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皇女生辰宴的那一次,正是聶心柔給聶心怡寫了信,說她知道顧子卿的下落,並且會有宮裡一個知道些內情的妃嬪過來,跟聶心怡說明情況,只是如果聶心怡去了七王府,那麼這一切的真相,就再也聽不到了。

Home - 未分類 - 七皇女生辰宴的那一次,正是聶心柔給聶心怡寫了信,說她知道顧子卿的下落,並且會有宮裡一個知道些內情的妃嬪過來,跟聶心怡說明情況,只是如果聶心怡去了七王府,那麼這一切的真相,就再也聽不到了。

聶心怡為了得知自己父親的下落,想知道聶心柔到底在玩什麼把戲,便留在了府中,並沒有去七王府,可沒想到,正是因為心中的這份期盼,卻成為聶心柔傷她的致命一擊,而偏偏,這件事她卻無法在女皇的面前辯解,因為此事,是女皇心頭的一根刺,一直提醒她曾經荒淫無度,並且同時寵幸父子兩人的事實。

「這太瘋狂了,我沒想到,世界上竟然還會有這麼離奇的事情,姑侄?姐妹?那她們,到底算什麼?」當清塵話音落下,夜殤卻再也忍不住感嘆,眼神中滿是驚訝。

「所以,姑娘是想讓握瑜去找那位顧夫人,也就是姓桑的婦人?」明日到底最先反應過來,開口問著。< 「不錯,我讓握瑜找的人,就是那個桑姓的婦人。」清塵點點頭,如此說著。

「可是,找到那姓桑的婦人,似乎也沒有什麼用,畢竟聶心柔也不會把那桑姓婦人放在眼裡。更何況,顧子卿和顧星朗已經離開宮裡,即便找到那桑姓婦人,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夜殤聽了清塵的話,皺著眉頭,說道。

「有沒有用,要等找到了她才知道。顧子卿和顧星朗,一個是她的丈夫,一個是她的兒子,有了她,還怕那兩個人不出現嗎?」清塵笑著,似乎胸有成竹。

「說的也是。」夜殤點頭,若有所思。

「我相信握瑜的能力,有了線索,她一定會找到那顧夫人。」清塵說道,「你們現在的任務,是保證虞天奇的安全,確保他不會被聶心柔的人找到,還有,尋找羅晉和趙若飛的下落。」

「屬下明白。」夜殤和明日同時點頭,拱手應著。

兩人說完,便在清塵的示意離開屋子裡,夜殤去看趙岩的傷勢,而明日去守著虞天奇,等著他醒來。

二皇女府的風波過後,南疆頓時陷入了一片平靜,如一潭死水,沒有任何波瀾。如果不是二皇女聶心怡還被禁足,眾人幾乎要以為這一切都是一場夢境了。

「沐姑娘,六皇女有請。」就在夜殤和明日離開后不久,六王府的一個婢女到了清塵住的院子,對清塵俯身行禮,開口說著。

「六皇女找我?」清塵愣了一下,然後點頭,「還請姑娘帶路。」

那位婢女將清塵帶到聶心瑤的書房,讓清塵進去,便退了出去。

清塵走進書房,卻見聶心瑤已經在書房中等著了。

「沐姑娘,你來了。」聶心瑤看到清塵,便急急的走上前,臉上的神情有些凝重。

「殿下這個時候找我,是有什麼事么?」清塵有些疑惑,不知聶心瑤的凝重從何而來。

「確實有件事,想跟姑娘商量。」聶心瑤開口,「母皇命我調查七皇妹身中幻術的事情,本宮按照姑娘提供的線索,找到了那間成衣鋪子,姑娘可知,本宮發現了什麼?」

清塵這才想起,女皇陛下讓聶心瑤調查七皇女身中幻術的事情,日子過去好幾天,想來應該也有些結果了。

「不知殿下發現了什麼?」清塵從善如流地問著。

「姑娘之前說,那成衣鋪子里有一條密道,不知道通向何處,我派人查過,成衣鋪子的密道在七皇妹出事的那天就被封了,成衣鋪子的老闆也已經換人,原來的小廝都已經不知去向,如今鋪子里的人,都是些生面孔。」

「看來對方是早有準備。」清塵凝眉,卻轉念一想,再次開口,「殿下既然叫我過來,應該不是一無所獲吧?」

「沒錯,我按照姑娘的提示,找到了那四個暗格,然後讓人挖開了那條被封住的密道,並且讓擅長隱藏和追蹤的人,沿著密道走進去,姑娘不妨猜猜,那條密道通向何處?」

「殿下面色凝重,說明那密道並非通向普通的地方,而在南疆,讓殿下有所忌憚的,不是皇宮,便是國師府。」清塵為我思忖,然後說道,「如果是皇宮,殿下也不會這般擔憂,所以我猜,是國師府。」

「姑娘果然聰慧過人。」聶心瑤點點頭,「不錯,就是國師府。我沒有想到,不僅三皇姐與國師有密切的聯繫,連七妹也和國師有來往。」

「不,七殿下與國師之間,應該沒有很深的關係。或者說,七殿下並不是自己要和國師有來往,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國師對七殿下施展了幻術,讓七殿下被控制,學習幻術,從而在生辰宴上施展。」

清塵的推測讓聶心瑤點點頭,深有同感:「不錯,正因為如此,所以我不能直接稟告母皇,說此事和國師有關。畢竟國師在南疆,有著獨特的地位,他的勢力有多大,誰也不知道,就連母皇也不能與他抗衡。」

「此事的確不宜告訴陛下,國師牽扯到眾多人,在沒有弄清楚他的目的之前,不能節外生枝。」清塵點頭,「那麼殿下打算怎麼辦呢?」

「就像姑娘之前說的,有些事情查到一定地步就可以了。」聶心瑤說道,「我打算交出成衣鋪子的掌柜,然後請求母皇下旨懸賞。」

「如今看來,這的確是個最穩妥的辦法。」清塵點頭,「那殿下便這麼做吧,還有,關於聖地的事情,還請殿下早做準備才是。如今因為聖地牽扯進來的人越來越多,我手中的線索也越來越多,不管聖地是吉是凶,我們都免不了要走一趟了。」

「聖地的事情已經全權交給姑娘,母皇近年來身體不好,而且南疆還有一個不明勢力的國師,我不能出去。」聶心瑤說道,「所以,不管姑娘需要什麼,都儘管跟烏沁開口,一定要萬事俱備。」

「有殿下這句話,我辦事也放心多了。請殿下放心,關於聖地的事情,我一定不會辜負殿下的所託。」清塵點頭,「聖地我必定會走一趟,若是真的有寶物,我也必定會給殿下帶回來。」

聶心瑤沖著清塵點點頭,眼神中透著信任。

雖然聶心瑤也很懷疑清塵的身份,也思索著清塵和當初的逸王妃有什麼樣的關係,可是到目前為止,清塵的確沒有做出什麼有損她利益的事情,並且一直在幫他化解危機。

更何況,在聖地的事情上,一直都是清塵在處理,清塵手中的線索很多,也沒有要刻意瞞著她什麼,如果不能給予足夠的信任,恐怕清塵心中也會有芥蒂。

「不錯,我讓握瑜找的人,就是那個桑姓的婦人。」清塵點點頭,如此說著。

「可是,找到那姓桑的婦人,似乎也沒有什麼用,畢竟聶心柔也不會把那桑姓婦人放在眼裡。 木葉之三神 更何況,顧子卿和顧星朗已經離開宮裡,即便找到那桑姓婦人,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夜殤聽了清塵的話,皺著眉頭,說道。

「有沒有用,要等找到了她才知道。顧子卿和顧星朗,一個是她的丈夫,一個是她的兒子,有了她,還怕那兩個人不出現嗎?」清塵笑著,似乎胸有成竹。

「說的也是。」夜殤點頭,若有所思。

「我相信握瑜的能力,有了線索,她一定會找到那顧夫人。」清塵說道,「你們現在的任務,是保證虞天奇的安全,確保他不會被聶心柔的人找到,還有,尋找羅晉和趙若飛的下落。」

「屬下明白。」夜殤和明日同時點頭,拱手應著。

兩人說完,便在清塵的示意離開屋子裡,夜殤去看趙岩的傷勢,而明日去守著虞天奇,等著他醒來。

二皇女府的風波過後,南疆頓時陷入了一片平靜,如一潭死水,沒有任何波瀾。如果不是二皇女聶心怡還被禁足,眾人幾乎要以為這一切都是一場夢境了。

「沐姑娘,六皇女有請。」就在夜殤和明日離開后不久,六王府的一個婢女到了清塵住的院子,對清塵俯身行禮,開口說著。

「六皇女找我?」清塵愣了一下,然後點頭,「還請姑娘帶路。」

那位婢女將清塵帶到聶心瑤的書房,讓清塵進去,便退了出去。

清塵走進書房,卻見聶心瑤已經在書房中等著了。

「沐姑娘,你來了。」聶心瑤看到清塵,便急急的走上前,臉上的神情有些凝重。

「殿下這個時候找我,是有什麼事么?」清塵有些疑惑,不知聶心瑤的凝重從何而來。

「確實有件事,想跟姑娘商量。」聶心瑤開口,「母皇命我調查七皇妹身中幻術的事情,本宮按照姑娘提供的線索,找到了那間成衣鋪子,姑娘可知,本宮發現了什麼?」

清塵這才想起,女皇陛下讓聶心瑤調查七皇女身中幻術的事情,日子過去好幾天,想來應該也有些結果了。

「不知殿下發現了什麼?」清塵從善如流地問著。

「姑娘之前說,那成衣鋪子里有一條密道,不知道通向何處,我派人查過,成衣鋪子的密道在七皇妹出事的那天就被封了,成衣鋪子的老闆也已經換人,原來的小廝都已經不知去向,如今鋪子里的人,都是些生面孔。」

「看來對方是早有準備。」清塵凝眉,卻轉念一想,再次開口,「殿下既然叫我過來,應該不是一無所獲吧?」

「沒錯,我按照姑娘的提示,找到了那四個暗格,然後讓人挖開了那條被封住的密道,並且讓擅長隱藏和追蹤的人,沿著密道走進去,姑娘不妨猜猜,那條密道通向何處?」

「殿下面色凝重,說明那密道並非通向普通的地方,而在南疆,讓殿下有所忌憚的,不是皇宮,便是國師府。」清塵為我思忖,然後說道,「如果是皇宮,殿下也不會這般擔憂,所以我猜,是國師府。」

「姑娘果然聰慧過人。」聶心瑤點點頭,「不錯,就是國師府。我沒有想到,不僅三皇姐與國師有密切的聯繫,連七妹也和國師有來往。」

「不,七殿下與國師之間,應該沒有很深的關係。或者說,七殿下並不是自己要和國師有來往,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國師對七殿下施展了幻術,讓七殿下被控制,學習幻術,從而在生辰宴上施展。」

清塵的推測讓聶心瑤點點頭,深有同感:「不錯,正因為如此,所以我不能直接稟告母皇,說此事和國師有關。畢竟國師在南疆,有著獨特的地位,他的勢力有多大,誰也不知道,就連母皇也不能與他抗衡。」

「此事的確不宜告訴陛下,國師牽扯到眾多人,在沒有弄清楚他的目的之前,不能節外生枝。」清塵點頭,「那麼殿下打算怎麼辦呢?」

「就像姑娘之前說的,有些事情查到一定地步就可以了。」聶心瑤說道,「我打算交出成衣鋪子的掌柜,然後請求母皇下旨懸賞。」

「如今看來,這的確是個最穩妥的辦法。」清塵點頭,「那殿下便這麼做吧,還有,關於聖地的事情,還請殿下早做準備才是。如今因為聖地牽扯進來的人越來越多,我手中的線索也越來越多,不管聖地是吉是凶,我們都免不了要走一趟了。」

「聖地的事情已經全權交給姑娘,母皇近年來身體不好,而且南疆還有一個不明勢力的國師,我不能出去。」聶心瑤說道,「所以,不管姑娘需要什麼,都儘管跟烏沁開口,一定要萬事俱備。」

「有殿下這句話,我辦事也放心多了。請殿下放心,關於聖地的事情,我一定不會辜負殿下的所託。」清塵點頭,「聖地我必定會走一趟,若是真的有寶物,我也必定會給殿下帶回來。」
「可是,找到那姓桑的婦人,似乎也沒有什麼用,畢竟聶心柔也不會把那桑姓婦人放在眼裡。更何況,顧子卿和顧星朗已經離開宮裡,即便找到那桑姓婦人,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夜殤聽了清塵的話,皺著眉頭,說道。

「有沒有用,要等找到了她才知道。顧子卿和顧星朗,一個是她的丈夫,一個是她的兒子,有了她,還怕那兩個人不出現嗎?」清塵笑著,似乎胸有成竹。

「說的也是。」夜殤點頭,若有所思。

「我相信握瑜的能力,有了線索,她一定會找到那顧夫人。」清塵說道,「你們現在的任務,是保證虞天奇的安全,確保他不會被聶心柔的人找到,還有,尋找羅晉和趙若飛的下落。」

「屬下明白。」夜殤和明日同時點頭,拱手應著。

兩人說完,便在清塵的示意離開屋子裡,夜殤去看趙岩的傷勢,而明日去守著虞天奇,等著他醒來。

二皇女府的風波過後,南疆頓時陷入了一片平靜,如一潭死水,沒有任何波瀾。如果不是二皇女聶心怡還被禁足,眾人幾乎要以為這一切都是一場夢境了。

「沐姑娘,六皇女有請。」就在夜殤和明日離開后不久,六王府的一個婢女到了清塵住的院子,對清塵俯身行禮,開口說著。

「六皇女找我?」清塵愣了一下,然後點頭,「還請姑娘帶路。」

那位婢女將清塵帶到聶心瑤的書房,讓清塵進去,便退了出去。

清塵走進書房,卻見聶心瑤已經在書房中等著了。

「沐姑娘,你來了。」聶心瑤看到清塵,便急急的走上前,臉上的神情有些凝重。

「殿下這個時候找我,是有什麼事么?」清塵有些疑惑,不知聶心瑤的凝重從何而來。

「確實有件事,想跟姑娘商量。」聶心瑤開口,「母皇命我調查七皇妹身中幻術的事情,本宮按照姑娘提供的線索,找到了那間成衣鋪子,姑娘可知,本宮發現了什麼?」

清塵這才想起,女皇陛下讓聶心瑤調查七皇女身中幻術的事情,日子過去好幾天,想來應該也有些結果了。

「不知殿下發現了什麼?」清塵從善如流地問著。

「姑娘之前說,那成衣鋪子里有一條密道,不知道通向何處,我派人查過,成衣鋪子的密道在七皇妹出事的那天就被封了,成衣鋪子的老闆也已經換人,原來的小廝都已經不知去向,如今鋪子里的人,都是些生面孔。」

「看來對方是早有準備。」清塵凝眉,卻轉念一想,再次開口,「殿下既然叫我過來,應該不是一無所獲吧?」

「沒錯,我按照姑娘的提示,找到了那四個暗格,然後讓人挖開了那條被封住的密道,並且讓擅長隱藏和追蹤的人,沿著密道走進去,姑娘不妨猜猜,那條密道通向何處?」

「殿下面色凝重,說明那密道並非通向普通的地方,而在南疆,讓殿下有所忌憚的,不是皇宮,便是國師府。」清塵為我思忖,然後說道,「如果是皇宮,殿下也不會這般擔憂,所以我猜,是國師府。」

「姑娘果然聰慧過人。」聶心瑤點點頭,「不錯,就是國師府。我沒有想到,不僅三皇姐與國師有密切的聯繫,連七妹也和國師有來往。」

「不,七殿下與國師之間,應該沒有很深的關係。或者說,七殿下並不是自己要和國師有來往,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國師對七殿下施展了幻術,讓七殿下被控制,學習幻術,從而在生辰宴上施展。」

清塵的推測讓聶心瑤點點頭,深有同感:「不錯,正因為如此,所以我不能直接稟告母皇,說此事和國師有關。畢竟國師在南疆,有著獨特的地位,他的勢力有多大,誰也不知道,就連母皇也不能與他抗衡。」

「此事的確不宜告訴陛下,國師牽扯到眾多人,在沒有弄清楚他的目的之前,不能節外生枝。」清塵點頭,「那麼殿下打算怎麼辦呢?」

「就像姑娘之前說的,有些事情查到一定地步就可以了。」聶心瑤說道,「我打算交出成衣鋪子的掌柜,然後請求母皇下旨懸賞。」

「如今看來,這的確是個最穩妥的辦法。」清塵點頭,「那殿下便這麼做吧,還有,關於聖地的事情,還請殿下早做準備才是。如今因為聖地牽扯進來的人越來越多,我手中的線索也越來越多,不管聖地是吉是凶,我們都免不了要走一趟了。」

「聖地的事情已經全權交給姑娘,母皇近年來身體不好,而且南疆還有一個不明勢力的國師,我不能出去。」聶心瑤說道,「所以,不管姑娘需要什麼,都儘管跟烏沁開口,一定要萬事俱備。」

「有殿下這句話,我辦事也放心多了。請殿下放心,關於聖地的事情,我一定不會辜負殿下的所託。」清塵點頭,「聖地我必定會走一趟,若是真的有寶物,我也必定會給殿下帶回來。」

聶心瑤沖著清塵點點頭,眼神中透著信任。

雖然聶心瑤也很懷疑清塵的身份,也思索著清塵和當初的逸王妃有什麼樣的關係,可是到目前為止,清塵的確沒有做出什麼有損她利益的事情,並且一直在幫他化解危機。

更何況,在聖地的事情上,一直都是清塵在處理,清塵手中的線索很多,也沒有要刻意瞞著她什麼,如果不能給予足夠的信任,恐怕清塵心中也會有芥蒂。

清塵從聶心瑤的書房離開,便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而此時,夜殤也已經站在屋子門口,似乎在等著清塵回來。

「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清塵看著夜殤的身上,問道。

「燕歸樓剛才傳來的消息,屬下怕有什麼緊急的事情,便拆開來看了,沒想到卻是關於羅公子的消息。」夜殤說著,便將手中的紙條遞給清塵。

清塵接過紙條,匆匆看了一眼,眉毛一挑,臉上閃過一抹喜色。

「羅晉已經成功帶著趙若飛離開七王府,並且找地方隱匿起來,這段時間內應該不會有危險。」清塵說道,「不過,趙若飛如今還被蠱毒控制著,只能等虞天奇醒來。」

清塵話音落下,便看見明日從廂房裡出來,腳步匆忙,走到她的面前,開口道:

「姑娘,虞天奇醒了。」

「真是想什麼來什麼,走,我們去看看他。」清塵說著,然後轉身,朝著廂房走去。

虞天奇躺在床上,腦海中回想著之前發生的事情,他只記得幾個黑衣人闖入二皇女為他安排的地方,想要殺他,卻被人所救。

他投奔二皇女有一段時間了,二皇女果然也沒有讓他失望,知道大隱隱於市的道理,竟然將他安排在南疆最繁華的鬧市區,而那鬧市區有幾處獨立的宅子,其中有一棟便是二皇女府中的產業。

當所有人都以為,虞天奇逃往什麼偏僻之地,躲在荒無人煙的地方之時,他偏偏在最繁華的地方,正常的生活著,一日三餐都有人打理,根本沒有人想到,虞天奇就待在離他們最近的地方。

這個地方一直很安全,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忽然間暴露,多了那麼多想殺他的人,他知道聶心柔向女皇請了旨意要捉拿他,所以他的懷疑對象之一就是聶心柔。

隨即他又想到,他得罪的人似乎不止聶心柔一個,還有六皇女身邊的那個沐姑娘,難保不是她派人前來,想要自己的命。

就在虞天奇腦海中胡思亂想沒個頭緒的時候,卻聽到了門被打開的聲音,他躺在床上朝著門口看去,便見當先一人款款走進,正是他腦海中才想到的沐姑娘。

虞天奇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渾身上下沒有任何力氣,還沒掙扎,便被清塵按住:

「你應該是被人下了軟筋散之類的藥物,所以現在應該沒有力氣,這裡很安全,你就躺著吧。」

虞天奇看著清塵,眼神中透著疑惑:「是你救了我?」

「不是我,是我的手下。」清塵淡笑,「不過,也算是我救了你。二皇女將你的藏身之處告訴了我,所以我便派人去了。好在他去的及時,否則……」

清塵的話沒有說完,但是虞天奇卻已經明白清塵的意思。好在清塵的手下去的及時,否則他早已經死在那兩個殺手的劍下。

「二皇女為什麼會將我的藏身之處告訴你?」虞天奇問道,「難道他不知道,我們之間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

「我們之間的矛盾,真的不可調和嗎?」清塵反問,「我不過從你手中救走了一個女子,對你來說並沒有損失什麼,更何況,我與攝政王也有合作。」

「什麼?你與母……姑母也有合作?」虞天奇震驚。

「不用掩飾了,其實救你,也是攝政王的託付。我知道你是她的兒子,既然我與她已經合作,那我便不會放任你不管。」清塵雲淡風輕地說著,不去看虞天奇驚疑不定的神色。< 聶心瑤與清塵合計之後,便將那成衣鋪子的老闆交了出去,對女皇只說,七皇女聶心琳受了那成衣鋪子掌柜的迷惑,所以才會與幻術扯上關係,至於那成衣鋪子的掌柜聽命於何人,暫時還沒有查到。

女皇命聶心瑤全力追查成衣鋪掌柜的下落,而聶心琳身中幻術的事情,也因為那個掌柜的出逃,而變成一樁懸案,聶心瑤雖然也在抓捕那個掌柜,可女皇卻似乎已經將這件事情揭過一夜,不再提起。

趙岩的傷本來也沒有什麼大礙,修養一段時間,便已經痊癒,倒是虞天奇,之前投奔二皇女的時候,想來是二皇女怕虞天奇暗中有什麼動作,所以在他每日的飯菜中下了少量的軟筋散,日積月累,虞天奇體內的軟筋散毒素也越來越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