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端木涼,你果然還是找人來監視我了,但是你真的覺得你的那些人敵得過武林之上的這些人嗎?飛雪,是這個世界上你絕對傷害不到的人!到時候你就會知道當年的你飯了多麼大的錯誤!

Home - 未分類 - 呵呵,端木涼,你果然還是找人來監視我了,但是你真的覺得你的那些人敵得過武林之上的這些人嗎?飛雪,是這個世界上你絕對傷害不到的人!到時候你就會知道當年的你飯了多麼大的錯誤!

季岩看著出現在自己身後的那個人,笑了笑,「公子還真是客氣啊!」無奈之下看了看已經空蕩蕩的房頂,小姐還真是下手毫不留情。

吃下了段少白手下的少年送來的解藥,季岩的癥狀明顯好了太多。

看著眼前明顯已經開始發作的人,微微勾起唇角,「吶,小妹,你是不是很難受啊?」魅惑人心的笑容看起來竟是那麼的嫵媚。

季玫點了點頭,「我,好難受!」

「啊,好難受啊?」季岩捏著季玫的下巴,這樣的女子啊,就是這個世界的一大敗筆,除了會敗家之外什麼也不會!既然這個樣子的話,那麼自己不介意幫一下這個妹妹,給自己送些銀子過來吧!

「來人啊,將這個小丫頭送到她的房間裡面,讓那些被她羞辱過的女孩子都過來!」呵呵,季玫,我一點兒都不介意讓別人看到你很不堪的一面。

你當初在那麼多的人面前講我安置在一個怎麼樣的地位,你還記得嗎?穿得破破爛爛的不是問題,問題是,我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我不介意父親不愛母親,我也不介意父親不愛我。可是你們兩個知道嗎?我介意你們把母親給毒打致死,我介意你們謊報了母親的死亡原因,甚至將我的一切都否認掉。

母親是那麼溫柔的女子,卻被你們殘害了,你們認為我想你們報復是不可能的嗎?你們條斷了我的手筋腳筋,可是你們卻沒想到在荒郊野外我遇到了那個世界上最善良的公主殿下,他救了我,讓我養好了傷。

本來以為就這樣就好了,可是好巧不巧你們還要殘害善良的公主殿下,這樣的你簡直是不得不除掉!

冷眼看著現在還在地上呻吟著的季佳年,就這麼讓你死了太便宜你了!

「來人啊,將夫人帶過來!」季岩口中的夫人不是別人,正是季佳年的小妾,季玫的母親。

公主啊,真沒想到你會下這麼猛烈的葯,可是也沒關係,反正他們也好久沒有在一起了!

其實,季玫的母親不是失蹤了,而是被季岩給關起來了,他只想看一下沒有了這個女人,季佳年會是怎麼樣的表現。

果真是夫妻情深啊,不見了這個女人,季佳年的那些人都派出去找了,也正是這麼好的機會,季岩才有可能從季佳年的手裡面奪回屬於他的東西,屬於母親的東西!

微微沉思了一下,「吶,父親,你心愛的女人已經來了,我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可是就算如此,母親死去的事實還是無法磨滅!季岩緊緊地攥著拳頭,閉上了眼睛。

狠嗎?季岩不知道,已經走出了書房,那讓人嬌羞的聲音已經再也聽不到了。

娘親,在天國你是不是也會怪我太過狠毒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回到了客棧,張湘還是不明白飛雪到底為什麼不要他在繼續看戲,總覺得接下來才是最精彩的呢!

飛雪給了張湘一個無害的表情,「等到我們回到了上清都城,我會告訴你發生的所有事情的,希望你不要給我太大意了哦!」飛雪輕聲笑著,並沒有在說什麼。

夜已經很深了,該睡覺了!飛雪回到了房間裡面關上門,將自己籠罩在黑暗裡面,手心裏面攥著一團火焰,微微勾起了唇角,「端木冷珏,等我帶著葯回去,這樣你就可以好好地活著了!就算,就算最後我都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也沒有關係的!」最後一味葯不起其他的,就是那個一直不見的玉壺,一片冰心在玉壺需要有玉壺的存在。至於冰心,那就是自己的心臟了!

還記得那一天在皇宮裡面看著德妃娘娘,那個時候德妃娘娘跟自己說著,要讓自己好好地活著,計算時需要去救自己愛著的那個男人也要活下來。

可是真的可以放下端木冷珏自己獨活嗎?飛雪不知道,就算自己真的很糾結,就算自己不打算回到他的身邊,可是看著他身體的狀況,自己還是忍不住的擔心!

垂下眼瞼,火焰熄滅了,這一間屋子裡面充滿了黑暗,不知道自己是什麼醒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想的,只是覺得自己昏昏沉沉的。

段少白拿著摺扇站在飛雪的門口,看著東方漸漸發起的魚肚白,嘆了一口氣,就聽到自己的身後有這一陣開門的聲音。轉過頭就看到了飛雪微笑的臉龐。

「我一會兒去找一下季岩,就不送你了。有事給我說一下,肥肥不會跟著你真的沒關係嗎?」段少白還是有些擔心,可是飛雪卻搖了搖頭,「什麼時候你這麼羅嗦了?」

什麼時候這麼羅嗦?可能是在在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吧,也許飛雪不知道段少白在看到飛雪給她寄過去那一封信的時候就算知道飛雪是鬧著玩的,還是很擔心。

張湘這個時候應該還沒有醒吧!飛雪拍了拍段少白的肩膀,「相信我,我不會有事情的!」想要自己有事情的那個人還沒有出生呢,現在自己只是需要好好的照顧好自己,找到了玉壺,那麼一切就好辦了!

微微勾起唇角朝著前方走去,段少白看著這個背影,也是很無奈,只要你在前方,表格就會一直陪著你,放心,你需要的後援,沒有了端木冷珏,沒有了愛情,你還有我,有小清塵啊,你還有這親情!師傅也一直在等著你回去呢!

肥肥這個時候已經開始開始一天的生意了,看著店裡面煥然一新的樣子,勾了勾唇角,這季城的天變得開始真快啊!季岩,希望你不要威脅到我們的公主殿下,否則,你會死無葬身之地的!肥肥留在這裡就是為了監視季岩。

「吶,湘兒,該起床了!」看著被子裡面窩著的張湘,飛雪無奈的搖了搖頭,「你要是這麼愛睡覺,那麼我可就要走了哦!」

張湘知道飛雪過來了,也聽到了飛雪的聲音,可是就是不想起床嘛!嘟著嘴巴看著外面的情況,「啊,飛雪,還早著呢,幹嘛起來這麼早啊!」

飛雪也不想多說什麼,手裡面端著茶水,「吶,你要是不起來我可是要採取一些措施了啊!」

飛雪不是鬧著玩的吧?這茶水是不是有什麼問題?飛雪會不會在裡面下了迷藥,又或者是毒藥? 掬花拂塵 層的一下坐了起來看著飛雪,「麻,飛雪不要這麼做嘛!我起來還不好嗎?」

飛雪點了點頭,「你還算乖,快點兒起來吧!要不然就沒有飯吃了哦!」

飛雪依舊端著茶水看著張湘。

「嘛,你不出去嗎?」張湘還在奢望著飛雪會出去,可是飛雪卻走到門口將門給關上了,「我幫你把這門,你趕快穿衣服!」飛雪就是這麼看著張湘,又不是不知道這個丫頭只要一不看他他又會睡覺去了。可是這一次飛雪不打算就這麼繞過這個小丫頭。

張湘垂頭喪氣的看著飛雪,「嘛,好啦好啦!我這就起來!」嘟著嘴巴,很是不滿的站了起來,看著飛雪遞給她的衣服,「你要我穿著一套?」

飛雪點了點頭,湘兒一直都很可愛,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罷了,一直不願意穿粉色的衣服,其實自己也不願意穿而已!但是真的很想看看啊!於是乎給湘兒拿了一套粉色的衣服。

張湘看著飛雪,咽了咽口水,可憐兮兮的開口,「我可不可以換那一套?」啊,那一套啊,挺好的啊,不是是男裝而已,而且還是白色的衣服呢!可是飛雪卻搖了搖頭,「不可以哦,你要是在這麼拒絕我的話,我可是要把你給丟到這裡的!」飛雪是說到做到的,這一點兒張湘是知道的!於是乎,在飛雪的眼神之下穿上了這一套衣服。

看著粉嫩粉嫩的張湘,飛雪坐到了湘兒的身邊,「洗洗臉吧!」

飛雪在進來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大小姐就算在江湖飄蕩了這麼久還是不知道照顧自己,吩咐了小丫鬟給湘兒打了水過來,湘兒洗過臉之後看著飛雪,「今天為什麼你會穿女裝啊?」

飛雪真的想揍張湘一頓,「我現在是段少白的夫人,難道你要別人說段少白喜歡的是男的啊!」真是一個笨蛋!

好在張湘和自己跌身高差不多,昨天也說明了張湘身份,現在一切都沒有問題了。

看著張湘零亂的頭髮,飛雪拿起梳子,「好久沒有給你梳頭髮了是吧?」

張湘一聽飛雪的話就想要逃,可是飛雪卻沒沒有絲毫讓張湘逃走的機會,「想走的話,將我剛才給你的那一杯茶水喝了!」

看看茶杯,有看看飛雪手裡面的梳子,咽了咽口水,「麻,麻,你還是給我梳頭吧!」真是鬥不過這個長的仙女一般的容顏,有著天才一半的才能,卻很是無良的少女!真是栽倒家了,哎,誰讓自己還欠著她那麼多的銀子呢!自己活該唄。可是一想起那一次自己被他給整的可是一個慘啊!

那個時候也是飛雪來叫自己起床,可是自己卻並不想起床,飛雪就端著一個茶杯來到了自己跌床前,說的話還是那一句,「不想起床就倒了!」

張湘那個時候就想著,倒就倒吧,不就是一杯水嗎?還害怕嗎?

可是卻沒想到,那一杯水倒在了張湘的床上之後,張湘的床上就有著很是難聞的味道。

張湘皺著鼻子問飛雪那裡面有著什麼,飛雪很是無良的開口,「沒什麼啊,再過一會兒你的被子就要消失了哦!」其實那也沒什麼啦,飛雪是覺得這個世界上垃圾太多了,也就想了個辦法研究了一下那些很輕鬆就可以將那些垃圾給融化掉的藥水,正好張湘撞到了槍口上,「還不起來嗎?再過一會兒你也會消失的!」

「你丫的,上官飛雪你是想要殺了我嗎?」張湘一下子就蹦了起來,因為她真的看到了自己的被子正在消失,還有那刺鼻的味道,一點兒都沒有減輕!

飛雪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吶,已經跟你說過了,你這麼說可就不對了哦!」哈哈大笑起來,飛雪就看著張湘氣急敗壞的穿著衣服。

饒有興趣的看著張湘,飛雪還有著什麼陰謀?這是張湘的第一感覺,的確,在張湘穿完衣服之後,飛雪就拿著梳子慢悠悠的說著,「我來幫你梳頭髮吧!」

想要拒絕,可是飛雪卻微笑著看著張湘,手裡面有出現了一杯茶,「不要也可以,你可以先把這一杯茶喝掉!」

想到剛才的情況,張湘是不敢再試了,只能坐在那裡讓飛雪來梳頭了!

那一次梳完頭之後,飛雪硬是又給張湘化了妝,真的是大小姐啊,把自己跌頭髮給就得生疼,還有就是,那個妝畫得也太濃了吧!看上去好大的脂粉味,就算那個時候她是在飛雪經營的一家妓院裡面住著。(後院)可是也不用這麼一副打扮吧!從那之後,張湘就不願意在讓飛雪給她化妝了。

就算那一天真的是有任務,也未免太!

「喂,別皺眉了!」飛雪就快弄好了,可是張湘卻一直沉浸在以往的回憶之中,張湘很不爽,飛雪更不爽!

張湘回過神來,就看到了飛雪給自己已經弄得差不多了。銅鏡裡面出現的女子是自己嗎?自己有這麼漂亮嗎?

「既然季城已經是季岩的了,你就不需要在偽裝了!這樣我才可以好好的考驗一番季岩。」聽著飛雪說話,張湘有些不明白。

就知道這個丫頭武功不弱,但是腦子卻好像秀逗了,「防人之心不可無,真不知道你在江湖是怎麼活過來的,每天死那麼多的人,你怎麼還活著?」

張湘不滿意的看著飛雪,「嘛,你就這麼希望我去死啊!」

飛雪白了一眼張湘,就轉身將那一杯茶水給喝了。

看著飛雪的動作,張湘瞪大了眼睛,「你喝了?」

「啊,我喝了!」飛雪睜著漂亮的眼睛看著張湘。

「沒事嗎?」張湘的表情那叫一個糾結了啊!

「只是普通的茶水而已!」

只是普通的茶水而已!只是普通的茶水而已~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大早上就很不開心,出了門的張湘來到了前院,就看到了段少白的身影,挺拔而高貴,帶著些優雅和狂亂,微微勾了勾了唇角,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在意這個人的?不知道那!

飛雪笑眯眯看著段少白,「早餐準備好了,過來吃吧!」

張湘看著飛雪點了點頭,這是第一次和他在一起吃早餐啊,真的耶!心裏面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突然有些小小的激動呢!

飛雪的眼神飄向了張湘還有段少白。顯然段少白也有那麼一瞬間的微冷,只能說我們張小姐其實很漂亮,只是他自己不知道打扮而已!微微勾了勾唇角,吶,我就要有表嫂了呢!

「肥肥,給我準備兩匹馬!今天我不想坐馬車了,我想要騎馬出去!」飛雪說這,肥肥就出去了。

飛雪平時絕對不願意騎馬的,她總是說自己不會,其實也不是不會,只是不太喜歡而已!仙子阿好了,願意騎馬就說明了飛雪是開心的!

看著桌子上的飯菜,飛雪沒有吃多少,而是吃了一些糕點,看著天空,獃獃的神遊。

段少白也知道這個時候飛雪一定很擔心那個人吧,不過就算擔心也不應該這麼糟蹋自己,端了一碗湯來到了飛雪的身邊,「喝一碗吧,一會兒就要走了,我不去送你了,這裡還有事情需要去做呢!記住了,我給你的令牌你要自己拿著,有什麼事情只需要拿著令牌就一定有人去幫你!」段少白現在只希望飛雪可以安心,年少時候沒能保護好表妹,這一次一定要保護好了!

飛雪看著,笑了笑,「沒事的,我會照顧自己的!」端著湯喝著,是不是的看著天空不斷變化的雲彩。

張湘也很快的吃過了飯菜,看這次是站在門口的兩個人,真是很般配呢,誰說表妹就不可以和表哥在一起?可是,為什麼心裏面會有些不舒服呢?

「在想什麼呢?」飛雪轉過身就看到了張湘在神遊,微微笑了笑,將碗放在了桌子上,就走了出去,肥肥一定會將一些東西給自己準備好的,至於兩個鐲子,現在在自己的手腕上別人卻看不到。體內的力量隱隱的有著爆發的趨勢,湘兒要是跟自己在一起的話肯定會有危險的。不捨得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去冒險,段少白只是看著飛雪的背影,說了一句,「相信你身邊的人,他們都是做好了覺悟才呆在你的身邊的,你要是將他們給拋棄了,那麼你會後悔的!一個端木冷珏已經夠了,就不需要在自己扛著了!」

回過神看著段少白,這個可惡的表哥只是笑了笑,「你可是趕不走我的哦!別忘了,小清塵還在我這裡呢!」

咬牙切齒,想要將表哥給吃了,可是剛才的陰鬱也這麼一掃而光,斂了斂眼眸,淡淡地說了一句,「謝謝!」

張湘飛身上馬,「走了,飛雪,我可是期待著和你一起的冒險呢!」

飛雪看著眼前一身粉紅色衣衫的女子,微微笑了笑,既然你們這麼相信我,那麼我必不會讓你們失望!飛身上馬,一句保重隨著風來到了段少白的耳邊。

微笑著看著這個已經長大的姑娘越走越遠,段少白也要開始他的征程了。

「公主,保重!」站在季城的城樓上,看著那一白以粉消失在遠處,握緊了拳頭。

一夜之間,季佳年的所有不下都被殺了,季佳年被季岩軟禁了起來,一夜之間,季城換了人。

江湖上流傳著,因為惹惱了武林盟主的夫人,季佳年被滅了,季岩成為武林盟主的部下,武林盟主十分的疼愛她的夫人,只要是惹到了武林盟主的夫人就離死差不多了。

剛回到上清就看到端木涼的手下守在段少白的府上,「將軍,皇上有請!」

段少白輕輕地「哦」了一句,然後大步的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告訴皇上,我洗刷完畢就會去的!」

「將軍,皇上讓你回來就去!」段少白冷冽的目光看著那個侍衛,「風,有請這個侍衛大哥到我們府上好好地坐坐!」說完轉身離開,不再理會這個侍衛。

端木涼,你以為你控制得了現在的局面嗎?要是你控制得了,那麼當初我和表妹就不會活著出去!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那一天我也在這裡,你要是不知道就不會這麼多年一直在打談我的消息!

一身青色衣衫的男子開到了侍衛的面前,做了一個請的動作,「請。」簡簡單單一個字,猶如他的名字一般,風輕雲淡,不帶一點兒的雜質。

侍衛還想說什麼,風就已經離開了,眼神暗了暗,裡面洶湧著不滿,卻也踏進了段少白的府邸。

段少白在浴室裡面,回想著這一切,那一天也是因為自己躲在浴室裡面猜度過了那一場劫難,大火燃燒之下那些已經消失掉的親情與回憶,再一次席捲而來。

握了握拳頭,穿好衣服就進了皇宮,見到端木涼的時候,段少白依舊是一臉的唯美。

「那個,飛雪我們要到哪裡去?」張湘即使知道飛雪想要幹什麼,卻還是不太清楚她的目的地。

飛雪眯了眯眼睛,「夜一,斷後!」

夜一就鬼使神差的出現了,手裡面拿著劍,「再往前一步必死無疑,我勸你們還是早一些離開的好!」

「哈哈哈,就憑你一個還想阻止我們?」來人很是輕蔑的看著夜一,「這麼護著那個小妞,你也太善良了!兄弟們,殺了那個小妞大爺我們就可以好好的去玩玩了!」

很是張狂的話語已經給他們帶來了黑暗的氣息。

夜一的面具還是那麼的冰冷,看著眼前的人,貓瞳裡面閃爍出了一抹綠光,封印的力量在一次的被釋放出來。本來還想著在最後一場大戰上施展出來呢,看來這一次這麼多人自己一定得好好的表現啦!

「閣主,交給我們吧!」夜一的身後有出現了三個女子一個男子,朝著夜一跪了下去。

夜一看著身後的梅蘭竹菊,點了點頭,綠光隱忍了下去,「殺無赦!」

夜一的步子向前,直追飛雪,梅蘭竹菊善後,一地的血色。

在太陽升起的時候,這個地方已經有了一大群人就這麼消失了,弄月的血腥味吸引了很多的猛獸毒蛇之類的,不小一會兒的功夫,那些人再也不見了。

飛雪的鼻子很是靈敏,皺了皺眉頭,看來也已這一次真的是大幹了一場啊,不過這就是殺手,擋我者死不是說說而已的!

冰鐲出現閃閃發光,好像感應到了什麼似的,飛雪看著冰鐲的閃爍,微笑了起來,「湘兒,冰鐲有感應了!」

張湘一臉的驚奇,「是嗎?看來這世間的寶物還真是相生相剋啊!」很是好奇的看著飛雪的手腕處,隱隱的有著一絲絲的冰藍色,看上去極是漂亮。

飛雪皺了皺眉頭,不知道冰鐲能夠感應的範圍是多大,這樣自己也可以大概的估計自己需要的時間。

「湘兒,餓了嗎?」已經是中午了,跑了這麼久,還只是有著淡淡的冰藍色,沒有太大的改變。飛雪也知道這可能是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的,於是飛身下馬,讓小馬兒吃些草,自己也去找一下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值得參考的路標什麼的。自己跌方向感雖然很好,可是還是需要預防萬一的!

張湘擦了擦頭上的汗,看著飛雪露出甜甜的笑容,「倒不是很餓,只是有些渴了。」

飛雪將肥肥準備好的水還有食物遞給了張湘,「我們先吃點兒東西吧,這樣才可以早一點兒到達地點。」

二話沒說,張湘就將那些食物塞到了嘴裡面,看著張湘狼吞虎咽的樣子,飛雪輕聲笑了出來,「你這也不怕我給你下藥了?」

我能說張湘是天然呆嗎?最裡面還有著沒有咽下去的食物,半張著嘴吧看著飛雪,「啊?你下藥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飛雪看著附近的情況,看來這一次真的是來到了荒野之地,但是這種地方人類難以生存,對於那些寶物確實很安全的。如果可以,飛雪倒是很想知道冰火鐲出現的地方到底是一個怎麼樣令人神往的地方呢!

冰鐲上的冰藍色突然非常的強盛,一瞬間之後再次變為了安靜,也就是說剛才的那一瞬間玉壺就在飛雪的身邊,而且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飛雪站了起來,飛身上馬,「限額個人,吃完了之後來找我,我會給你留下記號的!」說完,「架,」馬兒就已經揚起了蹄子離開了。

「哎!」其實張湘也吃得差不多了,不要就這麼著急嘛!張湘很是無奈的飛身上馬,正好遇到了夜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