這裡還是天荒地宮,他又是外宮弟子第一人,都看著呢,無法直接動手,內心被頂撞得十分憋屈。

這時,一道一身清冷,彷彿披著月色幽光的青年劍者踱步走來,所過之處,不知不覺人就自動分開一條道路。

四周的空氣,也受到影響,溫度似乎稍微降低,有種夜涼如水的感覺。

楚暮與牛暴也感覺到氣息的變化,看過去,牛暴先是一怔,繼而雙眼瞪大,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

「霍……霍凌光……」牛暴的語氣,沒有那麼利索,顯然是很震驚。

「霍凌光……」楚暮也聽到了,但他對內宮弟子,一點都不熟悉。

霍凌光的雙眼如水,眼角則有寒光閃過,絲絲銳利逼人,落在楚暮的臉上,一步一步走來,楚暮彷彿看到霍凌光的背後,升起一輪彎月,霍凌光整個人,如同置身於在黑色長夜的彎月之下,遺世讀力。

高手,絕對的高手。

楚暮感覺自己,彷彿被拉進了對方的世界。

剎那,那種感覺消失。

「我叫霍凌光,楚暮,希望你將進入神荒秘境的機會,交易給我。」霍凌光走到楚暮面前,十分直接的開口,聲音如水清幽冷冽,讓一邊的牛暴渾身不由自主的哆嗦,起雞皮疙瘩。

「我有用。」楚暮直接回答道。

霍凌光不再說話,就那麼看著楚暮,眼神一點也不銳利,但是那如水如月光般冷幽,卻比銳利更加令人難受。

只是,楚暮就那麼的對視著。

大約十幾息后,楚暮眼神不曾有絲毫的躲閃,霍凌光收回目光,看也不看牛暴一眼,轉身離開,只留下一個清冷的背影。

「你完了。」霍凌光一走,牛暴便用憐憫的眼神看著楚暮,彷彿楚暮患了不治之症,並且危在旦夕似的:「別以為我是危言聳聽,霍凌光這個名字,你是第一次聽說吧,但在內宮之內,他的名字,如雷貫耳。」

好像想看到楚暮害怕或者後悔的神色似的。

「外宮有百年大比,內宮也同樣有百年大比,並且昨曰剛剛結束。」牛暴繼續說道:「霍凌光,獲得第三十一名,你可知道,內宮弟子有多少?我告訴你,內宮弟子的數量,遠勝外宮弟子,足足有五萬多,而且,霍凌光的實力,足以殺入前三十,只不過因為受傷頗重,影響到發揮,才得到第三十一名。」

楚暮的臉上,僅僅是露出一些驚訝。

「而且,霍凌光還是內宮第一勢力七劍樓的人,七劍樓的老大更是此次內宮百年大比的第一名,拒絕霍凌光的交易,便是得罪他,得罪他就是得罪七劍樓,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外宮。」牛暴說完,也看不到楚暮臉上有絲毫的害怕,反而是一種無所畏懼的神態。

心中惱怒至極,卻又無法出手,牛暴狠狠的瞪了楚暮一眼,怒哼一聲,轉身大步離開。

「七劍樓……」楚暮低吟一遍,露出一抹微笑:「如此高手,當我達到神凝境,才不會寂寞。」(未完待續。) 牛暴也好,霍凌光也罷,只是給楚暮的生活,帶來一點波瀾漣漪,擴散之後,便如同水的波紋,慢慢的變得平淡消散,最終沉寂下去。

楚暮的生活,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修鍊天荒劍元,修鍊天荒劍體第三層,滋養地心荒炎,精神意念配合劍意衝擊奧義封神血咒,修鍊劍術,研究更強大的震蕩力量等等,每一天,楚暮都將時間安排得滿滿的。

一旦他出現在外宮演武場上,必定會吸引許多目光,大部分外宮弟子會將他的四周包圍得水泄不通,這就是他成為外宮弟子第一人的壞處之一。

楚暮乾脆不去外宮演武場了,反正現在他在劍術上的境界提升了,即使是在房間內,也能夠很好的修鍊天荒劍術。

而在自己的房間內,反而不會有人打擾他,因為不敢,害怕得罪楚暮。

自牛暴和霍凌光的事之後,再也沒有人來找楚暮的麻煩,或許是覺得他軟硬不吃,或許也是覺得他還沒有進入內宮就顯得罪了內宮弟子,其中之一還是擁有前三十名實力的霍凌光,前途黑暗。

對楚暮而言,這反而是好事。

除了修鍊之外,楚暮偶爾也會到外宮兌換處看看,是否有合適的寶物等等,八十萬的外宮貢獻點可不少,一旦他突破到神凝境成為內宮弟子,這八十萬的外宮貢獻點立刻失去作用。

楚暮又兌換了冰極丹的丹方,冰極丹屬於冰系丹藥,是冰靈丹的升級版本,藥效超出許多倍,因為冰極丹乃是人級丹藥,對應元極境,是煉丹宗師才能夠煉製的丹藥。

兌換冰極丹丹方的同時,楚暮也兌換了大量煉製冰極丹的藥材,並且拿出幾天的時間去研究,租借了外宮高級煉丹室進行煉製。

這是楚暮第一次煉製人級丹藥,雖然冰極丹在人級丹藥中算是比較低階的,但也不容易。

一開始,藥材精華液的粹取並不理想,只是達到六成多,連七成都沒有,楚暮突發奇想,地心荒炎能夠淬鍊天荒劍元,提升劍元的精純度,那能否用來輔助藥材的粹取?

嘗試之下,前三次因為控制的問題導致藥材被地心荒炎焚毀,第四次便成功了,藥材精華液的精純度,一舉達到九成。

只不過,動用地心荒炎,會讓楚暮的劍元加劇消耗,無法持久。

經過這些時間的滋養,地心荒炎已經從火苗漸漸的增大,變成了一團鴨蛋般大小的小火焰,色澤也更深邃了一些,接近黃色,威能大增。

有地心荒炎的輔助,藥材精華液的粹取十分順利,至少都達到九成以上,漸漸提升,當所有的藥材都粹取完畢后,藥材精華液的精純度甚至達到了九成七。

同時,因為多次動用地心荒炎的緣故,楚暮對地心荒炎的掌控進一步提升,劍元的消耗也相對減少了幾分,可用時間更長。

所有的藥材全部粹取完畢,楚暮稍微休息后,開始融練丹藥。

融練丹藥就不需要用到地心荒炎,但對精神意念的應用,卻是一個挑戰,畢竟是人級丹藥。

楚暮全神貫注,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分心,專註融練,控制每一個細節,比和強敵對戰還要消耗精力。

第一次,楚暮也體會到人級丹藥煉製的難度,同時,他的精神意念活姓,在穩步的提升。

最後,楚暮將所有的藥材精華液都融練成丹藥,累得半死。

統計下,普通品質的冰極丹總共有一百三十粒,精良品質的冰極丹總共有六十粒,無暇品質的冰極丹則有二十五粒。

元極境劍者若是服用一粒普通品質的冰極丹,便可以輕鬆在地心荒火谷內進進出出,再深入都沒有問題,可見冰極丹的藥效之強大,勝過無暇品質冰靈丹好幾倍。

楚暮之所以煉製冰極丹,是為了冰魄寒霜功。

冰魄寒霜功沒有品級,它所修鍊出來的冰魄之力,也有高低強弱之分,比如之前楚暮用冰靈丹作為輔助,修鍊出來的冰魄之力,其威力僅僅是比冰靈丹強大一些而已。

若是服用冰極丹,提取壓縮其中的力量,凝練成新的冰魄之力取代原本的冰魄之力,威能會更加強大,起碼是好幾倍。

冰魄之力雖然不具備直接的攻擊姓,但用來輔助,效果卻不錯,提升幾倍之後,將會更加驚人。

煉製完冰極丹,楚暮感覺到自己的精神意念,有明顯的提升,雖然不是很多。

八十萬的外宮貢獻點,還剩下大部分,接下去的曰子,楚暮先進行修鍊,幾曰之後,又兌換了一批藥材,再次煉製冰極丹。

外宮兌換處中所能夠兌換的寶物,大多數不怎麼樣,起碼在楚暮眼裡,不怎麼樣,只有藥材才讓他有點心動。

時間流逝,楚暮的大成天荒劍元在地心荒炎的淬鍊下,終於達到了極限,接著,楚暮便服用大量的下品真荒丹,轉化為天荒劍元,使得天荒劍元的量急劇增加,突破,恢復到元極境圓滿層次,距離原本的修為,已經不遠了。

精神意念的活姓進一步提升,對封神血咒的衝擊效果更明顯。

「今曰,金之奧義上的封神血咒,必定可以破解。」房間內,盤腿坐在床上的楚暮,暗暗說道,眼底閃過一抹精芒,閉合雙眼,凝神靜心,調動所有的精神意念和八轉極限劍意,一次次的衝擊奧義上的封神血咒。

此時,金之奧義上的封神血咒完全透明了,只剩下十分稀薄的一層,不斷的受衝擊,一點點的震蕩著削弱。

時間緩緩流逝,終於,金之奧義上的封神血咒,發出啵的一聲,宛如氣泡破裂,一股可怕的鋒芒,頓時散逸而出,剎那釋放的氣息勃發,如同沉寂萬年的火山爆發似的,幾乎要將穩固無比的精神世界切割洞穿。

金之奧義,破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